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820

RE:【小說】《夜泉子.迴音前奏》-更新至「夜泉子.迴音之蝶羽」

樓主 雪琳的魔法書 bright1412
GP1 BP-
【夜泉子.迴音之蝶羽】



一個多雲的午後,天氣悶熱,濕氣漸重,空氣中瀰漫著一股令人不適的怪異氣味。山城見月與山城暮月兄弟二人走在星暮山下以白色石板鋪成的觀光步道上,不時四處張望,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


「這天氣真讓人不舒服。」蓄著黑色短髮的見月拉衣領搧著風說。

「哥,你有帶雨具嗎?」與見月外貌極為相似的暮月問。

「有是有,只是希望用不到。」見月無奈地望向天空。

「但願如此。」暮月回答。

「對了,你有感知到什麼了嗎?」見月問。

「自從我們抵達這裡之後,我能感覺到這座山確實有股不尋常的氣息,但暫時沒有感覺到有夢裡遇見的那位『黑澤八重』小姐所提的,身上同時具有現世與隱世氣息的個體。」暮月回應。

「看來不是一時半刻就能找到的目標呢。」見月無奈地笑了笑。


見月與暮月二人是就讀同一所大學的雙胞胎兄弟,因為從小就擁有能感覺到「另一個世界」事物的體質,所以他們便利用這樣的能力組成名為「蝶羽」的二人組,在假日時接受一些簡單的靈媒性質的委託,作為一種打工收入。


「抱歉,暮月,要你陪我做這個沒有報酬的委託。」見月不好意思地說。

「不要緊,事情結束後記得請我喝杯飲料就好。」暮月笑著說。

「沒問題,哈。」見月回答。

「話說回來……我們居然都做了同一個夢,而且都看見了同一個叫做『黑澤八重』的人。」暮月低頭看著腳下的石板說。

「明明是第一次見面的女生,卻讓人覺得好像是認識的人。」見月說。

「我也是,總覺得我們好像跟她早就認識似的……」暮月附和。

「搞不好是所謂的前世今生呢?哈哈。」見月說。

「前世的朋友嗎……這也是有可能的。」暮月點點頭。

「我也因為有這樣的想法……才會選擇接受黑澤小姐的委託,幫忙尋找她口中那個被稱作『緋魂之音』的人。」見月看著暮月說。

「說到這個,我在出發之前有找了一些相關的資訊,雖然沒有查到『緋魂之音』到底是什麼,但有查到『緋魂』這個詞的記載。我已經整理過,某些部分也用白話一點的字眼修飾了,內容應該不會太難了解。」暮月從身後的背包中拿出一張折疊起來的A4影印紙遞給見月。

「謝謝。」見月接過紙張,開始閱讀列印在上面的內容。



『   <「紫月」與「緋魂花」的傳說>


    傳說人死後,靈魂會有多個前往隱世的管道
    這些管道通常都有所謂的「守門人」維持其安定性
 
    由「禍月守」及「緋魂」所管理的「零域」便是其中之一
    「禍月守」為「紫月」的化身;「緋魂」為「緋魂花」的化身
    由緋魂控管進入零域的靈魂,並讓禍月守引導前往隱世的路

    比較特殊的地方是
    「紫月」及「緋魂」與許多民俗祭祀所用的生人人柱不同
    他們不一定是生人活祭,有時是死後受神明特別選出才成為人柱
    因此他們又有著「神選柱」、「神選御子」、「神選巫女」等稱呼
 
    形象上
    「紫月」是高掛於夜空,閃耀刺眼光芒的紫色之月
    「緋魂花」是一株高達十多公尺的巨型彼岸花             』



「這麼說來,『緋魂之音』指的可能是跟『緋魂』有關係的什麼人囉?」見月說。

「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惜我們對『緋魂』的情報只有這些,目前還是只能從黑澤小姐說的線索去找,所以先按照她所說的,從星暮山找起吧。」暮月回應。


當二人還在思考『緋魂』的事時,他們也在不經意間走到了星暮山的入山管理站。

雖說是管理站,設備卻相當簡陋,只在入山口旁建置了一個平面約一個榻榻米大小,高度約三公尺,漆成白色的管理亭,並於入口設置一道約半個成人高,看起來相當老舊的鐵柵欄。


「要進到山裡的話,聽說得先申請入山證才行。」暮月說。

「雖然我們沒辦法進山,不過還是去問一下門口的管理員知不知道關於這座山的其他情報吧。」見月提議。

「同意。」暮月附和。

「……嗯?這裡怎麼沒人在?」見月走向管理亭,卻不見任何人看守。

「等等……哥!」聽到暮月叫喊聲的剎那,見月突然感到背後一陣寒氣襲來,他立刻轉身朝一旁跳開,只見一個身軀嚴重腐爛,雙眼呈現灰黑色的男人忽然出現在管理亭旁。

「那身制服……該不會是原本的管理員吧?」雖然男人身上穿的衣服已滿是泥濘,但依稀看得出胸口所別上的姓氏名牌。

「……沒入山證……不准入山……!!」男人以極為沙啞的聲音喊著,然後朝見月撲了過去。

「蝶!!」隨見月一聲令下,在他原本空無一物的右手上召喚出一把逆刃的武士刀,此時他的髮色也隨之變成白色。見月先是往後跳了一大步閃過攻擊,接著迅速以刀刃在左手手掌劃一刀,刀上沾染的血隨即在刀上形成一個個如紙風車般的紅色圖樣。

「喝!」見月將手上的刀向男人揮去,對方馬上被一股無形的衝擊波震開,往後退了數步。

「沒想到管理員居然變成怨靈了,難道都沒人發現這件事嗎?」見月驚訝地說。

「哥,小心點,他又要衝過來了。」暮月叮嚀見月。

「不准你欺負哥哥!!」正當見月擺好防禦架勢時,一旁的樹叢裡突然衝出一個穿著紅色和服,留著中長黑髮,看起來約八、九歲的小女孩衝向男人。


女孩伸出雙手衝到男人面前,而就在她的手碰到男人的剎那,男人便突然化為一陣黑煙散去。等到黑煙消失殆盡後,女孩轉過身來,以極為高興的表情望著見月及暮月。


「哥哥!」女孩跑到二人面前,燦爛地笑著。

「哥哥?」見月保持戒心地緩緩把手上的刀放下,疑惑地看著眼前的小女孩。

「難道哥哥不記得千歲了嗎?」自稱「千歲」的女孩顯得有些失望。

「千歲?」雖然在見月認識的人當中並沒有叫做千歲的人,但面前這位名為千歲的小女孩卻讓見月感到相當面熟。

「這位小妹妹,妳可能認錯人了。」暮月說。

「可是……可是……明明就是哥哥們沒錯呀!怎麼會忘了千歲……」千歲無助地望著見月與暮月。

「……千歲,不可以隨便亂跑喔。」這時從千歲背後的森林深處忽然傳來一個輕柔的女聲。

「靜姐姐?」千歲轉過身回應。

「他們……並不是妳的哥哥喔,是妳認錯人了。」那個聲音再度出現。

「這樣啊……」千歲的表情顯得相當失落。

「回來吧,妳這樣亂跑會有危險的。」那個聲音溫柔地說著。

「嗯……」千歲落寞地回應。

「……對不起,我認錯人了。」千歲轉身向見月及暮月道歉。

「沒關係。」見月回以一個微笑。

「再見。」暮月朝千歲揮揮手。

「……拜拜。」千歲神情難過地說。


千歲與二人道別後便往回走,身影逐漸消失在森林之中。


「那個叫千歲的女孩,應該是這裡的浮游靈吧?」見月收起刀,而他的頭髮也恢復到原本黑色的樣子。

「同感,但她身上的氣息不像是靈,反而有點像……黑澤小姐所提的『緋魂之音』。」暮月回答。

「不會吧?難道她就是『緋魂之音』?」見月繼續問。

「我原本也是這麼想的,但是黑澤小姐說,『緋魂之音』的外表應該是一位少女,所以我認為那個女孩可能不是我們要找的人。」暮月說。

「話說回來,你會覺得她很面熟嗎?」見月說。

「我也有這種感覺,跟看見黑澤小姐的感覺很類似。」暮月回應。

「難道我們曾經是她的哥哥嗎?」見月若有所思地說。

「這麼說的話,我們過去應該也同樣是兄弟呢。」暮月笑了笑。

「那還真是孽緣啊,哈哈。」見月開玩笑地說。

「不過如果我們和那個叫千歲的小妹妹以前真的是兄妹,為什麼她沒有跟我們一起轉世呢……?」暮月皺了一下眉頭。

「可能以前發生了什麼事吧。」見月回應。

「另外,還有一件事情讓我很在意。」暮月說。

「什麼事?」

「千歲叫那個聲音的主人『靜』,剛好跟星暮山的都市傳說裡提及的一個人物有著同樣的名字。」

「你是說『佐藤靜』嗎?那個很久以前死在星暮山裡的少女。」

「嗯,雖然不確定是不是同一個人,不過在星暮山的眾多傳說中,名字叫做『靜』的人,就只有『佐藤靜』了。」

「『因為被山裡的妖怪吃掉而在星暮山徘徊的少女靈體』……這好像也是星暮山的所有傳說中,發生時間點最早的一個吧?」見月說。

「沒錯,似乎也是從這件事後,星暮山開始頻繁傳出各種意外,最終成為人們口中的『災厄之山』。」

「如果真是佐藤靜,那麼那個叫做千歲的女孩又和她有什麼關係呢……這次的委託好像越來越複雜了。」見月喃喃自語。

「多注意四周吧,畢竟剛才發生的事情……難保不會再有被襲擊的狀況。而且,我們也還不曉得管理員的慘況是不是『佐藤靜』下的手。」暮月叮嚀見月。

「謝謝你的提醒,不過既然接受了人家的委託,就要盡力完成它才行。」見月拍了拍暮月的肩。

「同意。」暮月笑了笑。


見月淺淺一笑,並與暮月再度回到步道上,繼續把未走過的預定路線走完。


「是說……哥,你不覺得這次的委託……似乎不只是幫忙找人而已嗎?」暮月說。

「嗯,確實有這種感覺。不管是先前在夢裡看見的黑澤小姐,還是這次遇見的千歲妹妹,總覺得都不只是一般的巧合而已……」見月回答。

「如果真的是前世的關係讓我們和她們再次相遇,會不會是上天要我們去做什麼以前沒有完成的事呢?」暮月猜測性地說。

「搞不好是這樣呢……但如果只是我們想太多就好了,至少事情會單純一點。」見月說。

「說的也是。」暮月點頭回應。

「無論如何,只要是答應的委託……」見月先行開口。

「……就要全力去達成。」暮月接著說。

「這就是……『蝶羽』的原則。」見月與暮月笑著對望,異口同聲地說。



「夜泉子.迴音之蝶羽」篇 完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