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436

【魔獸戰記】烽火在度延燒哨兵嶺 迪菲亞之怒席捲西部荒野

樓主 鑲金玫瑰 D123456890
GP195 BP-



而此次的旅店名正是

哨兵嶺


西部荒野篇 - 迪菲亞的復仇 始末
而這是遊戲內的背景音樂,可以邊聽邊看文更有感覺唷


而以下是西部荒野的地圖



此篇偏向故事的敘說,還請各位多多支持


就在我手握信件,前往馬布蘭契農場歸還地契時,沒想到出現在我面前的竟是兩具早已冰冷的人屍和一具馬屍



周圍由3個警報機器人圍起


何瑞修 萊恩中尉正在和菜鳥們查詢死因

暴風城調查員: "這是一門滅門慘案,中尉。他們都是被人蓄意殺害的.."
                        "從他們的體溫來看,我敢說他們死亡超過6個小時"
                        "真為他們對老馬布蘭契所做的事感到悲哀...."

何瑞修:  "我同意,菜鳥....."
              "他們看來還真是...本末倒置"   <哽咽了一下
              "把馬車放在 .. 馬兒的前面了......."

就在這時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前去搭話

何瑞修: "讓開 讓專業的來 "
唉唷..挺囂張的嘛 - 看我亮出地契!!
沒想到他是瞥了瞥眼,便不再將視線放在我身上

何瑞修:  "這地契一點用都沒有..看看日期,馬布蘭契家族早已接管傑生農場五年了!"
我擦擦的,日期從哪看呀? 還是根本只有NPC看的到呢!?
無論如何,我們可以知道迪菲亞盜賊的興起約莫是在五年前。

何瑞修: "目前的情況小朋友,這是謀殺,更慘的是 ... 地點就在這天殺的西部荒野,你懂嗎? 也就是我現在隨便丟一顆石頭都有可能砸到那該死的兇手!"

他看了看傑生農場上的遊民,便叫我去套話了,任務需要我蒐集到4個線索!!

我晃了晃,找了個遊民開始問起這個事件,沒想到這遊民竟然伸手跟我勒索,最後還對我大打出手! 面對預期之外的狀況我毫無法子,只好把他給滅了

這時更令人悲傷的... 一群小孩衝到被我殺死的遊民的屍體面前...



"我的我的 !!.."  

"不...這鞋子是我的.."

唉,真悲情 - 但總之我還是到處灑錢打聽到了線索
有人看到是魚人幹的,有些人說是豺狼人幹的,有些人聽到是人類的聲音

但不約而同的有 兩件事

第一: 他們都挺喜歡這位好農夫,他們總是熱心分享一頓晚餐
第二:大家都很埋怨這無能的政府

一位災民: "我告訴你是誰殺了老馬布蘭契... 就是瓦里安 烏瑞恩!! 而且他還要把我們全都殺了 一個災民一個災民接著殺光光!!"
    
看來腐敗的政府在哪個朝代 哪個世界都存在,我們往往只看到他光鮮亮麗的政績,卻忽略了被犧牲的那群小老百姓

於是我就被派去找魚人和豺狼人的麻煩啦 ~



又是一個魚人村莊,還有... 專吃魚人的螃蟹XD

順帶一提,大名鼎鼎的 老瞎眼 也在西部荒野




結果到了最後基本上也沒問出個什麼名堂,於是他派我去找了個臥底在那群難民的 "雙蹄鐵"勞 打聽情報

雙蹄鐵 勞 : "聽著,你知道我真不該跟你說話的,這會讓我被當成是政府的                           狗.....日後又怎麼在難民中混下去! 拿著這個,這個箱子是所有難民                     的夢想...到詹戈洛德礦坑的深處,然後躲在箱子裡 ! "


什麼..? 躲在箱子裡 ? 我真是無法理解你們的想法 !
嘛 ... 算了,試試吧,倒是說到礦坑,各位有聯想到什麼嘛?



" 你不能拿走我的蠟燭 "

狗頭人再次霸氣登場!!


到了礦坑深處,我按照要求躲到了不起眼的箱子中,而沒想到這竟讓我目睹了這一切!!



一位巨魔魔法師原來是這裡的老大!!



而這時走來一位看不清面貌的女人類與他對話

格魯巴托克: "小小的人類要什麼?為什麼找格魯巴托克?"
幽暗人影: "真可悲...這就是你想過的生活嗎? 躲在洞穴裡做這種不入流的勾當?"
格魯巴托克怒了 " 啊啊 ...格魯巴托克把你打扁 "
幽暗人影 " 哦?你會嗎? 你可以試著殺了我然後失敗 或者有第二個選擇..加入我 享受權力及財富"
格魯巴托克:"所以格魯巴托克有兩個選擇 一個是死掉  或是是變有錢或變厲害? 我選第二個!"
幽暗人影:"我就知道你會同意我的看法 我會在{黎明}前夕叫你"

真的覺得巨魔的說話方式有點萌@@
回去回報,我得知農場周圍開始有騷動了


一群暴徒開始集結,於是我前往他們的聚會所開始偷聽
然後被圍毆  

總之,我聽到有用的情報了,貌似他們的老大就是那位幽暗人影...就在我回到雙蹄鐵那兒準備回報時,我見到熟悉的人影 - 是 何瑞修 !

他又在調查一具屍體. .. 但這次 ...是雙蹄鐵的屍體 <被滅口了啊啊啊啊啊!!

沒關係,至少他不是白死的,保重 ! 雖然我才認識你五分鐘,但我永遠不會忘記你所提供的經驗值

有了線索何瑞修 接著派我去薩丁農場問問話

農夫薩丁: "所有暴風城的物資都被調遣去對抗天譴軍團..打擊死亡之翼..
                  表面上是成功了 但我們這群在後頭的農民最終變成了什麼?
                  相信現在你在西部荒野看的夠多了"

看來他對政府很不滿 ,更別說要幫我了,但看著自己的農場被迪菲亞盜賊留下的麥田傀儡到處肆虐,他想到了個法子 - 那就是由我來解決這些傀儡,然後在充能修復這些壞掉的傀儡

這麼下來,或許他會考慮和我說話?



滿滿的麥田傀儡




這就是廢物再利用的力量 ! 在忙碌奔波中,我學會做菜了 ! 材料是山豬肉+碎屍鳥肉+秋葵....



接著是去下一個城鎮 哨兵領 回報



到了哨兵嶺,也就是政府在西部荒野的據點,我看到的是無數的難民被擋在城牆外與衛兵對峙,不過我不受任何阻礙,大大方方地走了進去
                    

我還本著人道精神,拿了一堆燉肉去分給那群可憐的難民
<好啦 NPC叫我去的>
回報時 NPC還說善心者於審判黎明到來時,必將得到寬恕 !

到了據點後,我看到一個狼人被鎖旁邊,好不可憐



聽NPC說他很激動地在屠殺綿羊,所以被抓起來了,真是狂怒的狼人啊


話說,這個據點到底行不行啊,城牆的裡頭是一堆豺狼人到處肆虐呢 !

< 難怪他們不讓難民進來,有時候政府也是很貼心的 >  ?



理所當然的,我被委派要去殺幾隻豺狼人,而也不意外的,我撿到了豺狼人攻擊計畫,裡頭出現一個名字 赫利克斯上將

問了被鎖在那兒的狼人

他只道:  "黎明將至... 屆時你們的死期"

接著我收到命令,要去調查南邊有著奇怪運作的塔,而且還會有一位軍情七處的狙擊手 密探吉爾妮 來協助我



我們就在塔附近觀察,看到塔下面有一群精英怪,貿然前進就像衝鋒豬衝向克洛許王一般

然而....這名富有經驗的探員卻叫我儘管衝上去就對了 !



結果真的是神狙啊啊 - 狙擊手就這麼把所有找我麻煩的壞蛋都暴頭了

成功跑進塔裡面,使用了軍情七處的隱形藥 - 我又來偷聽囉~~



一隻矮小的哥布林騎在笨重的大哥布林上與幽暗人影會面

赫利克斯 碎輪者 : "豺狼人失敗了 小"
幽暗人影 : "沒關係 他們成功轉移了焦點 我們繼續照計畫進行"
赫利克斯 碎輪者: "可是...小姐 上將還....."
幽暗人影: "我們會在黎明行動時讓她重獲自由"
赫利克斯 碎輪者: "是 小姐"
幽暗人影:"審判之日即將到來 赫利克斯 召集大家 我希望在行動前和大家說最後一次話"
赫利克斯 碎輪者 :"月溪鎮嗎? 小姐?"
幽暗人影 : "是的 就在今晚"

PS:月溪鎮,也就是死亡礦坑的所, 即迪菲亞兄弟會的發跡地,現已被一堆遊民佔據
另外,也是黑騎士資料中的出生地<當然 是假的>

看來馬上有事情要發生啦 ! ! 我趕緊回哨兵領回報,接著當然是衝去月溪鎮看看
我記得之前那兒根本是無政府狀態,一堆迪菲亞盜賊充斥其間,是一個沒任何政府託管、被遺棄的城鎮



然而,現在有據點了! 而各位有看到我用紅筆圈起來的地方嗎? 那兒就是死亡礦坑,完全被建築物隱藏起來了!

到了據點,當地駐軍表示居民騷動不已,而且貌似今晚有個很大的活動。到處都是暴徒群聚,而且他們還到處發小冊子 !

而我的任務,當然是搞到那些小冊子囉 放倒一堆暴徒後 我開始找到了一堆紅色頭巾,也找到了1份宣傳 1分冊子 1份日誌 1份報紙

內容如下

神秘的宣傳計畫

各位兄弟姊妹們 我們獲得救贖的時刻越來越近了
就在今晚!
我們將脫胎換骨
以英雄之姿重獲新生
                                                                  范克里夫

資訊冊子
當每一個人被賜與外袍
它將發誓效忠於賜與者
這些人現在是政府的傀儡
他們不會在乎你們經歷了些什麼
他們身著主人賜與他們的制服
只在乎他們主人所在乎的事物
                                                                  范克里夫

秘密日誌
這真是讓人無法置信
我們已經承受這種折磨四年了
但很快就會結束
兄弟會將會重生
我們將淨化這片大地並掃蕩所有骯髒的邪惡事物

                                                  
月溪時代<當地報紙>

目擊者表示,在法布隆農場遇害的這四個人是在送泥土道東岸的途中遭受攻擊的

"對,我親眼目睹整個過程,那是個兇殘的女人類法師。她好像在找些什麼東西 還在光天化日下殺掉了無家可歸的可憐人"

PS: 乾....那根本是在說作者我啊...明明是他們先勒索我後攻擊我的
我被栽贓了啊啊

將文書交給官員後,看來聚會即將開始,我混入其中開始旁聽



又是熟悉的幽暗人影

來啊 ! 兄弟姊妹們 ,集合 ! 全部人都過來聽我說 ! 兄弟們 ! 姊妹們! 我們都被遺棄了,我們是暴風城的孤兒 !

暴風城的政府,聯盟的走狗必須為他們施加在我們身上的不公不義所負責
我們的<國王>坐在她的黃金寶座上,對我們的困境視若無睹,同時,我們的孩子餓死在這條街上

今天我們將重獲新生,我們要當個實實在在的人,而不是沒有臉孔、沒有名字的統計數字 !!!!

真令人振奮啊,我現在投靠你們來的及嗎XD
回去報告後,官員也說大老遠就聽到了歡呼聲 感覺騷動是一觸即發,接著 一名德萊尼智者給我了一個靈魂薰香 <這薰香曾經在北劣境讓玩家看到了維酷人的過去>

智者要求我去死亡礦坑。透過薰香看到過去的死亡礦坑理解這事件的根本



死礦的副本入口 - 相信這幕是許多魔獸聯盟方的老玩家的珍貴回憶,點燃薰香...



5年前 ...在死亡礦坑的深處....



我看到了5年前由聯盟所組成的

1戰士坦 1牧師補 1法師 1獵人 1盜賊 所組成的5人副本小隊面對最終BOSS
也就是 艾德溫 范克里夫

"滾出來吧,你已經無處可躲了 ! 范克里夫,迪菲亞兄弟會已經結! 束! 了! "

" 沒有人可以與兄弟會抗衡! "  

范克里夫由陰影中竄出,開始 <笨笨的>去攻擊那名戰士<坦>,而身旁也不斷出現迪菲亞黑衣衛相助,但.....玩家畢竟是無所不能的

"你們都是只會搖尾巴的小狗..... 唔..我們的理想..是正...當.的...."

眼看血量見底,用盡最後一股力量嘶吼 :

"迪菲亞兄弟會最終獲得勝利 !!   啊...啊...  "

最後只留下充滿悔恨的回音環蕩在礦坑之中,而聯盟軍隊們也是打完收工,快速離開去領賞了,但就在這時...

只有身為旁觀者的我看到...

一個小女孩從船艙中狂奔出來,然後是呆滯於冰冷的屍體面前
....
....
...
"爸爸......."'

哪尼!!! 原來是女兒復仇記
知悉如此關鍵的情報,我立刻返回哨兵嶺報告

"什麼 ? 范克里夫有個女兒? ....可憐的小東西竟然親眼目睹的這慘忍的一幕"

上尉滿面愁容說道,並沉默地開始思索,其他人也都安靜地處理自己的事務。而就在這時,熟悉的聲音劃破寂靜

"可憐的小傢伙....? 你們這些混蛋都會自食惡果..."

聲音來自哨塔中,是那位之前叫我去分給大家燉肉的NPC,我記得名字叫喜願

"喜願...你..?" 上尉疑問地看著那辱罵自己的同僚

"喜願?可喜之願?這就是在我看到父親再你們手下被砍頭時該有的感覺嗎?"

"喜願並不存在 這只是殘酷世道對我們開的玩笑....真正存在的...只有凡妮莎,凡妮莎 范克里夫""

"崛起吧,兄弟會 ! 黎明之日即將來臨 ! "



瞬間我們身後出現了之前的巨魔法師、哥布林和一拖拉庫的潛行迪菲亞盜賊




"把他們綁起來 燒了這地方"

這下除了我以外的所有人都被癱瘓了  不過為什麼沒對我動手呢?

"至於你 爐石派來的 我會饒了你一命 雖然你並不知情 但你著實幫了我們大忙 ..但....假如下次見面 我想我們就是敵人了 "

接著凡妮莎走向那位被鎖住的狼人

"上尉 你的帽子 "

"謝謝 親愛的"

狼人變回人型,紳士般地緩緩離開那所住他的刑具

"等等...凡妮莎 告訴我 為什麼要殺法布隆全家...!?"

被緊綁的何瑞修還是不忘追求真相,佩服佩服

"我別無選擇,他們認出了我,他們是這世上唯一知曉我的存在的人。 "
" 我同樣對他們的死感到遺憾 ... "

於是...

{新}死亡礦坑的王全部到齊     賀~~~~



看著boss們揚長而去,上衛嘶吼著

"快....爐石派來的 去通知瓦里安國王!!!...."

放心吧~~ 有經驗值,我何樂而不為呢?



暴風城塞,這是瓦里安的雕像,事後我開本尊補的圖



而這兒就是瓦里安的王座,王子有事外出了不在。而經過報備後,理所當然地瓦里安派了許多軍隊前往鎮壓,並叫我回去看情況



天啊,果然全燒起來了~~
現在下頭是成群的迪非亞盜賊和西荒兵團混戰

接下來就進入副本的階段了,玩家們將讓暴風城的力量,再次挺進死亡礦坑,掃蕩他們 !

這兒開始,我就開滿等的去刷副本了,由於死礦有分成普通模式和英雄模式
而普通模式中,凡妮莎不會出現,為此我直接去打英雄模式 ,為各位蒐集資料!



前往死礦的哨兵嶺俯瞰圖



礦坑裡頭有砲台!? 不會發生什麼意外嘛...@@
總之,可以5人裡頭1個人去控砲台,將能夠造成範圍傷害附加暈眩效果,而在我們穿越了一堆由狗頭人與巨魔組成的小怪群後 ..



一王到啦

格魯巴托克<工頭>

"格魯巴托克讓你看看祕法的力量!!



"火~ 焰 ~之 ~拳~ "

格魯巴托克的近戰攻擊會將我擊飛,還附帶範圍的火焰傷害



"冰 ~霜 ~之 ~拳 ~"

格魯巴托克的近戰攻擊有機率造成範圍攻擊速度的減慢

格魯巴托克在前期就是不停地冰~霜~之~拳~ 火~焰~之`拳~的亂叫,直到他快死時,才會大喊

" 格魯巴托克準備好了嗎? "
" 格魯巴托克準備好了!"

          各位別懷疑,這就是兩顆頭之間的對話,好可愛呀!!!



"祕 ~ 法 ~ 力 ~ 量 ~"

格魯巴托克停在原地,製造了一道會順時針旋轉的火牆並且開始丟一大推的冰火魔法,簡單來說就是考驗各位走位的實力啦 ! 但....接著就獵奇囉

"太~多~力~量~啦~"



碰!!!!!!!! 他自爆了,可憐的法師
接著是2王


笨重的歐弗
<而上頭背著的就是赫利克斯了!>



"拿下你們的頭 女主人會副很多錢"

"開炸啦"

一堆的哥布林加上滿天的炸藥




"歐弗,準備好了嗎? 丟吧!!"

挖哩勒,本來騎在歐福身上的赫利克斯跑到我的頭上,猛踢猛打、不停地沉默我



"歐弗打打 !  !"

歐弗隨機抓起一個人衝去撞牆,啊 ! 好疼啊 !



我被炸上天啦~

"吃炸藥吧 ! 蠢蛋 ! "

赫利克斯將一枚炸彈裝進某人的胸口,被裝的人要離開人群,否則就會碰 一群人一起飛上天啦

最後是先把歐弗殺掉,赫利克斯用那瘦小的身體作戰,最終把他們兩個都宰了~


3王
<敵人收割者5000>



他現在是關機狀態,每殺掉旁邊的麥田傀儡他都會衝能 - 殺光後,他就開始大殺特殺啦!



接下來又是載具戰啦,可以利用旁邊的一具麥田魔像幫助戰鬥的進行,不過我只有一個人所以就硬上了!!



"收割模式,啟動"

魔像開始致命轉轉轉~要命的就快逃啊!!! 旁邊翻騰的岩漿還會跑出下面這個


經過一番死鬥,現在要到五王了,再次到了那熟悉的礦坑海港



這就是在薰香中看到的, 艾德溫 范克里夫 的死亡地點,我才發現有海賊!


長的有點像,但他不是南海人


花點時間爬上了最頂層的甲板後,我發現到那位當初在哨兵嶺被銬住的狼人

利普斯納爾 上將



"我會把你的心臟挖出來....."

一開始是單純的瘋狂亂抓,不過要注意一點,他和戈魯爾一樣,傷害會隨著時間提高



"你感受到背後的涼意了嗎...."

突然一陣濃霧密布,狼人躲進了陰影之中

<注意 ! 這兒放狼人滲透者指是想凸顯上將是會潛行的狼人 >< >

當中會出現許多水霧之靈,會隨時間長大並造成足以滅團的爆炸,於是我們必須兼顧清掉水霧盡快打贏上將以防他成長過度

打贏這不穿衣服衣服的狼人後,船艙中出現一個小小人影

船長 餅乾<迪菲亞首腦 ?>



他一出來便擺出一個大鍋子,開始猛丟食物

圖中可以看到滿地綠色或是發金光的物品,那是壞掉的或是健康的食物 - 吃壞掉的會有減益效果,但不得不吃,否則他對附近"發臭" 然後造成傷害,好的食物當然是多多益善

打完這開玩笑似的王後,系統將顯示地上掉落了一本筆記本!

而身為冒險者,我當然馬上撿了起來,裡面卻只有一句話

"你直接掉進了我的陷阱"

接下來是不知從哪來的回音說道

"知道嗎?我等了這一刻等了好久 "
"等待時機成熟,建立我的部隊 ,研究敵人的思考邏輯"
"我向來不善於近身戰鬥 知道嗎? 不像我的爸爸那樣"
"但我使毒的功力可是一流的,尤其是會影響心智運作的毒"

下一秒,我才發現我被鐵鍊栓在該死的熔岩之上



夢魘劇毒已流滿我的全身,也就是...這是幻象?

"可憐的格魯巴托克...當他的力量展現時 他所居住的巨魔山是第一個遭殃的..."
"在他的靈魂深處 他最害怕的  - 就是自己"

看著本應死亡的托魯托巴克蜷著身子不停發抖,身旁是無盡的冰霜火焰從天而降,這 - 就是托魯托巴克的夢魘

好不容易掙脫了這冰火地獄,她的聲音又出現了

"大部分的盜賊都喜歡在暗處活動,但赫利克斯不同"

"你永遠無法知道黑暗中有什麼等著你"

同樣顫抖著的赫利克斯,在我靠近他的那一剎那放聲尖叫



言下之意就是他很怕蜘蛛吧XD

接著又來

"你能想像機械的生活嗎? "
"一個單純的火花可以是生,或是死"



這次是機械人的關卡,你會看到無數像圖中的閃電鏈,緩慢的旋轉,我們必須很小心的穿越這些閃電,只要稍唯一碰觸便是死亡

最後是狼人了

"利普斯納爾的脾氣並非一直很嗜血....他本來...甚至有個家庭"
"他原本叫做詹姆士 哈林頓,一共三幕的悲劇"


這時我聽到狼人特有的的嚎叫聲 .....然後看到一群長的和利普斯納爾一模一樣的狼人正在撕裂一位女孩,想必這就是他的女兒?隨後是一位老者慘遭毒手,或許是他的父親?

最後是一幕令人痛心不已的畫面
詹姆士 也就是利普斯納爾 掐著自己的愛人
流著不知是狂怒 還是 悲傷的淚水

"不....   詹姆士...    求     求..你...."

"我....我....無法控制..自己啊啊啊啊"

看完這一切,我終於恢復了神智,而凡妮莎也已在船艙擺著備戰姿勢,隨時應對我的行動

"我不會和我的父親有相同的下場!"

"你們的傳說,到此為止了 "



"你不會以為,我會一個人和你們鬥吧?"

叫出了了一堆小兵開始搞圍毆,但依然不是我們的對手!!

眼看情勢不利,凡妮莎大喊:

"蠢貨 ! 這艘船在滿了炸藥 ! 享受你們的死亡吧!!"

就在這時,船邊出現了盪鞦韆



我們可以在爆炸之時,盪著鞦韆出船然後盪回來
這就是萬年不變的BOSS自婊定律



WOW 呼呼,好刺激呀呀,接著就是故技重施,共引爆三次

"夠了 我才不會讓你們稱心如意! "

"如果我要死 我也要拉你們一起陪葬"

"我的命運 由我自己決定"

"啊.......爸....爸爸啊啊啊"



凡妮莎的屍體,就倒在那救命繩索的旁邊...
有那麼一點點諷刺啊

於是迪菲亞兄弟會的崛起如曇花一現,綻放時璀璨無比,卻也在瞬間凋零而消逝


迪菲亞的復仇始末


接著讓我們來緬懷這位勇敢的女孩  

凡妮莎~~



哎呀 這次挺累的 = =
還請各位多多建議
像是字的配色啦 之類的
最後感謝各位觀看
希望這篇文別那麼快沉下去 ><~
大家請多多留
告訴我感想唷!!


國外COS

                                         
195
-
板務人員:(代管中)歡迎申請板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