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9
GP 5k

RE:【討論】新章節Cosmos in the Lostbelt 個人綜合談1/3更新

樓主 (£新夜£) sx7665555
GP263 BP-

*注意,此篇主題將涉及諸多相關FATE劇情雷,請觀看者自行選擇觀看或是關閉。


*注意,此篇文章內容涵蓋大量個人觀點,僅為個人推測和腦補,若有任何意見
可以底下留言進行討論。即使不喜歡也可以選擇BP表示


*注意,此篇文章內容可能涉及涵蓋大量相關劇透,特別是遊玩Fate grand order的玩家建議先遊玩至最新進度。

*注意,相關內容包含圖片或資料皆為網路攝取,若有異議要求附註來源請提醒我修改或刪除。


*注意,謝謝你的注意。





俗話說的好,以為遠在天邊,但其實近在眼前

說到底,貫穿整部FGO二部劇情的新關鍵字:異聞帶,根本不新。

就藏在我們早就知道的地方-台服正在火熱上演的Fate Zero活動上。



我是不知道有多少玩家發現,但我個人因為日服根本沒復刻,台版又沒玩所以根本沒察覺到這件事。今天完全是機緣巧合,在我跟一個沒有看過Fate的朋友聊天時,聽他默默地念了出來全名才愣住後整個嚇到。

而回顧了一下劇情,對於編篡事象:
多少存在著差異,未來卻是相同、以及處於完全不同世界,終將毀滅的平行世界-即所謂的剪定事象的定義在這裡也都很明確。

或許對於異聞帶的這些設定,並沒有意料之中的還要晚。




總之,這次的主題:關於異聞帶的劇情,我想在第一章推出以前先提出我的疑惑。

到底,這次FGO二部,這次以異聞帶之間的爭奪而誕生的:聖杯戰爭-的獲勝規則是什麼?

重新審視一下,在序章最後一節,作為A隊第一人的御主:基爾什塔利亞·沃代姆發起的台詞:

這顆星球從現在起,將轉變為古舊而嶄新的世界。

人類的文明並不正確。我們的成長並不是正解。

因此,我做出了決斷。要對至今為止的人類史——泛人類史發起叛逆。

現在要再一次,讓世界充滿非人的神秘。讓這顆星球,取回眾神的時代。

為此,神自遙遠的天空降臨。通過七個種子,來選拔新的指導者。

指導者們將會改寫這顆星球。最優秀的“異聞的指導者”會更新這個世界。

這個競爭,泛人類史的生命不可參加,連觀眾席都沒有。

空想之根落下了。創造之樹在地上盈滿。

現在,舊人類所進行的全部事業已然凍結。你們的罪業,將以此待遇來進行清算。泛人類史,於2017年終結




說到底,二部的主題就是看這些異聞帶之間彼此爭奪新世界的主權,以迦爾蒂亞的立場來說連旁觀的路人也算不上。

先別說我們要怎麼解決這次二部的事件。異聞帶之間要怎麼判定輸贏才是問題重點

這場戰爭明明是他們要互相殘殺。但現實看來,這次的劇情絕對是會讓我們迦勒底去一個一個打
倒這些參賽者,而假如這次的異聞帶戰爭,獲勝的條件單純的是比誰能活到最後,那當我們解決了六個異聞帶時,照這規則,第七個不就直接成了贏家?

所以獲勝規則應該不是比異聞帶誰殘存到最後。

而一場比賽,既然不是比誰贏誰,那就是比誰做得最好-或是比快。

比誰先完成「課題」才是勝利者。


而課題就是序章的內容以及畫面:「空想之根落下了。創造之樹在地上盈滿。」

應該就是所謂「課題的進度」






七個異聞帶世界,彼此要比的是對世界的侵蝕,或者該說,誰先把整個目前是只有白紙的地球畫完,誰才能讓自己異聞帶的世界從被捨棄的剪定事項群中脫穎而出-成為真正的主流,並做為帶領原本世界的指導者




而我個人認為,所謂的異聞帶應該也不只有所謂的錯誤的選擇or發展過於繁榮而超脫主流所以被捨棄-這兩段而已



先來聊一下特番當中的加拉哈德



強、無敵,一騎單挑了清姬、大衛、海德、芬恩、牛若丸、雖然犧牲了一隻手-但甚至是黑化的亞瑟王也敗給了他

而這迷一般的實力,也與某個人相當接近,即為序章中-來自異聞帶的安納塔西亞






泛人類史=編篡事項=有著繁榮發展的未來
異聞帶=剪定事項=發展坎坷甚至沒有

將這個道理套入進序章與特番的劇情,其實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對這種誇張的戰力差距有所認知。跟繁榮的泛人類史不同,正因為作為被捨棄的那方世界是如此的坎坷,也因此能在那些世界繼續堅韌不拔的存活的人類也就如此的強勁。打個明確點的比喻大概就是俄羅斯戰鬥民族跟台灣8+9的差距。

而加拉哈德一副就是從異聞帶來的,但他的世界屬於哪類?我個人是認為就是好壞參半的第三個可能:已經完結的故事繼續下去也很糟糕。



加拉哈德的故事其實也能說是圓桌騎士的終點,所謂圓桌騎士追尋聖杯的故事,真正畫下終止的地方可以說是就在加拉哈德得到聖杯後升天而結束。

照理來說,故事這樣,就沒了對吧?

但或許,加拉哈德來自的異聞帶,並不是做錯了選擇,也不是過程有所更動。純粹只是-圓桌的故事繼續了下去


這依舊符合剪定事項的取捨標準:偏離主流or發展太超過,但這就是兩邊都做了一半,卻也遭到同樣的後果。


就跟我開頭所說的: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實際上FGO一部第六章的貝狄維爾就是真正意義上的兩件事情都做了一半




他做了錯誤的選擇、然後還讓該結束的故事繼續了下去。
可以說,他所造就的獅子王本身就是個異聞帶



再來聊一下,到底為什麼2018的地球會變成白紙

感官上應該大部分人都會以為是異聞帶的入侵才被迫這樣

但思考一下這邏輯,其實從亞種新宿就開始透漏,特番加拉哈德一次又一次的強調,目前而來的人類史,在2018開始本來就會變成這種白紙般的世界。




留點心神,不要被劇情帶來的怒氣沖昏頭了,其實從序章的公告可以看出,這並不是單純的入侵公告,其實這可能是補救措施


異聞帶戰爭說到底,
人家並不是說毀滅原本的世界,人家只說了凍結直到獲勝者來更新、指導原本沒有未來的世界。

回歸神代,其實也只是重新塑造的一環,從神話時代開始改寫-或者該說避免重蹈覆轍。

這其實並不是壞事,跟人理燒卻有異曲同工之妙

對於整體歷史來說,這是必要的"更新"

覺得是"壞事"的,是"泛人類史",也就是舊有的歷史

但,這公告已經說了,原本的"泛人類史"明並不正確。我們的成長並不是正解。

加拉哈德的存在或許就是在明示這件事。

2018的地球變成白紙,原本的泛人類史或許並沒有犯下什麼嚴重的錯誤,但-就只是因為故事真的就到這裡為止了,接不下去了。



到底為什麼只有FGO的世界這麼衰小?


我拿二世事件簿來做比較,二世事件簿當中,前任所長
馬里斯比利·阿尼姆斯菲亞並沒有參與聖杯戰爭,因為探查到了他所要參加的冬木聖杯已經被汙染了。

前任所長沒有參加聖杯戰爭、沒有錢去搞迦勒底、雷夫不會來做示巴-人理燒卻根本不會發生。

人理燒卻說到底,就如同蓋提亞所說的:無知才是最大的幸福。

試圖燒卻人類史來獲得能量-發動逆行運河/創世光年的蓋提亞,現在回過頭來看,其實是更直接性的在解決2018以後白紙化的地球的這個危機

就如同這次也是藉由挑選出最適合更新-改善世界的異聞領導者一般,其實都是在解決這個問題。

要打個比喻,在FGO的世界線,走到2018以後就會因為某種BUG卡關,異聞御主的行為是保證說重新換人來玩一定能繼續走下去,蓋提亞的行為是乾脆直接重裝遊戲。至於第六章的獅子王,則是將人類的檔案額外保存起來,不管這遊戲被燒卻還是凍結還是改寫更新,至少還有這最後名為聖槍之塔的方舟存檔能讀取。


而無論是哪方,其實作為真正客觀-以人類史的存續來說,放給他們才是最講道理。但或許不合情理。


而真正的問題,到底為什麼這麼衰小?在繼續下去事會星球爆炸還是怎樣,明明我們只是想每天和平過日子啊?這問題的答案目前還是個謎團。但或許可以確定的是-因為只發生在FGO的世界線,所以問題就是出在FGO的世界線裡面。



FGO2部的結局

目前也是我個人主觀想法的三個可能性,作為手遊劇情,蘑菇應該是不會在真正意義上真的讓玩家們的努力白忙一場,而我所能設想的幾個可能信有三


第1個就是回歸正常,|
真的打完這些人理就回來了,那我們這上面也白談了。

大不了代價就是,這一切的努力等同於帶著威脅,一起葬送。講白點就是所有事情都RESET。只是很典型的沒有人會記住這一切


2.找到繁榮發展的關鍵

2018的未來變成白紙,比照加拉哈德出現在特番當中作為提示,是在暗示說FGO的路線也要變成剪定事項,那就想辦法找出能繼續作為編篡事項往後發展的關鍵


3. 反過來利用異聞帶

既然他們可以爭奪,那就代表他們一定有什麼籌碼,是能讓2018繼續有著人類未來的籌碼。既然我們原本的泛人類史沒有,那就讓我們有。


2跟3很類似,差別是2是找,3是搶

講道理,FGO的第一部純粹是在勇者打魔王,所以並沒有什麼複雜的規則或是條件,只要打倒搞事的蓋提亞就行。

但第二章是在比賽,是一場GAME,

既然是GAME,那就應該會有它的規則和邏輯


既然目前的泛人類史沒有資格爭奪這次比賽,要馬放給它爛看誰來當領導、

要馬把參賽者全部解決沒有贏家-但2018繼續沒有未來。

要馬,就是搶走異聞帶能作為決定星球未來的必備物品:資格或是獎品。

參賽者的資格-利用它們所擁有的籌碼來補足或改善我們原本所欠缺的,或是直接找出獎品=能讓這些異聞帶的御主解決白紙化未來的獎品。




說了這麼多沉悶的空談,最後就來聊一些實例,先來聊聊御主的部分


戴比特·賽姆·沃伊德

傳承科出身,A組頭號危險人物、最大的不確定要素
被協會排擠但被馬里斯比利看中他的才能
因為是不打算理解他人也不尋求他人理解的異類,所以預定塞給他Berserker

在1.5部亞種特異點-異端賽勒姆當中,透露出了關於傳承科的重要情報


魔術協會中的傳承科,有著所羅門王的一名弟子-所保管的禁忌,也就是與該章節大談闊論的克蘇魯神系相關,也因此有很多人推測第七章可能又會再玩這個梗。

不過我想談的並不是這個,而是從地點-背景的南美瑪雅神廟跟他的個人敘述來找該章節可能出現的角色:



南美神話中的惡神,煙霧鏡特斯卡特利波卡。在南美神話中的第一太陽世紀中的太陽神,生人活祭的始作俑者。與善神羽蛇神魁札爾科亞特爾互為最大的敵人

而說到底,FGO的豹人即為他的一個側面,實際上他還有一個以蜘蛛為主題的側面可以描寫。



至所以將它再度提出來,主要理由有二。

其中之一是他的故事剛好符合了該章御主的性格背景:

有一次,祂在傳說中的托蘭城以年輕戰士的姿態現身。他擊鼓吟曲,聞者莫不為其所迷,紛紛不由自主地跳起舞來。人們如癡如迷;然而,每唱一首歌、每跳一支舞,都有人從危崖墜入深谷。特斯卡特利波卡的笑容,便是毀滅的訊號。人們說:「他只會捉弄人;永遠不會任何人真誠、不會做任何人的朋友。」故給他「與各方為敵者」(英語:Necoc Yaotl)的稱號。



第二則是,在日前新推出的FGOM4設定集當中,他再度出現在羽蛇神的因緣對話:
特斯卡特利波卡:不管何時何地都是最糟糕最惡劣的神靈。說的就是這只混賬的蜘蛛。這次也跟以前一樣以最醜陋的姿態現身呢。——真的,令人作嘔得想讓人把他拍碎。沾染上近代文明的神明什麼的,作為神不覺得羞恥嗎!









七個異聞帶御主的令咒圖當中,除了比較明顯的狼告令咒以外,左下角的令咒應該大部分人都很眼熟。



設計概念跟我們FGO御主的令咒相像,再加上這個令咒的持有人即為我們將會第一個遇到的對手卡多克·澤姆露普斯



而它的相關敘述則是:靈子適性高的平凡魔術師,等於是A組的GD。臉上永遠掛著溫柔的笑容,但有自虐傾向、被瑪修評為有點悲觀。
也因此,我直觀性的認為即使在故事中與我們敵對,但他或許會是跟我們最親近的一位御主。

而右邊第二個令咒,可以說是目前最確定時間軸得芥離子的令咒,將其倒過來觀看




可以發現跟秦國-贏氏的象徵玄鳥(燕子)圖有相仿之處。

今天的主題就先到這樣了,因為看到討論這麼熱烈所以真的控制不住,但連續爆肝兩篇文章,這下真的不是普通的疼了。我希望下次更新至少要到一兩個章節以後再說了,因為工作性質所以過年什麼的反而是最忙碌的時刻

26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272 筆精華,07/15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