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7
GP 2k

RE:【Seto】山城的成為賢妻之路,短文-序章

樓主 賽特.伊黎亞 wind18207
GP17 BP-

  「扶桑姊姊……」

  呢喃幾聲夢話,迷迷糊糊的,山城從睡夢中漸醒。

  微亮的晨光灑在地板上,因為軍紀生活,大部分艦娘體內都養成生理時鐘,山城也不例外,她準時在五點半醒過來。

  艦娘就像人類一樣,需要飲食與休息,不過正如同她們的胃可以像個無底洞,令人百思不解其構造,她們的睡眠跟普通人也差很多。人類最好睡上六到八個小時,艦娘大約只需三個小時左右就精力充沛了。

  眼皮慢慢睜開,鼻子聞到從半敞開的窗戶偷渡進來的晨間芳香與清涼,裡頭混雜了許多種植在鎮守府的花木味道。

  山城輕揉眼睛,意識朦朧地爬下床。

  「扶桑姊姊……早安。」

  說完的下一秒,像是腦袋裡有一盞鐘被敲響,山城記起一個不願承認的事實。

  「對了……姊姊她不在……」

  山城環視整個房間,在戰艦宿舍裡同型號的船艦住在一起,山城自然也跟姊姊扶桑同房,然而今天……這一陣子都會少一個人。扶桑接受提督的命令,被派遣往鹿屋基地參加為期一個禮拜的研討會,主題有關於戰艦最新試制主炮,非常的重要。

  結果就是眼前這間空蕩蕩的房間,山城內心失落了好一會兒,這兒雖然不大,卻因為有了姊姊而擁有家的感覺。平常兩人都在時顯得不寬敞也不狹窄。現在放眼望去,天花板跟牆壁的間隔感覺變遠許多,心境卻放鬆不下來。

  時間過得好慢啊,扶桑姊怎麼還不快點回來?山城才不過一天的時間就好想念她。雖然試圖接受了現實,不過心就像上癮似的躁動不停,果然只有姊姊在身邊才能緩和它。

  山城想坐在床上多回憶姊姊,但事實由不得她任性,她得下床梳洗、整理儀容。在去食堂吃早餐之前,她有一項非常不情願卻又無法交托他手的工作-對提督做妻子應該做的事。

  昨日由於提督深夜才回來,山城有時間為這件事做心理調劑。

  山城不是不會做家事,只是她之所以會去學、會去做,不僅是受到扶桑影響,更是因為秉持著幫忙姊姊的心。為了減輕姊姊的忙碌,才有這份幹勁努力,攬上一身厲害的家事手腕;另外精通的茶道、花藝等等,也是為了表現給扶桑看。
  
  換言之,山城願意專心把事情做好,全都是因為對象是姊姊扶桑。然而現在對象變成提督,一開始真的沒辦法產生動力,甚至想把責任拜託給金剛、榛名、加賀等人。

  最後,想到這個工作是姊姊慎重交給自己的,為了不辜負她的期待跟信任。沒錯,藉著這個連繫,山城找到可以嘗試看看的理由。

  梳洗完的山城,穿好巫女風的衣裳,推開房門,習慣性地嘆口氣,前往提督臥室。

  路上沒碰到人,大家應該還在睡覺或者一一起床吧。

  離開戰艦宿舍,走向鎮守府本部,越過一片沙色的空地,平常總是有許多艦娘成群結伴在這裡從事個自的活動,部份整備訓練也會在此進行。

  山城沿著人行道樹進入鎮守府本部,提督雖然有自己在外頭的家,不過大部分時候想省事便直接睡在辦公室了,而昨夜返回的提督理應很累,大概人就在這邊吧。

  搭電梯抵達五樓,經過迴廊,穿越一片片類似斑馬線的光影循環,來到提督的辦公室門前,山城又嘆了口氣。

  妻子要怎麼當啊?扶桑姊姊平常怎麼做的?而且竟然是對提督……好困難,不幸啊。

  山城敲敲門,一邊思考。話說回來,如果提督尚未清醒,應該是沒有回應;叫醒他感覺不太好,可是不這麼做的話,鎮守府便要停止90%的運作了。

  嗯,意外地不是其他那些全權交給秘書艦的被慣壞提督,這兒或許不行缺少他。

  「請進。」

  門的背後傳出提督的聲音,山城有點意外,她推開門。

  有著冷峻眼神,因為靜電而如同刺蝟般豎起,長度到頸部的冰藍髮,五官銳利、沉穩而難以親近,提督就坐在正對面處理公文。

  誒……沒想到他是這麼勤奮的人。

  「有什麼事嗎?」提督頭也不抬地說。

  「沒什麼……只是基於義務,提醒你去吃早餐而已。」

  對上姊姊以外的人,山城都不太會使用尊敬的口吻。

  「原來如此,謝謝,不說我都忘了。」

  「一般肚子餓都會想起來吧?」

  「嗯,但是有些文件比較緊急。」

  「什麼事情啊?」

  山城把兩手放在腰後,感到好奇地走來,而提督也沒有反對的意思,她伸長脖子偷偷看了幾行字,還有斗大的黑體標題。

  「……搞什麼啊,這個。」山城不悅地說。

  又是一份有關艦娘轉任的申請書,雖然看不到全文,但依然可以看到輕巡、驅逐艦這幾個關鍵字的大概。

  「又要送走幾位艦娘了嗎?這種感覺很糟糕,虧你能這麼乾脆地動手。」

  山城忍不住諷刺幾句挖苦提督。

  「這是無可奈何的,近期尚未有擴港的餘力,我只能按照自己的方針去做抉擇。」

  山城心裡明白,提督上任最多就一個半月,累積的戰果不足,就算向上層提出申請,也鐵定很難獲得認可。

  之前因應第十一號作戰的爆發,雖然做足高速修復材的儲蓄,卻有許多僅僅擦傷跟小破的艦娘需要入渠泡澡,因為傷勢不重,動用水桶嫌太過浪費,不用又得讓艦娘抱著傷等待空位,那是相當難受的。

  所以提督以全額私人支付當條件,終於說服上層允許增設澡堂。

  見證過那一幕的艦娘,對提督自然沒辦法說什麼,像山城也沒打算緊迫盯人。

  「和妳們相處很好的熟識的輕巡跟驅逐會留下來。」

  ……原本是想那樣的,但聽到提督說的話,一股無名火從山城心底冒出來。

  「當然啦,那是因為她們是主力吧?」

  「她們戰歷充足,毫無疑問。其他人……一定有比這裡更能發揮她們的場所。」

  「但是戰歷之類的、熟識之類的,都是要有時間去累積吧?像你這樣馬上調走的做法,我們怎麼知道跟她們能不能相處好?」

  「總強過讓她們整天無事可做,將近塵封狀態好。」

  「……話是沒錯。」

  「況且,並不是不打算增加新的驅逐、輕巡戰力。」

  提督從抽屜取出一疊文件給山城看,上頭是艦娘的資料跟照片。

  「能代、大淀、阿武隈、浦風、磯風、谷風、天津風、時津風……好像都是在十一號作戰找到的孩子。」

  「重巡、戰艦、空母的資料還沒整理好就是了。」

  雖然自己來說這句話挺沒說服力的,幸好提督沒有不把小船當成戰力看。

  「奇怪,不是每個提督都是大艦巨炮主義的嗎?」

  聽見山城帶些挖苦意味的質疑,提督抬頭仰望天花板,面不改色地回應。

  「當遇到她們可以發揮的時候,我會寄託最高的評價與期待。」

  「……」

  「只要是留在這裡的艦娘,一定有她活躍的機會。」

  感覺提督話說得有點彆扭,好像在耍帥,又有點高高在上,不過……彷彿能偷窺到一點點提督的心聲,還有那張冰霜面具下的價值觀,這麼說來,莫非扶桑姊姊已經很熟練這種情況?所以被漠然的言行舉止相待也不以為意?

  「好了,調職的事我親自處理,不用麻煩妳。」

  換作姊姊的話,提督的意思應該是不想讓自己背負那種罪惡感。

  山城嘗試以姊姊的角度思考,發現完全學不像樣呢。

  忽然,提督頂開椅子,站起來,一邊簡單收拾雜亂的桌面。

  「謝謝妳的提醒,吃早餐吧,下午的出擊還需要妳的力量。」

  「啊、嗯……」回過神的山城點點頭。

  提督正在整理文件,一般是可以先行告退,而且提督也不會介意。

  可是莫名其妙的,兩腳不肯倒退,也沒有嫌惡到想逃走的衝動。

  很多事情都是在沒想太多的狀況下發生,腦袋還沒轉身體就那樣做了。

  山城什麼都沒放在心上,對提督矛盾的觀感,或者對姊姊感受的想像,非常罕見的,心思放得空空,像一片汪洋的白。

  山城默默等待提督忙碌完,然後保持兩步的距離在他身後,跟隨到食堂為止。

(下篇待續)


上層指的是玩家的意思

近期要忙路畢業的事情,暫時停刊

為了符合短文,描述盡量精簡化
17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1 筆精華,10/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6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