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70

RE:【托蘭人物故事集】5/22玩家篇克里斯下 內有各種王及劇情人物小故事

樓主 花彌 aias0131
GP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舊夢/疚夢  下
                  --皇罪型遺孤-克里斯海茲維克

作業曲:





「這座城市浮生裡的你和我,

       被誰疼愛又被誰拋棄的夢。」-原子邦妮.浮生














不論未來如何,我決定因為愛你,而放棄有關生存

彷彿還身在昨日夢境,克里斯看著年幼的愛麗絲,在月白的花海穿梭,頭上帶著白色的花圈,她輕輕的笑著,卻將這句鄭重的誓言,輕飄飄的交給了他。
克里斯溫柔的笑著,他伸手觸上愛麗絲遞過來的花圈,愛麗絲的笑顏停在克里斯的指尖,而後畫面如花瓣散落,一點一點消散。
「愛麗絲.諾菲,聽說當時她的父親為了保住最年幼的皇子皇儲,將她當成新娘,給了那些盜賊團,保國家的安全,聽說後來她…」
皮皮坐在草地上,望著面前克里斯的背影,話說到一半停了下來,她的視線停在抵著自己胸口的冰刀。
皮皮輕笑,也不管克里斯失控的力量開始朝自己撲過來,胸口起了薄薄的冰層。
「為什麼不讓我說呢小克,那明明就是事實,而你卻總是將後來的戰爭當做理由。」
閉嘴皮皮!
冰刀又深入了幾分,皮皮還是笑着,笑意未達眼裡,彷彿克里斯的掙扎只是小孩的撒嬌哭鬧,不痛不癢。
「為什麼不願去面對呢小克,愛麗絲與你不過相遇一場,大道的意思又怎麼違背?」
克里斯緊緊的閉上眼,全身微微的顫抖,他拿不住冰刀了,整個人像是脫了力,仰躺在地上。
「如果可以重來,我一樣會選擇遇見她。」
是三月花開的聲音,銀淚劃過,打碎了一地殘影,剪碎了低嗚的啜泣,克里斯用力的閉上了眼睛。
那是彷彿還歡笑的昨日,皮皮越過小克看著,滿片的螢光裡,少女鮮明的舞動著,一片月鴛如癡如醉,許諾一個不會有希望的未來。

「約定好了喔,小克」



還記得那一天的美麗,在他們還未走上那黑暗的成人世界的美麗,世界彷彿還是鮮明的、色彩的,充滿著小確幸。
克里斯睜開眼,那是很多年以前了,他漫步在這記憶的迴廊,他看著眼前的孩子們,說著珍藏心底的秘密。

只存在於未來的,過去。

少女與少年坐在藤椅上,歡樂的談笑
「哪哪,克里斯會想要當上國王嗎?」少女睜著一雙大大金色眸子說著,那笑容就好像向日葵一般。
少年輕輕牽起少女的手,交握。
「如果能個當上國王的話,那我會創造出愛麗絲可以快樂生活的地方喔~」
少女的笑容很明媚,交握的手是,永遠的證明。
場景又改變,少年被壓到黑白相間的地板上,被迫拉起頭來,欣賞著眼前的景色。
女孩全身赤裸,雙眼無神的望著天空,小小的身板,一次又一次的,承受著數之不盡的男人的暴行,目睹這場景的少年,像是再也受不了般,斯吼著、眼淚不斷的湧出,可那些男人無視他的意願,繼續對女孩的暴行。
「住手…住手!住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有的珍貴,包括那無可取代的笑容,一併的消失,所謂的未來所謂的意識所謂的生命,其實,都沒有任何的意義,只要這世上還存在實行這樣暴行的人們
克里斯緊了緊拳頭,想要衝上前去,可是卻穿透了過去的自己。
「沒有用的,這是記憶,已經發生過的昨日,是無法改變的」
和少女有幾分相似的聲音響起,克里斯轉頭,長的像長大後的少女的女子,靜靜站在皮皮旁邊。
克里斯不可思議的驚呼。
「愛麗絲?」
「你不是想見她嗎?」
皮皮低低的說著,眼睛沒有看向克里斯。
詭異的沉默蔓延,皮皮眨了眨眼,抬起頭,對面的克里斯卻遲遲沒有動作。
「克里斯」
皮皮伸手揮去了愛麗絲的身影,往前跨了一步,一拳狠狠得打上了克里斯的臉頰,淚水紛飛。
「你究竟要對自己說謊到什麼時候啊?!」
回身,皮皮重重的踹上克里斯的腹部,沒有留情的。
「恨你自己的無能,那為什麼不像當初對你那個母親一樣,即便是靈魂全毀也要帶回來!」
粉色的法陣浮現,皮皮反手拉開,流光裡一體成型的鮮血長劍出鞘。
克里斯搖搖晃晃的站起來,抬眼,對上了皮皮憤怒的雙眸,他笑了笑,眼神忽然寵溺。
「那你又在害怕什麼呢,皮皮?」




尋找母親下落的那段日子,卻總是讓他想起愛麗絲。
想起自己沒能挽回的。
最後的愛麗絲被盜賊團獻給了他們的主神,那次克里斯親眼目睹了整個聖餐的過程。
他看著愛麗絲像娃娃一樣翻來覆去,而可恥的是,他也有了感覺。
於是他哭著喊著,直到聲嘶力竭,他終於累了,整個人崩潰了。
誰能、誰能…救救她。
空氣一瞬間靜止,金色的法陣浮在空中,螢光亮起,少女沐浴在鮮血裡,手裡舞著鮮血凝成的長劍,破敗的潔白裙子,如同鳶尾盛開的樣子。
一頭金色的長髮不再耀眼,同少女睜開紅眸的瞬間,緩緩染上迷幻的粉色。
溫熱鮮紅的花瓣噴灑在身上,少女出鞘,她冷冷的笑著。

那是散場後,他朦朧的看著,愛麗絲朝他走過來,滿身鮮血的少女披著粉紅的長髮,微微的撫上他的臉。
暖暖的。
他吃力一笑,喉嚨嘶啞的叫不出任何聲音,但他就是知道,愛麗絲不怪他。
但是,妳要走了嗎?
他知道的,即便眼前得人不是愛麗絲了,但他知道的,一定有哪裡,還是…
「睡吧,下一次…再見吧」
不給他掙扎的機會,愛麗絲放下手,轉過身離去。
他的眼皮一點一點沉重,想說的,全都苦澀的哽在喉頭。

啊啊,妳對自己殘忍,那妳有想過我嗎?

如果這是地獄,那請帶我一起墜落吧。







長劍貫穿他的腹部,自尋找母親過後,這百年的安穩,已經很少有人讓他感到疼痛了。
但皮皮例外。
「回答我,愛麗絲的靈魂…一直都在吧?」
盜賊團召喚來的根本不是他們的主神,而是那時的女武神,也就是後來記憶迴廊的掌管者,皮皮。
「為什麼那個時候沒有殺了我?」
皮皮冷著臉,沒有說話,但她的手已經開始微微顫抖,急著想抽出劍了。
克里斯握上了劍,組止皮皮拔出去,那一刻皮皮的表情崩壞,隱忍又掙扎。
「皮皮,妳是愛麗絲的女武神,妳一直都透過她看著我的。」
「那又如何,你都查到這個分上了,那你也知道,愛麗絲死後我就會降生,我們是不一樣的人。」皮皮冷冷的說著。
「但是妳沒有殺我。」克里斯柔柔的笑著。
他不顧被扯的血肉模糊的傷口,抬起身,撫上皮皮的臉。
「皮皮,身為女武神的妳,對於所有不潔的事物,應該要肅清的,但是你卻沒有殺了我,對妳守護的愛麗絲也產生慾望的我。」
「那是因為愛麗絲深愛著你!!!!」
皮皮猛的推開克里斯,眼淚不受控的落下,她的長劍落在地上,化作光塵收回。
「因為愛你,所以她放棄有關生存,提前執行了契約。」
克里斯看向淚流滿面的皮皮,踩在鏡湖上,皮皮懷裡抱著被玻璃罩住的花朵,那是一朵很美的鳶尾,潔白的花瓣尖端卻泛著淡淡的粉。
「這樣的理由,還不夠嗎,小克?」





他帶著鳶尾旅行,幫助冒險者的事已經告了一段落,他想要去找,當年的所有真相,包括女武神和迴廊的事。
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再次找到母親。
克里斯苦笑了下,他緩慢的走在人群中,寒風咯嘰作響,滿片的紅紅綠綠,索菲亞的街上扮起了聖誕風的裝飾。
筆尖忽地落下一片雪花,克里斯抬起頭伸手接住,西方的索菲亞也會下雪呢。
這讓他又想起了,那個懷念而遙遠的冬天,母親的面容清晰,歡聲笑語不斷,直直暖在心底。
克里斯微微的笑了,睜開眼,他的肩膀被撞了一下,面前比他稍矮一點的銀髮少女,正微紅著臉看著他,那雙異色的雙眸不安的望著他,沒有昔日的不怒自威,多了些柔軟。
克里斯驚訝的睜大雙眼,克制想要喊出那個名字的衝動。
直到少女聲音怯弱弱的跟他道著歉,克里斯才會意過來,微笑著跟對方父親說沒關係,而他蹲下來安撫少女。
他用千年的北方冰雪,做了一朵瓣尖帶著粉紅的鳶尾,送給少女當賠禮。
最終他雙手插在大衣裡,目送父女手牽手走遠,街道上聖誕的鈴聲響起,滿排的掛燈亮起。
克里斯一笑,轉身低頭走過,又閉上眼。

身旁,母親和愛麗絲彷彿笑著,牽著他的手,雙雙一襲白色衣裙飄蕩,在世界的哪個角落又將相會。

















預告下一篇伊科諾斯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445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