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7
GP 121

RE:【托蘭人物故事集】4/30更新歐勒拉夫篇下 內有各種王及劇情人物小故事

樓主 花彌 aias0131
GP3 BP-

玩家篇隨機開始!
這是公會的妹子,她說隨我寫!
至於競技場和蘇生都是我自己加的w
實際上托蘭沒這麼緊張刺激熱血(?!
還有這樣篇大量唬爛w
別較真,遊戲的部分參考7分架空3分
這樣才不會枯燥難寫,我的話。



樂 靈 型 女 神 .詩   詩







最近托蘭官方推出了玩家pvp的功能了。

消息一放出後,可謂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畢竟托蘭裡愛好和平不殺生(打王表示???打我就不是殺生嗎?)的,還是佔的大多數的。

不過這件事聽在愛好生命尊重萌v(???)的嘣啾裡,似乎沒有那麼的重要。



詩詩坐在公會的頂樓花園,目不轉睛的,看著手上終端轉播的托蘭大競技賽。

今天出場的是柔柔。

雖然說嘣啾是愛好生命,但是不免還是有些好戰份子的。
畫面裡的肉肉,今天是以單手劍盾迎戰,對面則是罕見的杖刀法師。
法師對上行動靈巧的劍士,感覺勝負已經不言而喻了,本來詩詩看了一眼,覺得肉肉贏定了,
所以正打算關上終端的那一刻,場上高速接近對手的肉肉卻在下一秒被狠狠摔到地上。
詩詩正坐了起來。
剛剛的那一瞬間,根本沒有人看到法師做了甚麼事,但是詩詩看到了,移開視線的前一秒,幾乎是零時間完成的詠唱,法師對著肉肉使用了威力增幅的爆能,被彈出去的瞬間補上加特林機槍降低耐性和毒刀上流血狀態。
煙塵散去,場中央凹下去的隆窟失去了肉肉的身影,畫面一轉,肉肉提著劍來到了法師的正後方,反手丟出了盾,搶在法師詠唱前打暈對方。
肉肉單腳落地,往後收了力,瞬間起跳,對著法師一技破壞。
被看穿了。
詩詩剛要這麼想,法師抬起她的臉,顯然根本沒有受到盾暈得效果,肉肉失手了。
破壞落下打出另一個巨大的隆窟,法師反應過來往後跳了一步,法杖揮落三支巨大的魔法槍出現在上空,剛使用完流星的肉肉還來不及閃避,被第一下魔法槍擊中。
肉肉咬牙,忍住背部被貫穿的疼痛,腳下剛要抬起離開魔法槍的攻擊範圍,卻發現她被定住了。
而對面法師已經開始詠唱終結了。
動啊!快動啊!該死的破機率!
肉肉心裡怒吼著,但是被魔法封住行動的雙腳還是一動也不動,眼看終結的詠唱即將到尾,魔法限制行動的判定終於過去,即使如此還是來不及了。
肉肉看著終結如一朵花舒展的法陣展開,白光四起淹過了整個競技場,肉肉的臉上滿是不甘心。

白光散去,倒地的卻是法師。

女劍士粗喘著氣,手上的劍因為威力過大,變成了細沙緩緩散去,飄盪在空中。
她差點忘了她還有完善守備。
只要擋第一下的終結就足夠了,觸發縮地,先是重擊膽怯法師終止法術施展完全,衝擊波翻覆虛弱狀態的法師,最後就是流星。
對方血條歸零,而自己剩下血皮。
全場響起了歡呼。

詩詩臉上泛起了紅暈,忍不住的也為肉肉感到高興,不過這陣高興還沒持續多久,公會就收到了肉肉在回來的路上,遭人惡意中傷。
對方公會咬定肉肉當時被襲擊的時候,也有出手把他們的人打殘了,所以無法單方面成立,惡意襲擊選手,大會方面最後決定判為兩方面私自群毆,兩公會各自禁賽一年。
一年。
肉肉等這個機會多久了呢?就只是為了拿到最後一個公會領地的地圖,以及那份特別禮物。
有人說那好像是個永久光環,但目前前幾任冠軍沒人想透露加成的光環效果是甚麼,只聽說是非常強力的效果,不慣是討伐還是各種公會戰個人戰都適用。
雖然說被禁賽,但是大會還是准許他們比完這一場才生效禁賽。
但是會長出門不在家,而主力成員有的也都在長期討伐委託裡抽不開身,詩詩想到裁判官對她說的,心裡微微有個底了。

三天後的比賽,肉肉打進4強,4強賽後規則轉變為雙人組別上場,原有選手再加上一位助力選手。
此時坐在選手休息室的肉肉,不對應該說是詩詩,緊張的看著她們之前的前一場選手的比賽,已經逐漸進入尾聲了,下一場就是她們上場了。
詩詩看向一旁為自己易容的皮皮,她忍不住的開口。
「真的沒有問題嗎皮皮?」
難得使用近戰上場的皮皮,微微一笑安撫詩詩
「詩詩,沒有問題的,如果打贏了,肉肉也差不多該醒來了,到時候得了這個讓她開心的消息不是很好嗎?」
「可是皮皮,知道的人,都知道,肉肉不會使用輔助的」
皮皮抬起眼皮,她差點忘了詩詩目前並不能歸類為戰鬥系的,尤其在開放詩人及舞者後。
「想那麼多做甚麼,該上場了,盡妳所能就好」
場上的風吹起皮皮的裙子,這個神經病來打競技場還穿得這麼的華麗,深感擔憂的詩詩,很怕等一下看到她的搭檔縮地發不出去,然後還被裙子卡到跌倒。
不過看來詩詩是白擔心了。
比賽開始後,皮皮衝了出去,對方雙劍還沒反應過來,天流打上去,滑步第二次天流,搶在對方急著發出的閃光,觸發斬釘。
雙劍的血條一下少了3分之一,而他旁邊的那一位杖刀卻始終沒有動。
詩詩緊緊盯著皮皮,手上的光環一個接著一個詠唱,當然分身也不忘了放,誰知道對面那個杖刀是不是假法師真刺客。
雙劍還緊跟著皮皮,眼看天流的效益時間過了,依照雙劍目前的行動速度,想要再近他身來一次天流,大約是不太可能的,於是皮皮拿起了背後的弓,一瞬間和雙劍拉開距離,閃光落空的雙劍再看到弓的瞬間也愣了一下。
不過沒有分心多久,雙劍不斷觸發縮地,劍舞的效益也上來了,一下又一下的閃光緊追著皮皮。
終於在一個轉角,皮皮似乎是頓了一下,雙劍抓緊一個破空過去,困住了皮皮。
雙劍單腳向後蹬,回身重擊,閃光噴發而出,而對方杖刀終於動了,來到皮皮的身後,反手一匕首暗殺,鮮紅的血如噴泉灑出,緊接著杖刀回魔,增益狀態開始上來。
詩詩還來不及詠唱癒合及聖域,匕首貫穿了皮皮。
死亡綻放。
破空結束,搭檔的身子像破布娃娃一樣,被打上了半空,而後重重的落下。
「皮皮!!!!!!!!!!」
詩詩尖叫著,魔力瞬間盈滿,她衝向了皮皮,腳尖落地的瞬間,展開了逼退法陣,由裡而外施展聖域及生命能源,近乎無敵的狀態包覆著兩人。
不過在這短短的幾秒內,詩詩只有一次機會可以救回皮皮。
她輕輕地開口,像搖籃曲的歌聲如羽毛般輕柔的響起,場外的觀眾皆是一愣,蘇生?
蘇生是大型的治療法陣,除了在公會戰中,幾乎沒有人敢使用,除了詠唱時間是終結的10倍,還有就是能夠卻唱完蘇生歌譜的,少之又少。
而且使用完施術者會陷入長達30分鐘的全狀態-100%狀態。
所以光看詩詩外層的逼退法陣開始消失,觀眾甚至希望這個可愛的女孩子主動投降,別再唱了。
來不及的。
看著外層防禦法陣跟逼退法陣同時消失,雙劍跟杖刀冷冷地笑了,他們同時行動,分做兩邊,衝向了依然在詠唱的詩詩。
匕首和閃光逼近,詩詩卻抬起頭自己中斷了詠唱,身周亮起了戰技增幅的紅色光環,詩詩燦爛的笑了,奇怪的狀況讓兩人下意識察覺不對勁,但也來不及了。
詩詩懷裡的皮皮變成了分身射手的冷藍色,而距離兩人的12開外,皮皮毫髮無傷,拉滿弓弦,五道火線隨著放開弓弦,一起貫穿了兩人。

比賽結束,獲勝的是嘣啾。

回想起那時候詩詩的危險舉動,皮皮也是不免捏了把冷汗,觸發死亡的瞬間,詩詩同時補上了癒合,在落地前,她幾乎只剩血皮,要不是詩詩精彩演出,吸引了大家的眼球,要不然它們仔細看還是可以發現自己還活著。
想到這裡皮皮一滴冷汗滴了下來,要精準的抓到死亡觸發,接下去瞬間回復血量吊著,這可不容易,除了預估,經驗也很重要。
看著不遠處,握著肉肉的手,開心的談笑的詩詩,皮皮想。
或許那個時候的蘇生,詩詩也有可能唱完也說不定?
曾經聽VV說過詩詩是樂靈的化身,看來也不假。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450 筆精華,08/16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