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6k

【翻譯】倫敦憲報38038號:北角海戰

樓主 婚後幽影 angelguga
GP13 BP-


今天是2019年12月26日,76年前的今天,英國皇家海軍元帥『布魯斯‧奧斯丁‧福瑞澤』率領本土艦隊,設計誘殺德國戰巡『沙恩霍斯特』。而這篇文章,是福瑞澤閣下就這次行動,提交海軍部委員會的報告書。

各位是否記得,在下今年(2019)10月1日講過這句話:

戰果裝備『8inch三連装砲 Mk.9』放了美國重巡的衛星,然後又新增對陸裝備,秋活是否又要回瓜島呢?

本次活動的後段作戰的最終海域,正是瓜島海域的著名戰役,第三次所羅門海戰!

哈哈,難得猜對一次呢^_^



【公告】跨板多貼,全站禁貼三週→angelguga

這篇文章原本12/8要發表前半,今天發表後半。可是在下12/8登入才知道,遭全站禁貼三週,因此今天才發表,全文已翻譯完畢,就直接放全篇吧。

※在下就這件事的占卜


【占卜】未知的敵意者(關係、陽光)

※      ※      ※      ※

《倫敦憲報》(London Gazette),與《愛丁堡憲報》《貝爾法斯特憲報》同為英國官方報紙(皇家三憲報),法令通告一般都要發布於此,稱作『刊憲』。

女皇陛下文儀辦公室(Her Majesty's Stationery Office,HMSO)正將1752~1998年的《倫敦憲報》掃描上傳至網路,對英國皇家海軍(Royal Navy,以下簡稱:RN)有興趣的話,這也是彌足珍貴的歷史文獻。



左:布魯斯‧奧斯丁‧福瑞澤(Bruce Austin Fraser,1888年2月5日~1981年2月12日),英國皇家海軍元帥

右:伯納德‧勞‧蒙哥馬利(Bernard Law Montgomery,1887年11月17日~1976年3月24日),英國陸軍(British Army)元帥

※攝於旗艦『約克公爵』艦上,諾曼第登陸(Invasion of Normandy)前夕


作者簡介:

布魯斯‧A‧福瑞澤,英國皇家海軍元帥(Admiral of the Fleet),第一代北角的福瑞澤男爵(1st Baron Fraser of North Cape)。

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參與加里波利之戰(Battle of Gallipoli,又稱:達達尼爾戰役/Dardanelles Campaign),並在戰爭結束時參加拘留德國公海艦隊※的行動。

※德國公海艦隊(German High Seas Fleet),RN的拘留是造成『彩虹行動』……公海艦隊集體自沉斯卡帕灣(Scapa Flow)的一大原因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他先後擔任第三海務大臣(Third Sea Lord)、海軍管制官(Controller of the Navy),隨後成為副指揮官(second-in-command),再當上本土艦隊司令(commander of the Home Fleet),指揮艦隊摧毀德國戰巡『沙恩霍斯特』。


『泰勒(DD-468)』『密蘇里(BB-63)』接舷,攝於1945年9月2日,『泰勒』艦上,東京灣

1945年9月2日,東京灣受降。福瑞澤元帥與愛艦『約克公爵』一同來到東京灣,並以英國太平洋艦隊總司令的身份,在戰艦『密蘇里』甲板上,代表英國簽字接受日本無條件投降。

※英國太平洋艦隊(British Pacific Fleet,BPF)


戰後,他繼續任職第一海務大臣(First Sea Lord)、海軍參謀長(Chief of Naval Staff),並協助組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NATO,簡稱:北約),期間在英國的激烈反對下,同意大西洋盟軍最高司令※應由美國海軍上將出任的原則。

※大西洋盟軍最高司令(Supreme Allied Commander Atlantic),二戰雖已結束,但與盟軍相關的部分編制至今猶在

※      ※      ※      ※

《倫敦憲報》38038號
1947年8月7日(星期四)訊

翻譯:婚後幽影



北角海戰(Battle of the North Cape)

SINKING OF THE GERMAN BATTLECRUISER SCHARNHORST
擊沉德國戰巡『沙恩霍斯特』

ON THE 26th DECEMBER, 1943.
1943年12月26日





戰巡『沙恩霍斯特』

『Gentlemen, the battle against the Scharnhorst has ended in victory for us. I hope that any of you who are ever called upon to lead a ship into action against an opponent many times superior, will command your ship as gallantly as the Scharnhorst was commanded today.』
(各位紳士,與 沙恩霍斯特 的戰鬥已經以我方獲勝告終。我希望你們當中任何人,指揮一艘艦船面對強大數倍的對手時,會像今天 沙恩霍斯特 的指揮官一樣,勇敢地指揮你的艦船)

--英國皇家海軍元帥『布魯斯‧奧斯丁‧福瑞澤』

※《Battleships: Axis and Neutral Battleships in World War II》第176頁



德國海軍少將旗

出處:
戰艦世界:「北角海戰」收藏預覽

附件為1944年1月28日,本土艦隊總司令(Commander-in-Chief, Home Fleet),布魯斯‧A‧福瑞澤閣下提交海軍部委員會成員(Lords Commissioners of the Admiralty)。

我很高興地將我於1943年12月26日,在挪威、北角(North Cape)的作戰經過,交付諸位委員閣下。是役最終摧毀德國戰巡『沙恩霍斯特』,報告中所有時間均為當地時區減一。

譯註:挪威時間減1小時為英國、倫敦時間。福瑞澤閣下的意思是,這份報告使用英國時間


初期部署

2、前往科拉灣※並以戰艦隊掩護JW55A船團※後,我率領2艦隊(詳見第17段)返航阿克雷里※加油,因為之後還要掩護JW55B船團。

※腳註:科拉灣(Kola Inlet),摩爾曼斯克(Murmansk,或譯:莫曼斯克)所在的港灣;JW開頭船團開往俄羅斯,RA開頭船團從俄羅斯返回;阿克雷里(Akurcyri)位於冰島北海岸

3、由於JW55A船團安全抵達,我十分確信『沙恩霍斯特』會出擊並奮力攻擊JW55B船團。

4、幸運的是,我已經與我的小艦隊相處了將近2個星期,彼此混熟了,並且一起做過夜戰的戰術練習。

5、12月23日啟航前,我與麾下指揮官們進行最後一次會議,表明我的意圖,並在此場合強調,每位軍官、乘員務必明白自己夜間行動的職責。像這樣的提醒好像幾乎沒有必要,但由於本土艦隊的官兵經常輪調,在護航需求不斷的情形下,難以獲得充足的訓練。

6、若遇上『沙恩霍斯特』,我決定:

(a)接近敵艦,在大概12000碼(約10972.8公尺)範圍內發射照明彈。

(b)將護航的4艘驅逐艦劃為分隊,並及時投入作戰,搶佔雷擊方位。

(c)『牙買加』保持密切支援『約克公爵』,但允許自由行動,也可果斷採取迴避動作,並在交戰期間保持距離。

7、續航力不允許我的驅逐艦,全程掩護整個船團,我的目的是船團在熊島東方時,以15節航速抵達掩護位置,這將讓我在該區域消耗約30小時。

8、12月23日、2300,2艦隊出航,次日清晨以『牙買加』為目標,進行最後一次練習攻擊。

9、同時,JW55B船團在前一天遭敵機發現。12月24日早晨,不斷有飛機出現在該船團上空。

10、儘管以往德國戰爭海軍(Kriegsmarine,KM)的水面艦隊,從未向西突擊過,但在1200,抵達北緯70度40分,東經3度10分的位置以前,船團完全孤立無援,我很擔心在這個節骨眼,出現水面艦隊的攻擊。

11、因此,12月24日,1400,我打破W/T靜默,要求船團反向航行3小時,並將2艦隊的航速提高至19節。倘若敵水面艦隊向西搜索,這個舉動雖不能阻止對方接近船團,但能防止船團在天黑之前被找上門。

12、那天沒有進一步的發展,遂恢復掩護部隊的最初目的。

13、JW船團未照預定航速行駛,看來RA船團並未與敵方接觸便駛過了熊島。從JW船團上空的機影來看,U艇若出現,便會將矛頭指向JW船團。

14、因此如果可行,我請求海軍少將、驅逐艦、本土艦隊採取下列行動:

(a)RA船團向北離開該區域。

(b)從RA55A船團調派4艘驅逐艦至JW55B船團。已成功執行。

15、我現在信心滿滿,倘若『沙恩霍斯特』襲擊這支船團,1艦隊與護航驅逐艦們將能驅趕、打傷她,並讓我有時間接近。

16、12月25~26日夜間,戰艦隊以17節航速向東進擊。海況令人不快,『約克公爵』狀況最為不適,幾乎沒人睡得著。

17、0339,收到海軍部電報:

『0319 在海上觀察到 沙恩霍斯特』

為她準備的舞台已佈置好,唯一擔心的是,若她白天來襲擊並立即撤退,我的艦隊還不夠接近她。0400,熊島海域之艦隊部署如下:

(a)JW55B船團&護衛艦群

北緯73度31分,東經18度54分,8節航速、航向070。該船團有19艘商船,其護衛艦群:

昂斯洛(Onslow),Captain J. A. McCoy, D.S.O., R.N.
猛攻(Onslaught),Commander W. H. Selby, D.S.C., R.N.
海達人(HMCS Haida),Commander H. G. de Wolf, R.C.N.
伊洛魁人(HMCS Iroquois),Commander J. C. Hibberd, D.S.C., R.C.N.
奧威爾(Orwell),Lieutenant-Commander J. A. Hodges, D.S.O., R.N.
胡倫(HMCS Huron),Lieutenant-Commander H. S. Rayner, D.S.C., R.C.N.
蹂躪(Scourge),Lieutenant-Commander G. L. M. Balfour, R.N.
衝擊(Impulsive),Lieutenant-Commander P. Bekenn, R.N.
拾穗者(Gleaner),Lieutenant-Commander F. J. S. Hewitt, D.S.C., R.N.

西部通道司令部(Western Approaches Command)麾下4艦:

白廳(Whitehall)
摔跤手(Wrestler)
金銀花(Honeysuckle)
報春花(Oxlip)

從RA55A船團調來的4艘驅逐艦:

火槍手(Musketeer),Commander R. L. Fisher, D.S.O., O.B.E., R.N.
及時(Opportune),Commander J. j.Barber, D.S.O., R.N.
悍婦(Virago),Lieutenant Commander A. J. R. White, R.N.
無敵(Matchless),Lieutenant W. D. Shaw, R.N.

(b)RA55A船團&護衛艦群

北緯74度42分,東經5度27分,8節航速、航向267。該船團有22艘商船,其護衛艦群:

米爾恩(Milne),Captain 1. M. R. Campbell, D.S.O., R.N.
流星(Meteor),Lieutenant-Commander D. J. P. Jewitt, R.N.
阿散蒂人(Ashanti),Lieutenant-Commander J. R. Barnes, R.N.
阿山巴斯肯(Athabaskan),Lieutenant-Commander J. H. Stubbs, D.S.O. R.C.N.
海鷗(Seagull),Lieutenant-Commander R. W. Ellis, D.S.C., R.N.R.

西部通道司令部麾下5艦:

小獵兔犬(Beagle)
韋斯科特(Westcott)
山菅(Dianella)
罌粟花(Poppy)
莨苕葉(Acanthus)

(c)1艦隊

大概位置:北緯73度52分,東經27度12分,18節航速、航向235。


輕巡『貝爾法斯特』

貝爾法斯特(Belfast),Captain F. R. Parham, R.N. wearing the flag of Vice Admiral R. L. Burnett, C.B., D.S.O., O.B.E., Commanding Tenth Cruiser Squadron※

※『貝爾法斯特』為旗艦,率領1艦隊(第10巡洋艦隊)


諾福克(Norfolk),Captain D. K. Bain, R.N.
謝菲爾德(Sheffield),Captain C. T. Addis, R.N.


羅伯特‧林賽‧伯內特(Robert Lindsay Burnett,1887年7月22日~1959年7月2日),北角海戰時為第10巡洋艦隊&『貝爾法斯特』指揮官

※攝於1943年6月,斯卡帕灣,『貝爾法斯特』艦上


輕巡『貝爾法斯特』徽章

出處:
戰艦世界:「北角海戰」收藏預覽

(d)2艦隊

北緯71度7分,東經10度48分,24節航速、航向080。


戰艦『約克公爵』

約克公爵(Duke of York),Captain the Honourable G. H. E. Russell, C.B.E., R.N., wearing the flag of the Commander-in-Chief, Home Fleet

※『約克公爵』為旗艦,率領2艦隊(本土艦隊)



戰艦『約克公爵』徽章

出處:
戰艦世界:「北角海戰」收藏預覽

牙買加(Jamaica),Captain J. Hdghes-HaDett, D.S.O., R.N.
野人(Savage),Commander M. D. G. Meyrick, R.N.
蠍(Scorpion),Lieutenant-Commander W. S. Clouston, R.N.
索瑪雷茲(Saumarez),Lieutenant-Commander E. W. Walmsley, D.S.C., R.N.
斯圖爾(Stord),Lieutenant-Commander S. Storeheill, R.Nor.N.

※腳註:以下福瑞澤閣下將第10巡洋艦隊簡稱作CS10、第17驅逐隊簡稱作D17

18、JW55B船團方面,整個航行過程中,一直觀察到U艇與飛機出沒、通報其位置。RA55A船團顯然未被發現,感謝『沙恩霍斯特』等德軍將精力都集中在前一個船團了。

19、打破W/T靜默同時,便將洩漏這件事:護航艦隊在附近。因為我認為,主要目標必須是船團的安全。

譯註:福瑞澤閣下的意思應該是,即使『沙恩霍斯特』知道消息後逃跑,也一樣達成保護船團的目標

20、因此,採取以下行動:

(a)船團向北行駛,希望藉由改變航向,讓『沙恩霍斯特』更難找到她們。

(b)下令CS10報告所在位置,D17報告船團位置。

(c)通告我的位置、航路與航速。

21、按照2艦隊的航向、航速,以及此時海況,我的驅逐艦們難以平穩行駛,並且『約克公爵』的艦艏總是在水裡。

22、0628,我將船團的航向更改為045。並在收到CS10的定期匯報0540後,將其航向定為235的情況,下令1艦隊靠近船團以互相支援,因為我希望能有驅逐艦與CS10一起行動。

0712,CS10航向更改為270,以從南方靠近船團,並避免展開行動時闖入強勁的西南風與大浪。0815,從D17處接收到船團位置、航向與航速資訊後,1艦隊航向更改為305,並將航速提高至24節。


北角海戰航路圖1

1艦隊與敵艦第一次接觸

23、0840,『貝爾法斯特』的雷達捕捉到35000碼(約32004公尺)附近的敵艦,位置大概是北緯73度35分,東經23度21分。此時,CS10估計熊島在船團之287方位、約48英里處。同時,D17估計敵艦位置在船團之125方位,約36英里處。

24、『貝爾法斯特』主回波顯示的距離迅速縮短。0900,第二回波顯示,敵艦在299方位,24500碼(約22402.8公尺)處。第二回波接收穩定,持續到0930,當時CS10從其估計的8~10節航速,認為它可能是船團的商船,而將之忽略。然而,這很可能是敵方驅逐艦之一,受命分散開來以尋找船團,下文第30段裡會提到。

25、0915,1艦隊約18節航速,直線開往主回波顯示的250方位、約13000碼(約11887.2公尺)處。0921,『謝菲爾德』報告,敵艦在222方位、約13000碼(約11887.2公尺)處,於是1艦隊航向更改為160。

26、0924,『貝爾法斯特』發射照明彈,並下令5分鐘後,與敵主力艦交戰!0930,1艦隊航向更改為265,『諾福克』在9800碼(約8961.12公尺)的距離開火,但不得不後退以免妨礙『貝爾法斯特』行動。0938,1艦隊航向更改為105;0946再改為170,此時距離已拉長至24000碼(約21945.6公尺),並且敵艦航向已更改為150、約30節航速。

27、1艦隊『諾福克』一直開火,直到約0940。她聲稱自己第二輪或第三輪齊射,命中1發。此後從俘虜口中確認,砲擊命中桅杆瞭望臺(crow's nest)或艦橋左舷的射擊指揮儀,造成若干乘員傷亡。

其他觀察者認為,這場前哨戰的交火,並未造成太大傷害,但俘虜未能證實這一點。6吋砲巡洋艦在此行動階段沒有開火,敵艦可能因此受騙而低估1艦隊的巡洋艦數量,並試圖第二次攻擊船團。可是根據俘虜的口供,『沙恩霍斯特』似乎一直以為自己在與2~3艘巡洋艦交戰。


埃里希‧拜(Erich Bey,1898年3月23日~1943年12月26日)

譯註:『沙恩霍斯特』雷達控制系統遭『諾福克』擊毀,成為她落敗身亡的一大原因。根據《The Offensive Part I, 1st June 1943 – 31st May 1944.》敘述,當時『埃里希‧拜』指揮官將『諾福克』誤認為戰艦,故下令暫避鋒芒

原文:『Bey, believing he had engaged a battleship, turned south in an attempt to distance himself from the pursuers and perhaps draw them away from the convoy.』


28、『諾福克』停止射擊後,1艦隊向南追擊敵艦,但對方以30節航速持續拉開距離。0955,敵艦轉向東北,CS10立即意識到,對方正試圖開往船團北方,並再度展開攻勢。這個行動可能出於鄧尼茲元帥的勸誡,這時候似乎就已收到,並解讀、通報艦船指揮部了。


卡爾‧鄧尼茲(Karl Dönitz,1891年9月16日~1980年12月24日),納粹德國海軍元帥、聯邦大總統

當前天候下,西南風7~8級,1艦隊最大航速24節,敵艦最大航速估計為28~30節。CS10指揮部決定,1艦隊必須行駛在『沙恩霍斯特』與船團之間。1000,1艦隊航向更改為305,1014更改為325。6分鐘後,敵艦在078方位、36000碼(約32918.4公尺)處,以大概28節航速轉向東北,隨後失去敵艦蹤跡。

29、這次交戰期間,根據我在0930的指示,D17護衛著船團向北行駛,直到1030,得知CS10與敵艦失去聯繫,並接近船團時,我下令D17將航向轉為045。

CS10先前曾要求將6艘驅逐艦移交1艦隊,但D17是在0937接到我的指令:命令4艦加入1艦隊。因此『火槍手』『無敵』『及時』『悍婦』(第36驅逐隊,以下簡稱D36)於0951離開船團加入CS10。

30、第一次接觸中,我一直很在意敵驅逐艦可能與『沙恩霍斯特』在一起。實際上,整個行動中,我方所有單位都沒有實際看到她們,儘管白天的雷達回波上,持續出現許多未識別的驅逐艦。

然而,根據俘虜的口供,毫無疑問,有3艘驅逐艦與『沙恩霍斯特』同行,且在1艦隊展開第一次接觸前,這些驅逐艦已潛伏起來,伺機襲擊JW55B船團。俘虜還指出,1艦隊開始作戰前,這些驅逐艦就尋獲船團,並發射維利式色光信號彈(Very light)。

若真如此,船團的護衛艦群既沒有察覺敵驅逐艦,也沒看到信號彈,直到0925『貝爾法斯特』發射照明彈前,她們都沒有發現異常。很可能『沙恩霍斯特』進攻時,這些驅逐艦就從船團附近撤離,以協助攻擊或掩護逃跑。

譯註:這些德驅原本要誓死保護『沙恩霍斯特』,但結果卻是『沙恩霍斯特』戰死,她們倖存至戰後


1艦隊與敵艦第二次接觸

31、1024,1艦隊靠近船團,D36入隊。1045,1艦隊經過北緯73度49分,東經21度58分的位置,5分鐘後,雷達船團的324方位,28000碼(約25603.2公尺)處捕捉到敵蹤。距離10英里,巡洋艦開始之字航行(zig-zagging),D36作為護衛跑在1艦隊前方。


上圖引用自b775232000(喵哈哈)的小屋,之字航行

32、此時我最在意的是,除非我方某個單位再度與敵艦接觸、跟蹤,否則2艦隊幾乎沒有機會逮住她。我通知CS10的時間為1058,但由於此時的天候,讓敵艦擁有4~6節的航速優勢。此時不宜分散戰力,派出1艘或多艘艦船搜索敵艦……這是正確的,並且(CS10指揮部)確信,敵艦會掉頭從船團北方或東北方攻過來。

※腳註:眾所周知,3艘德驅試圖搜索、襲擊JW船團,之後並沒有再與『沙恩霍斯特』會合

33、大概中午,由於驅逐艦的燃料狀況,我發現自己陷入困境。我必須掉頭或繼續開往科拉灣,倘若此時敵艦已經返航母港,我就沒機會逮她了。

34、船團保持航向045。可是在1122,我命令D17變更為我決定的航線,並在1155改為航向125,藉此讓1艦隊保持在船團與敵艦之間。

35、1艦隊仍在船團前方之字航行。『諾福克』發來報告:1137,27000碼(約24688.8公尺)處有雷達反應,但幾分鐘後又失去蹤影。1200,船團轉向125方位,1艦隊在北緯74度11分,東經22度18分的位置,航向045,航速18節。

1205,護衛艦隊在船團左舷約9英里處護航,『貝爾法斯特』的雷達在075方位,30500碼(約27889.2公尺)左右捕捉到敵蹤,我軍必須把握住每個逮住敵艦的機會。

36、CS10將D36集中在右舷方位,並在1219將航向更改為100。推估敵艦航向240、航速20節。1分鐘後,『沙恩霍斯特』似乎略轉向西。

1221,『謝菲爾德』通報敵艦進入視野,1艦隊立即在11000碼(約10058.4公尺)的距離內開火。

37、同時,D36奉命就雷擊位置。不幸的是,天候不但降低驅逐艦的航速,更迫使敵艦匆匆撤退,讓驅逐艦們無法接近到魚雷射程內。『火槍手』在7000碼(約6400.8公尺)距離,從1222開火至1236。在此期間,雙方距離從未小於4100碼(約3749.04公尺),『沙恩霍斯特』高速撤退,而無法成為雷擊目標。

38、巡洋艦在4~8英里距離內展開的第二次交戰,持續約20分鐘,第二次襲來的『沙恩霍斯特』,再度被1艦隊果斷而有效的攻擊,從船團附近趕走。敵艦迅速撤退,她的航路由西轉向東南,航速從18節上升至28節,距離開始拉遠。巡洋艦群聲稱,首輪齊射取得數次命中。

求證俘虜後,得知僅左舷艦艉中了1發,沒有明顯爆炸,但『火槍手』等艦距離為4500碼(約4114.8公尺)。俘虜們一致表示,巡洋艦群的砲火準得可怕,到處都是彈片。

39、1233,『諾福克』的X砲塔遭1枚砲彈命中,令該砲塔無法使用,同時為了預防誘爆,向該砲塔之彈藥庫注水;第2枚砲彈命中284型雷達,不只造成1名軍官與6名新兵陣亡、5名新兵重傷,還讓所有雷達無法使用。同時,1輪11吋砲齊射,跨射『謝菲爾德』,CS10聲稱數枚『達到足球尺寸』的砲彈射入機艙,更有好幾個部位遭彈片穿透。

40、1241,敵艦以28節航速回轉,距離已拉開至12400碼(約11338.56公尺)。

『C.S.10 (Sir Burnett) decided to check fire and shadow with the whole of Force 1 until SCHARNHORST could-be engaged by Force 2.』

中譯:

CS10(伯內特閣下)決定:1艦隊全體上前追擊、跟蹤,直到2艦隊接觸『沙恩霍斯特』!


於是,1艦隊將航速提高至28節,並於1250將敵艦之距離與位置,穩定在138方位、距離13400碼(約12252.96公尺)。巡洋艦隊西側的D36繼續追擊前方敵艦,並將距離拉近至20000碼(約18288公尺),然後保持此間距。


北角海戰航路圖2

1艦隊跟蹤敵艦

41、接下來3小時,『沙恩霍斯特』航向為東南、南。俘虜表示,此時她已放棄襲擊船團的一切打算。距離7英里外,1艦隊跟蹤敵艦並通報其位置。由於2艦隊企圖攔截正在撤退的『沙恩霍斯特』,因此巡洋艦一直保持尾隨,而沒有打算交戰,跟蹤方式也是在可視範圍以外,用雷達追蹤目標。

42、『沙恩霍斯特』西側的D36,稍微接近敵艦艉,但由於波濤洶湧,無法更靠近並展開攻擊,之後被派去更西邊(按1559的信號指示),以防止『沙恩霍斯特』轉往那個方向,接著掉頭撲向船團,或者阿爾塔峽灣(Altenfjord)。若發生這種情況,『約克公爵』與麾下驅逐艦們,都不可能在公海追上對方。

43、儘管負傷,『諾福克』仍緊跟著1艦隊。1603,她被迫降低航速以撲滅邊艙(wing compartment)火勢。1700,她重新歸隊。

44、1610,『謝菲爾德』落後,並通報她的左舷內軸失靈,之後半小時航速降至10節。1621,她又以23節航速追上來。但由於維修耽誤,加上航速下降,直到2100才重新加入1艦隊。從掉隊到會合期間,她保持自己航行在距離(敵艦艉)約10英里處,以跟上戰鬥的總體行動。

45、1640,1艦隊的雷達在176方位,40000碼(約36576公尺)附近接觸到2艦隊。CS10接到我的命令,向敵艦發射照明彈。『貝爾法斯特』與『沙恩霍斯特』的距離為19300碼(約17647.92公尺)。1647,『貝爾法斯特』發射照明彈。4分鐘後,1艦隊觀察到2艦隊與敵艦交火。


2艦隊的行動

46、根據1艦隊的敵情通報,2艦隊整天都在轉向,以展開攔截行動。

47、CS10與1艦隊跟蹤敵艦,直到2艦隊與之接觸,並提供需要的一切資訊給我。其中一次我擔心我們各自的位置可能有誤,但D/F表明我們正在穩定接近中。

48、1000後不久,雷達與D/F在右舷四分之一處,約8英里外,捕捉到3架追蹤的敵機。(通信員)截獲敵機的通報,敵機的雷達信號持續約3小時,隨後D/F斷斷續續偵測到對方,直到約1400為止。此後敵機可能失聯,或者返回基地。

49、巡洋艦的前2次交戰中,尚不清楚敵方陣容。由於1艦隊在行動初期的雷達報告表明,可能有驅逐艦與『沙恩霍斯特』一起行動。當CS10確認敵方僅有1個重型單位時,我決定在『牙買加』的支援下,採取類似對方的航路,在約13000碼(約11887.2公尺)處開火,護衛的驅逐艦脫離隊列,就雷擊態勢。

50、1400,我意識到倘若敵艦維持現在的航路與航速,2艦隊將在約1715與她交戰。這種情況下,她很快就向南轉了一圈,並在1617遭『約克公爵』的雷達在020方位、45500碼(約41605.2公尺)附近捕捉到行蹤。雷達報告也包括我的位置。(我的發信時間為1617)

1637,驅逐艦被命令佔據最有利於雷擊的位置,『約克公爵』首次以雷達捕捉到對方後不久,2艦隊的護衛艦群便脫離隊列,組成小分隊。

51、距離迅速拉近,『貝爾法斯特』很快就跑到目標後方。1632,『約克公爵』的火控雷達在29700碼(約27157.68公尺)處發現目標,當時敵艦似乎正在以之字航行往160方位前進。

1642,敵艦似乎稍微變向。2分鐘後,2艦隊航向更改為080,以讓開A弧線※。1647,『貝爾法斯特』發射照明彈。1648,『約克公爵』開火。

1650,『約克公爵』發射的照明彈照亮了敵艦,2艦隊主砲齊射,而我的對敵戰報上,最初的時間就是1650。

※腳註:弧線為主砲射擊的火力線,將之錯開方能集中火力


《戰艦少女R》裝備『E國四聯14英寸主炮(284)』

2艦隊與敵艦第一次接觸

52、『約克公爵』『牙買加』在12000碼(約10972.8公尺)開火時,種種跡象表明『沙恩霍斯特』對她們一無所知。儘管我以為,下午跟蹤2艦隊的飛機,已將情報交給她,但『沙恩霍斯特』航路仍維持不變,俘虜證實她的雷達已遭(諾福克)擊毀。在她剛被點亮砲塔前後時,她並沒有立即與2艦隊作戰,並且她的齊射狀況不穩定。俘虜表示他們剛開始被告知,敵英國艦最大不過巡洋艦等級,當之後被告知,正在與1艘向南航行的戰艦交戰時,他們震驚不已。

53、敵艦立即往北轉,『約克公爵』航向更改為060,以跟上對方並閃躲魚雷,若事態緊急,可能會開火。『沙恩霍斯特』轉向北方時,『貝爾法斯特』准備發射魚雷,然後進入雷擊戰。

『沙恩霍斯特』轉向時,『諾福克』的主砲鎖定對方並往東轉向,可能是為了讓開1艦隊,並使A弧線暢通。1708,她保持向東航行,同時主砲與『約克公爵』『牙買加』對射。她的戰術是往南轉後舷側齊射,然後再往東繼續前進,直到下次齊射,給『約克公爵』的砲擊製造棘手的問題。

54、開始進入向東追擊的局面,『約克公爵』『牙買加』在『沙恩霍斯特』的南邊,以同航態勢追擊,並採用與她類似的戰術。

2艦隊的護衛艦群盯上『沙恩霍斯特』的艦艉,『野人』『索瑪雷茲』往左舷、『蠍』『斯圖爾』往右舷,兩兩一組緩慢前進,準備施以雷擊。(驅逐艦)不時各自行動,以躲避敵艦的砲火。由於後面的原因,這種狀況並不常見,直到艦群接近到10000碼(約9144公尺)為止。

55、1712,北邊的『貝爾法斯特』『諾福克』接觸敵艦,並迫使她往東轉,此時她仍在(2艦隊)射程內。『沙恩霍斯特』兩度向巡洋艦齊射,之後這2艘巡洋艦隨敵艦往東,直到敵艦往北轉。『謝菲爾德』仍在1艦隊後方,由於航速下降,她漸漸掉隊。

56、1700,『沙恩霍斯特』西北方的D36直撲敵艦,並隨她從東轉北,企圖施以雷擊。『火槍手』希望能與2艦隊的護衛艦群同步展開雷擊,但由於『火槍手』的W/T設備故障,因此無法以W/T聯絡『野人』,因此在D36到達目標區域前40分鐘,2艦隊的護衛艦群就已發動攻擊。

57、『約克公爵』的第一次與第三次齊射可能命中敵艦(某次命中可能讓A砲塔無法運作,因為它沒有再開火),俘虜們進一步說明,砲彈打在四分之一甲板接近C砲塔的位置。第一次交戰時,並不清楚其他艦船對敵艦造成的傷害,但可以肯定的是,『約克公爵』至少打中3發,最後1發造成水下損傷並使敵艦(進水)航速下降。『沙恩霍斯特』的砲擊剛開始很不規則,可是加速並拉開距離後,準度就提高了,17000碼~20000碼(約15544.8~18288公尺)這段距離間,『約克公爵』經常被跨射並有眾多極近彈。

58、『牙買加』在『約克公爵』舷側,距離保持6個錨鏈(cable length,皇家海軍距離單位)或稍微移動,與旗艦航向一致。她在1652開火,距離13000碼(約11887.2公尺)並持續射擊,直到1742拉開距離至18000碼(約16459.2公尺)為止。在此期間,她懷疑自己盲目射擊的效果,容易干擾『約克公爵』的雷達,於是決定停火,『牙買加』聲稱在這次交戰命中1發。

59、『牙買加』停止射擊時,所有巡洋艦均已脫離交戰距離,而且驅逐艦尚未遭敵艦攻擊。『約克公爵』『沙恩霍斯特』之間的砲戰持續到1820,當時『沙恩霍斯特』在20000碼(約18288公尺)處停止射擊,這可能是由於『約克公爵』的砲擊命中,造成航速逐漸下降,儘管當時還不明顯。1844,『約克公爵』停火當下,雙方距離已拉開至21400碼(約19568.16公尺)。


北角海戰航路圖3

2艦隊之驅逐艦第一次雷擊

60、此時,『沙恩霍斯特』似乎很有可能逃脫,這很大程度上取決於4艘S級驅逐艦的行動。1713,她們奉命就雷擊態勢,此時我可以在雷達上,看見她們緩緩接近『沙恩霍斯特』並伺機而動,我當然允許她們發起攻擊。

1820,她們已接近到12000碼(約10972.8公尺),但幅度不大。這時她們開始加快腳步,這一定是由於先前講過的,『約克公爵』成功削弱了『沙恩霍斯特』的航速,雷達圖與她此時停火的舉動便為明證。

61、由於進水、減速效果在剛開始的一段時間尚不明顯,我已決定轉向挪威海岸,希望能將敵艦引來,從而給我的驅逐艦們提供進攻的機會。可是,當我察覺航速下降時,我立即轉往『沙恩霍斯特』。

62、1840,第一分隊(野人、索瑪雷茲)盯上敵艦艦艉,第二分隊(蠍、斯圖爾)盯上敵艦右舷橫樑,距離已接近至大概10000碼(約9144公尺)。距離接近至7000碼(約6400.8公尺)時,『沙恩霍斯特』向『野人』『索瑪雷茲』投以還算有份量卻無效的火力,迫使2艘驅逐艦掉頭。

根據俘虜口供,由於先前『沙恩霍斯特』的防空砲與副砲指揮紊亂,2支分隊都沒有遭受比這兩者更猛烈的砲火。『約克公爵』首度遭遇『沙恩霍斯特』時,她下令防空砲(4.1吋及其以下口徑)瞄準射擊,但砲手們早已傷亡慘重,而且此命令似乎沒有撤銷。另一方面,副砲砲手與槍砲官(gunnery officer)之間,似乎有相當嚴重的意見分歧,造成一系列自相矛盾的命令。

63、第一分隊仍在往西北迅速接近,並吸引敵艦火力,第二分隊顯然未被發現,而且肯定沒有在東南方交火。1849,敵艦航速明顯下降,而被第一分隊的照明彈照亮,『蠍』看到對方正在轉向南邊。這可能是為了閃避『斯圖爾』發射的魚雷,此時『斯圖爾』正要動手。

『蠍』立即轉向並在2100碼(約1920.24公尺)處發射8枚魚雷,『斯圖爾』則在1800碼(約1645.92公尺)處發射8枚魚雷。『蠍』聲稱命中1發,『斯圖爾』沒有,這或許是『沙恩霍斯特』轉向之故。

這次襲擊後,『沙恩霍斯特』繼續轉向右舷,從而在幾分鐘後的進攻中,將第一分隊擺到右舷艦艏的絕佳方位。第二分隊在後退時遭敵艦的副砲與輕型砲攻擊,但只是亂射一通,沒有造成任何傷害。2艘驅逐艦都對敵開火,並擊中上層建築。

64、1851,在自己的照明彈範圍內,第一分隊清楚看到『沙恩霍斯特』轉向南邊,接著第二分隊進攻後又往南偏西。與『索瑪雷茲』一起在右舷的『野人』迅速將2座魚雷管轉至右舷,並於1855在3500碼(約3200.4公尺)距離內向『沙恩霍斯特』的右舷艦艏發射8枚魚雷。『索瑪雷茲』迎著敵艦的重火力發射,由於乘員傷亡,她僅能轉動1座魚雷管,在大概1800碼(約1645.92公尺)處發射4枚魚雷。

攻擊時,2艘驅逐艦都遭敵艦全部武裝的猛烈攻擊,2艦邊開砲還擊邊向北退避。『野人』沒有受傷,而『索瑪雷茲』被打傷了,幸好都是水線上的損傷,並造成傷亡。砲彈穿過她的射擊指揮儀與測距儀指揮所,雖沒有爆炸,卻造成嚴重的撕裂傷,讓她僅剩1台發動機可運作,航速降至10節。1名軍官與10名新兵陣亡、11名新兵負傷。『野人』觀察到命中3發,其中1發應出自『索瑪雷茲』。儘管隨後的分析無法確定,哪一枚魚雷來自哪艘驅逐艦,但第一分隊似乎總共命中3發。

65、面對敵艦的猛烈砲火,第一分隊進行如此英勇的進攻時,並未得到(本隊)支援。在此期間,『約克公爵』聽見3聲沉重的水下爆炸聲,『貝爾法斯特』則聽見6聲。俘虜表示,至少有3次命中,且該艦指揮幹部群對4艘驅逐艦毫不留情的攻擊大為震驚。

他們將本次攻擊的成功,歸因於『沙恩霍斯特』的副砲與防空砲群反應不當。1枚魚雷似乎命中鍋爐艙並讓1根傳動軸受損,令敵艦航速降至22節※。另1枚魚雷似乎造成艦艉的幾個艙室進水。攻擊過後,驅逐艦們向北撤退,『沙恩霍斯特』暫且保持向南的航線,儘管航速徐徐下降,但此時她仍有約20節航速。2艦隊正從西邊接近,以再度接敵。

※『沙恩霍斯特』的航速一時下降至10節,經過搶修後回到22節


2艦隊與敵艦第二次接觸

66、驅逐艦襲擊途中,2艦隊迅速接近敵艦,隨著驅逐艦向北撤退,『約克公爵』『牙買加』於1901在10400碼(約9509.76公尺)的距離內重新咬住對方,敵艦仍在往南轉。此後不久,『諾福克』2次齊射,但由於難以找到正確目標,而停止射擊。

敵艦向退避中的驅逐艦繼續開火時,立即遭砲擊命中。5分鐘後,『沙恩霍斯特』遭反覆命中,砲彈爆炸的火焰與閃光將她點亮,她轉而以副砲攻擊距離8000碼(約7315.2公尺)的『約克公爵』。第二次交戰,她與『約克公爵』『牙買加』交火時,明顯只有偶爾使用部分主砲。

67、此後,戰鬥很快就結束了。1901~1928期間,估計敵艦航速從20節降至5節。1915,『貝爾法斯特』向她開火,距離17000碼(約15544.8公尺),幾分鐘後,她試圖向北突圍。1928,『約克公爵』停火,讓『貝爾法斯特』『牙買加』得以展開雷擊。

68、俘虜們幾乎無法提供關於這部分行動的任何訊息,因為我方的驅逐艦襲擊的成功,以及乘艦遭到重創,自然令他們震驚。但至少他們可以為『約克公爵』的10次命中作證。

69、第二次交戰期間,敵艦主砲當中,A砲塔似乎完全沒有開火,這可能是由於先前的損壞。B砲塔雖然損壞且煙霧瀰漫,但似乎在艦船沉沒前不久,尚有斷斷續續地開火。俘虜們認為C砲塔一直射擊到最後一刻,並認為副砲與防空砲的大多數乘員,都在與『約克公爵』的第二次交戰中陣亡,最後的雷擊到來之時,實質上抵抗行動已結束。俘虜表示,『埃里希‧拜』指揮官此時向希特勒發出最後的電報,向元首保證:

『SCHARNHORST would fight to the last shell!』
(沙恩霍斯特 將戰鬥到最後1枚砲彈!)※


※《Hitler's Northern War: The Luftwaffe's Ill-Fated Campaign》第232頁:『Five minutes later, Bey sent his final radio message to the German naval command: "We will fight on until the last shell is fired."』

隨後指揮官與艦長一起,在艦橋上舉槍自盡,但『蠍』提出的報告並不支持該說。(詳見第77段)


『貝爾法斯特』『牙買加』的雷擊

70、1919,我命令『牙買加』;1920,我命令『貝爾法斯特』,要她們接近此時似乎已失去行動能力的敵艦,並以魚雷擊沉之,2艦得令立即上前。

1925,『牙買加』在距離3500碼(約3200.4公尺)處發射3枚魚雷(其中1枚啞火),但全數落空,原因可能是對敵艦航速計算錯誤。

1927,『貝爾法斯特』向右舷發射3枚魚雷,並聲稱命中1發,但未觀測到命中的影響,因此似乎只是誤判。

之後2艘巡洋艦旋轉其他魚雷管繼續發射,『牙買加』雷擊同時還以主砲、副砲開火,並取得數次命中。『沙恩霍斯特』以毫無準度的副砲與防空砲反擊,未造成任何傷害。

1937,『牙買加』在距離3750碼(約3429公尺)處,向幾乎停止的敵艦右舷發射3枚魚雷後,她便不再抵抗。『牙買加』聲稱取得2次命中,但由於目標被煙霧籠罩,而沒有觀測到。可是這應該不是誤判,因為(約克公爵)在正確的時間差聽見2聲水下爆炸。

1935,『貝爾法斯特』轉向並發射左舷的魚雷時,發現眾多艦船要向目標集中火力,遂向南轉以待更有利的機會。

1948,『貝爾法斯特』掉頭展開最後一次進攻,但在發射照明彈以照亮目標時,光照範圍內清楚可見的殘骸,顯示『沙恩霍斯特』沉了。


第三分隊的雷擊

71、上述交戰途中,『沙恩霍斯特』向東逃跑時,D36開始向西追趕,並靠近其他艦隊後方,一直以雷達跟蹤敵艦,並緩緩以平行航路跟著向北跑了幾英里。如前所述,D36試圖與2艦隊的護衛艦群同步進攻,但不幸的是,『火槍手』未能通過W/T聯絡上『野人』。

儘管『火槍手』嘗試同步進攻的舉動是正確的,但『野人』的攻擊也沒有錯,因為我方必須儘早降低『沙恩霍斯特』的航速。

72、『野人』的分隊展開攻擊時,D36距離戰場仍有很長一段路,儘管『沙恩霍斯特』的航路轉向西南方近40分鐘,才發動進攻,但距離迅速拉近,第71分隊(火槍手、無敵)&第72分隊(及時、悍婦)大概在『貝爾法斯特』『牙買加』打完第一波雷擊同時,抵達目標區域。

此時,『沙恩霍斯特』航向不定,從東北轉向西南,但2支分隊開火時,她保持西南航向並幾乎停止。驅逐艦從『沙恩霍斯特』的北邊與後方逼近,採取類似航路。

73、第71分隊攻向敵艦左舷。1933,『火槍手』率領該分隊,在距離1000碼(約914.4公尺)處向右舷發射4枚魚雷,並觀察到煙囪與主桅之間命中2~3發,然後她向西退避。『無敵』隨『火槍手』一起行動,但不幸的是,展開攻擊前不久,乘員正在旋轉魚雷管時,一道大浪打上來,導致魚雷管卡死。

隨著攻擊展開,魚雷管必須從左舷轉到右舷,而在發令前,驚濤駭浪重擊『無敵』艦橋,並破壞指揮部和魚雷管之間的所有通信。旋轉齒輪卡住,將魚雷管轉到右舷的命令未能及時送達需執行此令的魚雷管。因此『無敵』追擊時未發射魚雷,之後她再度攻擊敵艦左舷艦艏,但此時『沙恩霍斯特』已沉沒,她遂與『蠍』一起從殘骸處打撈倖存者。

74、『及時』率領的第72分隊,一齊撲向『沙恩霍斯特』右舷。1931,『及時』發射4枚魚雷,距離約2100碼(約1920.24公尺),並取得1次未觀察到的命中;2分鐘後,她在約2500碼(約2286公尺)距離內第二次齊射4枚魚雷,並發起未觀察到的進一步打擊。『悍婦』隨『及時』行動,並於1934在距離約2800碼(約2560.32公尺)處發射7枚魚雷,命中2發。然後,該分隊向西退避途中,仍可見到『悍婦』對敵開火。

75、D36的命中率再度難以評估,因為沒有觀察到,加上巡洋艦大概在同一時間發動攻擊,評估認為她們可能很命中敵艦5次。對此,俘虜幾乎無法提供相關訊息,此時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都在棄艦,可是『沙恩霍斯特』似乎已向右舷傾斜,因此他們認為大多數命中彈都打在右舷。1名俘虜確認其中3次攻擊來自同一艘驅逐艦,該艦可能是『火槍手』或『野人』。


『沙恩霍斯特』沉沒

76、現在有3艘巡洋艦、8艘驅逐艦在目標區域,『約克公爵』轉向北邊以免遭流彈波及。往『沙恩霍斯特』的位置望去,能看到的僅只是一團濃煙在昏暗的輝光下,周圍艦船的照明彈與探照燈,無法穿透那團煙霧。因此沒有任何艦船看到敵艦下沉,但是可以肯定的是,1945左右,幾艘艦船觀測到水下爆炸後,她就此沉沒。

1938左右,『牙買加』『無敵』『悍婦』是最後看到她的幾艘艦船。1948,『貝爾法斯特』靠近並意圖第二次雷擊時,見到她已戰死,位置大概是北緯72度16分,東經28度41分。

77、『牙買加』返回『約克公爵』旁一同向北行駛,『貝爾法斯特』『諾福克』與大多數驅逐艦搜索該區域,直到2040,在此期間『蠍』撈起30名倖存者,『無敵』撈起6名倖存者。

隨後『蠍』提出報告,在海面上看見『沙恩霍斯特』艦長與指揮官。發現以前艦長就傷重不治,重傷的『埃里希‧拜』指揮官抓住了救生索(但在被拖上來以前就斷氣了)。

2100,『謝菲爾德』重返1艦隊後不久,我下令該區域所有單位自行開往科拉灣,12月27日整天都沒有發生任何事故。

78、驅逐艦撈起的36名俘虜在科拉灣被轉移至『約克公爵』艦上,並在該艦返回斯卡帕灣期間受到臨時審訊。沒有高級幹部倖存,俘虜中階級最高的是與代理海軍士官(Acting Petty Officer)同職等的乘員。


官兵的行為

79、整個行動中,所有官兵的行為均符合皇家海軍的最高傳統。

80、當天較早時候,1艦隊(貝爾法斯特)堅決對敵艦展開攻擊之舉,無疑拯救了整個船團。對我的行動來說,她們隨後的跟蹤堪稱難能可貴。

81、整整1個半小時,『約克公爵』艱苦奮戰,直面火力全開的敵艦。前方、後方與橫樑附近常有的極近彈讓她不勝其擾,2支桅杆都遭11吋砲彈擊穿,所幸沒有爆炸。

82、她沒有被擊中,可能是由於準確通報的(砲擊)測算表,與熟練的應對。『約克公爵』無疑是這場戰鬥的主力,她在夜裡與『沙恩霍斯特』交戰並獲勝。

83、這絲毫無損S級驅逐艦的成就,驅逐艦們憑著極大的勇氣,在毫無支援下突入極近距離,迎著敵艦的砲火發動攻擊。她們的決心與技藝,縮短了戰鬥時間並確保擊沉敵艦。

84、整體來說,無線通信的迅速、雷達的出色性能,乃是相關人員最大的功勞,在這場夜戰,雷達成功發揮出很大的作用。

85、艦隊旗艦的測繪與各分隊配置良好,令我與各艦受益匪淺。

我本人在標圖與艦橋之間行動,參謀長留在標圖那裡。我非常強烈地認為,標圖那裡的軍官,顯然自始至終都應該與艦橋的指揮幹部群,保持最密切的聯繫。

86、儘管在這次行動中,很少出現機械故障或人為疏失,但應該牢記這一點,敵艦對我軍艦船造成損傷很小,因此還沒有在不利的條件下,使其廣泛接受各種考驗。

87、這裡我還想記錄一下,海軍部在行動初期,提供了準確而簡明的訊息,給我們很大的幫助。

88、就本次行動結果,在此提出本人對授勳與獎勵的建議。

海軍元帥 布魯斯‧奧斯丁‧福瑞澤(簽名)

===================================

譯者補充:


【占卜】相親認識的對象(大衛之星)

上次的占卜文章後面留言裡,『b11817(茶葉貓)』提督分享給在下《戰艦世界》科普英國巡洋艦『貝爾法斯特』的影片。


Naval Legends: HMS Belfast | World of Warships

感覺《戰艦世界》的影片,把『貝爾法斯特』拍得好帥!

『b11817(茶葉貓)』:

關於史實與形象的評價,個人感受最為深刻的是貝爾法斯特這位孩子。老實說,看著更多人放更多重心在她的擬人化形象上,而不是她波瀾壯闊的艦歷,真的有種說不出的複雜感受。

她的艦歷真要認真說的話,根本就是王道熱血漫的展開,從跌跌撞撞,差點生涯伊始就要結束的起始,到之中肩負重要任務,在歷史上偶然留下自己的赫赫武名,最終成為艦隊的中流砥柱,在鞠躬盡瘁後獲得保存的良機。

然而幾乎是全部目光所及的線上百科都絕口不提她的護航功績,要知道這條航道可是世上最險惡的航道之一,能往復幾趟活下來的,真的個個都是勇者,蘇聯沒這條運補航道,恐怕二戰真的是要滅了。


影片裡面,也有講『貝爾法斯特』為援蘇船團護航的事蹟。在下想到以前科普『勝利』的文中也有講到的北角海戰,可是那篇只有簡單敘述,然後就進入文章主角『勝利』參加的『鎢行動(Operation Tungsten)』。





※《戰艦少女R》2016年夏活E5原型,便是『鎢行動』,感謝『a3a6j5o369(玉米)』為在下提供截圖

因此,在下想更深入了解北角海戰,而找到『女皇陛下文儀辦公室』上傳的《倫敦憲報》38038號。如前所述,這是『沙恩霍斯特』中計身亡後,策劃並執行此行動的福瑞澤閣下,提交海軍部的報告書。

北角"盛彈夜"的結末

閱讀文章期間,『gluna(Nacht-Eule)』不吝提供講述北角海戰的文章,給在下很大的幫助。對這場海戰有興趣的讀者,不妨也看看那篇文章。

『The stage was well set except that if SCHARNHORST attacked at daylight and immediately retired, I was not yet sufficiently close to cut her off.』
(為 沙恩霍斯特 準備的舞台已佈置好,唯一擔心的是,若她白天來襲擊並立即撤退,我的艦隊還不夠接近她)


『舞台已佈置好(The stage was well set)』這句話,讓在下聯想到『企業』準備展開美國海軍在二戰的第一個反攻行動前,T‧P‧基特(T. P. Jeter)執行官寫的短詩:

An eye for an eye,
A tooth for a tooth,
This Sunday it's our turn to shoot.
- Remember Pearl Harbor.

中譯:

以眼還眼,
以牙還牙,
這個星期天,換我們開火。
……勿忘珍珠港。

節錄自《The First Team: Pacific Naval Air Combat from Pearl Harbor to Midway》



【翻譯】大E戰記:1942 馬紹爾群島

若說『it's our turn to shoot.』展現『企業』奮起反擊的激昂壯志,那麼『The stage was well set』就讓在下感受到強烈的算計、謀略感,《艦これ》實裝『約克公爵』的話,或許會有相關語音!此外,在下還想到這張劇照:


《擊沉俾斯麥!》劇照

※『肯尼斯‧摩爾』飾『喬納森‧雪帕德艦長(Captain Jonathan Shepard)』

※『肯尼斯‧摩爾』全名:肯尼斯‧吉爾伯特‧摩爾(Kenneth Gilbert More,1914年9月20日~1982年7月12日),二戰期間為『勝利』乘員

※雪帕德艦長應當是致敬『勝利』麾下王牌飛行員『唐‧雪帕德』


『唐‧雪帕德』全名:唐納德‧約翰‧雪帕德(Donald John "Don" Sheppard,1924年1月21日~)

1943年11月,『唐‧雪帕德』加入『勝利』麾下飛行隊。1945年1月4日,他駕駛F4U海盜,在東印度群島上空擊落2架一式戰‧隼(代號:Oscar)。同年1月24日,擊落1架二式戰‧鍾馗(代號:Tojo)。同年5月4日,擊落1架彗星(代號:Judy)。

這位與『勝利』一同奮戰的大王牌(ACE),是二戰期間唯一獲USN授予『傑出服役十字勳章』的加拿大飛行員與RN艦載航空隊員。

※希望以後也能實裝這位座機為F4U海盜的王牌飛行員


雪帕德艦長劇照裡的桌上擺的,就是兵棋推演用的『兵棋』。福瑞澤閣下那句『舞台已佈置好』就像集合所有資訊,與指揮幹部群、麾下艦長討論、推演,並佈下引誘『沙恩霍斯特』的圈套後,信心十足的宣告!

在下攻略《艦これ》活動也是如此,盡力收集資訊、了解每位艦娘、清楚海域資訊、持有裝備與攻略的硬體需求,決定陣容、配裝……對在下來說,這就是打活動最大的樂趣!


輕巡『貝爾法斯特』徽章

出處:
Naval Legends: HMS Belfast | World of Warships

※      ※      ※      ※

《碧藍航線》《戰艦少女R》都有實裝北角海戰的1艦隊旗艦『貝爾法斯特』、2艦隊旗艦『約克公爵』。

※以下將兩個遊戲簡稱作艦B、艦R

艦B


『貝爾法斯特』

貝爾法斯特為北愛爾蘭首府,也是英國官方報紙的名字,與倫敦、愛丁堡合稱皇家三憲報。艦B『貝爾法斯特』的女僕造型,迥異於艦R的蘇格蘭儀仗隊。艦B的皇家女僕團,也迥異於艦R的皇家軍樂團。(笑)

輕巡『貝爾法斯特』誕生於哈蘭德與沃爾夫造船廠,該廠也建造了大名鼎鼎的英國皇家郵輪『鐵達尼(RMS Titanic,對岸譯名:泰坦尼克號)』,現今北愛爾蘭最受推崇的景點,便是紀念鐵達尼號沉船慘劇的鐵達尼區。對貝爾法斯特這座港都來說,『鐵達尼』曾是一段敏感的故事,如今卻已成為當地極具代表性與團結的象徵。

個人認為,艦船擬人題材的遊戲,能在角色塑造裡加入多少梗,取決於人設者對艦船與相關資訊的了解程度。上面這些雖非『貝爾法斯特』艦歷,卻是她與命名地之間的連結,這都是可以用於角色塑造的資訊。在這方面,艦B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


『約克公爵』

艦B『約克公爵』給在下的第一印象就是色氣,據說此形象參考的是『約克公爵的詛咒』。美型是美型,但卻聯繫不到這篇《倫敦憲報》講的,『約克公爵』的提督,福瑞澤元帥設計誘殺『沙恩霍斯特』的謀略感,以及在東京灣代表英國簽字,接受日本投降的傲然榮光。

拜託艦B給她出一套端莊點的服裝吧,人家當過本土艦隊旗艦,還跟自己的提督一起出席東京灣受降耶!現有的兩個造型,都不像是出席正式場合該有的打扮啊。

艦R


『貝爾法斯特』

作為地名的貝爾法斯特為北愛爾蘭首府,愛丁堡為蘇格蘭首府。由於『愛丁堡』『貝爾法斯特』為愛丁堡亞級(Edinburgh sub-class)的姊妹艦,因此艦R的這對姊妹,造型統一為蘇格蘭風格。萌娘百科有收錄『E_neko』老師的設計思路,有興趣不妨看看,這裡就不贅述啦。


『約克公爵』

艦R『約克公爵』不論造型還是台詞,都是典型的皇家騎士。一身白衣,配上凜然如綻放之花的氣質,宛如『約克公爵』艦徽:約克白玫瑰(White Rose of York)。

騎士的設定,來自英王喬治五世次子,約克公爵(後來的英王喬治六世)任職嘉德騎士團長這一事蹟。將命名者、命名相關者事蹟,用於人設的做法,也出現在義大利輕巡『阿布魯齊公爵(Abruzzi)』身上。她在艦C、艦R皆有實裝,艦C以艦船事蹟為基礎,艦R則以命名者的事蹟為基礎,各自進行取向不同的角色塑造。

※圖片連結自萌娘百科

===================================

相關文章:


【模型】細繩袋中的戰爭:『光輝』夜襲塔蘭托


【翻譯】不列顛的誓約『勝利』之艦(上)


【翻譯】不列顛的誓約『勝利』之艦(中)


【翻譯】不列顛的誓約『勝利』之艦(下)


【翻譯】不列顛的天馬座『傑維斯』(上)


【翻譯】不列顛的天馬座『傑維斯』(中)


【翻譯】不列顛的天馬座『傑維斯』(下)

===================================

參考資料:

The London Gazette,Wiki

Battle of the North Cape,Wiki

Bruce Fraser, 1st Baron Fraser of North Cape,Wiki

Bernard Montgomery,Wiki

Official Admiralty Second World War photo of General Bernard Law Montgomery and Admiral Sir Bruce Fraser on the Flagship HMS Duke of York, signed and annotated by Montgomery as Commander in Chief of the British Group of Armies one month before the Normandy landings

Robert Burnett,Wiki

CAREER OF ADMIRAL ROBERT LINDSAY BURNETT, HMS BELFAST, SCAPA FLOW, JUNE 1943

Erich Bey,Wiki

Erich Bey

German battleship Scharnhorst,Wiki

HMS Duke of York (17),Wiki

HMS Belfast,Wiki

Matchbox PK-352 HMS DUKE OF YORK Royal Navy Battleship

北角"盛彈夜"的結末

戰艦世界:「北角海戰」收藏預覽
1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60 筆精華,07/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1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