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1
GP 25

【心得】終焉的庭院哀歌

樓主 鞍馬山の黑天狗 alicesoul
GP14 BP-
這是獻給庭的最後弔文,式姬之庭的相關社團跟粉專都有放了所以拒絕任何轉載與轉貼,感謝合作。

從得知結束營運的消息寫到正式關閉伺服器的今天,為曾經陪伴我三年多的庭我只能回報以弔文。



在這妖怪橫行的時代,終究沒有一處清淨。

「妖怪們開始行動了。」仰起的稚嫩臉龐蒼白的可怕,小梅緊咬著下唇注視著院落上逐漸粉碎消失的結界壁障。

她早該意識到了。女孩懊惱的想著。

「我知道。」同樣臉色蒼白的陰陽師少女將宅院的大門深鎖上,並按上了符稍微延緩他們被發現侵擾的時間,「同盟已經沒有多少夥伴能夠支援我們了。」

守護著地區的大結界是以各陰陽師宅院為中心點立起屏蔽結界的,但隨著越來越多的陰陽師出走,成為空城的庭院就不再擁有足以支撐結界的力量而失去作為結界點的作用。

一旦結界的結構變得鬆散就容易被擊破,那便是現在。

「我們會變成怎麼樣呢……?」膝丸侷促不安的拉著髭切的披風,「要是這裡被擊破了……」

「別說這種話,我們會沒事的。」用力捏捏妹妹的手,雖然細微但風鈴草仍能看出她的手發著顫。

「黃泉平坂的妖怪傾巢而出了。」沉穩的嗓音從上方響起,隨著漆黑的鳥羽落下的是出外探勘前線戰況的鞍馬式姬。

「沒有陰陽師的庭院已經有半數左右被妖怪擊破了,照這態勢可能不消多久便會到達我們這。」

在那名式姬臉上的是少有的沉重,情況已經如此不樂觀甚至是惡劣了。

「是要與牠們背水一戰或是退避到安全的地方,現在就必須做出決定。」

該怎麼辦呢?

她們至今仍未成功踏破黃泉平坂的最深處,若是對上黃泉最深處的妖怪的話她們是沒有勝算的……退避?若是非戰之罪孰能避之?待到妖怪橫行時哪還有安全的地方?

庭院被擊破了該怎麼辦?自己死了就算了,那金桂她們呢?該怎麼辦?

少女惶然的掃過庭院中注視著自己的一張張迷茫的臉,自己的式姬們現在也和自己一樣的無措,作為使役她們的陰陽師她不能慌,一旦亂了陣腳大家也……

「冷靜點,風鈴草大人。」輕拉起風鈴草的手握住,鞍馬毫不意外的感受到那隻手上汗濕的冰冷,緗色的眸對上她的琥珀色,「我說過的吧,不管妳的決定是什麼我都未曾後悔跟隨妳過,以前是、現在是——甚至未來。」

她的眸中帶著光,鞍馬斂下眼瞼,收緊握住她的手,「所以您別想甩開我。」

不自然的抿唇,一瞬間想過在妖怪攻陷之前將式姬們全數遣返升天以策安全的少女別開頭。

「我們不怕一戰。」超葛葉驀然出聲,「與其落魄的逃跑,我更期望能將長槍送進牠們的心臟,咬破牠們的咽喉,扯碎牠們的軀幹。」

妖狐冶豔的面容帶起殘虐冰冷的笑意。

「黃泉深處的妖怪會發出怎麼樣悅耳的悲鳴,這不是很令人期待嗎?」

「咦?欸?鴉?」被超葛葉的獵奇發言驚住的少女瞬間還沒辦法反應過來。

「妾身也是這麼想的。」抖落手上菸桿上的餘燼呼出黑煙,木花家倦怠的千金抬起原本垂斂著的蔚藍瞳眸,「嚇著妾身可愛的妹妹與陰陽師的罪可是很重的。」

「把那些沒禮貌的傢伙們通通趕回去!小鞍掛貓是這麼說的喔,比起落荒而逃……我們的力量風鈴草是知道的吧,所以不需要擔心啦我們絕對絕對絕對會把牠們通通趕回黃泉最深處的——」超小津野搭著超鞍掛貓的肩,前者櫻粉的翅膀揮振,揚起了風塵,後者的雙尾也用力的拍打著地面附和著。

「我、我也是這麼想!」抱緊斑駁的狐面,身着華服與彩花的空狐直直的望著自己的陰陽師,「風鈴草一直都有遵守諾言,不管我變成什麼樣都陪著我……所以我也!」

「只要是您所希望的,就算粉身碎骨我也會替您完成。」位於善狐頂點的天狐溫順的微笑,「所以請儘管拜託我吧,只要您能幸福,我都會替您做到。」

「我們會守住這裡的。」麥色的指尖輕觸上少女的臉龐,絕麗的鬼姬對陰陽師露出安撫的笑容,「親愛的,我絕對的信任妳,妳也會相信我的對吧?」

「我們也是……」

「我也……」

庭中式姬紛紛應和,鼓譟起來打破了原本凝滯的氛圍。

「大家都是這麼想的,風鈴草大人。」鞍馬天狗再次與少女相視,「您,怎麼說?」

原本因緊張不安而冰冷的手被她們的話語熨燙,連心口一樣,暖得一塌糊塗。

「我……」閉起眼睛,用力回握了握鞍馬的手,然後睜開眼,名為風鈴草的陰陽師少女眼中所有的是從未有過的堅毅光芒,「現在聽我,全體式姬進入備戰狀態,全面迎戰!」

「是!」


那是長達一個月的攻防戰,不斷重複著妖怪襲來、退治、短暫休兵的循環,庭中的式姬數量也不比從前——較為弱小的式姬在失去應戰能力後被陰陽師遣返升天,那是她們約定好的——妖怪依然像是無窮盡般的不減反增。

宅邸據點的陷落便是無法改寫的結局。

「有完沒完啊。」長槍畫出了圓,挑開撲上前的妖怪軀體,濺出一蓬血花,沾上式姬的面頰,惹得超葛葉原本便艷麗的臉龐更加妖冶。

染上的鮮血乾了又濕,血液氧化後在衣上留下紅褐色的印記,不斷戰鬥所累積的疲憊已經讓身體與精神瀕臨崩潰。

「一群又一群的煩死啦——!」揮舞手中的扇子不斷引起烈風,超小津野與斬殺敵人後迅速回頭的超鞍掛貓並肩,難得的少話了。

「牠們可還真不知疲倦為何。」知流嘆出黑色的眩霧放倒了不少試圖衝破宅院大門的妖物,但又是更多的妖怪前仆後繼而來。

同樣不知疲倦的鬼姬與天狗揮舞著巨斧和羽扇逼退妄圖越雷池一步的愚者。

斧頭破空的裂響與砍入血肉的聲音隨著像是舞蹈般的超鈴鹿御前動作不絕於耳;風刃混雜著揚起的沙塵撕裂著眼前妖怪,鞍馬冷眼舉起手中羽扇,揮下,再次颳起暴風。

被好好的保護在式姬們之後的陰陽師冷凝著臉,不斷的替她們回復傷勢與附上強化。

作為後勤補給的小梅也在宅邸內替短時間無法回復傷口的式姬治療而奔波。

「一點鍾方向注意,有強大的妖氣接近了。」用袖口抹掉濺到眼部的猩紅,「如果沒有意外的話,是酒吞童子。」鞍馬估算著襲來的妖怪順序,在前幾次的經驗下的發現似乎是照黃泉平坂的階層高低來襲。

趁著結束這一輪敵襲的空檔稍微緩口氣,做為參謀的式姬已經開始擬定起接下來的作戰策略了。

「我先去檢查其他地方有沒有被侵入的跡象。」確認式姬們沒受什麼傷後便抓起一把符紙奔走修復著破損的宅院結界,風鈴草以房為中心,在宅子的八卦位上補齊咒力以穩固結界。

「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如果到了最糟糕的地步,」看著風鈴草消失在長廊拐角,小梅走出房,靜靜的開口,「就請妳照我們所約定好的那樣做吧。」

嬌小的女孩與鞍馬式姬相望,每個人都是清楚的,現在她們所做的不過是困獸之鬥,照現下的趨勢,距結界徹底的崩潰不消幾日。

「這麼做會被她恨上的吧。」垂下眼,鞍馬慘澹的微笑。

「也只有妳有這本錢讓她恨上了。」將手上斧頭所沾染的血污擦拭乾淨,超鈴鹿御前神情淡漠的睨了她一眼,「畢竟對她來說最重要的是妳。」

畢竟太重要了,再怎麼怨恨也不過爾爾。

「但是——」

『轟隆!』

重物撞上邊壁的巨響阻止她們繼續交談,那是來自宅邸後邊的聲響。

式姬們瞬間心頭一跳,瞭然了巨響的原因。

妖怪繞過正門襲來了。

「不該這麼快的才是——」張開羽翼,慌亂的掠過廊道,不顧翅膀撞上梁柱的疼痛,鞍馬只希望能立刻站在她身前。

銳利的鳥喙貫穿了天狐的胸口,被護在其身後的陰陽師顫抖著瞠大雙眼,捂住嘴巴像是抑制自己尖叫一樣。

「紫、紫蘇……!」

妖怪的襲來讓人猝不及防,連抬起手中槍矛抵擋都來不及,尾崎在第一時間的反應只能將陰陽師護到身後,將自己迎向敵人,用自己的身體做為她的護盾。

看見自己重創了目標,朱紅的巨鳥抽出自己的喙,撲騰著雙翼高凌於空,仰首發出尖銳的長嘯。

「……是朱雀……」慌忙趕至的式姬驚愕的望著在空中振翅的巨鳥,被瘴氣侵蝕的四神之一雙目血紅的瞪視著底下的她們。

「紫蘇、紫蘇……吶、不要嚇我啊……」踉蹌的上前扶起面色蒼白的天狐,陰陽師恐懼的看著她胸前的空洞——那張憑依的式紙幾乎被撕裂成碎片。

「抱歉呢……風鈴草大人。」即使劇痛仍對著她露出微笑,尾崎撫過陰陽師同樣蒼白的臉龐,「在能幫上妳的忙之前……就得離開了……」

幾乎是在一瞬間,那張破碎的式紙化做粉塵,連帶著尾崎的身子消失殆盡。

「噫啊啊啊啊啊啊!」失控的尖叫,陰陽師被撲上前的超鈴鹿御前死死的按在懷中,「牠把紫蘇給!牠把她殺死了啊啊啊啊啊啊!」

少女瘋狂掙扎著,試圖用手中的咒符將妖化的四神打下來,無奈惡鬼的力氣實在大的不可思議,她只能急促的呼吸喘息,被強烈的憤怒與悲傷刺激的幾乎暴起。

「水銀!」

「妾身知道。」迅速的應了鞍馬,知流欺身上前,在陰陽師面前噴了沉眠的烏煙,她先是嗆咳了幾下,在對式姬表示異議之前昏迷過去了。

「看來已經要進入最糟糕的情況了啊。」捏緊手中長槍,緊握到指甲幾乎陷入肉中,超葛葉臉上已經不是富有餘裕的表情了。

在天空的一邊有著黑雲正迅速的向這蔓延,在雷雲之中能清晰可見巨龍翻騰的身影。

「朱雀後是青龍,白虎與玄武大概也不會落下了。」從超鈴鹿御前手上接過昏迷的陰陽師,小梅咬住自己乾裂的唇,將她再推向鞍馬,「按我們那時說的去做,現在!馬上!」

「可、」鞍馬式姬難得猶疑卻被強硬的頂回去。

「沒有什麼可是了!讓陰陽師活下來才是我們的主要目的,我們式姬就算式紙被破壞了還有一定的機率能夠升天等待再次被召喚,但他們死了就死了!不會再回來了!」大顆大顆的眼淚從蜜棕色的眼中不斷滾落,淚水在掉落之前被小梅用力抹掉,「在四神聚齊前快離開,不然就真的來不及了!」

斧頭在鞍馬眼前狠狠的劈下,在她身前幾厘米的地面留下深深的痕跡。

「那是只有妳能做到的事。」動手的是超鈴鹿御前,鬼姬鮮紅的瞳眸冷冷的望進鞍馬眼底,「帶她離開,確保她的安全,這就是妳該做的。」

「把我的親愛的照顧好,那是妳才能做的。」在冷硬的話語後,幾乎是哀求的呢喃。

抱緊懷中的陰陽師,鞍馬天狗咬牙,展開漆黑的鴉羽,振翅飛起,朝向黃泉平坂的深處前行。

注意到式姬動作的朱雀蓄起火焰想將其擊落,但比牠更快的是與鞍馬同時飛起的超小津野與超迦樓羅,連續擲出的風刃讓牠的火焰扼殺在羽間只餘細碎星火。

「開什麼玩笑啊?怎麼可以讓你來搞破壞呢?空中戰可不是只有你能打呢不要太小看我們啦!」

「聽迦樓羅的笛音好好淨化你那骯髒的瘴吧?」

憤怒的朱雀再次揚起鳥首,衝著兩名天狗式姬尖嘯,與此同時,地面劇烈的搖動起來,裂出數道的巨縫,黑色的巨龜從裂縫探出了身影,隨著雷雲與青龍的接近帶起了颶風,風中隱約能看見模糊的白色巨獸的影子。

「來了。」緊張的捏緊衣襬,小梅倒抽口氣。

「第一次看見四獸齊聚居然是這種時候。」妖狐舔了舔唇,說不受震懾是假的,但面對強敵的興奮感遠過於恐懼。

「不管怎麼說,我們的任務就是把牠們打下來——再不濟也要擋下牠們。」提起巨斧扛上肩, 超鈴鹿御前抬頭確認帶著陰陽師的鞍馬身影已經在天邊模糊,長長的吁出口氣,「守護好她們的背後,那是我們最後的任務。」

麥色的肌膚上青筋浮起,善嫉的鬼姬將繫在髮側的鬼面摘下,覆上自己妖嬈的面,「你們可真是徹底惹毛我了呢。」一抿紅唇,揚起了笑紋,解禁了所有的五行之力。

來吧,最後的討伐。


『在黃泉平坂的深處有著能通往異界的門,我們稱呼它為幽界之門。』

女孩稚嫩的嗓音在腦中迴盪,在休兵的短暫日子,她與那名一開始引領她們來到宅邸的女孩秉燭長談。

『所有的妖怪──包括我們──都是透過那扇門來到此處了。』難得肅穆的抬手讓鞍馬先不要說話,梅垂著蜜棕色的眼眸,『幽界之門的彼端有著名為逢魔時退魔學院的學校,那裏有我的熟人,去到那裏能保障風鈴草的安危。』

『通往異界不會對她造成傷害嗎?』通往異界代表著會經過空間的扭曲,鞍馬不認為這對脆弱的人體不會造成任何傷害。

『傷害沒有妳想的嚴重。』搖頭讓對方放心,梅注視著自己的雙手,『但是在穿越通道的時候可能會對身體產生點影響,或許是性別的置換、年齡的倒錯或是面貌的改變都是有可能的。』

『這太胡來了——』

『這是能保障她的唯一方法。』平靜的打斷鞍馬的話,『只要她還活著,我們就有再相見的可能,陰陽師就是我們唯一的希望妳還不懂嗎?』

燭火跳動著,燃熔的白蠟蜿蜒的落下蠟珠。


被肆虐過後的宅院徒留斷垣殘壁,妖怪的殘骸與破碎的式紙散落在地面。

那一天,美麗的陽光映照進來,斷裂的緣廊蜷縮著嬌小的身影,在這怪物正跋扈的世上,失去主人的庭園平靜的不可思議。

那名蜷縮的女孩緊握著幾片式紙,在廊上陷入永遠的沉眠。

FIN


14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129 筆精華,05/28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