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5
GP 232

【同人】短篇創作-蒼銀姬<戈巴露多>

樓主 左天 ws369852
GP3 BP-
大家好,這是<我家公主最可愛>系列第二篇創作!!!

也希望這遊戲能更加壯大XD

本來只預計打2000-3000字,結果又越打越超支阿

第一篇---幸運姬<拉拉。哈茜露>

第二篇---蒼銀姬<戈巴露多>

小屋內嘗試連載小說中 (小聲)
----------------------------------------------------------------------------
其實有許多N卡,個人覺得卡面好看,本身介紹也充滿著一定的故事性

所以想說以同人創作,去描寫這些N卡公主們與王子第一次相遇的情景

希望大家喜歡!

此次主角是 "蒼銀姬"                              (很萌! 很可愛!



簡介:
唯一可以自由地操控及修理,各國家帶帶相傳的異世界遺物「電子計算機」之公主。由於出身國及不明,有傳她是來自異世界的公主。

---------------------------------------------------------------------------------------------
「好熱啊…」

王子穿梭在森林中,不時擦汗。

雖然已接近秋天,但在這塊雨林中,卻絲毫感受不到秋天該有的涼爽感。

雨林中不時有鳥獸的叫聲,而且時間也快接近傍晚,這也不免讓王子緊張起來。

「到處都沒有看到城鎮,難道今天要露宿森林了? 好不想被蟲子咬阿!」王子一個人獨自發著牢騷。

「嗷嗚!」

從王子後方不遠處傳來,傳來了像是狼嚎的聲音。

「不會吧…」王子冒著冷汗,看著後方說。

「嗷嗚!」

狼嚎聲逐漸逼近。

王子對於野外求生,有閱讀過無數的書籍資料,一般來說,狼發出這樣的聲音,一般就是發現獵物,或是單純在呼叫狼群集合。

但就以漸漸逼近的聲音來說,不太可能只是單純集合,而像是發現獵物,集合圍捕。

王子漸漸將身體壓低,右手握著劍把,慢慢地向後退著。

只要狼群從前方草叢一躍而出,就是他拔劍應戰的時候。

「來吧…順便把你們當晚餐…」

王子不斷的後退,「咚」的一聲,像是撞到大樹。

但王子不敢將視線往後移,眼睛只死盯著眼前不斷抖動的草叢。

草叢中開始發出狼的低鳴聲,像是在警告著王子一般,要他別輕舉妄動。

「沒路了嗎…看來只好由我先上了…」

王子自知即使用跑的,也無法跑贏,於是拔出腰間的長劍,雙手緊握著劍把。

「看我的!」

王子往前衝刺,舉起長劍,要將狼與草叢一分為二。

「嗷嗚!」一個黑影從草叢竄出,伴隨著叫聲。

「哇!」

王子被突如其來的黑影,嚇到摔到在地上。

原本以為是狼群潛伏,結果竄出來的卻是一名人類女孩。

「看來這裡沒有狼群呢…紀錄中…」女孩自顧自地說。

「你幹嘛嚇人啊!」王子有些生氣地說。

女孩聽到指責聲,這時候才注意到王子。

「有其他人啊…」

「沒事幹嘛要學狼嚎阿! 而且妳的穿著也不太像是生活在森林的人類呢…」

王子眼前的女孩,有一雙如同寶石般閃爍的紫色眼眸,一頭紫色長髮,還有兩片像垂耳貓一般
的髮耳,頭上帶著一個銀色的護目鏡與鑲有三塊水晶的小王冠。

女孩身上穿著白色連身裙與灰藍色裙擺,裙身兩側有著像口袋的圓洞,手上戴著白色手套與黑色護袖,腳上則穿著黑色絲襪與白色護袖。

由於女孩散發出一種大家閨秀的氣質,加上華麗的穿著,看起來反而像是迷路到森林。

「妳該不會是迷路了吧…」王子用狐疑的眼神看著女孩。

「迷路? 不,我是剛好路過罷了。」女孩非常簡潔的回答。

「妳騙誰啊! 最好有人會沒事穿這樣漂亮的服飾路過森林吧!」

「漂亮嗎?」女孩開著自己的服飾,有點疑惑地說。

「恩…漂不漂亮我也不清楚…但至少品質應該還不錯吧。」

「是嗎? 那這樣的衣服不適合在森林嗎?」

「恩…一般在森林的話,應該會穿的簡便一點,方便活動,而且衣服容易弄髒,一般應該不會穿太漂亮的衣服來吧…」

「這樣啊…」女孩平淡的回答,「那我脫掉好了,這樣就不會弄髒了。」

女孩才剛要掀起裙子,連忙被王子制止。

「等等阿!」王子連忙用手遮住眼睛大喊,「妳都穿了,那就沒差啦,快把裙子放下阿!」

女孩聽從王子的話,將裙子放下。

「好了嗎…?」

王子從指縫中偷看,但女孩的臉已經湊到王子眼前。

「請問您為何臉紅呢?」女孩有點好奇的問。

「要、要妳管阿!」王子邊說邊用手將女孩推開。

「算了、算了,我不理妳了,妳就一個人繼續在這森林逛吧!」

王子爬起身來,拍拍身上的泥巴。

「恩…資料庫中,這種行為好像被叫做「傲嬌」。」

「我、我才不是什麼傲嬌! 雖然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但就是有種想反對的感覺。」

「話說回來,從剛才一直站在您身後的,是您的同伴嗎?」

「同伴?」

王子這才意識到後方有人,轉過去,一個身高近兩尺,身上只用一塊布料圍住下半身的男人,
盯著自己看。

男人皮膚偏黃黑,有著微禿的小腹,眼睛像是魚一般向外凸出,手上拿著將石頭綁在木頭上的石斧。

「不會吧…」

男人將石斧緩緩舉起,露出詭異的笑容。

「快逃阿!」

王子連忙拉著紫髮女孩開始奔跑,而男人揮下的石斧,直接將地上的樹根劈成兩半。

「請問我們為何要逃?」

「這還要說嗎,他要殺我們啊!」

比起追捕自己的野人,女孩的提問才是讓王子最感到疑惑的,女孩像是初生之犢一樣,對一切事物感到好奇,卻沒有任何一點警戒心。

「妳這女孩真是…」

「咻」的一聲,王子感覺到背上一陣疼痛,整個人摔倒在地上。

「可惡…是箭…而且有毒…」

箭上的神經毒,從中箭的地方開始,開始在王子身上蔓延開來,全身開始無力了起來。

「您沒事吧?」女孩站在一旁問。

「沒事…妳先逃吧…」王子用劍撐起身體,有點虛弱的說。

但不到一會的時間,野人與他的同伴們已經包圍了王子。

「這裡由我來擋! 妳快跑!」

「可是…」

「妳還不懂嗎? 現在很危險,妳快…」

話還沒說完,一名野人從後方跳出,直接拿石頭,往王子的後腦勺敲下。

王子硬生生倒在地上。

「妳…怎麼…不…走…」

在王子失去意識前,只看到野人們用繩子將自己與女孩綁住,並被抬上肩膀。

野人們便向著自己的部落前進…

「這裡是?」

王子緩慢地張開眼睛,眼前是一片綠意盎然的草原。

「奇怪…我不是…」

王子一手放在被攻擊的後腦勺上,但卻沒有被攻擊時的記憶,只覺得有些疼痛。

「王子殿下,您終於醒了呢。」

王子身邊坐著一名穿著粉色洋裝的少女。

「妳是…」

王子對這名少女有印象,但是卻是小時候的印象,現在的少女跟記憶中的那名兒時玩伴相比,
確實有幾分神似,但王子就是想不起名字…

「頭好痛啊…」

王子因為想要想起少女的名字,反而讓傷口更為疼痛。

「王子殿下,您不用想了,先來吃我親手做的蛋糕吧!」

女孩將蛋糕切成一片片,放在盤子上。

女孩的舉動,讓王子有種莫名放心的感覺。

「王子,說「阿」。」

女孩將蛋糕與叉子湊近王子嘴邊。

「阿…」王子也在女孩的請求下,張開嘴。

「啪」的一聲,蛋糕跟盤子直接砸在王子的左臉上。

王子一臉驚愕地看著少女。

「來…王子…還有蛋糕喔…」

再次「啪」的一聲,蛋糕這次砸在右臉上。

「等、等等!」

「有什麼好等的呢…來…說「阿」…」

少女不停拿起蛋糕,不斷的砸在王子的左右臉頰。

「救…救命阿阿阿阿阿阿阿!」

伴隨著王子的尖叫聲,王子馬上爬起身,並喘著大氣。

「原來是夢阿…」王子安心地吐了一口氣地說,「可是…我的臉怎麼痛痛的…」王子摸著臉頰說。

「您醒了阿,不然我的手就要打斷了!」

「妳就不能用正常一點的方式叫我嗎?!」

「這個方式是最有效的,您看,您不是醒了嗎?」

「問題不是這個吧! 算了!」

王子看了一下身體,身上依然被繩子所綑綁,但女孩的繩子卻被鬆綁了,或許野人是認為女孩子沒有威脅。

王子看著他們所處的地方,像是關在一個用土堆與木頭搭起的牢房,從上方傳來的走動聲,判斷應該是在地底。

牢房外並沒有任何衛兵,應該可以嘗試向外逃脫,但武器卻不在身邊,這對王子的脫逃計畫來說,增添變數。

「要將繩索掙脫…直接逃跑…還是等夜晚來臨時…再趁機溜走呢…」

「請問您在思考些什麼呢?」

聽到女孩的詢問,王子才想起如果要強行逃脫,勢必得保護女孩安危,這樣計畫會變得十分危險。

「看來還是趁晚上比較方便阿…」

「您晚上想對我做什麼嗎?」

「不、不是對妳啦,真是的。」

女孩回答時,總是非常平淡,感覺不到任何情緒,王子反而覺得自己被女孩耍得團團轉。

「真是的…別再叫我「您」了,叫我王子吧!」

「恩…王子。」

「那妳叫…?」

「我叫做戈巴露多,大家都叫我蒼銀姬。」

「蒼銀姬阿…沒聽過呢…」王子思考著這個稱謂的說,「戈巴露多,名字有點長呢…就叫妳「小露」好了!」

「小露…」

「對,小露!」

「小露…小露…」

原本總是面無表情的戈巴露多,對於這個小名,露出了一絲微笑。

「話說回來,小露,妳到底去那座森林做什麼呢?」

「單純只是路過,之後想研究森林裡,狼群的生活習慣,才嘗試學狼嚎,看看能否引來狼的同伴。」

「這原因也太詭異了吧…」王子尷尬的說,「對了,妳這樣父母不會擔心嗎?」

「我父母都不在這個世界了。」

「阿…抱歉…我問了個蠢問題…」

「沒關係。」

「是嗎…總覺得小露…妳講話的方式就像個機器人似的呢…」

「或許是吧…」

戈巴露多的口氣忽然有了轉折,並不像原本那樣平穩。

「在我的記憶中,父親是科學家,母親則是考古學家,父親總是很開心的陪我玩耍,母親的料理總是百食不厭,整個家中,最常聽見的就是家人之間的歡笑聲。」

「然而,在某一次的探勘行動,是一座陵墓,當時才5歲的我,基於好奇心,不顧父母的警告,自己跑去陵墓內部,結果觸動機關,我的身體被無數支弓箭射中,臟器幾乎都受損。而父母為了拯救我的生命,用改造機械與器官,將我變成生化人,維持生命。」

「但是等我甦醒後,父母親都消失了,我出現在一個完全與我的世界不同的世界,而我在這個世界旅行的主要目的,就是找到回去的方法。仔細想一想,也找10年了呢…」

戈巴露多敘述自己的故事,就像是個旁觀者一般,平穩的帶過。

明明是自身所發生的大事,卻不為此感到一絲難過或被其他情緒影響。

一個人身受重傷、一個人流浪到異世界、一個人在這個世界生存,他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回到原本的世界,回到她5歲時,記憶中,那個美好的家庭。

一個人旅行的她,無法在這個異世界與任何人分享心中的所有快樂與難過的事。
看著這樣的戈巴露多,王子心中反而為她難過起來。

「小露…」

王子湊到戈巴露多的旁邊,將頭靠在她的額頭上。

「如果妳其實很想發洩情緒的話,就發洩吧! 我會在旁邊,接受妳一切情緒的宣洩…所以…妳不用讓自己裝得那麼堅強…」

「這不是裝得,而是我已經是個生化人,我不會受到感情的影…」
原本要解釋自己狀況的戈巴露多,兩隻眼睛卻下淚來。

「奇怪…眼淚…」

兩行淚水,不斷流出。

「我明明…不想哭阿…」

戈巴露多的聲音,也漸漸哽咽起來。

「沒事的…」王子溫柔地說,「這樣的妳,才是最自然的…即使妳的身體,已經被機械給佔據了…但妳眼淚的溫度…證明妳的心沒有因此而封閉…」

「王子…」

戈巴露多像個孩子似的,靠在王子肩膀上嚎啕大哭。

這些年,無法融入的世界,在此時此刻,她終於感受到這個世界的一絲溫暖

眼淚,是這些年的不滿與懊悔。

隨著無法壓抑的心靈,潰堤而出。

此時,門口傳來向是命令的口氣。

「江禢們岱走,濟俟」

隨後出現兩個野人,走到牢房前。

他們將木門推開,走了進來。

「你們要幹什麼!」

兩名野人絲毫沒有想理睬王子的話,他們將戈巴露多拉離王子身邊,並再度用繩子綑綁。

確認綁緊後,野人們又將王子與戈巴露多搬到肩上,朝著外面走去。

一條道路,不斷向上,旁邊還有許多像是房屋的坑洞,裡面擺放著大大小小的器具。

陽光從洞口直射進來,讓人忍不住將眼睛微瞇。

走出門外後,迎來的是眾多的歡呼聲。

張開眼睛一看,超過千人的野人們像是在歡迎大人物般,靠在兩側,流出中間一條通道。

而通道的盡頭,是一座用石頭所砌成的祭祀台。

野人們將王子與戈巴露多,放置在上面。

接著從人群中,六名野人抬著木製的轎子,上方不是坐著野人族中,德高望重的重要角色,而是一個有著許多像是按鍵的方型扁盒子。

「那是什麼阿?」

野人們,將轎子放在祭祀台前,而走在轎子後方,一名穿著白色衣服的野人也走向前。

白色衣服的野人,像是部落中的祭司般,所有的人見到他向前,隨即雙腳下跪。

祭司緩緩舉起方形扁盒子時,所有人開始用膜拜的姿勢,將頭與雙手貼平於地面。

「阿巴,嚕那,砂婆喝!」祭司邊喊著聽不懂的語言,邊將方形扁盒子湊近到王子與戈巴露多臉旁。

隨後,他又再度舉起方型盒子。

所有膜拜的人,抬起頭,看著祭司。

祭司閉上眼睛,將手輕輕地按在方型盒子上的紅色按鈕。

接著,他再慢慢地張開眼睛,沒有任何事情發生。

祭司像是憤怒一樣,一直喊叫著:「阿布拉,阿布拉!」

全部的人民又繼續開始膜拜。

「這到底是這樣阿…小露,妳有頭續嗎?」

戈巴露多並沒有回答王子的問題,反倒是一直盯著方形盒子看。

「難道…」

戈巴露多突然將綑綁自己的繩子扯斷,向前將祭司手上的方型盒子搶了過來。

在場的所有野人都嚇壞了,帶著武器的野人紛紛拿起武器。

「坑落來,坑落來!」

祭司非常膽怯的,邊說邊做著像是放下的動作。

看到野人們那麼激動,王子也開始擔心起來。

「小露,妳先放下吧…那對他們好像很重要阿!」

但戈巴露多像是沒聽見一般,直接將方形盒子的背面給打開。

看到這一幕,祭司整個人癱倒在其他野人身上。

但戈巴露多並沒有因此罷休,她從口袋拿出兩個圓柱狀,但一側有凸起的物品,將方型盒子內部,兩個一樣的東西跟手上的圓柱體替換過來。

之後她再緩緩地將蓋子蓋上。

接著戈巴露多模仿祭司的動作,將方型盒子緩緩舉起。

輕輕低按下紅色的按鈕。

與剛才祭司不同,有事情發生了。

盒子上方的外殼,突然浮現「0」這個數字。

「這是…」王子看到這幕,完全愣住了。

野人們也全部呆住了。

「尬得、尬得!」

隨著祭司的大喊,所有野人又再度膜拜。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阿?」

「這東西,是我們世界的物品,叫做「計算機」,我剛想說是不是沒電了,就換了電池。」

「喔! 雖然聽不懂,但感覺就是很厲害阿!」

隨後野人們全部衝上來,他們將王子的繩子解開,之後將王子與戈巴露多當成英雄一般,拋擲到空中。

野人們的歡呼聲,響徹了整片森林。

「小露,多虧有妳,不然我可能就被當祭品了,認識妳真是太好了!」

「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戈巴露多小聲地說。

「什麼,聽不清楚阿,他們的聲音太吵了!」

戈巴露多只以笑容回應。

但看到笑容的瞬間,整個時間像是暫停了一般,這是王子心中,到目前為止看過最棒的笑容,
一個發自內心,最為真誠的笑容。

而在這件事以後,王子與戈巴露多接受了野人們長達三天的宴會。

這三天,戈巴露多也學習了野人的語言,並教導他們文字。

這三天,對戈巴露多來說,或許是來到這個世界之後,最為快樂的日子。

但別離的時間也將來到,在告別野人們後,他們照著野人所提供的路線,順利地穿過這片雨
林。

「接下來我要繼續往北,妳有什麼打算呢?」

「野人說是在西邊撿到計算機的,竟然有我的世界的物品,掉落到這個世界的方法,那就應該就會有相反的方法才對!」

「是嗎…妳講起話來比之前有精神多了! 那我就放心了!」

王子提起劍,並將裝滿食物的行囊靠在肩上。

「那…我走囉…」

戈巴露多只默默看著走掉的王子,卻沒有做出任何回應。

「王子!」

戈巴露多叫住了王子。

但王子只停下腳步,並沒有回頭。

「如果可以的話…妳會願意到我的世界看看嗎?」

「可以!」王子不假思索的回答,「但這些都要等我打倒魔王之後!」

王子繼續向前走,並舉起手說:

「但是,不管妳在哪裡,小露,我永遠是妳的朋友!」

雖然,戈巴露多不停流著眼淚,仍舊不變的,是她臉上所掛的笑容。
3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30 筆精華,02/0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