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3
GP 1k

【情報】12宮新圖的劇情細節隱藏(更新完成)

樓主 狄恩 Deanflyer
GP813 BP-
新的12宮圖出來,可喜可賀
一改過去大家無法接受的可怕作法:1圖多卡
重新燃起了大家收集卡牌腳色的主要動力

但是隨著新圖出現,很多人又開始抱怨新舊圖的細節有所優缺
也有的人對於新圖的表現不以為然

事實上,撇開個人好惡

你有沒有試著去發現神魔每一張,不,應該說每一系列卡牌中精心呈現的"細節"?有沒有試著去研究這張卡畫成這樣除了擺Pose外是否有更深的涵義、腳色的面容為何如此呈現?

我們先以金牛來作例子吧

首先閱讀"見守處女 ‧ 普西芬妮"的故事

"我在金牛宮內踱步,不斷看向大門。時間一點一點的過去,但所等待的身影始終仍未出現……
  「他不是說過今晚定能回來的嗎?」
  「也許是敵人太強、太難纏了?」
  「會不會是發生了什麼意外?」
  我開始喃喃自語,時間過得越久,我便越是著急。正當我想踏出金牛宮之際,金牛宮的大門終於緩緩打開,一個火紅的身影走進來。
  他舉步乏力,彷彿隨時都會倒下一樣;我連忙走上前,扶著那疲憊不堪的身軀。當我靠向他的時候,他像是才剛回過神來……
  「啊,是你呀,普西芬妮。怎麼會在這裡?」
  「我們早在你出發前就說好了,你忘記了嗎?」
  「我記得,只是沒想到這麼晚了,你還在這裡。」
  「約定好的事,我不會不遵守的。」
  他輕笑了一聲,我以微笑回應。我扶著他走向椅子,好讓他坐下休息,我們一直沉默著、誰都沒多說一句話,寂靜中彷彿只聽到彼此越跳越強的心跳聲。雖然沒有言語,可是,我知道我們的心只有越靠越近。
  他坐在椅上,我則跪坐在他身旁。看著他的雙眼時,我捨不得移開視線……他的眼中只反映出我的身影,這是我最依戀的時刻。我雙手聚集著神力、逐點流向他,為他回復體力。他忽然緊握我的雙手,一臉歉疚的說:「對不起,沒能準時回來。」
  我笑著搖頭,溫柔地說:「不要緊,只要你回來就好。」
  就在此時,金牛宮的大門被粗暴推開,我和他的時間又被逼終止。
  「阿姆士唐!我需要你的幫忙!」加里昂叫道。
  他嘆了嘆息、拍了拍我的頭,和以往一樣在我耳邊輕說:「等我回來。」然後便走向加里昂。他們的身影走出星宮、再次淹沒於黑夜之中……
  我雙手合十,為他們的戰鬥默默祈願;我心志堅定,為他我願奮不顧身。"

在這張卡中的故事處女是在星宮中等候金牛,好不容易等到他後,他卻又必須馬上離開
在這情境中,我們可以知道,這時處女是:

1.安然地待在星宮
2.所以處女的衣著與外貌應是整齊無傷的

恰好如同卡牌呈現的,柔和飄逸的美感,肩膀上還坐著象徵處女靈力的小精靈


然而來到了金牛"狂戰金牛 ‧ 阿姆士唐"的卡牌

你有發現嗎?
我們的金牛大叔的頭飾是斷裂的、頭髮是散亂的
我們的處女翅膀燃燒脫落,小精靈化成火團消逝在空中,處女他像是受傷了,變得沒有生氣、甚至有虛弱感(小精靈的部分,畫師有明確的在FB表述,是真的燒了,對,燒掉了)

你有看見小精靈的音符形狀嗎??你發現它了嗎?

金牛憤怒的持握著處女的武器,令其然上熊熊烈焰,同時小心地抱住處女


"連日來的戰鬥早已使我疲累不堪,可是戰爭卻始終仍未完結。臉龐不斷流著汗水,到底是因為太疲勞?還是因為周遭的熊熊熱火?我已無法分清。放眼望去盡是神族士兵,意識竟開始有點模糊,腦海浮現的是她在等待我回去、那心急如焚的身影……
  我大口大口的喘氣、乏力的跪倒在地上,四肢像不再屬於自己似的。包圍我的敵兵正逐漸靠近,大概是想一口氣把我幹掉吧……我很想反擊、我必須反抗,但卻連想站起身都做不到……
  這大概是我的極限了吧?
  對不起呢,普西芬妮……這次,我無法回來了。
  眼前所見的景象變成一片金黃的麥田,美麗的普西芬妮就站在田中,黃昏的陽光與她的金髮映襯、顯得格外閃亮。對了,那是初次與她相遇的情形。
  我絕望地閉上雙眼……原來死亡是這樣的感覺,沒有所想那麼痛苦,可是卻相當不捨。就在此時,我眷戀的聲音突然傳進耳中……
  「不要放棄!我所認識的阿姆士唐才不會這麼輕易被打敗!」
  我驚訝的張開眼,普西芬妮就在我身邊揮動著手中的鐮刀、為我擊退著不斷衝上來的敵人。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我們不是說好了要一直在一起的嗎?那我怎能掉下你一個獨自戰鬥。」
  「不過……」
  「別看我這個樣子,真的戰鬥起上來,恐怕你也不是我的對手。」
  我輕輕嘆息後微笑,每一次都說不過她。
  「可以幫我治療嗎?我們一起衝出去吧。」
  「我不就是為此才出現的嗎?」
  力量從肩上傳來並流至全身,我舉起雙手、將火元素和神力開始逐點聚集起來。我望向普西芬妮,碰巧她也看著我,我們相視而笑。我知道,只要和她在一起,再多的困難也定能跨過——"

如果你亦有閱讀杜門的故事,你就知道處女最後終於無法等待,隨著水瓶他們一同前往戰場尋找金牛

發現什麼了嗎?在這個時間軸,處女跟金牛是在戰場上與敵人廝殺的
配合故事看著卡牌圖像

我們可以感受到處女在戰爭中不幸受創,金牛亦因戰鬥的碰撞連頭飾都被打壞了
這麼強烈的劇情感,你有觀察到嗎?

同樣的細節,我也能夠為大家解釋為何雙子新卡的臉看起來嚴肅沉悶、為何波比舊圖被上的大家認為不適合的淡妝,到了天蠍的圖中卻又變回剛毅的眼神,令大家不禁抑制呼著在換一次波比的圖(別換了拜託)

----------------------------------------

來,讓我們看看波比在自己"勇氣白羊 ‧ 波比"的故事

"在青蔥的草皮上,我依偎著帥氣的他、看著蔚藍的天空……
  「真想留在這裡,只有我們兩人,你說好不好?」
  他微笑的搖搖頭並站起來,用深邃的眼睛望著我。然後俯身在我耳邊輕語。
  「我的白羊,妳不屬於這裡……」
  他瞬間化為塵囂,晴空草原變得漆黑虛無。
  「你在哪?」我呼喚著他,得到的卻只有自己的回聲。
  「波比,我求妳醒來!」
  黑暗中傳來他的聲音,我奔向聲音的方向,赫然發現一點光芒正閃閃躍動。光芒漸變得耀眼,然後徹底的包圍著我。
  當我睜開眼時,只見阿姆士唐正坐在我的床邊。
  「阿姆士唐?」我呼喚著阿姆士唐,並想用雙手支撐著自己坐起來。
  「波比!妳醒了?你先別動!我來幫你!」阿姆士唐滿面笑容扶著我。
  「阿姆士唐,他在哪?」
  「哈哈!波比長大了,一醒只會找情郎!」
  「你快說!」此刻我只想見他。
  「他在妳床邊不吃不喝守著一個月,姜先生把他帶回去了。」
  「我要去找他!」我想要下床,卻被阿姆士唐一把按住。
  「胡鬧!妳才剛醒來,一定要好好休息!」
  此時,普西芬妮和艾瑪走進來,普西芬妮把阿姆士唐推開,抓起我的手,我感到一股暖流從她的手傳到體內。
  「不用理他,讓我來幫妳回復體力。」普西芬妮白了阿姆士唐一眼,微笑的對我說。
  不一會,我就覺得力量充沛。我起身下床、想要拿起床邊的劍盾之際,被站在一旁的艾瑪抓住手:「由今天起妳必須跟我訓練,若不能達到要求,妳就不能去找他!」
  我愕然的望著她,完全無法理解她的意思……
  「為什麼?」"

然後這是天蠍"敏銳天蠍 ‧ 艾瑪"的故事

"「砰砰!砰砰!」
  金屬交擊的聲音響徹整個天蠍宮殿。
  我用尾刺向波比,她用盾牌卸開我的攻擊,一個旋身利劍依勢斬過來,我向後凌空一躍,恰巧地躲開斬擊,白羊的利劍剛好削掉我一縷髮絲。波比攻勢不減地用她的羊骨盾撞向我,我急忙地舉起鐮刀,兩者相撞。這次波比沒有拉開距離,她用羊骨盾的角卡住我的鐮刀,利劍再一次斬過來,就在波比以為得手時,我的尾已提起,擋住她的利劍,尾部的刺針赫然指著她的喉嚨。
  「先休息可以嗎?」波比筋疲力竭的望著我。
  我看看頭頂上的太陽,已經是中午了,向著波比點點頭,她就如釋重負般倒在地上,我也有些疲累的坐在地上。
  「艾瑪,究竟我們還要等多久?」
  「我想快了!」
  眺望遠處以諾塔那火光熊熊,應該又有一批召喚師到了天界的門廊。
  「已經有不少人類攻了上去,為了一口氣攻破神界,我們更要有充足的準備!」
  「嗯。」
  波比輕哼一聲,看似是回應我,但眼神迷離,我想誰都知她在想甚麼。望著不遠的巨蟹宮殿和人馬宮殿,我握緊拳頭,想起紅孩兒的話……『我們還沒有約翰的行蹤,但我肯定他還在生!』那時氣憤的我亂轟東西,現在我只有一個念頭。
  『約翰,我一定找到你,你還欠我一場勝負!』
  我站起來,拍拍沾在身上的灰塵。用腳踢踢躺在地上的波比。
  「怎樣了?讓我再休……」
  她的話還沒說完,我已經把她的劍扔到她的旁邊。
  「起來吧!我們必須要變得更強!」"

一樣觀察故事時間軸,我們知曉波比在自己的卡牌,這時間軸,是剛恢復昏迷,必且在天蠍的執意下,開始進行了訓練


在此卡的圖象中,可以強烈地觀察到兩人彼此練習各種招數的情境
天蠍的眼神就像是老師,專注地觀察著波比持盾前舉的動作
看看天蠍那如嚴師的眼神,一手持握著波比的手引導著她
波比同時從天蠍的尾部正取出火焰劍,準備做下一組動作

在圖中,仔細觀察波比的臉,她不是笑


那真的不是笑容,反而是一種認真專注的神情
或許是感覺問題,有人覺得波比的臉是呆滯的

事實上,我將這表情解讀為專注於練習中的神情,沒有分心,沒有激烈的情緒,只是認真的,隨著天蠍進行著訓練

到了天蠍的卡片中,這時我們的波比已經持續戰鬥訓練一段時日了
波比有了成長,知曉自己的宿命與任務
她變得堅強、冷靜、剛毅

有了成長!


為什麼畫師將原波比的圖更動了表情,讓她沒那麼剛毅感,到了天蠍卻又變回來,甚至更烈

我想,我在時間軸中體會到了一位女孩成長堅強的努力

(Other題外話:

有觀察到天蠍解放中,波比手持的紫焰武器嗎,由天蠍尾部形成的那把巨大紫色彎刀


彎刀可是與艾瑪原本自己的武器同款式的啊,有發現到嗎?(必較一下武器的握把持握方式吧,你會有強烈的"這把刀是要這樣使用、揮舞"的感動)



另外,你有發現嗎,天蠍的尾巴可以產生兩種武器

一種是從巨大圓形盤那一側取用,火焰的波比的劍

另一種是從尾巴圖騰處產生握把,天蠍的巨型彎刀


-------------------------------------------------------------------------
我們來看看小鮮肉帥哥紅孩兒(舔
(被打

有人奇怪說:

"啊人馬的弓怎麼變成弩啦啊啊啊,畫錯啦!"

才沒有!!

為什麼在巨蟹的卡牌中紅孩兒拿的還是雙弦弓

到了他自己的圖變成弩?

因為這把弩是紅孩兒自己的武器!!

看看紅孩兒"坦率人馬 ‧ 紅孩兒"的故事

"『請守護自由的宮殿吧……』最近,我漸聽到星靈的聲音了,『我等將給予你力量……』
  我在心中回罵,『我自己會覓得力量,你不用粗心!』
  才剛把星靈的聲音壓下,赫茲便在我旁邊說。
  「紅孩兒,星宮就交給你了。」
  紅孩兒只是我的乳名,失蹤的父親一直未為我冠名。
  「只是暫託,我可不願接你的爛攤子。」
  赫茲苦笑著搖頭,他走到星宮戰士的列隊中,為出發做最後準備。
  「別彆扭。」
  我被巨蟹宮的輕拍嚇到,背上的機腿展開跳遠。
  「你再不答應,赫茲可會強來呢。」
  「說甚麼傻話,」我回到約翰身邊,以機械腿抬高自己以平視而談,「他才不像你。」
  「那你認為他是怎樣的人。」
  「赫茲其實很隨和,他從沒對我發火。」
  約翰木訥的臉露出笑容,「說得沒錯,但赫茲只對他喜歡的人溫柔。」
  「我只是讚他脾氣好,才沒有說他溫柔!」
  「對,你也沒說你尊敬他。」
  我把約翰踢開,他配合地躍下階梯,斗篷揚起露出背上的刃爪,兩腿落地無聲。過去我以為巨蟹宮是個寡言的戰士,但交往之下,我發現他並不是個冷酷的人,約翰不過是比較沉靜,只與他喜歡的人攀談。
  約翰向赫茲耳語,後者回頭向我招手,道別的畫面令我想起父親臨行的情景——
  意氣風發的牛魔王領眾對抗魔族,卻從此一去不返。我與母親探覓無果,妖精群龍無首,被復興的人類擊潰。妖精的領土不斷萎縮,所謂的妖獸之國已蕩然無存。故我離開家園,一個人在遺跡中找尋古神器的力量,途中我遇上搜集古遺物的赫茲,受賞識而隨他到星殿來。
  星宮們性情古怪,這些年來我與這群莫名奇妙的人一起生活,相比起機械工藝,學習與他們相處才更困難。起初我只為學習遠古技術才聽從赫茲的吩咐,但後來相處久了,我漸漸把星宮的大家當成朋友、把赫茲視為老師。
  『請守護自由的宮殿吧,我等將給予你力量……』星靈又在囉嗦,『你不是在尋找那重要的人嗎……』
  看著赫茲領隊離開,我默默在心中回話,『我已經找到了。』"

在看看"堅執巨蟹 ‧ 約翰"的故事

"「快回去!把訊息帶回星殿!」
  『誰都不準離開!』
  大殿隨著魔龍的咆哮震動。赫茲坐地拉弓,遠方怪異魔龍抓巨石擲來,我旋身把石頭割成粉碎,同時火箭破空飛越裂開的殿堂,然而一陣水氣聚集成形,另一條魔龍把火箭吞沒,並炸出大片白霧。
  「赫茲!」
  「快走!」
  霧氣擴展、塔壁破碎,巨大的石片在元素的亂流中越漸加速,魔龍的怒吼和岩石碰撞的聲音混在一起。勉強砌出的通道現在毀於一旦,我吃力穿梭其中,無暇救助同伴。
  「這邊走!」
  遠方一道綠影向我叫喚,我跟隨這熟悉的聲音躍於石間,然而霎時一道雷光迅射來,我揮刀硬擋,思緒在炸開的劇痛中昏倒。
  醒來時我已回到門廊前,援軍們正救助受傷的士兵。一陣蹄舞近,紅孩兒穿著改良的人馬之鎧,嚴肅地問:「赫茲呢?發生了甚麼事?」
  「我不知道……赫茲、在魔龍身上、發現了甚麼,但、我來不及、詢問——」
  我試著爬起來,身體卻麻痺而難以動彈。
  「你先休息吧。」
  「不!我們、必須、找到他!」
  「我知道,他還欠我一個名字。」紅孩兒難得地一臉凝重,「但……」
  『他不再有星靈眷顧了,約翰,放棄他吧。』
  聽到星靈的聲音,我焦急地向紅孩兒求證,「星靈怎樣說?祂們有給你建議嗎?」
  「祂們叫我回星殿去……」  「天殺的!」我艱辛撐起身體,「祂說得對!以諾塔和神界只有一步之遙,我們必須離開這裡!」
  「你是說……約翰,你們不是被魔族襲擊的嗎?」
  「派別間的冷戰要結束了,誰都不能置身事外!」就像當初把上級殺死那般,濃烈的殺意在我心中燃起,「神族不再是——不,神族從不是世界的領袖!」"

你有發現嗎

在人馬自己的卡牌中,紅孩兒那時才剛漸能聽見星靈之聲
在那時候,紅孩兒才剛上任星宮,他身上的武器跟裝備都是自己的,而非繼承於他的老師人馬宮
你說為什麼是弩呢,看看解放人馬的隊長技"百步穿楊 ‧ 神弩"吧都告訴你是弩了啊XDD

到了巨蟹的故事,那時候已經過了一段時間了,紅孩兒正式繼承了人馬一職,所以他那時候改拿起老師的武器,很合理的事情

--------------------------------------------------------------------

我們來看看"憶念雙子 ‧ 加斯陀與波魯克斯"與"公義天秤 ‧ 露娜"

這兩張卡牌的畫面,並沒有牽涉太多劇情成分
事實上,這組卡牌是我認為最沒有故事性的

很慶幸的是,畫師將雙子自己的卡牌畫的嚴肅了些,恰恰暗示了雙子的變化,算是有勉強讓人能去注意劇情的部分

"我總做著同一個夢。夢裡我看見自己與加斯陀被困在無物的黑暗下,我們必須分出兩人孰優孰劣,然而我並不是戰鬥的一方,而是第三者般看著兩個同貌的人決鬥。一開始加斯陀刺劍強攻,「我」舞出鐵壁的劍網來擋。我如旁觀者看著自己和兄弟戰鬥,竟漸分不清哪個是我、哪個是加斯陀……到最後,滿身傷痕的我們一同倒下,這時星靈的聲音冷酷地問:『誰勝出了?』然而每次到「我」要回答的一剎,我往往從夢中醒來,聽不到最後的答案。
  『波魯克斯,你的劍已比我更兇狠了。』
  「加斯陀,你的聲音好像越來越小了。」
  『也許是我的力量在衰退吧?就連星靈也沒法一直留我在這裡……』
  我們都陷入沉默。我拔出雙劍,為接下來的戰鬥做好準備。
  『如果我消失——』
  「別說了,也許你只是疲憊了。」
  『靈魂又怎會疲累呢?』
  我輕拍右臂。一直以來右臂因靈魂的力量而變得猙獰,醜陋的皮膚變成了加斯陀存在的象徵。我曾努力尋找方法去調和星辰之力,不想加斯陀的靈魂被力量磨損,但卻無補於事。
  『凡接觸元素力量的生靈,死後都會溶入元素當中。』
  「就像要為過去償還。」
  『我倒不這樣想,那也許是靈魂的樂園,一個永遠安逸的地方。』
  「你怎會相信這種神話?」
  『你怎麼都沒自覺?我們不正是這些神話中的角色嗎?』
  「那我們是犧牲的英雄,還是殺戮的死神?」
  『我們上吧。』

  那時星靈的聲音冷酷地問:『誰勝出了?』
  夢中的我回答:「加斯陀擊敗了我。」
  我看見加斯陀痛苦地爬起來,他用盡氣力把昏睡的「我」推開。「我」向我迎面飛來,像是跌進了我的眼中,和我融合一起,而加斯陀卻在黑暗中靜靜消亡。

  我割開士兵的喉嚨、劍從下顎刺入頭顱。我如劍尖推進,兩片刃在前線切開敵陣。現在加斯陀不再和我一起握劍,只以鬼魅的力量來保護我。他「疲憊」的靈魂彷彿在擁抱我,故我只好一直揮劍,不許任何攻擊落在身上,弄醒我唯一的摯親。"

雙子的故事中,我們發現他的哥哥消失了,雖然不是真的那種消逝,但在一個形式上,他是不在了,他沒有了聲音,不再出現於雙子的腦中,僅留下了"靈魂"融在身軀中那飄忽的惆悵

失去哥哥的沉重、"保護"哥哥不被弄醒的心,冷了雙子的心、沉了他的情
雙子成了冰冷的存在,誓以守護哥哥為念,殺滅一切可能破壞、干擾他的敵人
更冰冷、更難親近的眼神、更陰暗的左眼,那是堅決守護另一個靈魂的決念

天平的部分,唯一能知道她跟雙子有關係的故事,反而要在昇華劇情中才能尋得

天平昇華III劇情:

戰鬥前】
  在星靈的帶領下,新加入星宮的天秤宮來到殿前。知其消息的雙子宮到來迎接,恰好巨蟹宮也從人間回來……

巨蟹宮 ‧ 約翰:「……」
天秤宮 ‧ 聖者:「……」
雙子宮 ‧ 加斯陀與波魯克斯:「怎麼了?你們認識的?」

  巨蟹宮沉默不語,轉身離去。

雙子宮 ‧ 加斯陀與波魯克斯:「別在意。星靈以各自的標準來挑選繼承者,所以大家都滿有個性的。」
???:「『這麼說祂自己也是個怪人了。』」
天秤宮 ‧ 聖者:「我能與星靈遺跡的發堀者見面嗎?」
雙子宮 ‧ 加斯陀與波魯克斯:「你指人馬宮?當然可以,我帶您過去。」
天秤宮 ‧ 聖者:「請兩位帶路了。」

  雙子宮稍稍驚訝,然後又掛回笑容。

???:「『你在說甚麼?不是只有一個——啊,我懂了。』」
???:「『米迦勒,誰在祂身上?』」
天秤宮 ‧ 聖者:「恕我蒙昧,能問您一個問題嗎?」
雙子宮 ‧ 加斯陀與波魯克斯:「叫我波魯克斯吧。」

  天秤宮閉上眼睛,當睜目時她的表情已經換轉。

天秤宮 ‧ 露娜:「那你也叫我露娜吧。」

  雙子宮點頭並專注地觀察露娜。

天秤宮 ‧ 露娜:「波魯克斯,可以告訴我誰和你在一起嗎?」
雙子宮 ‧ 加斯陀與波魯克斯:「我與哥哥同在。」
天秤宮 ‧ 露娜:「你們是刻意一起的?」
雙子宮 ‧ 加斯陀與波魯克斯:「對。」
天秤宮 ‧ 露娜:「那就太好了……」
天秤宮 ‧ 露娜:「強迫的事我最看不過眼了!」

  雙子宮不禁真心地笑起來。

雙子宮 ‧ 加斯陀與波魯克斯:「哈,天秤必需有對稱兩邊,是這樣嗎?」
天秤宮 ‧ 露娜:「就像雙子必須有兩人?」
雙子宮 ‧ 加斯陀與波魯克斯:「哈哈,想不到星靈會選上這麼親切的人。」
天秤宮 ‧ 露娜:「你、你怎麼說這些莫名奇妙的話!」
天秤宮 ‧ 露娜:「星宮盡是些怪人!」
聖者的靈魂:「『露娜,你現在也是星宮的一員人呢!』」
367i.png天秤宮 ‧ 露娜:「沒、沒錯!你別拿星宮來開玩笑!」
雙子宮 ‧ 加斯陀與波魯克斯:「哈哈——」

這時候的時間軸還是最後戰亂之前,這也是天秤唯一能比較保持笑容的時期(事實上這也是"大家"唯一能比較放鬆的時期,後期的死傷,星宮分崩離析,天庭動亂......)



到了雙子的故事軸,那可是沉重的軌跡,誰,有心情去笑呢




(PS補充

#22樓大大提到了一個我覺得很棒的,關於雙子跟天平的共同之處:

"雙子和天秤的關連
就是大家都帶著一個靈魂
雙子的是兄弟
天秤的是米迦勒

至於天秤和6封王的關係
6封王實際上是路西法帶著米迦勒的軀體
而米迦勒靈魂則存在於天秤體內
所以靈魂和軀體會有共鳴"


-----------------------------------------------------------------
大家之前一直討論的凱莉跟杜門,讓我們來看看他們在卡牌中的特色吧

"異想水瓶 ‧ 凱莉"



"「你跟阿姆士唐發展得怎樣?」
  「艾瑪,你怎麼問得這麼直接?」普西芬妮紅著臉回道。
  不知從何時開始,水瓶宮殿變成了女生的聚會點,她們一有空就跑到這裡來閒聊戀愛的話題。
  「說什麼發展,連表白都還沒有……」
  「天哪!那個笨牛還未表白啊?」
  「我是說我還未……欸?欸!?」
  「糟,說漏嘴了!」艾瑪輕掩嘴唇。
  「艾瑪,你剛才說什麼?」
  「啊……我在說杜門還未向凱莉求婚嗎?」
  艾瑪你話題轉得太快了吧?還把我拖下水了!本想反擊她幾句的,偏偏就在這時杜門就從門後出現,真是白天不能說人。   「凱莉……啊,你們在聊天呀。不好意思打擾了,我明天再來。」
  「沒關係,不用管她們,我們走吧。」我推著杜門出去,身後還響著艾瑪大喊加油的叫聲。離開水瓶宮,杜門便拉著我往人間跑去。看他興高采烈的樣子,應該是發生了什麼好事吧?
  杜門帶我來到滿山遍地都長滿花卉的地方,風裡夾著微微的花香,這種感覺讓人好生懷念。記得兒時我們練武之後,都會跑到山後的草原休憩,那裡的風也是夾著花香。
  『我說杜門還未向凱莉求婚嗎?』要命!怎麼心裡突然響起艾瑪那句話?
  「凱莉……」
  怎……怎麼?為什麼要一臉不好意思的樣子叫我?該不會……真的是,求,求……
  「凱莉,我們好像很久沒有對練過,要不現在就比一場?」
  這個笨蛋這個笨蛋這個笨蛋!
  在遍地的花叢中,我跟杜門拳腳相向,周圍的花都被我們掃得滿天飛舞。杜門這個笨蛋,一邊比練著還一邊笑,就這麼高興可以跟我比武嗎?唉,看著他的笑容我反而氣不起來。這個武痴,大概只有我能跟他這樣子在一起,要是其他女生的話早就把他甩掉了……不過,這種和平的日子應該也不多了,就趁現在好好享受一下吧。"


此圖中,呈現著兩人合作的畫面
環刃以類似韁繩的構造,由兩人各執一端操作,並同時在環上以單腳施壓做成攻擊


這是一個完美的對稱結構,雙人的表情認真嚴肅,以環刃同時對敵方造成刃擊
他描述了兩人一心同體的意境,同時也成功的帶出了此環的殺傷之力

"嚴謹山羊 ‧ 杜門"



"難得在人間還能找到一片遍地花卉的淨土,於是興沖沖想著馬上帶凱莉過來遊玩,怎料在途中得知赫茲和約翰竟然出了意外!結果變成了一直猶豫著不知道怎麼跟凱莉說這件事情……
  踟躕下向凱莉提出了武術比練,打一場之後應該就能說得出口了吧?
  寸步上前,踢腿,回馬步,左下直拳,是虛招,右勾拳……不愧是凱莉,身手依然矯健毫不拖泥帶水!切磋了幾個回合,我們都躺在草地上休息,就像兒時那樣……對,在不久前還是那麼和平的日子,如今已不復存在。
  以赫茲的失蹤作為開始,事情已經發展到星宮不得不跟神族展開多場戰鬥的狀況。阿姆士唐和加里昂已經出發了一段時日,正常情況下幾天前就該回來了,然而普西芬妮和拉維妮斯至今仍只能在無人的宮殿裡等待所愛之人的歸來……
  因為怕會再發生類似赫茲失蹤的事,以普西芬妮為首,我和凱莉都一起出發尋找他們。
  究竟該如何形容這境況,越是接近他們,地上成灰的焦土就越多,火勢也由幾點火苗漸漸趨向熊熊烈火!火舌間,神族士兵無間斷地從地下生長而出,並往同一方向衝去,想也知道阿姆士唐和加利昂應該就在那裡面!普西芬妮見狀馬上就往裡衝,我和凱莉亦緊隨其後,我們心裡都非常明白那份思念所帶來的痛楚,所以非但沒有阻止她,更是快步上前為她開路。
  我以幾個箭步上前,凱莉從後以我的肩作腳踏一躍而上飛腿掃下幾個士兵。凱莉甫一著地,我就以她仍橫擺著的腿作支撐點,單手向前翻騰以拳著地擊飛四周的士兵。我跟凱莉彷彿心意相通一樣,不消一個眼神就能配合對方的動作進行攻擊,通往前方道路上的士兵很快就被我們清掃得七零八落,但下一批的士兵又再生長出來——這就是阿姆士唐他們至今還未回來的原因吧?在我們的拳腳起落間,普西芬妮已經沒入敵兵之中……
  「希望她趕得及找到阿姆士唐。」凱莉側身閃過士兵的攻擊,望向普西芬妮消失的方向說。
  我從她側身的間隙中上前揮拳:「我們就繼續守住這條路吧。」"

事實上,這張圖我給予他的評價是很高的
他美妙的表現了陰陽交合之感,雖然局限於卡圖大小的架構,使的腳色僅能在有限的三角形空間中做出動作,卻反而凸顯了這對情侶的踢擊招數之美

必須承認,一般我們不會想到將雙人動作以此種三角等分切割的作法呈現畫面,因為真的極難表現,能做出的動作實在太有限,幾乎可說是根本擺不了什麼Pose

然而,此圖巧妙地以這對情侶的特色:武藝
作出了常人不可能表現出的肢體藝術,帶出有如陰陽太極般的對稱畫面
雙人踢足產生的,象徵攻勢的藍綠光影碰撞,帶出了畫面張力
你彷彿可以聽見聲音,那互踢互擊的打鬥聲,從畫面中央傳出

這對情侶的雙圖,再再的表現出了他們彼此同心同體的意象
完美表現出他們彼此互補互助之姿

不管是心靈或是武藝,他們都是天生的一對

-----------------------------------------------------------------------------------------

壓軸>>>>>>>>>>>>>>>>>

"奮戰獅子 ‧ 加里昂"



"周圍是熊熊火光,放眼望去盡是神族士兵的身影,我和阿姆士唐各自被神族士兵牢牢包圍。
  「阿姆士唐!你沒事吧?」
  「我沒事!放心!」
  我再度握緊巨劍並將光元素之力灌輸於劍身。這真是場漫長的戰鬥,讓我回想起昔日、我和阿姆士唐都還未被選為星宮繼承人時的戰鬥……那時的我們被眾多的敵人所包圍,不知戰鬥了多少日與夜,就像這次一樣。
  長久的戰鬥消耗著我的體力、磨滅著我的意志,雙肩傳來酸痛,掌心竟也長出水泡。即使不斷傳來疼痛,我依然不能放下手中的巨劍,只因稍有不慎,周遭的敵人便有機可乘……
  雜亂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敵人從四方八面向我湧來。我將巨劍舉在面前,等待著最合適的時機。過往的訓練讓我明白「沉著」也是一種戰術,在這種持久戰中、更不能白白浪費神力和體力。
  敵人的氣息與我很近,我將劍身的光元素之力凝聚於劍刃、朝著他們揮動巨劍。雖有一大群的敵人被擊倒,但仍有不少士兵繼續朝我衝過來;我咆哮一聲後,也衝向他們。
  人群中,我不斷鼓動著神力、揮動著巨劍。背後突然傳來劇痛,我連忙轉身、將巨劍砍向後方。我自知背上有著一道很深的傷口,但我依然無暇理會。   身上的刺痛只有增多、沒有減少……我會死在這裡嗎?
  看著那些多如螻蟻的敵人,我想起的竟是那長髮少女溫煦的笑容。瞞著她,獨自來這裡戰鬥,被她知道後會不會生氣得咒罵我呢?她的妹妹肯定會忍不住給我一巴掌吧?
  真懷念被她在耳邊輕聲抱怨的時刻……
  真後悔到最後什麼都沒有說出口……
  如果可以活著回去的話,這次我會把握機會、好好表明心意。
  士兵們高舉著手中的武器、向我筆直地衝來,我輕笑一聲便再度提起巨劍,心中思量著那不可能實現的願望……"


"憐愛雙魚 ‧ 卡秋婭與拉維妮斯"



"出發前我繞路來到久違的獅子宮殿。我站門前,顫抖的手按在門上。我閉上雙眼、低下頭,深深吸一口氣,彷彿這樣才能鼓起勇氣去打開這道變得沉重的大門……
  『拉維妮斯,來找我一起練習嗎?』
  「加里昂!」我輕喚一聲,那幻影卻隨即消散。
  偌大的獅子宮變得寂靜,沒有了主人星宮彷彿也失去光彩。我小步走向宮殿中央,過去的點滴不斷浮現眼前——
  與加里昂初次認識的情形。
  和加里昂一起練習的情形。
  加里昂那總是欲言又止的表情。一切仍歷歷在目。
  我蹲下身,指尖碰上地上的刃破巨劍。歷經多戰的它已不再鋒利,我撫掃劍刃,卻無傷到分毫。
  心中的悲傷無法自控般湧出,淚水如缺堤般無法抑止。
  「我……好想見你呀……」喉嚨如被堵塞,聲音變得沙啞起來。
  好想隨他而去。
  好後悔沒能察覺他的怪異。
  好想一切能夠重來。
  忽然一陣強光在我身邊亮起,一股溫暖的感覺從頭上傳來。這種讓人懷念的親暱,使我趕緊望向強光……
  「加里昂……?」
  「我好想你,有很多的說話想跟你說,你知道嗎?」
  他點頭。
  「我們在這場戰役中已失去了不少同伴……我已無法再承受這種痛……」
  他輕撫我的臉頰,惋惜的望著我……
  『我一直在你身邊,從沒有離開過。』
  『想我的時候,只要閉上雙眼,你就能看到我了。』
  強光漸漸變得暗淡,我只能無能為力的看著他消逝。我伸出雙手想把他抱住,可惜卻只握緊殘餘的光輝。那身影最終還是徹底消失,但加里昂的話語仍在空氣中迴盪著。
  『不要放棄,即使失去了我,你也不是一個人的……』
  此時,獅子宮的大門再被打開,兇巴巴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姐姐!你果然在這裡!大家都在找你呢!我們要出發了!」
  我抹去臉上的淚,站起身、轉身望向卡秋婭,昂首闊步的走向她。
  「嗯,我現在來了。」"

獅子跟雙魚的故事,是淒美悲劇的,浪漫卻令人心碎
加里昂與拉維尼斯相戀卻從此生死相離,卡秋婭是否也有所感觸呢,我相信有的,於是她選擇繼續保持過往那強悍的一面,嘴巴兇心卻善良的支持、鼓勵著姐姐

幸好,畫師在卡面上選擇表現出的,是彼此生前互助參與戰鬥的畫面
讓人不至於觸景生情,落下悲痛的淚水


獅子雙魚的卡牌比較注重"圖象美感"
幾乎忽略故事劇情的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獅子雙魚的構圖因為3人的關係,畫面變得豐富有動作感

這組卡牌成了我12宮中最喜愛的一組

尤其解放雙魚,三人一齊前刺的動作張力
讓人感覺的到三人的攻勢之力,強壓勁敵
細看三人的手,拉維尼斯緊握右方獅子雙手,牽著妹妹的右手
如此同心合力的感情張力,是這張卡牌最醉人的點


解放獅子的俯地,則強烈的表現出了掃敵的殺氣
配合身後雙魚姊妹凌厲的追打,排山倒海而來的,是三人同心的震撼



(以下腐,慎入wwwwwwwwwwwwwwwwwwwwwww





























獅子大大你也穿得太性感啦啦啦啦(噴鼻血






竟然是大腿內側開孔啊啊啊
這樣開高一點一直開到褲襠不就可以看到....................


把那礙事的雙魚腿給我拿開!!我要看獅子中間的小獅子......(被打死
81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247 筆精華,10/12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2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