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3
GP 10k

RE:【小說】小衛宮家的餐桌風景 Lancer.Ver 02 御(主)廚與饕(從)者

樓主 班導 av264857
GP9 BP-
這系列是由WhiteBearA大大同意讓我挑選大大筆下的乳上二創繪圖作品去進行撰寫。





-MAIL-
zaku2s640480@gmail.com
本次為此作品作為靈感撰寫


02
御(主)廚與饕(從)者

  「嗯……」


  眼前這名穿著簡樸掃除服的金髮碧眼女子,正小心翼翼地拿濕抹布,全神貫注,擦拭最後一塊玻璃。


  乍看之下是不需要人特別上前監督的簡單事項,一交給阿爾托莉亞做後就得時時刻刻盯緊才行。


  「嘟咕……」我緊張地吞嚥口水,從側面看彎身地對方,脖子也有明顯地起伏。


  「哈啊──擦完了!沒有弄破一片!」阿爾托莉亞興喜地高聲大喊,隨後又注意到自己失態的模樣,趕緊整理儀容恢復平時的冷靜,但就算盡可能的掩飾,那股興喜跟抿笑是藏不住的。


  「真是太好了呢……」


  我這句話有兩個意思,一是為阿爾托莉亞的成功感到高興,二是我終於不用再去請師傅過來修繕窗戶了,這週就請了四次……


  阿爾托莉亞.潘德拉貢,也是英國著名的亞瑟王傳說裡的亞瑟王,藉著我養父在倉庫留下的魔法陣召喚出來,是為了要保護我不受任何危險的槍兵從者。


  然而在如此和平的時代,原先初識的高凜冷酷隨著時間淡化消逝,變成了一位很普通的大姊姊,現在正和我一起生活著。


  雖然是亞瑟王卻是女的、雖然是歐洲人但卻會一口流利日文、雖然有神劍但卻是拿一把大槍……種種疑點讓我好幾度猜想,究竟是我讀過的故事寫錯?還是也有這麼一個版本的亞瑟王?然而這些問題我一直都想找個機會問問她。


  「這下子我應該也可以嘗試其他家事了吧?」她語氣中帶著得意問。


  「嗯嗯,明天開始掃地好了。」講到這裡突然想到,為什麼我不先從掃地開始讓她做呢?就算臂力在強,土地也不可能被掃凹吧?


  啊……但是竹掃把很有可能會被弄斷……家裡有幾隻可以用的啊?還是說先讓她做其他家事呢?不過有哪些家事是不會破壞到用具跟房子的啊?


  我開始用手指摩娑下巴沉思著這個難題,阿爾托莉亞疑惑問:「有什麼問題嗎?」


  「啊,不不……沒什麼事。對了,就當作是獎勵阿爾托莉亞吧!今天晚餐就做妳喜歡吃的料理。」


  對於我提出的大方獎勵,阿爾托莉亞看起來受寵若驚,搖著雙手直呼:「不不不……士郎不需要這樣子,打掃本應是我這個從者的職責,我並不是想要獲取回報才做的……」


  「無所謂啦,何況好好犒賞自己的從者,不也是御主的職責嗎?」


  「這麼說倒無不對……」見阿爾托莉亞糾結的樣子,還時不時斜眼瞄過來盯我,但很快又飄移到別處去。


  「什麼料理……都辦得到嗎?」


  這回輪到我拍拍胸襟,得意地講:「我對我的廚藝蠻有自信的,之前藤姊帶她的同事回來辦生日派對時,派對上的料理都是由我一手包辦的哦!雖然我比較常作和食,但西式料理……應該不會是個大難題。所以不必客氣,說吧!」


  「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嗯……」


  我耐心等候對方,一邊猜測的對方可能會喜歡吃的料理。說到英國料理,最有印象的就是炸魚薯條了吧?外層炸得金黃酥脆,通常配上番茄醬、塔塔醬食用,魚肉也可擠上檸檬汁,據說是英國的代表性民族小吃。


  之前翻食譜無意間注意到有道叫做「牧羊人派」的英國傳統佳餚,主要材料是羊絞肉和馬鈴薯泥,作法是把炒過的絞肉用高湯燉煮後,鋪在烤盤裡,上層鋪滿馬鈴薯泥,放進烤箱裡烤。


  據說發源自英格蘭北部或蘇格蘭一帶,為了處理週日午餐剩餘的肉類而發明的料理。阿爾托莉亞應該能接受這種較傳統鄉下的料理吧?


  莫約過了半分鐘,對方才豁然開口說出了把我瞬間驚呆的料理。


  「翼龍肉排!」


  「啊?」


  「或是大章魚觸手麵、魔豬肉漢堡,不然炸獨角獸肉球配白飯也不錯,淋點用魔眼醃製的醬汁就更好吃了!」


  「不好意思……我想超級市場裡應該找不到那些食材哦……」


  除了白飯以外,全都是我沒聽過的料理啊……不過看阿爾托莉亞講著講著還流出一點口水在嘴邊的樣子,應該是那時代的山珍海味吧?


  「欸?說……說得也是呢……畢竟都過了一千四百多年了。不過我對這時代的料理也知道的不多……」


  「不如我們去看看食譜吧!有材料跟圖片,這樣一來就比較容易挑出想吃的吧?」


※     ※     ※


  「那邊……旁邊那本,沒錯。」我指著比我高一倍的書櫃上的食譜書,讓阿爾托莉亞代替我取下。平常我是要拿張椅子才可以拿到書的,不過既然有個高個子幫手在身邊,當然是請她代勞啦。


  藉著我倆來到客廳,坐在暖爐桌的同一個位子,雙腿各自放入暖被中,把食譜書放在桌上翻閱起。


  阿爾托莉亞專心地注視每頁的佳餚,看上去似乎每道都想吃的樣子。而我倒是只顧著翻頁而沒在專心看食物……因為那兩團被亞麻毛衣包住依然很突出的胸部,不斷在我右臉旁晃動,隨著對方看到食物的反應越大,晃動程度也就越大。


  「這就是現代的美食嗎?看上去賣相不比我那時代的美食差,每一道都很美味的樣子……士郎?你怎麼了?」


  「沒……沒什麼……妳挑好要吃什麼了嗎?」


  「嗯……壽……喜燒?這是什麼料理?」她指著壽喜燒的圖片問。


  「哦,這是一種以少量醬汁烹煮食材的火鍋,通常食材包括牛肉片、大蔥、萵苣、豆腐等。據說是由農夫發明,而農夫吃飯一定會忙完了才開動,所以吃壽喜燒,有『慶祝豐收』的意涵,是忘年會必吃的料理哦。」


  「原來如此……那忘年會又是什麼呢?」


  「忘年會就是一種慶祝一年又平安結束的活動,之所以叫做忘年會,是因為古時候有首歌的歌詞『忘卻一年的辛勞吧!』*1,進而有了忘年會這麼稱呼。」


  經過我一連串的解釋後,阿爾托莉亞用相當佩服的眼神注視著我並稱讚道:「士郎年紀輕輕就懂得好多呢,真是不簡單。」


  「這沒什麼啦……」


  常常窩在家裡,無聊除了拿竹刀去劍道場揮揮、嘗試各種料理之外,就只剩下看這屋子裡的書了,所以我自然而然會比同輩懂很多。


  不過我會知道忘年會並不是從書上得知,而是因為藤姊曾帶同事回家舉辦過才知道的就是了……


  但是被阿爾托莉亞這樣子美麗的人稱讚,多多少少還是會感到一點得意。


  「慶祝一年平安結束的忘年會、慶祝豐收的壽喜燒呀……挺適合和貝德維爾他們一起體會的東西呢……」阿爾托莉亞越講越小聲,但我還是可以把整段話聽完。


  「貝德維爾?」


  阿爾托莉亞見我一問,便趕緊搖搖頭輕笑說:「沒什麼,士郎不要在意。」


  某人保持神祕的樣子並說出「不要在意」,通常只會產生反效果。我看就挑等等出外採購時問問吧。


※     ※     ※


  最終阿爾托莉亞選了「照燒雞腿排」、「高湯蛋捲」兩種,並穿上米白色大衣外套就跟著我一起出外採購食材了。


  「不好意思啊……外套很緊吧?」我瞧見對方不停在調整大衣外套,因為身材比藤姊大一號,所以大衣被繃得很緊。往好的方面想,至少她穿起來比藤姊看起來好看多了。


  這套大衣外套給藤姊穿的話會顯得太大、鬆垮垮的,但給阿爾托莉亞穿後卻變得相當緊繃,由此可見兩人的身材落差有多大。


  「嗯……是有那麼一點不舒服,不過尚可忍受,謝謝你的關心。」


  走著走著,商店街的人們,不論男女老少,都忍不住將視線投射在阿爾托莉亞身上,猛然覺得帶她一起出來買似乎不是個好主意……因為再看到阿爾托莉亞後,自然就會看到我,然後耳邊就會有些蚊子般令人不自在的話語傳來。


  反倒是阿爾托莉亞似乎對這些目光跟話語沒什麼感覺,這點讓我很意外。


  「阿爾托莉亞不覺得不自在嗎?再被這麼多人注視的情況下……」


  阿爾托莉亞莞爾一笑,回:「那是因為我還是卡美洛國王的時候,就常常得站在幾千萬的子民面前嘛,和圓桌騎士們出征凱旋時也會收到子民們的歡呼聲,所以我已經習慣被人看了。」


  聽對方這麼解釋,仔細想想好像也對哦。


  「對了……關於阿爾托莉亞的過──」


  「yo~小妞妳長得可真不錯啊!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卡拉ok開心一下?」


  突然之間眼前佇立三名穿著邋遢高中制服的不良少年,他們都頂著一顆用髮膠塑形成的誇張尖刺頭髮,帶頭的那名金髮男講完話後,自以為很帥地抽了一口菸,並把菸輕輕吐到比自己稍高一點的阿爾托莉亞臉上,這讓阿爾托莉亞不是很高興而微蹙眉頭。


  「士郎,我們快走吧──」阿爾托莉亞直接牽住我的手快步穿過三人,然而不良少年並沒有因此打消搭訕的念頭,跟了過來再度擋在我們面前。


  「我說啊……真的不跟我們去開心一下嗎?啊,因為弟弟年紀還小的關係對吧?不然先讓妳把妳弟送回家,然後我們再去──」金髮男邊說,手邊放到了阿爾托莉亞的肩膀上,這有如導火線般,點引了阿爾托莉亞的怒氣一點。


  「能不能請你把手拿開並讓開,金色海膽。」阿爾托莉亞露出了比剛召喚時還要冷酷,甚至到了凶狠程度的神情,而且不知道是否為她使用了什麼魔法,隱隱約約感覺到周圍的空氣都好稀薄且寒冷,都快喘不過氣來了。


  「呃──對……對不起!」三人異口同聲的被嚇跑兼道歉,隨後空氣變恢復以往的溫暖,阿爾托莉亞的表情也一樣變回和藹親切的樣子。


  「那我們走吧,士郎。」


  「哦……哦……」


  我看著被阿爾托莉亞溫暖的大手包住的自己的小手,忽然一種令人懷念的暖心感充斥全身,使得體外再有多強的寒風吹來,我都不再覺得冷了。


※     ※     ※


  「呼……要開始囉!」


  「嗯嗯!」


  我倆都各自穿上了圍裙,我踩在小板凳上,看著眼前的食材率先拿起一個小碗,在裡頭加入料酒、味醂、醬油各兩大匙,這是為了照燒雞腿排所需的醬汁。


  「阿爾托莉亞喜歡吃甜嗎?」


  「只要是士郎煮的我都喜歡。」


  「那就加一點約一小匙的白糖好了……幫我把去骨的雞腿肉拿過來。」


  阿爾托莉亞拿兩片過來後,我用刀把筋和皮的地方切掉,也將比較厚的地方稍微切開攤平,接著用叉子在上面插洞,就當我打開電磁爐時,阿爾托莉亞問:「那個……有沒有我能幫忙的地方?」


  「哦,妳先把醃黃蘿蔔、酸黃瓜、酸梅拿出來。」


  「我的意思是,我能不能也做一些處理食材的工作。」


  她這樣一問我先是擔心地瞇起眼注視對方,隨後她便保證說「我對刀工可是很在行的」,於是我就姑且拿了把菜刀給她,要她幫我把醃黃蘿蔔、酸黃瓜切片,並二度叮嚀她控制一下力氣,別把砧板跟菜刀切壞了。


  一邊把電磁爐控制在偏強的中火,一邊悄悄觀察對方的情況……嗯,一切都很正常,總算是能放心了。


  我將兩片雞腿肉放入平底鍋,先從雞皮開始煎,透過用鍋蓋按壓的方式把雞皮煎脆,並時常用廚房紙把從雞肉出來的油抹掉,這樣吃起來才不會有過油的膩感,也更容易入味。


  當雞皮成金黃色後翻面繼續把另一面也煎到金黃,蓋上蓋子悶2~3分鐘,這段時間我先跑到旁邊去弄日式高湯。


  在開始料理前,我事先把擠得很乾的兩個昆布抹過表面*2,泡水三十分鐘再用小火煮,現在差不多快要沸騰,趕緊將昆布取出,再轉成大火把水煮至沸騰,加入柴魚片轉成小火煮1至2分鐘。


  「阿爾托莉亞,切完了來這邊幫我把湯的浮雜撈掉,然後把湯倒入旁邊的鍋子,記得用濾器過濾。」


  「我知道了。」


  我回到雞腿肉這邊,轉成中火,加入準備好的醬汁,並用湯勺重複將醬汁淋在肉表皮上。當醬汁漸漸變濃以後容易燒焦,要小心調整火候,直到醬汁變濃稠才停火。


  把兩塊完成的雞腿排放到砧板上,切成一塊塊長條形的樣子,這時我才注意到早已過濾好高湯的阿爾托莉亞,因為香氣而站在我旁邊,一副很想現在就撿一塊來吃的模樣。


  「再忍耐一下下,很快就好了哦!」


  「嗯嗯……嘟咕……」


  接著要處理日式高湯蛋捲,我從高湯裡撈了五匙到小碗裡,加入糖一茶匙、味醂一大匙、醬油兩茶匙。


  打四顆雞蛋到另一個空碗攪拌均勻,再加入剛剛弄好的高湯醬料攪拌,然後再用濾網過篩倒入別的碗裡。


  我拿出了一段時間沒用的玉子燒不沾鍋,用廚紙均勻地抹上油,中火加熱(依情況做調整),加入蛋液。


  煎玉子燒得從外往內捲,力道不能太輕或太重,捲完第一次後往前推,再次倒入蛋液,切記一定要讓蛋液流倒捲好部份的下方,然後重複從外往內捲的動作,來來回回四或五次。


  其他需要注意的地方就是過程中蛋液會有些氣泡得把它弄散,捲得時機是半熟的時候……


  「啊……抱歉,不小心弄破了一點……」我對阿爾托莉亞苦笑道歉。


  「士郎毋須道歉……這道料理的難處就在這裡對吧?」


  「是啊,有時候可以好看一點,有時候則不行呢。」


  煎好後放到砧板,趁熱用廚紙包起調整成更完美的長方形,然後再切成一塊塊。


  最後把照燒雞腿排、日式高湯蛋捲分別擺盤,阿爾托莉亞切好的醃黃蘿蔔片、酸黃瓜片也擺盤,然後在中間放幾顆酸梅
。盛兩碗日式高湯、白飯……


  「大功告成了!」


  阿爾托莉亞看著餐桌前的豐盛晚餐,再也不管騎士王應該要有的矜持,像個小孩子一樣哇哇叫,雙眼發亮讚嘆不已。


  「那我要開動了!」&「我要開動了。」





  我倆同時夾了照燒雞腿排,配著白飯一口塞入嘴中,香甜、鹹而不膩的肉味像炸彈一下再嘴裡炸開,侵襲每一顆味蕾,肉汁在包覆舌頭的同時也包覆住白飯,讓人不免露出刺激欣喜的快樂表情。


  再夾蛋捲配著白飯吃,蛋捲柔順的口感與親切的味道就像母親一樣,把我們兩個人呵護到露出平順幸福的飽足神情。


  「果然白飯配什麼都好吃呢!」


  「沒錯呢。」


  吃著吃著,不知曾幾何時,阿爾托莉亞就一直注視著我,「怎麼了嗎?是料理有問題嗎?」


  她輕輕笑,笑聲猶如鈴鐺般清脆悅耳,「我只是覺得剛剛做菜的時候,士郎還真有御主的樣子,技巧也很好,是有人教你的嗎?」


  「沒有……我是自己看食譜書學的。」


  「所以是興趣使然嗎?」


  「……」


  ──士郎,好吃嗎?


  「士郎?」


  「啊?哦哦……算是興趣使然吧,哈哈……」


  見到我些許異常的反應,阿爾托莉亞並沒有追問的打算,貌似她也隱隱約約感覺到我並不太想談這件事。


※     ※     ※


  「結果……今天一直沒機會找時間問阿爾托莉亞有關她的過往……算了,反正以後時間多的是,不如──」


  就當士郎思考到一半時,拉開自己房間的門,看到阿爾托莉亞端正地跪坐在床邊,閉目養神著。


  「有什麼事嗎?」


  聽聞士郎的呼喚,她睜開了翡翠雙瞳,突然語氣嚴肅說:「我想了很久,果然我還是沒辦法什麼都不做就獲取士郎給予的禮物,我的騎士道並不允許我這麼做。」


  「妳並沒有什麼都沒做呀?妳幫了我擦窗戶啊?」


  「那是職責,不應該索取回報。現在的我並沒有什麼實質的物品可以送給士郎,所以只好將我的所有,一五一十的交給士郎了。」


  「什……什麼?妳先別這麼著急啊……」


  「一點都不著急,我可以等士郎準備好。」


  「真的假的……她說的「我的所有」該不會是指「那件事情」吧?如果真的是的話那事情可就大條了啊……」士郎心想。


  「別太緊張,講故事的夜晚還長著呢。」


  「啊啊……是啊……還長著呢──等等,妳說……講故事?」


  「是啊,今天過下來,我發現關於這個時代還有士郎你,都有了不少的認識,所以我打算把我生平所有故事一一和士郎分享,讓士郎更加了解我,也順便當作晚餐的回報。」


  「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呀……那好吧。」得知真相的士郎不由得鬆了一口氣,然後才能安心地躲進棉被裡。


  「那麼要從哪裡開始呢?」


  阿爾托莉亞跟著側躺起,微微抬頭思考,「不如就從我父親『烏瑟王與康沃爾公爵之妻伊格賴因的故事』開始說起好了。可不要睡著了哦!很久很久以前……」


  「嗯嗯,不會睡著的哦……」


  士郎聞到來自阿爾托莉亞身上,由洗髮精、沐浴乳,再加上本身成熟女性的三種香味融合再一起的美妙氣味,氣味與悅耳輕柔的聲音搭配起來,催眠效果極強,用不著一分鐘,士郎的眼皮就越來越沉重,直至闔上……


  「之後梅林把我帶到一個隱密的地方撫養我長大......士郎?士郎?真是的……果然真是小孩子吶。」


  阿爾托莉亞就這樣靜靜地盯著睡覺中的士郎,左看看右瞧瞧後,低身往士郎的額頭吻了一下。


  「祝你好夢,我的御主。」


※     ※     ※


  另一方面,回老家幫忙處理雜事的藤姊,正在房間用手機看著監視器畫面……


  「啊啊啊啊──我也好想吃小士郎的飯啊!我也好想得到阿爾托莉亞姊姊的Kiss Goodnight啊啊啊啊──」


*1忘年會源於15世紀室町時代,當時歌中唱著「年忘れ!」,意謂著「將這一年不愉快的事情都忘掉!」
*2昆布上面白白的粉是鮮味(umami)所以不需要全部抹掉。


後記:

不好意思02到現在才更出w最近忙蠻多事情的,在這之後也無法確定能否定時更新,因為五月初要統測,所以也請各位多多忍耐了。

事後發現白熊大的p網有更多我沒看過的白乳上二創欸wwww靈感upup

至於場外的部分就不更新了,因為發現一次要更新三個地方有點麻煩w

還有書名改成這樣我想會比較不會讓人誤會吧ww有些不懂英文單字的人可能就會以為這是一篇認真打架的聖杯戰爭故事wwww所以改成這樣應該就比較不會產生誤會了w

然後我發現這邊刪了我的文章?!不過也沒有寄通知給我說哪裡有問題,所以是被系統吃掉了?不過有很多小說創作發表時間的比我長啊……???

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555 筆精華,11/1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