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9
GP 1k

RE:【小說】豪腕的陰陽術師

樓主 shinisetsuna shinisetsuna
GP9 BP-
平安京,西門附近,藤原朝宗宅邸,入夜-

突擊。

同伴都已經倒下,連同他們所帶的孩子都是。

那麼,殲滅那些寡廉鮮恥,為了無聊的勝利不擇手段的敵人,就是對他們唯一有意義的弔祭。

本來該是木製的長柄練習刀,但現在被那「神話種」砍在背上的,卻是貨真價實的薙刀。藤原朝宗沒有去管那又是哪種「菁英」的傑作,他往前一撲減損受傷的衝擊,正拳砸扁對方陰陽師哀號呼救的可鄙嘴臉。

只會依靠婦人孺子守護自己的安全,卻根本沒有想過自己有多脆弱。

只會作弊耍小手段,卻完全忘記自己的實力才是基礎。

這是他們該有的下場。

隨著倒下的陰陽師失去意識,場上的「神話種」幾乎都已被評判的術式拘束而消散殆盡。渾身都是自己的血,比敵人的徽號紅得更徹底,藤原朝宗立定高大壯碩的身軀,眼裡只有最後一名敵人的身影。

那是個矮小的老者,枯瘦乾癟,連身上的陰陽師袍看來都比他大上幾分。

但對方看見渾身殺意,已經無法遏止的壯漢,卻只是搖了搖頭,接著把身旁那被稱為「月讀」的神話種推開到後面。

藤原朝宗忽然聞到同類的味道。

雖然看過去對方怎麼樣都無法構成威脅,但卻有著那種真正知曉戰鬥為何物者的氣息。

他當然知道,接下來該怎麼做,才是對敵人最高的敬意。

暴喝一聲,藤原朝宗的身體如飛箭般飆射,毫無花巧掩飾,風雷咆哮般的拳頭轟然擊出。

但下一秒,他卻發現整個天地全顛倒了過來。

連點力氣都沒用,甚至位置也沒移動過,老者一拖一帶,輕巧地把藤源朝宗巨大的身軀摔上背後的看台。

…….

「唔呃……!」

從夢中醒來,藤原朝宗差點撞翻膝前的棋盤。

「嗤!朝宗老弟,你也太不上道了,」拿黑子輕敲棋盤,隨著臉上的皺紋漸次舒展,他對面的老者嗓音乾枯發澀,充滿揶揄:「老朽知道自己棋藝跟你這國手相差甚遠,但你可以用說的,不用這麼提醒老朽吧?」

「不是,兼興大人!」藤源朝宗慌張地解釋,滿頭大汗,內心卻什麼理由都浮不上來:「在下只是……呃……」

「哈哈哈,睡著就是睡著,不會說謊就不要勉強,」蠻不在乎地大笑,老者-源兼興又下了一子在棋盤上:「又是和白虎院那丫頭忙到天亮啦?還好這次老朽告了假,上次那樣真是夠瞧了。」

「是,真的很抱歉,在下只能說是無地自容。」

「那,」也已經習慣這忘年交說話改不掉的謙遜,老者又興味盎然地問:「上次是研究適合那些小傢伙的戰陣,這次她又想到什麼玩意?」

「這次,嗯……算是鍛鍊那些孩子的計畫。」

「鍛鍊?那不是你專責的事情嗎?」

「呃……」稍微思索該用什麼說詞,藤源朝宗猶豫地說明:「家主是怕要是都跟著在下訓練,那些孩子會……嗯……太過像在下了些。」

「啊?」聽了這解釋源兼興發了會愣,接著不停拍著身旁的塌塌米大笑:「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那丫頭慮的沒錯!要是那些小娃每個都練成跟你一樣,那連老朽想來也怕啊,哈哈哈哈哈哈!」

「您說的是……」

雖然兩人分屬水火不容的兩個陰陽院,但因為三年前一場比試中的意外不打不相識,加上都是認同強化陰陽師與普通武士,以形成戰力的「軍戰派」,所以不但私交甚好,藤源朝宗還引薦身為朱雀院陰陽師的源兼興給當主-安倍晴明認識。在多次相談下,連安倍晴明也對源兼興這經歷過不少生死殺場的老陰陽師大為折服,不時要藤元朝宗以私交情誼的名義,向這位老前輩請教各種寶貴的經驗與意見。

當然,這會引起朱雀院的不滿,但源兼興不但輩分尊長,算是源賴光碩果僅存的幾位長輩,而且沒有重要的官職,甚至自源賴光當家以來,便未曾參與過什麼朱雀院的重大決策,於公於私都很難對其追究,最後只能以象徵性的警告草草了事。

略為看看棋盤上的態勢,藤元朝宗覷準黑子的斷點,輕輕地將手上的白子放上。而看出對手斷了自己活路,老人皺眉咕噥著想抱怨幾句話,卻聽到咪嗚一聲,一隻身體只有巴掌大,有著兩條尾巴的貓又撲上棋盤,身壓尾甩頓時弄得白子黑子橫飛四散,滿局皆亂。

「這、這丫頭!妳這麼一搞老朽不成了悔局翻桌的流氓啦!」

又好氣又好笑,源兼興抱過這闖了禍卻依然豎起尾巴志得意滿的小貓,像是對女兒不聽話卻毫無辦法的老爹一樣,邊溫柔地撫摸她小小的頭頂,邊向對手道歉:

「藤源老弟,抱歉,老朽沒料到這丫頭出來搗亂,這局算是老朽再輸你一瓶酒吧。」

「不用不用,兼興大人,」與其說是客氣,不如說是贏到怕了-源兼興棋臭又愛下,喜歡用酒當賭注,偏偏藤源朝宗是滴酒不沾,贏來的酒滿屋都是,卻也不好意思轉送其他人。他連忙推辭:「連打仗都有風雲變色,這次還是算和局吧。」

「呵呵,好吧。」

逗弄著懷中黃毛絨絨的貓又,源兼興也樂得省了瓶酒;而藤源朝宗看他這副「含飴弄貓」的模樣,不禁有些羨慕地問:

「這孩子是您新訓練的嗎?叫什麼名字啊?」

「縮砂,皮得很,」聽到他問式姬的事情,源兼興抬頭,有些促狹地問:「老朽是把這些孩子當女兒養也當寵物看,所以放著她們用原來模樣在這四處亂跑;你年輕力壯又還沒結婚,要不要考慮養幾個當情人?已經不少陰陽師這樣幹了不是?」

「不不,在下還是別這樣的好,」沒想到藤源朝宗卻是回答的一臉認真,他搖搖頭:「在下光是工作就花去太多時間,要再養式姬,那等於是殘害她們而已。」

「呵呵呵,顧著照顧別人的孩子,自己卻一個都沒法養啊……這傳出去會讓那些雜毛陰陽師笑死吧?」

「您說的是,在下-」本想回答再過幾年看看,但這時,藤源朝宗卻聽到老友懷裡的貓又開始說話:

「可是爸爸,他根本沒有照顧縮砂喵。」

(咦……)

詫異地注視那隻貓又,但他眼前的景象卻一步步地開始變化。

先是源兼興像睡著一樣,還是帶著平時的笑意低下頭,臉色卻緩緩地由青轉白,瘦小的軀體越來越乾癟,皺縮,最後竟成了副骸骨。而原本風和日麗,清潔幽靜的小屋也在瞬間破落,敗壞,陷落於陰森無盡的黑暗。

眼前的貓又則是在黯淡的光芒中化為正嚶嚶哭泣,有著對貓耳朵的少女。之前很有精神的尾巴無力地垂下,衣衫則是東缝西補,全身遍體鱗傷外還沾滿了血漬。只見她遮住臉,手指縫間滲滿了淚水,哽咽著泣訴:

「嗚咪……爸爸的好朋友根本沒有照顧縮砂喵,讓縮砂肚子都餓扁扁的喵。」

(等……等等!)

「他還看著那些壞人虐待縮砂,讓縮砂去做好多危險的事情喵,縮砂……縮砂身上都有好痛好痛的傷口喵。」

(在下不……不是……)

「縮砂每天都好痛苦,爸爸的好朋友都是騙人的喵!他都在說謊喵!他也是那些看到縮砂跟大家受傷流血,就覺得好快樂的壞人喵!」

(在下不是故意的啊!)

轟!

猛然從被舖裡坐起,藤源朝宗感覺自己的心臟像是要從嘴巴中跳出般猛烈地搏動,而全身上下更是透濕一片,連鬍子都像是在水中泡過一樣,垂下的同時不停地滴下汗液。

(夢中夢……是夢魘嗎……)

他抹抹大汗淋漓的光頭,感覺心跳一時之間還是難以平復,壯碩的身軀還跟著微微的顫抖。

即使真的並非有意,但如夢中他被控訴的一樣,上午看到的「縮砂」以及其他源兼興留下的孩子,都還是他的責任。

按照陰陽院的規定,陰陽師死後,所留下的式姬就交由他所屬的陰陽院管理。如果還能維持理智的,那麼會藉由轉移的儀式讓願意的陰陽師收養;而無法承受主人死亡打擊而發狂的式姬,便會讓專責的小隊進行……銷毀。

源兼興意外死後,他就嘗試著要去找他所遺留下來的式姬。但由於兩人的友誼在許多朱雀院的陰陽師眼中本就是種背叛,因此他被百般阻撓,在多次嘗試都沒有結果後,為了避免兩院因此再生爭端,安倍晴明下了禁制令,要他不要再繼續嘗試接觸那些孩子們。

這也是他心灰意冷,退出白虎院的原因之一。即使明白所有人的作為都是合理,即使了解所有人都沒有錯,但是他真的無法再忍耐所見所聞的一切。

那是名為「政治」的必要之惡。

(不過既然知道那些孩子還活著,那在下…….還是得繼續試試看)

現在他已經不是白虎院的陰陽師,只是個得努力些才能養活自己,兼個閒差的小貴族。或許……這樣的話要去朱雀院交涉,應該不會再引起多大的敵意了吧。

起身點起蠟燭,雖然看時刻他已經睡了很長一段時間,但因為是回家沒多久就入睡,由月亮的高度看來也是剛入夜不久而已。他拿起茶壺灌幾口滋潤乾裂的喉嚨,正想來開始擬定和朱雀院交涉的文書,這時他卻看到一個人穿越宅邸的大門,朝他急吼吼地跑來。

「師父!藤源朝宗師父!」

摸黑一直跑到他跟前,來人原來是附近一個叫阿虎的男孩。他的父母拜託藤源朝宗,讓他教這孩子寫些字製作平安符賣給神社。藤源朝宗剛想跟他打個招呼,但阿虎卻只是上氣不接下氣,朝天空一陣亂指:

「哈啊…..哈……師父,你看外面,你看外面!」

「外面?」在平安京燈火算是奢侈品,此時外面也只是一片漆黑而已,藤源朝宗望了望,狐疑地向阿虎詢問:「在下什麼都沒有看到,怎麼啦?」

「啊……不是那邊啦!」比手畫腳了好一陣,阿虎確認最近剛學,還不是很熟練的辨明方位,最後他指著南邊:「是那邊,是那邊啦,天空突然多了個黑漆漆的大漩渦啊!」

「漩渦?」

詫異地也朝南邊望,藤源朝宗在習慣黑暗後,果然看到天空中的雲朵隱隱約約形成了漩渦狀,越轉越快的同時冒出微微的電光,看久了竟像是張大口要吞噬地上所有的一切。

(不會吧,這是……有鬼門被打開了!?)

「師父,你也看到了吧?」沒看見藤源朝宗的臉色驟變,阿虎還在跟他確認:「我爸媽都說看不見,還說我在說胡話-」

「阿虎,你拿著這個,」沒時間說明是什麼狀況,藤源朝宗動作迅速地挑選幾張戰鬥時常用的咒符,又拿了張紙寫好求救的短信遞給阿虎,邊大踏步走出大門邊吩咐他:

「你就拿到白虎院,看哪個分部最近都好,就跟他們說這是藤源朝宗的通報,萬事拜託你了!」
9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296 筆精華,03/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