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63

RE:【托蘭人物故事集】5/16玩家篇克里斯 內有各種王及劇情人物小故事

樓主 花彌 aias0131
GP5 BP-

舊 夢 /疚 夢   上
        --皇罪型遺孤-克里斯海茲維克--

附上作業曲:


戰爭啊

不斷落下的

冰雪碎片、鮮紅屍體

我一個人沐浴

登上王座

回首







看吶,母親啊











那是在天地還未異變,眾神還未殞落,而主神還未誕生的,很久遠、以前。
古老的北方大地,來自南方女皇的侵略,為了得到古老龍族最後的樂園伊希斯,開啟了這場長達千年的人神之戰。



火光四起的沙地上,插滿了劍與刃,鮮血成河流遍了這片大地,處處無一步不是斷壁殘垣,還有數也數不清的屍體,如同踏上王座的階梯,高高堆起。
生靈的聲音在哀痛地呼喊著,燥熱的空氣不斷呼嘯,這一片戰亂的中央,有兩個人對峙著。
黑髮的女子手持著銀色長劍,潔白的臉上滿是傷痕,銀白的鎧甲已經被打碎了不少,露出裡面的月白襯裙,金褐色的鳳眼裡燃燒著憤怒。
而站在她對面的女子,一頭及地的銀髮像是集天下最濃厚的月華,白金的王冠高高的把她的髮束起,鮮紅的寶石倒映著周圍的火光、閃閃發光。
銀髮女子艷紅的唇緊緊的抿著,她白金的長袍軟甲也被蹭掉了不少了鱗甲,酒紅的襯裙高高的翻飛著,像一朵巨大的罌粟盛開著,手上同樣是白金的軍刀舉起,正對黑髮女子的鼻尖。
「我沒有想過,我們會以這種形式見面。」銀髮女子張著艷紅的唇說,語氣帶著微弱的懇求,向著在她對面,和她一向親密無間的黑髮女子說。
聞言,黑髮女子的眼神一瞬間暗了下來,她緊了緊手中的劍,一瞬間如弓弦一般,彈射了出去,直砍向銀髮女子的胸口。
銀髮女子笑了笑,她沒有避開,只是站在那裡,閉上眼睛,等待屬於她的那一刻永恆。
好了半晌,預期冷冰的刀刃沒有貫穿她的胸口,銀髮女子睜開眼,看著那把銀劍停在自己的胸口,沒有動靜,再往上看去,女子那張東方人特有的清秀臉蛋,掛滿了淚水。
銀髮女子伸出手,替黑髮女子逝去了眼淚,她一邊拉近她跟女子的距離,一邊緩緩把銀劍往自己的胸口送,最終,一聲輕微的嘆息下,銀劍完全的貫穿了銀髮女子,她也如願以償的,抱住了哭啼不止的黑髮女子。
「別哭了啊,都最後了,妳怎麼還是沒辦法下手呢?」那似是嘆息又如同情人呢喃的聲音,響在黑髮女子的耳邊,而黑髮女子聽後只是把頭搖得更像波浪鼓,哽咽到說不出話。
銀髮女子的眼眶微微地紅了,她緊緊的抱住身上的人的身軀,同時感受生命逐漸一點一點的在流失。
「妳總要長大啊…。我不能再陪妳了,所以最後的選擇,妳做不了,就讓我來替妳做完吧……」
銀髮女子話說到這裡,抱著黑髮女子的手已經逐漸支撐不住了,體力快速的流失著。
「哈哈……到頭來還是……」
銀髮女子抬起頭,不知不覺天空變的灰暗,雪像塵埃一樣,一點一點的飄落,灰色的大地上,除了她們兩人,在沒有其他的生靈。
「我快要不行了呢……」
銀髮女子溫柔地摸著女子的頭髮,雙手已經沒有力氣再支撐,慢慢地穿過那頭漂亮的黑髮,緩緩地滑落、垂在地上。
遠方的天際傳來號角聲,那是這場戰爭、這場浩劫,終於結束的聲音,到這裡,銀髮的女子,那雙灰色的眸子漸漸失去了焦距。
「不要死!我不准妳死……妳不准死!聽到沒有!」
感受到對方僅剩下的時間不多了,黑髮女子才終於從悲傷中抬起頭,一邊搖頭,一邊喊著不行,在銀髮女子徹底失去支撐之前,伸出了雙手,緊緊的把她抱住了。
「我求求妳不要丟下我一個人…」
天空一片蔚藍,烏雲逐漸散去,但這片大地卻在黑髮女子的哭泣中,一點一點凍成冰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藍色的魔力軌跡紊亂的充斥在整個大地上,冰雪籠罩了這片北方的大地,黑髮的女子抱著銀髮的女子起身,她回首抬起頭,變成異色的雙眸一邊流下了血淚。


「啊啊…這樣的世界吶,不如徹底改變。」






六稜的雪花飄落,祈願結成了果,遙遠冷冰的北方之國啊,一切的故事都是從這裡開始。










好像又回到記憶裡熟悉的那種冬天,克里斯想著,慢慢的睜開了眼。
記憶的迴廊灰濛濛的,微微嘆了一口氣,他又陷入了這裡。
雖然不知道迴廊的主人在不在,姑且就算是…
克里斯走在雕花的白色涼廊,他停下腳步,看向後方粉髮的少女。
「皮皮」








他不記得自己是哪裡來的。

鮮血、雪花、慘叫。
自戰爭開始,這些就像是永不落幕的戲劇,每天每日,準時上演。
而他們就像失去領頭的綿羊,倉皇無助的逃跑。

又能夠逃到哪裡呢?

父親抱著他,迎面而來的魔具閃出魔力的衝擊,鮮血濺上了他的臉頰,而他的懷裡只剩下父親的一隻手。
眼前的母親一絲不挂,成了敵國將領胯下屈辱。
他的眼前一片鮮紅,他什麼也不想看了。
畫面在這一刻停止,像是電影畫面一般,定格在這一幕。

畫面前,被畫面的亮光所照亮的區塊,擺了一張鮮紅的沙發。
克里斯坐在一端,皮皮則坐在長長沙發的另一端。
看著畫面,皮皮笑笑的說著。
「小克,是什麼又引領著你回到這呢?」
皮皮狡詰的紅眸轉了一圈,看向克里斯。
「我也不知道」有違克里斯平常溫和的語氣,冷冰冰的回答皮皮的克里斯,斜睨了皮皮一眼,站起身繼續走著。




發現他的人是掌管北方大陸的女神,在一座經歷小型暴動的廢墟城池,一片雪地與滿地盔甲裡,找到雙眼無神的他。
那時的他,臉上沾著血,手裡還抱著不知道是誰的斷臂。
他就那樣抬起頭,無機質的雙眸直直的望著,那雙冷冰冰的異色雙眸。
「為什麼是你呢?」
女人奇怪的疑問,還是沒能讓那時候的他,提起注意。
「願不願意跟我走呢,一個人…已經太久了…」
這次女人的話引起了他的注意,他抬起頭,動了動唇,最終閉上眼。
「那妳能把我的家還我嗎?」
「沒有破壞是沒有新生到來的」
少年眨眨眼,面對女神的回答,他不感到憤怒,反倒是想笑了。
「那,為什麼是我?」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緣分…也可能是注定的…你又是怎麼想得?」
女神茫然的抬起頭,她已經一個人太久了,戰爭還在持續,除了繼續攻打下一片又一片的南方土地,她實在不知道該做什麼、該往哪裡去。
她實在是太孤單了。
已經忘了最初,促使她成為神的祈願了,只知道現在的她只想停下戰爭或是殺謬,她不想要那個願望了,她只希望能夠好好的教導祝福大地上初生的孩子們。
她只是想起那個人,她總是不喜歡殺謬,最後卻是被逼的出了手。
還要再死去多少人呢?
女神看向克里斯,她害怕孤獨,所以這個孩子的到來是個注定,但她也明白,現在是結了果,正要起了因,輪迴的大道已經開始轉動了。
看來這場戰爭暫時還不會落幕。
女神輕輕呼出一口氣,垂眸。
「我只希望妳能夠讓我變得更強大」
少年抱著斷手站起來,走向高挑的女神,仰起頭,神情自信的看著女神異色的雙瞳。
「母親」
少年微微一笑,輕撫上女神茫然的側臉。
「妳覺得這個稱呼如何呢?」

妳覺得這個稱呼如何呢,我親愛的母親。

為了妳,我願意戴上罪惡的王冠,替妳接下這份罪孽。

只要那份力量足以讓我改變世界。









玻璃的彈珠一顆打向另一顆,由遠至近,打碎了畫面。
克里斯和皮皮下著西洋棋。
「對小克而言,前半生是愛麗絲,後半生是”母親”」
百無聊賴的皮皮趴著浮在空中,單手撐著下巴,一邊看著克里斯的棋盤,一邊拋著國王,有一下沒一下的。
「皮皮你今天有點越矩了」
克里斯向上看著皮皮,手裡捏著的騎士化作粉塵。
皮皮嘟著嘴,翻了個身,國王用力的向上丟起,彈起又墜落,打翻了下方的整盤棋。
散落的棋子下是巨大的玻璃帷幕,畫面又開始播放新的篇章,皮皮單腳落地,雙手從後面摀住克里斯的眼睛。
她瞇起了紅眸,這樣看起來狹長了許多,「看吶,小克,還在後悔自己的無能為力嗎?」





畫面裡,他的母親像是終於放棄了掙扎,高高的王冠墜落在青年的克里斯面前。
那個宣誓效忠母親,應該是站在母親身邊保護她的騎士,此刻那把銀白的長刃卻是直指母親的王座,而男人的身後則是南國的軍隊。
克里斯冷冷的看著男人,他的雙手被敵軍反絞,雙膝被迫跪在地上,連武器都被扔的遠遠的,魔力相應也無法起到呼喚的作用。
男人扳著他的下巴,強迫他對視王座上被要脅的母親,一字一句的問克里斯,他應當何罪?
「既無罪,不曾犯下,何來有罪之說?」
克里斯咬牙切齒的低語。
「你擾亂君心,使這片雪白的大地生靈塗炭」男人說。
克里斯傻掉了,他的腦袋一片空白,開口了數次最終什麼都說不出來。
他只記得為了自己的願望好,卻忘了母親會不會可能因為他的願望,受到其他的影響。
願望與願望是可以互相影響的。
克里斯看著母親,她含著淚,一頭黑髮從髮尾逐漸變白,北方大地的庇護在消逝,最終南方的女皇帶走了她。
空無一人的王座上,青年的克里斯緊緊抓著王冠,直到王冠上的雕花刺的手心流血,他才無措的抬起頭。

蔚藍的眸子盛著淚水。

戰爭早就停止了,其實他的都知道。
母親受不了的,那些無辜的生命,總在午夜夢迴一次一次,嘈雜著要她起來,跳下去血洗。
但母親知道他渴望著戰爭。
那是他的願望,如果不是這個願望,他不會撐著自己走到今天這一步。
他只想復仇,前半生的愛麗絲也好,甚至到後半生支撐他的母親。

戰爭是甚麼呢?
無非不是帶給更多人傷痛,雙手染滿鮮血,讓以後的孩子們,背負不屬於他們的罪孽。
母親愛著他,或許是他的身上有那個人的影子,而那個人,想必也是用生命愛著這個母親及世界,才能讓母親有如此的覺悟。
「為什麼啊…」
思及此,克里斯癲狂笑著放聲大哭,懷裡緊緊抱著王冠,一點一點攢緊,鮮血流了一地。
「為什麼啊……」
「為什麼是我啊啊啊啊!!!!!」


隨著北方領土的擴展,舊神一派逐漸落下風,少年從青澀長為了成熟的青年。
而被他當做母親的女神,自那一日後,再無任何的蹤跡。
最終他一個人,登上那個王座,帶著王冠,踏上尋找母親的旅途。





畫面從中心碎裂,像星塵點點散落,克里斯坐在湖邊,伸手接住那些碎片。
「還感到傷心嗎?」
一旁的皮皮伸手划著水,向上仰躺看著星空。
「皮皮,沒有什麼事是沒有感覺的,差別只在於,後悔與不後悔。」
克里斯看了過來,皮皮晒晒一笑,閉上了眼,手下的湖水開始改變畫面。




男人深愛著母親。
可他們是親姐弟,怎麼能呢?
於是男人找上了南方的敵軍,以為毀掉了一個那個人,母親或許從此只剩下他這個依靠。
但他沒有想到我的出現。
有著母親深愛的那個人的影子,渴望復仇,拉著母親一起墜落的我。
皮皮說我這樣是罪孽深重嗎?
其實我只覺得後悔。












這次有電影的視角運鏡w
交錯型的文類w
有稍微拿以前寫了但沒發表的文章,拆掉來當框架
希望你們會喜歡
我的腦子在星爆,太多東西了w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444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