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670

RE:【其他】 小小天使飼育日記

樓主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bf480074
GP2 BP-
day 4 新年特別篇

    今天下午的天氣很涼爽。亞茲拉爾叔叔說,小天使們需要到戶外透透氣,所以我就帶著佩芬跟米莉到公園玩。我和島風帶著幾顆小塑膠球,與她們還有島風的寵物小連裝砲們拋著玩――亞茲拉爾叔叔說這樣可以訓練小天使們的反應能力跟飛行技巧,順便可以達到運動的效果。
    我們把小球丟在空中,佩芬跟米莉也拍著翅膀飛舞著拋接來去,連裝砲們也不甘示弱的加入這場比賽,活力十足的競爭著。我們在公園裡跑來跑去,小天使們接了球在拋回來給我們,在豔陽下開心而忙碌的笑著。
    「要去了!要過去了喔!」我將球丟到不同方向,米莉跟佩芬拍著翅膀精準的追著,把丟出去的小球一個個接在懷裡再送回來。我開心又得意的誇獎她們:「不愧是我們家的小天使呢,越來越厲害了喔!」
    米莉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佩芬手叉著腰,挺起胸膛驕傲地說道:「當然呀,我們都練習這麼久了,飛行技巧一定會提升的嘛!」
    「連裝砲醬,我們也不能輸了!」島風把球塞進小連裝砲2號的耳朵裡,興致高昂地叫道:「接招吧,蘿西!接得住就接看看吧!」
    小連裝砲擺動了一下耳朵,將兩顆小球颼的一下射了出來;由於來得太過突然,小天使們嚇了一跳,拍著翅膀向兩邊閃避,島風笑著說道:「什麼嘛,果然還是我們家的比較厲害一點。」
    「笨、笨蛋島風!妳在射哪裡啦!」看球飛的方向,我慌慌張張地說道:「那邊的小心……啊!」
    「好痛!」島風的2號連裝砲醬射出去的球不偏不倚打中了公園另一頭正在跟朋友聊著天的小霏姊姊,聽見她的叫聲,我跟島風連忙上前關心,佩芬跟米莉隨後跟了上來,她們兩個還搞不太清楚狀況的樣子;連裝砲醬倒是一副看起來很無辜的表情,跟在島風後面湊熱鬧。
    「小霏姊姊!妳沒事吧?」
    「嗚……是蘿西跟島風啊?」小霏姊姊撿起那兩顆球,摸了摸後腦勺說道:「小心一點嘛,雖然球是軟的,打到人還是會痛呀!」
    「對不起啦……」
    「好啦,好啦,沒關係,我知道妳們不是故意的。」她笑了一笑,我們頓時鬆了一口氣。常常跟我們玩在一起的小霏姊姊比我們大了兩歲,有一頭跟我們不一樣的漂亮黑色頭髮――媽媽說她是來自東方的一個很特別的民族,我記得亞茲拉爾先生好像也是;他說他們是「滑橋」,有跟我們不一樣的特殊的文化。媽媽好像對那些東西很有興趣,老實說我也覺得有點好奇――那些來自不同地方的人們,平常過的到底是甚麼樣的生活呢?
    「吶吶,話說小霏姊姊妳在這裡幹嘛啊?」佩芬降落到她的手上,歪著頭問道;小霏姊姊輕輕捧著她,好脾氣的回答:「我們在討論過年的事情啊。」
    米莉坐在我肩膀上問著:「過年是什麼?可以吃嗎?」
    「那個是我們一個很重要的節日啦,不是食物……不過說到吃,確實有不少好吃的東西。」小霏姊姊噗哧一笑,有耐心的解釋:「那是每年大家都會聚在一起,慶祝好幾天的大日子。大概就跟妳們的聖誕節是類似的感覺,放假、大餐、熱鬧的聚會!而且今年我們小鎮上的華人都已經說好了,大家要一起舉辦一場比往年都盛大的宴會!其他人也可以參加喔!」
    「咦?真的嗎?我們也可以參加嗎?」我期待的說道:「那我回家跟媽媽說一下,我也要去看看!」
    「好啊,到時候就等妳們囉!」
    跟小霏姊姊打過招呼,我跟小天使們興沖沖的回家告訴媽媽這個消息。小鎮上有這麼大的慶典,怎麼可以不去玩玩呢!
    回到家裡,來作客的亞茲拉爾叔叔跟媽媽依舊開心地聊著天。最近叔叔很常來我們家裡拜訪,除了關心小天使們的成長狀況,也常常跟媽媽聊起許多花花草草的事情――媽媽喜歡園藝,時常跟亞茲拉爾叔叔請教一些植物的問題,而叔叔也都詳細的解答這些疑惑,每隔幾天他就會來我們家跟媽媽討論這類的知識,兩個人看起來都很開心。
    「拉爾先生,派派之前寄過來的這個盆栽,雖然看起來像藤蔓類植物,但我一直搞不清楚它的習性呢。你知道這個要怎麼栽種比較好嗎?」
    「小哈夫人,它的蔓藤有很強的吸附力與生長性,還有類似捕蟲植物的機制抓取四周的物體,分泌液則是會溶解纖維類的物質作為自身養分吸收,所以請將它跟其他植物隔離會比較好;另外,如果要讓藤蔓有可以攀附的支架,建議採用金屬製的比較不會有被腐蝕的問題。移植的時候也請務必戴上手套並小心不要碰觸分泌液,以免衣物被溶解。」
    「原來如此,外子還真是寄了不得了的東西回來呢……」
    「媽媽!拉爾叔叔!我們回來了!」
    「哦,是蘿西啊。」媽媽笑著說道:「今天過得怎麼樣?開心嗎?」
    「嗯,很開心喔!」我一屁股坐進沙發,佩芬跟米莉停靠在椅背上休息,我興奮的說著:「今天在公園碰到小霏姊姊,她說過幾天鎮上有要辦一個叫做『過年』的慶典,到時候一定會很熱鬧!媽媽,我們可以參加嗎?」
    「欸?這不太好吧,人家的節慶我們不請自來湊熱鬧……」
    「沒關係的,小哈夫人。姑且我也算是主辦人之一,如果妳願意前來共襄盛舉,對我們來說也是一大榮幸;況且人多一點比較熱鬧,蘿賽琳也想開開眼界,對吧?」
    「真的不會打擾到你們嗎?聽說那對你們來說是很重要的節日呢。」
    「不會有問題的,不如說今年就是希望鎮上的大家一起來同樂,才會擴大舉行。所以,我在這裡邀請小哈夫人,請您務必參與這一年一度的節慶。」
    「是、是嗎?既然拉爾先生跟蘿西都這麼說了,那我就欣然答應吧。」
     亞茲拉爾叔叔摸摸我的頭,笑著說道:「就這麼說定了,那麼這幾天我會再來叨擾,順便告訴小哈夫人跟蘿西有關我們過年的習俗。」
    「那就謝謝你了。」媽媽拍著手笑道:「拉爾,你要不要留在我們家吃完晚餐再走?有準備你的份喔。」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拉爾叔叔不客氣的跟著我們走進餐廳,小天使們聳聳肩跟在後面,我們一同享用媽媽烹調的美味菜餚。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感覺這樣的光景也漸漸習以為常了。
    這之後的幾天,拉爾叔叔天天來我們家裡教導我們一些跟他們習俗相關的東西;他帶了一本食譜教媽媽做一些他們的傳統菜餚,幫我們布置裝飾品,整個房子裡裡外外都被燈籠跟布條弄的紅通通的,看了很是鮮艷。拉爾叔叔還教我們用一種叫做毛筆的軟軟的刷子沾墨水在紅紙上寫字,感覺還挺好玩的。
    「仔細看好了,手腕要保持柔軟,這裡先寫一橫,然後再……」叔叔握著媽媽的手,很有耐心的帶著她寫了一個字;媽媽專注地說道:「原來如此……這裡是這樣,對嗎?」
    「沒錯,寫得很好,不愧是小哈!不只是個美人,學習新事物也很容易上手呢!」
    「……就算你這樣誇獎我,也不會得到甚麼好處喔。」
    看著那邊有說有笑的兩個人,我在一旁也拿起那個叫做毛筆的玩意在紅紙上塗抹著。這有這麼難嗎?連佩芬跟米莉都能畫得出來嘛,根本不用教。
    這樣過了幾天,慶典的日子終於到了!我跟媽媽換上一種叫做「旗袍」的衣服――亞茲拉爾叔叔說,那是他們的傳統服裝,是正式場合在穿的禮服――媽媽也幫小天使們做了兩套,穿起來感覺緊緊的,活動有點不方便。拉爾叔叔說紅色的旗袍穿在我們身上很好看,讓媽媽好像有點不好意思。不過她看起來似乎很高興。
    亞茲拉爾叔叔他們在廣場上擺了好多餐桌,他說菜餚是現做的,還請了鎮上有名的廚師裴綻英大姊姊現場料理表演。廣場的一邊搭了一個舞台,綻英姊姊揮著菜刀,動作很精采俐落,只見她把各種食材拋起來,在空中刷刷刷華麗的切削著;我跟佩芬還有米莉看得目不轉睛,一旁小霏姊姊興奮的說道:「很厲害對吧!聽說綻英姊姊把她的中國功夫『狂龍八斬』用在料理中,做出來的菜超級好吃!尤其現場看她做菜更是超帥的!」
    大姊姊向舞台前的我們燦爛的笑了一笑,動作更加華麗的料理食材;我跟小霏姊姊揮著手為她歡呼加油,佩芬跟米莉也學著我們的動作一起搖搖擺擺,綻英姊姊表演得更加賣力了。她雙手各握著一把菜刀,讓旁邊的助手把蘿蔔、番茄等材料丟到面前,在空中將它們切成一小塊一小塊,落到砧板上面;我們拍著手叫好,忽然一把菜刀咻的飛過來,從米莉的翅膀旁邊擦過,插在我腳邊的地板上輕輕搖晃著。
    看到這一幕,我們都嚇呆了。所有人都安靜的慢慢往後退,米莉震驚的發了一會呆,接著飛到我背後躲起來小小聲地哭著;綻英姊姊急急忙忙地跳下來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一時手滑了!妳們還好吧?有沒有受傷?」
    媽媽連忙跑了過來,確認我們都沒事之後才鬆了一口氣。我把嚇得哭個不停的米莉捧在手裡,佩芬也降落在我手上不停安慰著她;亞茲拉爾叔叔苦笑著說道:「還是先把孩子們從這裡帶開吧,不然實在太危險了。」
    經過一番安撫,米莉的心情看起來好多了。我們跟亞茲拉爾叔叔還有小霏姊姊的家人坐在同一張圓桌,等待著今天的晚餐;叔叔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紅色的信封給我,笑著說道:「那麼按照習俗,這是給蘿賽琳的壓歲錢,收下吧。」
    我接過信封袋好奇的打開,發現裡面放著幾張鈔票。媽媽連忙說道:「蘿西,快還給拉爾叔叔!拉爾,你也別這樣,我們怎麼好意思拿你的錢?」
    「沒關係,我們的習俗就是這樣,到了這個時候就是要給小孩子壓歲錢。蘿西妳就收下沒關係,這也是妳一直都很乖的獎勵呀。」
    「被你邀請還要你破費,我真的過意不去呀!」
    「不用緊張,小哈夫人。這在我們的文化裡是稀鬆平常的一件事,妳就坦然的接受吧,也是我給這孩子的一點祝福啊。」
    媽媽嘆了一口氣,摸著我的頭說道:「蘿西,記得跟拉爾叔叔說謝謝。」
    「謝謝拉爾叔叔。」
    「蘿賽琳真的很乖呢,這都是小哈教導有方。」
    媽媽靦腆的笑著:「是啊,這孩子真的很聽話呢。」
    我跟小天使們看著他們看著對方微笑,也跟著在一旁笑了起來。綻英姊姊做的精美菜餚一道道送了上來,這個晚上我們開了一場盛大的宴會,大家都度過了一個開心的夜晚時光。
    吃飽喝足之後,小霏姊姊跟著家人先回家了,其他人也陸陸續續的散會。亞茲拉爾叔叔趴在桌子上一動也不動,佩芬好奇的戳了他好幾下,可是還是沒有甚麼反應。
    「拉爾先生?」媽媽搖著他,擔心的說道:「你還好吧?」
    「嗚……沒、沒問題……」拉爾叔叔扶著額頭搖搖晃晃地說著:「才喝這麼幾杯,沒、沒事的……」
    「你今天喝多了吧?抱歉,要你為我擋酒……」媽媽嘆了一口氣:「蘿西,我們先送拉爾叔叔回他家吧。」
    「我沒事,不用擔心……」叔叔踉蹌地站起來,看起來暈呼呼的樣子:「不能讓女性跟小孩獨、獨自走夜路回家,很危險……我先陪妳們回家吧。」
    「沒關係的,路我們很熟了,而且拉爾先生的狀況比較糟糕吧?都醉得走不穩了!」
    「我沒醉,真的沒醉,放心……先送妳、妳們回去……」
    「唉,所以說喝醉了的人還真是……」
    拗不過拉爾叔叔,媽媽扶著他慢慢走回我們家,讓他躺在沙發上休息。媽媽說道:「蘿西,現在已經晚了,妳帶佩芬還有米莉先去洗澡,洗完澡就先去睡了吧。」
    「知道了。媽媽跟亞茲拉爾叔叔呢?」
    「唉……」媽媽摸著臉頰,好像有點煩惱的樣子。「喝得這麼醉,也不能讓他晚上在外面遊蕩。今天就讓他睡我們家好了。」
    亞茲拉爾叔叔的臉紅通通的,眼睛瞇瞇說著一些含糊不清的話。「真的要讓叔叔在我們家睡嗎?可是家裡已經沒有房間了欸。」
    「是啊,該怎麼辦呢?也得先清理一下才行,這身衣服不換掉會感冒的。」媽媽皺著眉頭想了想:「也只能讓拉爾在我跟派派的房間睡了。蘿西,妳先去洗澡休息吧,晚一點我幫他梳洗過後再做打算了。」
    「嗯,我知道了。晚安,媽媽。」
    「晚安,我的小玫瑰寶貝。」
    晚上,小天使們打著哈欠在她們的小搖籃裡睡著了以後,我聽到浴室傳來蓮蓬頭的水聲,還有拉爾叔叔跟媽媽模模糊糊說話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在拉拉扯扯的樣子。或許是拉爾叔叔又在講一些迷迷糊糊的話了吧。
    看來要照顧喝醉了的人,好像沒那麼容易呢。
    
******************************************************************

嚴(ㄓㄨㄥˇ)肅(ㄇㄚˇ)君:計畫通=w=+

******************************************************************

(幕後花絮)

S.P.:......
小哈:......這都是導演安排的......(眼神飄
嚴肅君:別板著一張臉嘛=w=(茶
S.P.:......我要亂遍攝影棚!!!一日三千斬啦啊啊啊啊啊啊!!!!!!(抽刀淚奔
蘿賽琳:老爸又怎麼啦?
佩芬:......有必要帶來諮商室開導一下呢。ˊ_>ˋ+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381 筆精華,08/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