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0
GP 5k

RE:【討論】新章節Cosmos in the Lostbelt 個人綜合談3/2更新

樓主 (£新夜£) sx7665555
GP75 BP-

*注意,此篇主題將涉及諸多相關FATE劇情雷,請觀看者自行選擇觀看或是關閉。


*注意,此篇文章內容涵蓋大量個人觀點,僅為個人推測和腦補,若有任何意見
可以底下留言進行討論。即使不喜歡也可以選擇BP表示


*注意,此篇文章內容可能涉及涵蓋大量相關劇透,特別是遊玩Fate grand order的玩家建議先遊玩至最新進度。

*注意,相關內容包含圖片或資料皆為網路攝取,若有異議要求附註來源請提醒我修改或刪除。


*注意,謝謝你的注意。




這次主要起因是想來分享一篇發表於NGA上的考據科普文章,其內容相當有助於理解Fgo二部的相關設定來源。



相關內容轉載僅簡轉繁,而字體顏色與字形則為了與我個人的後續閒聊有所區別而留下差異。

其實在這兩三個月長草的日期中,關於新章節的話題雖然已經沒有這麼熱烈了,但創新的觀點依舊在各個論壇當中層出不窮。

在這幾個月當中我也屢次想寫點東西,不過總感覺差了些什麼而不想寫成一篇文章。只是分散在小屋吧拉和在FGO公會上分享,就剛好趁分享這篇文章時將最近的一些心得感想統整起來弄一篇閒聊談,打發一下現在這段沒有半點新劇情可聊的無聊日子

雖然在目前看來這些討論都只是空談,但絕對不是原地踏步。



原文網址:[剧情讨论] [剧透慎入] Paper Moon原型出处相关及2.0序章信息解读


Paper Moon與宇宙模型

新式的“迦勒底亞斯”系統就是一套建立在魔術基礎上的占星儀。占星儀,說得現實一點就是天體測量儀,淵源還挺久遠的。國內比較有名的渾天儀就是類似的裝置,形狀較之迦勒底的那套也比較相似。這種儀器被用來演示天體運動,編撰修訂曆法,而在魔術的加持下就能觀測未來了。

與立體的“迦勒底亞斯”不同,另一台占星儀Paper Moon(已被淘汰)則是個扁平的裝置,但它們的觀測原理是相同的。不僅如此,不論現實還是你游,所有占星儀都是基於同一個理論來運作的,即“宇宙模型”。迦勒底亞斯是一個立體的宇宙模型,同樣的,Paper Moon也需要一個平面的宇宙模型。



16世紀是歐洲天文學的一個重要的時代。1543年5月24日哥白尼臨去世前一天出版了《天體運行論》。而在1576年第谷·布拉赫 (Tycho Brahe)提出一種介於地心說和日心說之間的宇宙結構體系,在精確的測算下這種體系更被當時的世俗統治者所認同。根據這一模型製定的勒列高星曆,第一次撼動舊儒略歷的地位。

根據這些新理論,17世紀百花齊放,其中就有一位來自英國的爵爺,切斯特主教—— 約翰·威爾金斯 (John Wilkins,16141672),為世人所知的是他第一次提出了登月的想法。在這種想法背後的理論基礎部分,他在自己著作的封面上給出了一個宇宙模型,其結構與形狀就像我們看到的Paper Moon一樣。



注意Paper Moon的圓點位置和圓點數量。




Paper Moon唯一一次可知的展開,是與新章劇情第八節咕噠乘坐逃離的一台“裝甲車”(chariot)搭配使用的。名為Shadow Border,是一艘虛數潛水艇 (強行),如果了解英國議會的[ Shadow Cabinet],此處的深層含義也就挺好理解了。這艘“潛艇”在Lostroom以及CM裡多次出鏡(雷夫提到、片尾老福檢查、穿梭特異點),之後估計還會作為“小迦勒底”伴隨咕噠子很久。



回到1648年,時任牛津沃德姆學院主管院長的約翰·威爾金斯召集了一批學者(後來這些人成為英國皇家學會的哲學家),共同出版了一本名為《數學魔法》(Mathematical Magic)的書。這本書大量涉及了機械原理。其最最超前的內容,是首次提到了潛水艇製造以及戰略意義:隱蔽位置、庇護所、有效打擊、無聲支援、水下試驗場地。這些無一不是咕噠子所急需的要素,而威爾金斯的潛艇理念(Shadow Border)和登月模型(Paper Moon),恰恰成為咕噠一行人逃離迦勒底的技術支持。



……
虛數觀測機·Paper Moon,展開。
Shadow Border外部裝甲展開邏輯術式。
實數空間中的存在證明(Haken),裝卸(脫離)。
未來預測·20秒後假說證明境界面。
……




為什麼要被設計成裝甲車的模型呢?威爾金斯在他的登月策劃中,設計的載具正是一台飛天戰車(Sky Chariot),這就很有象徵意義了。



虛數世界
“虛數”在蘑菇的書裡是櫻天生持有的屬性,在魔術中被定義為“雖然有可能,但是物質界裡沒有的”。“虛數世界”的觀點在第七章後期會有提到這裡先不做劇透。如果脫離魔術層面的,“虛數”這個名詞由17世紀著名數學家笛卡爾創制,因為當時的觀念認為這是真實不存在的數字。

後來發現虛數可對應平面上的縱軸,與對應平面上橫軸的實數同樣真實,虛數軸和實數軸構成的平面稱複數平面,復平面上每一點對應著一個複數。



這一觀點是啟發性的,無論是在數學上還是在哲學上。脫離了虛數觀念,我們耳熟的“平行宇宙”這一理論天文學概念和文學題材就無從談起。由於理論上的虛數比較抽象和枯燥這裡本不該贅述,但劇情高潮部分的一段話卻讓人不得不再多想一些。

……
是若不將其定義為存在,
這個世界便無法得到成立,
然而卻同時也是於我等而言無從觸及的領域。
即是,
去往Minus世界的挑戰。

原文應該是用的片假名,所以譯者大大直接用了Minus。這個詞最常用是表示“沒有;缺少”,做數學題時譯為“減”,同樣的它還有“負號”之意。而最基礎的虛數符號i的含義就是√-1。咕噠一行人的征程所向大可據此推測,特異點將蔓延到平行宇宙中,人理修復工作也就不再局限於單一的時間線了……

https://nga.178.com/read.php?&tid=13179448


而在該串後續討論當中,有人還提到了有關阿比蓋爾的寶具:湛溢光殼的虛樹。Qliphoth Rhizome如果剛好能跟PV的樹狀物和虛數扯上關係就好玩了





實際上還真的可以,而且關聯超好玩


首先是阿比蓋爾的寶具。不看其寶具動畫本身完全是照般穿越銀匙之門這件事上。從寶具名稱拆解可以讀取出逆卡巴拉-邪惡之樹上這件事已經早提到很久了,


「Qlipha」為希伯來文中「皮」「殼」等意思,而其複數型「Qliphoth」則被用以象徵卡巴拉中的惡之概念,邪惡之樹「逆卡巴拉生命樹」。
「Rhizome」則是希臘文中的「根」「地下莖」等意思。(轉自K島wiki)

而在FGO談到逆卡巴拉這件事上,也可以說是去年日本方就討論過的話題了。但當時的主要著眼點是在逆卡巴拉與Beast之間的關聯上,有興趣的可以看我過去的文章

【新章節Epic of Remnant】主題:逆卡巴拉之樹



明確的說,阿比蓋爾本身並不與逆卡巴拉有所關聯。而是在她身上大玩的克蘇魯梗的源頭-猶格索托斯,這牽扯到了相當現實的要素。

在現實當中至所以會有所關聯主要還是因為與肯尼斯。格蘭特這位西方神祕主義者的英國小說家有關。


在探索所謂黑暗神祕的領域中,他與洛夫克拉夫特有了交集。並為其作品進入更深層且理論更堅定的領域。而在這當中,他也建議洛夫克拉夫特將猶格索托斯與邪惡之樹兩者聯繫起來。




而邪惡之樹同樣與正卡巴拉有著10個質點和22條路徑,而逆卡巴拉的質點編號是i,而1i到10i的惡魔當中有數名對應著所羅門的魔神。


而這裡的i指的也正是前面所提到的虛數的代號。

在二部序章結尾有段隨著裝甲車虛數航行的片段,當中的行徑路線或許代表著是以逆卡巴拉所代表的虛數,也就是實際上是在逆卡巴拉的圖表上移動。



從處女航到抵達新的座標,畫面上的出發地和目的地,或許正是在逆卡巴拉上的十個質點當中,其中某兩點之間的移動。

簡而言之,如果這真的是有意為之的關聯,阿比蓋爾的寶具某種程度上可以說是探索這所謂從未有人類踏上過的旅途的地圖。但目前看來依舊只是意料之外地發現。



從這邊開始就將話題轉回到我個人的閒聊雜談上。

先放個在這幾天1200萬dl活動底下打的一些心得感想。




其實有意思的地方在於,目前FGO的主線劇情的到二部序章以後,迦勒底凍結後主角的據點就完全是以Shadow Border(虛數潛水艇)為主軸。

但考慮到還有八名職員要安置,加上PV也是要完全以這台車取代原本的靈子轉移。在序章結束後,主角一行人藉由虛數觀測機(paper moon)來首次潛往的新據點可能意外的是類似於CCC的主場世界。

萬物解答的福爾摩斯體驗劇情也提到過關於CCC活動無法解讀的僅僅數秒的雜訊,但福爾摩斯也對雜訊的源頭能猜出個大概,

而在目前堪稱沒有泛人類史的英靈們能作為援軍的現在,CCC的靈子從者、依舊在世界旅遊,有著本身就是移動特異點性質武藏、前往宇宙邊緣的卡特組(北齋和阿比蓋爾),這幾位都是作為二部劇情鋪墊的強力人選,事先up起來也不能說沒道理。

既然泛人類史(Easy模式)自然打不贏異聞帶(Hard模式),那就讓這些規格外(Extra)來當對手

至於為什麼藏梗這件事,除了萬惡的飢餓體驗行銷外,也有可能是顧忌殺生院的角色定位。訪談也有提到,殺生院作為卡池角色一開始並沒有計畫。只是當初覺得CCC活動搞個大幽靈什麼的敵人太low,做出來的殺生院模組就這樣用一次又太可惜(臨時,而不是像蓋提亞的決戰是一開始就決定好的劇情








傳說如是說。
王是高貴而神聖,在高遠彼方的存在。
能將其一切滿足的明日是存在的。
星辰如是說。
時代會物換星移,生活會改變。
王的統治終有一天會走到毀滅。

皇冠在知曉這一切者的頭上閃耀。
即便沒有回報。
就算是太過遙遠的理想,也仍是目標的所在。


原本這章節的猜測方向是以不列顛島上的神祕為主,不過感覺可能會更明顯一點。這個就完全算是直覺了。

二部第六章的標題內容是星辰誕生之時,而從亞瑟絆十禮裝的敘述上,特別是像星辰、物換星移這些關鍵字,很難不把兩者合在一起看待。再加上蘑菇對於亞瑟王和不列顛這可以說是初衷的執著,這個章節的劇情內容或許會是這七個章節當中,最不難想像會出現什麼內容的一個。





而關於其他章節,我特別想提的也就幾段。

先講第一章獸國的皇女-安納塔西亞。安納塔西亞也符合雷帝伊凡第一任妻子的名稱這件事很多人有提到過了。


在這邊貼一下あおそら(青空)的文章

1570這點比較有趣的是,1570年是沙皇伊凡四世(Иван IV Васильевич)(或稱恐怖伊凡、伊凡雷帝)併吞諾夫哥羅德(Novgrod)並在此進行屠殺的年份


稍微將關鍵字聯繫一下,首先就是伊凡四世在轉變為所謂的恐怖伊凡,有個很根本的軼聞是關於他的妻子安納塔西亞的逝世,因為深愛的妻子的死亡的他性情大變,而成為了殘忍的俄國皇帝。

而剛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女兒也同樣叫做這個名字,做為作家而不把這個關聯加進角色創作是不太可能的。但我這邊主要想說的是序章中安納塔西亞皇女的態度。


在序章對於神父麻婆提到皇帝陛下四個字的反應,已經超乎理論上兩人該有的關係。但卻又不是那麼的緊密。純粹是聽著一旁的麻婆說著加勒底亞斯有可能是皇帝的阻礙,自己就照做冰凍了。

她原本只能說是末代沙皇的子嗣,若兩人真的只是這一層面上的關係,再加上她做為異聞帶從者而對戰達文西和學妹時意外的堅強態度。和不可能沒有耳聞雷帝伊凡的恐怖事蹟

再總和一下伊凡的態度轉變。不排除兩人可能互相把對方視為自己的家人。所以皇女再扯到皇帝的事情時出乎意料地聽話(可能有父控屬性?)




再來是第二章,第二章的副標題是以作家華格納在其作品尼伯龍根的指環的最後一部題Götterdämmerung(德語「諸神的黃昏」),讓北歐神話中的這一事件逐漸為人所知。

在唱誦北歐史詩的功績上,我唯一記得的另一人則為魔戒的作者托爾金,整個魔戒的故事都可以說是在致敬貝奧武夫。而華格納則是等同發掘了北歐諸神給世界觀眾比照其他章節的猜測幾乎都是針對人物的形容。


諸神黃昏應該是針對某個人物而不是一個事件的形容詞。同樣是知名的歌劇標題包括沃爾松格傳和女武神,這幾齣劇情都能對照特定人物,齊格魯德、布倫希爾德。所以諸神黃昏很可能是特定人物的形容詞,是跟這幾個一樣,一講出來就會聯想到某人的存在。

而對於該章節的北歐諸神,與之相對的,其實FATE的多神群神話都有偷藏魔改之處。這可能跟年代有關。兩河流域的諸神目前就沒有什麼魔改?除了直接將蘇美爾和巴比倫等神話版本合併當作一個以外。


南美諸神在FGOM4有著其實他們有做為與降臨者
Foreigner相比,自身其實屬於漂流物一類的自覺。以地球生態融合的方向沉眠在土壤中。

而希臘神群,這邊我在分享一篇同樣是NGA上的文章,超有趣。

[理性蒸发A+] 仔细看看,月神满破图正在拔出腰部装着的电池啊……



仔細看她的腰部,連結著她的衣服,淡藍色的電路符號。

其實她腰部這東西可能是個充電器。同樣的科技風格可以在他的弓上面發現。

而弓凜對月神的台詞是:
希臘神話的神性都是機器人吧?

而早在月神季,月神的台詞就有一段是這樣:

此身為表示月光之神性 , 潔癖與純血 ,狩獵與守護永遠的玲瓏貴影---------
於奧林匹斯山腐朽至終之古代神柱之一 ,
月之女神阿爾提密斯 ,在此給予你們試練!


就連畫月神的畫師都是專門畫機械人,在FGO當中另一位角色是巴貝奇。

而在設定集當中提到過了:
如果他得知的設定沒有更改的話,她本來的樣子根本扯不上巨乳還是蘿莉。

或許在二部OP當中疑似是俄里翁本體的該章節會連帶解釋這件事。




比照這些神群,北歐神群也可能會魔改。例如布倫希爾德對於奧丁方面有些詭異之處的設定





二章標題:「不滅之火的■■■」與布倫希爾德絆十禮裝:
不滅之炎


另外還有目前在FGO2部序章中,開頭的咒文目前其實有三種版本。

二部PV開頭的:

Stars
;Cosmos,Cont,Animus,Until,Impasse,Anima,Animsphere



另一種是FGO特番Fate/Grand Order ‐First Order,所長用於石頭上的魔術



Stars
; Cosmos, Gods, Animus, Hollow, Void, Anima, Animusphere

第三種則是出自二世事件簿第五卷魔眼列車下,幼年所長用於施展阿妮姆斯菲雅的星之大魔術

Stars; Cosmos; Gods; Animus. Antrum; Unversed; Anima, Animspher

再加上異聞帶的御主在特番:Moonlight Lost Room有透露出是前任所長挑選的人選。而且在序章發生之際,依舊沿用了所長給予他們的特殊代號。整起二部事件說實在話,所有的疑點源頭依舊是集中在前任所長身上。





3/3小更新

或許我們1.5的行為是在幫異聞帶鋪路。

我幾乎可以肯定的說,異聞帶也是在避開某樣東西,想讓人類史試著改變或更換來避開這個威脅。這個威脅最有可能是與魔神柱有關,

就連新宿的巴力也吐槽魔神柱他們自己早該在時間神殿滅絕了,但無論如何殘存的四柱也確實是在1.5部全數處理完畢。

原本在1.5部相關的文章,我的猜想是巴力等魔神柱也只是某個黑幕的利用品。但實際可能更直觀一點。巴力等魔神柱沒有滅絕,是因為蓋提亞還在世上。

這個路線的想法關鍵點在於蓋提亞的回歸。





可以說蓋提亞的歸來一定會影響到主要劇情,而他的歸來,甚至可以說是絕對與異聞帶不同。即使並非敵對,但作為外力因素而受到顧忌是肯定的。


【異聞帶至所以再序章才發動戰爭,就是他們想等魔神柱死光,因為他們也對Beast畏懼。】

我記得有人問過我,異聞帶是否也有著它們的Beast?答案應該是否定的。

獸(beast)的單獨顯現擁有即死耐性、對時間操作系攻擊的耐性。

還展示了「不論是哪個時空都已經存在」的姿態。不光是使用時間旅行製造時空悖論之類的攻擊無效,一切即死系攻擊都會遭到取消。

在FGOM4當中的蓋提亞,甚至強調著擁有這個技能的人不會受到因特異點的人理燒卻、因OOOOO的人理編纂的影響,湊齊條件就能顯現。
這也是為什麼我認為異聞帶戰爭是在刻意迴避終局之惡的緣由。以更新、改寫、重新指導為目標的異聞帶,跟它們的行為最矛盾的應該就是有著幾乎無法正面處裡,只能從最根本的地方試圖改善來避免碰上的眾Beast。

又或者,這可能就是FGO世界線即將被廢棄而迎來沙漠化的緣由,因為獸的連鎖顯現,FGO的世界線早晚會碰上終局之惡。既然如此就趕快來取代它避免這個發展。



如果是這條路線,完全能想像原本是一部boss的蓋提亞在某個時間點站出來嚇得他們尿褲子(之後在嘲笑說現在的他已經失去力量了,比照序章可憐的芙芙)


另一者是異聞帶當時也才做好準備,或是他們必須等到序章的那個瞬間,確切的說,是打開冷凍艙的那一瞬間。






其實這也是我一直很納悶的事。

為什麼偏偏要是序章的這個時間點?特別是每天就連劇情都有確切提到時間日期。

為什麼偏偏要是冷凍艙被解除的那個瞬間,皇女才突然出現在外頭帶隊?

稍微梳理和論證一下,我個人的想法是這樣的:

【異聞帶=被泛人類史捨棄,彼此之間的差別完全是雲泥之別】

比照FZ活動的說法,類似異聞帶的這種被主流世界所捨棄的世界,是即使放著不管也沒差別,即使出手改變世界線也只是徒勞之舉的存在。

【異聞帶御主=原本是生存在泛人類史,但或許從某個時間點就已經待在所屬的異聞帶。】

【打開冷凍艙=確認了這些御主其實是跑去當了異聞帶的指導者。】
而將這個可能性觀測、認證的舉動就是解除冷凍艙的那一瞬間。
等於它們的存在本身就是同時證明了泛人類史、異聞帶之間的橋樑。

要論證異聞帶必須要先架構關聯才能逆流泛人類史還有一個類似的例子或許可以證明。

就是崔斯坦的幕間劇情




這裡槍亞瑟所提到的妖姬(姐上)正是摩根勒菲,幕間當中崔斯坦同時具備不夜、淒烈等等祝福的真面目,也正是她所給予的邪惡祝福。而這位也是二部第六章圓桌領域的強力候補人選,甚至可能是章節主角。

至所以說這幕間能作為異聞帶需要泛人類史主動架構橋梁的論證之一,是因為底下這段。

「崔斯坦就好像被誰抓走一樣,  靈基忽然就咻地消失了——」
「等我們發覺時,已經有一個奇怪的特異點開始形成。」
「不對,還不到特異點的程度。  甚至連名為歷史的布料上的污漬都稱不上。」
「真要說的話應該是棉絮。  只要稍微有一陣微風,就會從歷史上剝落消逝。」
翻譯來源PTT

可以說是跟開啟冷凍艙=確立異聞帶的進攻路線這件事有異曲同工之妙




而講到最後,其實關於二部的文章實在已經有點膩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個人把整個二部-Cosmos in the Lostbelt,當成跟事前就宣告是斷章的epic of remnant歸類在同類。完全就只是一個過程而已。

至所以這麼說,是跟我在上一篇文章提到過,我認為所謂的異聞帶更新是一種拯救人類史的補救措施的原因相同。

整個所謂的異聞帶戰爭根本不是最大的問題,直觀的講,就連這所謂異聞帶御主們背後的靠山,那來自遙遠星球的"神"在我看來,其實搞這麼多都是為了刻意迴避掉終局之惡



我是不覺得再刻意搞出這個貫穿FGO1部的Beast系統,蘑菇會在埋下終局之惡這最終大Boss一樣的存在後,選擇在二部無視掉它。

應該說更根本的,二部的Boss目前看來,無論是改寫或是回歸神代等等,這些行為感覺都跟蓋提亞那種因應憐憫而為了拯救所以先燒人理來逆行運河/創世光年的矛盾行為有87%像。

行為目的結論其實是好的,但在這過程犧牲的人比較衰就是了。



3/6小更新


在幹你鹽川的一片聲浪中來聊個話題吧

來聊個我今天早上無聊時突然想到的東西,關於2部PV的安倍晴明(笑)蘆屋道滿



二部PV的角色屬於異聞帶方,序章也明確定義了其與泛人類史的迦勒底屬於徹底敵對。即便FGO作為一款轉蛋手遊,這些新角色早晚會開放給玩家們抽,但在沒有任何劇情輔助之下,無論如何都不太可能出現像是百分百異聞帶的皇女在1200萬下載給抽這種無視劇情邏輯的狀況。

但是目前明確的說只有皇女受到這規則束縛,另一人則是擺明就是深藏大梗的加拉哈德。第三人則是我原本想不太通的蘆屋道滿。

蘆屋道滿的靠山,一直用撒旦、路西菲爾等稱呼來【欺騙】天草的存在是位異星之神,跟二部異聞帶的靠山相符




這邊就完全開始是直覺了,突然覺得可能說得通

蘆屋道滿要加入卡池開放給抽,在顧忌到也會讓沒通過關卡的角色抽到的前提下,目前我想到的可能性有兩者:一是洗白,二是敵人的敵人。

敵人的敵人,字面上的意思,道滿的靠山跟異聞帶的靠山並不是同一位。某種程度上來說,劍豪章節完全是天草一廂情願的主動在做事,道滿只是從中製造了英靈劍豪術式在亂搞,在第三章的事件當中完全沒有道滿跟他主子的意志可言。

比照殺生院和一副就是會出角色的蓋提亞(兩儀式解包對話),這種只能說是在這一層面上共謀的角色的加入也不是不行。

至於洗白,以前看到有人覺得蘆屋道滿是安倍晴明的另一個性格,用來解釋他的黑白外觀、以及使用的是桔梗印、和自稱自己頭號仇敵這幾件事上。

而我想提的洗白有兩者,一者算不上是洗白,只能說是利害關係可能一致。比照阿基米德,可能蘆屋一開始並不是這麼的狂,只是與異星神相會後投靠旗下,而這異星神可能又與異聞帶方的敵對

另一個洗白,就是我在蘆屋道滿身上看見了RE0某個角色的影子,




二圖直覺流,其他就別追問了
7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005 筆精華,昨天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6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