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2
GP 607

【翻譯】陸軍54戰隊與海軍的衝突

樓主 ivon852 ivon852
GP22 BP-
如果說太平洋戰爭中死的最倒楣的,板谷茂絕對可以算在其中。



板谷茂何許人也?他曾參加過珍珠港攻擊行動,擔任指揮赤城號上的零戰的指揮官,還參與過南方作戰和中途島海戰,最後1942年升任參謀。接下來發生的事,就是本文所要說的。

本文主要譯自: <さいはて邀撃戦>,《航空ファン》1996年二月号
有些地方譯的怪怪的請見諒,敬請不吝指正。

舞台在日本最北方,千島列島北部。

這裡,就是2017年艦これ春活實裝的,飛行54戰隊的駐紮地。


飛行54戰隊於昭和16年7月26日(1941),在千葉縣的 柏市 編成,曾到過中國大陸戰場。昭和十八年六月上旬來到了北千島,後參與菲律賓戰役和掩護特攻機隊,終戰時的所在地是北海道札幌。

*2017 E4的基地,就是幌筵島的北ノ台飛行場,上方就是占守島。


*54戰隊的主力機種是一式戰III型甲,時任戰隊長為黑川直輔少佐(右)





北方群島靠近美國阿拉斯加,中途島時的AL作戰攻下阿留申方面的群島後,日軍又棄守該處,被放生的陸軍只好玉碎,只有基斯卡島撤退作戰成功。

在此之後,日軍擁有的北方領土就剩千島群島、南樺太等地。常有美軍轟炸機B-24、B-25來騷擾,陸軍跟海軍就擔當防空的任務,爆發多次空戰。

在此的除了54戰隊外,尚有海軍武藏基地的281空(零戰)、別飛沼452空(二式水戰)。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Leapfrogging_(strategy)

1944年一月後半,美國開始派出PV-1反潛巡邏機,裝有用於夜間攻擊的LORAN飛行輔助裝置。六月改為白晝攻擊。

http://members.tripod.com/airfields_freeman/AK/Airfields_AK.htm


昭和十九年(1944)七月二十四日早上,北ノ台飛行場收到了敵機接近中的雷達情報。雷達偵測到的只有單機,很有可能是PV-1。

*幌筵島周遭飛行場地圖。


警急機緊急起飛,具體有幾架不清楚,中隊長新屋弘市少尉記得是4機小隊、確井健次郎少尉則記得是4~6機。

*新屋弘市少尉


毫無疑問,在空中的確是形成了一個小隊,長機是新屋少尉,僚機是尾川芳治郎伍長。而分隊長是三番機的江崎曾雄曹長,四番機為確井曹長(十八年十二月晉升)。

隊中飛行資歷最淺的是少年飛行兵十一期出身的尾川伍長。前年接受到配屬至五十四戰隊的命令。首先至北海道苫小牧留守隊接受戰技訓練後,四月來到北ノ台。做為新屋少尉的固定僚機,雖然在此之前都沒有在會敵時開槍的經驗。

*尾川伍長(右)


至於尾川則回憶說,他先與輿石大尉和福田軍曹飛往占守島東方,這就跟確井少尉的回憶一致了。為的是先一步攔截快速的PV-1。

四架一式戰二型來到了北ノ台的東南方,眼下就是幌筵海峽,1500~2000公尺逐漸上升,此時周邊的雲量是八分之五。

往西北方向的尾川伍長,透過雙子山形的硫磺山頂的雲層縫隙可以望見遠方的阿賴度島。這個美麗的成層火山島,也有阿賴度富士的別名。

*1992年訪問時,尾川回憶所畫的畫面。


二中隊在大阪時,訓練要求駕駛員在執行防空任務時,需向地上發電報以掌握狀況。 因為電話不怎麼可靠,確井決定後續再通信。

此時曹長收到了雷達偵測的訊息。日軍雖然沒有敵我識別裝置,但是從畫面來看很有可能是友軍。但可以確定一定不是陸軍所屬,也沒有從北千島飛來的海軍飛機的情報。

新屋機右後方的尾川伍長發現了硫磺山頂上有機影,在雲層散開之後,針對PV-1而待在後方的確井,認為從雲中冒出的黑色機影,跟PV-1來襲高度一樣,約1000~1200公尺高。

高度約比一式戰高些,距離5000公尺,敵機正從幌筵島北部往東南方向飛去,如果是轟炸而不是武力偵查的話,敵機應該會攻擊柏原、片岡的停泊艦艇。

對方或許也察覺到了一式戰,緩緩下降。位於敵機前左上方的新屋機,打算從前側下方降下攻擊。敵機有二枚垂直尾翼,一開始讓人想到的就是駐阿留申群島的B-24的尾翼。

靠近發現,主翼細長,新屋認為是B-24。尾川根據雷達的情報和飛行高度,認為是PV-1。


https://www.pinterest.com.mx/pin/162692605262508244/


新屋少尉從敵機前下方接近,一個短射。尾川避開,機首轉向左方攻擊。接著新屋避開側邊自衛機槍的射擊。

從下方脫離的新屋少尉,馬上上升反轉,後上方佔位,第二次攻擊後敵機冒出白煙。

跟著新屋少尉的軌跡飛行的尾川伍長,在敵機機翼上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東西,是暗色的日之丸。

但是那一瞬間,伍長卻認為:

「這是偽裝的!」

因為最近戰隊內外都傳聞說,有單機入侵的美國機會把國徽漆成日之丸。

就是說啊、第一撃命中時,沒有搖擺機身表示是友軍,而是左右晃動機首迴避子彈,新屋少尉也是這樣認為。

在新屋攻擊後,輪到尾川從後上方攻擊,此時敵機的高度已下降到500公尺。尾川瞄準引擎,按下發射鈕,眼前的雙發機爆炸,噴出黑煙,右邊的引擎掉了下去,機翼的碎片在海峽上空飛舞。新屋機的第二撃將其完全擊落了。



看到這樣光景的尾川伍長,感動的拉開座艙罩,回到二番機的位置上。
新屋少尉也打開座艙罩,伸出手臂揮舞拳頭。確井曹長也做過該姿勢。伍長也作了同樣的姿勢回敬。

然而北千島的天氣轉壞,北ノ台飛行場很快就被海霧所籠罩,後方的確井機和江崎機,到位於占守島片岡海軍基地東南東的陸軍新設「三好野飛行場」降落補給燃料。待天氣轉好再回到幌筵島的北ノ台。

北ノ台和片岡隔著一個海峽,有著天候不良時互相迫降的關係。所以當陸軍機降落時,海軍基地人士就來「關切」了。

但是直到二機停下來前都沒人敢靠近,尾川找了個地方停了下來。(降り立った尾川伍長は付近に置いてあった車輪止めを選び、四つの主車輪にかませた。)

沒人敢接近,是被我們的擊墜戰果嚇到了吧——尾川伍長是這麼想的。和新屋少尉趾高氣昂的走向指揮所。入口處一位戴艦內帽(即陸軍的いう略帽),著飛行服的海軍士官,拄著棍棒和刀,如仁王般的站立著。

二人站立不動,陸軍式的敬禮,新屋少尉報告說是因為海霧而迫降。聽到這句話,海軍士官大聲說

「你們二個,知道打下了什麼嗎!」

另外那個士官還憤怒的說。

「給我土下座!」

「你們啊,給我切腹謝罪!」


時間回到稍早前。


出生於雪梨,英語流利,擔任北東方面艦隊司令部參謀的預備士官 清水康男 大尉,那時正站在片岡基地的崖邊,看到了遠處的九六式陸攻。

「就是那架飛機嗎?」

千島進出的航空隊,第五十一航空戰隊司令部(屬北東方面艦隊/第十二航空艦隊司令長官)所在地就是北海道的美幌。
傘下部隊的主力,占守島、幌筵島司令部所屬的九六陸攻(或是同型的九六式輸送機?)常在這裡來回飛行。這一天上面載的是,五十一航戰的首席參謀...板谷茂。

被陸軍這麼一打,他就這樣莫名其妙的掛點了。

看到陸攻後不久,清水大尉很是驚愕。一式戰對該機開火了。在零式觀測機上從頭到尾目睹了這場荒唐的空戰,也看到了陸攻被擊墜。

陸攻就這樣,空中爆炸。翅膀噴火,掉入海中。這個描述跟尾川伍長的記憶一致。

負責整備五十一航戰司令部保有機的平澤道夫整備兵長,看到被陸軍打下來的九六陸攻往占守島方向掉下去了。於是馬上追了出去。

*九六式陸上輸送機

http://www.mdc.idv.tw/pwm/airl3y1.htm

收到片岡的聯絡後,戰隊長黑川少佐搭乘小艇抵達基地。新屋少尉和尾川伍長正站在指揮所中央。海軍士官說「陸攻上面坐著的可是參謀和交代要員」聽到這句話的二人,無法反駁,只好保持沉默。


黑川少佐向前一步,在基地司令前單膝跪下,代表部下的誤射過失道歉。並兩手供上攜帶的軍刀,說

「看在這把軍刀的份上,請原諒他們吧。」

部下的過失,要由隊長來承擔責任。這種情況下要做出這種決定是很不容易的,身後的伍長被深深感動到了。

戰隊長沒有一句責備的話,乘上小艇,另外二人乘一式戰回去北ノ台飛行場。

此事過後,二人認為還是要負一點責任,於是繼續參與北ノ島的邀擊戰。



54戰隊不是某百科說的雜牌部隊!在北方嚴酷的環境下奮戰到了最後,也有參與對抗蘇聯的八月風暴行動。
由於2017年春活環繞在北方海域展開,讓我們有機會看到這個部隊奮戰的史實。


ref.

  • 本文主要譯自: <さいはて邀撃戦>,《航空ファン》,1996年二月号
2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032 筆精華,10/3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