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1
GP 2k

【心得】《Bloodborne》血源。詛咒 [遊玩心得、作品概敘、劇情思索]

樓主 赤紅時夜 u741236913
GP73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狩獵之夜,夢魘之月〉



「你知道你來對了地方嗎?毋須恐懼,感受那血的力量吧。
它會讓你擺脫你那最深沉的夢魘。」

問題是,你能否穿越過,這夢魘盤據,那深邃迷幻的夜幕呢?


  是的,這裡是雅南,血療的聖地。你的苦難只有這裡能夠獲得救贖。

  所以接受這血味的甜美,以及隨之而來的乾渴吧。



  因為你會愛上它,必須愛上它;受盡它的磨難,理解它的苦悶,發覺它的深邃,以及抓取它的內在。


※內文涵蓋對故事劇情的思索,請注意。




  獵人

  你(玩家)是個外地人,因感染了野獸瘟疫而來到了異鄉的雅南,傳聞中的血療聖地,也是治療野獸瘟疫的庇護所。


  甦醒卻遺落過去的異鄉人。

  你的前進只為獲得救贖,以及理解深埋在這片土地下,已成為黑影的秘密枷鎖。


  你的第一個敵人,一隻噬血的狼人(在手無寸鐵下,幾乎難逃死劫)。

  在那瀕臨死亡的臨界線內,你夢生於“獵人夢境”這塊異聞之地。

  那裏的存在是為了你而敞開,獵人夢境中的獵人工廠,有著為意願走入夜色進行“狩獵”而備齊的獵人武器。
  挑選一把你喜歡的,然而享受廝殺的愉悅與驚悚吧。


  在這座雅南之城,響起臨近夜幕的鐘聲。

  街上的火光、城鎮之中的尖叫與狼嚎,不全的聲音吶喊著:「這一晚是狩獵之夜。」


  街道上家家戶戶門窗緊鎖,道路上仰望燃燒怪物像的火推,其底下的民眾各個眼神瘋狂而無情。

  這一晚是狩獵之夜。



你準備好了嗎?



動作冒險

  動作角色扮演,ARPG遊玩系統。一款正以“靈魂”系列(惡魔之魂、黑暗靈魂)的核心理念,推升奇異之旅的新作。

  在皎潔的夜色下暢快體驗一場沐浴於鮮血中的死鬥。

  因為死亡,是你我必經的道路。


  靈魂系列的核心,在於那驚豔的遊玩感受,其中包含對於嚴苛、刁鑽與無情的寫照,但也開啟了玩家的視野,提供一條必經痛苦的學習。
  在眾多的死亡堆積之下,玩家會漸漸的理解到所謂的壓力與動力的雙重導引,是多麼的誘人而甜美。


  駕馭痛苦之後,迎來的是超越的喜悅感,在振奮與跨越怒火與恨意後,獲得純然的卓越與欣喜。

  沒有甚麼比得上當你全然投注心力,同時它也向你回報你的努力時,所帶來的充實與滿足,因為你投身其中,你便成為其一。


  遊戲的經歷並沒有因為死亡(被擊敗)而成為一個迴圈的中斷點。
  遊戲本質給予相當多的挑戰與難題,並且試圖以死亡的懲罰來考驗玩家,提醒玩家並且告誡玩家。

  玩家在每一次成功的獵殺後,都會獲得所謂的血之迴響。
  這就是遊戲內通俗所稱的貨幣與經驗值的共同體,而這共同體無法被儲存,只能用以在升級與購買道具上進行消耗。

  不能儲存的弦外之音,便是這樣的“戰利品”會被奪去,當你被擊殺的時刻。(物品類與裝備類都不會被掠奪或是遺失,僅有血之迴響這點數會在死亡中遺失)


  這不是代表的不能死,而是當死亡後玩家會回歸中繼點,並且前次死亡時所遺失的血之迴響會掉落在前次死亡的位置。
  只要這一次存活能在不死亡的狀況下抵達該位置並且成功取回,便不會有掠奪性的懲罰。(懲罰仍然存在,因為你已死亡。狩獵遭到挫敗)

  但如果再度死亡,玩家就得接受喪失這些戰利品的事實。

  本次也會有這些戰利品遭到獵物吸收的狀況,使得情況更加複雜,變為得擊殺這些奪取戰利品的獵物才能取回。
  (並非擊殺玩家的獵物,而是血之迴響遺失點接近的敵人,就會藉機吸收。頭目級獵物不會有此動作。)

  這是一個基礎的損益點,更多的難題在於,死亡後關卡會進行重置,阻礙會回歸,而夢魘會繼續困擾著獵人。
  (因此玩家得設法減輕阻礙,啟動機關打開快速通道,以便擊敗該區域頭目)


  整個狩獵的關鍵點,便聚焦於那些重點獵物。

  關卡會阻擋獵人與那些令人垂涎的獵物。(高戰利品以及更接近夢魘存在的夢之終點)



狩獵的啟程

  玩家成為(化身)獵人,成為一位獵殺獵物的獵人。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獵人得掌握住自己握有的武器,才能化身為獵人的獠牙,賜與獵物一個痛快。

  武器的概念包含了獵人本身,右手的近身武器,左手的射擊武器,獵人的敏捷以及其蘊藏內在的智慧。


  近身武器從初期三把屬性相當的武器,分別為刀、矛、斧這三類別,而重點在於這些武器的揮砍(攻擊)動作的拿捏與操作運用。
  這三項武器都擁有快速、流暢的攻勢,其明顯的差異在於揮砍動作的傷害範圍、傷害效力、切入角度與位置以及輕攻擊(快攻)與重攻擊(蓄力)的時機控制。


  實際上述的概念,成為了往後每把獲取的新武器,都該小試身手並且調整運用,尋找最適合自己的攻擊主義。

  並沒有所謂全能的武器,而只有一把獵人獨愛,駕輕就熟的殺戮兵器。


  特性可以說是獵人尋覓武器的主張,後期取得的武器能從型態、概念便能窺知這把武器的運用基準。
  從距離掌控、靈巧度、蓄力強襲以及多重的武器功能組合(複合射擊或是追加特攻等)。

  每把武器都有它的個性與奇妙之處,只待那位渴望它的獵人獲得它。


  射擊武器則是本作的另一項戰鬥特點。利用左手所持的遠程兵器進行該武器的主要功用,擾敵。


  本作在戰鬥上仍以近身死鬥作為標記(遠程武器有其攻擊限制,也因距離的優勢而降低傷害的比重)。

  所謂的遠程武器則是用以防守、破壞敵方動作,以及執行反擊破綻(利用敵方出手的瞬間,回擊打斷出招並且使之進入崩潰狀況)。



  反擊破綻是在電光石火中咬住那獵物最危險的一刻,也是最脆弱的一刻進行。

  被攻擊到破綻的獵物會進入“崩潰”,同時獵人便能施展“內臟暴擊”的極大傷害追擊,一口氣逼獵物進入死穴。

  要令獵物進入崩潰,除了從背後施展蓄力攻擊外,便得由正面於交戰當中,擊傷獵物的關鍵位置造成破綻(累積傷害)。
  與利用反擊破綻來引導機會,置死地而後生的強襲,則是另一種凌駕於危險於轉機的賭注。
  (因崩潰時間有限,幾乎得在貼身交戰的狀況下才有機會施展內臟暴擊)



  獵人的敏捷,在戰鬥中利用鎖定與非鎖定的兩種戰鬥方式取捨(R3鎖定),一般非鎖定下以翻滾迴避,而在鎖定狀態下則是以跳步掌控與鎖定的獵物之間的距離,前進與橫移。

  兩者皆有其優與劣,並非兩者的迴避有能力上的差異,而主要是在操作的掌控上有其取捨。

  鎖定狀態下的移動,是以被鎖定的獵物作為移動的圓心,橫向的移動則是一種平移的圓環走動。
  不同於非鎖定狀態下完全是以角色、視點的方位作方位判斷,這些狀態上的差異點,也容易影響在玩家如何掌控“迴避”這項相當講求生死瞬間的決鬥技巧。


  論起獵人的敏捷,便是與他的獵物跳起的死鬥之舞,舞者與舞者之間的律動。

  一來一往間的交手與糾纏,無非需要獵人牢記自己的步伐與節奏,同時將獵物的舞姿深記於心,面對它挑起的所有攻勢,都能有所回應。

  破解、迴避再出手,一個善於死亡之舞的獵人,便需要精於此道。


  在死鬥之舞中,獵人擁有能在受到創傷後一段時間內取回血液的特質。
  受創的當下損害會有一個替補性的緩衝帶(短時間後消退),而這緩衝帶能藉著攻擊任一的獵物而奪取血量恢復生命。

  使得死鬥的緊湊性更強烈,攻擊欲望更加雀躍。


  因為最好的防守,便是攻擊!

  獵人的智慧,全賴於玩家如何分析與判斷局勢,也是整部作品的指標,是這趟狩獵之旅超乎驚奇的異想曲旋律。



野獸瘟疫

  本作中故事所提及的狩獵之夜,則是從所謂的野獸瘟疫造成的浩劫,進而推升出一場以肅清病源的清除儀式。
  被選上的獵人無須憐憫,為了拯救而執掌殺生之刃,所以這一夜就是死亡的祭典。

  然而這一夜卻引發推想。

  野獸瘟疫的來源?作為獵人的起源?自身又是深陷在何種的處境之中?


  無論如何,這些如同著魔的狂徒各個虎視眈眈的襲擊外來份子,那些不屬於他們一夥的攻擊者。而生物也變得噬血與狂暴。

  食屍的烏鴉與狂暴的狼犬皆成為街道暗處中突然竄出的威脅,而其狂暴的民眾組成鬆散的狩獵隊伍群起移動,拿著矛叉、火把與獵槍,將武器對準著受害者。


  不過這些都還比不上完全的野獸,那些扭曲、伸長著四肢,體上覆蓋大量的毛髮,口中長出獠牙而指上裂開尖爪。
  這就是披著衣物的狼人,拿著武器混在人群中充當那些已分不清楚現實的暴民之列。

  而已經匍匐於地面如狼般奔馳的野獸,擁有強大的力量與血盆大口。
  正如月下蛻變的狼人,人化為了野獸進行狩獵,而狩人也加入一同狩獵。

  如夢魘般剝離現實的雅南,這座偏遠且封閉的奇聞之地,或許這只是這一夜晚的序幕?


(黃昏的天幕與奔騰的流雲,這是夜來臨前的狂亂與喧囂)



狩獵的途徑

  起先,循著那些躲藏在屋內,點起著薰香與火燈標示著這座城迷失的最後靈魂。


  這座被瘋狂感染上的城市內,仍然還有部分的居民緊閉著門,燃起驅趕野獸的薰香來試圖在這狩獵之夜當中倖存。


  一位與主角在機緣下交談的異鄉人,同樣是來尋求治療,但已經來時不多。在他的話中闡述著這座城的現狀。

  「當狩獵之夜進行,治癒教會便捨棄了城民,緊閉通往教會的大門。在月光之下,舊雅南被大火吞噬。」


  治癒教會便是雅南的統治主體,也是雅南當地進行血療的中樞。
  如果有任何需要血療,就非得找上治癒教會不可。

  「黯淡之血」或許是一開始主角在尋求治療自己的可能性,不過血療的源又成了另一個未解的謎。


  在獵人夢境之中。這個非現實的夜光花圃。


  傑爾曼是在這夢中據守的守夜者,他透露著獵人工廠與獵人夢境是獵人們的依靠,也是避風港。
  在這裏有許多工具可供獵人使用,也有許多失散的器具等待尋回。


  人偶,是一具原先被棄置一旁,宛如靜靜沉睡的冰冷物。

  但在打開內在之眼後(獲得靈視),人偶如生者一般站起並且歡迎獵人的回歸,她將能提供必要的協助(將獵人在狩獵中取得的血之迴響,化為獵人內在的力量。)


  升級需要人偶的觸發,並且使得獵人夢境成為獵人們的中繼站。

  這座中繼站在雅南之中需要以各處的“燈”作為接口進入。


  獵人可提升內在的六個素質能力來強化自身。活力、耐力、力量、技術、血質、祕法,以上六項素質便是構成玩家基礎數值能力的升級途徑。

  ※活力,便是獵人的生命根本;耐力,則是獵人進行動作的基礎(包含快跑、翻滾、攻擊)
  ※力量,是近身武器的其中一項需求數值,與技術相同,同時這兩類素質的累計便能有助該類型的武器傷害的提升。近身武器可依據武器的素質偏向,分為力量與技術型的武器,越接近以破壞為主的武器,便講求力量的加持;技術則是藉著更為靈巧的攻擊與特質而嶄露頭角。
  ※血質,是射擊類武器主要依據的數值。在這裏的各式射擊武器便是由水銀子彈混入持有者的血液,兩者融合加以創傷獵物。獵人可藉由犧牲自身的血液獲得暫時性的子彈數量補充(上限僅為五發,但能無限制補充,直到死亡。)
  ※祕法,涵蓋探索的能力,以及蘊含密法之力才能觸發的獵人道具。

  ※這些素質的提升,也會影響獵人的各式抗性,包含毒性、狂暴與獸化等異常影響的狀況。而素質也具有遞增趨勢,與經過某個高峰點後出現遞減趨勢,讓素質配點的效益有分化、搭配與整合的效用。



  獵人的物理防禦會在130級時達到極限,獵人的防禦在服裝上基本上提供的是特質需求,也就是在某項專精的防禦裝束便會有其缺陷的部位,這可能是對某項的抗性,物理傷害遞減的比重,以及對於套裝的喜好而定。

  獵人以其靈巧的身手展開獵殺,取而代之便是那卸下防禦與穩靠的安全感。
  獵人依靠的是獵殺的本事與刀鋒,血的掠奪與跨越死亡的氣度。



獵人與獵物

  通往治療教會的大門果真牢牢鎖上,而提供線索的異鄉人則告知了另一條路徑。
  穿越過阻隔兩地的山溝,跨過惡臭難當的下水道與腐敗物,最後來到亞登教區的墓園,來到治癒教會的跟前。


  越接近治療教會,夜也深了。隨著擊殺重點獵物而進入更深的夜色,而獵物們也更加的猖狂、難纏。
  透過靈視,玩家得以藉著未曾見過的事物觸發,大大的改變原先內在的定見,因為一切皆被可能所圍繞。

  ※靈視,另有一稱,啟發。主要在於目睹超自然之物的當下,帶給生者的震撼與不容反駁的真實。
  ※靈視可以在初次與重點獵物(關卡頭目)接觸時獲得,以及擊殺後再度獲得,另外便是藉由檢獲的狂人的頭骨,藉著窺探那些因目睹謂之而化為崩潰狂人的骸骨,一點一滴的挖掘出埋藏的真實。


  巨大的野獸以其強悍的軀體與獸性進行狂攻,然而怕火本是野獸的一性特性。
  汽油彈這類投擲武器(道具)善加的應用便能重傷這些看似頑強的生物。



  野獸是甚麼?是渴求殺戮與噬血的存在?

  當一名獵人對於血的追求,那耳語環繞在旁,那狂妄與無法制止的衝動,變成了一名披著人皮的野獸。

  作為治癒教會底下的獵人又名為神父一職的狩獵者,當他展露出他的獸性與渴望,那衝破理智的最後一線,他的怒吼想必令人難以招架(與忘懷)。


  ※神父的故事與一名女孩尋找母親的故事連結(支線事件)。

  ※這也是本作提倡的探索元素,藉此與為數不多的角色,透露不多的資訊,每位角色皆有其獨特的存在,在這整篇狩獵的故事之中佔有那樣的一席之地。


  在與獵人作戰時,可謂電光石火的激戰,想必從這初戰之中窺見兩位勢均力敵的獵者彼此對上,會擦出怎麼樣的火花?

  那越是接近你來我往,雙方的兵器與子彈不斷拉近著彼此的距離與鮮血,這不同於獵捕獵物般,或是獵殺重點獵物那樣,有著被純然的力量壓制而喘不過氣。
  試著使用著獵人的智慧與技巧,巧妙的追回屬於獵人的優勢與力量。是兩種不同型式的力在相互切磋。

  在與獵人的獵殺,那種純然是兩股相似的力在較勁,在搏鬥,你來我往皆是兩方都能使用的力,而玩家駕馭的便是學習與跨越的力,雖然可能面對敵方擁有的優勢而感到驚慌與不安,但那就是難關,那是為了戰勝而不得不咬住敵人咽喉的獠牙。


  在與這位神父死鬥的尾聲,被血迷惑的獵人扯下了他的人皮化為野獸,在那驚恐的瞬間獵人沒有一秒中能夠喘息、思考的空間。

  獵物還沒死,狩獵又該如何結束呢?


  ※這場激戰,也透露著一個可能被戰鬥激發熱血之餘,而忽略的一場真相。


人與野獸的距離,或許沒有想像中的那樣遙遠。



狩獵疆域

  從密道走入亞登小教堂,在此處瀰漫的薰香氣味化如迷霧般擴張,這股味道也驅趕著依靠本能的野獸們。
  亞登小教堂的守護者,一位卑微而醜陋的紅袍僧人,期望獵人能夠拯救那些剩餘尚且保有理智的人們,這是生者最後的庇護所。


  那麼獵人呢?他們的投身之處,一向是那深不可測的夜幕之中。


  隨著狩獵者的腳步前進,夜也更加凝重而狂暴。

  亞登小教堂也是後續旅程的中樞。循著線便可通往上城的主教堂、下城埋葬的舊雅南、邊境之地的漢威克陰小巷。
  被醜陋的秘密封印的禁忌森林與其月色湖畔下的拜爾金沃斯學院,以及那些未曾被提及,被秘密緊扼住的的未見之地。


  ※在獵人夢境之中,出發的四個中繼點分別為雅南、邊境之地、未見之地,以及惡夢邊境。


  ※在狩獵的途徑中,部分出現的區域是屬於支線,是可以藉著攻略此區獲得重要物品,開啟原先被封鎖的機制。
   每條路徑都有更豐富的資訊與內容,作為描繪整個雅南與狩獵之夜的關係,人與野獸、理智與野心,以及瘟疫與狂魔,重重的謎團在裏面並不會有一個完整的解釋。


  ※每個說明都代表著對每個現象的主觀表達,而眾多的詮釋也會進一步的成為匯集,以呈現出破碎鏡片下潛藏的真相一角。


  獵人的戰鬥循著獵物的足跡而行,遭遇上非人的野獸與化人的野獸,皆是散失理智被血液的狂妄吞沒之人。

  然而還有其他的獵人也混雜在這狩獵之夜。

  執掌獵捕墮落血族的刀斧手,異鄉者的獵人制裁者,追求公道而行於火葬之地的捨名獵人。

  那些個以自身意志行於獵場的鬥爭者,他們的光微弱的在這片夜中閃現。


  在獵人夢境的守護者傑爾曼的語調中,狩獵受挫的獵人便會去追尋聖杯,尋覓諸神留下的智慧與血液,加入聖餐並一飲而盡那血液的狂宴吧。



  聖杯,也就是上古諸神遺留的血肉器皿。聖杯也是獵人得以獻祭並且一窺諸神之墓的接口。

  在遊戲中獵人可以藉由獲取到的聖杯在獵人夢境中,以祭品與血開啟封印的地下城,在那裏尋覓更豐碩的力量根源。



神的屍骸

  聖杯地城,則是本作的另一個探索區塊。與原先的地圖式進行的探索不同,在地下城中獵人所要遭遇的是更多樣變化的戰鬥與困境。



  雖聖杯地城擁有以隨機抽選式挑選關卡的組合,不過仍然是以區塊組合的方式打造一個個封閉的墓穴,每當挑戰一次便會出現不同事物的險惡獵場。


  在聖杯地城當中,仍然是以重點獵物(頭目)為首的狩獵。

  獵人得先從目前所在的地下樓層中尋找開啟封鎖門的機關,遭遇上在故事之外的獵物與怪物。
  從屍骸到守護者,以及故事中曾出沒過的獵物,野獸與異種,彼此交錯而產生更多樣性的元素與戰鬥。


  更重要的是,聖杯地城的陷阱更為一絕,地圖區塊的設計與打造,恐懼的封閉型式以及令人驚艷的地下空間。
  那交疊的期待、興奮與壓迫、憤恨,匯聚在這神的墓地內。

  聖杯地城從開啟到攻破,帶來的是與原先世界狩獵的相似與差異,尤其在這封閉的地底,存在的是死亡。
  滿坑的屍骸、火炬的微光、沉積的砂礫與迴盪在通口之間的鬼神狼嚎。


  地板陷阱與搖鈴的亡魂伺機在地城內,等待埋伏那些不知情的探勘者自投羅網。

  陷阱更是相比較地上世界,在這地下與死亡比鄰的漆黑穴道中,一個恍神便會被陷阱穿心;
  搖鈴手更是不間斷的響起詛咒的鈴聲,喚起不休止的死靈大軍前仆後繼的殺來,沒有甚麼比得上殺不完的戰役,令人膽顫心驚。




  獵人能夠體會到這兩者的世界是多麼的不同,每分每秒的聆聽著威脅潛伏,每一次的經驗只能作為一個模式的探索,而非必然的指引。

  往前一探卻又是不同的叉路,往後一退,卻是身陷埋伏與威脅的爪牙。




  聖杯地城將狩獵推升至一場場難以掌握的賽局之中,而其中也埋藏著數多的寶物,從奇異武器到卡爾符文。

  以及更多、更強悍的重點獵物等待著獵人上前挑戰,一窺自身的極限何在?



幻夢
  這是一場凝聚未知於雅南的狩獵之夜。

  似夢非夢,染紅的指間與不絕於耳的嚎叫,這是夢嗎?還是所有的一切都不過是場夢?

  在與更多的獵物進行死鬥,在深入那埋藏在夜幕之中的未顯之物的真實,獵人獵殺的目標變得不再是熟悉的事物,而是批著一層真實之下的假想。
  但又有誰能知道,在這無盡的領域與邊界之中,人們所確信的現實,或許只是人們劃地自限的解釋,為得是圓一場人們自以為然的美夢。

  在啟發以及對現實的衝擊、對抗之下,夢魘悄悄然的攀上心頭,訴說著自己的夢靨。



  或許所謂的現實,就是一個連結著全體的夢境;或許所謂的真實,不過就是我們所知、所探究的邊界內的景象。

  浩瀚無垠的宇宙,深邃無盡的黑暗,下探著人類理智與智慧的極限。


  生於血、成於血、亡於血。恐懼血吧。恐懼人自我限定的圈吧。因為那是我們僅有的,真實。



沉迷的共鳴

  我們行使鬥爭,來證明真實,來完全真實,也用以破壞真實。


  當狩獵來到理智的盡頭,當這個世界自我保護的機制來到的瓶頸。

  在這邊陲之地雅南,探究真實的出發點拜爾金沃斯,被後續的人們封印,被治療教會封上了禁忌的枷鎖,而根源的拜爾金沃斯學院,其領導者以其箴言,「恐懼血吧。」以示其志。

  獵人與治療教會,曾經是夥伴而如今分道揚鑣。拜爾金沃斯,曾為古典的智慧寶殿,如今其遺跡化為行使血療的治療教會與探究真理的曼西斯學院。



  獵人是甚麼?獵人是意志者,是橫越理智與獸性糾結的殺手,擁有理智而能制裁野獸,擁有獸性而能跨越死亡。

  獵人夢境,隨傑爾曼的一席話,「登上亞登小教堂。」拾起過往獵人與治療教會共識的痕跡,在衰敗的獵人工廠當中尋獲這夢境的根源何在?


  獵人越來越清楚自己是甚麼?面對的又是甚麼?

  治療教會封鎖了拜爾金沃斯,否定了恐懼而渴望新生。

  獵人前往拜爾金沃斯,明白了恐懼卻無法制止夢魘的低語。拜爾金沃斯的蜘蛛偷走了所有人類手中的祕法,以愚笨與膽怯,封住了狂妄以及自大。


  沒有人知道怎麼做是對的?因為沒有正確與錯誤之分,只剩下前進與毀滅的端點等待著新生者的到來。


  靜靜安詳於月畔湖的蜘蛛,與其擔憂的主人(招喚者)一同仰望月色,由衷的恐懼著未知。
  那是人們朝向他們所無知而註定犯下的罪嗎?



深遠的罪

  夢魘降臨,血月呼喚。

  ※狩獵愚笨蜘蛛的罪,以其詛咒刻印在這座雅南之城。但或許這整座城就是個牢獄,一個以血獻祭未知的祭典。
   既從血中獲得力量,也將從血中獻上供品。


  然而一切又更接近黎明了。獵人苦笑著,現在沒有任何的倖存者還留在這與瘋狂一線之隔的雅南。


  那麼獵人是甚麼?獵人是被拘禁的殺手,被獵人夢境擺佈的狩獵者,以其渴望擺脫夢魘的卑微意志,加以洗鍊、鍛造與茁壯,藉著血之迴響與狩獵的牙刃成為對抗夢魘的武器。


  但我們不需要知道這些,對吧?

  我們僅僅需要享受那股由衷的渴望,駕馭那股擊殺一切的意志,將所有阻擋的事物通通排除,那生死的輪迴至於度外,因為獵人不需要那些,只需要狩獵即可。

  獵人即將超越狩獵。



探究者

  整部作品以其遊戲系統、故事環境乘載著諸多人們亟欲探求的事物?

  從這座瀰漫著古典哥德式的山城建築,那簍空雕刻的花樣浮雕與佈滿街頭,令人不安與恐懼的人型雕像,高聳的尖塔與石灰的塔樓,那是一個藝術融合至生活、建築以及生與死的時代。


  那個時代緩慢而靜謐,在十七世紀前也是工業革命之前的世紀,人類保留著古往的社會型態以及意識,對於尊天敬地保有著一貫的主張與渴求。
  那個時代的神,以其神秘的力量,不同於法術如神話之中的耀眼驚奇,在這個科學意識抬頭,人們行於古典與秩序之間的假想與掌握變得更為準確而乖僻。

  既神話之後的古典,於騎士與法師之後的獵人,挾持著工藝製品的槍械,以及現代精製下的張狂兵器,在這個即將邁向科學黎明的夜幕之中,許許多多鬼怪神學逐漸被埋沒,被隱僻,然而那些時代渴求的精神與探索的真諦仍然在血液之中流傳,以不一樣的面目再度彰顯於世人面前。

  蘇美魯神話,一個非過去既定型式的神話篇章。
  這些被統稱為神的存在,其特徵便是擁有人類所無法一探究竟的力量,而它們的強大與未知,主宰了名為未知的新世界。

  然而它們與人的關係又是?
  那些主宰力量的存在,無須依靠人並能彰顯自身的存在,它們是異於人類所知的事物,也無須受到人類的知識與一切所禁錮。
  人們視為渾沌的,對它們而言可能就是其存在;人們視為邪惡的,對它們而言或許是存在的必然,它們是未知的啟蒙者,也是未知之地的主宰與居者。


  那麼人為何渴求它們?尋覓神並且奉獻於神?

  那便是人自知於無知當中,在真實面前感受到飄泊與茫然,那些脆弱激發了恐懼與無望,而神祇的力量指引了他們一條嶄新,神跡的道路。
  無論那條路徑的真實為何,都比起如今封閉、阻塞的現狀還要來得刺激與精彩。


  在展開夢魘的血月時刻,新生的神祉將會降世,而神的降臨必有其所需的獻祭供品。
  神降的儀式與即將來到的災禍,夢魘的源頭,血之子的到來,一切的一切將在這夜中劃下句點。


  獵人夢境也是一場與神交會的饗宴。

  第三臍帶是新生神祉,與孕育的子宮,聯繫的世界,所造就的一條顯著、真實的跡象,它代表著神的交替,現世與未知的連繫。
  也可以說是曾為力量傳遞的導管,在這有所限的世界中,生命交替的象徵。



獵殺

  無論如何,獵人踩過鮮紅的跡證,那些名為神祉的血肉,狩獵這群狂妄的使徒與其主宰的神祉。
  這場狩獵不會因為殺神而終止,畢竟獵人變是一把利刃,作為狩獵血的器皿與斬斷夢魘的刃。


  獵人最後流離至一處噩夢的封鎖之境,在一具因瘋狂而亡的屍骸之中,打開了未知的新邊界。
  (獵人的形體超脫於現世與夢境,畢竟由獵人夢境所支撐、由獵人夢境所呼喚)

  曼西斯的惡夢,梅高的觀月台,以及瘋狂的惡夢看守者(惡夢之主)。
  但就算在這個世界之中,人還是人,依憑著神的力量來恫嚇那些膽敢阻礙噩夢蔓延的石子,這些人仍然存續於人的本質,人的形體與外在、規範與軀殼的定義。
  因為那些既便是禁錮的鎖,但那就是人,為何是人的本質。


  想要超脫於人,你明白要付出的代價有多少嗎?

  或許走過這一回,目睹了人的強大與渺小之處,人的極限與未知的線在何處?
  人依靠理智所行的路究竟有多遠,往後的路需要的是獸性(本能)還是理智(智慧)的解答與假想又在何方?




  我說,看著這場夢魘高升,又隨著夢魘墜落。

  在這狩獵之夜的盡頭,獵人擊殺了夢魘來到的夢的尾聲,在殺戮的聲音緩緩的趨向寧靜。

  困惑你的是血液之中的狂吼?

  還是面對未知的不安?

  亦或是在墜落之中尋求屬於人的落底,沒有更多的渴求,只有擁抱自身所在。


  在最後,獵人夢境的詢問,一場夢終將會迎來盡頭,迎來黎明。所以說夢魘會離去,但是你又將依歸何處呢?



『永別,善良的獵人。願你在甦醒的世界之中找到你的價值。』





※圖片來源:巴哈姆特資訊電玩站

7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329 筆精華,08/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