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9
GP 254

RE:【檔案提供】(新增8.1)直至8.0的角色去背圖片及背景音樂

樓主 ★☆TWY☆★ wingyintang
GP2 BP-
8.1 新系列故事:
需要之前角色的故事可以用回覆或留言功能。
790 庫庫爾坎
  有一林中村莊住著無數年邁老人和重病者,他們都被親友離棄,無家可歸而聚居於此。患有絕症的庫庫爾坎也是其中之一,他的家人不想再背負重擔,便把他送到此處、任由他自生自滅。

  那天,庫庫爾坎在河中捕魚時,魚網中竟有一顆深藍色的寶石……他驚喜地察看寶石,沒想到寶石發出藍色的耀光,使他得瞇起雙眼才不被強光刺傷。此時,身後傳來一把少女的聲音……
  『沒想到除了我和庫帕,這世上竟有人能與古神之力產生共鳴。』
  被嚇到的庫庫爾坎把寶石跌到地上,他連忙彎腰撿回,並望向少女,問:「這顆寶石是你的嗎?」
  『嗯……我想算是吧。』
  「那你拿回好了。」庫庫爾坎向少女遞上手中的寶石。
  少女搖了搖頭、把寶石推回給他,微笑著說:『你替我保管一下吧!也許這是你和它的緣份。』然後便轉身離去。
  在那之後,每次庫庫爾坎來到河邊都能見到少女的身影。他們無所不談,少女的一言一句、一顰一笑都深深烙印在他心中。他開始覺得這是場永不完的幻夢,它所帶來的痛苦是多麼的真實,但所給予的幸福卻又是如此虛幻,彷彿那短暫的生命就只為了與她相遇而存在。

  本應將生死拋諸度外,但遇上少女後,他變得恐懼死亡……心裡只想和喜歡的人一起、不願放開那雙手。生存的欲望無時無刻刺痛著他的心靈。他懇求上天不要奪去他的生命,並努力尋找治癒的方法,可惜卻只是白白浪費剩餘的時間。

  庫庫爾坎痛苦地按著胸口、跪倒在地上,啜泣地說:「我不想死!我還不想死呀……」此時,少女跪在他的身旁、輕輕按著他的肩說:『不要緊的,人類愚鈍無能,所以才無法治癒你。但,古神之力卻擁有無限的力量!』語畢,她指向庫庫爾坎口袋中那寶石。
  庫庫爾坎拿出寶石,它頓時閃耀出刺眼的藍色光芒。灼熱起來的寶石似在叫他放手,但那想和少女永遠在一起的信念使他堅決地雙手合十、將寶石擁向身體。當庫庫爾坎回過神來,他的身軀已不再是人……
  少女感動得落下淚水,她依偎著庫庫爾坎說:「由醜陋的人類脫變成美麗的幻龍……這就是古神的恩賜……」
791 守衛龍神 ‧ 庫庫爾坎
  神界大門終被人類召喚師打開,門後神族劍拔弩張,大戰一觸即發。此時——
  「吼——!」
  一聲龍吟叫眾人停下動作,兩個黑影從神界飛來、落在神人兩族的中間。其中一個黑影慢慢變成一個曼妙的少女。她不屑的目光盯著眼前所有人類,朱唇微張說:
  「我早就說人類該要滅絕!」
  庫庫爾坎聽到命令,把手遞到胸口中的面具前,面具詭異的張開口,漆黑洞中吐出一把長劍和長槍。他提武器衝向召喚師前,少女則輕笑著轉頭看向眾神。
  「現在的神族可真弱少!」
  霧氣在少女手邊湧現,怪霧與少女結合,漸變得巨大的她再次化身成龍。
  庫庫爾坎不斷揮舞手中劍槍,人類只得東躲西藏,他們運用英靈卡片、以元素之力撃向怪龍,怪龍看似笨重的身軀卻異常靈活。人們的攻擊完全無效,反而一點一點削弱了自身的力量。
  「吼——!」少女變成怪龍竟說出人話,「庫庫爾坎,不要對他們留手!」
  聽到她的話,庫庫爾坎周遭的空氣就像被甚麼吸引一樣,水元素不斷向庫庫爾坎聚攏過去。在神族軍中的波塞頓看見此景,不禁面色微變,然而並沒人注意到,人們的目光都被庫庫爾坎吸引過去。他手中的利劍泛起一絲絲刺寒的霧氣,那長槍的槍刃凝結著薄霜。庫庫爾坎展開雙翼用力的拍動,面前的人類瞬間變為冰雕。他橫揮長槍,冰雕便成了冰屑。
  剩餘的人類頓時呆住,一個召喚師開始後退,其人也跟著撤退。怪龍裂著巨嘴說:「人類總是那麼可笑!」
  她揮動巨爪劃出幾道流光,流光碰到的一切都變成碎片。那些召喚師嚇得急腳逃命。庫庫爾坎剛想追撃,怪龍便阻止他。
  「命運一早注定……庫帕,我法芙尼爾『回來』了!」
792 皮亞沙
  「洶湧的大海元素,水的寶石。」
  「熊熊的烈焰元素,火的寶石。」
  「青翠的林蔭元素,木的寶石。」
  「耀眼的光輝元素,光的寶石。」
  「沉默的暗黑元素,暗的寶石。」
  庫帕把古神之力封印在不同的寶石之中,那些寶石堅硬如鑽,通透如璃。那天,法芙尼爾想要搶奪庫帕所持有的寶石,卻被庫帕把它們散落在大陸的各處。
  作為火元素之力的皮亞沙被強烈的火元素吸引,掉落在極旱之地。皮亞沙雖不像皮拉圖斯一樣與庫帕那麼親暱,但祂卻非常尊重庫帕。不單因為庫帕是製造祂的人,更是因為庫帕的理念。
  皮亞沙的寶石落在極旱之地,隨風沙飄泊。直至被一個人類商旅發現,祂展轉的到了一個又一個人類國家,皮亞沙擁有著高智慧,比起與庫帕旅遊時的見聞,更見盡人類所有的智慧、情感、行為,使祂更堅定的認同著庫帕的理念。
  某天,皮亞沙又在拍賣會被拍賣,長久以來,祂也就習慣。每當有錢人把祂買回去,那戶人家很快就會傾家蕩產,逼不得已的又要把祂賣掉。漸漸被人們稱祂為「厄運的紅寶石」。拍賣官環看四周,發現沒有人高舉牌,準備下槌棄賣,突然一把嬌柔的聲音說話。
  「我出十萬金幣!」
  只見一個拖著小女孩的貴婦正走進大廳,貴婦叫道,拍賣會上的人都竊竊私語。當貴婦拿到寶石便拖著小女孩離開拍賣會。在離拍賣會不遠處,貴婦蹲下來與小女孩對視並把裝有寶石的盒子塞進小女孩的懷裡。
  「愛麗絲,你要好好保管這寶石,或許某天祂會救你一命。」
793 墮魔傲龍 ‧ 皮亞沙
  魔境那屬於紅心女皇的宮殿裡,三月兔緊張地捧著一個寶盒跑著。牠小心翼翼的握緊手中的盒子,步伐越加越快,很心急要向紅心女皇呈上這個看似價值連城的寶物。

  「陛下,三月兔剛找到一個寶物!」三月兔興奮的把寶箱呈上。
  一個侍衛從他手裡接過寶箱,打開它遞到紅心女皇面前。紅心女皇看著寶箱裡那顆奇怪的紅色寶石,總感到那寶石有種異樣。
  「三月兔,這個你從那裡找到?」紅心女皇問。
  「我剛才在花園發現一個閃亮亮的東西,走近看看就發現這顆寶石。」三月兔答。
  紅心女皇愈看就愈覺得寶石非常怪異。她想了想便下達命令:
  「這東西很奇怪,而且依附它的力量不像是魔境的。燒毀它,免得麻煩!」
  那侍衛拿出寶石,拋到空中,揮動利劍想要切碎它,可是無論怎樣砍也不能撃碎它,所有人很是好奇。紅心女皇站起來,用自己的利爪拾起那寶石。在眾人的目光下,利爪燃起金黃的異火,透過撲面而來的熱浪就可以知道那溫度之高。
  突然,一道輕柔的聲音響徹整個宮殿:

  『柔風將咒文化作詠唱,沉睡之力將再次甦醒,喚起我們存在的意義,醒來並聆聽我的歌聲,起來為守護世界而戰。』

  那寶石發出一陣怪異的紅芒,把金黃的異火都變成橙紅,那滾燙的火焰慢慢凝聚成一個火球。火球逐漸膨脹成一隻怪異的生物……
  『魔境的小女孩,告訴我怎樣離開這裡?』
  紅心女皇不禁感到奇怪,此時那把聲音又再響起。
  『魔境的小女孩,我再問你一次,我要怎樣才能離開這裡?不然她們全都得死!』
  未幾,一個黑洞出現在祂的身旁,愛麗絲從黑洞中走出來,向生物施以貴族之禮。
  「尊敬的古神使徒——皮亞沙,請原諒她們的無禮,這就給您離開。」
  皮亞沙跳進黑洞,那火燙的溫度瞬間消去,除了滿頭大汗的眾人,皮亞沙就像從來沒出現。
794 皮拉圖斯
  古神的力量使世界陷於崩壞邊緣,為阻止失衡,祂們不得已離開世界。為免世界再因失衡而崩裂,古神在離開前創造了兩名看守者——庫帕和法芙尼爾,古神給予她們不朽的身軀,以來代替祂們守護世界並留下部分力量給她們以備不時之需。而為免影響世界的發展,庫帕將古神之力封印於五顆寶石中,由她與法芙尼爾分別保管。

  這五顆寶石的力量會隨人的心境而變化。庫帕一心與世界共融,她就像個旁觀者審視著一切,只要不危害世界、她都不作出干預。
  後來,庫帕從寶石中喚出三條巨龍作為旅行的夥伴……庫帕與木元素的皮拉圖斯的感情尤其要好,她們總是形影不離,分享著知識和想法。

  某天,庫帕和皮拉圖斯在山上俯瞰眾城,身後忽然傳來法芙尼爾的聲音……
  「原來你們在這裡。」
  「法芙尼爾嗎?怎麼突然來找我了?」
  「這世界真美呢,只可惜……」法芙尼爾走到庫帕身邊,眺望遠方一個人類古國,說:「人類根本不懂珍惜!他們被貪念和恨意牽著鼻子,從不感恩!」
  「事實確是如此……」
  「因此,我們必須要將人類消滅!」
  「什麼?」庫帕無法相信法芙尼爾的話語。
  「只有這樣才能保護世界!」
  「不!這樣做只會帶來混亂!」
  「你的思想被污染了!庫帕,你忘記了我們的使命嗎?」法芙尼爾逼近庫帕,伸出手、說:「將寶石給我!一切必須撥亂反正。」
  法芙尼爾手上的兩顆寶石閃耀著黃光和藍光,石龍還未形成,庫帕已感到祂們的氣勢。庫帕心知若她們在此戰鬥起來,強大的古神之力將會令世界崩壞……庫帕望向皮拉圖斯,皮拉圖斯輕輕點頭、默許了庫帕的決定。

  庫帕望向法芙尼爾,說:「我絕不會讓任何人破壞這世界!」她唸著連串的咒文,五顆寶石一同發出強烈光芒,石龍之身逐點崩解、化為碎石……
  「你竟然……!」法芙尼爾想阻止卻已無能為力。
  庫帕依依不捨的望著皮拉斯圖,只能在心中許下會重聚的願望。
  石龍消逝、光芒褪去,擁有古神力量的寶石亦就此不知所蹤……
795 復甦遺龍 ‧ 皮拉圖斯
  「我們竟一直都沒發現這裡藏著一座神殿……」格蕾琴詫異的望著眼前的大門,雖已經歷時間的洗禮,但仍屹立並守護著門後的東西。
  「肯定是這裡吧?」米基利望著身旁、拿著探測器的莉莎問。
  「嗯,探測器確實是指著這個方向的……」莉莎一臉疑惑,始終難以相信他們一直在追尋的神龍之力竟就近在咫尺。
  「先進去再算吧。」格蕾琴邊說邊用力推開大門。
  偌大的空間只剩下一顆懸浮於空中、暗綠色的寶石,周圍的一切都已變得破碎。米基利他們慢慢步向寶石,越接近它、探測器所發出的聲音也隨之變得響亮……
  「真是難以想像,這顆寶石竟散發出和神龍之力同樣的磁場……」莉莎難以置信的望著寶石。
  「難道這就是我們一直在尋找的神龍之力?」
  「不……這有點不同。」米基利輕輕搖頭、思索著這寶石和神龍之力之間的關聯。

  門外突然傳來蠻牛貳式的聲音:「停下,否則開火。」格蕾琴三人連忙轉身望向身後,不知何時大門站著一個陌生的少女。她不理睬蠻牛貳式的警告、無視米基利他們的存在,眼神一直只停駐在寶石、彷彿受它所牽引,一步步的走向它。
  「入侵者,殲滅。」蠻牛貳式舉起槍、正想射殺少女之際,米基利揚手阻止,眼前所發生的一切告訴他——也許解開所有謎團的鑰匙就在這少女身上……
  就在一步之遙,少女停下腳步,她朝著寶石伸出雙手、喃喃自語地說:「是時候了。」少女口中唸著咒文、寶石開始散發出強烈耀目的綠色光芒,周遭大小不一的碎石以寶石為中心、重新組合成一條石像龍……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學者們無一不為眼前的景象感到驚訝。
  石像龍靠向少女,少女輕撫著石像龍的頭,彼此親暱地以額輕輕相碰。然後,少女轉頭看向學者們,凝重地說……

  「命運之輪已開始轉動,誰都被牽涉其中、無法逃脫……」
796 法芙尼爾
  法芙尼爾和庫帕均為古神所創造的看守者,由有意識那刻開始她們就肩負起守護世界的使命。後來,她和庫帕分別保管封印了古神之力的寶石,各自踏上不同的旅程。
  世上的一切於法芙尼爾都有著特別的感情,因為她們來自遠古的創造主。每一次接觸不同的元素,和不同的生物互動,都讓法芙尼爾感覺到古神們就在身邊,一直與她同在、一同看守著這個世界……她喜歡獨自待在樹林內,感受著大自然的氣息,就算一整天只躺在草地上、望著平靜的天空也不會生厭。

  法芙尼爾整個人躺在草地上,閉上雙眼感受著身邊的一切——溫煦的陽光和清新的氣息。突然地面傳來震動,刺鼻的燒焦味從不遠處吹來,使得法芙尼爾不得不掩著鼻子、朝著氣味傳來的方向趕去。
  她站在山頭上、所看到的事物使她既驚愕又憤慨……動物因受驚而四處逃跑,樹林都化成一片火海,兩批舉著不同旗幟的人衝向對方撕殺著。他們無視周遭,眼中只有殺戮,可憐無辜的生命卻因而消逝……
  看著這一切的法芙尼爾,心中的怒火不斷熊熊燃燒。此時的她還不知這種情緒就叫作「憤怒」,只感到彷彿有把聲音在叫她把這些毀壞世界的人都通通殺掉。法芙尼爾忍不住拿出淡黃色的寶石,開始詠唱咒文……

  『世上有著信賴的事物,眷戀著那懷念的情感,守護著那重要的一切,存在只為斬斷那罪孽,力量信念將與我同在。』

  法芙尼爾的人類身軀慢慢轉變成一條巨龍,她兇惡的眼神直射向戰鬥著的人們。一聲龍吼,便衝向人群,人們還來不及有所反應已被巨掌壓碎……他們爭相走避,為保命把戰爭拋諸腦後。然而法芙尼爾並不打算放過任何一個,她知道她必須守護這個古神所愛的世界,而人類只會破壞、不懂珍惜。光元素之力開始聚集成光環,向周遭的人們射去……
  「醜惡、低賤的存在!我絕不容許你們再傷害這美麗的世界!」
797 攻伐龍神 ‧ 法芙尼爾
  「該死的人類!」宙斯暴跳如雷,「給我加派人去守著入口!」
  轟雷鳴閃,足以說明祂的心情是多麼糟糕。眾神第一次看到如斯暴怒的宙斯,
  「宙斯,有需要這麼憤怒嗎?」一旁的波塞頓冷笑著。
  「波塞頓,如果我不念你是兄長,我早就把你逐出神界,少在那裡說風涼話!」
  忽然,一個神族士兵氣急敗壞的衝來,跪在宙斯前。
  「人類已經來到結界前了。」士兵氣喘喘道。
  宙斯的怒火燒得更旺,祂揮手帶著眾神走向神界大門。

  「轟隆!轟隆!」
  當眾神來到大門,聽到這震耳欲聾的聲音。祂們透過魔法看見人類正利用元素的力量想要轟開大門,高傲的宙斯頓時感到被蒙犯。
  「父親,容許我把他們殺死!」一向自恃甚高的阿波羅也容忍不了。
  除了善良的赫淮斯托斯和冷眼旁觀的波塞頓外,眾神紛紛向宙斯請戰。宙斯環看眾神,又望回大門,巨響不斷消磨祂的耐性。宙斯大手一揮,允許眾神出戰。得到指示眾神都開始備戰。此時,赫淮斯托斯走向宙斯。
  「父親,或許他們以下犯上,但我請求袮放他們一條生路。」
  「不能!殺一以儆百,這些人都必須要死!」宙斯早已被怒火蒙蔽。
  「父——」
  赫淮斯托斯還未說出口,就被一把三叉戟擋住,波塞頓向著祂搖頭。
  「你那可笑的父親、可憐的神王已經失去理智,祂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神界大門終被人類召喚師打開,門後神族劍拔弩張,大戰一觸即發。此時——
  「吼——!」
  一聲龍吟叫眾人停下動作,兩個黑影從神界飛來、落在神人兩族的中間。其中一個黑影慢慢變成一個曼妙的少女。她不屑的目光盯著眼前所有人類,朱唇微張說:
  「我早就說人類該要滅絕!」
798 瓦維爾
  庫帕從寶石中喚出三條巨龍作為旅行的夥伴,三條巨龍在遊歷當中不單產生智慧,更生出各自的性格:皮拉圖斯的溫柔、皮亞沙的高傲以及瓦維爾的霸道。三龍以庫帕為首,各自擔任不同的職責。皮拉圖斯與她分享智識,皮亞沙保護她的安全,瓦維爾為她開路;然而,庫帕認為單是旅行不足已令祂們成長,她要三條巨龍開始各自的旅途。

  皮拉圖斯與皮亞沙並不願意遠離庫帕,祂們依舊留在她身旁,而瓦維爾得到允許後便獨自離開。祂知道必須走上自己的道路,而一直待在庫帕可沒法得到智慧和力量。
  瓦維爾並沒有前往那些人類城市,祂去了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祂認為自己需要修練和沉澱。瓦維爾在那裡不斷冥想、思考著所有學習過的事物,不知過了多久,或許一年,或許十年,瓦維爾在沉寂中悟出祂對這世界的理解。

  某天,瓦維爾聽到不斷的巨響正接近自己的所在地,祂從自己休息的山洞走出來。當祂一走出山洞,迎面而來一陣強大的魔力波動撲向祂,只見一道暗紫色的能量正向祂衝來。瓦維爾交叉雙爪擋著,但那能量不斷撕裂著祂的雙爪,突然一個黑影閃到祂面前。
  「大蜥蝪擁有古神的力量可真有趣,我留意你很久,把你的力量給我!」
  黑影一手伸向瓦維爾胸口的寶石,瓦維爾只感到靈魂好像被甚麼吸食著一樣。祂痛苦的大吼。就在瓦維爾快要失去意識前,祂感到一股熟悉的力量,接著便倒下去。

  庫帕看著這顆有裂痕的暗紫寶石張唇喃喃自語:
  「對不起,瓦維爾!」
799 罪孽霸龍 ‧ 瓦維爾
  『可恨的神族……!只懂袖手旁觀!』
  『在我被魔族奪去一切時,所謂的神族又在哪裡了?』
  『我要擁有與神匹敵的力量!要將神族都燃燒殆盡!』
  戰爭的不斷使生靈塗炭,冥界充斥著亡靈的悲怨。
  冥界大殿中收藏了一顆暗紫色的寶石,自被黑帝斯從冥河中找出來後,就一直放置於此。它聽盡亡靈的哀號,見盡一切的殘酷,對不顧眾生的神族漸生恨意。然而,它始終無法掙脫封印,心中懷有再多恨意亦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一切如常的那天,冥河中依舊有無數的亡靈在飄浮,黑帝斯懶理亡靈們的哭訴,暗紫色的寶石依然靜靜的安放在大殿的中央。被封印於寶石中的龍閉上雙眼沉睡著,忽然耳邊響起熟悉的歌聲……
  『柔風將咒文化作詠唱,沉睡之力將再次甦醒,喚起我們存在的意義,醒來並聆聽我的歌聲,起來為守護世界而戰。』
  歌聲漸漸消去,沉睡中的龍頓覺有股力量走遍全身,昔日的古神之力再度被解放出來。與此同時,大殿中的寶石發出強烈刺眼的紫色光芒,力量之大使得大殿也震動起來,大殿塌下的石塊、亡靈的怨恨都成了石龍構築身體的元素。

  強烈的震盪使黑帝斯坐立不安,祂連忙走到大殿,沒想到甫打開大殿的大門就被一隻巨爪給壓倒在地上。定過神來,才驚覺是一條不知從何而來的巨大石龍……
  『帶我去見神族……』
  「是你在跟我說話嗎?」
  『我只說一次,帶我去見神族!』
  黑帝斯留意到原本放在大殿的寶石竟消失不見,卻反而多了一條巨龍現身於大殿中,將所有事情聯想起來後使黑帝斯忍不住大笑起來……
  「有趣、有趣!你要見神族,對吧?想向神族報復,對吧?」
  「就讓我來帶你去!我也早就對祂的偽善看不過眼!」
  石龍鬆開壓著黑帝斯的手,望向上空、說:『我想要的不是報復,只是要向真正有罪之人給予應有的懲罰!』

相關樓層:
故事列表#76(9.11版本英文) #75(9.11版本中文) #52(8.1版本中文)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6181 筆精華,11/24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