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3k

RE:【CF同人文 BL向】 亨佩爾&薛丁格 10/20新增

樓主 貝魯斯 lt2h6382
6 -
各位晚安,這裡是夜行性Berus

感覺自己很久沒出沒了,打文過程各種坎坷(抹臉

不過這次要發的文比較特殊一些,是有關於日版新男限的部分,以及淡淡的亨薛(❤️
另外是這次發文一篇正常、一篇是NG文性質,希望大家都能帶著愉悅的心情看我OOC賭場哥(ㄍ#
在一個另外,怕大家不認識他,所以開場會先貼他的五六星圖,以及標記個正在熟睡的繪師
FB:Mo Ya

至於我的腦洞怎麼這麼可怕⋯⋯嗯⋯⋯
好問題,我不知道(ㄍ

以下為正文

-
-
-



『最新型的男性AI,名為吉羅拉莫·卡爾達諾,義大利復興時期。』
撲克牌、幸運骰子、12星座盤,笑容和藹可欽。
『系統決定由紅蓮緋S1小隊的埃爾溫·魯道夫·尤則夫·亞歷山大·薛丁格負責此人,以上。』

-
-
-

接獲到系統訊息的緋色貓,正坐在家中床上喝著FM2沉思。

【吉羅拉莫·卡爾達諾】編入我方陣營,就意味著對方的顏色是火焰色的吧?
不過特地往織田和我這組放是為何呢?AI分組不在乎性別的才是。
總而言之,稍微接觸一下就可以了吧。

微微偏頭、輕晃著尾。
突然,某隻白皙的手揪著自己的尾不放。
「今天還得去工作,放手。」
「唔⋯⋯還有段時間,再睡會嘛。」
湊上頸邊的鳥嘴,令人羞澀又害臊難耐。
無法掙脫他的雙翼,如此溫暖又令人⋯⋯。

等等。

如果又遲到的話我想我一定會宰了他。
「⋯⋯真是,頂多再半小時。」
這烏鴉,怎麼這麼就這麼的愛賴床呢?

-
-
-

花了不少時間掙脫出被窩,乘坐著珀森奔馳至傳送塔前。
對於新的夥伴,心中多少有些好奇。
未知對方的性格如何、是強是弱、好不好戰?

但想著想著,心裡卻莫名有種不好的預感。

眼前泛起了白光,一抹酒紅色人影烙印在貓的眼眸上。
一身華麗服飾、一頭閃亮粉櫻髮,高挑又結實的身形配上高檔的有跟皮鞋,帶著一抹自信的笑容以及自身施展的『魅力』。

搶眼的外在毫不遜色,那麼內在呢?

「Buon giorno ~Oh!Sei molto carina!」
⋯⋯這個人一開口就說了什麼?

「請講通用語,我聽不懂義大利文。」
「Hi Baby!你是第一位火色男限定對吧?真可愛~」
「⋯⋯。」怎麼,有點煩的感覺。
「我們一樣是短冷卻一族,相信會很合得來的,和我在一起怎麼樣?」
「在、在一起?」
眼前火熱的男子,彎下身子抱起了自己、熱情的親吻自己臉頰。

⋯⋯啊,對了,這就是那個吧。
這是我最不擅長應付的類型啊。

「呃、放手。」
「抱起來也非常的柔軟呢。」
「等、等一下,不要亂碰⋯⋯!」
「尾巴也很好摸、整身的毛色也很好,Sei molto carina!」

我、好想、宰了這個人。

「夠了,混帳給我放手!」

最終還是忍不住給卡爾達諾一貓掌。

-
-
-

「怎麼稱呼小可愛好?」男子撫著臉上的貓掌印,好像絲毫不在意方才的攻擊。
「再說可愛,就殺了你。」
「Oh,如此火辣的性格也不錯。」
為什麼我有種⋯⋯這人和亨佩爾一樣煩的感覺。

總而言之先帶回去。
路上閒聊認識彼此,卡爾達諾真心認為貓是個好人。
「貓中權威⋯⋯那麼叫小帝王可以吧?」
「為什麼?」
「因為~感覺很適合。」
「⋯⋯好吧。」

雖然有點吵又熱情過了頭,但我想,他也不是壞人吧。

一打開討論室的門,發現裏頭有個不該出現的身影。
「歡迎回來,我的愛貓。」
「你來這做什麼?」
「孩子想你呀。」
「孩子?」

烏鴉抱起懷中的幼貓,貼著臉蹭。

「剛被你生出不久的小寶寶呀,你忘了?」
「⋯⋯胡說八道,幼貓給我。」
「是~是~嗯?這位是?」
「吉羅拉莫·卡爾達諾,新同事。」
「Hi。」
「嗯⋯⋯~」

兩人看著對方不說話,笑容也越加越深。
但顧著幼貓的王,很顯然的沒注意到其他事項。

「總而言之,請多指教。」
「不要給他增加工作量哦。」
「比起會給他惹麻煩的黑鳥,我相信我不會的。」
「?」

掏出手機的貓,仔細閱讀上頭的訊息。
『求支援。』
『收到。』
回傳後收起手機,起身開門。
「哦,薛丁格你回來⋯⋯烏骨雞你為啥在這!!」
織田信長一回來,見著可恨的人影,表情訝異又想揍人的樣子。
「嗨~織田。」
「回來的正好,我去支援狄拉克,這邊交給你了。」
一隻戴皇冠的貓,抱著一隻小幼貓,靈活的奔出門了。
我們的貓王就這樣留下三個大男人獨處一室。
「⋯⋯。」
「⋯⋯呃。」
「既然小貓咪不在了,那~織田Bye~」

一個扳手躍窗,那人就消失了。

等等,這裏可是10樓啊!?

「⋯⋯啊!給我站住啊—混蛋!不准再進來了混帳傢伙!上次的帳還沒算清,你給我記住了!」
「上、上一次的帳?」
「就是那傢伙上次扔了爛攤子給我處理⋯⋯對了,你哪位啊?」
「⋯⋯。」

卡爾達諾稍對眼前的白髮男人解釋自己的一切。

「⋯⋯不過你一次只掉四顆,會不會太少了點啊?」
「它、它們至少會爆炸,而且我的被動很優異的!」
「行,反正是配合薛貓的,那⋯⋯歡迎你。」

『系統公告:吉羅拉莫•卡爾達諾 隸屬紅蓮緋幫派S1組確認。』

於是乎,卡爾達諾終於不是孤兒⋯⋯更正,孤單一人了,但未來的路程與同事之間的相處,還長得很。

紅蓮緋 篇章01 - 待續。

註1:紅蓮緋幫派專門處理黑道、黑社會相關事務。
註2:S1成員三人,由薛丁格、織田信長、關孝和為主要陣容,S2為弗洛伊德、伏特、華氏,其餘待補充。
註3:亨佩爾隸屬於警署防衛隊,與斐波納契為一組為民服務。(就是警察啦)
註4:兩邊平時為互不干涉、平起平坐的龍頭事業,但有必要時也會互相幫助或求助另一方。

-
_
_
_
_

接著以下的文,和樓上的文完全無關連。
是完全NG文類型的哦( ̄∇ ̄+

主題:奇耙文
角色:帝王(貓)、魔王(烏鴉)、賭場哥(卡爾達諾)
類型:普遍級NG歡樂文

-
-
-

在某一座城裡,有兩座地下非法賭場,一入城就能看見、一左一右,就像這座城的觀光勝地、明顯地標。
白天冷冷清清,但一到夜晚就熱鬧非凡。

兩間賭場的人氣不相上下,而裡頭都有個招牌發牌員。
在左手邊的賭場是吉羅拉莫•卡爾達諾主場。
在右手邊的賭場則是埃爾溫•薛丁格的主場。
而除了職業賭盤、發牌之外,陪客人聊天、推銷也是工作之一,所以也額外吸引了不少純來吃飯聊天喝茶酒的客人們。

但這些都不是重點。

人們都知道,卡爾達諾是個喜愛華麗以及勝利的成就感之人。
人們也知道,薛丁格是個性格沈穩、不愛麻煩與出風頭的人。

某一天,卡爾達諾不知道是不是被雷劈到還是突然被客人下藥或是腦袋突然ㄎㄧㄤ到,總而言之,開店時間掛上了『本日休館』的牌子後,一口氣衝去右邊的地下賭場去。

「Hey!賭場招牌貓,我來踢館了!」
坐於酒吧檯貴賓席的貓,一臉疑惑。
在這工作5年的貓,第一次見到卡爾達諾、也是第一次聽見隔壁賭場的紅門招牌開口來踢館。
停下與店長的交談,微微偏了頭。
「讓我出場可是很貴的,而且你可能會死。」
「是誰死還不知道呢,就來陪本大爺玩一晚吧!」

自信與華麗的代表 嗎? 真麻煩啊。
「就陪他玩玩吧,貓。」
「你只是想看熱鬧吧,烏鴉店長。」
「嗯~挺有趣的不是。」

深深嘆一口氣,店長的命令是絕對的,那麼也無權拒絕了。
「我去換套衣服,請稍等片刻,那麼店長大人就負責與貴客聊天吧。」

語畢,貓揚著尾而去。

「吶,你想要拿什麼來賭呢?」
「當然是身上帶的所有籌碼,而且我是絕對不會輸的。」
「那麼,你想要我們給你何物呢?」
「我想要的只有一個。」

卡爾達諾舉起手中的酒杯,露出得意的容顏。

「若我贏了,我要那隻貓來協助我的店。」
「好啊,但要是你輸了,在你用自己的工資償還所有債務以前,都任我命、不得抗拒。」這麼想帶走我的招牌員工?門都沒有。

【我要奪去你最重要的東西,讓你輸光家產、讓你一文不值、讓你成為我的玩具。】

水火不容的兩人,雙方笑容持續加深。

-
-
-

穿著一身特製金邊酒保服的貓,伸手一揮、場景轉變。
真實與虛假,你分的清嗎?若無法分辨清楚,那麼就必死無疑。
莊家與客人,進行了第一次正式的接觸。
雖然實質上是兩個賭場高手。

「那麼,開始吧。」

在輕快的奏樂之下,卡爾達諾一直注視著眼前的貓,深情款款的專注凝視。
但專注於貓手上的動作,卻對貓肩上的白鴉不以為意。

於是乎,一面倒的賭局就開始了。

「壓大。」
「莊家獲勝。」
「怎麼可能⋯⋯。」

眼前閃亮華麗又如此自信的能幹男人,是俗稱的每賭必贏、堪稱一個自信笑容就能迷倒眾人的卡爾達諾,現在正陷入苦戰之中。

「壓小。」
「莊家贏。」

從剛入場算下來,略約過了30分鐘。
卡爾達諾將近快玩三局輸兩局,身上早已沒多少籌碼。
「可惡,這怎麼可能呢!?」
原先的笑容已不復在,取而代之的是驚慌失挫。
如此完美形象的男人,居然也有這麼一天。

「還要繼續嗎?」
「當然要囉,因為下的賭注已經收不回去了呢。」

沒有拒絕的權利,而只能繼續賭下去。
畢竟那條件是自己開的,也拉不下臉撤手。

「但是店長,他已經沒什麼籌碼了。」
「有的,還有一個。最後一個籌碼就是他自己的店。」
「⋯⋯!」
「畢竟方才談的賭注條件是『要賭上最重要的東西』呢。」
「好吧,既然是談好的。最後一局,21點,五戰三勝速戰速決。」

當貓決定要洗牌時,卡爾達諾迅速起身大喊。
「等一下,這一局由我來當發牌手!」
「為什麼呢?難道你認為貓耍老千?」
「才沒有,只是覺得自己也是發牌員,一直坐著很無聊罷了。」

實際上的確是認為這間店在耍老千,但這話可不能說出口。
「可以,那麼請上來。」

貓一個翻身,從賭桌莊家的位置躍至觀眾席。

卡爾心裡想著,怎麼會有如此美麗又可愛的生物,就像一尊價格昂貴的人偶一樣。
不行!不能再亂想些多餘的東西,要專心。
賭上尊嚴與一切,非贏不可!

男子熟練的洗牌、切牌,接著正慣例的讓玩家—也就是讓貓切牌後,開始最後的賭盤。

玩家:A&蓋牌
莊家:7&蓋牌

「那麼,要牌嗎?」
「不要,謝謝。」

無法得知對方的牌組,只能憑空推測。
因為才剛開始,所以根本不可能記牌。
莊家看牌、莊家抽牌、莊家亮牌。

玩家:21點
莊家:20點
「玩家勝。」

⋯⋯該不會今天運氣特別的差吧?可惡,我不信。

玩家:3&蓋牌
莊家:8&蓋牌

「要嗎?」
「要。」

拿了牌、開了牌。
「夠了。」

看了牌、不拿牌。

玩家:20點
莊家:19點

「⋯⋯。」
「加油吧,雖然我不知道店長和你約定了什麼。」

貓認為卡爾的處境令人憐憫,但處於敵對關係,很清楚自己也不能幫忙。

第三局

玩家:A&蓋牌
莊家:2&蓋牌

玩家不取牌,莊家拿了兩張。

這次剛好21點,對方也沒加倍,看來能贏一次了!
正當莊家心裡如此激動、感謝蒼天時。

玩家:Black Jack
莊家:21點

「Bl、Black Jack!?」
「是的。」
「你輸個精光了呢。」
烏鴉的笑容,一點善意也沒有。

「玩家勝,勝者:埃爾溫·薛丁格,隔壁的賭場所有權、以及吉羅拉莫·卡爾達諾的人身契約將全歸卡爾·古斯塔夫·亨佩爾所有。」
「恭喜卡爾達諾正式成為這間賭場的員工之一~那麼首先就,脫吧,已經幫你準備好服裝了。」

輸家尚未回神,烏鴉看他如此失魂落魄的模樣,決定找人幫他脫衣。
「貓,交給你了。」
「真是。」一個出手俐落,將卡爾的服飾解開褪去。
「以後這套就是你的工作服了,將將~沒有拒絕權哦,那麼以後舞廳就交給你了。」

卡爾看著薛貓手上的衣服、卡爾看著薛貓幫自己換衣服、卡爾照鏡子看著自己。





「我⋯⋯誰要穿這種鬼服裝啊!!」
「沒得選擇,這就是你的債主。」
「可、可惡啊!我又不是舞孃!!!」
「沒得選擇,因為他有你的賣身契。」

最後貓湊近卡爾的耳邊,淡淡的說了一句。

「所以,最好乖乖聽話,別讓他有額外整你的機會。」
「⋯⋯這根本魔鬼債主啊。」
「嗯,這就是你現在的立場。」

解釋完烏鴉的壞心眼後,貓再度回到烏鴉身旁。

「有一點令人好奇。」
「什麼事呢?」
「賭上『最重要的東西』,那麼要是失敗的話,你要給出何物呢。」

一手拉入懷中,輕撫貓的下顎。
「首先,我知道你絕對不會失敗,因為這是我的賭場,老千也是我耍。第二是—」

「我現在手上,就拿著我最貴重的東西。」
「⋯⋯。」原來今日感覺店長對敵人特別得狠心不是錯覺嗎?

「別隨便賭上最重要的東西啊,也別隨便把人當最重要的東西啊。」

今日的賭場,一如往常的運轉中。

當然,今晚還新追加了大廳舞孃。

NG文:輸光家產的卡爾達諾  END
6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5969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