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5
GP 790

RE:【小說】《夜泉子.迴音前奏》-更新至「夜泉子.迴音之殘頁」

樓主 雪琳的魔法書 bright1412
GP0 BP-
【夜泉子.迴音之殘頁】



帶著詭異寒氣的風緩緩流動著,像是在尋找什麼般,於雪白如畫的久世之宮裡四處穿梭。身著巫女服的久世零華站在與外界連通的大門前,不發一語地凝視著眼前的巨大木門。與零華同樣穿著巫女服,綁著兩條辮子的久世雨音則待在一旁,等候零華的任何吩咐。


「這氣息……?好像有什麼人來了。」零華說。

「是『雛咲深羽』嗎?」雨音緊張地問。

「不太像,或許是和黑澤密花一樣……誤入久世之宮的人。」零華回答。


雖然朝零華感受到的並不是「夜泉子」身上那股極具壓迫感的氣息,但她依然不敢掉以輕心,因為這股陌生的氣息不只讓她的身軀感到沉重,更莫名地使零華心中感受到陣陣的空虛感。


「但這個人的氣息……不太像是一般的生人。」零華皺起眉頭說。

「我也慢慢感覺到了……讓人不太舒服的氣息……」雨音難受地將右手手掌貼在自己的胸口。

「……雨音,妳有聽見什麼奇怪的聲音嗎?」此時在零華耳邊忽然傳來細碎的說話聲,雖然聲音小而雜,聽不清楚其中的內容,但依然能夠分辨,這些聲音是來自許多不同的人的。

「奇怪的聲音?抱歉,我沒聽見有什麼奇怪的聲音,只有感覺到那陣詭異的氣息。」雨音回應。

「那……這些聲音到底是……?」零華漸漸被耳邊的聲音搞得有點心浮氣躁。

「……『迴音』。」一個女人的說話聲突然傳進零華耳裡,那聲音清楚而冰冷,而其他雜音也頓時消失。

「是誰?」零華瞪大雙眼,直視前方。此時她眼前的大門被緩慢推開,只見一個穿著深咖啡色大衣與黑色牛仔褲的男人站在門口,留著一頭簡潔短髮的他眼神茫然地看著零華與雨音。


男人的眼神帶著難以言喻的滄桑,像是經歷了長途跋涉般倦容滿面。男人先是在原地呆愣了幾秒,然後邁開步伐,拖著沉重的腳步,緩慢地走到零華面前。


「您好,請問這裡……是『沉眠之家』嗎?」男人以富有磁性的嗓音問。

「是的。抱歉,請問您是?」雨音警戒性地往前走了幾步,移動到零華的右前方,使她自己可以隨時保護零華。

「對不起,忘了先自我介紹,我叫做白石誠。因為有個人跟我說……去到『沉眠之家』,就能找到我想要的答案……所以,我一直在找這個叫做『沉眠之家』的地方。」男人回答。

「您好,我是這裡的巫女。您剛才說有人跟你提到『沉眠之家』……那麼是誰跟您說的?」零華問著面前這位身上散發異常氣息的訪客。

「她的名字是……」男人欲言又止。

「怎麼了嗎?」雨音問。

「抱歉,我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她的名字,我腦中就突然一片空白。說是忘記,好像也不是,我明明知道她的名字的,好奇怪……」男人一臉困惑。

「我想,您身上的氣息或許可以告訴我答案……」零華保持警戒地走上前,輕輕牽起男人的手。


就在零華試圖以自身力量去感應男人身上的氣息時,忽然一陣無形的力量將零華推開,強大的力道使零華向後退了五、六步。


「發生什麼事了?」男人擔心地問。

「這力量……感覺像是怨靈,卻又不太像,感覺更像是……」零華站穩腳步,冷冷地說。

「零華姐姐,您沒事吧?」雨音走到零華身旁問。

「我沒事,不過妳也不用太擔心這個人,他應該沒有危險性。」零華看著雨音說。

「好,我知道了。」雨音點點頭。

「……白石先生?」零華將視線轉回男人身上。

「嗯?」

「你是跟著您妻子的身影來到這裡的吧?」零華問。

「是……是的。」誠的眼角泛起淚光,此時他的手掌與手背也隨之浮現青色,流水紋樣的刺青紋路。

「您應該知道,她已經不是現世之人了。」零華繼續說。

「就算知道……我還是沒辦法忘了她。」誠低頭望向自己逐漸被刺青紋路覆滿的手,在斗大的淚珠落於掌中的瞬間,那些紋路迅速渲開,蔓延到被大衣所覆蓋的手臂,而刺青的顏色也逐漸變成墨綠色。

「零華姐姐,那些刺青紋的顏色……好像和一般人的不太一樣。」雨音。

「……的確。」零華臉色凝重地回應。

「原來……這就是『那個人』所說的……將思念具體化的刺青紋嗎……」誠拉起衣袖,仔細看著手臂上如流水般的美麗線條。

「……真子,我好想念妳的聲音……」

……我好想……再和妳見上一面……」誠雙腿癱軟地在零華面前跪下,接著情緒崩潰地大哭起來。


看見這幕的雨音有些焦慮地望著零華,而零華只是沉默地盯著眼前跪坐在地的男人。


「零華姐姐……」雨音焦急地說。

「雨音,我知道妳想問什麼……但我可以感覺到,這個男人身上的刺青紋不是我能處理的。」零華沒等雨音說完便先開口。

「為什麼?」雨音問。

「那些刺青中包含的不單純是生人對往者的思念,更夾雜著現世與隱世互相作用的『某種力量』……不過這個人身上的『思念』並不像夜泉雙子那樣沉重到令人難以承受,只是這份思念所蘊含的力量的本質,讓我沒辦法以既有的方式去接收它。真要說的話,他所思念的那個影子裡夾雜了數個意識,感覺並非單純的一個人而已,而且那些意識所散發的氣息既不像生人,也不像亡者……」零華回答。


在零華說完話時,誠也漸漸停止了哭泣。他緩緩起身,無助地望向零華。


「對不起,我失態了……」誠用手拭去臉上的淚水說。

「沒關係的。」零華說。

「巫女大人……您能……救救我嗎?」誠聲音沙啞地問。

……抱歉,對於你的情況,我恐怕無能為力。」零華回應。

「是嗎……看來在『那個人』所說的幾個可能性裡,我是最糟的那一個呀……」誠抬頭仰望夜空,輕輕閉上了雙眼。

「……哈哈,畢竟也因為……我愛上了不該愛的人呀……不能獲得救贖,也算是一種自作自受吧……」誠勉強地苦笑著。

「……不管結果怎樣,總之謝謝您了。或許……這也算是一個『答案』吧,又或者……我心中早有了自己的答案,只是想來到這裡……再確認一次而已。」這時原本在誠手上的刺青紋逐漸褪去,恢復原本的樣子。

「……打擾您了。」誠淡淡地說。


當誠說完的瞬間,一陣強風突然吹來,而誠的身影也頓時化為一堆枯葉隨意飄散,接著一片又一片地落在純白的雪地上。


「零華姐姐,那位先生……真的是生人嗎?」雨音困惑地問。

「他應該是生人沒錯,只是……他全身都被一股我所不曾感受過的氣息所包圍著。」零華回答。

「是怨靈的氣息嗎?」雨音繼續問。

「如果是一般的怨靈,是沒辦法如此輕易將我的力量彈開的……比起普通的靈力,那種感覺更像是『繩之巫女』身上的力量,但又有著些微的不同……」雨音聽著零華的回應,臉上滿是擔憂。

「……無論如何,還是先專心準備接下來的事吧。」零華對雨音淺淺一笑。

「好的。」雨音點頭回應。


隨著久世之宮內逐漸恢復寧靜,一片不知從何而來,翠綠而細長的樹葉悄悄落在零華的左肩。就在葉片與零華肩膀接觸的那一剎那,一個清脆而響亮的鈴鐺聲也在靜謐的夜空中響起,轉瞬即逝。



「夜泉子.迴音之殘頁」篇 完



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