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
GP 6k

RE:【閒聊】為了一個啟動碼,哥成了人妖……很怕被揭穿…217樓有新增…(上新聞囉!)

樓主 一線曙光 udahnis
GP BP12




「我就是米亞。」



我很緊張,全身肌肉緊繃收縮,光是站著小腿就有種快要抽筋的感覺,我勉強讓自己的雙腿不要發抖



妹妹沒有轉過來看著我,只是側著頭,微微笑了一下,然後就離開了,什麼也沒有說



她沒有表現出我預期中的反應,沒有狂風暴雨般的宣洩出自己的憤怒,就只是輕輕一笑,然後就這麼走了,彷彿我剛剛說的是今天晚餐的內容似的



我望著妹妹顯得太過單薄的背影,心裡閃過無數問題: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不罵我?為什麼不……



太多個為什麼組成一張內疚的大網,將我緊緊裹住,我試著想掙扎,卻越陷越深,越纏越緊




人是種很容易習慣的生物,但有些事情,一旦習慣了,就很難去改變



痛的太久,也就不痛了



因為早已麻木。

        


        如果說一開始就認錯,需要承受的只是她的憤怒,現在必須承受的,就是那默哀大於心死的冷冷失望



她什麼事也沒有做,一句話也沒有說,但卻比做什麼都讓我痛苦



如果我早點收手……早點悔改……早點認錯……是不是一切都會不同?



是不是,現在我們能開心地談笑,就算沒道理也要硬掰著互相吐嘈?當初開心的日子似乎離我好遠好遠,伸手想搆,卻發現根本不知道該往哪裡伸手



我開始痛恨自己的死要面子,痛恨自己的惡作劇,甚至開始痛恨上自己一向引以為傲的吐嘈能力
        



我待在房間想了很久,覺得只是想是沒用的,必須付諸實行,吃飯的時候我觀察了妹妹的反應,發覺她對我異常客氣——應該說對所有家人都變得刻意客氣了起來




「哥哥,請把醬油拿給我。」這是她第一句跟我說的話,我拿給她後,她對我說了謝謝
       


如果是以前的話,她只會向我伸出手,說:「醬油。」心隔閡了,表現出來得動作也顯得生硬。
        


爸爸媽媽也察覺了她的不對勁,想方設法的找她聊天
        
       


媽媽說:「下次要不要跟我去教會看看?那邊很多好人的。」
        


妹妹搖搖頭,說了聲謝謝。
        
        


爸爸說:「妹妹啊,爸爸最近在練書法,妳有沒有興趣一起來學?可以讓心比較平靜。」
       


我妹淡淡一笑,搖頭:「不用了,我現在很少寫字,都用電腦做報告,習慣敲鍵盤了,謝謝爸爸。」
        


異樣的氣氛,異樣的態度,讓我負責良知的部位感到一陣絞痛,也越看越不是味兒,我決定勇往直前解決事情,這樣下去,事情會變得越來越遭
        




吃飽飯後,趁著爸媽不在,我小小聲地問了她一句:「你心情不好嗎?」
        


「哥哥,你說什麼呢?」妹妹眼睛瞇了起來,對我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我怎麼會心情不好呢?我心情好得很!」




「嗯……」我很堅持:「如果心情不好的話,跟我說吧。」



妹妹搖了搖頭,只是從我旁邊走過,柔聲道:「我不明白哥哥的意思。」然後逐漸離去



雖然早有道歉的覺悟,不過事情真正發生時,還是窘迫得我滿頭大汗,看來這樣子是不行的,誠意還不夠



我開始去想該怎麼道歉,但又不知道怎麼下手,於是打電話給就讀心理學系的A君



「哦,是悠啊,怎麼了?」電話那頭的A君說



「你認錯人了,兄弟。」我說:「你聽聲音聽不出來嗎?」



「好吧!就當作不是。」A君說:「你打給我做啥,說。」



「如果我需要跟一個人道歉,她不接受,我要怎麼讓她感受到我的誠意?」我說



「哈哈哈哈,誠意這東西是用嘴巴就能表現出來的嗎?」A君怪笑:「你動點腦嘛!去想想你的穹需要什麼。」



「我的窮需要什麼?」我猶豫了一下:「我是挺窮挺沒錢的,是指要用不花錢的方式,這樣更有誠意嗎?」




「好啦你自己想,我很忙的,有空再聊,掰。」然後A君就掛掉了電話



我當晚翻來覆去想了好久,才終於想到了一個比較好的主意



隔天我去買了一千多張色紙,聽說千隻紙鶴代表祝福之意,我打算折起來,每隻紙鶴的翅膀上都寫著對不起,裝在罐子裡送給她




我怕白天折被發現,都挑晚上熬夜來折,一開始技術差勁折得很醜,浪費了我幾十張色紙,於是
我又跑去買了一些色紙回來補齊



為了力求美觀,每隻紙鶴都折得很慢很仔細,一個小時大概只能折二十多隻,然後又必須花時間在小小的雙翅上寫字,這樣就更費功夫了



隨著紙鶴越折越多,我用來裝紙鶴的罐子也越來越滿,三成滿了……一半滿了……七成滿了……



每上升一道刻度都要花費我大量時間與心血,但我覺得值得




因為一邊折我總是一邊想:當她看到這些紙鶴時,會有什麼樣的表情?是驚喜,還是純粹的驚嚇、怎麼會有人這麼瘋狂?




想到這裡,我總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是啊,到時我們的關係,就能恢復如初了吧。我腦海中浮現了妹妹的笑臉









我終於折好了千隻紙鶴,偷偷把罐子擺到妹妹房間的桌上,之後過了一天,卻沒發現妹妹有什麼反應,她只是一直關在房裡



我正覺得有些奇怪,再隔天,下課到家,要回房間時……



卻發現,我房門口孤零零地擺著一罐紙鶴,裡面每一隻紙鶴都皺巴巴的,不復美觀,像是被用手揉捏過





我默默將透明罐子捧起,進了房間。





原來她並不領情,原封不動的退回了給我,還將每隻紙鶴都捏的不成模樣





霎時間,過去幾天熬夜的所有的苦,所有的痛一口氣湧上,瞬間擊碎了曾經無比冀望的和好畫面,名為未來的藍圖片片破碎,唯一能讓心靈暫時逃避的地方,就只有過去美好的回憶。




我想起了她小時候迷路了,我找了好久,才終於在一個陰暗的角落裡發現她,她說她遇到大狗,很害怕。

    


我說我會趕走大狗保護她。




「吵死了吵死了!只是燙個頭髮跟哥哥有什麼關係!」我想起了妹妹國中,不顧家人反對,想偷偷跑去燙頭髮的時候:「你是老媽嗎?一直煩我。」



我說我會幫她跟媽媽講,這是沒關係的,課業能維持住就好。




我想起她剛升高中的時候,怕生,人際關係不好。



        
「喂,心情不好喔?」吃飽飯後,我叫住了她:「有問題跟哥講啊,缺字典嗎?就算你不說『哥哥,借我字典』我也能借你的喔。」


「……可以不要若無其事的開黃腔嗎?」我妹淡淡道:「而且還很沒梗。」



我原本只是隨口唬爛,沒想到這個梗她竟然聽得懂?哥嚇了一跳



「對了啦!你連哥都能吐嘈,你同學那種戰鬥力5的小嫩嫩還有什麼好怕的?勇敢上去講話啊!哈哈!」
        


       


我想起了……
      

我想起了……
        


我想起了,那一切都只是過去






        


我剩下的,只有殘酷的現實
        


我狂吼,把罐子往牆上用力一砸,罐子滾到角落停下,不動了
        
        


既然做什麼都沒用,那哥也不再努力了,日子一樣要過,該走的路還是要走
        


我下樓,碰到在客廳看電視的妹妹,她對我微笑
       


我讀不出她微笑下隱藏著的真實情緒,但她看到我臉上的表情後,笑容馬上消失了
       


她讓我知道,我現在的表情一定很可怕
       


「你還好嗎?是不是不舒服?哥哥。」妹妹問我
        


「還算沒死。」我冷冷回
        



別裝好人了。



「那要不要去休息一下?」我妹又說



「妳管得著嗎?」我譏諷道:「我要休息自己難道不會去?」




別裝好人了。別裝好人了。別裝好人了。別裝好人了。別裝好人了。別裝好人了。別裝好人了。




「怎麼了忽然心情不好?來看電視啊」我妹似乎不放心,把電視遙控塞到我手上:「你要看哪台自己切。」




「別裝好人了!」我徹底失去控制,使盡全力咆嘯,把遙控用力往地上摔去:「我怎麼樣都跟妳沒關係!」
        




她臉色蒼白起來,眼中滿是疑惑




她的疑惑讓我感到很不爽,非常不爽,這份喬裝假作的功力,真是無人能出其右啊!踐踏別人的心血就這麼好玩嗎??
        




「去死吧妳!」我狂吼出聲,對妹妹罵出了這輩子對她說過最難聽的詛咒



然後我就帶著滿腔怨毒,回到自己房間,打算悶頭大睡,飯也不爽吃了




我一直睡到半夜,直到醒來時還是不知道為甚麼這麼痛苦,這麼沉悶,直到意識逐漸清醒,才想起了之前的事



事事不順,連月光都覺得刺眼,我憤怒之下本來又想繼續睡,卻睡不了




我正想起來開電腦,眼角卻瞄到滾在角落的透明罐子,裡面裝著我折的千隻紙鶴,裡面每隻都被揉的皺巴巴的,我看到心頭火起,拿了打火機,把紙鶴全部倒出來,打算一口氣燒掉這些廢物




拿了一隻紙鶴起來點燃,紙鶴迅速燒焦捲曲,過沒多久就燒完了



我燒了一隻又一隻,最後不耐煩起來,拿了一個鐵臉盆,在臉盆裡點起火來燒紙鶴




看著眾多紙鶴烤焦扁塌,我忍不住笑了出來,明明在笑,卻感到很悲傷




紙鶴燒了一大半,我的心彷彿也被撕去了一大半,就在我不想再看下去時,無意中一瞥,一個模模糊糊的念頭卻忽然閃過我的腦海





我也顧不得燙,急速從盆子裡抓起幾隻還沒被點燃的紙鶴




——紙鶴的翅膀上沒有字!





翻來看去,連著幾隻紙鶴都是這樣,而我每隻紙鶴的翅膀上都有寫字的




這一瞬間,我忽然瞭解了一切,想通了一切怪事



為什麼紙鶴皺巴巴的?不是被揉過了,而是折的人手藝差極了,折得很難看,讓我誤以為是我的紙鶴被人揉過了




我想起了妹妹收到我的紙鶴後,有一天沒有看到她人,都關在房間,她是很有牛勁的那種人,這一罐紙鶴從哪裡來,不言而喻




她收下我的紙鶴,覺得過意不去,雖然美工不好,折得很爛,不過還是很努力很努力的折了一罐紙鶴還我,也送給我祝福






——而我昨天竟然叫她去死?現在還燒掉她的紙鶴??




我手忙腳亂打熄了臉盆裡面的火,完好的紙鶴已經剩不到十隻,而且被煙燻得漆黑





想著妹妹期待著我收到紙鶴後的反應,而我卻對她咆嘯,我就忽然感到很想哭,一生之中,從來沒有像此刻這麼痛恨自己的愚蠢




手機忽然一陣震動,我打開來看,有一封妹妹傳來的未讀簡訊:
「對不起。」




我傳了一封一模一樣的簡訊回去……





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






我徹夜將之前剩下的色紙,學著妹妹皺巴巴的折法,又趕工折了一大批出來放回罐子,相信這樣就不會被發現了


       

折到早上,累爆的我,一口氣睡到了下午才醒來。睡覺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夢到了過去的事



爸爸說:「妹妹啊,爸爸最近在練書法,妳有沒有興趣一起來學?可以讓心比較平靜。」



妹妹淡淡一笑,搖頭:「不用了,非必要我很少寫字,都用電腦做報告,習慣敲鍵盤了,謝謝爸爸。」










睡醒之後腦袋裡似乎有些模糊的念頭在亂竄,我搖搖頭甩掉,下去客廳


發現妹妹在開電視,她抬頭,發現了樓梯上的我


「……早安。」她表情帶著些許不安



「早?」我笑著吐嘈:「現在是下午了啦!」



妹妹像是鬆了口氣,也恢復正常:「你還知道是下午??有夠會睡的!」



「哼。」我想到了一件事,問道:「欸欸,你會不會玩CB啊?」



妹妹一時沒聽懂,問:「什麼東西?」



「幻想神域啊!」我說



「幹麻?想念姊的神豎琴喔?」我妹說:「要不是姊神補血,你早被怪物打爆了!」



「胡扯!明明是哥神走位!」我說



「這次沒那麼好康了啦,本小姐很忙的,而且像姐這種可愛技術又好的補師,一定被公會搶著收的啊?」



我裝作嘔吐,我妹瞪了我一眼,又說:「哼,但如果某人苦苦哀求我,我也不是不能考慮幫他補血啦!」



「喔,哥以後副職業一定選豎琴!自坦自補自打!」




「去死拉你!」



一樣的罵人去死,這次的卻沒有任何殺傷力




我們的情況彷彿又回到了最初,那段互相吐嘈的日子




我才明白:有些東西,當你失去過,才會懂得珍惜





那——既是最初,也是最後的感動。
        









事情打完了,為了打得連貫,細節可能有點改動,請見諒。


過幾天可能會新增後記,如果被妹妹發現的話或許沒辦法新增。


另外轉載的請不要在文章裡擅自加圖。


謝謝大家給我的鼓舞,我會繼續加油的,我們這一對吐嘈兄妹的日常仍會繼續下去



跪求回文,字數請足夠,遵守版規讓版上更好喔^^
        
 
12
板務人員:

1368 筆精華,08/01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8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