LV. 10
GP 269

RE:【心得】雙生(現代AU企劃:龐,洛)

樓主 鸭狸趴趴 yalipapa
GP7 BP-
地下拳館
  「誒!!站起來阿!!」
  「繼續打啊!我可是押了錢的!!」
  「我全部身家都當上去了!給老子站起來繼續打啊!!」
  拳館中央的大擂台周圍再次圍上了人,他們聲嘶力竭地吼著,面具之下的表情無比猙獰。
  龐玄瞑單膝跪下雙手撐地,彷彿在向周圍的人謝罪。
  而他的身前不遠處,一頭碧藍色長髮的女孩安安靜靜地站在原地,雙手插兜,面無表情地看著他。
  她沒有什麼多餘的動作或者是表態。來到這個擂台上的人大多是因為身陷困境無處可去,誰都沒有輸的理由。
  至於為什麼不補刀,赫斯緹雅有自己的想法。
  眼前這只虎獸人,似乎跟她有很多說不清的聯繫。
  為了保證以後能說上話,還是不要把事情做絕的好。
  而且這個傢伙十分危險,要是貿然行動說不定又會被反打一套。
  黑霧風暴之中發生的一切仍歷歷在目。她很清楚這個男人的力量能夠暴漲到什麼恐怖的程度。
  至於那一刻的對視…或許以後可以跟他好好聊一下。
  在赫斯緹雅思考的這段時間,龐玄瞑一直埋頭,竭力調整著呼吸。
  不能倒下…
  絕對,絕對不能!
  我不能輸!!
  細碎的黑霧從他的體表溢散開來,緩緩地在擂台上擴散。
  明明就只差一點!
  我的魂能不應該只有這種強度!
  我還可以繼續打!
  雙手瘋狂顫抖,龐玄瞑雙目圓凸,全力調整著的呼吸開始不受控制地紊亂。原本開始緩緩恢復的體力迅速地流失殆盡。
  不!!
  「不…不應該…」
  細若游絲的聲音里滿是不甘,那些嘈雜的聲音灌入耳內,將他拖向混沌的深處——

  「明明我不能輸——!」

  這是龐玄瞑失去意識前最後所想的事。
  

  「再,再來一杯!」他趴在地下酒館的吧台上,舉著空蕩蕩的酒瓶子大吼。引得周圍的人紛紛側目。
  「夠了吧,你已經喝太多了。‘黑虎’。」老闆拿著賬本清點著存貨。
  「你管我!」龐玄瞑把酒瓶往吧台上狠狠一摜,發出巨大的聲響。他借著酒勁站起身,一把拽住老闆的領子,「老子說了,嗝,上酒!」
  老闆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揮了揮手。從一旁走來幾位身形壯碩的高大男人,輕而易舉地將龐玄瞑拽開,反手就是一個背縛。
  看著失去反抗能力的龐玄瞑,老闆瞥了他一眼,目光里沒有任何感情:「還以為自己是第一?」
  「以前看在你是第一的份上,不跟你計較。就你現在這個樣子,你看看誰想搭理你。」
  「別想著自己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像你這種人,我見得多了。」
  「把他扔到一邊去,別讓他鬧事。」
  吩咐完下屬後,老闆繼續清點起酒的存貨。自始至終沒有多看龐玄瞑一眼。
  倒也不是他冷血,地下拳館裡的第一一直換的很勤。身為第一雖然有暴富的機會,但是壓力也十分的大。不僅要提防著別人對這個身份的各種動作,還要背負來自各界的施壓。
  一但輸了,那些押了大價錢的賭徒們自然不會輕易放過他。
  被扔到角落的龐玄瞑背靠著牆,似乎酒勁上來了,意識模糊,嘴裡含糊不清的念叨著什麼——不過這對於那些瘋狂的賭徒而言根本不重要。
他們只想要錢,以及弄死這個讓他們傾家蕩產的廢物。哪怕這個「廢物」在幾天前曾讓他們賺的盆滿鉢滿。

  男人喝下一杯烈酒壯膽後,走向那個蜷縮在陰影之中的黑色毛球,藏在身後的手中緊攥著一支注射器。
  來到龐玄瞑身前的他站了一會,確定龐玄瞑沒有意識到他的存在後緩緩蹲下,將手中的注射器狠狠地扎入了龐玄瞑的脖頸!
  「嗚!」龐玄瞑吃痛的一瞬間,注射器內的藥劑完全打入了他的體內,男人順勢拔掉注射器隨手一丟,後退兩步。
  迎著龐玄瞑驚惱的目光,他笑的很猙獰:「你死定了…我傾家蕩產了你也別想好過!!」
  「你就等著心跳加速到極限後驟然停止吧!!」
  龐玄瞑後知後覺地捂住剛才被扎的地方,本能地站起身,抬手掐住那人的脖子。
  雖然他不清楚這個人為什麼要來害他,但是肯定不是什麼好東西。
  只是一拳,男人就像一隻破爛的玩偶一樣飛了出去,砸到一堆紙箱之中。龐玄瞑快步離開酒吧,想要去就近的社區醫院處理一下,結果剛來到酒吧外就一陣眩暈。
  好,好熱…
  他扶著牆,單手捂住胸口,大口大口地喘著氣。
  胸腔里似乎有一團烈焰在翻滾,灼熱的氣息燎卷過他的四肢百骸,幾乎要將他的身體點燃。心臟瘋狂地跳動著,像是超負荷運轉的機械一般。龐玄瞑按住胸口的手掌能清晰地感受到心臟的蹦跳,那種頻率絕對不正常!
  而且這種灼燙感絕對不是因為醉酒導致的!
  該死,這麼快就生效了?!
  好燙好燙好燙!!
  體表溫度極速上升,難以忍受高溫的龐玄瞑變得煩躁無比,抬爪撕開了自己上身的背心,將其丟在一邊。
  沒用!還是好燙!
  心臟一陣悶疼,龐玄瞑猛地一顫。他低頭看去,不知何時自己的下身開始不受控制地挺立著,漲得生疼。
  為什麼會是這個時候?!
  幾乎要失去理智的龐玄瞑在巷子里跌跌撞撞地走著,不出五步便一頭栽倒在路邊堆著雜物的紙箱堆中,神情痛苦地極速呼吸著,一隻手狠狠地抓撓著胸口,另一隻手則瘋狂地按壓著下身,想要讓其快速平靜下來。
  幾抹黑色的霧絲刺入了他的皮膚,鑽入了體內,隨後很快的,龐玄瞑的呼吸平靜了下來,下身也逐漸冷靜。整個人就這樣趴在紙箱子堆里昏睡過去。

  再醒來時,龐玄瞑還沒反應過來是個什麼情況。
  為什麼自己會躺在床上?是被哥哥找到了嗎?
  他坐起身,余光便掃到了站在門口的人影。
  龐玄瞑猛地扭頭看去,隨後目光死死的鎖在對方身上,再也無法移開。
  身形高達毛色雪白的狼獸人裹著浴袍,一邊擦拭著身上的毛髮一邊像他走來:「醒啦?別害怕,我不是壞人…」
  敖叔?
  這人之後說的什麼,龐玄瞑都沒聽清。他幾乎是下意識般地從床上躍下,不顧身上滑落的毛毯,撲進了狼獸人的懷裡。
  雖然很多地方都跟叔不一樣,但是龐玄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眼前的人跟叔有很大的聯繫。
  就像叔復活了一樣。

  咚!

  龐玄瞑的抱住洛的身子猛地一顫,似乎是被什麼被遺忘的東西給鑽了空子。
  糟了!是那個注射器!!
  那裡面的藥劑,龐玄瞑現在已經搞清楚了。
  是高濃度的性藥。
  那人的目的應該是想讓他出醜,並且最後因為心率過度而死。
  但是龐玄瞑用自己的魂能阻斷了大部分藥物,這才使得他平安活下來。但是剛才,魂能失守了。
  剛剛從昏迷中醒來的他沒有第一時間使用魂能化解藥效,而且看到神似敖叔的男人時,龐玄瞑差點直接失控,情緒的波動直接導致了藥效的強化!
  完了!必須離這個人遠點!
  龐玄瞑想動起來,但是他的身體已經開始不受控制。
  洛似乎有些不悅而且已經發出了警告。可惜龐玄瞑根本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只能感受到渾身的熱量在上升,血液開始向下身匯集。
  糟糕了!
  意識再度陷入模糊,龐玄瞑身體猛然發力,將洛按到在床上,隨後壓了上去。
  他喘著粗氣,一隻手揉捏著洛飽滿的胸部,另一隻手在後者堅實的腹部游走,隨後拂過那挺立的狼根。
  龐玄瞑愣了一下,不過此刻他也想不了太多,身體的任何動作都是出於本能——藥物刺激下的「本能」。
  舌頭蠻橫地攻破了洛的防禦,在他的口腔內肆意橫行。洛似乎是沒反應過來,對於龐玄瞑的動作毫無抵抗。
  攪和了沒一陣子,龐玄瞑又低下頭去,吮吸著洛那飽滿發張的乳頭,他的手已經將礙事的浴袍扒掉,開始愛撫起洛的雄物。
  實際上洛一直在試圖反抗,但是被藥劑支配的龐玄瞑在力量方面佔據絕對的優勢,洛的掙扎非但不起作用,反而會使龐玄瞑更加興奮。
  「虎崽子你瘋了嗎!」洛的身體被壓地死死的,貿然的扭動不僅讓龐玄瞑興奮不已,就連他自己的雄物也開始表現出享受的樣子。這是他羞於承認的事實。
  「嗚…給我停下來!」洛開始後悔沒有多多健身了,現在的他面對龐玄瞑的侵襲毫無對策,唯有逞口舌之利。
  龐玄瞑的虎舌輕柔地挑逗著那敏感的一點,帶著他體溫的唾液打濕了洛胸膛的毛髮,接連不斷的刺激讓洛呼吸加速,低沈的呼吸聲逐漸放大,取代了咒罵聲。
  「哈,哈。」洛喘息著,沒有注意到龐玄瞑的手從胸膛上移開。直到後穴處感受到了一陣灼熱他才猛地反應過來,幾乎是下意識般地罵出聲:「你他媽摸哪呢?!」
  龐玄瞑抬頭瞪著他,手上動作依舊不停。
  「你這虎崽子…唔!」洛還沒罵完就被龐玄瞑一記舌吻給堵住了嘴,哪怕他各種不配合也完全不影響龐玄瞑的動作。
  都已經到這一步了,要說沒反應那都是騙人的。被龐玄瞑手指刺激著的後穴微微擴張又縮進,洛努力憋著一股勁,不讓下身失守。
  可這樣一來,上身的防禦可謂是糟糕無比。
  龐玄瞑騰出玩弄狼根的手,轉而攬住洛的後腦勺,一面專注地在洛的口腔里翻天覆地,一面若有若無的尋找著機會攻破洛的後穴。
  兩人尺寸相近的雄物相互摩擦著,早已分泌出不少帶著濃郁雄獸氣息的粘液,沾染著粘液的手指帶給後穴的刺激使得洛越發的乏力。腹間已經打濕了一片,全身的肌肉因為長時間高強度的收縮已經十分疲乏,洛只好靠胡思亂想來轉移注意力。
  或許就這樣被上也不錯?
  怎麼可能!!洛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
  與此同時,他的防禦也松懈了一刻!
  龐玄瞑抓住機會,不再舌吻,而是專注於攻破洛下身的防線!
  「唔啊!」後穴一陣脹痛,龐玄瞑粗大的手指正一點一點地向內深入,每沒入一點,後穴的脹痛感就多一分。
  出乎洛意料的是,龐玄瞑並沒有深入太多就拔出了手指。是因為良心發現?
  龐玄瞑拔出手指後很快給了洛答案——他扛起了洛的雙腿後托起自己飽滿壯實的虎根,抵在洛的後穴上。
  原來是等不及了嗎!!!
  「等,等一下—!」
  有粘液潤滑後的龜頭並沒有費多大力氣就插入了後穴。
  「呃啊!」洛吃痛,腰腹僵硬地挺直起來。龐玄瞑的雄物比他的手指還要大上幾分,所帶來的刺激跟之前相比簡直不是一個級別。他在洛的後穴里肆意衝撞,不住地衝擊著末端。
  「已經,已經到底……」洛被突如其來的刺痛弄的說不出話來,終於恢復自由的兩只手徒勞地向著後穴伸去,卻只能碰到龐玄瞑的身體。
  龐玄瞑跪在床上挺直腰桿,兩肩駕著洛的雙腿,一隻手按住洛的腰部就開始抽插起來。他俯下身子,看著洛的眼睛:「你不是很傲嗎,繼續啊?」
  洛嘴角不受控制地流下一串涎水,臉上的表情因為後穴處接連不斷的刺激而稍顯扭曲,潮紅的顏色在灰藍色的毛髮下若隱若現,顯得有些可愛。不知該放在何處的兩只手只好搭在身側,蓬松的尾巴此刻不斷拍打著龐玄瞑赤裸的身體,彷彿是在無聲地抗議,又像是在鼓勵他繼續。
  「真可愛。」龐玄瞑想著,下身抽插的速度漸漸加快。
  雖然性藥的藥效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逐漸消失,但是在這段時間內龐玄瞑還是個絕對的色胚。面對這樣可愛的大叔試問誰不動心?
  無力的雙腿從龐玄瞑的肩上滑落至身側,興致被完全引燃的龐玄瞑把住洛的雙肩開始全力地抽插,每一次衝擊都直達底端。
  「混…蛋……」洛的咒罵淹沒在他的呻吟之中,雖然在心裡把這只黑虎給罵了個遍,但是肉身層面上的享受卻是無法否認的。他的雄物越發的挺立,分泌出的粘液早已將兩人的身體浸濕。
  真是奇妙的感覺。龐玄瞑想著,雖然洛嘴上瘋狂罵著,但是他滾燙的後穴可是夾的緊緊的。這算是傲嬌嗎?
  既然這樣,那就給他點獎勵好了。
  龐玄瞑伸手抓握住洛的雄物熟練地開始活動起來,他舔了舔手掌心咸濕的粘液後俯身吻住洛,將口中的粘液毫無保留地送到對方的嘴裡後開始攪動著舌頭。
  原來是這種味道嗎…
  洛還是第一次感受到這種味道,腥咸的氣味填滿了他的口腔,他的舌頭有意無意地掃過那些粘液,最後咽下。隨後他開始主動的抱住龐玄瞑的頭,開始攪和著兩人的肉舌。
  真是個悶騷啊。
  龐玄瞑俯下身跟洛忘情地接吻著,碩大的陰莖在洛滾燙的後穴里分泌了大量的粘液,粘液裹覆著龜頭,這種奇妙的愉悅感讓他的下體再度發脹。
  「呼,呼哈…」龐玄瞑停止了接吻,開始用自己的大舌頭舔著洛毛茸茸的臉,洛不斷地發出輕微的呻吟,這讓龐玄瞑越發的興奮。
  「咕……」兩人再度接吻,肉舌交匯在一起,肆意地攪動和舔舐著彼此,與此同時,龐玄瞑腰部和手上的動作一並加快。
  「要,要射了哦…」他柔聲地在洛的耳邊念道,洛微微點了點頭,隨後把手伸向自己有著傲人尺寸的,勃起多時的下身。
  龐玄瞑把手拿開,按住洛的腰肢,開始全速的衝刺——
  「呃,呼,呼…哈啊,哈,哈……」
  兩人的喘息聲都在不住地顫抖著,肉體相撞發出的色氣無比的「啪啪」聲與喘息聲一並在房間內翻滾著。
  「大叔我要射了……」龐玄瞑的聲音抖得厲害,看來是到達極限了。
  「我也——」洛的話還沒說完,陰莖處一陣劇烈的抽動,隨後大股大股散髮著狼腥味的粘稠白汁從馬眼噴射而出,在空中拋出一道道美麗的弧線後「啪嘰啪嘰」地濺落到洛早已濕透的毛髮上,還有不少噴到了他的臉上,正緩緩地流入他微微張開無法合必的口鼻之中。
  幾乎是同一時間,洛感到下身一股無與倫比的灼熱。龐玄瞑的精毫無保留地在他的後穴之中射出,強大的衝擊力帶動著白精湧入更深的地方,洛只能感覺那股灼熱從後穴流進了下腹。
  「呼,呼。」龐玄瞑似乎全身的力氣都被抽離了,他緩緩拔出浸染了自己精液和洛後穴粘液的,仍然挺立的雄物,隨後趴倒在洛的身旁,喘著大氣。
  而洛一面喘氣一面舔舐著口裡的精液,感受著自己多年來的精華的味道。
  做了一次之後的龐玄瞑明顯正常了許多,不過應該是因為消耗體力太多的緣故,他有些疲乏,趴在床上一動不動。
  身後突然一陣灼熱,有什麼東西壓上來了。
  「玩夠了?」洛在他耳邊輕語。
  龐玄瞑一驚,未等他回答,洛不懷好意的聲音伴隨著他被束縛的感覺再度響起:「該老子操你了吧?!」

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704 筆精華,11/1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