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0
GP 7k

RE:【小說】無敗魔王的神魔之塔御宅戰記 (01)

樓主 Caloid z1y2x3456789
GP45 BP-

Chapter 01

    我第一次曉得夜晚的星空是如此的美麗,宛如黑色的絨布上點綴著無數的小珍珠,再配上清涼的徐徐晚風,真是讓人體會一次就永生不忘的享受。

    ──黑影逝去時,我對眼前所看見的第一幕下了這樣的註解。

    如果記憶沒有錯亂的話,剛才窗外應該還是陽光普照的好天氣。我究竟是什麼時候、透過什麼方法移動到室外?晴朗的天空又是在何時變成黑夜?

    就在我考慮是不是該捏捏臉頰,好確認自己不是在課堂上睡昏頭時,突然有人輕輕拍了拍我的肩膀。

    「唷!巽辰,你可醒啦。你對這地方有什麼……幹嘛呆呆地看著我啊?」

    我微微皺起了眉頭,叫住我的這名女孩雖然聲音與月乃相同,外貌卻毫無共通之處,對我而言似乎又不是完全地陌生……

    「……妳是?」

    「傻了嗎?除了我以外,還有哪個女生會主動跟那個二愣子巽辰說話啊?」

    「這麼傷人的說話方式毫無疑問是月乃沒錯,但妳的樣子……」

    「我的樣子怎麼了麼……耶?這不是卡洛琳的樣子嗎!」

    女孩似乎也從我的反應裡察覺到不對勁,當她低頭看見石磚上自己的倒影時,發出了比我剛才還要震驚的叫喊聲。

    ──月乃雖然擁有原本的聲音,不知何時外貌卻已經變成召喚師卡洛琳的樣子,原先穿在身上的寬鬆的居家便服也變成那套紅色軍裝,我彷彿還能從那雙紫紺色的眼裡看見無數個困惑的問號。

    正當我擔心月乃會不會因為過分震驚而昏厥時,她在數秒後恢復冷靜的應變力立刻讓我明白這分擔憂的多餘。

    「原來如此,看來終於讓我等到了……」

    「等?難道說月乃妳已經知道這裡是哪……」

    我的話還沒結束,月乃已經對我豎起一根食指示意我暫時打住。

    「請別在這裡用另外一個世界的名字稱呼我,早馬巽辰先生。既然轉換了世界線,就請你改用『卡洛琳』這個稱呼可以嗎?」

    「請先搞清楚『清水月乃』和『卡洛琳』兩個名字誕生的先後再來指正我好嗎?卡洛琳小姐。」

    不過為了避免無意義的爭論,我還是順從她的選擇。

    「所以這裡到底是哪裡啊?剛才是不是有人說了『如你們所願』之類的話?」

    再次仰望星空,我仍舊提出視野改變之後最想知道答案的事,卡洛琳的態度卻是出乎意料的沉穩。

    「突然改變的風景、錯亂的時間軸以及不同的樣貌,光看這三點,我就能確定我們受到了『召喚』。」

    「……就是你愛看的那些動漫畫遊戲裡常用的偷懶設定?」

    「胡鬧!怎麼可以說是偷懶呢?」

    卡洛琳突然提高了音量,連照顧她這麼多年的我也很少見到她這麼激動的時候。

    「這種億中選一的機會、以世界為單位所展開的旅程竟然說是偷懶?巽辰,真虧你還敢自稱我男友。」

    「說的也是,這設定比起某個家裡蹲女友算是很勤勉了。」

    我淡淡地回覆她的憤怒,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卡洛琳說到激動處時,身旁似乎冒出了零星的火光。

    「等著看吧!我會你明白是將我生錯星球的神的錯,而不是這種生活方式的錯!」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一旦卡洛琳進入這種熱血狀態就沒有人能阻止她暴走的思考模式,這個時候旁人唯一的選項就是順著她的意思走下去才有機會繼續推進話題──包括我也不例外。

    「話說回來,雖然知道自己被召喚到另一個異世界,但老實說我對我們被召喚到哪裡、身處何方都還是一頭霧水呢……」

    「這裡是阿斯特蘭公國 (Eastland)邊境山區,魔王殿下。」

    正當我和卡洛琳思索著該如何找出方位時,一個蒼老的聲音為我們提供了解答。

    直到這時,我才注意到我們正站在一座精美打造的方形石座上。

    石座表面打磨得極為光亮,卡洛琳才能從中看清自己的樣貌。不過從上頭刻劃的紋路及圖樣看起來,應該是用於宗教儀式的祭壇

    祭壇的四個角落各擺有一個篝火堆,透過熊熊燃燒的紅焰可以看見數十名身披紅袍的人正圍繞著祭壇下跪禱告,似乎正在進行著什麼儀式。

    仔細一看,這些人裡男女老少都有,甚至還有母親抱著襁褓中的孩子前來參加,顯然儀式的意義非同小可。

    而回答卡洛琳問題的就是離我們最近、一名負責主持儀式的老者。

    那名老者年紀大概超過七十歲了,身上的紅袍搭配花白的頭髮鬍鬚讓人不禁聯想到北歐的聖誕老人。

    從他略為黝黑的膚色看來,似乎經過不少世代風霜。

    「既然語言互通那就好辦了,是你們把我和巽辰給召喚過來的嗎?召喚的目的是什麼?」

    卡洛琳再次提問,老者輕輕點了點頭。

    「沒錯,正是我們黑火氏族將您召喚而來。」

    說完,老者突然領著眾人一齊跪下。

    「異界的魔王唷,吾等願以靈魂為價,請為我族除去血海仇人吧!」

    「聽起來好麻煩所以我拒絕。」

    卡洛琳以連我都來不及吐槽的速度否定了老者的請求,一步步走下台階。

    「魔王殿下,黑火氏族飽受『教會』的摧殘已有……」

    錯愕的老者試圖挽留卡洛琳的心意,卡洛琳卻直接揮手打斷了他的話。

    「就某些方面來說,我確實是一名魔王……」

    如果妳所說的「某些方面」指的是神魔之塔的話倒是一點也沒錯呢。

    「不過要是主線任務設計得太麻煩的話,很容易使玩家感到反感,甚至老往支線推展進度,你說是吧?」

    「……雖然不是很懂殿下您的意思,不過言下之意難道是覺得我們提供報酬不夠優渥?那我們還可以……」

    被拒絕的老者變得有些著急,卡洛琳的態度卻不見半點匆忙。

    「不不不,報酬什麼的暫時不談,我只是不想這麼草率地接受毀滅別人的任務。首先可以麻煩誰來告訴我,你們口中的『教會』究、竟、是、誰?」

    卡洛琳用手輕輕抬起了老者的下巴,搭配充滿魅惑之意的呢喃讓人聽得全身酥軟──雖然身為男友的我只想說:請別濫用新的身體好嗎?

    老者似乎也感受到這名「魔王」與眾不同之處,倒吸了口氣平靜下來後才緩緩答道:

    「報告殿下,那是位於聖光之城首都、侍奉門之海守護者的『光護教會』。自從大陸中樞傳出神魔大戰再臨的風聲後,教會就宣告把維持中立關係的所有國家部族視為敵對勢力,派出十二星宮在各國進行掃蕩。我們不願意淌……」

    老者的故事才說到一半,卡洛琳突然眼睛一亮,按住老者的肩膀激動地大叫:

    「神魔大戰?十二星宮?難道說這裡是神魔大陸?」

    「是、是的,阿斯特蘭就位於神魔大陸的東側。」

    老者似乎被魔王殿下突如其來的舉動給愣住了,說話的語調變得有些顫抖。然而與老者戒慎恐懼的態度形成對比的是興奮異常的卡洛琳。

    「哈哈哈哈!異世界果真是轉生的天堂啊!」

    兩萬勝零敗的活傳說露出了詭異的笑容,在場眾人除了我和卡洛琳外,大概沒人理解為什麼卡洛琳能笑得如此燦爛。

    「既然我們被召喚到神魔之塔的世界,那麼我豈不是沒有不征服這個世界的理由嗎……咳嗯,關於你們的請求呢,本座已經清楚知道了。」

    爽到連第一人稱用詞都換掉是怎樣啊?

    「然而縱使本座神通廣大,來自異界的我等對這個世界還不甚熟悉,可有人能為我等指引最近的城鎮在何方嗎?」

    卡洛琳稍稍壓低了聲音,低沉的語調讓她看起來更高深莫測。

    眾人面面相覷一會兒後,仍舊是由老者負責回答:

    「阿斯特蘭幅員並不遼闊,除去國都以外皆是不值一提的小村鎮,只要穿過村子西南方的黑火森林就能看見國都。不過現在距離天亮還有一些時間,不知魔王殿下與殿下的隨從願不願意接受我族的接風洗塵呢?」

    啊,對方終於在對談中第一次提到我了,只不過身分從男友變成隨從這點讓人感到有些不爽。

    「嗯,正好本座也想為這趟征途做些準備,就麻煩你們了。」

    卡洛琳似乎已經相當習慣魔王這個身分,說起話來臉不紅氣不喘,明明在地球那邊還是個無可救藥的廢人呢。





    村人替將要燒盡的篝火增添柴薪後,領著我和卡洛琳到前村一處像是廣場的空地,這裡已經預先鋪好了乾草、蓋上綢緞當成簡易座位。

    座位分配上,自然是備受景仰的卡洛琳坐在中間,我和老者 (似乎叫做羅克斯)分坐兩旁,較有身分的仕紳則依次往外坐成一個圓弧狀的宴會場。

    其他村民當然也沒閒著,在眾人就坐前已經眼明手快地從木造的矮房裡端出各式各樣新奇的料理和水果宴請卡洛琳這位「魔王殿下」,身為隨從的我也沾光分到一份。

    在卡洛琳隨羅克斯長老認識這個世界的同時,我稍微觀察了一下這個黑火村。

    村子裡的人口不多,大概只有二十來人,脫去祭典用紅袍的他們都有著與老者一樣偏黑的皮膚,大概是人種的緣故吧。

    這裡的「一天」換算成地球單位只有二十個小時,卡洛琳唯一送過我的禮物:黑色的卡O歐手錶在這裡幾乎成了廢品。不過為了不時之需,我還是把手錶好好地收進一直背在身上的側背包裡。

    這個背包是我與地球最後的連結,說什麼也不能輕易丟棄裡面的任何東西。

    語言互通是卡洛琳第一步就確認的事,但文字的部分就比較棘手了。除了都是由左往右閱讀以外,與我知悉的任何地球文體毫無共通之處,只能找時間一點一點從頭學起了。

    不過比起這些生活常識,卡洛琳在意的似乎是另一件事……

    「喔?在這個世界魔法是那麼普及的技術啊?」

    「是的,我們誕生於這個世界的同時,水、火、木、光、暗等五元素就常伴於左右,法術的使用也少不了它們的幫忙。」

    只見羅克斯長老在向卡洛琳解釋的同時輕彈了一下手指,一團溫暖的光球便從指尖浮現。

    「我們黑火氏族與火共榮,在學會說話以前就能學會使用基礎的火屬性法術。」

    「那你能替本座看看,本座在這個世界是什麼屬性的魔王嗎?」

    「噢,小人對魔法的鑽研有限,不敢妄定殿下的資質。不過國都的工學會似乎設有探測屬性的儀器,若殿下準備在天亮後啟程前往國都,不妨可以請他們幫忙測定。只不過礙於魔王的身分……」

    「這個你放心,本座只要知道探測方法就好了,達成手段自有本座的分寸。」

    根據我對卡洛琳的了解,卡洛琳的分寸就是沒有分寸,我在心底默默地吐槽著。

    不過如果卡洛琳真的在這裡拿到什麼毀天滅的的能力,以她對神魔之塔的研究深度說不定真能在這個世界闖蕩出些名堂呢。

    「殿下請用,這是我族引以為傲的料理。」

    這時,一位村人端上了一盤像是烤雞的料理。不過盤中的鳥類看起來比雞小了一號,旁邊還有不知名的奇香異果做陪襯。

    我抱著嘗試的心情用竹製的筷子夾了一小塊放入口中,一陣花果的清香立刻隨著化去的肉塊沁入五臟六腑,全身疲倦的筋骨立刻醒了起來,精神彷彿剛沐浴過的早晨一般活躍。

    「嗯!這真不錯!卡洛琳,妳也嘗一口吧!」

    「什麼什麼?本座吃看看……嗯!這太棒了!」

    「合殿下您胃口就好,這是用黑火慢慢燻烤的維基亞鳥,配上青花果特有的香氣具有提振精神的效果,是阿斯特蘭國的著名料理之一呢!」

    羅克斯長老呵呵的笑著,似乎對我和卡洛琳的反應感到相當滿意。我連忙從側背包裡取出手札,提筆記下這道令人難忘的料理。

    緊接著,村民又接連端出各種說不出名字的珍奇美食,讓我和卡洛琳兩個外地人嘴巴完全停不下來,原先嚴肅的獻祭儀式已經搖身變為歡樂的慶典現場。





    § § §

    接連幾杯飲料下肚,我已經覺得有些撐了,便找機會繞到村後的樹林裡去解手。

    走過幾間木屋後,前方是一大片黑不見底的叢林,顯然已經到了村子的盡頭。

    「這個世界還真是有趣呢……不過卡洛琳到底有什麼方法可以完成那些村民的請求呢?明明連魔法是怎麼回事都沒搞懂……」

    「真是的,長老竟然不惜重本款待那些來路不明的外地人,該不會真的連我們的靈魂都得賠進去吧?」

    才剛處理完生理需求,一陣由遠而近的抱怨聲讓我下意識的躲入建築的陰影。

    仔細一看,有兩名村人正提著打掃工具整理著剛使用過的祭壇,距離宴會那邊大約有百來公尺遠,不論是卡洛琳還是羅克斯長老都不可能聽見。

    「你也別再抱怨啦,長老也是迫於無奈才會嘗試召喚魔王……」

    「無奈?要不是愛格德堅持要和唐納德那票人談判,我們又怎麼會落得被教會追殺的下場?」

    抱怨的村民好像也不怕被旁人聽見,將手中的掃帚重重往地上一摔,不滿的情緒顯而易見。

    雖然我不太明白愛格德之類的故事,不過我還是先在手札上寫下「愛格德」和「唐納德」兩個名字,接著在兩者中間畫上箭頭、打上問號,以便待會有空時問問那個神魔之塔廢人。

    就在我記錄的同時,兩名村人已經完成工作後走遠,周遭再次恢復原有的寧靜,只剩下遠處的宴會場喧鬧依舊。

    雖然從羅克斯長老的待客態度看起來,我並不擔心這些流言蜚語會對卡洛琳造成什麼傷害,但如果村民一直對卡洛琳抱持懷疑、甚至有些許敵對態度,難保他們不會在暗中搞出什麼花招。

    黑火氏族要起什麼內鬨都與我和卡洛琳這兩名地球人無關,但要是有人想不利於卡洛琳的話,我這名男朋友是說什麼也不可能袖手旁觀的。

    「這個世界似乎也沒想像中和平嘛~」

    我一邊嘟噥著,一邊循原路走回了宴會現場。

    卡洛琳這傢伙還在吃,似乎完全無視於水土不服一類的疑慮,而旁邊的長老仍舊熱心地為她解說這個世界的種種知識,似乎真心想拉攏這位魔王作為靠山。

    我的屁股才剛貼回原本的座位,村前突然傳來一陣不小的騷動,彷彿是嫌這個夜晚不夠混亂一樣。

    「發生什麼事了?外頭怎麼吵成這樣?」

    羅克斯長老拉住一名跑過身旁的村民,只見他以驚恐的表情指著過來的方向,支支吾吾地說道:

    「有、有一支從國都派出的維安部隊,嚷嚷著要見長老一面!」

    「部隊?不是說好了天亮後還有一天期限嗎?怎麼會來得這麼快?」

    「咳咳!粗、粗炫啦!促花主炫用德嘍囉角社……咳咳咳!」

    「妳就不能先把嘴裡的東西吞下去再說話嗎?」

    我連忙遞給口中塞滿食物的卡洛琳一杯清水,沒想到羅克斯長老卻在此時制止了想要衝出去的卡洛琳。

    「對方應該只是來鬧場的,這種事我見多了,殿下您就……」

    「鬧場?您也太不識趣了吧,羅克斯老先生。」

    話還沒說完,數名身披鐵鎧的士兵已經無理地擅自闖入了宴會。帶著武器前來的他們顯然來者不善,村人們各個都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噤聲不敢再說話。

    不過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鎧甲和長劍的實物呢……

    「官爺,距離教會給出的期限應該還有一些時間,您這是……?」

    「嗯,確實還有一天。不過大半夜的看到您這燈火通明,似乎有什麼熱鬧的事,就帶著幾位飢餓的弟兄前來看看熱鬧。」

    帶頭的士兵冠冕堂皇地說著,空著的右手卻已經無禮地抓起宴會餐點往嘴裡猛送。

    當他注意到我和卡洛琳這兩位陌生人時,雙腳便不安分地朝卡洛琳的位置靠了過來。

    「唷,這位美麗的小妞是外地人麼?怎麼不到國都找間旅店舒服的睡上一覺,偏要到這種貧瘠山村過夜呢?」

    「注意你的言行,艾迪隊長。不是什麼人都能忍受你的調戲。」

    羅克斯長老直呼了對方的名字,警告之意極為濃厚,但從他嘻皮笑臉的樣子看起來顯然是故意想惹長老不快。

    順帶一提,要是這傢伙敢對我的女友有什麼無禮之舉的話,恐怕連我都會忍不住直接給上他的鼻梁一拳。

    然而出乎眾人意料之外的,當事人卡洛琳的反應竟只是平靜地站起身。

    「沒關係的,羅克斯長老。我們那邊的世界有句經典老話,叫做樹大必有枯枝,」

    後半句還沒說出口,卡洛琳猛地伸出的手已經像鉗子一般牢牢抓住隊長的頭。

    「咦?哇啊!」

    不給對方任何反應的時間,卡洛琳已經將手向下一壓,隊長便在空中翻了半圈,頭上腳下的栽入厚實的土中。我以為這種場面只能在漫畫分鏡中看見的說。

    而摔翻這名幼稚青年的卡洛琳竟臉不紅氣不喘,彷彿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似,面無表情地接出了下句:

    「人多必有白痴。」





    「呀,不過沒想到在這個世界我的力量還真不小呢~」

    在包括我在內的所有人呆滯地望著在土裡掙扎的隊長時,笑容已經重新回到卡洛琳的臉上。

    被稱為艾迪隊長的那人雖然行徑白痴,但看起來也不是弱不禁風到會被一個家裡蹲輕易摔倒的角色。

    難道說,人在穿越次元的時候真的會被激發出什麼超能力嗎?

    就在此時,卡洛琳身上如鮮血般殷紅、隨風飄揚的大衣給了我一個極其荒謬、卻能在此時說通的解釋。

    「卡洛琳……我猜該不會是那個『清水月乃』完全繼承了『卡洛琳』這名角色的所有數據吧?」

    「耶?真的假的?我在這個世界的初始人生狀態也太美好了吧?」

    我的推測讓卡洛琳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身為20000戰20000勝0敗的「無敗魔王」,清水月乃的角色,也就是螢幕上那名為卡洛琳的召喚師,她所擁有的體值、裝備和技能全都是位於世界頂點的強大。

    要是真的將這些恐怖數據實體化、賦予月乃,要將眼前的一切夷平搞不好也不過是彈指間的事罷了。



    直到此時,村人和士兵才反應過來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造反了造反了!這個女的當場殺了,其餘的人也全部都給我帶走!」

    從土中掙扎著爬起身的艾迪隊長一邊狼狽地拍去身上的泥土,一邊朝卡洛琳大吼著。

    意識到卡洛琳所散發出來的敵意後,其餘的士兵立刻取出各自的武器,將卡洛琳團團包圍起來。

    其餘村人似乎也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面面相覷著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然而,確認到自己擁有超凡能力的卡洛琳膽子似乎變得更大了。

    「你們這些人真不是普通的愚蠢啊!本座可是來自異界的魔王,憑你們這些雜碎豈能傷及本座一根頭髮?」

    卡洛琳虛偽的笑著,在地球上聽起來中二到爆的台詞用在這裡竟能完美地融入現在的氣氛。

    士兵們似乎也感受到眼前對手的不凡,但頂頭上司在自己面前遭人羞辱 (雖然是他自找的),說什麼也不能就這麼落荒而逃。

    「……上!」

    遲疑了一會兒,士兵們還是將手中的長劍揮出,眼看就要在卡洛琳胸前刺出一個窟窿。

    但就在劍尖觸碰到卡洛琳酒紅色大衣的瞬間,竟然像撞在一面透明的鐵壁上,發出刺耳撞擊聲的同時以反作用力將攻擊的士兵們一一彈開,滑稽的摔倒在地。

    毫髮無傷的卡洛琳看著自己的衣服喃喃自語著:

    「我記得設定上這件衣服是用硝鐵火龍的龍鱗精製後織成,裝備部分應該就算確認完成了,那我的體值呢……」

    「可惡!」

    一名不死心的士兵再次舉起長劍劈頭砍來,沒想到卡洛琳竟然在劍刃砍落的瞬間用兩根手指抓住了長劍,輕輕一扭就把長劍像跟捲心酥一樣折斷了!這分力量連卡洛琳自己都感到訝異。

    「唔哇,動態視力和力量也是這麼厲害啊!那我的回復力……算了,感覺會很痛。」

    看著士兵們驚恐的表情,卡洛琳將變成廢鐵的半截長劍甩到一旁,然後一步步走向領頭的艾迪隊長,恢復先前魔王殿下的身分。

    「放心吧,本座不會殺死你們的。要是你們在這裡死透了,誰來把本座的名號帶去國都呢?」

    冷笑著,然後舉起雙手。

    「技能的部分本座還沒嘗試過,如果下手太重的話就麻煩你們多體諒體諒了──Edict of Flame (燄火敕令)。」

    衝天的烈焰瞬間照亮了夜晚的天空,無情的火焰瞬間將周遭的樹林燒成荒地。

    儘管卡洛琳並不是正面朝著士兵們使用,看見擁有如此強大法力的對手也早就失了戰意。

    「本座是來自異界的魔王,『無敗魔王』卡洛琳,把本座的名號連同這分恐懼一併牢牢的記在心裡啊!」

    「我想這種事就算他們想忘也忘不了的。」

    「「「可惡啊啊啊──!」」」

    我的吐槽似乎讓他們取回了神智,發出了龍套級的慘叫聲後爭先恐後地逃進了樹林,消失在陰影中。





    解決了惱人的傢伙後,卡洛琳的表情像什麼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坐回原本的位置繼續悠閒地吃著。

    直到羅克斯長老開口打破沉默,眾人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究竟目睹了什麼。

    「『無敗魔王』殿下,請您一定要幫助我們!明天就是教會給予的最後期限,我們極其不願參與這場戰爭,卻也無力對抗十二星宮等級的威脅。連術式的詠唱動作都不需要就能使用如此強大火屬性法術……」

    「……本座已經有些累了,你們想說的話本座之後都會聽,但是能否暫時給本座和巽辰一個安靜的空間呢?」

    卡洛琳在說話的同時對我使了一個眼色,顯然有些話並不想在旁人面前談。

    於是我點點頭,順勢配合她的演出。

    「魔王殿下需要一點時間來整理各種情報,大家折騰了一個晚上想必也累了,都先回屋裡休息吧。」

    「所有人都回到屋去的話,那守衛的工作要誰來做呢?殿下恕我直言,對方好歹也是國都裡重要的治安單位,不可能就這麼善罷甘休……」

    一名膽子較大的村人道出了眾人共同的顧慮。

    雖然他的問題情有可原,不過現在的我只想盡快清出一個安靜的環境給卡洛琳。

    於是我壓下聲音,冷冷地說道:

    「你在質疑卡洛琳大人的戰鬥力嗎?」

    「不、不,小人絕不敢!」

    村人注意到我的語氣驟變,立刻把後續的話全吞了回去,包括羅克斯長老在內的其他人也立刻識相地收拾好場地快速後離去。

    轉眼間,村子已經靜悄無聲,只剩下火焰吞噬柴火時發出的劈啪聲響。







    確認周遭沒有旁人的氣息後,卡洛琳突然身體一歪,慵懶地靠在我的胸前。這是穿越到這個世界後,我們第一次擁有獨處的空間。

    儘管懷裡躺著的並不是熟悉的面孔,但透過接觸時所傳來的溫暖體溫,我很肯定她就是我認識的那個清水月乃。

    補充說明,這並不是男女間的親密行為那種浪漫事,而是月乃她單純把我當成沙發來做為脊椎的倚靠。

    「好累啊,巽辰。好想玩個三四小時的神魔之塔休息一下。」

    月乃脫口說出這句話的瞬間,我們彷彿回到了那個遠在地球的小公寓。

    「妳現在不就玩著超真實版的神魔之塔嗎?變成魔王的感覺怎麼樣啊?『無敗魔王』大人。」

    我挖苦地笑道,那雙紫紺色的瞳孔裡散發出的卻是貨真價實的疲倦。

    在地球時,通常只有月乃為了排名戰連刷五十個小時的副本才會露出那種表情。

    「使用法術真的那麼累人啊?」

    我又問道,沒想到月乃卻輕輕搖了搖頭。

    「這倒不會,當時腦中很自然地浮現了一堆術式,不知不覺就用出來了。再怎麼說我都是把神魔之塔兩千多名角色的戰鬥技能全都背下來的魔王級玩家啊!」

    「如果把這分用功用在學業的話,妳在這個年齡的成績大概就無人能敵了呢。」

    我熟練地吐槽著,月乃則嘟起了嘴表示抗議。

    「都來到異世界了,就不能不提地球的事嗎?」

    「這可不好說喔,說不定一覺醒來會發現自己只是做了個穿越夢。」

    「對我而言那還真是一個糟糕到不能再糟的噩夢啊。明明初始的村子裡沒有可愛的女孩就已經夠糟了……」

    「要是被人知道異界魔王節操觀如此低落恐怕追隨者會一下子少了很多呢。」

    「哼,巽辰這種呆頭楞腦的傢伙是不可能明白我對可愛的事物究竟有多麼強大的執著!」

    「執著到該進警局的程度就不是什麼好事喔。」

    談笑間,月乃彷彿已經忘卻了疲勞,閉著眼凝神享受晚風的吹拂。

    「所以究竟是什麼事讓魔王殿下消耗掉這麼多的精力呢?」

    玩笑開過後,我們言歸正傳。

    「當然是扮演魔王這件事本身很累啊。單手就把反派打得落花流水固然很爽,但羅克斯長老他們對我的期望也是個沉重的負擔,這才讓我頭疼啊。」

    「……能力愈大、責任愈大之類的?」

    「很接近,但也不全然是。」

    月乃輕輕握住了我的手,罕見地使用了語重心長的口吻。

    「這個世界還有太多的事情等著我們探索,原先在地球上幾乎不可能遇見的事如今正在眼前一一上演,想到這點我的內心就興奮得不得了!」

    「真棒啊……要是我也會用魔法就好了。」

    「羅克斯長老不是說過任何人自出生起就有使用魔法的資質嗎?如果連來自地球的我能使用的話,巽辰你沒道理不會吧?」

    「我覺得最大的不確定因素就在於『來自地球』這點。」

    我從口袋取出手札,用圖文並茂的方式將我的理論解釋給月乃。

    「我們已經確定名為『清水月乃』的地球人繼承了『卡洛琳』這名遊戲角色的數據與能力。那麼我們現在身處的究竟是與地球無關的另一個平行世界;還是名為地球的世界裡、以『神魔之塔』這個手機遊戲為藍本而建構的另一個裡世界?如果是後者的話,也玩過一陣子遊戲的我為什麼沒有繼承角色的數據?」

    「唔,這太複雜了,我聽不懂。」

    不愛思考不感興趣的事物的月乃猙獰地抱住頭,視線已經離開了我在紙上所畫的關係圖。

    我也沒有打算在短時間內就把這些問題的答案找出來,只是單純作為打發時間的一種管道。

    於是我將手札闔上,望著東方逐漸轉亮的天空,思索著天亮之後的行動。

    不過在我決定之前,某個行動派的傢伙已經站起身抖抖大衣,望著身後安靜無聲的村子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

    「羅克斯長老不是說穿過樹林就能看見國都嗎?趁著他們還在休息,我們先去那邊轉轉怎麼樣?當然還有用那個工學會的儀器測試一下本座身為魔王的實力!」

    「妳啊……明明不久前才惹上治安單位,現在竟然自己送上門嗎?」

    「有什麼關係,反正他們也傷不了本座什麼。我們只要在天黑以前回來就沒問題了吧?再說本座也想找機會試試其他法術,以及有無魔力、冷卻或詠唱之類的設定。當然最重要的是……」

    卡洛琳突然伸出舌頭舔了舔嘴唇,一種不祥的預感瞬間滿溢我的心頭。

    「本座可真好奇這個世界有沒有什麼可愛的女孩可供本座玩賞呢!」

    「我好像明白權力使人腐化這句話的意思了。」

    無奈地嘆了口氣,我還是選擇陪著卡洛琳一起往村外走去。

    只要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也仍是她的男朋友,我便有數不清的理由要照顧著她──這便是『無敗魔王』與她的隨從征服異世界的序章。






.
4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161 筆精華,08/2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