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585

RE:【心得】劇情不負責任翻譯(更新到1-11)(無期限招募翻譯人員)

樓主 Rei online007
GP24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ω・‘)又是令人腦燒的一節,
各種戰況~一堆人物~
希望我有抓好各個角色的風格(?)
兩個吉爾的顏色標示不同,
再加上人很多的關係,所以我圖也會放多一點,
希望會幫助大家在閱讀的時候不會暈頭轉向(?)

-----------------------
第一章 第13節 貞德和貞德




貞德・Alter:
你好呀,貞德(我)的殘渣(雜碎)。

貞德:
……不是的。
我並不是殘骸,況且我也並不是你呢,"龍之魔女"。

貞德・Alter:
……? 你就是我吧。
你究竟在說什麼呢?



貞德:
……剛才,在你表示不懂我在說什麼的時間點上
就注定無法傳達給你了。
在這場戰鬥結束之後,
就讓我盡情的把想說的話一吐為快吧。

貞德・Alter:
少說大話了……!(註1)
看看這條龍!
再瞧瞧這龍群吧!



(法夫納吼聲)

貞德・Alter:
此刻我們的故國將成為龍之巢穴!
吞食所有一切事物,
會把法蘭西化為不毛之地的吧!
如此這世界將會完結,
如此這世界將有破綻。
自此龍族們展開了無邊無際的爭鬥,
無限的戰爭、無限的捕食。
這才是,真正的百年戰爭--邪龍百年戰爭!



(法夫納遭受砲擊)

貞德・Alter:
什麼……!?

貞德:
……吉爾……!


(吉爾一側)




吉爾:
射擊! 
這將是能否守護法蘭西的關鍵時刻!(註2)
所有砲彈都發射、發射,盡全力射擊!
莫恐懼! 莫悲嘆! 莫退縮!
若是人類的話,就在此做好捨命的覺悟吧!
我再重複一次!
絕對不需要感到恐懼!
畢竟我們--有 聖 女 跟 隨 著


(喝采聲)

(鏡頭回到貞德那裡)




貞德:
……吉爾……!

貞德・Alter:
……哼。
真是頑固的信念呢,我都要吐了。
法夫納!

(吼聲)

貞德・Alter:
將這名聖女、將那個部隊、將這個祖國(法蘭西)!
給我體無完膚的燃燒殆盡吧!



齊格飛:
--哈!
第三次,居然又跟你這傢伙見面了。
說不定我們彼此之間,
在別的時空別的世界以不同的形式連繫著也說不定呢--!

貞德・Alter:
齊格飛……!

齊格飛:
法夫納! 邪惡的龍啊!
我就在此!
齊格飛就在此處!
以我的正義、以我的信念發誓--
我將再次把你這傢伙打入黃昏之中!!

(吼聲)

貞德・Alter:
我的Servant們啊,站出來吧!



狂化・Saber:
呀啊,你們!
身體狀況看來似乎挺健康的真是再好不過了!(註3)
騎士・迪翁。
雖然此次為惡者一方--但我的劍毫無遲疑。
來吧,全力對峙給我看吧!為了將這惡夢給消滅而戰!



狂化・Lancer:
……來了嗎?
吾並不以亮出這身墮落、膚淺之姿為恥,
然而,敗北卻是奇恥大辱。
即使追求聖杯,淪落為傀儡之身也依然--
吾就謳歌這具不死之身的吸血鬼吧。
就算那是虛構的也罷,
對吾來說,除此之外也沒別的被殘留下來了。



瑪修:
Master!來了!
飛龍正被法蘭西軍給牽制著!
這裡就是勝負的關鍵!

-----------------------
選項1:拜託了哦,瑪修!
選項2:要上了哦,瑪修!
-----------------------

瑪修:
是的!
共同獲勝吧!


(戰鬥結束)



狂化・Saber:
……敗北了,
這樣一來纏繞我的詛咒也解開了。
讓我對你們表達感謝之意吧,
還有,要向憐愛的王妃謝罪,
非常對不起,王妃啊,
請原諒我的過錯吧--


(德翁退場)



狂化・Lancer:
--到此為止了嗎。
吾的夢想、吾的野心,又再次粉碎了嗎……(註4)
呼嗯,然而沒想到這次也再度和"屠龍者"扯上了關係,
真是諷刺啊。
原來如此,就像他們那些傢伙說的一樣嗎,
吾是"惡魔(Dracul/龍)"。
那麼,吾與將惡魔、將龍給抹殺的Servant扯上關係的話,
會墮落也是理所當然的嗎?(註5)
好吧,我原諒你們。
還有在那邊的Master,
身處這場戰役之中卻絲毫沒有迷失自己的 男人/女人 啊,
若有機會的話儘管召喚吾便可,
如此一來,到那時就讓你見識一下吾的槍之真髓吧!
護國之槍--
守護百姓的武器,必會在你這傢伙的手裡體現出來的吧--


(弗拉德三世退場)




瑪修:
哈啊、哈啊、哈啊……。

桑松:
呼唔唔唔……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阿瑪迪斯:
真是孽緣啊。
想說適當的打幾下就好,居然會來了個最無所謂的傢伙。
呀啊,處刑人。
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受到瑪莉亞分手信的打擊了?



桑松:
阿瑪……迪斯……?
阿---瑪---迪斯------……!

阿瑪迪斯:
呣呣,那是什麼高潮的模樣啊。
該不會瑪莉亞那傢伙,在最後對你說了些什麼多餘的話?
打個比方,對了--
「就算同樣是人類的雜碎,我也比你好上百倍啦」之類的?

桑松:
哈啊--啊啊、啊--
開什麼--玩笑。別開玩笑了,阿瑪迪斯……!
我才不會輸給你!
就只有你,我是不可能會輸的……!

(一陣奇妙的聲音(’・ω・‘))



阿瑪迪斯:
……嗚哇啊!?
慢著,因為剛才的關係你取回正常的精神狀態了嗎!?
啊~真是的,我也一樣說了多餘的話呢。
不過--這樣就值得跟你打一場了。
夏爾·亨利·桑松,
準備好承受我那怒不可遏的氣憤了嗎?(註6)
難得它精神飽滿得無藥可救啊,
畢竟這都是為了能用鋼琴彈奏一曲而保留下來的體力呢。




桑松:
隨你便吧,就從你的指尖開始切下來。
再說我呢,阿瑪迪斯,從很久以前開始,
就把死亡淪落為音樂之類的娛樂,
對你的鎮魂曲(Requiem,法語)討厭的討厭的十分不得了啊!

阿瑪迪斯:
呿,所以才說性格灰暗的體育系混蛋差勁啊!
話雖如此還真是強勁的魄力呢,似乎都快被壓倒了!
抱歉,助我一臂之力吧Master!
這是獻給瑪莉亞的餞別禮,
傾盡全力讓他華麗的去吧!


(戰鬥結束)




桑松:
哈--是嗎,我居然連你這種人都輸了嗎?
那麼……邪惡的一方毫無疑問的是我。
正義,站在你們那邊呢。
跟那時候一樣王妃滿懷微笑的--
接受了魔女的火焰。
並非達觀了,而是懷抱著希望的說著……「期許你,能獲得無比至上的祝福。」


(桑松退場)




阿瑪迪斯:
蠢貨,正義是什麼?你被那種東西給拘束了嗎。
……實在有夠沉悶欸。
所以才說,
必須要將每天思考如何殺人之類的工作給消滅才行啊。
再會啦,桑松。
還有下次的話,就讓你聽聽你厭惡到極點的鎮魂曲吧。
因為你,實際上已經成為我鎮魂曲的大粉絲了吧?


(另一邊的戰況)




伊莉莎白:
你這傢伙~! 可惡、可惡、可惡!

卡蜜拉:
還真是……煩人啊,這個「我」!

伊莉莎白:
那是我的台詞吧!
為什麼你這種人會是Servant……!




卡蜜拉:
我還以為你要說什麼呢。
在我看來,呈現著我久遠以前模樣的Servant才可恨……!
我是任誰都恐懼、敬畏的血腥伯爵夫人的完整形態,
跟你那樣的半成品級別可不同,
我是吞噬了恐怖成為了反英靈而存在於此的。
但你又如何呢?
你吞噬的是我的存在,
只是拒絕變老,害怕被囚禁起來罷了。
那樣也沒錯,理所當然的呢。
因為在你眼裡看來我就是罪惡的結晶,
是由自身招致的罪惡、無法隱蔽的殺戮記錄啊!

伊莉莎白:
……是呀。
你就是我的本性、我的結果。
無論我如何泣訴也無法改變的罪惡的具體呈現。
否定你的同時也象徵逃避著自己的罪孽吧。
但是,即使如此我也不能放任自己的過錯不管!
就算再怎麼欺騙醜陋的自己,我也要大聲叫喚!
我、我才不想變成你這副德性!

卡蜜拉:
說什麼蠢話,我們是過去的亡靈,
未來也已經是既定的事實了啊?

伊莉莎白:
那種事情,我也非常的清楚。
即使如此,現在的我也要這麼說啦!

幫我一把吧,小狗!
雖然和我偶~爾夢見的那傢伙(Master)相比程度差了點,(註7)
但你也還算是個一流的Master啦!
請務必,讓醜陋的我和那傢伙之間一決勝負吧!
就讓我盡全力的歌唱吧!


(戰鬥結束)




卡蜜拉:
不是由未來去否定過去,
居然是由過去來否定未來--何等蠻不講理的少女啊。(註8)
不過,正因如此……才會煩躁到令人覺得、耀眼啊。
啊啊……像是回到了幽暗之中。
在最後的瞬間……從磚頭的縫隙之中瞧見的、那道光--
啊啊,是呀……我果然是--
生也好死也罷,都是一個人呢--


(卡蜜拉退場)




伊莉莎白:
……再見了,我的未來。
可悲到極點而分離出來的、另一個自己。
即使如此我的罪孽也不會減輕,也依然會害怕變成那個我。
可是,我--
無論多少次都會持續否定未來,
無論幾次都會歌唱下去哦。


(法夫納一側)

(吼聲)



齊格飛:
突破了重重障礙,終於到了這一步。
……做得真好呢,Master。
還有瑪修・奇力葉萊特,邪龍就在眼前了。
像這樣面對面的--老實說,
為什麼會贏了呢,這件事連我自己都不清楚。          ←wwwwww

瑪修:
慢著!?
請不要突然說些令人感到不安的話啊!

齊格飛:
深刻在記憶中的只有一件事,
那並不是輕而易舉的獲勝,
而是從無數的敗北之中稍微僥倖的贏了,就像那樣子的戰鬥。
慎重的策劃、大膽的行動,
廣闊的觀察事物,並深刻的集中於一點上吧。
像海洋一樣、像天空一樣、
像光芒一樣、像闇暗一樣,
採取兩種互相矛盾的行動吧!
不這麼做的話,是絕對打不倒那隻邪惡的龍(法夫納)的。

瑪修:
我、我知道了!
盡力而為吧!

齊格飛:
對了,Master。
……做好覺悟了嗎?

-----------------
選項1:上吧!
選項2:當然了!
-----------------

齊格飛:
哼,大膽的Master再好不過了。

(吼聲)

齊格飛:
再度回歸塵土吧,邪龍……!


(戰鬥結束)

(法夫納退場)



貞德・Alter:
怎麼可能……!?

瑪修:
……打倒了……!

Dr.羅曼:
已經確認法夫納完全無聲無息了……!
好厲害啊,新的Dragon Slayer(屠龍者)誕生了呢!

瑪修:
快看啊,飛龍陷入驚恐狀態了!

齊格飛:
畢竟支配著牠們的法夫納倒下,才會因此混亂的吧。

貞德・Alter:
……唔!



吉爾:
請回吧,貞德!



貞德・Alter:
吉爾!

貞德:
……吉爾……!?

吉爾:
首先回到監獄城內!
重整態勢後再開始吧!



貞德・Alter:
……我知道了。



貞德:
站住!


(下一節待續)

--------------------------------
【註解區】

註1:原文「ほざくな」
   別說蠢話了、笑死人了、說什麼傻話、開什麼玩笑、很敢說嘛你等等,
   對說蠢話之人的怒罵用語。

註2:原文「瀨戶際」
   「瀬戸」是「狹門(せと/SETO)」的意思,
   指兩側的陸地十分接近而形成的狹窄海道所在地。
   早期也稱作「せど/SEDO」,「瀨戶」則是近代的書寫表示。
   「際」是指成為分界的地方。
   因此瀨戶際就是指狹窄的海峽與海的分界處,
   延伸為重要的分歧點、明辨是非的關鍵地方、庸關生或死之處等等。

註3:原文「健勝なようで何よりだ」的「健勝(けんしょう)」是指身體健康安泰的樣子。

註4:非常不重要的註解「潰える」
   把這詞拿去餵給GOOGLE姊唸一遍會覺得GOOGLE姊你是在嘲諷什麼啦ww(穿刺公表示「」)

註5:穿刺公消失前說了一句:「沒想到又會跟屠龍者扯上關係」
   此處出自《Fate/Apocrypha》
   因為Apocrypha裡穿刺公的陣營有部份也是被齊格飛搞爆的(BYあおそら補充)

註6:原文「八つ当り」形容非常憤怒,氣到會連無辜的人也一起爆打的憤怒。

註7:應該是Fate/Extra CCC的捏他(・ω・)

註8:原文「出鱈目/でたらめ」難讀語,
   江戶時代末期才開始使用的語言。
   是賭博的術語,「目」是在骰子的點上做手腳,
   「出たらその目(骰出來的話就是那個點)」演變成「でたらめ」
   (也有另一個可能是日本人懶又簡略化才導致新詞誕生......)
   延伸到現代為「睜眼說瞎話、硬把是非黑白顛倒、強詞奪理」之類的意思

2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588 筆精華,01/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