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29

RE:【托蘭人物故事集】5/4更新人物篇櫻莎 內有各種王及劇情人物小故事

樓主 花彌 aias0131
GP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天    國  - 櫻 莎





她以為她忘得了那個噩夢,時不時出現的笑容和藏在背後的譏笑聲,那麼的清晰、那麼的難受。

似乎是,這個世界的人性,已經過度膨脹了一樣。

那是無邊無際的蒼藍,她同樣色彩的眸中,倒映著星辰,瞬息萬變的流雲飄過,天空就像水的漣漪一樣,開始擴散。

她記得的,轉角的昭和風雜貨店,那有五顏六色的金平糖,就跟夢想一樣,淺嚐一顆,伴著星星融化的甜美滋味,許一個願。
她記得的,夕陽西沉時,天空逐漸染上澄橘的色彩,孩子們的歡樂笑聲飄蕩在空氣中,而夏日的煙花絢爛的盛放,只留下淡淡的煙硝味。
她其實都記得的,盂蘭盆節上熱鬧的樂聲,小販高亢的叫賣,紅豔豔一片高掛的紅燈籠......。
其實她記得的很清楚的,那順著清澈的溪水而上,河面上的水燈,一盞一盞的點亮了,帶著夏日尾聲的氣息和熱鬧而去。

不。
並不是這樣的。
其實再不想記著,它依然時時刻刻提醒著我。
它並沒有那麼的美好甜蜜。
記憶中的畫面開始改變,像蛛絲的裂痕出現,碎開、散落,它原有的容貌。
清澈的小溪是蜿蜒在腳下的鮮血,孩子們的喧擾聲變得詭異,紅豔豔的燈籠那樣安靜的在夜裡搖晃,指引迷途的人們,河面上的水燈是蒼白的浮屍,順流向彼岸的鳥居而去。
鵝卵石的溪邊,吵雜的尖叫聲和辱罵聲,曾經那麼清純的一切,彷彿都碎落一地,身心跟著水燈被掏空,但是還有可以記得的,可以、忘記的。
這才是她記得。

流雲逐漸靠攏,紫色的雷電轟鳴,她閉上眼睛,冰涼的氣息撲面而來,有什麼東西在墜落。
她睜開雙眼,螢綠的雙眸倒映灰撲撲的色彩,是雨,冷冰而令人感到安心的。
順著髮稍滴落、順著身體彎曲、順著指尖愛撫......濕透了全身,沒有閃躲沒有退縮,她笑了,瘋狂的。
迴盪、敲響在灰色的世界,那像離別的鐘聲,又像困獸的悲鳴。
她又想起來了,她也是曾經那麼的愛它,為了它拋棄所有,為了它出賣自己......
她躺了下來,試圖沉睡在冰冷的大雨中,熟睡安詳的容顏和身軀下,是染開的朱紅和飛雪般的櫻花。
啊啊,我真的記得嗎?
我的回憶啊。

已經很久沒有那麼的清醒過了。
她睜著眼,躺在榻榻米上,一旁是被踢開而凌亂的錦繡被子。
復古的大鐘,那擺盪的鐘垂敲著好聽的聲音,節奏的。
心臟跟著鐘擺的節奏擺盪,偌大的室內,連呼吸空氣,都覺得窒息,彷彿它是不會流動的。
她嘴裡數著山茶花,雙眼向上跟著鐘擺擺動,她感到百無聊賴,或許數山茶花可以讓她對於接下來的事情,感到麻痺一點......
「咚—咚—」
畢竟、祈望總是落空啊。
長針與短針準時的在十二點交會了,鐘身發出巨大的聲響,她想像自己已經熟睡,閉上眼睛,但是身旁卻傳來拉開門的聲音。
雜亂的腳步聲響起,有許多的人拉著她起來,是撫摸的白脂粉、輕佻的紅胭脂、暈染的黃鵝彩......
她又睜開眼,意識從混沌的深淵清醒,她從朱紅的轎子上,被扶下來,放眼望去,是筆直開在街道兩旁的櫻花樹。
這裡是墮落的天國,街道兩旁的櫻花開的再如何嬌俏可人,也依舊掩不去枝身如碳的天生風流。
她形狀姣好如花瓣的唇微微上揚,穿着白色足襪的腳掌輕顛,在光滑的灰岩磚上,由內至外的向外滑出,一個優美的半圓。
她抬起雙眼,輕佻的鵝黃彩料,在她的眼尾淡抹,漸暈尾端散開的艷紅,如第一眼初的癡迷到臣服。
歌者抑揚頓挫的歌聲,伴著時快時慢的三味線,一排排紅色的燈籠隨之亮了起來,街上各戶朱紅大院,撩起了簾布,漆黑的臨欄後,是一尊尊撩人撩心的華美少女。
七月山吹,幽藍綻放,靈透的泡泡飄著,腳上輕劃八字的黑蹺,她一頓一步間,瞬息萬變,婉轉那朱紅傘,柔振那白菊雲紋袖。
是的,她是傾國傾城的妓,世間百花再如何盛放,誰也比不過她。

卸下胭脂水粉,她坐在黑木的梳妝台前,任由身後的清和伺候她的那頭長髮。
「大人對於今天的園禮不太滿意嗎?」
清和的雙手捧著烏黑柔順的長髮,一下又一下用朱紅的半月梳順過,小心翼翼的看著鏡子裡鳳目半闔的人。
鏡子裡的人沒有回應,只是站了起身,示意清和替她換下那件華美的羽織。
清和自覺大人似乎不是很想說,便認份的上前取下那件羽織,再讓大人換上素黑輕薄的睡袍,便拿著大人其他的髒衣物,準備退了出去。
正要關上拉門的清和,又被叫住了。
清和抬起慌張的眼神,看著用撩人姿態斜臥在錦被上的大人。
「清和何出此言?」
那雙即使不用上胭脂也異常鮮紅的唇瓣,開開闔闔,清和一下羞的漲紅臉。
直到大人的目光變得刺人,清和這才想起自己跟大人正在對話
「對、對不起大人,是、是清和界越了...」清和羞著臉,一下子撲通的跪倒在地。
「得了,妳下去吧」大人閉上眼對著下跪的清和說,和衣轉了個身,躺平了,似乎是忽然對於她的答案又不感興趣了。
清和猛地抬頭來,看著背對她的大人,她不住的又嗑了幾個頭,這才又拉開紙門,急急忙忙的退出去。
「謝謝大人!謝謝大人!小的清和這就退下去!」
紙門緩緩的被關上,聽著清和遠去的腳步聲,她緩緩的睜開眼,望著上方的梁柱,轉了轉眼珠子,又看向一旁被掛起的華麗羽織。
她伸出手輕輕的撫摸上頭的雲紋,眼裡閃過了什麼。
是呼叫,彷彿還殘留在耳邊,是那一年夏天,誠懇許下的,純真願望,血腥的回憶。
「救我……螢……」
煙花在夜空中炸開,照亮了誰的面容,溪邊的鵝軟石上染開了艷紅,女孩的聲音恍若裹著一層棉花,軟弱的飄散在空氣中。
另一名修長的人影,站在女孩的邊上,由上往下的看著他,墨如寒潭的眸子絲毫沒有情感,宛如那個死命掙扎的女孩,是個已經死去的物品一般。
又一枚煙花在瞬間突破晚霞,劃破了夜空,盛大的絢放,照亮了男人的身旁,還有一位少女佇立著。
她淺綠的和服垂在地,外層是素白的紗製羽織,下擺繡著金線的秋菊,漆黑的髮墜落在地,那雙螢綠的杏眼平靜的看著少女。
「螢……為什麼……不救我?」
女孩還在奮力的掙扎,懸在地獄的邊緣,被她稱作螢的少女,卻仍然不為所動。
空氣中,血的味道越來越濃重,遠處的祭典開始了,轟隆的鼓聲,節奏的響起。
「螢……求求你了」
最後的煙花盛大的綻放,五顏六色的,是狀似曼珠沙華的樣子,光影間,螢抬起手,緩緩伸向女孩。
「螢!我就知道妳……」
女孩勉強的伸出手想回應,卻在即將碰到螢的手前,虛弱的垂下,不過是瞬間的事,煙花又即將從夜空中墜落。
女孩還睜大雙眼,蒼白的容顏,掛著晶瑩的淚珠,雪白的和服上一片血肉,剛剛還不存在長刀,殘酷的貫穿她的腹部。
螢伸回手,抬頭看向男人。
「為什麼殺她?」
面對螢的疑問,男人淡然的脫下染上鮮血的手套,棄之於地,低頭釋出從容的微笑。
「螢,這不是妳該救的人」
對於男人的回答,螢感到無適所從,她看著男人轉過身,拔起長刀,要走了,瞬間一陣恐懼湧上心頭。
「宗嗣等等……」「哐噹!」
螢提起和服,想要向宗嗣跑去,卻被突然撲出來的少女,阻擋了腳步。
那是螢從未見過的孩子,在遼華院裡,不曾見過的孩子,美的不像生在人間的模樣。
「宗嗣……她是,誰?」
螢顫抖著聲音,平靜的一雙螢綠,失去了原有的冷靜,激起了漣漪。
宗嗣沒有回頭的意思,只是抬了抬手,示意少女放下太刀。
「你不打算回答我嗎,宗嗣?」
螢的聲音迴盪在空曠的大橋下,煙花已經結束,周遭只剩下小溪流動的潺潺聲,和屍體上飛舞的蒼蠅嗡嗡作響。
宗嗣偏了偏頭,不打算回答螢,微微拉低了高禮帽,便邁開腳步要走。
女孩墨黑的眼珠轉了一圈,瞬身來到螢的面前,想要阻止螢撲上宗嗣。
「宗嗣!回答我啊宇畑宗嗣!」
螢被女孩緊緊抱著,無法動彈,纖細的脖子拼命的伸長,吼叫著如困獸般低鳴。
眼睜睜看著男人遠去的身影,螢除了反覆掙扎,嘶吼呼喊之外,除此別無它法。
最終那個身影消失在吉原那頭的街景中,繁華豔紅的燈光在遠方閃爍,熱鬧的樂聲和人們把酒的高亢,準時的奏起。
女孩放下螢,向後退了一步,向跌坐在地的螢,微微鞠了個躬,便閃身消失在螢的面前。
不遠處似乎有人的聲音,但是螢沒有多想,她知道現在還不能回去遼華院。
插在頭上的水晶衩子掉在地上,挽好的髮在剛剛的撕扯中,已經散亂一身,她還睜大眼,望著屍體、望著自己的手,腦海中,閃過那個女孩的面容。
她忽然地笑了,像是發狂的,對自己的宣洩,男人始終把她當物品,生財的,她現在、終於明白了,美麗的事物誰不喜歡呢?
螢臉上帶著笑,站起身來,準備回去吉原,她知道的,那個人還需要她,所以她必須要……
她必須要……
步子在灰白的卵石地上拖了沒幾步,她撞到了什麼,抬頭看,是幾名穿著輕便浴衣的男人,男人紅通通的,一股濃重的酒氣撲面而來。
螢看四下無人,收起了笑容,低聲道過歉後,急著想走,肩膀卻傳來一陣巨大的拉力,將她向後拉。
身子往後墜,她帶著驚恐的表情,看著那幾個男人將她圍在其中,還來不及出聲,在背著地的時候,一塊布塞到了她的嘴裡。
那些男人叫嚷著誰先來,其中還有人驚呼一聲,發現她是遼華院的花魁。
她拼命的搖頭,擺動身體試圖想要逃走,無奈醉醺醺的男人們似乎被她的反抗惹怒,一氣之下給她一個巴掌,她的臉偏到一邊去,心臟還跳動著,卻感到莫名發冷。
接下的事她記的很清楚,到後來就像離了身體,像個旁觀者,看著自己的身體被蹂躪。
反覆的被翻來覆去,嘴裡的腥臭抽出去後,總有新的補進來,雪白飽滿的雙峰已經佈滿了白濁液體和青紫,雙腿間是一片狼藉。
本該緊緻的花穴,已經被操的鬆跨,甚至他們有些人等不及了,匆匆用一根手指擴了些縫隙,便幾了進去。
她已經感受不到疼痛,也沒有歡愉,她看著一切,無力反抗,腦海中卻還想著男人。
失去意識前,嘴裡的布團鬆脫了,她嘶啞的不成聲的低喊著。
「宗嗣……」
夜幕漸漸退下,天邊是紫色的微亮,螢躺在卵石上,身上觸目驚心,她已經失去意識,而男人們在飽足一餐後,卻連一件蔽體的衣物都沒有留給她,就這麼走了。

那是發生在初秋的故事,她永遠無法忘懷,從惡夢反覆的醒來,在行屍走肉之餘,還必須要努力的強撐起那個叫做螢的花魁。
又很久之後,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生活又回歸了原本,彷彿她完好如初,接受了那段惡夢。
可是終究困在這個華麗的金絲籠子,終日與豔紅的八重櫻為伍。
放在羽織上的手無力的下墜,那是她成年禮那一夜,宗嗣給她的成年禮,流雲的的白菊羽織,上頭還有寶藍的細小晶石排成的繁麗蝴蝶,一隻一隻的翩舞,栩栩如生。
不過那時的她對愛情早已絕望,不再渴求了,接過禮服的那一刻,她笑著,一個傾國傾城的笑,笑意未達眼裡,只是那副好看的皮囊,做出的本能反應。
她看見面前的男人愣了下,不過隨即又恢復了原本的冷漠,彷彿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
自那次以後,她再沒有遇見他了,應該換個說法,從前還傾慕他時,總是變著辦法,來場巧遇,她自認年幼的自己還是挺有想法的。
直的那一夜後,盂蘭盆節的熱鬧上,同為藝妓的桃華動了不該動的想法。
身為藝妓,隻身走出吉原,向來在客人的談話中,是一項拿來尋歡開心自己的話題,因為誰都心知肚明,沒有哪個藝妓真的逃離了這裡,身心上、外表上、舉止上……等。
所以那樣的想法,不過曇花一現,動是都不敢動,上了鎖匆匆的推往心裡的角落。
可是桃華成功了,拼著那股牛一樣的倔性,在唯一被允許一點自由的盂蘭盆節的祭典上,逃了。
螢也在場,她看著桃華眼角彎彎,指著不遠處的宇畑宗嗣,對著她說,想要給予她勇氣。
「他在哪裡喔,螢~」
背後被推了一把,她撲到宗嗣的身上,肩上放了一雙手,溫柔的將她扶起來,抬起頭,映入眼簾的是那張冷漠的臉,但是渭徑分明黑眸中,卻包涵著一點不一樣的情緒。
螢沒有看懂,她紅著臉掙脫那雙手,面對面站在他的面前,低著頭看著紫檀的木屐。
良久,宇畑宗嗣緩緩開了口。
「玩的還開心嗎,螢?」
她感到激動,可是外在的自己卻若無其事的抬起頭來,笑笑的回覆自己的老闆,她感覺自己精神分裂了。
「我跟桃華逛的很開心,承蒙您的關心」
畢恭畢敬,他們儘限於主與奴的契約,除此一切,都是不需有的。
螢的眼神黯淡了下來,放在一起的雙手,不自覺的攪緊,可惜面前的人沒有把心思繼續放在螢身上,轉而沉下聲來,問了螢一句。
「那桃華在哪?」
伴著宇畑宗嗣的話語落下,螢慌張的轉身,一片青竹聳立、木頭的圍籬和豔紅到的燈籠,那裡空無一人,哪裡來的紅衣少女。
她不敢看宇畑宗嗣的臉,她知道,那一定是相當可怕的表情,身周的空氣越來越冷,整個身子如墜冰窟,她知道桃華要做什麼了。


又是一年,自打桃華擅自出逃,在河邊被處決後,整個遼華院的氣氛,頓時多了份凝重。
而螢一個人保守著秘密,那一晚的侵犯也好,還是那一份永遠無法見光的愛戀,她渾渾噩噩一個人活著,努力的向前走。
天亮了。
她睜開一夜無眠的雙眼,披上了那件雪白的羽織,天還帶著薰衣草的微紫,微光灑落。
她走在開滿櫻花的行道,行至中央的朱紅木橋,橋上掛著一盞又一盞的大紅燈籠和風車,螢放開手,載滿所有回憶及愛戀的羽織被風吹起,她微笑的側臉,已經不再年輕了。
螢閉上眼,幸福笑著,站在扶手上,緩緩踏出一步。


感覺像一場夢,做著她已經以往,甚至是記不得的過往了。
百年後的睜眼,自己已經成為了這座櫻花城的主人了,不知道自己以前身為誰,只有在午夜夢迴時,會夢到片段,如此真實。
櫻莎緩慢的睜開眼,她睡著了,在水閣上,一旁的櫻牙兵一個兩個圍在她的身邊,臉上滿是擔心。
櫻莎輕笑著,輕輕的摸上櫻牙兵的兔子耳朵。
「我沒事的,看吶,櫻花這不是又開了嗎?」
風輕輕刮起,滿樹的櫻花散落,天守閣的下方傳來人群的吵雜聲,櫻莎緩步到沿廊,底下的山道走來一群冒險者和她的兩位孩子。
「不過是一場惡夢罷了,總會醒的……你說對吧?」
又是一年櫻花盛開,城下的山道,今天的櫻花開的特別美,不過有所不同是…

往後的時間裡,她不再只是守著這座回憶的櫻花城了。
隨時恭迎你們,冒險者們啊。











對不起我這個人就喜歡虐w
而且每次都寫的很暴虐w
我個人最喜歡這一篇
因為題材是我很喜歡的,所以描述和鋪陳也是想得最謹慎的
大概就是前世今生
但我向來不喜歡解釋我的故事邏輯
所以還是讓你們自己去發現我的故事邏輯,會來的有吸引力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443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