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6
GP 3k

RE:【其他】R.O.D. (Radical Extreme Dangerous)

樓主 葛溫 AbrahamOwen
GP6 BP-
R.E.D. 02 – 心結未解,熱血未冷

─────

  一望無際的荒漠裡,烤漆褪色的軍綠色老式卡車正駛過龜裂的柏油公路。
  「真是稀客啊,我們這裡很少有外地人過來。」駕駛著老舊卡車的男子用眼角偷偷瞄著副駕駛座的乘客,話中滿是好奇:「阿奇波爾多──我可以這樣直接叫你名字吧?──聽說你是攝影師啊?安卡拉這裡有什麼值得拍攝的東西嗎?」
  「天曉得?」將椅背下調了一格,阿奇調整了一下姿勢,似乎在嘗試讓自己快速入睡:「──沒辦法啊,接到了無法拒絕的工作。」
  「真是辛苦啊。」男子哈哈大笑:「腦袋灌水的老闆?還是老是瞎指揮人的『精英份子』上司?那些坐辦公室的真的很喜歡下些亂七八糟的命令對吧?」
  「比你想的還要折騰人啊──如果只是老闆的命令就好囉。」阿奇把牛仔帽壓低到能遮住視線位置。



  12小時前,邁阿密某大樓第十三層,1303辦公室。

  牆上的仿古鐘響起十二聲鐘響。
  「……沒想到你會突然回來。」一打開門就看到許久不見的昔日戰友正坐在會客沙發上,伯恩哈德愣了一下,硬朗的臉部線條微微解凍。
  「終於想起來自己還是學院的掛名教授了?」
  阿奇波爾多不屑的嗤笑了一聲:「教授?我可從來沒承認過。」
  「我知道。」伯恩哈德無所謂的點了點頭。

  七年前的夏末。
  在一場堪稱史詩的慘烈戰爭後,連隊正式宣告解散。
  曾經生死與共的戰友們各奔東西。其中擔任連隊攻堅王牌的里斯,則是拉著包含雙子兄弟在內的幾個隊長級核心成員,共同成立了針對異能者的教習學院。
  幾乎以一人之力撐起了整個連隊遠距離火力網的阿奇波爾多,自然也是當時他們邀請的對象,但是面對戰友的邀請,阿奇卻是毫不猶豫的掉頭就走。
  這一走就是七年。

  「所以,找我有什麼事嗎?」
  「有事要和你商量。」阿奇波爾多將名片丟到伯恩哈德桌上:「某個女人威脅我幫她做事,我還在考慮要不要送她去冥王面前後悔自己說過的蠢話。」
  「喔?貝琳達終於去找你啦?」看也不看名片的內容,伯恩哈德這麼對男子說道。
  這句話中透露出太多訊息了,阿奇波爾多看伯恩的眼神頓時險惡了起來。
  「──別用這種眼神看我。」伯恩哈德淡淡的說道:「這是我和艾伯做的決定──離開戰場那麼久,你的長假也該結束了。」
  「我想我說過很多次了──我已經和戰場沒有關係了。」阿奇波爾多慍怒的望著伯恩哈德。

  回答他的是一道晦暗的劍光。

  在虛空中一抽,有著骨狀劍脊的奇形長劍便突然出現在伯恩哈德手中,伯恩右手微顫,閃爍著幽玄微光的劍尖在空中劃出了一道蛇狀的曲線,然後撞擊在阿奇波爾多手中同樣也是憑空出現的裝飾槍槍柄上。
  「──果然沒錯。」伯恩右手一揮,長劍頓時消失無蹤,線條剛硬的五官露出了滿意的表情。
  「原本我還半信半疑,看來艾伯里斯特的分析真的沒錯啊。你的身手完全沒有退步──不,和七年前相比變得更強了。」

  「口中說不再戰鬥了,但轉行的第一站就是戰火紛飛的西亞。」
  「成為攝影師之後長期深入世界最混亂危險的幾個地區,拍了幾千張令世人讚嘆的照片──但是很少人注意到的是,阿奇波爾多所經之處,當地無論是暴君、寡頭、獨裁者或是恐怖分子,都會被天外飛來的子彈腦袋開花。」
  「這不是一個厭倦了戰鬥的人會做的事,阿奇波爾多的血仍舊和他的槍口一樣炙熱。」
  原本伯恩哈德還對於是不是要把阿奇再次拉回戰場而猶豫著,當時艾伯里斯特就是這麼說服他的。

  「我很想知道七年前你為什麼會決定離開我們,不過你不想說的話我們也不會勉強你。」
  「雖然不清楚你的心結在哪,但是你是沒辦法永遠逃避的。戰士總是渴望著戰場;這是天性,或者說──天命。」
  「所以──」伯恩將名片遞回到阿奇眼前:「這件事情,我們希望你能去完成它。」



  回想起和伯恩哈德會面的過程,阿奇波爾多不禁在心底苦笑著。
  當時的自己,真的感覺到一股被人徹底看穿的難堪感。雖然說在連隊後輩中,艾伯李斯特一向是以能透徹人心聞名,但是七年不見,僅憑二手的資料便能將自己解析到這地步,看來也是進步不少。
  ……也許,這也是一個重新審視自己的機會吧?阿奇波爾多這麼想著,然後突然警覺的望向卡車四點鐘方向的位置。

  「怎麼了?」被阿奇突如其來的動作嚇到,擔任司機的男子問道。
  阿奇微瞇著眼,注視著斜後方的荒漠──岩山與砂石構成了重複而單調的荒漠,空氣在高溫下微微扭曲著,正如其他方向的景觀一般毫無特色。
  「……沒事。」阿奇收回了探尋的視線:「什麼都沒看到。」

  「──好險啊,差點就被看到了。」感受到對方探尋的視線,布朗寧躲在沙丘背面,慶幸的吹了聲口哨。
  「只不過是想偷看一下而已──居然能感覺到將近三公里外的視線嗎?真是怪物啊。你說對吧?」穿著一身不合時宜的西裝大衣,布朗寧問著身旁彪形壯漢的意見。
  「……能直接用肉眼觀察三公里外的目標,在我眼中你也是怪物。」壯漢的眼神中帶著驚怒交加的敵意。

  壯漢是經營走私偷渡的地頭蛇,半天前眼前的西裝男子請託壯漢將自己偷渡入境。
  因為盯上了布朗寧手中的公事包,當壯漢正打算夥同同伴黑吃黑的時候,同伴們卻在不到一分鐘內被布朗寧用著難以理解的手法全部解決掉了。
  當時嘴角勾著微笑,在哀嚎聲中向自己行禮致意的布朗寧,大概會成為自己一輩子的夢魘吧?

  「別用這種眼神看我,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啊。」布朗寧拍了拍壯漢:「如果我沒料錯,你應該是Prime One二當家的手下吧?那位最討厭有人壞規矩的二當家,要是知道自己的手下居然破壞行規想對顧客黑吃黑──你要不要猜猜接下會發生什麼事?」

  聽到布朗寧這麼說,壯漢打了個冷顫。

  「看來你很清楚。」布朗寧點了點頭:「我揍了你們一頓,接下來你家老闆的敵意就會衝著我來──還是說你真的那麼想被上司處理掉,然後在痛苦中死去?」
  「聽起來我還真的是被你救了」壯漢苦澀的笑著:「那你呢?為什麼要冒著會和Prime One作對的風險救我?我可不覺得你是什麼正義的夥伴。」
  「因為這樣會很有趣啊。」布朗寧露出了邪氣的笑容。
  「三公里外的那位,可是當世公認的百年來最強槍手。而我有很大的可能性會和他起衝突。那麼,為什麼不讓場面更浩大一點呢?同時和最強槍手與最大黑幫對上,這可是好萊塢級別的經典劇情啊。」

  這個人,完全瘋了。
  壯漢驚恐的看著眼前心情好得不像話的西裝男子,恐懼油然而生。

  「那麼。」布朗寧推了推西裝帽的帽沿:「我也要開始工作了。」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399 筆精華,11/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