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6k

RE:【閒聊】Lostbelt No.1 永久凍土帝国 アナスタシア 獣国の皇女 劇情討論區

樓主 (£新夜£) sx7665555
GP228 BP-


轉載來源:
【看圖說話】第二部第一章劇情概述

讚美danni核心大佬xN

另外因為沒辦法直接轉貼圖,每張都是我個人另外上傳...



1節:野獸們的國度

迦勒底的裝甲車內時間只過去了一周(虛數空間和外部的時間流速不一樣),雖然想要上浮,但正如A隊預測的那樣,找不到任何可以利用的“緣”,唯一可以利用的只剩下直達敵人大本營內部的“緣”,處於進退兩難的局面。但咕嗒一行依然覺得應該冒險上浮。


此時暗影艙的外部裝甲也到達了極限開始崩壞,此外唯一一波通向外部空間的時間流也正好通過,錯過的話下一波可能就是外部時間的幾年甚至幾百年之後了,胖所長雖然不樂意但也只得同意上浮。


浮上後的眾人到達時被零下100度的暴風雪所包圍至的俄羅斯,暴風雪的牆壁阻絕了一切對俄羅斯外甲的觀測和通信。雖然靠著暗影艙優秀的迷彩性能暫時不用擔心被敵人發現,但是食物的短缺,裝甲的修理,現地的調查等都必須要向外派出人手。

因為胖所長堅持要老福留下來守護大本營,於是咕嗒只能帶上可以短時間戰鬥的瑪修一同出發。



出發前Stuff們給了咕嗒新的極限環境用魔術禮裝,也幫瑪修準備了專用的防寒衣物(真正的極地用裝備.jpg)







還讓咕嗒把靈基手提箱一起帶上了,箱子只要充進最低限度的能量,就能召喚、維持一騎的英靈,



兩人出門沒多久就目睹了直達天際的一顆“巨樹”
正當兩人感到困惑之時卻發覺已經被一群魔獸所包圍,瑪修雖然迎戰,但如今出力只有50%的她光是解決一隻就很吃力了,關鍵時刻一隻神秘的人狼出現,開槍救下了二人



人狼自稱“帕西”,帶著兩人來到了被之前襲擊迦勒底的“殺戮獵兵”所統治的人狼們的村落。通過提供暗影艙的雷達探知到的魔獸棲息地做交換,眾人從帕西口中得知此處是2018年的俄羅斯,並且是被初代沙皇,“伊凡雷帝”所統治的國度。
這邊的歷史上在450前由於隕石的墜落造成了第二次冰河期的爆發,幾乎全部的人類滅絕,僅剩下自古耐寒的俄羅斯苟延殘喘。為了存活下去,伊凡雷帝和宮廷魔術師一同開發了將人體與魔獸融合的術式,將所有的國民變成了人狼型的新生命“亞卡”,由此得以在嚴寒中倖存下來。伊凡雷帝更那樣一直統治了國家將近500年。



“亞卡”雖然有著比肉身的人類更加頑強的生命力,但相對的對能量的消耗也更大,一日所需的食物量是人類的10倍,不吃飯三天就會死,不喝水一天都撐不到。本來就是荒涼的大地,加上普通的動物全部因為嚴寒滅絕,亞卡們只能靠狩獵魔獸果腹,在此基礎上還有皇帝下達的嚴苛的賦稅。
多種多樣的因素最終促成了一個完全的“弱肉強食”的社會,拋棄弱者,掠奪他人,讓自己活下去。



而帕西雖然身為一名“亞卡”,卻對這樣的社會有著微妙的不適感,“為何弱小就是罪過?為何一定要捨棄弱者?“
這樣的他因為供養著已經不能自食其力的老母親而被村里的其它亞卡們排斥著。
狩獵歸來的帕西和老福進行了新一輪的交易,這次交易的是用來作”風箏“的材料,因為判斷難以確保工業用電,所以老福他們打算用”自然之力“給手提箱充能。




在咕嗒他們開開心心地作風箏的同時,在首都亞卡莫斯科,卡多克和皇女正在努力讓雷帝伊凡繼續睡下去,而他們壓制雷帝的”枷鎖“不是別人,正是泛人類史英靈莫扎特的鋼琴.........




2節:亞卡


等待帕西狩獵歸來的瑪修跟咕嗒在村子裡閒逛的時候發現換了身衣服的秘書狐(你立繪真多)在打著”NFF Service“的旗號販賣食物和藥品。在皇帝嚴苛的賦稅和自身龐大的能量需求的雙重壓迫下,購買狐狸的食物是他們活命的唯一出路,但是價格卻是一個人傾家蕩產都買不下的高價。
”不是有嘛,近在眼前,馬上就可以拿到手的錢財“
在秘書狐的幾句煽動之下,排隊的亞卡們開始自相殘殺,最終到場的亞卡中有一半不到成功獲得了食物,而另一半則死於同胞之間的自相殘殺。



通過目擊這一切,迦勒底一側也明確了秘書狐是英靈一事,同時推測和她一同行動的麻婆應該也是英靈。問題是兩個人怎樣瞞過各方耳目,順利潛入胖所長麾下的?
根據老福之前一周做得調查,在迦勒底的記錄內,原本的言峰崎禮在2004年就死於了日本,2017年的聖職者記錄中根本不存在這一號人。
會是依附於死屍上得以成立的擬從者嘛?
但是,”言峰崎禮的遺體,在死亡之際被燒成了灰,因此未能順利回收這具遺體“,
在原本的歷史上言峰崎禮甚至連肉體都沒有留下,那麼,又是如何被附身,變化為亞從者的呢?



正在討論的時候卻被秘書狐抓了個正著,但是卻因為”這樣會更有趣“的理由被放過了,只留下了
”我們的主人是從遙遠的彼方飛來的,現在還沒有形體的(數據刪除)“
”我是你們的敵人,但也不是負責這個俄羅斯的卡多克的伙伴“
這樣迷之的信息後就離去了



此時,村中傳來悲鳴聲。原來是殺戮獵兵在抓捕叛亂軍,一名男性亞卡因為自己的哥哥投奔了叛亂軍而面臨毫無辯解餘地的處刑,在瀕死之際為了苟活,將鍋甩給了在村里被排擠的帕西。正巧這個時候帕西狩獵歸來,因為解釋不清楚從何得知的這麼多優秀狩獵場的位置而被逼入絕境。
咕嗒一行不顧胖所長的阻止,選擇前去營救帕西,靠著老福的指引總算是帶著帕西順利掏出了村子。離開村子的一行決定去附近的靈脈召喚英靈增加戰鬥力。路上從帕西那裡聽說了這一次的反叛軍由”一名用弓的舊種女性率領,並且格外的善戰“。從中推測出很可能是這塊被替換掉的土地在垂死之際所召喚出來自救的英靈。暫時將目的定為打倒可能是特異點源頭的伊凡大帝的一行遂決定在召喚英靈後設法與叛亂軍匯合。








在心中的一角秘密怀揣著”如果是他們的話或許能拯救這個世界也說不定“的想法的帕西,在山洞裡目睹了借助雷電之力成功召喚出阿維斯布隆的咕嗒一行的”奇蹟“
(我現在要從這些人裡選一個做我寶具的爐心了,到底是誰會這麼幸運呢?)
召喚出的是新英靈的原因是”比起咕嗒的呼喚,這片土地自身的訴求要更加強烈“,
通過召喚出阿維斯布隆,手提箱的功能得到強化,能像153一樣召喚出其它從者的”影子“了(本章除了劇情英靈,玩家使用的其它英靈一律設定為和153時一樣的”影子“,並沒有被真的召喚出來)
但很快被證明阿維斯布隆的確是最適合現狀的英靈,不僅有修復暗影艙所需的技術知識,其操控的大量格雷姆可以做勞動力、交通工具、戰鬥力,各種各樣,可以說是十分萬能了
獲得這一新戰力的一行遂出發去尋找叛亂軍。

3節:格雷姆大師


帶著被捲進來的帕西一同,一行找到了叛亂軍的根據地,而領頭者正是豬皮阿塔。按她的說法是”本來的靈基就有這頭野獸的適應性,所以反轉後也沒有太大的變化“。解釋中依然說的是阿塔的”另一個側面“,而不是”批了豬皮的弓階阿塔“。話雖然這麼說,這隻豬皮塔除了批了豬皮豐胸外,和原版的阿塔性格基本沒區別,只不過這次批了豬皮豐胸完也沒有狂化的很嚴重,不知道這算是怎麼個設定了。。。。。。




4節:反叛者們+5節:任務:佈告書
在叛亂軍的據點內,一行人目擊的是小孩和老人們所生活的村莊,雖然說是”反抗軍“,但更像是被拋棄的”弱者“們所聚集的避難所。而從阿塔那裡了解到,風雪中的那顆巨大樹被稱為”空想樹“。
”空想樹還沒有生根“
潛入首都莫斯科的間諜傳來這樣的情報




在老福調查空想樹的同時,一行接受了阿塔向周圍三個村莊發布佈告書,請求食物與藥品支援的任務。



6節:迦勒底之人


三個村落中,第一個村落雖然難忘雷帝製作出亞卡的救命之恩,但同時也承認雷帝如今的高壓政策已經讓生存變得越發困難,因此願意盡可能的提供協助。
第二個的村落由於盜賊的襲擊而全滅,唯一的倖存者只留下了盜賊正前往第三個村落的警告
而第三個村落雖然升起了狼煙,但在咕嗒一行趕到的時候已經得救,並在聽說咕嗒是“迦勒底的人”之後馬上就同意了提供全面援助。
按村長的描述,某位人類的劍士,在危機時刻獨自一人擊退了所有的盜賊
“........頭疼啊,又砍了些無聊的東西”
這樣說著的劍士被問及性命時,僅留下了一句“迦勒底之人”後就又離去了。









7節:夜晚的嘆息、拂曉的眼淚


為了給在暗影艙待機的眾人補充食物,一行暫時回歸車內(題外話:車內應用了空間壓縮技術,有外部看起來兩倍大的空間,醫務室、My room、公房啥的一應俱全)
回來後瑪修去找達芬奇詢問自己還能戰鬥幾次,但是意外的是達芬奇給出了
“你已經不是在作為擬似從者而戰鬥了”
這樣的回答。在瑪修體內加拉哈德的靈基完全退去的現在,瑪修在戰鬥中運用的已經是自身所培育出來的“盾戰士”的力量。加拉哈德的靈基對現在的瑪修來說已經只是力量的原型而不再是源泉。某種意義來說瑪修現在的狀態才是當初的擬從者計劃該有的樣子。
而使不出力量的原因則分身心兩方面,
身體上是因為加拉哈德的靈基離去,造成力量有所缺失,這方面可以運用原本為擬從者計劃開發的裝備加以補足
而心理上的原因,對武器的抗拒,對從者化的恐懼,這些則只能靠瑪修自己來努力克服了。




而另一邊老福也和胖所長分析出了此地的現狀和以前的不同:
以前的特異點,是歷史的分歧“點”,也就是鐵路的岔路口
而眼前的俄羅斯,是從那個分歧點一路發展至現代,擁有自己的歷史後形成的“帶”,也即是從岔路口延伸出去的另一條火車道。
本來的歷史上並不足以成為從者的人,在這條“帶”上擁有自己的歷史、功績之後,自然也就有了坐上英靈座的資格。



第二天早上起來,咕嗒被瑪修告知為了不礙手礙腳,她決定暫時離開前線。
雖然不捨,但咕嗒也只能帶著阿維斯布隆出發返回叛亂軍的營地。


8節火酒
並沒有內容,就是回去的路上打了一隻大蛇,從它體內掉了酒精,然後大家討論了一下喝酒啥的,純粹過度調節的一小節。目的是讓玩家體驗一下對話內容改變戰鬥內容的新系統。




9節亞卡的誕生+ 10節妖眼




回到據點的一行從阿塔那裡了解到還有另外一股主要由士兵和貴族組成的反抗勢力在,並且也是由人類所率領的,希望咕嗒他們過去與對方接觸,請求協助。
出發之前帕西無意間瞟到了一眼反抗軍基地搬遷的線路圖,不過至今為止維持局外人態度的帕西並沒有多在意。
跋山涉水過去後咕嗒發現對方原來是比利小子和貝奧武夫所率領的集團,但是兩個人都沒有迦勒底的記憶,靈基的數據也和以前的兩人不同
“不是我們所見過的那兩個人”
老樣子以拳回友後一行人順利組成同盟,比利作為聯絡員暫時與一行人同行。




而此時老福也注意到既然有這麼多無Master的從者現界,自然的應該有“近似聖杯之物”存在才對,但到底是什麼在給他們供魔呢?



夜晚的宮殿內,卡多克在夢中看到了皇女生前的最後一刻,看到了她在士兵的嘲諷中迎來死亡的記憶和恨意。醒來的他雖然被皇女所安慰,但卻始終停止不了對自己自虐般的自嘲。目睹這一幕的神父和狐狸兩人留下了:
“因為什麼都不肯放棄所以弱氣的少年,
和因為放棄了一切所以強勢的少女,某種意義上是理想的從者和Master的關係吧”。這樣的評價。
此時,雷帝伊凡感受到領土內的動亂一度起身,雖然很快又被莫扎特的音樂安撫著睡去,但這短暫的起身便已讓一個村落化為了灰燼........




11節朝向掠奪的那一側


回到據點內的迦勒底一行被阿塔告知了噩耗:糧食的儲備已經見底了。
反抗軍的糧食原本分別儲藏在兩地,但另一地的糧倉不久前被燒毀了,由此造成糧食一下子見底。而亞卡又是不頻繁進食馬上就會死的種族。
看著據點內的老人和小孩,阿塔下定決心要去掠奪附近的親皇帝派都市的糧食。
從“被掠奪的弱者”走向了“掠奪他人的一側”



而她們選擇的這個都市,正好就是帕西所出身的那一作都市。這一座都市雖然和其它邊境都市一樣飽受賦稅之苦,但選擇了向殺戮獵兵獻媚換取保護的道路。在飢餓的壓迫下,反抗軍的眾人已經將整座城視作了萬惡不赦之徒的聚集地。這讓出身該都市的帕西很不好受。



“我並不是反對掠奪糧食,但是你們想清楚,住在那裡的人們,也是和我們一樣的,為了活下去拼盡全力的亞卡。”



而另一邊阿維斯開始擔心起這樣下去將要發生的“虐殺”,雖然阿塔嚴令不能對普通市民出手,但是這一次已經聚齊了讓虐殺發生的所有的危險要素,反叛軍是吃不上飯的農民,相對的城裡的居民則是“貴族”和“市民”;不同的階級、不同的思想,不同的生活條件,“虐殺”就是這各種各樣的不和最終爆發出來的火焰。和善惡什麼的沒關係,火焰一旦燃起來就控制不住了。
而唯一的解決之道是築起一道“牆壁”



12節邁向大屠殺的倒計時



翌日,再三傳令要將傷亡壓到最小後的阿塔,為了不讓孩子們餓死帶隊出發去掠奪糧食了。計劃是儘速地將殺戮獵兵擊破,展示實力後與市長進行交涉,獲取食糧。



另一邊的皇宮內,讓皇帝再次睡下後,現在自稱為雷帝伊凡之師”馬卡列”的麻婆命這名“莫扎特.Alter”亦出發去鎮壓叛亂。目睹莫扎特.Alter出發之後,麻婆迎來了所謂的“異境之神的巫女”,而此人正是之前在迦勒底出現過的瑪修、咕嗒的背後靈。






雖然靠著阿塔的速攻和強勢的交涉,成功確保了糧食,但此時殺戮獵兵卻突然增援
“哈哈!活該,這下叛亂軍都要死在皇帝的威光之下啦!”
“你傻嘛!?這樣下去的話你們就要被兩軍夾擊了啊!!”



儘管咕嗒一行嘗試阻攔援軍進入都市,但過於龐大的援軍數量讓眾人無能為力,都市化作了叛亂軍與殺戮獵兵之間的混戰場。殺戮獵兵完全不管市民的死活,而陷入混戰的叛亂軍也開始誤傷市民,隨著市民開始反擊,整個戰場開始化作血腥的殺戮場。無辜的市民慘遭兩軍的蹂躪。



危機時刻阿維斯的魔偶計劃趕上,設置在全城各地的魔偶們一齊啟動
“命令有2:1是迎擊殺戮獵兵,2是沒收戰場上所有的武器”,也即是他所說過的“用魔偶製作成的牆壁”
在阿維斯的魔偶的活躍下,總算是避免了虐殺的爆發。



但是在混亂的戰場上尋找著自己的母親的帕西,找到的卻只有化作碎片的房屋。
“你的母親當然早就被殺死了啊!因為你這傢伙跑去加入反抗軍的緣故啊!!”
短暫的時間裡連續經歷了反抗軍對市民的誤傷,以及因為自己的錯誤造成的母親的喪生,讓帕西無法再和反叛軍一同行動下去,而與眾人在此分道揚鑣。



14節Man of the Grey



確保糧食回到據點後,眾人被阿塔委託去調查在遠方肆虐的敵方從者,也即是剛剛被派出的那個莫扎特.Alter。

而離開反叛軍的帕西卻被麻婆所俘獲,但是卻沒有遭到拷問,反而被帶往了首都:
“有個對於你這樣典型的亞卡來說,正好合適的試練”



前往調查的途中,咕嗒一行目睹了之前因為皇帝的力量被夷平的村落的遺址,並意外的發現這爆炸的痕跡和有名的“ 通古斯大爆炸 ”的痕跡十分的相似(蘑菇這次是打算把所有知名的外星人謠言都拿來玩一遍?)



夜晚到達都市後,靠著阿維斯的竊聽魔偶(有被吐槽魔偶也太萬能了吧),掌握了莫扎特.Alter正潛伏在教堂附近的情報。午夜時分莫扎特.Alter果然襲來。
但是在戰鬥中卻穿插了一段迷之男子的回想,
這名男子不停被市民質問“真的不是你殺掉了那個莫扎特嘛?”
最終男子彷彿瘋狂一般地低語道:“哦,是啊,就是我委託的他創作鎮魂曲,就是我殺了他!”






戰鬥中瑪修也好,老福也好,都意識到了這個人根本不是眾人所熟知的那個莫扎特。比利的一發快槍將他的面具擊碎之後,其真容才第一次暴露在眾人眼前



薩列裡 .......... 安東尼奧·薩列裡,一生活在莫扎特的陰影下的灰色之人。




14節異聞之帶



在薩列裡呈現敗勢之時,卡多克帶著皇女趕到。並且很囂張地用結果論質問咕嗒
“你為何不代替我們去死?”
“我敢肯定,A隊中的任何一人,在那種狀況下都會做得比你號,也用不了一年的時間,但是,被選中的卻是你。”
然而卻被瑪修反駁道:
“但是,不管是A隊中的哪一人,都肯定實現不了我還活在這裡這個結果!不允許你用結果論來侮辱我的Master!”
“嘛,那倒是,畢竟我們都只把你當作備用零件而已啊”

對話中也證實了福爾摩斯對“帶”的推測,本來不足以成為英靈的皇女,因為在這邊的歷史上有了統治俄羅斯長達400餘年的功績,而得以作為英靈顯現。



話不投機半句多的兩人,為了證明“泛人類史和異聞帶的從者哪邊更強”而展開了戰鬥。
這場戰鬥中敵方也會有來自Master的技能和令咒支援,



阿維斯和比利小子兩人合力亦無法傷到皇女分毫,關鍵時刻,解除了洗腦的薩列裡跳出來對著皇女開了一發寶具。阿維斯趁勢用雪做成的魔偶製造掩護讓眾人得以及時撤退。




15節皇女阿娜斯塔西亞



被麻婆帶往首都的帕西在路上想起了父親的話語:
”父親,為什麼亞卡不變強不行呢?“
”薩,要我來說的話,我們亞卡肯定是一種錯誤吧。“
”錯誤?“
“世界的活動方法,不,是世界的選擇方法。
出了什麼差錯,我們好像被世界拋棄了。
但是,就算那樣我們也肯定沒有做錯。
我們就在這裡。
所以,要一直戰鬥到世界迎來終結的那一天”。

被獨自帶到了王座前的帕西,被麻婆這樣評論道:
“你們亞卡雖然肉體很強韌,但是精神卻很脆弱,要證明這一點,無比合適的試煉就在你眼前。把槍拿好了,要開槍就只有這一瞬間了.......”



和咕嗒一同撤退的薩列裡解除了身上的“禮裝”,變回了原本的樣子。他是從“薩列裡謀殺了莫扎特 ”這樣的謠言之中誕生出來的無辜的怪物類的從者。作為複仇者,只為了抹殺莫扎特這一點而存在於英靈座之上。在和福爾摩斯交涉後,以“找到莫扎特後優先讓我殺掉”為條件,暫時加入了隊伍。(老福你賣隊友賣的很熟練啊~)
中途阿維斯在解釋關於薩列裡的故事時被咕嗒吐槽“像老師一樣”
“住手吧,我沒有被稱作老師的資格”



得到空隙的眾人也開始整理起了各種情報。
首先,關於異聞帶,就如之前推測的那樣,可以理解為“從特異點一直發展至今的歷史”
而平行世界的不同點在於,平行世界是文明、生活方式等基本要素相同或相似的世界,
而異聞帶則是偏差值過大之後被判斷為不需要而被“剪掉”的世界。
打比方的話就是為了讓樹木健康成長,剪掉長歪了的樹枝這樣的感覺。
而這些異聞帶就成為了這次對人理進行侵略的極佳的“兵器”。
異聞帶的侵略不是針對人類這種生命形態,而是對這顆星球本身的侵略。



而關於皇女阿娜斯塔西亞,在原本的世界上是悲慘的末代沙皇之女,但那也只是在表面歷史之上。在魔術界的歷史上,她的故事還沒有結束。從初代沙皇開始,歷代皇室就和宮廷魔術師關係密切,而調查的結果,是雷帝伊凡一族也是魔術師中的一族,有自己代代相傳的魔術刻印,這一族有著精靈召喚使的才能。每一代皇帝都會和幻想種之類的神秘生物簽訂契約,包括和這裡的人類融合而成的“亞卡”,原本也是本地傳說中的幻想生物之一。而她正是沙皇一族魔術的正統繼承者。這也正是她召喚和駕馭那隻名為“V”的精靈的力量的由來。

16節伐木和採礦和建築



返回據點後,阿塔也終於下定決心要打響推翻雷帝的決戰了。為此,首先要將據點移動至離首都較近的山谷內,以此確保奇襲的空間。之後就是配合貝奧武夫隊的行動一舉攻入首都分出勝負。正好挖掘行動也能確保到修理暗影艙所需的珍惜礦石,對迦勒底來說是一石二鳥,加上因為有機會煉成新的魔偶,阿維斯也是乾勁十足。
於是眾人一邊挖礦一邊向著暗影艙的方向前進,待要塞完工後就暫時離開了反抗軍,返程回去修理暗影艙。
“偵探,鑽頭是必須要的吧?”
“不,沒必要,簡單一點就好,塗裝也維持原樣”
“..........那就在前端裝上鉤子狀的.. ........”
“不可以!”




在眾人修理暗影艙的同時,留守據點內的薩列裡跑去質問阿塔
“你——知道到何種地步?”
“就這樣下去的話——”



話說到一半,麻婆突然帶隊奇襲要塞。靠著因為這個世界的歷史的影響而兇暴化的米諾陶諾斯的力量,大量的部隊從洞穴之中直接殺入要塞內部。
望著眼前的慘狀,神父低語道”謝謝你的情報,帕西君“(好,帕西偷看到地圖的伏筆回收)






17節已經不再需要雷光




接到叛亂軍求救信號的一行啟動了暗影艙,緊急前往救援,但是趕到之時已經是屍骸遍地。準備迎戰的眾人因為被彌諾陶洛斯的寶具製造出的迷宮所分斷,唯有阿維斯被留在了迷宮外面,而迎接他的正式卡多克。
”我——卡多克,知道您的名號與功績,也十分尊重您,您的願望,就由我來實現。“
這樣說著,熟悉的歷史又上演了........嘛?



被關在迷宮中徬徨的咕嗒與比利,無意間撞見了已經完全自暴自棄的帕西。帕西老實地承認了自己背叛的事實,因為他看到了,雷帝的身姿
”那不是擁有人類意志的東西!“



然後被麻婆告知了,雷帝現在還在遙遠的夢境當中,在夢中執著政,因為我們讓他做著平和的,幸福的夢,他才能這樣安心地睡著。但是........如果,不知某處發生了叛亂,然後被他知道了,那可就不知道會怎樣了啊。我等的皇帝恐怕會率先起身,用自己的手將叛亂軍擊潰的吧。
——那樣的,不行的。
不能讓那東西站起來。
不能讓那東西醒過來。
因為那,除了純粹的絕望之外毫無他物。
”不過,那也不過是“如果”,假如叛亂軍被迅速地鎮壓的話,你也就不用第二次承受皇帝的威光了吧。“
就這樣——帕西背叛了。


18節朝向地獄的愉快旅途



知道了前因後果的咕嗒和瑪修並沒有責備帕西,也沒有聽從帕西的建議選擇逃避和放棄,而決定繼續挺身面對雷帝,這反而讓帕西困惑起來
”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和你走在不同歷史上的,普通的人類哦?“
乘著這個話題,咕嗒給帕西講起了泛人類史的世界”
聽完了這些故事的帕西低語道:“啊,是這樣啊”



“我,只理解了一點。
為何會跟著他們一時興起,加入反抗軍。
因為對他們感興趣啊,咕嗒和瑪修。
不管是哪一個都很弱小、真的是弱得無可救藥。
瑪修雖然曾和魔獸戰鬥過,但是那個性格不適合戰鬥。有人想要把她踢下去的話肯定很簡單。
咕嗒就更不用說了。
他們對亞卡來說都是所謂的”弱肉“。
本來應該是被拋棄的存在,卻說要來修復人理......拯救一切。
那種的,應該是出色的英雄的職責才對。
然而,他們還是說要修好。
——這個世界,是錯誤的。
想起了父親的話語。
讓他們生存下去的意義在哪裡。
.............真的,這樣就好了嘛。
只要捨棄掉,就好了嘛。
切舍,靠著不停的切舍亞卡才活得下去。
就算是家族同胞友人亦不例外。


...........但這兩個人卻不那樣做。
不拋棄弱者,盡可能地做到最好。
所以,不會感到恐怖。讓人身心愉悅。”



“————讓人心生嫉妒般的美麗、
————讓人心生殺意般的正直。”



回過神來的帕西決心繼續跟隨咕嗒一起旅行,雖然還理不清自己的心情,但是想要繼續見證。咕嗒自然也是毫不介意地同意了。
但就在氣氛緩和之時,大量的殺戮獵兵再度襲來,比利雖然奮力迎戰,但卻被數量壓制,眼看咕嗒要遭魔手的時候——



“退下,退下!朝著尚未成年的青少年舉起槍口的惡漢們!
雖然此處是左右難分的異境、但是評判惡逆殘暴的天枰卻清楚明白、公道自在蒼天!
想要襲擊我中意的青少年的傢伙,不管來幾個都會被我斬下!
天網恢恢、無賴放浪!若不懼怕這武藏的雙刀的話——就放馬過來吧!”



關鍵時刻來救場的正式在153中短暫相遇後又離別的武藏,迅速地再度締結契約後,雙方交換情報後才發現之前拯救村子的“迦勒底之人也好”、貝奧武夫那邊的“斬人鬼”謠言也好,全部都是武藏的功勞。
然後武藏看到瑪修、老福、小達芬奇後逐個發了一遍情,再度讓人感慨男女通吃的可怕。


19節帕西的抉擇


靠著武藏的提議,比利用槍擊製造迴聲,再由帕西用亞卡的優秀聽覺迴聲定位,一行順利走出了彌諾陶洛斯的迷宮。但此時老福也注意到了武藏的身姿並不安定,看起來馬上又要轉移到別的世界樣子。不過武藏叫大家不用擔心,只是為可能無法奉陪大家到最後感到抱歉。(沒辦法,您老人家fgo天花板要是待到最後不是又要1穿7了)
老福根據帕西的目擊證言,推測【殺戮獵兵】這個能無限創造出從者級雜兵,並且越靠近首都戰鬥力越強的寶具/技能的發動條件是雷帝必須維持睡眠狀態,那樣的話只要在首都附近製造騷動的話,雷帝很可能會醒過來,從而讓殺戮獵兵們集體消失,戰力逆轉。
決定作戰後,比利決心獨自一人負責在首都附近製造騷亂,給機會讓咕嗒和貝奧武夫他們攻入首都內部。
在此之前,先要救助因為孩子們被抓人質而被抓走的阿塔一行。



然而在監獄了,卡多克這次又來勸誘阿塔
“為了打敗皇帝,需要你的力量。然後還有另一個對手”
"..... 迦勒底。你必須要打倒迦勒底才行。”
“為了守護,這個被拋棄的世界。”
“這個異聞帶,是歷史的殘渣。你們的行為會迎來怎樣的結局,你明白的吧?”



這樣,棋子就湊齊了,我的Caster,反叛軍和阿塔,薩列裡,然後比誰都重要的,阿維茲布隆。)
( 迦勒底。瑪修.........咕嗒。我終於站到超越你、你們的起跑線上了)


另一邊,一行人和暗影艙匯合後,武藏主動跑去找瑪修談心,幫她化解心結去了。
眾人殺入監獄後,卻發現這裡早已人去樓空,只剩下卡多克留下的眾人會在5天后在首都被處決的信紙。
看著下定決心的要去面對雷帝的咕嗒,帕西也做了最後的告白
“我,比你強大。亞卡,比舊種強大。然而、然而、為什麼、你們——能笑得出來?”
“我們的世界裡,從來沒有過能笑出來的餘裕,就算用火酒灌醉自己,也從來沒有過發自心底的笑出來過........!
納,你們的世界裡——大家、幸福嘛?”
“跟著你的理由,我總算明白了,我.......想要讓你絕望。想要讓你詛咒這殘酷的世界,想要讓你哀嘆自己脆弱的身軀。想要讓你詛咒自己身為弱者.........!只要見到伊凡雷帝,你絕對會改變的。我會跟著你,不會殺了你,取而帶之,我要見證你的絕望,你屈膝在地,匍匐掙扎的那個樣子。幸福什麼的,決不允許,那是我們都未曾獲得過的東西。”





20節激動的大地


在眾人準備最終決戰的同時,卡多克也為了實現自己的目的做著最後的準備。
從出生開始就為自己的無能(無才能)感到自卑的他,窮其一生都在不斷努力著想要擺脫這種自卑感。但不論怎樣掙扎,在魔術的世界裡都無法跨越才能之壁。這種折磨直到最終被選入A隊8人之一(A隊含瑪修)才終於得到解放,第一次被人所需要,第一次將命運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拼盡全力,做好了十足的準備。自己毫無疑問是被選中的人——
——但是,就在邁出第一步之前,他的生命走到了盡頭。



再次睜開雙眼時,聽到的是未知的聲音給予的提議:
“是要盼望榮光,選擇復活。還是渴求怠惰,選擇永眠呢。”
其它的6個A隊和他一樣選擇了復活,
這樣他們便被給予了“領土”和“英靈”
“雷帝存活至今的,21世紀的俄羅斯,這就是我被分到的領土。
.........但是,俄羅斯這樣下去的話是不行的。
世界的運行方式完全是漏洞百出。
亞卡的壽命循環雖然是緩慢地,但確實地在縮短........
而且那個雷帝不愧是壞掉的皇帝,居然想在空想樹還沒有紮根的情況下去進攻其它的異聞帶........!
那樣,絕對不行的。所以我來討伐他。結束他四百五十年的執政,從雷帝的支配下“拯救”俄羅斯。
不只是為了亞卡,更是為了她。”



只是為了回應召喚出來之時,皇女渴求俄羅斯永久和平繁榮的願望,卡多克使盡一切的手段,用盡一切的計謀,只為打倒雷帝。
一切都是為了”這個“世界。



而作為其中一枚棋子的薩列裡,如今被麻婆引導到了” 莫扎特 “的房間之內。



本來比利的槍本來只是量產的普通貨,經過達芬奇的改造後破壞力增加了三倍,但是相對的操縱變得更難,為了使用這把新槍,必須讓自身的靈基向上提升一階。在戰鬥之中成功啟動新槍並順利升至三破的比例,開始在殺戮獵兵之中盡情掃射。趁著比利大鬧吸引註意力的同時,咕嗒一行闖入了刑場開始救人。


為了分散敵人,這次反過來利用了彌諾陶洛斯的寶具,通過將被俘虜的大家帶著一起轉移到迷宮內甩開了敵方的追擊。眾人合力擊倒彌諾陶洛斯後,出現在大家眼前的居然是阿維斯,他說為了打倒雷帝,打算利用小牛留下的這座神代迷宮啟動自身的寶具,為此而需要的爐心已經確保了,那就是————他自身。



在自裁的同時,阿維斯做了最後的告白。他曾經殺過一個小孩,為了自身的悲願,踐踏一切道德倫理,殺害了身為自己master的那個孩子。雖然那是現在看來彷彿他人身上的事一般的記錄而已,但是每次被召喚時,那份記憶就會折磨他自身”你,也和那些你看不起的,為了慾望而行動的魔術師們是同類“。
”這不是贖罪,而是現在需要的不是從者,而是能夠打倒雷帝的巨人。“
留下這句話,將巨人的控制權轉給咕嗒之後,阿維斯布隆退場了。


21節君臨大地的雷帝





隨著首都圈的戰鬥激化,雷帝終於完全覺醒。雷帝並不是普通的融合體,他是和在俄羅斯的凍土內發現的體型最大的古代生物融合後進入成長期並不斷成長至今的怪物。為了跨越必然到來的破滅,不是作為被人敬愛的皇帝,僅僅作為讓人害怕的怪物成長後的結果。將都市、國家作為養分,只為擴張領土而存在的神獸


此時卡多克和皇女也堂堂正正地打出了反旗,開始和咕嗒一行並肩作戰。並直說咕嗒他們一行全部都是為了打倒雷帝而準備的棋子。雖然有些不爽,咕嗒一行仍是與卡多克聯手開始對抗雷帝。
出擊前面對帕西最後的質問,面對明知贏不了的戰鬥,咕嗒依舊選擇了戰鬥的道路,就算明知必敗也要奮起反抗。
”因為,他說過了“去戰鬥吧,少年!” ”


”吾挺過了那波嚴寒,為了民眾,為了皇帝的威光不斷西進。然而,世界卻突然被切斷了。我等的意志,我等的努力,我等的祈願全部視而不見,這個世界被宣告了戰敗。
那就是,自天而來的異星的巫女所轉告的事實。
..........無法接受。無法原諒!吾的俄羅斯,絕對不會毀滅!不會被斬斷!“
"【王冠:睿智之光】!“
”何人敢阻我!“
迦勒底之人!“
應對雷帝的巨軀,咕嗒也已阿維斯布隆留下來的巨人迎戰。這一戰中不能使用禮裝技能,取而代之的能使用三個強力的”魔偶技能“




但是魔偶之力亦無法撼動雷帝分毫,危機時刻打出最後一張的鬼牌的竟然是目前身份不明的麻婆身份:
”最後的一手救援已經到達了,雖然是完全無法媲美莫扎特的凡才,但也因此,他才拼命達到了天才的領域。那麼,是演奏鎮魂曲的時候了!“


時間稍微向前回溯:




被麻婆帶到莫扎特的房間內的薩列裡回憶起來的卻是被自己所封閉的記憶。最初被召喚到此地的時候,他目擊到了,莫扎特為了讓皇帝沉眠,持續三個月不眠不休的演奏。為了不懂任何藝術的皇帝,耗儘自己的血肉,一直演奏到靈基完全崩潰為止。更在最後,為了確保有人能接手這項任務,對薩列裡下了詛咒,讓他一度以為自己就是莫扎特,這就是被薩列裡自身所封印的記憶,以及那身”禮裝“的來歷。


回到現在,在同樣的地點,莫扎特的假面催促著薩列裡開始演奏。但是薩列裡卻不斷強調著自己沒有莫扎特那般的才能,自己做不到莫扎特那般的神技,自己做不到像他那般打動人心。



【就算如此,也要彈奏,為了拯救世界!】
“吵死了!我彈就是了!給我閉嘴聽好了!”
在莫扎特的引導下,薩列裡第一次毫不顧忌他人的看法,毫不考慮著如何超越莫扎特,不限制自己,盡情地將原原本本的自我所展現出來。充滿憤怒與殺意的音樂直達雷帝的內心,將雷帝的力量不斷削弱。



察覺到這一點雷帝對著音樂的源頭釋放出巨大的雷擊,
“趕上了!現在最後的援軍正往你那邊趕去!”



【————沒有可以永久聳立的城塞哦,瑪修。】
【有的,只有能夠不斷再度起身的不屈心靈。就算腐爛枯萎也會再度起身,那個身姿看起來就宛如永久一般】
【這之後不再是加拉哈德的盾,而是瑪修,你自身所致的只屬於的盾牌了】
“真名、凍結展開。這是走過眾多道路,接受了眾多願望的幻想之城。呼應吧!【現為脆弱的夢想之城】!”



身披原本為亞從者計劃開發的靈基外骨骼的瑪修及時趕到,用新的寶具擋下了這一擊。趁此機會武藏趕在被強制轉移前的最後一刻解放了寶具,一刀將雷帝的鼻子劈成了兩半。然後阿維斯的魔偶趁機抓下了雷帝唯一的弱點,頭頂的王冠,為這場戰鬥劃下了休止符。
然而,咕嗒的戰鬥還沒有結束。
通關這一戰之後,瑪修解鎖新的靈衣(靈基外骨骼戰鬥服),選擇這一套靈衣的同時三個技能+寶俱全部發生變化,當然不喜歡可以隨時還回去,只不過劇情中鎖定這套靈衣。



22節野獸之國的皇女



戰勝了瀕死的雷帝,對皇女和卡多克來講,終於實現了她們的目標。這下她們就可以用自己的方法,在這個異聞帶打造更加繁榮的新俄羅斯了。但對咕嗒來說,戰鬥才剛剛開始。




而此時麻婆又跳出來偷稅地表露自己的真名:“拉斯普京”,讓沙皇王朝崩潰的罪魁禍首,這才是依附在麻婆身上的英靈的真身。但是,按麻婆的話說,那個拉斯普京已經“自由了”,因為已經實現了讓皇女繼位統治俄羅斯的夢想,已經離開了這具身軀。那現在這個還能說話的麻婆到底是誰呢........?
“那個神父,不是我們的敵人。僅僅是個讓名為俄羅斯的大樹腐朽的男人。此外——是為了自己與生俱來的惡性而苦惱、痛苦的,區區一介聖職者罷了。”
(兩種可能,1:已經完全變回偷稅麻婆,但跟瑪修一樣還有融合帶來的副效果。2:還有拉斯普京或者其它啥英靈的殘骸在。總之,加入偷稅部的概率加大了。)


朝著空想樹作最後巡禮的伊凡大帝,在空想樹面前對咕嗒宣告了這次的所謂的“人理拯救”的含義,
“為何,要將這個世界毀滅?你這傢伙的世界,真的有那種價值嘛。不惜要將這裡受苦的民眾們一人不留地全部殺光般的價值!!“
”你的無知,正是最大的罪過“
”吾要質問你的覺悟。所謂拯救你們的世界,就是要將這異聞史破壞。將居住在這俄羅斯內部的所有亞卡們,一個不留的殺光。因為吾要問你!為何!憑什麼!你這傢伙哪裡來 這種權力!?“
”你要命令居住在這片大地上的所有亞卡們'去死'嘛!“
”回答啊!回答啊!吾絕不會後退!為了守護餘的世界!!“



儘管擊敗了瀕死的雷帝,但是從達芬奇和福爾摩斯那裡得知的事實卻是殘酷的。雷帝所言毫無虛偽。在這個事實面前咕嗒喪失了戰意。而此時意志堅定地要守護這個異聞帶的卡多克攻擊過來。並且阿塔因為長久以來和這邊的亞卡們共同生活居住,已經無法再拋棄他們,而選擇了站到另一側去。



周圍陷入了一片混戰中,但咕嗒卻無法從打擊之中恢復過來,就連指向自己的槍口亦察覺不到。
”——如何,看到了吧。看到了沒有。“
我浮現出了自己不曾體驗過的愉悅的笑容。
給予不停戰鬥到最後的他的,就是這為了拯救誰必須要殺害誰的最糟糕的結局和————
好不容易救下來的世界,最後卻要親手破壞掉,這樣最殘酷的事實。
.........和伊凡雷帝戰鬥,勝利之後獲得的,就是這個。
如今跌坐在那裡,陷入頹廢,站不起來的他,太過於弱小了。
——現在的話,就算我也能殺掉他。
這樣想著的我,下意識的開始邁步。
向前走著。
本來身為亞卡的自身應該不知何為恐怖。
會讓將死亡視作理所當然的自己感到恐怖,那一定是——


那一定是、
能笑著活下去的人會被殺死這件事。



捨身替咕嗒擋住了子彈的帕西抓住他的衣領怒吼道



”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告訴我還有那麼幸福的世界存在的這個失敗,我絕對不會原諒。
所以給我站起來、站起來戰鬥。

你們那個能笑著活下去的世界才是值得活下去的世界,給我堂堂正正地主張啊。
堂堂正正地,堂堂正正地,為了那個弱小的世界戰鬥啊。

.........不能輸。你們,不能輸給強大的世界。

.. .......是啊,那肯定是罪大惡極的道路。也不可能一筆勾銷。

但是,不行的。因為,你們的那個世界才更加的——更加的、美麗啊。

所以,你們才應該活下去。我........什麼都不懂。Master也好,從者也好,泛人類史也好,異聞帶也好,什麼都不懂。

不過,如果這個錯誤的世界. .......。這個、無比艱辛的世界也有生存的意義的話..........。那,肯定,是為了證明那個滿溢著幸福的世界才是正確的世界啊。

我們亞卡是走錯了路的迷途者。但是,這個錯誤也 有其意義的。不是嘛?

........別擔心,亞卡,對痛苦和恐怖都沒什麼感覺的。

你.......和瑪修......才要感受得到更多的痛苦和恐怖的。

不過,正因此,正因此,你們,才生存著。.........如何.......說點什麼啊,餵。回答我.......你的.........回答.........讓我聽到.......。“

(點頭)

”..... .....哈哈.....居然哭了........。太奇怪了吧...........。因為.......... .和想的不一樣.........就算讓你哭出來了.....也完全.........不開心.........。


— —Master。
”瑪修,還能站起來嘛?“


隨著咕嗒恢復戰意,各方向的戰線都開始逆轉,比利小子和阿塔的速擊對決以比利的獲勝告終。




”大家,抱歉,我在召喚時就知道最後會變成這樣了,卻一直瞞著大家............“
”大姐你沒有錯。我們知道的,你每天晚上為了我們獨自一人哭泣,為不能保護我們的性命而不停對我們道歉。比我們任何人都要堅強的你——讓我們這些被拋棄的弱者,重拾了對明日的希望.........!!“


但此時卡多克卻開始推動空想樹紮根。雷帝雖然是藉助空想樹的力量復活的,但卻依然信仰舊神,從而拒絕這根異星之神的釘子。而在雷帝倒下的現在,卡多克終於可以插下這根讓異聞帶紮根於地球的釘子了。以俄羅斯帝國最新的皇帝之名,皇女向一行攻擊過來。

戰敗的卡多克不死心的打算用秘藏的”大令咒“強制重啟整個異聞帶,但是比利小子的速射只需要零點幾秒,故,這樣的結局可以說是必然的——。



”槍............我很討厭啊.............“

”笨蛋..........阿娜絲塔西亞!你幹什麼!?“

”.........真笨娜,卡多克,你要是死了的話,我也會死啊。作為從者,這不是理所當然的行動嘛?”

“不對!我還有大令咒!還有其它特權!用這個大令咒將這裡變作新的世界,和你.........!”

”一同將一切重新來過,然後勝利.. ........會贏的!“
”真是、笨啊。.........那種勝利,沒有任何意義。我是沙皇王朝正統的繼承者,阿娜絲塔西亞。

掠奪而來的成果——不能被稱作勝利。............此外、不允許你跟我殉情。也不允許你自盡。

冷靜下來,卡多克。我相信你。就算搞錯了選項——你也一定,是為了正確的事情在努力。

茫然若失的卡多克被比利一槍托砸暈,被迦勒底俘獲。第一異聞帶的戰鬥告一段落,剩下的只有那顆樹.........








本以為告一段落時,從那顆空想樹之下傳來了神代級的魔力,魔力無限接近於真以太。彷彿要將整顆星球的人理倒轉,讓一切重回神的掌控之下..........。



無可奈何的眾人只得挺身挑戰直徑300m的巨大空想樹,幾個人的奮戰下雖然將樹內部的熱源打消了,但樹本身卻還在,而眾人也沒有將這龐然大物打飛的手段。此時從樹的根部,又浮現出了那名迷之女子。而這名迷之女子更是任何的觀測器具都無法觀測到的存在。不論何種儀器中,顯示的都只有”一個人類大小的空白“。彷彿空間本身被挖開了一個洞。






迷之女子輕觸空想樹的驅趕,整個樹便開始冰封瓦解。待樹木完全消失後,迷之女子留下一個類似聖杯的物體之後就消失不見了。危險雖然離去了,但謎團卻更多了。



在逐漸開始崩潰的俄羅斯內,眾人幫帕西做好了墳墓,牢記著帕西最後的話語”不能輸“,雖然明知這會是一場毀滅世界的旅途,瑪修和咕嗒還是下定了戰鬥下去的決心。因為這就是守護人理之人,和倖存者的責任——。








在已經沒有未來的亞卡們群聚的地方,薩列裡搬來了鋼琴,給亞卡們彈奏了一曲《漫天都是小星星》
”在這我的時代雖然是首戀歌,但在未來會變成歌頌星空的歌曲哦。我作為泛人類史側的從者,沒法回應你們的絕望,但至少,可以在這個世界走向結局之前一直為你們演奏下去。你們誰都沒有錯,不過是世界的方向走歪了而已。.........那雖然是悲傷的事情。但是,你們沒有人需要背負責任。“
閃閃發光的星之海洋,那是遙遠的彼方,只存在了一瞬間、一剎那的生命們。



俄羅斯的空想樹被拔除後,包裹周圍的暴風雪也停止,和外界恢復聯繫的迦勒底,此時受到了來自隱秘於北海的神代之島,世界上最古老的魔術組織,徬徨海的求救信號。。。。。。。



228
-
板務人員:

2349 筆精華,前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5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本板熱門推薦
【情報】4月24日、リリース1000日突◆キャンペーン開催期間◆2018年4月24日(火)AM0:0...(繼續閱讀
【其他】旗袍師匠。改坑FGO三年了也是這裏得到師匠號的,之前曾畫過師匠旗袍版,這...(繼續閱讀
【情報】突如其來的聖晶石-25號臨時維護圖片轉自NGANGA原文可能最近送的石頭有點少官方手癢癢的等...(繼續閱讀
【繪圖】獸國的皇女ヾ(。>﹏<。)ノ゙✧*。最近在P站常常看到所以...(繼續閱讀
【繪圖】三藏酱大家好因為三藏醬在第6章表現太萌了所以畫了三藏醬只要還心存敬...(繼續閱讀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