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13k

RE:【小說】小衛宮與聖槍亞瑟王的日常軼事Alter 09 你還真是個罪孽深重的男孩啊

樓主 班導2.0 av264857
GP2 BP-
09
你還真是個罪孽深重的男孩啊


  結束早餐的行程,Alter與士郎抵達了穗群原小學。每次兩人來到學校,都會受到大家的矚目,今天當然也不例外。


  士郎本來是不怎麼喜歡被矚目的感覺,但事到如今,阿爾托莉亞與Alter相繼出現,他也習慣了。


  「那我要去教師室了,你也趕快去教室吧。」Alter丟出這句後,身子已經轉往前進導師室的方向,但頭仍朝向士郎看著。


  「嗯,掰掰。」士郎慣例地向Alter揮手道別。


  每一次都揮手道別Alter都沒有舉起手揮,而這次她很彆扭地嘗試舉手揮動,明明是很簡單的動作,卻被她做得很奇怪。


  不過士郎在看到之前就轉身跑走了,Alter也就對著空氣乾揮手幾秒,隨後垂下來,金黃如琥珀般的眼眸一直注視著遠去的士郎,瞧見他正朝一名熟悉的紫短髮女孩背後跑去。


  「櫻!」士郎冷不防從櫻背後拍肩膀並喊出對方的名字,卻因此驚著了對方。


  「呀──學、學長......請別這樣突然嚇我啦......」櫻先是看了一下士郎充滿朝氣的笑顏,臉頰微微脹紅,隨後低下頭害羞說著。


  「抱歉啊......」士郎抓抓頭苦笑道歉,然後改成認真的神色問道:「最近還好吧?他們有繼續找妳麻煩嗎?」


  這麼說的同時,兩人也注意到遠處剛來上課的慎二,身旁一樣跟著兩位高年級的大哥。


  見到慎二與其他兩人的瞬間,櫻的表情看似有些害怕,身子也輕微著顫抖一下,可她還是強顏歡笑地說:「沒有......因為姊姊處理好了......」


  「櫻,妳拿錯便當了啦......嗯?」凜提著一個用紫色布料包裹的便當盒走過來,見到士郎後露出「是你啊......」的嫌棄臉色。


  「那張臉是怎麼回事啊......」士郎瞇眼微皺眉頭不悅說道。


  「沒什麼,傷還好吧?」


  「好很多了......」


  櫻從書包拿出一個小鐵盒,雙手捧著它送到士郎面前講:「我想了又想,總覺得還是要為學長做些什麼,當作回報......才和姊姊一起做了餅乾要送給學長。」


  凜在士郎接過盒子前急忙揮舞雙手解釋:「我......我只是在旁邊看著櫻做跟給予一些建議而已,避......避免她把廚房給炸了!」


  「真的嗎?」


  「真的啦!真是......我們走啦!櫻,不要跟這種笨蛋講太多話,不然也會變成笨蛋的!」凜說完後氣沖沖地掉頭就走,彷彿兩條馬尾也感到生氣地跳動。


  櫻對士郎行了一個標準優雅的鞠躬,對自己姊姊如此這般不坦率的性格,感到傷腦筋地苦笑說:「對不起哦,姊姊她本來就是這個樣子,還請你不要在意哦。」


  「還有......關於慎二的事情,請學長......一定要加油哦!」


  「櫻?」士郎見櫻的神色有些怪異,明明是在笑著,但笑臉底下似乎藏了些什麼的感覺。


  再聽見遠方凜的呼喚後,櫻便行個禮然後就匆匆忙忙離開了。士郎打開盒子,裡頭的餅乾有一半是很好看的動物形狀,另一半則是有扭曲的、烤焦的、碎掉的、甚至顏色奇怪的。


  「真的是好不坦率呢......」


  而Alter在遠處偷看著這一切,臉上看不出有什麼情緒波動,可是內在......


※     ※     ※


  「慎二那傢伙到底在哪裡啊......」


  放學時段,全校除了一些工友跟少數老師外,學生們幾乎都已經回家了。而士郎還在校園找著慎二,同時他也咒罵著自己應該要事先跟慎二約好時間才對。


  雖然我們都知道就算真的約好了,慎二大概也不會赴約。


  「衛宮!」從後方突然傳來凜的呼喚,士郎因而轉身查看,見到對方正慌忙地跑過來,上來就是邊喘氣吐到士郎臉上邊問:「櫻......你有看見櫻嗎?」


  「沒有啊,我現在正在找慎二。」


  「......我跟櫻放學都會一起回家,而且向來都是她先來我的教室找我。可是最近都是拖到很久才來,前幾天甚至還要我去找她......」


  凜這麼一說,令士郎回憶起今天稍早,櫻那奇怪的反應,很難不聯想到慎二,於是也開始擔心對方了,說:「不然我們倆一起找吧。」


  兩個人就在校園裡到處奔走,所有櫻可能會去的地方都找過了,這樣找尋總共花了快二十分鐘,就當兩人決定找還在學校的老師尋求協助時,他們發現了體育器材室的門並無上鎖,而且還是打開一點點的狀態。


  兩人互視,帶著同樣的不祥預感前進,透過門縫偷看裡頭的景象,當下差點沒有激動到發出聲音。


  裡面站著慎二跟其他兩個高壯的男學生,三個人分別拿著一支手機,拍著把上衣掀起、裙子脫下,露出內衣內褲,一臉不甘願卻又貌似礙於某個理由,而不敢反抗的櫻。


  「那個混蛋!居然對櫻做出這麼下流的事情!」士郎鎖緊眉頭、咬牙切齒,刻意壓低音量說著。他抓住門把的手出了很大的力,想藉此宣洩堆積在內心的脾氣,但沒有什麼用。


  「一定是被抓住把柄要挾了......真是的......就叫她別老是吃虧了!」身為姊姊的凜此刻的心情當然也是無法平復,她也想要衝進去,但一想到衝進去又能做些什麼呢?身子就無法停止因心情矛盾導致的顫抖。


  此時一個平頭男說:「欸......慎二,一直這樣拍也膩了,要不叫她把內衣褲脫掉?」


  平頭男旁邊的中分髮男表情猥瑣地講:「還是說我們乾脆來那個?」


  慎二用另一隻手摩娑下巴,露出動歪腦筋的思考表情吐道:「嗯......我看最近衛宮那傢伙跟她離得很近的樣子,後者先駁回吧,我想等到衛宮也在場的時候再實施,然後親眼見見他當下的表情。前者的話......准了!」


  聽到這個噩耗,櫻顯得更加緊張害怕,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只能往後退幾步。就當兩人準備上前脫掉櫻的衣服時,櫻打算逃跑,但慎二此刻問:「妳難道想要妳的衛宮學長被揍個半死嗎?」


  再知道櫻默默受苦的原因就是自己後,士郎才忍無可忍地衝進去,拿起籃球朝慎二丟並大喊他的名字。


  籃球直接擊中慎二的臉,讓他流出鼻血摔倒在地,凜也跟著拿球丟其他兩位男生,且大叫:「櫻!快點過來!」


  見有機可逃,櫻急忙穿好衣服,帶著書包跑到凜身邊。凜說:「好了!別丟了!快逃跑吧!」


  士郎也是這麼想,但突然又想到,現在要是逃跑不好好教訓慎二的話,就會有下一個受害者,一想到這裡他就不能坐視不管,於是說:「妳跟櫻先走吧......」


  「你白癡啊?這種時候還耍什麼帥?」凜朝士郎後腦勺重拍了一下罵道。


  「學長......」


  「相信我。」


  凜看似一點都無法理解士郎這般蠢蛋行為,卻又不知為何會願意相信這個蠢蛋,煩躁地抓抓頭回:「......嘖!真是麻煩!我去找找看附近有沒有老師啦!」


  語畢,兩人就逃離此地,在前往教師室的路上衝著,在轉彎處時正好撞見了仿似是故意站在那邊,等待兩人的Alter。


※     ※     ※


  「衛宮!」慎二帶著醜陋且留著鼻血的表情衝來,士郎很輕易地抓住對方的雙手。


  「你知道只要我想,我就可以讓你退學吧!還有開除那個新來的美人老師吧!衛──」


  士郎不讓慎二說完話,用頭再度朝對方的鼻梁來一記猛擊,看著流出更多鼻血昏死過去的慎二大喊:「有種試試看啊!」


  「臭小子!」身材高壯的平頭男站起來跑向士郎,士郎運用比對方嬌小的特點,靈活地閃避各種攻擊。


  這些攻擊在經過Alter的訓練後,都變得比之前緩慢許多,但事實上是士郎的速度變快了。


  閃躲,並抓住機會,士郎朝平頭男的下腹部重擊,這一拳直接讓對方發出痛苦的掙扎聲,雙手抱著腹肚跪地不起,之後士郎朝對方的臉踢了一腳讓他昏過去。


  緊接而來的中分髮男,並沒有因此畏懼士郎,他那厚實強壯的雙手與士郎的雙手十指相扣,嘗試用力氣來壓倒士郎。


  士郎被不斷地推著,不過令中分髮男沒有想到的是,士郎的雙腿以及腰部如此有力,足以支撐自己大半的重量,甚至還有反壓回來的跡象。


  士郎趁對方不注意,踢對方的腿讓他失去重心,在順勢將對方壓在地上,瘋狂地往臉揍,直到對方失去掙扎的力氣才停手。


  「呼......呼......」士郎看著倒地的兩位,瞬間鬆了一口氣,卻沒預料到身後的慎二,他拿著球棒準備偷襲士郎,砸下去前被一股力量制止了。


  「Alter?」


  「誰──」Alter搶走球棒,慎二才剛轉過來並且話才說到一半,就被Alter用球棒打臉,這一棒,非常確定地讓慎二昏死了。


  「卑鄙無恥卻耐打......不禁想起了那個夢魔呢。」Alter自言自語,同時把棒子扔掉,然後彈個響指,讓還有意識的那兩人昏倒過去。


  見狀況穩定下來後,癱坐在地上的士郎重重吐了一口氣,問:「妳怎麼會在這裡?」


  Alter從士郎身邊經過的同時,隨意用手粗魯地摸摸士郎的頭,然後再走過對方說:「我是來觀察的。嗯......真是下流的東西。」說完便撿起三人的手機。


  「你先到保健室吧,我把這三個人帶到訓導室去。」Alter一次抓著三個人的衣領離開體育室,留下仍為剛剛那粗魯......卻又感覺得到溫柔的摸頭有點不知所措的士郎。


  「有種......懷念的感覺啊......」


※     ※     ※


  士郎照著Alter的意思到保健室,卻發現這裡一個人都沒有,只好先自己找藥來處理。


  他坐在病床上準備擦膝蓋的破皮傷前,思考起這傷是從哪來的?不過還沒想到Alter就進來了,士郎便問:「他們三人怎麼樣了?」


  「不清楚,我只是把他們丟給葛木而已。」


  「可能......我們兩個都要滾蛋了吧?」


  「反正以我的資質,還有很多學校搶著要呢。你也不用擔心你的部分,我會處理的,來,腳抬起來。」


  直到被Alter擦著流血的膝蓋,士郎這時才感覺到灼熱的痛覺,發出細微的聲音,而Alter語調輕柔地講:「忍著點。」


  士郎這才回想起,好像是撲倒中分髮男時,膝蓋跟地面磨擦才導致的傷。


  「妳有看到凜跟櫻嗎?」


  「我過來的時候有見到她們,我叫她們先回家了。」


  「是嗎?」


  Alter看著士郎的微笑問:「你喜歡凜嗎?」


  「才......才沒有!」


  「那櫻呢?」


  「也沒有!」


  「那你幹嘛笑呢?還真是花心呀......」


  士郎激動地揮舞雙手解釋:「這是打架打贏後得意地笑啦!」


  「呵呵呵......」Alter突然發出了笑聲,這個笑不像平時那種帶有輕藐的笑,而是純粹被逗樂了而笑。


  「話說回來......妳不是說過不會在戰鬥中幫我嗎?」


  「在我的眼裡,是不容許偷襲這種卑劣之舉的,何況你也已經打倒三人了,那也就意味著戰鬥結束了。」


  結束包紮後,Alter站起身子雙手叉腰訴:「好,差不多該走了,我的肚子餓了。」


  在夕陽的餘暉下,兩人平行走在用土黃色石塊砌成的步道,大小影子隨著腳步逐漸被拉長。


  路過速食店時士郎很自然地走進去,不過Alter卻直直走著,這讓士郎很意外。


  「怎麼?你想吃?」


  「不......只是,我以為妳想吃......」


  Alter把頭撇到前方說:「今天想換換口味,吃你做的料理。」


  「是這樣呀......」


  經過幾秒的沉默後,Alter率先開口:「聽著。」


  「嗯?」


  「要是你完全敗給某人,寧可自盡,也千萬不可做出偷襲這種低等下人的行為。『寧死留尊嚴、勿活成鼠輩』。雖然這個時代已經不流行這種事了......但只有你也好,絕不可做出違背騎士道的事情,今天回家我會給你一本騎士法典,要好好背熟,我隨時會考你。」


  「呵呵──」


  「有什麼好笑的?」


  士郎用他澄澈的眼眸筆直盯著Alter金黃色的瞳孔,笑著說:「今天Alter說了好多除了毒舌以外的話呢,還挺新鮮的。」


  Alter先是一臉不悅,然後轉變成無所謂的神情回應:「也是......Alter屬性的從者通常都是壞人。」


  士郎低頭思考了下,並沒有注意到表示無所謂、不在意的Alter,卻專心盯著自己思考的表情。


  「倒也不是壞人......剛開始是有點這麼覺得啦。可是後來覺得妳還挺替人著想的。也許妳只是不擅長表達吧?所以才會用兇惡冷酷的方式來面對我與阿爾托莉亞。」


  就當Alter想說「你想太多了,身為Alter,都是原先那位英靈的相反面或是某一面,所以說到底,我也只不過是聖杯製造出的贗品而已。」但卻被士郎的下句話給將之吞回肚子裡


  「其實,妳是一個好人啊。」


  Alter輕微地,輕微到快要看不出地撐大了雙眸,隨後哼笑出來搖頭說道:「......嘖,真是的......你還真是個罪孽深重的男孩啊。」


  「我.....我說的有哪邊得罪妳了嗎?」


  「這個嗎......多多少少有吧?所、以、呢──」


  Alter牽起士郎的小手,加快踏在土黃步道上的腳步,身姿變得輕快興奮起來。


  「回家後最好拿出你的真本領,做出讓我滿意的晚餐哦。」





無聊抒發,天氣之子好好看哦!!!配樂也好好聽哦!!!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55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