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4
GP 11k

RE:【小說】小衛宮家的餐桌風景 Lancer.Ver 03 國王的知識量很足夠的......吧?

樓主 班導1.5(進廠維修中) av264857
GP8 BP-
前言:


由於最近玩的三款(嚴格來說是兩款,FGO日版跟台版還有七龍珠)都狠狠地歐了一回,滿足之餘就動筆寫了些東西。

啊對,然後這個系列不外乎就是只會將WhiteBearA大的白槍傻創作進行衍生創作,至於下一個會寫哪一張圖的衍生故事,我都是用數字抽獎器來決定,不過各位如果想先看哪張創作的衍生劇情的話,可以在下方留言給我「參考參考」ㄛ

至於WhiteBearA大到哪裡看?下方有很多連結,點進去欣賞吧!


本人不算是名資深的FATE粉,對其世界觀的設定或是故事沒有到非常了解,但至少對裡頭的角色是有所熱愛的,這系列的文本意也就只是想寫出二創日常劇情,所以點進來期待這系列是嚴肅的聖杯戰爭的人應該要失望了。

此外,這系列是由WhiteBearA大大同意讓我挑選大大筆下的乳上二創繪圖作品去進行撰寫。







-MAIL-
zaku2s640480@gmail.com
本次為此作品作為靈感撰寫




國王的知識量很足夠的……吧?


  「嗯……」


  剛吃完飯的午後,一直到下午四點的這段時間,是令人睡意大增的時候,尤其是吃得很飽再加上今日天氣好到一蹋糊塗。


  士郎坐在自己的房間裡,雙腿盤坐面對自己的作業。而大河與阿爾托莉亞則在客廳玩著抽鬼牌消磨時間。


  「嘖……好難呀──快要寫不下去了……」士郎想放棄面對現在的難題,除了因為很難之外,也因為吃飽想睡覺,不過更主要是因為外頭的兩人,正在玩「輸家要聽贏家的話」規則的抽鬼牌。


  「呀呼──我又贏啦!」


  「呃……」


  「那麼……已經牽過阿爾托莉亞的手、躺過阿爾托莉亞的膝枕、摸過阿爾托莉亞的胸了……呼嘿嘿──那接下來就把臉埋進胸好了!」大河發出四五十歲般的猥褻大叔聲線,眼球死盯著阿爾托莉亞的胸部流著口水的模樣,像極了覬覦獵物的老虎。


  「……雖然很羞恥……但是身為王,曾經,一答應他人便絕不違約,來、來吧……」阿爾托莉亞雖然面有難色地撇開頭,但依然還是顫抖地敞開雙臂,閉著眼咬下唇,等待正準備撲上去的大河。


  「嘿嘿──那我就不客氣啦!」


  大河話剛說完就撲上去,將臉埋入阿爾托莉亞單單隔著一件米色毛衣的巨乳,且開始肆意妄為,發出令人直搖頭的猥瑣聲音。


  當然待在房裡寫作業的士郎也正搖頭中。


  等到幸福的時光結束後,大河又洗起牌來,說:「不過……阿爾托莉亞的運氣還真是差耶,玩了四場都輸,如果再算上前五次沒特別要求輸家做什麼事情的部分,就是九連敗了呢。」


  「這個……我始終相信人平時得靠自身的努力去取勝,但不否認在緊要關頭中,運氣的確是關鍵。我本人是天生的行動派,做什麼事情都是靠自己的經驗與知識,鮮少有失敗的情況。但只要遇到這種無須經驗跟知識的東西,就會敗得一蹋糊塗……」阿爾托莉亞垂下肩膀說,並且一副就是「我不想再玩了」的退縮神情。


  (阿爾托莉亞,槍兵,筋力B、耐久A、敏捷A、魔力A、寶具A++
……幸運C)


  「說別人運氣差,明明就是藤姊偷偷在袖子裡藏幾十張鬼牌,騙不了我後就跑去騙阿爾托莉亞……」士郎趴在桌上自言自語。


  「好啦!這樣就十連敗了!我想想要讓妳做什麼事情哦……」


  「嗶嗶嗶!」


  大河接起自己的手機說:「喂喂,我是藤村……什麼!?你說那家很有名的松嶋&貞子快餐車來到冬木了!?」


  「大……大河?」


  「啊啊不好意思,那個快餐車只停留幾天而已,我會買三人份回來的!至於懲罰的話……」


  「呃……」阿爾托莉亞原以為可以擺脫掉一次懲罰的,但又聽到大河說出懲罰兩字不禁眉頭一皺,發出無奈的聲音。


  大河看到前陣子買的太大而穿不下的教師服,腦袋靈光一閃,跑到阿爾托莉亞的耳邊窸窸窣窣地說。


  「欸!?」


  「就這樣啦!那我出門囉!」


  「大、大河!」


  不顧阿爾托莉亞的呼喚,大河騎著機車往市區衝去了,而阿爾托莉亞靜靜地盯著那袋裝著教師服的袋子十秒,吞了吞口水過去將之拿出。


  「……好想睡覺哦……」


  「士郎,我可以進來嗎?」


  「哦……進來吧……有什麼事情嗎?」


  士郎睜開惺忪的雙眼,身子立刻就被眼前的對方給充飽了電。


  穿在她上半身的直條紋白襯衫完美的襯托出美妙的胸型,領子的藍色蝴蝶結與無度數眼鏡更是增添不少可愛與文青氣質。雖然乍看之下合身,但仔細一看其實就可以發現胸前的釦子有些緊繃,導致裡頭的蕾絲內衣依稀可見,但真的要有注意到才看得見。


  下半身有著金色鈕釦的寶藍色高腰窄裙,雙腿套著過溪黑絲襪。窄裙凸顯了對方豐滿渾圓的臀部、纖細精實的腰部,而過溪絲襪與窄裙互相搭配,將女性的絕對領域百分之百地呈現出現。


  「阿爾托莉亞!?妳……妳這是什麼打扮?」士郎精神飽滿的驚問,完全不像剛才快睡著的慵懶樣子。


  「這個是……大河的懲罰,她要我穿著這套衣服來教你功課。」只見阿爾托莉亞害臊地不敢正視士郎,伸出一手抓著窄裙不斷往下拉,另一手則不知要做什麼,而閒置在胸前,用手指捲弄著蝴蝶結,可見真的很難為情。


  「沒關係啦……妳這樣也很為難吧?趕快去把衣服換掉吧,功課的部分我已經快做好了。」


  「嗯?但是我看堆在旁邊的書本根本沒有減少啊。」


  「呃……」


  「就讓我來幫幫你吧,怎麼說我也曾是一國之君,國王的知識量很足夠的,就請放心吧。」阿爾托莉亞來到士郎旁邊的墊子屈膝跪坐,而士郎將這一連串動作都看在眼裡,內心只有「好美麗」這個詞彙可以表達他的感想。





  「那衣服可以先去換掉啊。」


  「這個是懲罰,就算是國王,做錯了也要乖乖接受懲罰才行呢!那我們開始吧。」阿爾托莉亞認真說道,並也拿起了一枝筆開始準備教士郎功課。


  士郎拿了一本歷史習作開始寫題目,做著做著,寫題目的速度漸漸因為身旁的女性,所散發出的迷人香氣而減緩許多,回過神來阿爾托莉亞離自己只剩不到兩公分左右。


  「……那個,阿爾托莉亞,妳能教教我這題嗎?」


  「.....欸?」


  士郎轉頭一看,發現阿爾托莉亞臉上掛著的表情,非以往的冷靜沉穩,而是腦袋完全放空的無神表情。


  「阿、阿爾托莉亞?妳會這題嗎?」


  「那個……我的知識量僅僅停在西元五六世紀的不列顛……對於之後與東洋的歷史一概不知……」


  「是嗎……那就沒辦法了呢,我還是自己──」


  阿爾托莉亞見士郎不需要自己,急忙說道:「那個!士郎有書本吧?請給我一點時間,我馬上熟讀之後再來幫你做題目!」


  之後阿爾托莉亞就窩在房間角落正坐,認真讀著國小日本史課本,原以為對方對讀很快,然後再過來幫忙做功課,結果對方過來卻是要問問題……


  不過最後由於阿爾托莉亞一邊問問題的關係,也算是幫助士郎複習,最終順利做完了題目。但事後阿爾托莉亞卻因為「本來要教導士郎結果反被教導」這件事,感到大大的挫敗……


  

8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556 筆精華,11/1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