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14

RE:【其他】(新公開版)新仙劍ol 8+2同人小說 (看更新請記得往下拉)

樓主 阿梁名言 l27895789
GP1 BP-
(新四) 第四回 中 青龍揚威屠陝西
「唷,承風,你可醒了?風賢姪醒好久啦!」,李承風回頭一看,原來正是他的師父天聖真人。李承風大喜,忙上前一揖拜倒在地,天聖依舊慈祥的笑著。

李承風道:「師父,是你救了我們的?你怎麼會知道我們在山下?還有你說的急事又是什麼事?」這時又另一個聲音傳來:「我說賢弟阿,你一口氣問了這麼多,你師父是又怎麼回答哪?」語音依舊熟悉之極。

李承風笑著轉身,叫道:「大哥!」,但見風歸雲一手扶著雲天河,一手又抱著一位滿臉稚氣的小毛頭?那小子一雙黑溜溜的眼球四處的轉著,一下子上下打量著那位衣著樸素的李承風,一下子又打量著那位【老不死】,活了幾百年而容貌依然不變的雲天河,最後眼光才移到了天聖身上。

「劉爺爺!」那小孩看似得到救星似的一躍而起,想要掙脫風歸雲的掌控。但風歸雲又是何等人物,豈能為一個小孩給難倒?但見他右手一伸一抓,是個小擒拿手,提住了那小鬼頭的背心。
那時眾人除了天聖外,都想這小孩必定是又哭又叫得被抓了回去,哪裡知道【嗤】的一響,風歸雲的確是抓到了那小鬼頭的背心,問題是那小賊早就把背心暗中脫下了,叫他如何在捉他回去?

這小孩倒也聰明,心知風歸雲左手扶著他師父,動作必然不敢太大,因此跳到地面時,假裝一個不穩跌倒在地。風歸雲又是想蹲下來把他拉起,結果你說怎麼著?風歸雲又被他耍了一次。
那小孩假裝伏倒在地,待風歸雲慢慢蹲下來提他後心,這時他猛的雙足一蹬,一個小小的身軀似箭一般的向前飛出了幾許,令風歸雲又抓了個空,如果風歸雲想要再去抓他,勢必會牽連到雲天河,那麼他也只好作罷。

不過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自以為解決了風歸雲,那麼他的義弟也強不到哪去,略施小技即可。但這位小頑童萬萬沒想到,李承風相較於他,不過是個年歲稍長的大頑童罷了。他先是一步搶出,擋在小頑童的面前,身子微側,右拳斜引,直朝他面門而來。

按一般習武之人的入門之課,要學打人,先學挨打。各門各派的入門拳法,也都是先教拳法中的虛虛實實,再來傳授退讓擋格之術。按一般來說,此刻那小毛頭應該身子虛欺向左,再急閃而右,避開這雙拳連環的訣竅。

可是他偏偏不閃不避,又是等到了拳到,重施故技,「嘿」的一聲,身子如柳燕一般的自李承風的胯下急竄而去。但李承風既然都是個【大頑童】,又豈能中招?他早已在斜步搶出之時,輕輕將一顆石塊撥到自己身後,如果那小孩故技重施,那麼他便非撞上那顆石頭不可。

「阿吆!」那小孩慘叫了聲,摀著額頭爬了起來。李承風固然是一拳打了個空,屁股還給他重重踢了一下,但李承風是習武之人,下盤本來就穩,那小孩自然是踢他不動。
天聖微微而笑,走了過來,運起仙術,在那小孩的頭上輕輕一摸,他只覺疼痛立止,傷口紅腫緩緩消退,雖然是徒留傷口,但也不需幾日便可痊癒。

天聖道:「信兒,不可胡鬧,過來拜見你的師叔師伯。」,接著手指雲天河,道:「這位是瓊華派的雲天河前輩。」 那小孩翻身就地,[咚咚咚]磕了三個響頭。接著右手指風歸雲,道:「這位是你風歸雲師伯,是雲前輩的大弟子。」那小孩依言行禮。

當天聖正要指向李承風時,那小孩倒是轉過身去,理都不理李承風。李承風也只是暗暗好笑在心中,風歸雲等則認為李承風適才所做是有些過火,但李承風終究是他長輩,這禮不行不可。
天聖朝他使了個眼色,他雖是老大不願,還是點點頭,朗聲道:「好,弟子拜見承風師叔!」結果他一翻伏地,手中扣著的石子順勢擲出,忽施偷襲,衝著李承風而去。饒是李承風應便迅速,也無法在這麼靠近的情況下反擊,更何況他師父和師叔都在場,更是無可奈何,只好站著不動,讓胸挨了那石塊的一擊。

好在他年幼力小,石塊又沉,因此砸在身上倒也不怎麼疼痛,讓那小孩很是懊惱,起自己平生之力擲去,結果就像打在破絮敗革之中,全不受力,令他如何不腦?。天聖笑著道:「信宏,與其生氣,倒不如把剛剛師叔教你的那一手學起來才是。」信宏大悟,笑著道:「是!」跟著又再試演了一次李承風方才的手法。

天聖這時喚了李承風一聲,並走向身後的樹林,示意他也一起過去。信宏只道李承風將要被臭罵一頓,因而朝他做了個鬼臉,李承風暗暗苦笑,聳了聳肩,表示無所謂。一師一徒疾行穿過了大半樹林,其中花香鳥鳴,陽光普照,很是舒服。地勢不斷上升,陡然間,天色忽的變暗,李承風暗驚,仰天一看,原來是到了樹屋屋簷外。

李承風自小不知跟在天聖身後走過多少回,但是唯獨這次不知怎的,氣氛感覺特別凝重,空氣像是要凝結成冰一般。李承風心知此和戲弄小孩一事無關,但是卻也不知為何,就是大感沉悶。

天聖笑道:「好小子,坐吧!」,李承風謝過,依言找了張椅子就坐了。天聖亦找了張椅子坐下,道:「我這次找你來,所為之事十分要緊,你當用心聽著。」
李承風在接到信後,心情本就十分緊張,一聽到此言,更是站了起來,道:「徒兒自然洗耳恭聽。」

天聖又是微微一笑,正色道:「你且看那孩子是什麼人物?」

李承風一愣,隨即道:「神農陳氏後裔。」

天聖撫掌大笑,直道:「不錯,不錯,你兄長猜了老半天想不出,你是怎麼知道的?」

李承風道:「我初時見那孩子,便知他絕非常人。加上他操著一口陜西口音,那股頑皮機靈,以及眉目間和陳老爺子頗為相像,因此猜是陳氏一脈。」

天聖道:「的確,信宏把陳老爺子的脾氣可是學了個十足十,他頑皮的程度可不在你幼時之下。」李承風頗感不好意思,訕訕的笑了幾下。

他續道:「這件是在江湖上尚未傳開,但必定會造成極大轟動。陳氏一脈被青龍門滅門了。除了信宏,無一生還。」

他這幾句話平平淡淡,語氣毫無任何轉折,神色甚為鎮定,渾若無事,但是對於李承風卻是個極大轟動。單不說在淨天教滅教後江湖上已無任何的滅門慘案,更是那人界大戰青龍門也未曾做得如此之絕。更何況被滅門的,還是個神農後裔宗脈?

李承風張大了嘴巴,心亂如麻,說不出任何話。天聖道:「你還記得我曾和你說過的神農三支脈?」

李承風眼神呆滯,用手用力敲了幾下頭,驚魂略定,才緩緩的道:「西域琿琊,專守昭明劍柄,在唐時已遭滅國。天山神農,專守無幻祕境。陝西神農,專守神農之鑰。」

天聖點點頭,道:「不錯,信宏身上的正是神農之鑰,而青龍門也是為此而來。」

李承風很是激動,哀戚之念立時轉為憤怒,罵道:「搞什麼,為了一個鑰匙,可以在一夜之間,殺害整整七十餘人?」

天聖嘆了口氣,道:「原因為何,我尚不知,還需要經多方打探。現在我給你的任務是,安全的護送信宏回天山,不可有誤。就算你們路上被圍,你也當要一掌斃了信宏,保住鑰匙,自行逃脫!」

李承風倒吸一口涼氣,心中驚駭莫名。他自師拜天聖門下開始,從未見過他下如此嚴厲之命令,更別說是事發就得滅口毀屍了,他不過是初涉江湖,下山以來未曾殺過一人,他又怎忍心殺死一個天真爛漫的孩童呢?

李承風緊張不已,手心微見冒汗,語音發顫,道:「非…非得殺不可嗎?不能…另外想辦法,如…由我或師父親自送往天山?」

天聖還是一臉正經,但語氣平靜的道:「為師還得再去青龍門總壇再探幾次,方能確定虛實,而你武功雖不差,但仍是難敵對方高手,所以以回天山為上。另外,那鑰匙會認主,它現在已經認了信宏,除非信宏死了,才能易主。在不殺信宏的情況下,自然是你護送他去了。」

李承風道:「所以…信宏的生死,全然繫於我手?」

天聖點點頭,道:「以你的武功和智計,要躲過對方派出的教眾是綽綽有餘,但是如果青龍門中的五長老,亦或是五子親自出馬,你則定要遁入山川亂林之中,以計惑之,方能安全。為求保險起見,我已命風公子和步姑娘,明早帶上了一個魁儡信宏行動,自後山而出,吸引敵人的注意,因此你可大方的帶信宏自太平村出口離開。還有一點,你萬萬不可帶他御劍。信宏尚年幼,並不會仙盟中的諸般武功心法,因此他難以抵抗高空中的冷咧寒氣,你必走平地。」

李承風道:「如此一來,回到天山就不知要多久了!更何況那沙漠之中,又要我如何帶他穿越?」
天聖道:「你尚在宋境之時,在郊外可一路低飛,而至城鎮,為避免紛擾,則採步行。在城鎮中,也盡量挑偏僻的客棧,避免和對頭碰上。沙漠嗎,你略施仙術,那便是了。」

李承風又問:「那碰上了,又該怎麼辦?」

天聖呵呵笑道:「當然是邊打邊跑了。不過,若是一旁有正派人士,自然可以請其相助,但萬萬不可將實情告知,連蜀山或是我派弟子也不例外。為甚麼,我日後自會再告訴你。」

李承風半響做聲不得,只是默然已對。天聖心知這個任務很是艱困,但畢竟他往後要面對的事會比這些更要來的難纏,因此也只好讓他先經過些大風大浪,日後遇上更難之事才不會慌了手腳。

(第四回中 至此暫結)

原本要繼續貼下去的 只是我要出國惹 沒辦法一下子{寫+修}那麼多 只好先這樣等我自國外回來後,在視進度而宣布是否開始復寫。

我不在的時候大家別忘了我啊 ><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1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