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82

RE:【心得】劇情不負責任翻譯(更新到1-4)(無期限招募翻譯人員)

樓主 凜幽 pmhtossykm
GP36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不好意思又讓大家久等了
又是我這個不負責任翻譯員
不過下次就可以暫時不用看到我了///

一樣老話,有錯誤或疑問的地方歡迎提出
廢話不多說快天亮了我要睡了 (炸肝

------------------------------------------
第一章  第五節  黑貞德(貞德‧Alter



貞德:
......唔!

貞德(Alter):
───這是怎麼一回事。
怎麼可能,怎麼會發生這種事呢。

貞德:
─────

貞德(Alter):
吶。 拜託,誰可以麻煩一下往我頭上潑下一盆水。
真是糟糕。 太不妙了。
雖然看似實在可笑。
但不這麼做的話,
我可能會因為這種太過可笑的戲謔而笑死呢!

看吧,看清楚哦吉爾! 看那位悲慘的小姑娘啊!
什麼,那是飛蟲? 老鼠? 蚯蚓?
不管是哪個都一樣呢!
太過渺小甚至令人無法產生同情呢!
啊啊,真的───只能依靠這樣的小姑娘(我)的國家,
根本就比鼠國還不如呢!

吶、吉爾,你也是這麼———嗯,對了呢。
我沒有帶吉爾來這啊。

貞德:
妳是......妳到底、是誰啊!?



貞德(Alter):
這才是我想質問的......
對了呢,作為一個在上位者我就回答給妳聽吧。

我是貞德。
死後復生的救國聖女唷,另一個“我"。

貞德:
......什麼蠢話啊。
妳才不是聖女什麼的。
我才不像妳這樣。

不,那些都已經是過去的事了,不是現在好講的事。
比起這個───襲擊這個街道是為什麼?

貞德(Alter):
......妳說為什麼嗎? 
同樣都是貞德的話,我想應該可以理解才對的啊。
就算屬性轉變了也不會愚蠢到這地步吧?

襲擊這個街道的理由?
真是愚蠢至極的疑問呢。
竟然還不明白嗎。

單純就是為了把法蘭西給滅了。
我現在可是Servant。
從政治或經濟方面下手太拐彎抹角了啊。
直接物理性地全部擊潰不是確實簡潔有力多了嗎?



貞德:
這種愚蠢的行為........!

貞德(Alter):
愚蠢的行為?
愚蠢的是我們吧,貞德。

為何會想去救這種國家?
為何會想去救這些愚蠢的人們?
明明知道他們只是會向妳背叛、吐著口水的人們!

貞德:
那是──

貞德(Alter):
我已經不會再被欺騙了。 
也不容許再被背叛了。
說起來也根本聽不到主的聲音。
既然聽不到主的聲音,
那就代表主早已對這國家失去信任了。

所以我要消滅這國家。 
主所嘆息的國家就由我來代行處置。
將所有的萬惡從根源剷除。
只要人類還存在的一天,這份憎惡就無法平息。
用沉默的死者來取代法蘭西這個國家。



這就是我。 
這就是迎向死亡後而成長,新的貞德的救國方式。
嘛,不過對妳來說是無法理解的呢。

隨時都要假裝成聖人的妳。
妳這個裝作沒有憎恨與喜悅的樣子,
在人性方面完全沒有成長的美麗的聖處女大人!

貞德:
吶......

Dr.羅曼:
不對,Servant在人性方面的成長到底是怎樣?
這樣說的話是英靈的靈格提高了嗎.......

貞德(Alter):
───有隻吵死人的蒼蠅呢。
再講這麼多廢話就把你殺了唷?



Dr.羅曼:
!? 等、通話器燃燒起來了!?
這個Servant只是瞪人一下就可以詛咒對方嗎!?

貞德:
.......
妳、真的會是“......?

貞德(Alter):
.......還真是服了妳。 
都已經演到這裡給妳看了,明明可以輕鬆理解,
但妳居然還有著這樣的疑問啊。
真是醜陋的正義呢。
不僅無法理解這股憤怒,甚至連要理解的跡象都沒有。

但是呢,我卻理解到了。
現在的妳,由我這位英靈全都可以體會到。
妳既不是Ruler的話,那也不是貞德了。
充其量不過是我捨棄掉的一個殘渣而已。

貞德:
......!



貞德(Alter):
和我是相同的存在,而且階級也一樣的話,
應該會有什麼深切感受的事也在吧。

但是對妳來說那些卻是沒任何價值的。
只是為了將犯錯的歷史再此重現的話,
這不是亡靈是什麼。

狂化‧Lancer、狂化‧Assassin。
將這個鄉下姑娘給解決掉。
盡是些雜魚根本無法滿足對吧?

開心吧,他們是強者哦。
在我召喚出的Servant當中,他們可是格外最渴求鮮血的怪物。
擺平勇者正是你們的存在意義。
盡情地渴求吧。



狂化‧Lancer:
———好的。
那麼,我就來享用鮮血了。

狂化‧Assassin:
這可不行啊,公爵大人。 
因為我想將她的肉體與鮮血還有內臟給好好品嘗呢。

狂化‧Lancer:
真是貪婪啊。
那麼靈魂呢?
靈魂要由誰來品嘗?

狂化‧Assassin:
靈魂又沒有什麼利益。
名譽或榮耀,你認為能保持我這份美貌嗎?

狂化‧Lancer:
很好。
那靈魂就歸我品嘗了。
真是令人諷刺啊。 
過去啜飲著鮮血而最終成為惡魔的我,
現在竟然無法理解她的美麗之處呢。

狂化‧Assassin:
嗯嗯。
正因如此也不必再壓抑著感動了。
比我更美麗的存在是不允許的。

不,比起這個———
比我更加美麗的人的鮮血不知道可以讓我美麗到什麼樣的程度呢?
啊啊,將新鮮的果實給屠殺真是快樂啊。

將果肉給捨棄掉,只品嘗當中的汁液---
這正是夜之貴族的特權。
我會用我的寶具將妳的鮮血一滴也不剩地榨乾。

貞德:
唔......嗚!



瑪修:
......Master。

----------------------------------

選項1:上吧

選項2:只能上了

----------------------------------

瑪修:
好!
貞德!
準備好,要來了......!

貞德:
知、知道了!

------------------------------------------



狂化‧Assassin:
為什麼這樣的小姑娘你卻殺不了......
難道是手下留情了嗎。

這種善良的事情跟你的容貌可不合啊。
這可不像被傳頌為“惡魔(惡魔公)”的你呢? (註1)

瑪修:
“惡魔(惡魔公)”......難道是。

Dr.羅曼:
弗拉德三世......羅馬尼亞最有名的英雄。
人們所稱的“穿刺公......!



狂化‧Lancer:
.......在人們面前將我的真名給透露出來了啊。
不愉快。 
我真的很不愉快啊。

狂化‧Assassin:
這樣不好嗎? 
就算是惡名,若不會讓人們忘記我也會選擇如此。

況且.......以真名被傳頌可是我期望的。
在恐怖與絕望中,得加入些微希望來作為調味。
因為向來最佳的慘叫聲,
就是深信不疑自己可以逃得掉的那些小松鼠們的慘叫聲。

狂化‧Lancer:
在最後的最後,
讓真的以為自己可以逃離存活下去的人陷入破滅中的,

正是妳這樣的人吧。
伊莉莎白‧巴托里。
不,卡蜜拉唷。
這樣殘忍實在是有夠可笑的死亡啊。

狂化‧Assassin:
......不識趣的傢伙。
正因為打從根底是一位武家人的您才令人困擾呢。
在墮落成吸血鬼的同時,卻還崇尚著高潔的精神。

狂化‧Lancer:
---我可是,未曾崇尚過信仰的喔?

貞德(Alter):
都給我住嘴。 
我說過讓你們照自己意思去渴求,
但不要給我搞錯對手了。

向你們表現出敵意的是那邊的小姑娘們。
你們之間的爭吵麻煩給我放到之後。

狂化‧Assassin:
嘛。 
妳誤會了,Master。
我只是對作為前輩的弗拉德公偷偷地感到仰慕而已。



狂化‧Lancer:
原來如此,這還真是第一次聽到。
仰慕,倒不如說在伺機盤算暗殺的機會吧。

Dr.羅曼:
嗚哇......同伴間互相敵對著......
那邊,還真是令人討厭的職場呢。

瑪修:
不能大意,Master。
他們的殺意完全沒有任何減弱......!

------------------------------------------

狂化‧Assassin:
那麼,接下來就輪到我了呢。
可別把我跟那溫柔的弗拉德公混為一談唷?

瑪修:
Master......
......您知道伊莉莎白‧巴托里嗎?



----------------------------------

選項1:血之伯爵夫人,對吧?

瑪修:
沒錯。
和弗拉德三世一樣,
是作為怪物被人恐懼的女性───
據說她深信著用少女的鮮血來沐浴,
就能返老還童、永保青春,
為此而虐殺了數百位少女。

----------------------------------

選項2:不知道

瑪修:
她雖然是匈牙利的貴族,
但據說卻將領地內的女孩們拐騙到城裡虐殺掉。
......不管怎樣,
她似乎深信著用少女的鮮血來沐浴,
就能返老還童、永保青春之類的。

----------------------------------

狂化‧Assassin:
聖女的血是很貴重的。
在眼前的寶石連一粒也不能放過的才是女性這種生物唷......!

------------------------------------------

狂化‧Assassin:
......有種說不上的違和感。
弗拉德公會手下留情就是因為這樣子的嗎?

那位小姑娘。
您───真是散發令人厭惡的感覺。
明明是位年紀輕輕的少女,卻對戰鬥技術非常熟練。
還真是很矛盾啊。
妳到底是什麼人呢?



貞德(Alter):
......半Servant對吧。
人類與Servant混合成的異常存在。

瑪修:
......!

貞德(Alter):
......這是我的失策。
雖然他們比起別人是更加殘忍的,
但正因如此而玩過頭了。

這些小姑娘們的末日,
我決定交給剩下不會嬉鬧的三騎士們了。

------------------------------------------

狂化‧Lancer:
等等。
不管是我還是卡蜜拉都還沒有拿出全力。
聖女的血是歸我們的。
血的輝芒、血的尊貴,
那些殘渣們是不會懂的。
僅能將此讓給處刑人啊。



貞德(Alter):
閉嘴。
給我知恥,弗拉德三世。
不管你生前是有多麼的威光與權威,
現在作為Servant來到這世上,
你們同樣都是對等的。

因為你過於渴求她的鮮血,
才會無意識地控制力道了。
在人性方面完全沒有成長。
───我啊,可是最討厭這樣了。
所以你得反省,這次就只能把你送回去了呢?

貞德:
......!
瑪修,快逃!
這邊就由我來阻擋住!

Dr.羅曼:
啊哇哇,
今後就得擔心著被唆使而來的三騎士嗎!?
該、該怎麼辦該怎辦有沒有什麼辦法有沒有什麼辦法好呢。

瑪修:
Doctor,請冷靜點。
別自己在那邊陷入恐慌......!



Dr.羅曼:
但、但是這不是窮途末路了嗎!
啊哇哇,郵件郵件,這時候就得靠網路的力量了!
到網路偶像的網頁GO!

マギ☆マリ的知識袋、マギ☆マリ的知識袋! (註2)
輸入“現在被三騎士襲擊要怎麼辦才好呢”......
“嗯☆我覺得就這樣死過一次後再次重生就好了唷?

嗚哇啊,這網路偶像太過分了啊!
簡直無法理解普通人的心情!

瑪修:
──Master。
我想賭一把看看從包圍中突破出一個點。
接著就請你們確實地跟在我後面......!

------------------------------------------

瑪修:
......!

貞德(Alter):
差不多到為止了。
我會慎重地讓你們腦袋搬家的。

貞德:
你們兩位快點離開......!
咦?

貞德(Alter):
───什麼?



瑪修:
玻璃的──薔薇?

???:
──真是不優雅呢。
不管是這街道的現況,還是你們戰鬥的一方。
就連思想和主義也都不太妥當啊。

妳明明是這麼的美麗,
卻被血與憎惡給束縛著。
善也好,惡也罷,
但身為人類不是就應該要輕鬆愉快地活著嗎?

貞德(Alter):
......Servant、是嗎。

------------------------------------------



???:
嗯嗯,正是。
真開心啊,因為我可以作為正義的一方報上名來了呢!
妳是什麼人我已經知道了。

妳的強大與恐懼我也知道了。
坦白地說,
我到現在還是因為非常害怕而顫抖著。
但就算如此───只要妳侵略這個國家的話,
即使我衣衫襤褸也會向妳挑戰的。
要說為什麼,因為

狂化‧Saber:
您是......!?

???:
嘛。
妳曉知我的真名呢。
應該是熟人吧,美麗的女騎士?

貞德(Alter):
Saber。
她是誰?

狂化‧Saber:
......

貞德(Alter):
──快點回答我。

狂化‧Saber:
即使是這不斷浮現出殺戮熱忱的精神(心)也還是能明白。
因為她的美麗對我來說實在過於耀眼呢。

被歌頌為凡爾賽之花的少女。
她正是───瑪莉‧安東娃妮特。 (註3)

瑪修:
瑪莉‧安東娃妮特王妃!?



瑪莉‧安東娃妮特:
是的!
謝謝妳叫了我的名字!

然而,只要我還是冠上這名字的一天,
不管是多麼愚笨的事情,
我還是會去做好我該做的事情。
將我所愛的國家給破壞的龍之魔女。
雖然這樣是不行的,但是我有疑問想請教妳。

妳在這樣的我面前,
還是打算如此行使暴亂般地邪惡嗎?
若我是無法阻止革命的愚蠢王妃,
那也就擺明了妳自己只是個愚蠢的魔女哦?

貞德(Alter):
......給我閉嘴。
像妳這樣的人是沒有權利關心這場戰事的。

瑪莉‧安東娃妮特:
哎呀,為什麼呢?



貞德(Alter):
像妳這種在宮殿中被當成蝴蝶啊花啊被愛著,
然後就在什麼都不知道的情況下就被送上斷頭台的王妃,
是能理解我們的憎恨嗎?

瑪莉‧安東娃妮特:
說的也是呢,我確實是不知道。
所以想多知道妳的一些事情,龍之魔女。

貞德(Alter):
......什麼?

瑪莉‧安東娃妮特:
不知道的事情就去知道吧。
這就是我的作風。
所以現在不能錯過眼前的妳。

啊啊,貞德。
被憧憬的聖女!
現在我知道的是,
妳只是氣在上頭到處發洩而已。
理由不明,真意也空白。
所有消息都不明什麼的,就好像是星期天出門的少女一樣唷?

對這樣的妳是不需要禮儀的。
我會和那位所有一切都很容易理解的貞德一起,
將意義不明的妳那顆心和身體都給得到手啊!

瑪修:
什......

貞德:
那、那個......嗯?



瑪莉‧安東娃妮特:
啊,糟糕。
失敗失敗。
那個,千萬不要誤會了呢?
因為那單純只是『要在身為王妃的我面前屈膝下跪』的意思哦。

Dr.羅曼:
......崩壞了......
我心目中的安東娃妮特的形象在崩壞中......

貞德(Alter):
―――鬧劇到此了。
好吧,既然如此妳就是我的敵人了。
Servant,首先就從那厭煩的公主下手。
再趕快消滅雜兵們,讓他們在這邊結束!

------------------------------------------

貞德:
撐住了,她也是......!

瑪修:
喝啊、喝啊、喝啊......!

狂化‧Lancer:
嘖,真令人不快......!

瑪莉‧安東娃妮特:
也是呢。
雖然這裡是戰場,但對談也是一定的。
妳是世界的敵人對吧?

這樣的話不管如何───
首先向被妳殺害的人來鎮魂是不可或缺的。
讓你久等了,阿瑪迪斯。 (註4)
來首機械聲般的鳴曲吧!



阿瑪迪斯:
交給我吧。
寶具、『獻給死神的安魂曲(レクイエム・フォー・デス)』 (註5)

狂化‧Assassin
還有另一個人......!!
啊啊,但還真是壯麗又邪惡的音樂呢!

狂化‧Lancer:
唔、是重壓嗎......!

貞德(Alter):
......!

瑪莉‧安東娃妮特:
你們各位保重囉。
後會有期! (註6)

貞德(Alter):
......哼。
Rider!

狂化‧Rider:
......有何吩咐。

貞德(Alter):
去追他們。
妳的“馬”是追得上吧。
沒必要正面衝突。

回來向我報告他們的所在地,
再一鼓作氣擊潰他們。



狂化‧Rider:
......了解。
就交給我去追吧!

狂化‧Assassin:
......啊啊,那刺耳的音樂終於消失了......
真是令人不捨啊。

那位Servant,看來是無法成為我的寵物呢。
我想將他的首級放置在留聲機上, (註7)
讓他每個夜晚都悲鳴給我聽。

狂化‧Lancer:
......Ruler。
妳覺得Rider一個人就足夠了嗎?

貞德(Alter):
足夠了。
如果只是說殲滅的話,
Rider的寶具確實辦得到。
......但得更加謹慎了呢。

等回去後我會再召喚新的Servant。
你們就隨意去肆虐吧。
若是運氣好碰上他們,將他們擊潰就可以。
難不成,
你們真的會連在宮殿中被愛著的王妃都不如嗎?

狂化‧Assassin:
真是刻薄的話呢。
好歹過去我也是待在城堡中生活的。

但是......呵呵,
要說不斷耍花招的話,
我可是不會輸給任何人。

Saber、Lancer。
下次的戰鬥就先讓給去追他們的Rider如何呢?

狂化‧Lancer:
為何如此呢?

狂化‧Assassin:
因為我想用這世上最殘忍的方式去殺害她。
將跪在我腳下的會是那個女人(瑪莉)啊。

狂化‧Saber:
......

狂化‧Assassin:
唉呀,Saber。
你有什麼想說的嗎?



狂化‧Saber:
是的。
妳覺得自己比不上她,
那劣等感之類的想法,
被我察覺到也是沒辦法的。

狂化‧Assassin:
──你說什麼?

貞德(Alter):
......住嘴。
其他怎樣都無所謂。
只要將誰打倒,結果都會是一樣的。
之後就放任你們了。

雖然我說讓你們擅自行動,
但可別到退場的窘境。
即使是反英靈也要有禮節。
可別墮落到只像個殺人魔,請注意點。

狂化‧Assassin:
......飛走了呢。
“龍之魔女”還真是名符其實的稱呼。

狂化‧Saber
──剛才與我們對立的她。
那個應該才是真的貞德吧。



狂化‧Lancer:
那又怎樣。
我們這邊的貞德也不是假的吧。
然而我們是渴望鮮血的Servant。
──啊啊,說來跟被狂化你的是不一樣的嗎。

騎士‧德翁。 (註8)
高潔的龍騎兵唷。

狂化‧Saber:
.......我會順從Master的。
她若想要終結世界的話,我也會如此照辦。
再加上,我也被賦予了狂化屬性。
別太惹毛我。

狂化‧Lancer:
──哦。
那還真是失禮了。

狂化‧Saber:
......
狂化‧Assassin:
說來她也真是悲哀呢。
贈與她禮服的敬愛王妃竟變為敵人了。

狂化‧Lancer:
但是,這就是Servant的宿命。
聖杯戰爭就是如此。



狂化‧Assassin:
那麼Lancer,我們也該出發了。
該去尋找下一個城鎮了。

我們是不吸食人類的鮮血就無法活下去的吸血鬼。
所以尋找下一道佳餚是攸關存活的問題對吧?

狂化‧Lancer:
......說的也是呢。
雖然盡是些寒酸的食物,
但也不能一直挑三揀四的。

------------------------------------------

註1:
惡魔公在遊戲原文是ドラクル,原為羅馬尼亞語「Dracul」意思為「龍」,因此也有龍公之稱。但是龍公這稱號最初是由弗拉德二世(遊戲中弗拉德三世的父親)先獲得的。詳細可以參考弗拉德二世的wiki,不過這邊譯者是參考日文版的。

而在聖經中有描述到龍跟惡魔是被視為同類的,因此後世也有將龍公稱為惡魔公的說法。而到了弗拉德三世後,從他的形象來說,比起「龍之子」會更先以「惡魔之子」來解釋他,所以最後演變成「惡魔公」的稱呼。詳細的部分譯者也是參考日文版的wiki,至於中文版的wiki介紹在這

2015/11/1 補充:

世上著名的吸血鬼德古拉(ドラキュラ(Dracula))的原型就是由這位弗拉德三世為原型創造出來的角色,因為本人我不小心遺忘了這點感謝有人留言提醒(欸
雖然把惡魔公的部分改成德古拉好像也行,可是因為實際上寫作惡魔讀做ドラクル的關係,
這邊就考慮先把原本的部份給留著,然後補充的部分放在這邊這樣。
德古拉中文版WIKI


註2:
有看劇情的人應該都知道醫生其實是個宅宅(?)
マギ☆マリ的部分仍使用日文是為了體現出他的宅(?)
至於マギ☆マリ她就只是個過份網路偶像而已。(x

註3:
「瑪莉‧安東娃妮特」雖然是參考了wiki的翻譯名稱,但是wiki用的是瑪「麗」,而我們翻譯組的成員們是考量到所長也叫瑪麗,所以就把女王的瑪「麗」給換成瑪「莉」,避免混淆及重複。

註4:
阿瑪迪斯全名為「沃夫岡·阿瑪迪斯·莫札特」也就是我們大家熟知的音樂神童,而這邊對話只寫了阿瑪迪斯,所以譯者也決定照翻,但怕有人不知道所以補在這邊。

註5:
《安魂曲》為莫札特生前最後一部作品,雖然未完成就過世了。而關於安魂曲的故事,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wiki或自行搜尋更詳細的資料。

另外,寶具的漢字雖然寫的是「葬送曲」,但那是偏向日式的說法,在中文的話則是被翻譯成「安魂曲」,所以這邊譯者決定翻譯成安魂曲。

註6:
劇情內容為「オ・ルヴォワール」,原文則是法文「Au revoir」為再見的意思。

註7:
日文原文為「蓄音機」,中文則是被翻譯為「留聲機」,好奇是什麼的可以參考wiki

註8:
角色名稱為「シュヴァリエ・デオン」,法文原文為「Chevalierd'Eon」,
Chevalier為騎士之意,d'Eon則為他真名的簡稱,所以直接翻出來便是「騎士‧德翁」,而他本名非常的長,有興趣的也請到wiki詳細他精彩的一生(?

3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588 筆精華,01/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5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