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0
GP 104

RE:【其他】(新公開版)新仙劍ol 8+2同人小說 (看更新請記得往下拉)

樓主 阿梁名言 l27895789
GP1 BP-
最近小說會盡量在8/4前趕出來 避免開學後有一更沒一更的 很麻煩@@
標點符號已修正

(新四) 第四回 上 擅闖迷陣必自斃
瑩瑩兩響,聲音勁急,兩條藍光自天際穿破重雲而過,去勢猶如奔馬一般的飛快,藍色的光尾在天空中留下兩條長長的藍線,和上方的白雲乎互呼應,格外顯眼。

這兩條光影是御劍之人所留下的,御劍者正是李風兩兄弟,和新認識的朋友步花間。他們現在正趕往黃山青鸞峰,只因為李承風和其他二人在道上遊玩時,收到了一封來自天盛真人的急件,要他火速趕到。李承風當然不敢怠慢,當天三人便已經啟程。

事情是這樣子的:

其時和三人離開揚州已有三個多禮拜,一行人正逗留在陳留。原來是步花間在道上遇到了她的師父南宮煌,師徒倆數年未見,自然是有許多話要說的了。而風歸雲不忍拂逆其意,便也拉著李承風留下。
這一待就是十餘日,步花間大多時間都是待在南宮煌身旁,纏著他要學更多的法術,而咱們的【煌大仙】竟也被這隻小狐狸纏的束手無策,只得將自己近年來新創的諸多武功傳給了步花間。

至於風歸雲身旁少了某人的死纏爛打之後,倒也清閒了許多,和李承風繼續討論如何破解幻冥迷陣,有時興致一起,話都不說,無聲無息的抽出長劍,劈頭就往李承風砍去,李承風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口中一邊罵,一邊和風歸雲拆招。

這等日子直到了在陳留的第十一日上方才結束。這日李承風仍是照著以往習慣,大清晨的便在房外練劍,使的是的一套【十六透光劍】,其意便是要使劍者舞劍奇快,要快到光影都來不及射入就被劍招給擋了回去,專門用來對付輕柔靈轉的劍法,敵快我更快,對手一招未出之時便已先行制住要害,也因此這套劍法雖然來來去去就是十六招,毫無任何變化,但真要能破解卻也絕非易事。

當他使到了第十五招【劍影如梭】,忽然瞥見一隻月白色的信鴿在自己頭上來回飛翔盤繞,不住的高聲啼鳴,顯然是身帶重要消息才會如此。李承風忙招手收劍,取下了綁在鴿腳的竹筒,竹筒中藏有一張籤紙,上面寫的是:「承風,不管你現在人在何處,立刻趕到黃山青鸞峰,我有要事吩咐。」上面並無屬名,但他一看遍知,此等筆力蒼勁的字跡也只有他的師父寫得出來,當下疾奔入室,將籤紙遞給了正在讀書的風歸雲。
風歸雲道:「瞧你師父寫的字體甚是雄厚,力透紙背,只是為免太過潦草,勾勒部分並未修飾,想是寫的時候十分緊急。」

他突然怪叫了一聲,霍的站起,叫道:「只怕是黃山有變!」
李承風點點頭,也道:「和我的看法一致。你要帶上步姑娘同行麼?如果要,那就該現在去叫她了,我估計從陳留御劍至黃山少說也要兩三天,這兩三天中不知還會有何變化,當是越早到越好。」

風歸雲應了一聲,轉身竄出房門,朝著南宮煌的所居疾馳而去。

果然不出李承風所料,他們在第三日中午趕到了黃山腳下的太平村。等著他們的,正是讓風歸雲頭疼不已的幻冥迷陣。

抬頭仰望,卻見上山入口為一層又一層的濃霧包覆,伸手不見五指。詭異的是,霧中尚有不少黑影正緩緩移動,時大時小,好似鬼魅一般,猶似在煙中霧裡,令人不寒而慄。
風歸雲手捏劍訣,右手垂側,低聲念道:「夢影霧花,盡是虛空,因心想雜亂,方隨逐諸塵——不如萬-般-皆-散!」

呼呼兩響,風歸雲的指尖好是發出了大量的內力似的,手到之處霧影皆分分散去。三人又是等了一炷香時分,讓迷霧緩緩退去,道旁樹木花草以朦朧可辨。唯一緩緩聚集的是他們後方的人群,和一大批的求仙問道之人。

步花間秀眉一豎,對於這麼多人在他們後方指指點點大感不快,一聲嬌叱,左匕首,右鋼刺,環繞舞動著衝向人群。圍觀的村民們光是看到她那毛茸茸狐尾早嚇得魂飛魄散,大呼奔逃,哪裡還有時間去管她手上拿的是峨眉鋼刺還是根碧綠髮薝?

不過仍有幾位膽大的求仙之人仗劍上前迎敵,但其結果可想而知,不必我再行敘述。總算等到了迷霧消散,花草顯現,但幾人還是不敢放鬆。因為接下來才是入山真正最難之處—伏羲八卦陣。

縱使風歸雲才學再高,也難以在一時半刻內領悟這高深陣法的精義,只得仰仗慣於破解此陣的李承風帶路。各位請別以為這陣法和金庸書上的太湖陸家莊的陣法一般,金庸書上的陣法不過是死物,只要熟悉走法便可來去自如。可是這裡的伏羲八卦陣並非常人所設,而是幻冥妖界之主柳夢璃精心設計,除了擺設按照原來的方位外,另外還布了不少的暗器陷阱,山妖樹精,因此此陣是會隨時變動的,可能當你一走過一片樹林,再回頭望去時,來路已然消失。亦或是當你看準去路而行,結果沒踏幾步,前方道路又再生變,只要一步踏錯便是陷入萬劫不復之地。

好在李承風乃仙盟中人,伏羲八卦陣法是非學不可的事情。在仙盟中,各門各派記取上次人界大戰的教訓,不只在山門口設下重重法陣,另外也將山下每一處都案伏羲八卦,假三才真五行等玄陣布置,以防對手能快速攻入派中,更能爭取時間進行佈防。
但見李承風快步向前,東轉西彎,南迴北繞,時而縱躍而過,時而沉淺溪底,時而進而復返,讓那些想偷偷尾隨的求仙人們膛呼其後,難以跟上。

總算通過了大半的迷陣,來到了真正的黃山口。步花間隨著李承風在迷陣中東闖西繞,早已氣悶異常,恨不得能立時插翅飛到青鸞峰頂。若不是此迷陣很是危險,她早已和風歸雲大吵大鬧起來了。
這時重見天日,驟得自由,一股花香草氣透入胸中,教她如何不開心?一聲發喊,就發足狂奔,往入口衝去,只怕是入口會跑走樣子的。

但聽得李承風大喝一聲:「步姑娘快退回來!」風歸雲叫道:「花間小心!」,一定神間,前方道路頓生變化,右手旁的榕樹迅速的向下一倒,打向了步花間。步花間大駭,心中一片惶亂,忙以絕頂輕功向左一躍,穩穩落地。正當她準備鬆一口氣時,原本她所站的泥地卻豎的出現一大條綑仙繩,緊緊的纏在步花間腰間,拖倒在地。
風歸雲大驚而呼,想搶去救人,卻被李承風一把拉住。風歸雲急道:「承風,放開我,我要去救人!」

李承風猛的搖頭,喝道:「你瘋了嗎?看看前面都是些什麼!」
風歸雲也不甘示弱,叫道:「前面是些什麼?不就是一堆藤蔓嗎!」但他此言一出便以後悔。這些藤蔓好像是有生命般的,竟會四處爬行,蠕蠕而動!

更令人緊張的是,這些藤蔓起初行速甚慢,風歸雲急於救人才會沒有察覺,而李承風心知此等迷陣之中的陷阱絕非易與之物,是以遊目四顧,凝神細看,方才發現稀俏,得以攔住風歸雲。
但這些藤蔓自地上攫然而起,分別圍住了李風二人,和被綑仙繩綑住的步花間。這時步花間早已失去意識,昏倒在地,更是無法進行抵抗。眼見地上藤蔓慢慢爬上步花間身上,纏住了她的四肢。

而李風兄弟倆也不好過,四周都是大量的藤蔓藤枝,從四面八方向他們攻到,兩人急忙抽劍抵禦,採背靠背的防禦姿勢,打的主意皆為拖得一刻是一刻。
但這些魔藤莖部甚粗,兩人每砍倒一截,手臂便感劇烈痠麻,別說是不透光劍,就算是天山派劍法中最陳雄凌厲,以內力見勝負的【落羽劍】來對付皆是大感吃力,更別說是內力消耗甚快了。

過了一盞茶的時刻,藤蔓的包圍圈越縮越小,步花間早已被魔藤包覆住,不知生死。李風二人雖是焦急,卻也無法可施,只好拼命舞劍嚴守門戶,護住自己和夥伴的背心方是上策。

救星往往在最緊要的關頭出現,這話倒還當真不錯。一條金光倏地自天而降,盤旋飛舞,四下散射,就如同陽光穿過樹葉的縫隙,照耀至地面一般,其中差別恐怕只有光束強弱罷了。這道光束射進了魔藤的每個角落,只聽得魔藤齊聲怪嘯,一陣蠕動,猶似陣陣細浪,各自給退了開去,只留下滿地亮晶晶,冰涼滑膩的黏液,堹人欲嘔。

李風二人早已戰的虛脫,待魔藤全部退去,也顧不得地上和自己的衣服都沾滿的綠色液體,一個坐倒在地,另一個俯伏跪倒,眼前一黑,都暈了過去。

當兩人再度醒來時,已經是第二日早晨了。李承風一人獨自睡在一間茅屋中,屋中陳設簡陋,除了一些陶瓷器具,便只有一張床,一張竹桌椅。他坐起身,深了個大懶腰,睡眼惺忪的,往外走去,只覺頭痛欲裂,全身痠麻,難以自制。

他推開柴扉,走到外頭一看,但見陽光耀目,微風拂衣,花香撲面,好鳥在樹,哪裡還是迷陣中慘淡無光,險死還生的懼人景色?

這時,有個他再熟悉不過的聲音響起了。

第四回上 結束
大家覺得這次寫得怎麼樣呢?我有做一些改變唷0.0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精華區有 116 筆文章
目前無人維護,申請組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