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5
GP 114

RE:【其他】【托蘭人物故事】4/28更新歐勒拉夫篇上 內有各種王及劇情人物小故事

樓主 花彌 aias0131
GP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微      光  下.  歐勒拉夫





被生命詛咒著

即使如此我依舊相信前方會有微光

每一次的呼吸都盡了最大的力氣


可不可以請求妳…



掛滿淚水的少年和歷經傷害的青年






可不可以請求妳…不要





請妳不要離開。














雪白的房間裡,只有一張黑色的沙發擺在中央,歐勒拉夫兩眼無神的坐在那裡,滿室壞繞著煙霧,而他垂下的右手,滾落了一支針筒。

滴答滴答,不知道是哪裡傳來的鐘聲,輕輕的響起。





父親曾經深愛著母親。
是什麼由愛生了恨,最終又成為悔?

當他被關在櫃子裡,看著母親的哀號,黑色的大床上,來來去去,形色不一的男人,那具雪白的軀體沾滿了液體還有大小不一的青紫。
即使母親已經失了神,但她美麗的紫眸卻始終牢牢的盯著他的方向。

年幼的他,總在完事後才被拽出櫃子,父親伏在他的耳邊,拉著他的頭髮,強迫他去看。

「看吶,拉夫斯,看吶!!!!你這淫賤喜歡勾引人的母親啊!!!」

他聽著也看著,一滴淚水緩緩的滑落臉頰。
黑色大床上的母親,身下像開滿了血紅的罌粟,一朵朵,黑色的捲髮似海藻鋪在床上,青紫交錯甚至還有見骨的傷痕,一雙風情萬種的紫眸已經失去了光彩,只剩下流淚的本能。
他想要尖叫,可是他死死的忍住了,如果他叫了出來,深怕身旁忌妒成魔的父親又會對母親怎麼樣的殘忍。

「母親沒有錯啊。」

歐勒拉夫每次都握住著母親的手,靜靜看她疲憊的睡臉,一次又一次的低喃著,說著說著眼淚也靜靜的落下不止。
可是母親依舊承受不住了,她只是想要一份愛,所以用盡了全力去守住,到頭來毀在年輕君王
的猜忌中,兩個人越走越遠。

那一日,母親披著白色的羽織,難得清醒的撫摸著他的臉龐。
然後她站上了陽台,微微一笑、百花失色,她幸福的大喊著父親的名字,而後如飛鳥墜落,一地血紅。
那一刻的他紅了眼,崩潰的大叫著,眼前滿是鮮血和劇痛。




“我懷念妳為我上藥的雙手。”

他抱著母親失去溫度的屍體,一步又一步,踏上了皇宮的階梯。

“我懷念身體不好的妳難得下床看我練劍。”

打開的大門,年輕的帝國君王正坐在那裡,他的皇座之上,懷裡抱著襁褓的嬰兒,一旁是他那個名義上的皇后。

“我更懷念妳唯一一次唱歌哄我入睡。”

即便那付嗓音最終也毀掉了,連說話都吃力了,何況是優柔百轉的天籟。
歐勒拉夫抬起臉,掛滿了淚痕,他笑了,笑的癲狂無法控制,一聲一聲沉重的迴盪在大廳之上。

「她把心好好的送給你,可是你怎麼把她摔碎了呢?」

少年清澈的嗓音低低的說著,而年輕的君王則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彷彿少年說的是騙語,他更相信少年又是一次在替他母親求情。
所以年輕的君王只是深沉的盯著他沒有回答。
見狀,少年放下了母親,緩緩的深吸一口氣,而後紫色的長劍出鞘。
「如果有地獄,希望你會後悔你曾經做過的」
雙手握上劍柄,歐勒拉夫沉下了腰,紫色的長劍平舉在左肩上方,金色的眸子盈滿了殺氣。
「現在,讓我送你最後一程,父親」
話落的同時,少年的身影如弓一般的彈了出去,輕鬆的穿過重重的衛軍,最終一劍牢牢的刺進年輕君王的腹部,抬起臉,向後拔出了劍,一個反手揮過,皇后白皙的脖子裂開了一個口子,鮮血飛濺。

然後是殺謬,無止盡的殺謬,直到那兩個人的身體都看不出原貌,幾乎成了肉末後,他才丟下了刀。
踏過了整個皇宮的鮮血和滿地殘骸,在這個人間修羅裡,遠處傳來哭啼的聲音,最終他停在御座旁的嬰兒床。

只有那個孩子沒有死,那個跟他同父異母的妹妹。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哭啼不止的嬰兒,染滿鮮血的手指,輕輕的畫過她柔軟的臉頰,留下一條血痕。
歐勒拉夫柔柔的笑了。
「生日快樂,薇芮娜」





歐勒拉夫睜眼醒來,躺在旅館的床上,手上吊著點滴,瑪莎坐在窗邊削著蘋果。
「說好戒掉,最後還是用了,而且劑量還是平常的兩倍」瑪莎笑了笑,一個巴掌反手拍過去,聲音冷了下來,「拉夫斯,你把你的命當成什麼了?」
「我只是覺得厭了,瑪莎…」歐勒拉夫淡淡的笑了。
「那就離開,離開帝國,離開這個搶了你的一切的幼皇啊!」
瑪莎激動這大喊,抓起了他的領子,他卻沒有任何的生氣。

「我沒有辦法,瑪莎」

接觸到男人快哭出來的表情,瑪莎鬆了表情,坐回了床邊。
兩人沉默了一陣後,瑪莎撿起地上的蘋果,擦了擦。
「如果覺得撐不下去的時候,你還有我們」
歐勒拉夫抬起頭來,金色的眸子裡驚訝著。
瑪莎微微紅著眼眶,握著他的手對他說,身後還站著不知道何時出現的卦莫爾與副官。
「拉拉親愛的,你的秘密就讓我們替你保守吧」
難得正經的卦莫爾走了過來,輕輕的彎下腰抱著了歐勒拉夫。

「讓我們當你的光,為你照亮你內心的黑暗」



他所忠的是哪時留下的悔,錯的是前代皇帝,而非這代女皇,所以他甘願為她所用,直到他的身份曝光,甚至是當年的真相被發現之前,他都將守護這個孩子一生。
更何況一路走來,始終有些不變的,陪在他的身邊。

而義與忠難捨難分,劍指著那個人,卻有萬般個理由催促他丟開劍。
他宣誓的忠無法違背,只能犧牲他肯定的義「你走吧,從今天開始你被流放了」
劍落,那份義也隨之斬斷

所以當巴夫特離開時,他是衷心的祝福他可以找到更好的天地,守護那個少女。





一路哭啼,又染滿鮮血,曾經以為眼前一片黑暗

然而你們的出現,有如一束微光

高掛黑暗,靜靜發光










接下來隨機人物w
下次可能寫玩家或是腳色看我心情
不過開放讓大家來提供腳色會不會產生很母湯的東西(❀ฺ´∀`❀ฺ)ノ
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445 筆精華,07/1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