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22

RE:【托蘭人物故事集】5/2更新玩家篇詩詩 內有各種王及劇情人物小故事

樓主 花彌 aias0131
GP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5/3更新

鮪魚篇,很久以前就寫完了
那個時候感觸很深吧
聽魚的煩惱聽魚開心的事
那個時候就想,我可以為你寫什麼故事呢w
說出你沒有勇氣說的
哎呀我好感性呀
難得這次沒有大虐(❀ฺ´∀`❀ฺ)ノ
魚這個孩子特別可愛(。•ω•。)ノ♡

















深淵型聖槍    鮪魚



即使橫越了大半個艾申,魚依舊沒有找到少女。
那抹青澀而甜美的笑容,彷彿被黃澄澄的風沙吹過,直到覆蓋。
他可以想像,少女走在這裡,臉上依然笑著,相信他會來救她離開。
可是他沒有。
他沒有來救少女離開。
走累了,魚停在沙洲的廢墟上,他呆呆的望著沒有盡頭的沙漠。
腦海又不自覺的浮現。
鮮血、笑容、歌聲。
那一日少女擒著笑容,總是溫柔的神態,即使在受到來自其他冒險者的惡意,她依舊溫柔的笑著,說著沒關係,她自願踏上百年征途。
他明明可以阻止少女去承擔,可是那一刻他彷彿被迷惑心神,聽著少女的沒關係,還有—
「請不要攔我,魚」
像是束縛的言靈,抽乾了他的力氣,再回神,少女已經離開了大廳,只有她身上的鳶尾花香,還輕飄著。

魚睜開眼,頭痛的欲裂,他像是終於受不了似的,抱著頭,海藍的眼裡,倒映的沙漠景色一點一點模糊,最終被涌出的淚水擊潰。
他失聲的痛哭,是大叫、是胡亂踢打,他沒有資格擁有槍聖的名號。
他親手把最愛得人,推入了深淵。





























花嫁型聖槍    鮪魚


所有的體驗都有終點嗎?



「好痛……」
輕輕的從唇齒間飄出的字,少女捂著腹部,像蝦米一樣,躺在地上。
「妳在嘛?」
恍惚間,她聽見少年的聲音,但是她不敢動,她怕他發現。
「......妳沒事吧?」
隔著一扇門,空氣格外的緊張,少女死死咬住自己的手掌,不讓一點哀嚎傳出。
最終,駐足在門外的腳步慢慢遠去,少女喘著氣,放下了血肉模糊的手掌。
她疲憊的笑了笑,另一隻捂在腹部得手伸出來,白色的毛與藍色的牙,那是少年給他的吊墜。
從前她對於跟在自己身後的少年不以為意。
直到那一日,少年帶著月神殿上的鳶尾,將她帶出了教會,回到那個少年的歸屬,那個被他當成家的公會。
少女收緊了掌心的吊墜,將它抵在心口,全身微微的顫抖著,彷彿這樣,那個吊墜能平息她的痛苦。

「魚,怎麼樣了?」
大廳的一角,賢從沙發上彈起,看著一臉陰鬱走來的鮪魚。
「她沒有出聲」
「咦?」賢發出了訝異的聲音,「怎麼會呢,前幾天你不是還帶他下來跟大家一起吃早餐嗎?」
魚低垂著頭,不發一語,連素來精神的狐耳,都垂下來了。
嗚哇,這可不好啊,滄桑。
賢一邊暗咐著,一邊盤算要怎麼把少女弄出房間。
不過說來也奇怪,少女來到這裡都已經有大半年了,怎麼今天又變回了剛開始,說是水土不服這也奇怪啊。
賢出神的盯著魚,最後像是服了一般,輕輕的嘆了口氣。


體驗是無止盡的,正如所有的官感達到極限,也不過是另一種痛覺。

第幾日了呢?
少女做在要塞的湖邊,她想。
這幾日她一直在避開魚,原因有很多……
其中最困擾的,大概是,自己對這位少年的感覺,似乎不太一樣了。
還有日漸增長的暗示。
她以為離開鳳的掌控,她做回自己,就可以拋下一切遠走高飛,可惜終究在察覺自己心裡,最重要得人,是少年的時候......

暗示還是反噬了他。

所以她一直在躲避魚的目光,少女害怕魚看出什麼,也害怕魚覺得她欺騙了他。

太沉重了阿。

少女想到這裡,腹部又升起一陣絞痛,這一次確是比前幾次都還有劇烈,遠方傳來少年的呼喊,但她已經沒有多餘的力氣抬頭了。
眼前陷入一片黑暗,她的唇微微開闔,最後還是只吐出了那個字。
「魚…」

睜開眼是熟悉的白色狐耳,那一刻,少女覺得完蛋了。
「妳醒了!」
是魚,焦急的守在床邊。
他發現了嗎?
「我沒事,魚」嘴上這麼說著,但思緒卻越飄越遠。
「你肚子痛怎麼不跟我說呢!」
少年微帶怒意的凝視,墨藍的眸子裡,盛滿了淚水。
少女靜靜看著魚,她早該知道的,她終歸放不下魚,所以選擇接受了暗示。
「魚,別生氣了」她輕聲的呼喚魚「其實我是……」




體驗是沒有極限的,但是可以藉由外力抑止,痛到極限的時候,想著你便是甜蜜無痛。
那請再讓我痛上一段時間吧。



「請求妳不要走」
城牆下,追出來的少年,呼喊著。
她以為少年知道了真相,會嫌惡她的,畢竟魚是那麼的純良的人。
少女摀住嘴,大滴大滴的眼淚往下墜,一旁是鳳的凝視。
「請妳陪伴在我身邊,請不要離開我!」
少年的目光溫柔,一遍又一遍的,輕柔呼喊著。
「對不起,鳳」
少女放下手,含著淚光對著負手而立的鳳說。
「妳不必道歉的,妳想要的,何嘗不是我期待看到的」
最後一眼,少女將目光緩緩的從鳳的臉上移開,她一步一步,最後提起裙擺,小跑了起來。
再見了,恩師。
起跳,像巨大的白鳥,少女從城牆上飛奔而下,繁複華麗的白色裙擺紛飛,與她的淚水交織。
魚伸出手,緩緩的接住少女,漫天的雪白紛飛,魚展開了一片白紗,披在少女的頭上。
「這樣,妳就是我的新娘了。」




美好的花嫁,我的歸屬是你。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443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