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4k

【情報】13.2 版本新增字串(更新修羅場,公會任務和地獄新卡,主角新造型)

樓主 鋼鐵蝦 ironman12
GP51 BP-
召喚獸:
(未知)
1255 Adumbrated Primate - Six Eared Macaque 久煉千靈 ‧ 六耳獼猴

(科學少女)
1304 Revenge Theories - Sondra 復仇理論 ‧ 桑芝
1305 Blood-red Bullet - McKandy 血色子彈 ‧ 麥卡蒂

(三小瘋頭)
1401 銅瘋頭
1402 銀瘋頭
1403 金瘋頭

(竟然還沒完的大和)
1437 Life-saving Benevolent King - Okuninshi 護生明君 ‧ 大國主(地獄魔王)

(未知)
1439 Maya the Calendar Creator 創曆者 ‧ 瑪雅
1440 Anubis the Jackal of Life & Death 生死胡狼 ‧ 阿努比斯

(圓桌騎士的非石抽)
1462 Mordred the Rebellious Dictator 叛逆帝王 ‧ 莫德雷德(修羅場)
1464 Guinevere the Uncaged Butterfly 自由蒼蝶 ‧ 桂妮薇兒(地獄魔王)
1466 Constantine the Great 君士坦丁(公會任務)

(夢界造型)
6044 Swordsman of Flaming Dragon - Sean 焚龍劍士 ‧ 肖恩
6045 Soul of Beasts & Forests - Duncan 牧原獸魂 ‧ 鄧肯
6046 Duke of Dreamlike Palace - Nathaniel 夢殿公爵 ‧ 奈寶尼
6047 Incantator of Soft Requiescat - Endor 囈語祭師 ‧ 安多

稱號:
一起到冥界
獲得條件: 開啓生死胡狼 ‧ 阿努比斯的圖鑑

《稱號不明》
獲得條件: 收集「復活小兔售賣機」展覽室內的所有小兔玩偶

初次當兵
獲得條件: 突破「法則輪迴」第 30 層

女神近衛兵
獲得條件: 突破「法則輪迴」第 60 層

成為將軍
獲得條件: 突破「法則輪迴」第 90 層

隊伍技:
隊伍技能: 隊長的隊長技能「光之狂傲」變為「玄靈術」,當中光符石或心符石相連,即可發動消除,所有符石掉落機率不受其他技能影響 (包括改變掉落符石屬性的技能)。回合結束時,將 4 粒符石轉化為光符石 (暗符石優先轉換)
發動條件: 以創曆者 ‧ 瑪雅作隊長及戰友

主動技:
暗流連擊
將 4 個角落共 12 粒符石轉化為暗符石,1 回合內,以 30% 自身攻擊力追打 20 次暗屬性攻擊

Dark Power of the Monkey 神猴之力 ‧ 暗
For 1 Round, Dark Attack and Beast Attack x 2.5; Attribute Relation does not apply.
1 回合內,暗屬性及獸類攻擊力 2.5 倍;而且所有成員無視屬性剋

王者攻防術
暗符石轉化為人族符石;1 回合內,每消除 1 粒暗符石,回復 2000 點生命力。若隊伍中只有人類成員時,全隊攻擊力 1.5 倍

故事:
生死胡狼 ‧ 阿努比斯
浩瀚的沙漠中,有一支上千人的軍隊正浩浩蕩蕩的朝一個小國前進。此時,他們面前出現一個頭戴胡狼面具的男人,就這樣單人匹馬擋在小國與軍隊之間。「戴胡狼面具的男人……沙漠裡的死神!」士兵全身顫抖,不知所措起來。「哼!甚麼沙漠裡的死神,我今天就要把他送到冥界去!」語畢,將軍帶著眾士兵衝上前。男人微微一笑,雙拳緊握,便朝敵軍們跑去。
轉眼間,沙漠上躺著眾多具屍骸,只剩下將軍苟延殘喘。他盯著男人、氣若遊絲地問:「這到底……是甚麼力量……」「放心,你很快便會知道。」男人看著將軍,直至他的氣息靜止,體內浮出一個光球,男人把光球收進手中,才安然離去。   
回國後,男人便立刻召入宮中。國王一見到他便興奮地大笑道:「不愧是我國最強的阿努比斯!只要有你,我國便不會被侵擾。」「國王陛下,唯有將敵人徹底消滅,才能確保我國的安全。我願前往將派兵攻打我國的敵人消滅!」阿努比斯堅定地說。國王微笑著應允,更答應若他能凱旋歸來,便會將小國所有士兵都交給他管轄。「我定不辜負我王所望。」   
阿努比斯離開大殿時,碰巧遇上小國裡唯一的祭司。在他經過祭司時,祭司忽然跟他說:「你早晚會遭受亡靈的詛咒。」「操控亡靈是我與生俱來的能力。使喚它們,就如同呼吸一樣簡單。它們哪能詛咒我?」「凡事別太理所當然,不然你只會招致惡果。」祭司緩緩離去,阿努比斯亦只聳肩,對祭司的說話不以為然。他回到家時已是夜深,妻兒都已熟睡。他走到床邊,輕輕的吻了她們一下,便躺到妻子的身旁,環抱著她入睡。   
翌天清晨,阿努比斯便帶著行李獨自出發。他穿過酷熱的沙漠,便見一個處於綠洲裡的國家。他把胡狼的面具戴上,緩緩走向對方的城門。城牆上的守衛一見到阿努比斯,隨即吹響警號,全國進入戒備狀態,一支支軍隊從城中走出來。   
阿努比斯把那將軍的靈魂放回大地,然雙拳一握,本安息於這片大地的亡靈們便被他呼喚出來。亡靈的身上都有鐵鍊被他扣住,無法反抗也不能自主地活動。一聲號令,士兵們便衝去攻擊阿努比斯。『去攻擊他們吧!』阿努比斯命令亡靈,只是亡靈都不願聽從,眼前的士兵都是它們的親屬,它們怎也無法下手。為逼使亡靈出手,阿努比斯將力量從鐵鍊貫到亡靈上,亡靈們便痛苦地抱著頭。他把鐵鍊一揮,亡靈們便都抬起頭來,它們的雙眼現出強烈紫光,像是發狂了的衝向士兵們。   
「士兵們明明還未接觸到他,為甚麼都會忽然死掉?」防衛城牆的將領驚訝道。人們無法看見亡靈,只以為這是阿努比斯被喻為死神的神力,有不少士兵更因此逃亡。亡靈持續斬殺著士兵,邊殺他們,邊悄然落下淚水,此時將軍靈魂赫見眼前的士兵,就是自己家鄉的親兒!它以意志壓制阿努比斯的力量。阿努比斯發現,只以為它是在反抗攻擊的指令,便對它加大操控的力量。它最終沒能抵抗,流著淚,朝兒子揮下攻擊…… 整個城便被阿努比斯攻陷。阿努比斯正準備帶著勝利回去,卻突然感到異常寒冷,身體頓時動彈不得!就在他感到錯愕之際,一群亡靈圍著他湧現。它們拉住了他的四肢,將軍靈魂把他的胡狼面具戴到他身上,然後他感到一股力量面具流到全身,全身便傳來一種劇痛!阿努比斯赫見自己的身軀與四肢竟變得與動物一模一樣。他想要脫下胡狼的面具,但面具卻像是化成了自己身體的一部分。 『我們恨你!在你明白生與死的價值前……你將會以此一直存活……』亡靈們的聲音慢慢在空中消散。

護生明君 ‧ 大國主
每年秋季,皇族都會深入鄉間狩獵。二皇子大穴牟遲剛滿十二歲,只能隨隊觀望。他百無聊賴,於是在草原上亂跑,隨從一直嚷着「皇子小心」,早追得氣喘連連。   
大穴牟遲張目四望,放眼一片金秋芒草,卻不見獵物蹤影。突然,草叢沙沙作響,大穴牟遲豎起耳朵,撥開雜草一看一隻野兔匍伏地上,雪白的毛沾滿血,腿上插着一支羽箭,身軀不住顫抖。   
「好可憐……」大穴牟遲輕輕撥開白兔腿上的毛,給牠洗淨傷口,然後拔出羽箭。白兔痛得彈起,欲逃走之際,大穴牟遲捉住了牠,往牠的腿敷上藥粉,並用紅色的項巾為牠包紮。一切安妥後,他放開了手,白兔便吊着腿跑掉了。
這時,不遠處傳來一陣呼喊:「明明看見那隻兔子中箭了!怎會逃得這麼遠!」原來是他同父異母的哥哥大皇子八千眾。八千眾箭術精湛,絕不容許獵物遺失,於是他一見大穴牟遲,即問他有否見過兔子。大穴牟遲知道那白兔是牠的獵物,只是無奈地笑了笑,支吾以對。八千眾斜眼對他瞥了一瞥,哼了一聲,就聳聳肩走開。
冬去春來,不知過了幾度寒暑,大穴牟遲已長大成人,像雪白的野兔一樣,既純潔又強壯,而且屢積善德,常放下身段,下田耕稼,深得民心。八千眾為此眼紅得很,直認為大穴牟遲這樣做,只為爭取民心以奪皇位,故視大穴牟遲為眼中釘,日夜苦思剷除他的方法……   
金秋復來,兄弟倆回到最初的平原,挺着健壯的身姿,一同打獵。   
「大穴牟遲,我們分頭行動吧。你箭術平平,山腳那邊獵物較多,讓給你。我去村莊附近……」說時遲那時快,八千眾驀地舉弓,不偏不倚,一箭射向不遠處的草叢,獵物應聲倒下。然後便率領一眾隨從往村莊方向進發。   
大穴牟遲一如既往,人丁單薄,只領着一名隨從,逕往山腳前進。山下是一片遼闊的金色草原,放眼萬里無雲,重巒疊嶂,輪廓分明。   
他漫不經心地走着,一點不在乎獵物出現與否,一臉寫意。閉目深呼吸一下,還嗅到枯燥的氣味……一瞪眼,四野飄來濃煙,轉身一看,隨從不見了,背後卻驀地升起熊熊烈火!他拔腿就跑,但速度及不上火種,就在被濃煙覆蓋之際,心裏莫名傳來一把年輕的聲音: 『洞內很寬闊,洞口很狹窄。不要只顧前面,也看看腳下吧。』  
大穴牟遲頓了一頓,便用力踩踏地面,果然幾下子便塌了下去,開出一個地洞來。眼見火勢快要蔓延到來,他趕緊往洞一跳……   
「哎呀!撞到了甚麼……」地洞不淺不深,大穴牟遲腳下一滑,一個摔跤,跌在一團軟軟的東西身上。抬眼一看,竟是一名白髮少年。   
「你、你是?」大穴牟遲吃了一驚,但對方只瞪目而視,默然不語。   
那少年身穿白色布衣,農村打扮,腿上綁了條紅帶,白色的眉髮襯出一雙血紅的眼睛,看得大穴牟遲呆呆出神。兩人相對無言,直至日落西山,少年拐着腿,驀地爬出地洞,顧盼左右,然後向大穴牟遲揮手示意,暗示「可以出去了」。   
大穴牟遲出洞時,天空已染上赤霞,被夜色籠罩。他徐徐爬出,少年緊緊尾隨,白髮在漆黑間閃閃發光。   
「你是哪家的孩子?我送你回去?」大穴牟遲微蹲着身問道。但少年搖着頭,只扯着他的袖角,盯着他。大穴牟遲輕嘆一聲,便牽起他的手,往宮府回去。   
「二皇子回來了!二皇子回來了!」皇宮一陣騷動,當眾人以為大穴牟遲被野火燒死時,他竟然回來,身上絲毫無損。
八千眾激動得從座上彈起身,衝向大穴牟遲道:「太好了!你沒事就太好了!害我們擔心了一整夜。」   
大穴牟遲拍拍八千眾的背,連說沒事沒事。唯獨他旁邊的少年,向八千眾投以奇怪的目光。   夜深時分,大穴牟遲回房休息,少年已不見影蹤。他出去搜了搜,始終不見,心道:「迷路了嗎?」於是提着燈籠,在宮殿搜了一圈,始終不見動靜。但當他返回起點的房間時,卻赫見少年形影隻單的,坐在床上,招手着他過來。   
大穴牟遲一臉納悶,坐在少年身邊。少年拍了拍床,雙手憑空掀起東西,暗示大穴牟遲揭開床板看看。大穴牟遲既懷疑又好奇,便依着辦。   
床板一揭,底下一對眼睛看了過來。大穴牟遲心下一凜,那是死人的眼睛是他的隨從,壓住一堆不知哪裏來的兵器。   
「發生甚麼事?」大穴牟遲驚道。他見少年又指了指他的弓矢,擺出拉弓狩獵的姿勢,腦海立即浮現一個人,於是不禁嘆息,被逼承認他預想的事實:「真的是八千眾嗎……明明猜想到,但始終不想說出來呢……」大穴牟遲一早知道八千眾對自己心有芥蒂,卻沒想到他竟然恨得自己要死。雖然他和八千眾同父異母,但至少念及一點親情,姑且事事相讓,然而對方沒有如此想法……   
少年深呼吸一下,然後朝床下揚揚手,一瞬間,屍體和兵器都消失無蹤!   
「這是甚麼回事?法、法術?」大穴牟遲驚問。少年輕輕放下床板,然後躺在床上,稍微拍拍床板,示意大穴牟遲早睡勿憂。   
今天的事峰迴路轉,大穴牟遲早已疲憊不堪火災冒起、屍體出現、床藏兵器……一切待明天再想吧。   
翌日一大清早,大穴牟遲一覺早起,身邊的少年又不知所蹤。一切彷彿是場夢,深刻又真實。   
他睡眼惺忪,正待回神時,一名僕人推門而進,請他馬上前往大殿。   
一抵大殿,赫見八千眾雙手反縛,跪在父皇跟前。   
「昨夜有僕人在宮中看見野兔闖進八千眾房中,一搜之下,就搜出了你隨從的屍體,還有一大批兵器。大穴牟遲,你看該怎處置?」父皇字字鏗鏘,主意已決。
「根據國法,擅藏大量兵器者,將視為謀反,違者殺無赦。」大穴牟遲瞥了八千眾一眼,只見他雙目低垂,臉如死灰。   
「將他收至監牢,擇日行刑。」   
這時,大穴牟遲不禁想起了那名少年……   
行刑當日,八千眾人間蒸發。父皇發眾搜尋,均毫無線索。當晚,大穴牟遲在宮內發現了一隻白兔,腿上纏着紅色的項巾,領着一頭棕兔,朝月光跑去。萬籟俱寂間,大穴牟遲再次聽見那年輕的聲音:   
『謝謝你當年救命之恩。害我跛腿的壞蛋,我就領下了。』   
後來,大穴牟遲繼承了皇位。他年輕的時候,名叫大穴牟遲;成王以後,人們都稱他做大國主,意指「統治大國的帝王」。

久煉千靈 ‧ 六耳獼猴
悟空本為古塔柱石,受元素充滿而化為石猴。擁有金剛不壞之身的牠,本與山中野猴結伴,但隨年月逝去、龍王以水淹沒大地,悟空便決定下山,以尋仙道、以懲龍王。從此踏進凡間,揚起牠的震天威名。然悟空並不知道,野猴們的逝世,使牠心生孤寂。那孤寂亦隨年華,吸食元素,化成與悟空極為相似的石猴,牠自名為六耳獼猴。   
六耳獼猴在誕生後,便與野猴們一起居於山上。牠與野猴們作伴,時而攀上果樹、時而大喝溪水,生活快樂無憂。春去秋來,牠們共同渡寒暑,昔日的野猴,如今都已油盡燈枯。「你們快來跟我去玩吧!我發現山下長了好多甜美的果實!」六耳獼猴興奮地說,但野猴們都沒有理會,只躺在陽光下,慵懶地回應:『我們都老了……哪還能陪你爬上高樹?』六耳獼猴上前想要把牠們拉起身,但牠們就是不願活動,六耳獼猴只好獨個走到山下。   
但當牠抱著果實回來時,任牠如何叫喚,野猴們都沒有反應。牠含著淚,親手將昔日的同伴埋葬,便離山而去,盼能尋得能與牠相依的「夥伴」……   
旅途中,牠走過大城小鎮,始終無法覓得「夥伴」,甚至試過被視為猴妖,而被人追打。直至來到一小村落,村民們都崇拜牠,稱牠為「齊天大聖」,感激牠昔日為其除妖、解救村落的事。   
「齊天大聖?你們怎麼都這樣喚我了?」   
「大聖救世,可能一時記不起我們。但幸得大聖除妖,我們村落才得以保存。那時大聖刀槍不入的英姿,我們如今仍歷歷在目。」   
『這個名叫齊天大聖的,竟能刀槍不入如此厲害……看來世上,只有祂能成為我的夥伴。』
六耳獼猴向熱情的村民,旁敲側擊的問了很多有關齊天大聖的事,這才得知牠名叫悟空,又聞說祂是石頭化身的猴子,既長生不死,又有金剛不壞之軀……六耳獼猴越聽,心中越認定世上只有牠能當自己的夥伴,故在村中休憩一會,又再踏上旅途,期盼能盡快找到祂。六耳獼猴按住旅途所得的指示,來到一處岩岸,驚見一隻與自己甚為相似的猴子,正為保護身後的一名人類而與妖怪們奮戰。激戰間,猴子佔盡上風,牠笑著說:「哼!你們就只有此等能耐?」妖怪們都被惹怒,他們朝猴子一擁而上!猴子竟沒閃避,也沒格擋,乾脆接下了他們的攻擊,看得六耳獼猴不禁倒抽一下涼氣。然而,隨著猴子的咆哮,妖怪們都被震飛,猴子身上竟絲毫無損,祂走向妖怪們,得意地說:「這程度,連熱身都算不上!你們快給俺走!」   
妖怪們紛紛跑走,六耳獼猴這才走到猴子前面,問:「你就是悟空了嗎?」猴子打量了六耳獼猴一眼,才回答:「……對,你找俺有事嗎?」「嗚嘩!太好了!我終於找到你了!」六耳獼猴興奮地跳來跳去,然後拉起悟空的手,說:「你是我的『夥伴』,來,跟我一起走吧!」沒想到悟空竟只用力的甩開牠的手,眼神疑惑、臉帶厭惡地說:「俺不識你,你是何方妖孽?」「妖孽?我才不是!我只是一直在找我的『夥伴』而已!」「真好笑!那你找錯人了。師父,我們走吧。」悟空拉著那人類離去,無視六耳獼猴的存在。   
六耳獼猴怨恨地看著那人類,那人類是牠與悟空之間的阻礙,只是把那人類殺死,牠就能得到悟空……「我才是悟空的夥伴!」六耳獼猴憤怒地朝那人類發動攻擊!牠的攻擊卻被悟空擋下,然肚子感到一陣疼痛,牠便被擊飛至附近的石壁上。「你……為甚麼……?」六耳獼猴哀怨地看著悟空,牠一心只是想覓得夥伴,難得找到了,卻被祂厭惡。「誰都不准傷害師父!」正當悟空想衝上前,給予六耳獼猴最後一擊時,卻被那人類制止。   那人類走到六耳獼猴面前,微笑著問:「你知道何謂夥伴嗎?」「能與我在一起的就是夥伴。」「那為何要尋覓夥伴?」「……因為我害怕孤寂。」那人類的話語,勾起六耳獼猴的回憶,牠記起過去與野猴們一起生活的快樂時光。頓時明白,牠並非孤獨,只是一時誤解了「夥伴」的定義。   
「真正的夥伴,將永存於心。」六耳獼猴說著,身上開始慢慢化成點點紫光,飄進悟空體內。悟空閉上雙眼,感受著六耳獼猴所經歷過的一切,淚水不自覺地從眼眶滑下,祂喃喃地說:「你再也不會孤單。」然會心一笑,多年後,祂終能將孤寂擁抱,使心不再缺失。

血色子彈 ‧ 麥卡蒂
「做得很好,麥卡蒂。」
「父親」銜着香煙,一邊踩着腳下彈孔密佈的屍體,一邊翻閱沾了血的文獻。讀到中途,卻將文獻捏成一團,怒道:「又一個虛張聲勢的傢伙,根本跟神龍之力完全無關!死也應該!」看見「父親」怒氣沖沖,麥卡蒂始終一語不發地站在他身旁,別無他想,全心等待「父親」落下一個命令。   
麥卡蒂是個「特別」的女孩。她性格沉默,外觀卻火爆,全因她擁有一條非一般的「左臂」重合金手動狙擊步槍。在她人鎗合一之前,她已經被「父親」培訓成專業殺手,組槍無數,槍下亡魂更罄竹難書。然而,她的「父親」始終不滿意她的表現,於是要求她在十歲生日當天,改造身體,讓自己真正成為一支槍械……   
直至現在,她還記得改造手術的過程。麻痺、痛楚、切割、昏暗的燈、生鏽的鉗、斷臂的震撼感……但她絕無怨言,因為一切都是「父親」安排的……   
儘管她和「父親」根本沒有血緣關係。   
她真正的雙親是年青有為的機械研究學者,但在她年幼時被槍殺。當時她躲在實驗室的鐵櫃內,從門縫間窺見父母的死,還有一隻手執銀槍的手。沒過多久,她就被參與科研投資的「父親」發現,然後被收養,最後成為一支槍械……   
「看來,只能找那鼎鼎大名的海森堡了。」「父親」幽幽說道。麥卡蒂聽罷,即往臂槍上膛,表示準備就緒。   
一下槍聲,麥卡蒂把門鎖打掉,讓「父親」推門而進,放眼盡是文獻、零件,還有機械剖析圖,以及退至書房角落的海森堡。   
「晚安,海森堡教授。這麼晚還在研究嗎?」「父親」作勢脫帽鞠躬,續道:「在下想向你討一樣東西。」   
「這裏沒有你要的東西。」海森堡斬釘截鐵道。「父親」搖搖頭,微笑道:「我們想要你的神龍之力研究,可以借來看看嗎?」「父親」說罷,麥卡蒂即舉起臂槍威脅。
「卑劣的傢伙,神龍之力輪不到你……」海森堡語音未落,麥卡蒂便向他的左臂發炮。槍聲劃過一剎,一個身影突然搶出,為海森堡擋下子彈。「父親」見狀,即喜道:「哈!這就是神龍之力的結晶嗎?真完美的身體!」他的眼神在格蕾琴的機械身軀上游走,一副貪婪的樣子。   
「關鍵時期真的要寸步不離……爸爸,你沒事吧?」格蕾琴擔心道,海森堡表示無恙,格蕾琴才吁一口氣,並怒道:「竟敢傷害爸爸,不可饒恕!」隨即握緊鐵拳,向前方的男人揮去。怎料麥卡蒂以身抵擋,右手不斷重覆上膛和扣扳機,朝格蕾琴的頭部連續開槍,卻一一被格蕾琴以拳擋下。麥卡蒂心下一凜,即從肩膀的金屬彈夾中,取出一顆爆破子彈,一秒上膛,正想朝格蕾琴的巨拳發射之際,臂槍卻給她的巨拳一揮打斷!拳風更擊中她的肩膀,使她半身垂了下來。   
「父親」一見麥卡蒂臂槍報廢,即下令撒退,在麥卡蒂掩護下倉皇逃去……   
「父親……你有沒有大礙?」麥卡蒂右手抓住斷鎗,扶着冷巷的牆壁,喘氣道。只見「父親」冷眼看着她,從腰際取出一件似曾相識的槍械,不忿地說:「栽培你這麼多年,始終是殘廢的東西,完全比不上神龍之力。」他無視麥卡蒂前所未有的驚恐神情,續道:「去死吧,廢物!別浪費我的金錢。」麥卡蒂雙目圓瞪,把他手上的器械完全看透……   
一支大口徑短筒銀色手槍。   
「我的父母也是死在銀色手鎗之下……」麥卡蒂哽咽道。「父親」聽罷,冷笑一聲,說:「你的父母明明也參與了神龍之力的研究,但跟你一樣都是不成器的廢物,殺了也沒所謂。」他續道:「你只是一支廢槍,連我這支手鎗都比不上。」   
一瞬間,黑暗中爆發一束火光,硝煙不斷升湧。   
「……我不是鎗,更不是你的鎗。」麥卡蒂右手伸出斷鎗,扣下了扳機,看着「父親」屍體旁的紅色彈頭,哀然怒道:「我是一名槍手!是有血有肉的槍手!」

復仇理論 ‧ 桑芝
「太好了!畢法露先生採納了我們的方案!」桑芝的父親激動叫嚷,本來埋首研究的母親即從椅上彈起,急問道:「真的嗎?他們願意在莉莎身上安裝粒子炮?」父親不住點頭,並將母親一擁入懷:「多虧他們……我們的努力終於可以……」唯獨坐在一旁的桑芝一臉納悶。父親見狀,對她喜道:「桑芝,你不是對粒子理論感興趣嗎?過幾天我們帶你去看看成果,好不?」   桑芝還未搞清楚情況,但見父母夢想成真,欣喜若狂,心裏也興奮莫名。幾天後,她跟隨父母前往畢法露實驗室。鋼門一揭,便看見畢法露夫婦和其他身穿白袍的男女,圍着手術床侃侃而談。桑芝走近手術床一看,赫見莉莎半身金屬,左眼緊纏繃帶。她忙躲在畢法露先生身後,驚慌之際,莉莎竟緩緩醒來,室內所有男女均屏氣凝神,靜候神龍之力降臨。   
「來!莉莎,快試試自己的新身體!」畢法露先生緊張嚷道。莉莎呆望着他,神情冰冷,左眼滲出藍光,並聚合成兩條金屬臂。片刻間,畢法露夫婦心知不妙,即喚所有人逃離現場,但金屬臂已迎面刺來,在旁的桑芝卻嚇得一動不動,畢法露夫人連忙搶身抱起她逃走,但背項已中了金屬臂一刺,嗚呼倒下,畢法露先生亦無法倖免。在一片藍光中,她隱約見到父母被金屬臂劈開兩半,滿地血肉模糊,最後她在混亂中被帶走……   
「……要對付那雙金屬臂,必須把粒子理論具現化。目前粒子理論已經成熟,絕無問題。」桑芝托起一座圓珠串成的小模型,尾端是一隻鋼手。自父母死後,她考進中央學院,埋首書本,一心延續父母的粒子理論。時歷多年,粒子理論終於研習有成。「現在就只差一個驅使元素快速重建的高密度容器。教授,我正為此事而來。」   
「桑芝,我知道你想做甚麼。」教授接過模型,嘆道:「法拉發明的新金屬確實適合裝載元素。但你要想清楚,把這個裝在手上後,就不能回頭了。」   
「自那一天起,一切已不能回頭。」桑芝正色道。   截肢、裝嵌、併列、重組。桑芝醒來一看,原來的手不見了,換來的是一雙鐵珠連成的金屬手臂,在胳膊處積存了一股能量,與神經系統交接。自此當她想抬起左手時,鐵珠之間會閃出光流,互相拉闊距離,並聚合成金屬手掌。她每天進行物理訓練,同時亦四出打聽莉莎的下落。學院、農場、實驗所……最後穿過狹窄的巷弄,來到不見天日的徒置屋群,終於在陰暗嘈雜的市集中,瞥見那頭飄渺的藍髮、還有一身冰冷的金屬……   她馬上尾隨少女,走進一個死胡同。在少女開啟鐵門之際,桑芝遙距一伸,伸長鐵珠手臂擋住了少女。少女轉頭一看,左眼冒出藍光,語調清冷:「是誰?」   
「殺了太多人,已經記不清誰跟誰了嗎?」莉莎冷淡的腔調觸怒了桑芝,桑芝的鐵珠手臂即閃出元素之光,形成了一雙巨掌,猛向莉莎擊去。莉莎眉頭一皺,左眼即凝聚光點,形成金屬盾擋住巴掌。桑芝喝道:「你身上的不是新金屬,為何還可以進行元素構建?」莉莎冷冷地說:「你也是為了神龍之力而來嗎?」桑芝見她問非所答,當下心無旁鶩,專注打倒莉莎。這次她將鋼臂上的鐵珠大幅散開,依附莉莎全身,利用元素將她的金屬之軀分解成粒。但剎那間,腦海竟浮現了畢法露夫人冒死相救的畫面……
「我現在要殺掉的是畢法露女兒……」桑芝登時止住了攻勢,瞬間陷入猶豫。莉莎見狀,即展開背後的金屬臂,一把撥走身上的鐵珠,更強行扯斷連接桑芝胳膊的元素之流。桑芝的身軀即傳來神經撼動,痛不欲生,片刻間倒地不起。正當莉莎給她最後一擊之際,桑芝絕望問道:「你真的記不起我嗎?」   
「一點印象也沒有。」莉莎冷冷地道。桑芝此刻悲憤交集,腦海浮現死去的畢法露夫婦、死去的父母、死去的雙手,還有即將死去的自己。她掏盡時間,可嘆莉莎眼內從來沒有自己。生命將逝之際,她虛弱地躺着,幽幽說道:「你殺過的所有人,都會一直記住你……」然後仰天遠望,直至被藍光徹底覆蓋……

來源:朋友拆包,我代發
5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176 筆精華,10/1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4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