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8k

RE:【小說】無敗魔王的神魔之塔御宅戰記 (05)

樓主 Caloid z1y2x3456789
GP20 BP-

Chapter 05

    工學會的警衛一看見有人靠近大門,立刻提起手中的長槍擋住去路。

    不過當他們認出露娜的外貌時,也隨即將武器放下,並比照對上司的禮節恭敬地向她敬禮。

    「格蘭特大人,午安。」

    「嗯,你們也辛苦了。」

    露娜親切地回應,同時以手勢示意我們隨她跨過巨大的石造拱門,進入阿斯特蘭公國的學術殿堂。





    我本以為工學會會是個像大學圖書館般嚴肅、適合安靜潛修的處所。

    然而這棟建築內部呈現給我和卡洛琳的第一印象卻是極其混亂嘈雜的場面。

    「喂,幫忙把那瓶藥水遞給我!」

    「搞什麼啊,沒看到我正在忙嗎?」

    「我的研究可比你的重要多了,要是不準時交出數據的話下次會拿不到經費的。」

    「經費的事我這邊也一樣啊!再說現在可是實驗的關鍵,失敗的話又得從頭開始了。」

    其中兩名學者的爭吵還沒結束,另一頭馬上又傳出不滿的叫囂。

    「搞什麼東西,怎麼原料推遲了那麼久還沒送到?」

    「兄弟,我的錢已經花光了,方便借點錢應急嗎?」

    「又來了,老愛做那種花大錢的實驗,當然會沒錢唄。」

    「拜託,再幫我問問有誰能夠贊助我的研究吧!」

    「失火了!快叫衛兵來幫忙啊!」

    「我的老天,可別燒著了我的資料啊!」



    呆望著學者們手足無措的場面,我忍不住在稍微冷靜過後輕輕扯了露娜的袖子。

    「那個……露娜?」

    「是?」

    「這裡是……?」

    「工學會唷。」

    「阿斯特蘭公國的最高學術研究中心?」

    「千真萬確。」

    露娜的笑容中似乎也帶著些許的苦澀。

    或許「天才都是怪人」這條公式也適用於神魔大陸吧!

    所幸我們這次造訪的目標似乎不是那群大吵大鬧的怪胎,只見露娜直接穿過了混亂的人群,走到大廳的最尾端。

    比起前頭,這邊相對安靜許多,只有幾個人埋首於紙堆中。

    他們穿著乾淨整齊的寶藍色制服,氣質上並不像那些醉心研究的瘋癲學者,估計是秘書或助手之類的工作人員吧。

    「您好,請問布雷達會長今天有到學會裡嗎?」

    露娜詢問一名剛結束手邊工作的助手。

    女孩在抬頭的同時立即認出了眼前的大人物,驚慌失措地叫道:

    「呃、是!聖殿武士大人,布雷達會長人正在C3號研究室休息,要幫您通知一聲嗎?」

    「嗯,麻煩妳了,就說我來詢問『東西』的狀況。」

    「是,請您稍候。」

    女孩站起身,走進後方一條深不見底的走廊,在轉角處暫時失去了身影。

    利用這段時間,露娜簡單地替我和卡洛琳介紹了將要登場的角色。

    「工學會會長潘琪‧布雷達 (Pinkie‧Breda)曾在北方的機動要塞‧斯特靈 (Automated Fort‧Stirling)進修過好幾年,後來在某次的實驗意外中受了重傷才回到路西斯市療傷並受公爵邀請兼任工學會會長。雖然個性有些孤僻,她的才華卻是分不可質疑的強大能力。」

    「潘琪‧布雷達……」

    卡洛琳低聲嘟噥著這個名字,不曉得在「神魔之塔」是不是也有類似的存在呢?



    就在這時,有人從旁邊輕輕扯了我的袖子。

    「先生先生,方便耽誤一些時間嗎?」

    回過頭,一名年少的學者正笑吟吟的站在我身後。

    淡金色的亂髮配上潔淨的白袍,顯然也是這裡的研究人員之一。

    「有什麼事嗎?」

    「請您先幫我拿著一下好嗎。」

    少年遞給我一瓶透明如水的無色液體,接著淘淘不絕地說道。

    「這是由我這位天才發明家,普利斯特里,所發現的一種藥水,具有削減目標行動能力的作用。雖然造價不斐、性質也不算穩定,但是只要好好改良,肯定能賣給軍方大賺一筆!」

    「……原來是推銷啊,抱歉我不需要這種危險的東西。」

    我正準備將瓶子還給主人,普利斯特里卻硬把它揣在我手中,同時緊緊抱住我的雙腿。

    「拜託您了,客人。我已經靠吃麵糊度日已經兩個月了,貴族們也看不上我的研究,沒有人願意給我任何金援……」

    「那就改做讓人想買的研究啊!」

    「不行不行,化學可是我的全部!除了這個要我做什麼都可以,拜託您贊助我一點費用吧!」

    「我是真的用不到啊!再說那個什麼削減目標行動能力的效果聽起來很曖昧啊!」

    「不會不會,就只是讓人大笑到無法行動而已。」

    「以軍事作用而言未免也太搞笑了吧!」

    我忍不住吐槽,惟恐天下不亂的卡洛琳卻在此時跑來摻了一腳。

    「什麼什麼?好像很有趣呢!」

    「醜話先說在前頭,要是你敢對卡洛琳做什麼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通知警備隊喔。」

    所幸普利斯特里只在乎經費和研究,注意到新的客戶後他馬上改變了遊說的對象。

    「這個藥水能使人大笑啊?」

    「是的,只要吸入這瓶藥水在空氣中揮發的蒸氣,哪怕是魁武的大漢也要求饒。」

    「那有相關的解藥可以使用嗎?」

    普利斯特里對卡洛琳抱有相當高的販售期望,積極地為她解釋。

    「暫且還在研究,不過根據動物實驗的結果,只要半個小時就會完全失去藥效,算是短暫牽制敵人的一種手段。」

    「這樣啊……那本座來試試人體實驗吧。 」

    卡洛琳拔出瓶口的軟木塞,普利斯特里則感到有些錯愕。

    「咦?客人您要親自試用嗎?」

    「當然不可能囉。」

    卡洛琳突然陰險地一笑,突然手一揚,一股腦將整瓶藥水灑在普利斯特里身上。

    「客、客人,您這……哈、哈哈哈哈!」

    一句完整的話都沒能說出口,普利斯特里就身子一歪,重重摔倒在地上,爽朗的笑聲頃刻間傳遍了整座工學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妳是惡魔嗎?」

    「是魔王唷。」

    望著在地上打滾的普利斯特里,卡洛琳毫無悔意地笑著,露娜只是呆呆地望著我們不曉得該說些什麼。

    「哈哈哈救、救哈命哈啊哈哈哈!」

    完全聽不懂他在說什麼呢。

    或許某方面來說這個藥水真的是很強的武器也說不定。





    就在這段小插曲落幕的時候,一陣難以忽視、由遠而近傳來的刺耳機械聲將我們的注意力從普利斯特里身上拉了回來。

    一名打扮酷似英國女侍、有著姣好容顏的女孩從轉角處出現。一藍一綠的異色瞳孔宛如凜冬的冰霜一般幽深。

    然而除了臉部以外,她的全身都裝備著厚重的機械義肢,上頭還配有數枚儀表顯示著機械的狀態,令人不敢想像究竟在她身上發生過什麼可怕的意外。而那些令人不快的機械聲就是她的義肢在運作時所發出來的。

    助理見她不便行走,伸手試著想要攙扶,卻被她以冷漠的眼神毫不留情地拒絕。她就是工學會這棟建築的最高領導人,潘琪‧布雷達。

    潘琪先是瞥了我和卡洛琳一眼,接著拿起一樣用帆布裹著的長形物放到桌上,用不帶任何情感的聲調對露娜說出三個字:

    「沒辦法。」

    「……能告訴我原因嗎?」

    露娜緊咬著嘴唇,不死心地追問。

    潘琪只得搖晃著茶褐色的雙馬尾,用戴著黑色皮革手套的右手解開纏繞在包裹外的粗繩。

    被帆布所緊緊包覆的是一把如油墨般漆黑的長劍──更準確地說,是從外觀上勉強能稱作長劍的東西。

    原應是鋒刃的地方找不到任何一吋平整的部分,彷彿曾被人粗暴地胡亂劈砍過。

    此外,側邊上也滿佈深淺不一的刀痕,讓人看得怵目驚心。

    整把劍只有銀質的劍柄還算完整,其餘部位都被謎樣的黑霧所覆蓋,散發著詭譎的氛圍,宛如一名瀕死的重症患者靜靜地躺在我們面前。

    「先不說物理上的毀損有多麼嚴重,光是被妖氣完全滲透這點就不是我的能力可以處理的範疇。即便請來大陸最厲害的工匠和魔法師修復,也不可能回到以前的樣子。建議妳還是放棄吧,格蘭特小姐。」

    潘琪的聲音宛如一把冰冷的匕首,深深刺進露娜的胸口。

    從她難以接受的表情看起來,這把劍對她而言應該擁有相當重要的意義。

    「竟然能把教會的聖劍弄成這副模樣,到底在上次的任務中妳遭遇了多麼可怕的怪物啊?」

    潘琪將已經不能稱之為武器的劍重新裹好,交還給露娜。

    而面對提問,她選擇了沉默。

    直到露娜接下劍後,潘琪才將視線轉向了我和卡洛琳兩人。

    「是陌生的面孔呢──格蘭特小姐帶來的人。」

    「本座乃無敗魔……」

    「我叫做早馬巽辰,她是我的女友卡洛琳。」

    眼看卡洛琳將要脫口說出禁忌的名號,我連忙伸手摀住她的嘴代為介紹。

    「……我並沒有接到任何關於你們的會客通知。」

    潘琪那毫無光彩的眼神直白地表達了她對我們興趣為零的事實,回頭就往後頭的走廊離去。

    露娜見狀連忙拉住她的衣角。

    「潘琪,他們並不是壞人,他們是……」

    「這與人品無關,純粹是我無意協助。我的個性就是如此,也請格蘭特小姐別濫用我們之間的關係。」

    眼看情況陷入膠著,我輕輕捏了捏卡洛琳的手心。

    「卡洛琳,『神魔之塔』有沒有什麼關於潘琪的情報?」

    「我想想……有了。」

    湊在耳旁,卡洛琳迅速地告訴我關於潘琪的故事。

    眨眼間,我的腦海中已經擬好劇本。



    「總而言之,三位請回吧,我這邊沒什麼會讓你們感興趣的事物。」

    潘琪正欲下逐客令,我卻走到她的面前,用諷刺的聲音大聲說道:

    「真不愧是米基利的學生,那副怪裡怪氣的性格完全傳承下來了呢!」

    一聽見老師的名字,潘琪的眼神首次出現了動搖。但蘊含其中的情感並非尊敬,而是一種恨入骨髓的憤怒。

    雖然潘琪態度的變化讓我有些嚇住了,但既然是那個最強魔王給予的情報,肯定有其利用之處。

    「……妳是誰?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

    「我們可不是空手過來請妳協助的,事前做點預習不是談判的基本功夫嗎?」

    我依舊維持著冷笑。

    「我們只想耽誤一點時間,請妳為卡洛琳檢測一下魔法屬性和等級而已。而前面妳說妳沒什麼讓我們感興趣的事物……」

    伸手入懷,取出一顆發著藍色微光的寶石。

    「但我們這邊倒有不少可以讓妳眼睛一亮的東西喔,工學會會長,潘琪‧布雷達。」

    「魔、魔法石!」

    露娜錯愕地叫道,潘琪的眉角也跟著微微揚起。

    「雖然我並不是哪種能用物品收買的對象,但不可否認品質如此精良的魔法石對我的研究工作多麼重要呢。」

    潘琪坦言道。

    我曉得計畫已經奏效,繼續追加我方的籌碼。

    「若妳需要的話,身為商人的我們還能提供更多素材供妳研究喔。」

    潘琪的眼裡閃過了前所未見的光彩,嚥下一口唾液後,如願地回覆了我和卡洛琳的期望。

    「……難以置信。明明這麼昂貴的商品到王都隨便一轉手都能雇用到精良的研究部隊,為什麼偏要大費周章地指定我來做這種廉價的工作呢?」

    「因為只有阿斯特蘭公國最優秀的學者才有這份工作的資格。」

    我緩緩讀出劇本的最後一句話,同時手裡的將魔法石交予潘琪。

    「既然妳對與人交往這件事沒什麼興趣,只要把我們當成贊助商之類的角色就行了。」





    § § §

    收下魔法石後,潘琪領著我們三人來到工學會後方、一個被厚重的鐵門所隔離開來的區域。

    有別於吵鬧的前廳,這裡的環境相當安靜,走廊上只有潘琪的機械義肢所發出的刺耳聲響,除此之外聽不見任何多餘的交談聲。

    「這裡就是隸屬於工學會的研究室,光是每個月得支付二十萬塔特的使用費這點就讓身無分文的學者敬而遠之。若不是過去存了點錢,恐怕我也得在前廳那個髒亂的地方進行研究呢。」

    潘琪的語調中帶著些許慶幸。

    想到普利斯特里那副德性的學者在前廳隨處可見這件事,就不難想像為什麼有人寧可多花點錢也不想待在那種地方了。

    「話說回來,為什麼潘琪會對老師的名字那麼敏感呢?」

    想到方才潘琪的反應,我忍不住湊在卡洛琳耳邊小聲地詢問。

    沒想到出乎我意料之外,卡洛琳竟搖頭以對。

    「目前遊戲對『潘琪‧布雷達』這號人物的描述並不多,我甚至不清楚她對米基利保持著何種情感,估計相關任務得等到『神魔之塔』下次改版後才有機會實裝了……可惡,說得我又犯癮了,好想玩一下『神魔之塔』喔~」

    「明明才抵達這裡不到一天的時間不是嗎……」

    我忍不住念了她一句,而卡洛琳也如我預料地嘟起了嘴表示不滿。

    「要不是本座在地球將遊戲資訊修練到爐火純青的地步,這個世界的攻略又怎麼能順利進行呢?」

    「是是是,期望妳也能把生活常識修練得如此淵博,魔王大人。」

    我用半開玩笑的語氣對卡洛琳說道,走在最前頭的潘琪卻在此時停下了腳步。

    抬頭一看,眼前仍舊立著一道巨大的鐵門,上頭冰冷的灰色烤漆令人感到渾身不自在。

    只見潘琪從裙上的口袋中掏出一大串鑰匙,確認其中一把的標籤與研究室吻合後便把鑰匙插入鐵門上的孔洞,輕輕轉動。

    伴隨著如雷的操作聲響,鐵門緩緩向後開啟。

    一座有小丘大小的機具靜靜地躺在裡頭,宛如一名沉睡的巨人默默地等待著被需要的一天。

    「我不想浪費太多時間,開始吧。」

    潘琪戴上白如雪的手套,直接走到機台前展開操作。

    而不願多做等待這點卡洛琳似乎也一樣,在走向潘琪時難掩興奮地揚起了嘴角。






.
20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161 筆精華,08/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