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470

RE:【心得】劇情不負責任翻譯(更新到1-4)(無期限招募翻譯人員)

樓主 Rei online007
GP3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YO!別來無恙?_(:3」∠)_
把警衛們都叫來之後就可以開始看 1-6 囉~(゜∀。)

官方10/12的公告是說預定11月上旬開始實裝第三章是吧?
( ・∀・)っ真期待呀~

-------
第一章 第6節 一波未平(註1)



瑪莉·安東娃妮特
--呼。
好啦,逃到這邊來的話應該沒問題了吧?

瑪修:
Doctor?

Dr.羅曼:
沒錯,反應已經消失了。
順便一提,在你們所處位置附近的森林,
已確認偵測到靈脈的反應。

瑪修:
我明白了。
貞德小姐,還有……瑪莉小姐?

瑪莉·安東娃妮特
你居然叫我瑪莉小姐!

瑪修:
抱、抱歉失禮了。
那個--

瑪莉·安東娃妮特
才不會失禮,我非常的高興啊!
我覺得剛才的叫法悅耳動人的可愛呢!
拜託了,美麗的異國人士!
從今以後是否也能這麼稱呼我呢……!

瑪修:
呃、這個嘛……。
Miss.瑪莉,或者該稱為Mademoiselle.瑪莉……呢?(註2)

瑪莉·安東娃妮特
不可以,我才不要。
瑪莉(Marie)小姐比較好啦!像羊咩咩一樣就可以了!

-------------------------

選項1:那應該是梅莉(Merry)小姐吧……
選項2:請多指教了,瑪莉小姐

-------------------------

瑪莉·安東娃妮特
是的!我在這裡唷!
初次見面您好,我是瑪莉小姐!
理解力快的女性可是很有魅力的唷。
我來猜猜,您說不定是非常世故的人!?

瑪修:
………………瑪莉小姐,
能跟你說幾句話嗎?

瑪莉·安東娃妮特
啊啊,非常抱歉。
我真是的,竟一個人喧騰起來,讓你們見笑了。
那麼,有何貴幹呢?

瑪修:
在這附近的森林裡,已經查探到了強大的靈脈。
為了將靈脈設為根據地,所以想朝那裡出發……
各位,沒有異議吧?

瑪莉·安東娃妮特
當然沒關係囉。
可以去吧,阿瑪迪斯?

阿瑪迪斯:
向我徵詢意見也是沒用的呀,
照你喜歡的做就行了,瑪莉亞。

貞德:
瞭解了,我沒有異議。

瑪修:
那麼,就在那邊休息一下,
來談談我們今後的打算吧。


(前往森林中的靈脈地)


???:
吼----

瑪修:
……看樣子,在靈脈處似乎聚集了一群怪物們呢。
粉碎你們!


(戰鬥結束)




瑪修:
……那麼,就讓我開始建立召喚陣。

達・文西:
呀,你們,在十五世紀法蘭西的旅行享受得還滿意嗎?
接下來,就快點開始切入本次要講的主旨了,
是關於Servant的規範。

可能進行召喚的Servant幾乎都是以七種Class來歸類。
Saber、Archer、Lancer、Rider、
Berserker、Caster、Assassin,
各Class之間存在著不同的相容性。

舉個例子,
Saber剋Lancer、Lancer剋Archer,而Archer又剋Saber。
Rider剋Caster、Caster剋Assassin、Assassin剋Rider。
至於Berserker則剋全部的Class,
不過相對的,被攻擊的時候也被所有Class剋。

這就是所謂的三難困境,(註3)
與敵方Servant戰鬥的時候請務必確認一下喔。
當然了,還有一部份的Servant是不適用這種範疇的,
關於這點就留待今後有機會的話再詳談吧。

好了,陣形設定完成。
祝旅途愉快!


(在靈脈處設定完了召喚陣)




瑪莉·安東娃妮特
總算安頓下來了,
那就允許讓我重新自我介紹一下吧。

我的真名叫瑪莉·安東娃妮特,Class是Rider。
還請各位能親自用雙眼兩耳來認識我究竟是一位怎樣的人,
如果能仔細審視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另外,非常可惜的是我並不清楚被召喚而來的理由,
因為我沒有Master。




阿瑪迪斯:
沃夫岡·阿瑪迪斯·莫札特,我也和她一樣沒有Master。
自己為何會被召喚?
或者該說自己算是英雄嗎?我沒什麼實感呢。
我確實是偉大的人物,
不過嚴格說起來我也不過是為數眾多的藝術家之中的一位罷了……。
算了,畢竟為了音樂我也多少涉獵了魔術的領域,
就是這點的緣故啦,但我也只是對惡魔演奏的音色感到好奇而已嘛。

瑪修:
我是瑪修・奇力葉萊特,
是一位不曉得真名叫什麼的半Servant。
這位是主角君,你們也已經知道是我的Master了。

----------------------
選項1:請多多指教

阿瑪迪斯:(選項1)
啊啊,請多指教。
我跟她同樣是非戰鬥系的人,讓我們好好相處吧。

----------------------

選項2:尼~濠(註4)

瑪莉·安東娃妮特(選項2)
哇,這招呼打得真有趣耶!
尼……尼~濠!教指多請!(註5)
唔唔,和主角君唸的感覺好像還是有著根本上的不同……
不能更加接近庶民的心情去唸是否就唸不好了呢……

瑪修:
前輩……不可以教別人奇怪的打招呼方式啊。

瑪莉·安東娃妮特
啊,我知道了! 必須要有向對方撒嬌的心情吧!
看這邊啊阿瑪迪斯,尼~濠!

阿瑪迪斯:
尼~濠!
不錯耶瑪莉亞,之後就拜託你也這麼做了!
百年的戀情似乎也會急速冷卻下來的樣子呢!

瑪莉·安東娃妮特
……呣呣。
抱歉了主角君,雖然覺得尼~濠是相當刺激有趣的用語,
但我要含淚將它封印起來啦。
阿瑪迪斯覺得高興的話,就表示這不是淑女該使用的詞彙呢。

阿瑪迪斯:
啊,別這樣好嗎,那種無憑無據的謠言,
說得我好像是超喜歡情色話題的變態紳士那樣啊。

瑪莉·安東娃妮特
我不懂您在說什麼,(註6)
畢竟您除了音樂以外都過於赤子之心了。

--------------------

瑪修:
在那之後,就在這邊--。(正在跟貞德兩人確認狀況)

瑪莉·安東娃妮特
貞德,是貞德呢。
為了拯救法蘭西而奮起的救國聖女,
我從生前就一直想會面的其中一位大人。

貞德:
……我、我並不是什麼聖女。

瑪莉·安東娃妮特
是呀,大家都知道您自己是這麼認為的唷。
不過,至少您的生涯是真實存在的,
那項結果是我們大家都曉得的事。
因此大家才會讚頌您、憧憬您,無法忘懷您。
貞德,
奧爾良將這奉為奇蹟之名。

貞德:
………………。

阿瑪迪斯:
不過那項結果也是由於火刑的關係,才導致了龍之魔女出現的因素呢。
只會往好的一面看是瑪利亞的壞習慣,
我沒說錯吧,貞德?
你的人生存在了些微的變調,
被稱為"完美的聖人"因此而受了傷的,不是別人,正是貞德本人。
聽好了瑪莉亞,
你總是一昧的過分讚賞、期望他人,
偶爾訓斥、否定對方也是很重要的一件事喔。

瑪莉·安東娃妮特
那、那點小事,就算阿瑪迪斯不說我也明白的!
不對,每天都被您這樣叮嚀!
這、這麼做總行了吧?
你這個音樂笨蛋!人渣!
只對音階產生欲望的一次元性癖者!
真的這麼想和樂譜談戀愛的話,乾脆化成音符如何啊!?




阿瑪迪斯:
……雖然是我先起頭這件事的,
但被你罵的時候像這樣……有股難以言喻的感覺湧上心頭了呀。
不過呢,只要你願意還是做得到嘛!                警察先生就是這個人!
就像剛才那樣也請對貞德說個幾句吧。
要更快、語氣更重、更加辛辣的!
按照你所想的盡情的將缺點給說出來吧!

瑪莉·安東娃妮特
NO,那是不可能的唷阿瑪迪斯。
像您這樣的人渣或許充斥著許多缺點,
但是貞德是沒有缺點的哦。

阿瑪迪斯:
--你認真的嗎? 我受重傷了呀。
你喜歡貞德喜歡到了這種地步了呢。

瑪莉·安東娃妮特
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種信仰呢,
還有些許的內疚。
……雖然微不足道,但我很抱歉。(註7)
這是身為愚蠢的王族應該對聖女懷有的罪惡感。




貞德:
……瑪莉·安東娃妮特,您這麼說我很高興,
但是正因如此我才要向您坦言。
生前的我並非什麼聖女,
我只不過是,為了自己所相信的事揮舞了旗幟,
而結果就是使得自己的雙手沾滿了汙穢的鮮血。
……當然了,我並不感到後悔。
即使是最後,在宗教審判被彈劾時也是--我死的時候也是。

然而為此流淌了太多血,
一位鄉村姑娘相信了自己的夢想,可是--
在完成那份夢想的過程中究竟付出了多少犧牲?
直到那時候為止我還無法想像。
雖然不覺得後悔,但對那些犧牲也沒感到畏懼。
……那就是我最深沉的罪孽。

我會被稱為聖女,也只是就結果論而言,
將那種小丫頭稱作是聖女總感覺哪裡不對勁。

瑪莉·安東娃妮特
……是嗎。
吶,您不是聖女對吧?
那麼我可以稱呼您貞德就好了嗎?

貞德:
……咦,好的,當然可以。
能這麼稱呼我的話,總覺得挺懷念的。

瑪莉·安東娃妮特
太好了,那您也要稱我為瑪莉。
如果您不是聖女而只是個貞德的話,
那我也不是什麼王妃,而只想當個瑪莉喔。
吶,拜託囉,貞德。
請試著喚我一聲瑪莉?

貞德:
好、好的,那我就不客氣了。
……謝謝你,瑪莉。

瑪莉·安東娃妮特
我才要謝謝你,我很開心哦貞德!
還有真是抱歉,我一昧的將自己的心情強加於你,
害得你迷失了自己的答案了呢。
就像那日什麼都不懂的我一樣,
除了自己尋求解答以外別無他法了呢。
我可是非~~常的想偏袒貞德的,(註8)
但是不行,所以我只能強~~忍住閉上嘴巴了。
不光只是相信你就好,我會支持你!
這就是女性朋友之間互相扶持的心情吧,阿瑪迪斯!

阿瑪迪斯:
說的是呢,挺不錯嘛?女性朋友之間互相扶持之類的話語,
就像充斥著Sweets的迴響那樣十分的空虛呢。(註9)

瑪修:
我們也相信(貞德)的唷,對吧Master?

---------------------

選項1:當然囉

貞德:(選項1)
……呵呵,非常感謝您。
令人安心呢。

---------------------
選項2:對偽怪人來說是家常便飯的事

貞德:(選項2)
威、威乖人?(註10)

瑪修:
Master……不要說多餘的話造成他人困擾啊。

瑪莉·安東娃妮特
我不是很懂你說的偽怪人,但是怪人的話我明白的哦!

---------------------

瑪莉·安東娃妮特
看啊,好像被我們吸引似的又有什麼來囉!

阿瑪迪斯:
呀,我不認為有邀請你們來啊,
不過算了,快點解決掉再回到話題上吧!


(戰鬥結束)




瑪莉·安東娃妮特
--我明白你們的意思了。
姑且不論法蘭西,這是世界的危機呢。
雖然形式不同,但這也是聖杯戰爭嗎……

阿瑪迪斯:
在沒有Master的狀況下被召喚出來的時候,
除了危險的音色外別無他想,
不過這還真是比料想中的要嚴重呢。
那個時候和我們對峙的Servant合計五位,
包含瑪修在內的話就是九位,不覺得太多了嗎?

瑪修:
七位Servant的法則正在崩潰,
……雖然也並不是沒有限制。
Servant的人數即便超越了七位也絕對不是什麼不可思議的事。
……根據記錄來看,
似乎也曾經有過十五位Servant爭鬥的痕跡殘留了下來。

瑪莉·安東娃妮特
啊,我懂了。
各位,我突然想到了哦!
我們像這樣被召喚而來的理由--
就是為了要像英雄那樣,將他們給擊倒的吧!

------------------------------
選項1:同樣的也可能是為了毀滅世界被召喚來的哦?

瑪莉·安東娃妮特(選項1)
NO、NO、NO♪
那是不對的哦,主角君。
因為我可是,像生前的我一樣超喜歡大家的唷!
如果是為了要毀滅世界的話根本不需要這種感情呀,
這首先就不會被召喚來啦!

------------------------------
選項2:大概就是你說的那樣吧

瑪莉·安東娃妮特(選項2)
是的,沒錯!
我似乎覺得,終於在這個世界找到了該做的事了!

------------------------------

阿瑪迪斯:
瑪莉亞,毫無根據的自信也給我差不多一點啊。
對手可是實力雄厚的強敵喔。
就算貞德和瑪修、主角君習慣了戰鬥,
我和你也並非是適合流汗的類型。
撇開人數不談,戰鬥力上的差距可是相當絕望的呀。

瑪修:
……是呀。
弗拉德三世、伊莉莎白‧巴托里,
其中一人是做為一位英雄,另一人則是做為一位殺人魔
都是被刻劃在歷史上的人物……
還有一人,不過那名類似Saber的人類似乎是瑪莉小姐的知己呢……。

瑪莉·安東娃妮特
……是呢。
如果她知道我的事的話……
說不定她就是騎士・德翁吧?雖然我沒有證據可以證明。




Dr.羅曼:
騎士・德翁……是路易十五世成立的情報機構
「Secret du Roi」的工作人員(間諜)呢。(註11)
同時也是軍方所屬的龍騎士,也是握有最高特權的特別命令全權大使。
……她,不對,他嗎?

瑪莉·安東娃妮特
那只是細枝末節的小事唷,遠方世界的魔術師先生。
雖然與我的全盛時期錯開了,
不過那張漂亮的臉蛋並沒有改變。

Dr.羅曼:
原來如此……
如果她能加入我方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貞德:
我認為要她加入是很困難的事。
即使失去了Ruler的Class能看穿真名的能力,
但我還是可以看清某些事。
看樣子,他們似乎被賦予了『狂化』特性,
這無關乎他們的屬性以及傳說性。

夫嗚:
啾嗚唔唔唔…………

Dr.羅曼:
大概是聖杯的力量吧。
就算沒有狂躁的Episode,(註12)
也給英靈加上了狂化(Berserk)屬性嗎……

瑪莉·安東娃妮特
呣,聖杯戰爭本該是為了追求聖杯而戰,
如今對手卻已經擁有了聖杯,
實在是太不公平啦,討厭!

貞德:
只不過,若真是如此那就有一個疑點留下來了。
瑪莉你們究竟是基於什麼原因被召喚出來的這一點。
……這充其量是我的推測,
無關聖杯戰爭是否開始,都早已存在了獲得聖杯的勝利者。
這項因果的逆轉,也就是BUG般的狀況下,
為了對抗那件聖杯的力量,所以瑪莉你們才被召喚而來的吧。
而且那說不定還是,
只要對手越是強大,反作用力也就越大,我是這麼認為的。

瑪修:
……原來如此,
也就是說,在法蘭西這片土地上--

貞德:
沒錯,說不定也會有像瑪莉那樣,
存在著被召喚而來的其他Servant吧。

瑪莉·安東娃妮特
哇啊……!
那就表示,還會再和新的某人相遇囉!

阿瑪迪斯:
那也無法代表希望呀,也可能最終只是增加了敵人罷了。
但不管如何,找找看也不錯,
可以的話儘快行動比較好,
要趕在對方的貞德那夥人之前率先找出來。

貞德:
是呀。
我在Servant的探測功能上有缺陷,
以目前的狀況,只能仰賴羅曼先生協助探測了。

Dr.羅曼:
啊啊,即使無法做到像使勁全力的Ruler那樣,
也應該能夠將探測Servant的範圍擴大的。

瑪莉·安東娃妮特
好啦,決定好了的話就稍微休息一下吧!
大家八成還很疲勞呢。

瑪修:
說的也是。Master,請稍作歇息吧。
周圍有我們負責監視。

(休息中)

瑪修:
我去巡視一下,
貞德小姐請在這邊等候。

夫嗚:
夫嗚、夫嗚!

貞德:
……。

瑪莉·安東娃妮特
還好嗎貞德,似乎鬆懈下來了,莫非是累了嗎?

貞德:
瑪莉……不,我不累,我好歹也是位Servant。



瑪莉·安東娃妮特
那麼是,見了如今的法蘭西感到消沉……
就是那個,心情沮喪但憋著不說?(註13)

貞德:
不是,我並沒有感到沮喪。
多謝你的關心,瑪莉。
……不過,看慣了的都市燃起了大火,還是會有些不捨呢。

瑪莉·安東娃妮特
……我想也是呢,
特別是對您來說,這個時代就跟您的生前幾乎相同。
跟我懷抱的感覺不一樣,依然是記憶中的延伸。
……嗯!難得有這機會,就讓我們來Talk吧!
女子會Talk!

貞德:
……你說什麼?

瑪莉·安東娃妮特
唉呀,很奇怪嗎?
不過我和您都是以全盛時期的姿態被召喚出來的。
看啊,我目前正處在思春期的時候喔?
戀愛呀愛情呀之類的話題超喜歡、喜歡的不得了!

貞德:
啊哈哈。……難得這機會,對我來說談這內容很困難呢。
我懂得何謂慈愛,但是我卻不懂戀愛為何物呢。

瑪莉·安東娃妮特
怎麼會……那可是損失了百分之十的人生呀!
現在開始也不遲,談一場戀愛吧貞德!

貞德:
好的,如果有機會的話。
話說瑪莉你談過戀愛了嗎?

瑪莉·安東娃妮特
哼哼哼,當然啦。
七歲的時候,戀上了向我求婚的男孩子,
我認為那大概就是我的初戀吧。
這之後,在我十四歲的時候,和我結為連理的王戀愛了。

貞德:
十四……!
再度親耳聽聞後,還真厲害呢。
那個時候的我……無關男女身分,
好像還在田裡東奔西跑的做著工作、玩耍著的樣子。

瑪莉·安東娃妮特
那樣也挺開心的,令人羨慕的生活方式呢。
可以來去自如似乎很愉快呢!

貞德:
是呀,那些日子確實很開心,
即使沒有戀情或愛情,也擁有著友情。

瑪莉·安東娃妮特
貞德很受歡迎嗎?

貞德:
呃唔,當時的我留著短髮,似乎被當作男孩子般看待--

(女子會Talk中)



瑪莉·安東娃妮特
啊啊,成為Servant真是太好了!
沒想到能和貞德說上這麼多的話。
多虧我成為了王妃呢!

貞德:
我才是,
居然能和那位瑪莉·安東娃妮特交談上話。
多虧成為了Servant了呢。

瑪莉·安東娃妮特
真心感謝不是在正式的聖杯戰爭中相遇,
若非如此的話,根本不可能像這樣悠哉的談這些話--

貞德:
……瑪莉。

瑪莉·安東娃妮特
嗯,我知道。

瑪修:
兩位十分抱歉,似乎有敵襲!

貞德:
果然嗎。

瑪莉·安東娃妮特
唉呀。

瑪修:
我去叫醒Master!

瑪莉·安東娃妮特
那麼貞德,現在開始就像Servant一樣戰鬥吧。
勇敢的、嚴格的、拼命的,
但卻是憐愛的,像個墜入愛河中的少女那樣戰鬥吧。
那既不是聖女,也不是王妃,
我認為那單純的只是我和你的本質。

貞德:
……不過我的戰鬥方式和華麗與優雅沒什麼緣份呢。


(主角君被叫醒)



瑪修:
那麼Master,指揮就拜託你了!

瑪莉·安東娃妮特
開始吧,主角君。
機會難得,之前沒能展現出來的力量,我想讓你們瞧一瞧!

--不淑女還真抱歉讓我玩吧。
像精緻的玻璃那般,華麗閃耀的跳起舞囉!(註14)


(戰鬥結束)



Dr.羅曼:
偵測到Servant的反應!
而且還有其他複數生物反應!

瑪修:
……Master!

---------------------

單一選項:準備應戰!

---------------------

瑪修:
是的!

阿瑪迪斯:
感覺真糟,我也察覺到了,耳朵靈敏也挺困擾的。
再說了,我對這種形式的音色是驚訝般的不擅長喔。
這充滿敵意的腳步聲,比起刺耳的小號還要令人感到不愉快。

瑪修:
單單這種距離就能瞭解到這些嗎?

阿瑪迪斯:
這是當然的,
畢竟我可是光憑著音樂家這點就成為Servant了喔?
如果是撼動空氣的聲波,那麼我能正確的用聽覺辨別出來。(註15)
例如露營時的你和瑪莉亞睡夢中的呼吸聲,
兩者我都十分確切的享受了。                      警衛快上啊!!(゜∀。)
當然還不只這些,連更加細微的活體聲音
我都仔仔細細的給完整收錄到我的大腦記憶(沃夫岡記錄)裡了!(註16)

瑪修:
唔…………!
這性、性騷擾Servant……!

瑪莉·安東娃妮特
瑪修對不起,我以監督者的身分向你謝罪。
但這點就忍耐一下吧,
因為要是把他的耳朵除去的話,
那他除了變態這項特性以外就沒其他優點了。

阿瑪迪斯:
你在說什麼呢,
我說的活體生物是指光是動起來就相當汙穢的東西呀?
正視了這份真相才得以初次完成音樂,
人生就好比這份汙濁,並將汙濁給洗淨的行為。

--接下來,
傳遞到我耳中的是複數的腳步聲,以及從鞘裡拔出劍的聲音。
實在是不解風情又不細膩呀,
我的音樂不是為了傳達給笨蛋們而存在的東西,不過--
好不容易到了這一步,
雖是即興作的便宜東西,但就讓你們聽聽死神之歌吧……!


(戰鬥結束)



瑪修:
只剩Servant而已了!

瑪莉·安東娃妮特
各位,還好嗎?
需要治療一下傷口嗎?

貞德:
我沒問題,瑪修呢?

瑪修:
我沒事。
Doctor,敵人還沒來嗎!?

Dr.羅曼:
--要來囉,都準備好了吧!



狂化・Rider:
……諸位好,
真是寂寞的夜晚呢。

貞德:
--你是什麼人?

狂化・Rider:
我是何人……?
是呀,我究竟是什麼人呢?
身為一介聖女都有時刻警惕著自己,
但到了這邊的世界後卻任憑壞掉了的聖女差遣。

貞德:
壞掉了的聖女……。

狂化・Rider:
沒錯,因為她的關係,
害了我的理性被消滅而變得凶殘了。
現在為了抑制這股衝動,出乎意料的相當拼命費勁呢,
真是令人困擾的狂化呀。
因此,雖然很感激你們的期待,但是我無法成為你們的同伴。
畢竟必須時刻戒備著我,
你們也不可能把會偷襲你們的Servant當作夥伴來看待吧?

貞德:
那麼你又為何要露面呢?

狂化・Rider:
……我的職責就是監視你們的一舉一動,
但是最後殘存的理性在我耳邊呢喃著要測試你們。
阻擋在你們面前的敵人是"龍之魔女",
是騎乘著 究 極 龍 種 的災厄的結晶。
如果連我這種程度都贏不了的話,那也不可能擊潰她。

請打倒我吧,
請毫不遲疑的將刃物貫穿我的胸口吧。
我的真名叫瑪爾大。
來吧,該出場了唷,大鐵甲龜塔拉斯克!(註17)

(白光乍現)

Dr.羅曼:
瑪爾大……是聖女瑪爾大嗎!?
各位,小心一點了!
她是那位曾經僅憑藉著祈禱就讓龍種折服的聖女!
現在她是Servant的話就代表--

狂化・Rider(瑪爾大):
是否能跨越我的屍體而過,就讓我見證一下吧--!

(吼聲)

Dr.羅曼:
是龍騎士(Dragon Rider)……!


(戰鬥結束)



狂化・Rider(瑪爾大):
……是嗎,就到此為止了。

貞德:
瑪爾大,你究竟--

狂化・Rider(瑪爾大):
手下留情了?
我怎麼可能這麼做呢,傻瓜。
這樣就好,這樣就行了唷。
真是的,別讓身為聖女的我進行虐殺啊。
……聽清楚了,最後就再告訴你們一件事吧。

你們絕對贏不了"龍之魔女"操縱的龍,
能擊敗那隻龍種的方法只有一個,
請去里昂一趟,就是那座曾經被喚作里昂的城市。(註18)
能打倒龍的,既非聖女,亦非公主。
真正能擊敗龍的是,
自古以來都註定好能收拾這種場合的"屠龍者"。
塔拉斯克,抱歉了。
……下一次,真希望下一次能被稍微合理的召喚出來呢。

(瑪爾大退場)




貞德:
……那股力量居然連聖女瑪爾大都無法違抗。

瑪修:
加上是被召喚而來的Servant這一身分,
就算是被狂化了,說不定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原本,連能像那樣和我們說上話都應該是不可能的,
即使如此,她還是確立了我們之間的交談,
這都是基於她那僅剩的自我克制精神的原故吧。

瑪莉·安東娃妮特
是呀,十分的溫厚,卻同時也相當激昂的人呢。
我瞭解的哦,
那個人雖是鐵之聖女,在最後關頭卻會用拳頭來解決糾紛,
像金剛石(Adamant)一樣的人呢。(註19)

阿瑪迪斯:
嗯嗯。雖然聽說塔拉斯克是靠著說教就擊沉的傢伙,
但實際上是那個吧,
絕對是用力量讓對方服從的啊。
不說這個了,
多虧了她,已經決定好我們的目的地了。
旅行要打鐵趁熱對吧?(註20)
快啊,向里昂前進吧!

瑪修:
……真意外,
我還以為阿瑪迪斯先生是那種,
會討厭用徒步進行移動的類型……

瑪莉·安東娃妮特
啊啦,阿瑪迪斯可是無與倫比的喜愛著旅行唷?
從小時候開始就周遊列國了呢?

阿瑪迪斯:
……算是吧,
習慣了旅行的這件事本身也是事實吧。

瑪莉·安東娃妮特
嗚呼呼,我也興奮起來了哇。
在里昂會有什麼樣的事物,又有什麼樣的人呢!
來呀,貞德。
我們一起去吧?

貞德:
……好的!


(下一節待續)

---------------------
【註解區】

註 1:本節標題的原文「一難去って」
    是從諺語「一難去ってまた一難」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來的。

註 2:和式法語「マドモワゼル/Mademoiselle」
    是法語中對未婚單身的女性尊稱,用法等同於英語的Miss。

註 3:原文「三すくみ/さんすくみ」三難困境,
    是指各領域的某種特定情形,
    雖有三種選擇,但任一個選擇都是不想要的,因而造成一種僵持不下的局面。

註 4:原文「チーッス」這是一種輕率的、口語化的打招呼方式,用於同伴、平輩和朋友之間。
    雖然對關係好的人可以用,但這是一種非正式的招呼,
    所以絕對不能對長輩或上級長官等人使用(不熟的人也是),
    會被認為隨便、敷衍、沒禮貌。
    基本上從「こんにちはです」省略而來,
    估計是日本人懶得講這麼長或是講得很快,所以聽起來才變成像是「ちっす」了。
    因為意思還是「你好」,可是就這樣翻「你好」無法表現出那種非正式的輕浮感覺,
    所以這邊用了口語化不標準發音的「尼濠」來表現。(・ω・‘)不是錯字。

註 5:原文「シクヨロ」是把「よろしく」請多指教給倒過來唸的,
    由於原文用的是片假名,因此瑪莉是用一種可愛俏皮的語氣來表現這句的,
    但也有可能是表現瑪莉的發音怪,類似發成「晴多知角」之類的。

註 6:原文平假名「しりません」說這句話的時候瑪莉是帶著「我才不知道你在指什麼啦」
    帶著點不高興的孩子氣態度在說的,誰叫某人講那種話ww
    順便一提,莫札特的這句「下ネタ」,直譯是「下流的捏他」是日本現代用語的一種,
    為什麼莫札特會知道這種只有日本人在用的省略詞彙啦ww
    不愧是變態啊,等等,那我??(’・ω・‘)

註 7:原文「小さじ一杯分ぐらいの」原本是指一小口份量的液體,通常這液體是指酒。
    這邊只是個形容,大致表示了些微的、一點點的意思。

註 8:原文「エコヒイキ」用和式漢字表示就是「依怙贔屭」源自日本江戶時代的用語,
    意思是對自己喜歡的人事物徇私舞弊、偏袒、寵幸、偏愛的一種施予者自身單方面的行為。

註 9:和式英語「スイーツ/Sweets」,通常是指甜點,或是比喻女性甜美可愛。
    但這裡的意思是諷刺那句話太天真了、不切實際。
    換句話說就是在諷刺女性友誼可笑,或是在諷刺說出那句話的瑪莉可笑。
    不過這充其量只是莫札特的主觀想法,只要知道他在酸人就好了(゜∀。)

註10:偽怪人,貞德那句的原文是「に、にせかいじん?」
    因為貞德不知道主角在說什麼,
    所以試著按照主角的發音複述一遍來確認自己有沒有聽錯而已。
    至於瑪修問的「我們也相信(貞德)的唷,對吧Master?」
    那個「貞德」的主詞被拿掉的狀態下沒有特定是誰,所以才會有選項二。
    選項二的主角意思是「嗯,我相信那對於莫札特這種偽怪人來說是常有的狀況」
    小酸一下莫札特的主角君(・ω・ )

註11:和式法語「スクレ・ドゥ・ロワ/Secret du Roi」意思是「王的秘密機構」
    由波旁王朝法蘭西國王路易十五世統治期間成立的情報機關。
    (‘・ω・)っ私心推薦可以看看雙面騎士

註12:和式英語「エピソード/Episode」插曲、情節、逸聞。
    這邊是指召喚Servant出來時詠唱的咒文。(可參照第一章序幕,或Zero序幕第0話)

註13:原文「がっかりしてしまわれました?」直譯是「沮喪的心情收起來了」。
    「がっかりして」是感到沮喪了,「しまわれました」是收起來了的意思。
    所以這句我就翻「心情沮喪但憋著不說」了。
    接下一句,所以貞德才會回「我並沒有感到沮喪」。_(:3」∠)_

註14:原文對照「--おてんばでごめん遊ばせ。
         ガラス細工のように、煌びやかに踊るわよ!」

    おてんば  :女孩子活潑好動的爬樹、狂奔之類的行為,也可以翻男人婆,
           但是瑪莉不像男人婆啊!所以我翻「不淑女」了(・ω・‘)
    ごめん遊ばせ:抱歉啦讓我玩!直譯就是字面上這樣_(:3」∠)_
           根據原文多數都是孩童用的平假名,
           讓我感覺瑪莉是帶著撒嬌跟俏皮的口氣說的。
    煌びやかに :通常是用在舞台上,很閃耀動人、華美艷麗的漂亮模樣。
    ガラス細工 :精巧製作出來的玻璃製品。
           瑪莉她寶具也是超夢幻的玻璃製獨角獸(・ω・)......

註15:原文「大気/たいき」學術上指大氣層,
    但這裡的大氣指的是離自身最近的,所以是指空氣。

註16:原文「脳内記録/のうないきろく」
    讀作「ヴォルフガングレコーダー/Wolfgang recorder」沃夫岡記錄。
    因為莫札特全名叫沃夫岡·阿瑪迪斯·莫札特/德語Wolfgang Amadeus Mozart。
    一種變態自稱的變態記錄(誤?)

註17:瑪爾大寶具的龍「タラスク」塔拉斯克。
    源自タラスコン(法語:Tarascon)塔拉斯科的地名。
    龍龜是參考當地傳說中邪龍眷屬的食人怪物而來(特別愛吃小孩)。
    傳說中對那隻龍外形的敘述:
    吐息是毒霧,隨地便溺著灼熱的糞便。
    有堅硬的外殼、尖銳的背鰭、像山貓的上半身、六隻腳,以及龍的身體。 根本奇美拉

註18:和式法語「リヨン/Lyon」法國東南部位置的都市。
    瑪爾大這邊用了「曾經」來說里昂,
    由此可知,是因為已經由於龍之魔女的關係毀滅過一次,這部分銜接到後續1-7。

註19:寫作「金剛石」,讀作「アダマント/Adamant」
    這邊是瑪莉形容瑪爾大的性格。有堅固、堅硬,態度堅決等意思。

註20:原文「旅は急げ」莫札特是從「善は急げ」變化來的,
    意思是好的事物就不要猶豫,要快點行動。

3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588 筆精華,01/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