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1k

【討論】金蛋町物語-其之三:兄弟 (1119更新)

樓主 綠夏 plkachu2220
GP6 BP-
*金蛋町物語:其之一:雙劍
第一篇有腐(村正x正宗)
預計會有其他連載
然後架空設定,請注意!

這是清新邊球體
18禁請去P網

由於可能是連載所以有傳送門如下
目錄
#3 兄弟(腐向,賽特x歐西里斯)



-----------------------------
  金蛋町,以及其附帶的私立CF學院
  乃漢普蒂在系統(Queen)爆走之後,在其體內創造出來的空間。雖然不知其理由,它成了會蒐集虛擬世界之海中數據碎屑,形成角色並且提供適合者召喚支配的召喚器─當然能召喚出來的都是他所創造的本體的分身─所使用的觸媒就是所謂的晶石(Polygen)
  為了保留住這些某種程度有了自主意識的角色,並防止他們無聊而逃脫,漢普蒂創造了這個幾乎無限延伸,找不到盡頭的世界給它所創造的角色本尊生活活動,以達到永久囚禁….不,合法居留的目的。
  所有的角色,無論是誰,在金蛋的體內都會有所謂的真身,即使他原本的型態是人、是神、還根本連人都不是,都可以在這裡以肉身生存。

  學園,春天爛漫的櫻在校園中遍開,而陽光徐徐灑落在林間,形成亮眼的耀斑。學生就在樹蔭間漫步著,前往他們即將要學習知識的地方。
  學生為數不少,雖然有一些僅是稍微成型的數據殘渣,但看起來仍然有人類的,這讓深紫髮的男性雖然看了不甚愉悅,但總有一天他們有可能都會成為人的樣子,他也就算了。
  嘆了口氣,他調整了下自己肩上背袋的位置之後,繼續前進,深藍色的眸子看向那跟外界的天空截然不同的白色天空,漂浮著數據還有象徵資料的圓角方格。就自己的印象,這樣的景色並不是自然界所有的。
  「你看你看,正宗學長好帥喔….」一旁身形小巧的女孩們看著仰頭在樹蔭之下看著天空,身型修長且面貌清秀的男子,享受著日光浴的畫面,那若有所思的眼神,微啟的嘴唇,彷彿輕輕一碰就會破掉的泡沫一樣。而正宗聽到了她們的討論聲,便回歸了正常的樣子,用他凜然的眼神看向了那群女性。他對那群女孩並沒有特別的想法,只是這麼做的時候,她們會稍微收斂一點。
  四目對視的她們害羞地跑走了,消失在轉角的校門。被稱為正宗的男子輕嘆了一口氣,最後也跟他們一樣,進入了學園的大門。
  他的第一站是學生會,雖然並不是他願意的,而是許多人認為他這樣過於認真的個性適合擔任學生會的風紀,管理可能個性上沒有這麼溫順的學生,以免造成世界大亂,例如說,那個他就是。
  〝磅〞的一聲,從校園的一樓某處傳來,水泥的粉塵揚了一地,就算不用看也知道是誰幹的好事。正宗放下書包,抄起風紀與他所攜帶的長條柱物,快步走向了事發現場。
  「怎麼都還是學不乖啊?」金髮的男子手上握著滿是鋸齒的妖劍,上面繪爬滿了紅綠色的不祥光芒,腳踩著一名看不清楚樣貌的學生。雖說這學校滿溢著各種不自然,但為了增加自然感,還是有各式各樣的學(殘)生(渣)的,包含愛鬧事,喜歡亂挑釁別人的傢伙。
  當然這種人遇到了真正的惡人就會被打倒在地,甚至可能就這樣被打散回不成人形。而有著紫晶般眸色,一臉蔑視的看著腳下敗將的就是其中一個令人頭痛的存在,畢竟大部分的人都不想要鬧事,也會對於這樣的傢伙心生恐懼。
  而消除這樣的暴力,最好的方式就是以暴制暴。
  「!」金髮男子的眼前揮下了札札實實的一抹綠影,他反射動作的跳離了原地,同時被踩在腳下的那個男子也被解放,連滾帶爬的逃離了現場。
  「我就知道是你。」黑色的妖刀被雙手架起,十足的進入了備戰狀態。
  「……」正宗一個字都沒說,手上的綠色劍便是他的名字來源─正宗─在這個世界閃爍著唯一的綠色光芒,他正以這樣的劍對眼前那總是在找麻煩的傢伙。
  他們的態勢一觸即發,若誰逾越了中間的隔線,則不會是整所學校灰飛煙滅就可以解決的事情,有可能會把漢普蒂的肚子給打穿吧。
  兩者緊繃的弦,箭也在弦上,若這時有根針,或是有滴水的聲音,都有可能會造成他們打起來吧。除非有個人比他們更為強大,才有可能阻止他們。
  例如說,這個她。
  「唷!日安!」如雲般的成熟女性穿著白色襯衫,重拍了他們兩人的肩膀,深紅色的眸子在環顧了他們兩人,確認著他們的狀況。當然,她腰間也是配著一把入鞘的刀,若真阻止不了,就用暴力解決。
  「….早」正宗轉頭看向那紫紅長髮的女性,對於她這樣的行為是讓他心頭一驚,但真要打起來,身為人智之物的他不會贏。
  而眼前的金髮少年也是一樣的。
  「村正啊,是否可以為妾身留些餘地,莫早起就讓人擔憂?」女性轉向了那操著黑刀的始作俑者,對他開始碎念疲勞轟炸。雖然這名被喚為天叢雲的女性平時大多都是瞌睡蟲上身,但真的在唸起人來可真是讓人耳朵破皮。
  「雲姊,可是啊……」百口莫辯的金髮少年一遇到了這名比自己年長的女性便慌了,無論是他的言語還是離他越來越近的胸前柔軟,甚至還快要貼上他的身體。
  正宗站在一旁,看著方才還兇神惡煞的他不斷想要阻止天叢雲對他的攻勢有著明顯的落差,下意識的輕哼了一下鼻子,透出那一點不該為人知的愉悅。
  「啊!正宗你剛才偷笑了吧!」藏在紫紅及腰髮底下的耳朵稍微震動了一下,敏感的她用耳朵聞到了挑釁的煙硝,便將炮口轉向了那一臉無辜的紫髮男子,繼續言語的砲轟。
  這次換成了村正看著訓話,立場完全顛倒了。但聽這女人嘮叨實在沒有什麼意思,他砕了嘴,抄著象徵他自己的妖刀,能夠吸收生命的村正趕緊離開現場。
  「啊啊!他跑掉了啦!正宗都是你!….」發現村正已經離開現場的她轉頭責怪明明就不是亂源的他,進而又對他開始囉囉嗦嗦,長篇大論的訓話。海最深處的寶石眸子朝一旁游移,他希望這一切可以快點結束。

  早上打壞了一樓的某間教室。
  中午又砸了餐廳的飯桌。
  放學會怎麼還真不敢想像。
  正宗對於那金髮的男子一點辦法都沒有,彷彿他就是破壞的化身一樣,當然歷史中比他更破壞的人更多,但到了這裡為何又更躁動了呢?
  這節他翹課了,他不想要去上那個成天教人把妹的老師的課,所以來到了天台上,握著利樂包看著這詭異到不行的天空。雖說詭異但也可以讓人心情平靜。
  「優等生你怎麼在這啊?」那聲音他很熟悉,正宗探頭尋找,但卻遍尋不著實際的位置:「上面上面。」
  「那裏很危險啊…」還有那裏是天叢雲的御用睡覺位置,打擾她睡覺的通常都會被她一刀兩斷,正宗看向屋突的上方,除了正在睡覺的天叢雲之外,還有也喝著詭異顏色利樂包,對他笑嘻嘻的金髮少年。
  「我以為你從來不會翹課的呢!」從屋突上不猶豫地跳下來,來到紫髮少年眼前的村正,正跟他很近的四目相對。
  好難得,遇到他居然不是搞破壞,正宗如此想,如果他能一直這樣下去有多好?
  「欸,你要怎麼樣才願意在學校不搞破壞啊?」下意識的說出這樣的話,正宗在說出之後才發現自己說了什麼奇怪的話。跟不良少年談條件根本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恩….我想想。」對方居然也很認真地思考起來,金髮的他手環胸,眉頭緊蹙的想了想:「學長請跟我交往!」
  「蛤?」
  「我是說,學長跟我交往…我是說暫時交往一個月,這個月我就不搞破壞,保證學校和平。」深紫色的眸子映著眼前人兒驚訝的表情,口氣完全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讓從未被表白的眼前人傻在原地,時間長達數十秒。
  「……」
  「……」
  「還是算了吧!學長的決心果然才這點程度而已!」村正的臉又變成了如平常一般的玩世不恭,對於任何一切都是輕蔑。
  「不,我決定跟你交往一個月,至少你一個月都不會搞破壞。」看起來是深思熟慮了好一陣子,那顏色從原本渾沌的疑惑轉成了堅定的清澈,倒映著反而是原本堅定的紫色轉成了混濁的疑惑,最後…..

  「噗哈哈哈哈哈。」捧腹大笑地他幾乎站不穩,笑到撞到一旁的護欄。
  「你笑什麼?」他不懂為什麼對方在說了這麼認真的話之後還要笑,彷彿就是在嘲諷自己的真心一樣。
  「真不愧是風紀委員啊!好,我答應你!」村正抹去了從眼角被擠出來的淚水,並牽住了正宗的雙手:「從今天開始的一個月,你就是我的人了!一言為定!」
  「嗯,一言為定。」紫髮的少年還不懂著那一言為定到底是什麼意思,但在他還以為只是平和的作為一般朋友交往的時候,一抹溫熱的柔軟便已經往自己的嘴唇前面上貼了。
  好甜,那是阿薩姆奶茶的味道?
  這樣的味道,讓人腦子發燙。
  唾液及舌頭交纏的交纏,好奇怪。
  正宗被這樣突如其來的行動嚇了壞,回神後便將眼前的男子推了開。這時候他才發現原來〝交往〞和〝成為他的人〞是這麼一回事。
  妖媚地,他舔了舔從他嘴角流下的,交換的體液:「你可不能說你反悔了唷,學‧長‧」


  不良和風紀交往的事情很快地就傳遍了整個校園,就從那天開始,學校不再會被突然打破一個大洞,也不會有學生突然掛彩的狀態了。反而多了一些茶餘飯後的閒聊話題,包含〝今天在哪裡看到正宗和村正一起出沒啊〞〝他們倆個好帥喔〞等等之類的話題。
  但實際上那天之後,村正便沒有再對正宗作出太過踰矩的事情,頂多就是拉著他的手一起出現在眾人的面前而已。一開始雖然不是很自在,但久了之後就習慣了。
  「你明天有空嗎?」玩弄著領帶,躺在正宗腿上的金髮少年看著他凜然的臉。
  「有啊,怎麼了。」他沒有看著身下的人,僅是看著遠方。一個月的期限也已經過了一半,雖然這樣下去也不壞….
  不壞嗎?但是這樣捨身的和平是正確的嗎?
  正宗越想越遠,意識不知道飛到那兒去了,而村正看他好像失了魂,便從他的膝蓋上爬了起來:「欸,你怎麼了,喂?」
  「什麼?」回神的藍眼將焦距轉回眼前的金毛,似乎還沒有完全回復的樣子。
  「明天我們去約會啊!約會!去那個地方玩。」指著那遠方正轉著地摩天輪,金髮少年就像是孩子一樣的興奮,而被他拉著的他則是冷靜的點點頭,表示允諾。
  「真的嗎!你最棒了。」村正把正宗擁入懷裡,而正宗也搞不清楚到底什麼時候這個男人的胸膛及身高比自己高上了許多,又寬上了許多。
  好溫暖….

  『但是這樣的溫度一定是暫時的吧。』
  迴盪在正宗心底角落的聲音讓他從胸口,冷至全身。


  其實村正並不是壞人,也許只是想要有人陪他玩而已。
  其實村正並不是不良,只是希望有人可以注意他而已。
  其實村正他啊…

  從床上驚醒的正宗忘記了自己是怎麼回到家的,在被窩裡地他全身都是汗珠,讓他不由得去洗了把臉,好提振一下精神。
  現在時間已經是約定之日的後天了,所以那一天已經過去了。
  那一天明明就是開心的一天,直到最後應該都是如此的。
  「欸?不要再當不良了?你在說什麼傻話?」再夕陽底下,他的眼神帶著些輕蔑:「難道你是因為這樣才待在我身邊的嗎?」
  他並不否認這是初衷,現在也是如此,應該是如此。
  「是這樣啊….你以為你是什麼聖人老師嗎?」在摩天輪中他背著光,站了起來,情緒激動地抓起了正宗的臉,在脖子上啃食了熾熱的烙印。
  「等一下….嗚。」語未落,妖刀便已經在他的手腕劃傷了淺淺的傷口,但這樣的傷口就足以讓人意識模糊不清,全身無力。他無力反抗,他為了今天並沒有帶出自己正身,他不知道這是錯誤還是對他已經沒有防範了呢?

  「村正,不要這樣…」
  「既然現在我還是得不到你,我要讓你一輩子記得我。」
  被扛在肩上,如同紙般輕薄的紫髮少年看不清楚那夕陽之下的紫瞳輝映的光是什麼樣子,但大概就像露珠般盈盈吧。

  那意識模糊之間,正宗彷彿可以感覺到他的思念經由著身體的每個部份傳遞給自己。他忘記了自己有沒有哭喊,或是表示抗拒,總之他在那裏唯一能記得的只有那傢伙跟不良一點都不相襯的淚眼。
  真是地,別哭了啊。
  這樣跟那個總是破壞公物的你不一樣啊。
  即使你可能只是想要多一點關懷,但可能用錯方法了。
  我會一直待在你身邊的,如果你想的話。
  這次我會好好指導你的,改變過去那段刻在彼此骨頭的歷史,坦誠相見的再次相見,這樣你就不會墮入妖道了吧?
  紫髮藍眼的他似乎沒有把這些話語傳達給那個內心住著一個總是哭泣著的小鬼的那人,只是傻傻的放他走,讓他說出了〝再見了〞這種讓人不悅的話語。


  私立CF學園在次日早晨被毀了一半掉,罪魁禍首也飛快的出來自首了是他幹的。那曾經沉寂一時卻又幹出大案子的不良少年村正,就是兇手。
  他被架上警車的時候,臉上還帶著嘻皮笑臉,而一旁的正宗想來阻止這件事情,卻被狠狠的駁斥了好意。
  「我不需要優等生來幫我辯護啦!滾啦滾啦!」甩甩手非常不友善的樣子,但又看起來不像是演的。總之那段青春的記憶便跟著那金髮少年的退學,不在復返過。
  學園因為他多次毀壞校舍,不知悔改且態度不佳讓他一輩子不可在進入學園,而因為這次的契機,他好像也一鼓作氣的搬離了原本的住處,到了很遙遠的地方。
  金蛋町雖然很小,但是無限延伸。所以就跟世界很大要找一根針一樣的困難。正宗在那事件之後雖然沒有被拔掉風紀的職務,但值起勤來還是悶悶不樂的。
  即使如此,一旁的女性也還是覺得多了點憂鬱氣質的他也不錯,雖然他本來就是這樣路線的角色。
  而最近心煩意亂的時候,迷上了練劍。劍是一直都要練的,但最近揮的更勤了,於是他最近常去劍道部跟著他們一起做練習,順便矯正那些孩子不正確的揮劍姿勢。
  劍道部的主將,剛好就是那位高嶺之花,天叢雲。最近他們一同練武的時間也變多了,拿著竹劍不拿真刀的打鬥有時也真是不錯,正宗如是想道。
  「分心了!」但思的時間不對,就會造成致命的錯誤:「面!」
  狠狠的被敲了一下臉,意識震盪了一會,而這場比賽也就到此結束,他們的比試一直都是雲佔優勢比較大。
  「你還是沒有專心在打啊…」拿下劍道面罩,沾著汗的酒紅秀髮散落,但仍遮不住她是個美人的事實。
  「對不起。」坐在地上的正宗被天叢雲拉了起來,但這陣子都若有所思,就算是路邊的哈比大概也都看的出來。
  「你是在想村正的事情嗎?」她一針見血的語言,讓沒什麼表情的正宗瞬間表情扭曲了一下,但這樣的扭曲就已經代表他默認了。
  「吵架了嗎?」
  「不,並沒有…只是…」正宗不知道該怎麼樣去形容他們現在的狀態,總之是沒有再聯絡也找不到人,彷彿這個人除了外面的重建工程之外,好像沒有可以佐證他存在的痕跡。
  「總之呢,在這裡的虛擬人生還很長,誰也不知道下一刻我們會被怎麼樣。」走到了中庭,穿著劍道服的她看著那流著的水流:「說不定我們下一秒就都被Error吃了啊。」
  「如果是雲姊你會怎麼做?」因為雲姊實在太有大姊風範了,所以幾乎所有人都叫她雲姊,即使他們根本是同年齡的。
  「就去追啊!」她轉過身來,背光露出了笑顏。由於是四月後開學的一個月,已經是到了蟬早鳴的時節了。
  知了,知了
  「這個是….?」
  「去找找看吧。」那是一張在某處的照片,那思念的人正在照顧著一群他一點也不拿手的寵物,笨手笨腳忙不過來。但為了這個世界的通貨還是得努力工作才行。
  「….大傻瓜。」
  他劍道服連收都沒收就穿了鞋子跑出去了,身後的她注視著這一切,只能給他一個放心的微笑,進而繼續習自己的武。

  穿越了人群,我只為了見到你。
  只為了,不再讓你孤獨一人。
  只為了,不讓你在墮入魔道。

  門推開了,門聲叮拎
  「OO寵物店,歡迎光臨,請問有什麼事嗎….!?」
  金髮的少年對於客人回以燦爛的微笑。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838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7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