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37

RE:【托蘭人物故事集】5/5約克篇開幕 內有各種王及劇情人物小故事

樓主 花彌 aias0131
GP8 BP-





殊   途  上   -  約 克



導師曾經告訴我,
人生是一朵花,有時總會開的不切實際。
但那也沒關係,記住那些你很勇敢的夢,追逐每一個瞬間。

你都會是最美的。










他是個不會魔法的魔導士。
血統上的壓制,總是讓他倍感壓力,尤其當他的父母仍然以為他會跟他們一樣,是偉大的魔導士時。
眼裡的光芒一點一點被擊潰,他拼命的呼吸著,卻感覺不到活著的證明。

每一刻都像行走在地獄。


那一年泰塔尼斯的孩子們,都通過了,古代守護者的測試,滿懷夢想的進入整個大陸最至高的學院修行。
然而只有他,測試的判定是零。
魔力迴廊零。靈子生成靈。變異體質零。
這樣的測試結果,簡直就像在諷刺,天地異變前的人類。
可他不應該是啊,連父母都是魔力充沛強大的魔導士,為什麼他的結局卻是如此?
他隱瞞了父母自己沒有魔力的事,連沒被學院錄取的事,他都必須要每天早上出門去,去上根本不存在的學院。
實際上,他是借了父母的魔具,一個人飛到離家10公里外的森林。
那裡有他的秘密基地。
不會魔法的他,在技術及工程上,意識意外的敏銳,總是能夠做出保留強大魔力,使用簡單的魔具。
完成的樣子和效能,甚至在他父母的輔助魔具之上。
只可惜他沒有魔力,不能為這些作品添上最後一筆。
即使如此,他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斷的開發強大的魔具和武器。

直到那一天。







激進派的第一次侵略,幾乎殺光了所有的族人,被鎖在學院的孩子們,一個個驚魂未定,有的甚至看到滿地鮮血,兩眼一翻,口吐白沫倒了。
而他站在自己敞開的家門口,面前的黑色騎士,手握著銀白的大劍,貫穿緊緊抱在一起的父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約克尖叫著,手裡的魔具一下子放出強大的魔力,面前的黑騎還沒反應過來,已經成了肉末。
手中的魔具落地,顫抖的咽喉,只發得出尖叫的哀號聲。
血染了一地,翅膀震動,劃破空氣的聲音漸大。
有什麼冰冷的東西落下,約克茫然的抬起頭。

是雪,七月的盛夏裡竟然下雪了。

『你渴望什麼?』

不,那並不是雪...

『力量、權力...還是?』

那是、那是...


約克看清楚了,那是白色的龍,還有他如同星子般的火焰。
好冷,他抱著自己,緩緩的說
那個巨物收起翅膀降落,美麗的鱗片閃閃發光。
『你,想要什麼?』

金色的眼睛直直望著他

「想要...什麼?」

『你呼喚我了,無銘之人』

「什麼都可以?」

『是的,既然你有能力呼喚我,實現你的願望也不算什麼』

「……請你教我魔法」

『真有意思,第一次有人提出這樣的要求...那好吧,既然你說了,那我也不會不兌現我的承諾』
白龍抬起頭,金色的雙眼一瞬迷茫
『但是,我需要名字』

「名字?」

『是的,正如你也擁有名字,我既然待在你身邊,必然需要名字』

「…那就蘭狄亞吧…」

『那你呢,你的名字』

「約克,你口中的無銘之人」

白龍低低的笑了,一陣暴風雪刮起,約克伸手擋住,殘花飛掠,白髮的青年身著奢華低調的白色鱗甲,踏雪而來。

「從今以後,我便是你的導師了,約克啊」
白龍化作的青年,微笑著看著約克。

真有意思,不被魔法所祝福,靈魂裡沒有銘刻(註二)的人啊。





導師教他戰鬥,不靠魔法,最原始的體技。
甚至教會他最簡單的魔力祝福,他再也不必苦惱魔具最後封存能量的來源了。

又一年春天,冰雪消融,約克站在花田的中央,風陣陣撲面而來,捲起千層的花浪,他睜開紫色的眼眸,冰雪化成的巨劍懸在半空,直直墜落。
冰塵散開,巨劍消失的無影無蹤,但約克已經消失在原本的位置了,定睛一看,約克浮在半空中,腳下踩著靈子構成的透明階梯,而他手上浮著發動的正方體魔具。
「約克」
導師的聲音響起,約克的視線下意識晃了晃,卻沒有看到導師蘭狄亞。
「約克,你讓我失望」
聲音又響起,這次是在他背後,約克還來不及轉身,白薔薇的冰刀貫穿了他的腹部,他疼痛的猙獰著臉,全身都在痛苦的叫囂,但唯獨他手上的魔具他不願放手。
蘭狄亞金色的鳳眼又冷了一分,他輕哼,迅速的拔開長刀,大片大片的鮮血灑落,如花散落。
約克睜大了眼,還來不及顧及傷勢,餘光瞄到蘭狄亞的停手,手上的魔具變幻著形體,正要催生下一個戰鬥模式時,蘭狄亞重重的把他從半空中踢下去。
雪白的陣法一層又一層展開,在他落下的路徑上,而他穿過一層又一層,感受法陣被硬生生衝破,魔力的反饋重擊著他,直到最接近地上的一層法陣,他忽然的停了下來。
蘭狄亞停止了攻勢,銀白的長靴響亮的敲在地上,金色的龍眼冷冷的看著約克,雪白的法陣開始擴大,直到方圓3公里都被包覆著。
魔具被打飛的約克,眼裡有著求饒,他感覺到這一次的訓練,蘭狄亞要做的事一定會徹底擊潰他。
「蘭狄亞…」
「你讓我失望了,約克」
同樣的話,從前的他聽過了上百次,但那些是與他並無相干的人們,所以他從來不在意。
但他從不曾在自己珍惜的人們口裡聽見,何況是給了自己一線生機的蘭狄亞。
「為什麼?」
約克沒有直面導師的問題,他雙眼空洞,望著底下的法陣,他只想知道為什麼。
錯了他就改,不好的他也改,自願自憐的他也停止,但請不要拋棄他。

他已經一無所有了。

家鄉沒有人願意接受他,傾聽他,父母雙亡。
他還能去哪呢?



蘭狄亞舉起長刀,白色的冰雕薔薇在太陽下閃耀,而後他重重的朝著約克的心臟刺落。

「約克啊…即便一無所有,即便你生來不被神所眷顧(註2),但只要還有這副軀體,和你那清澈的思想,為何不去面對我的攻擊,而是一昧想著逃跑?」

意識越發沉重,血的味道濃重,但約克還是撐著精神,不論何時何地,他作為學生,蘭狄亞的話他不想錯過。
「你的才能是耀眼的,請善用他約克」
眼前開始發黑,他快要聽不見蘭狄亞的聲音了,耳邊的嗡嗡聲越來越大。
「接下我的攻擊,不要用心去主宰你的行動,讓身體自己去反應,否則你怎麼讓那些有魔法的人閉嘴呢?無論你重傷死去多少次,我都救回你的,所以………」
蘭狄亞看著失去氣息的約克,輕輕的嘆了口氣。

「努力活下去啊」

白色的巨大法陣應聲,蘭狄亞化身巨大的白龍,他低頭摃了摃約克的身體,蘇生的精靈帶著歡笑聲出現,圍繞著約克,他身上的傷害一點一點消失。
白龍閉上了眼,一滴淚墜落,落在了約克的臉頰上。








請不要難過啊

無銘之人

神無法給你祝福

那就由我來給你庇護

我們是同樣的

不小心被遺棄在這個世界

忘了被帶走




迷惘時間的罪人吶。








註1-銘刻:大陸上的人們,普遍都受到主神的祝福,帶著魔力的因子來到世上,刻在靈魂裡,被稱作銘刻,而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銘刻(魔法)。
故事裡古龍族,以及少部分特殊種族才會沒有。
所以約克作為魔法大族之一,實則屬於罕見例子。

註2-神的眷顧:天地異變後,維持整個世界的,便是主神種在人們身上的因(銘刻),而結出來的果(眷顧)便是維持世界不崩壞的主因。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455 筆精華,09/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