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
GP 174

RE:【其他】【黑沙小說二創】我們就這樣成了家門長

樓主 農業興邦 rrrtt5487
GP22 BP-
第十六章

-------------------------------------------------

「你自己說說吧,違背聖樹而取得那種力量,是不是讓你們沉醉?」
其中一位巡林者咬牙切齒,這並非是誰的錯誤,單純只是立場不同。
那是很糟糕的感覺,被拋棄在原地,只能夠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不由得把手中的弓握得更緊。
「你們有你們的想法,而我有我的作法。」
知道對方箭在弦上,但黑暗騎士還是沒有在話語上退讓。
原因很簡單,沒有必要。
沒有必要去對固守思維的精靈,去說出自己是在多麼逆境的狀況下做出選擇。
如果聖樹真的能夠給予大家幸福,那麼為什麼會有自己這類的存在?
已經不需要言語了,此時黑暗騎士才意識到,或許自己能最好相處的精靈,反而是那個戴著黑兜帽,整天嚷嚷著「我美嗎?」的自戀女。
自嘲地笑了笑,貝迪安特在自己的操作下,幻影劍隨時待命。
「小弟,這次任務被你害慘了。」順道抱怨抱怨那個繼承孤煙的小子。
說完話,箭矢齊鳴!
精靈不愧是天生為森林的疾風,由六個巡林者組成的攻擊絲毫沒有重疊,箭矢精準打擊且完全越過障礙物,從匪夷所思的地方射出。
尋常人或者是士兵只能原地等死,或者是選擇亂跑然後照樣被釘成刺蝟。
連續的火花閃過,能肆意屠戮鳥妖的幻影劍逐漸退敗,由聖樹賦予的光之箭矢附加攻擊,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抵禦貝迪安特的黑霧力量。
加上剛剛黑暗騎士已經有一場消耗戰,這是完全不對等的圍剿。
她開始被逼退,漸漸地往森林外敗走。
這或許也是巡林者們的意圖,他們不希望離開森林的精靈,想要再度重回森林的庇護。
既然當初嫌棄,那麼又為何尋求?
「滾出森林!你們不是放棄它了!」一位巡林者大吼,弓弦聲連續響起。
箭矢分上中下三段出現,幾乎是聲音出現就到了黑暗騎士面前,這恐怖的速度完全無法反應。
「暗刃,赦!」
巨大的黑色太刀及時出現擋下,只是上面出現了裂痕,很大程度上歸罪於高強度的連續戰鬥。
前有狼後有虎嗎?正當黑暗騎士想著要不要乾脆出林跳河算了時,一個人類的聲音突兀的出現。
「你們在做什麼?」
狂亂的箭矢驟然停下,而黑暗騎士也終於緩過一口氣,微微發抖的雙腿是因為不堪負荷強大動量帶來的痠麻。
從巡林者們的身後陰影,走出一個女性身影。
來的人正是家門長中的眼鏡女,由於先察覺到鳥妖的來襲,因而早一步躲入了河對岸的樹林中。
巡林者們沒有回應,這些不關人類的事情,他們也不想讓弱小存在知道雙方恩怨。
眼鏡女走近之後才注意到黑暗騎士,那出水芙蓉的樣子,雖然有些狼狽,但完全沒有降低她的特別。
儘管雙眼沒有精靈那麼清澈,可取代的是對於世間之理的認知。
不得不承認,很有魅力啊……眼鏡女有些惱怒的想道。
待又看到她身邊散落的箭矢,眼鏡女煩躁說道:「你們在打架?……喔對喔,都快忘記黑沙有這個設定,我也真是傻了。」
知道自己的家門長又說出別人不懂的話,所以巡林者們只好繼續默不作聲。
嫌棄地看了看遠處的黑暗騎士,以及這邊巡林者義憤的神態,眼鏡女大概清楚事情始末。
她原本是好心,想說那些家門長也有可能入林避難,所以留下一半的巡林者來接應,哪想到共計六組人馬,有黑暗騎士的這組正好就過來。
恰恰好就因為對方之中有銀髮的她,導致發生這種事情。
「是我思慮不周啊。」眼鏡女揉揉額頭,這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過去的職業使她有掌握全局的習慣,穿越後即便是如此多的角色,也能夠熟練運用家門長的職權來管理。
出現這種意外,她也感覺很不舒服,但無奈這些家門長都是與她來自同一世界,做人還是要留一線。
她大可在這邊指揮巡林者,去讓他們捍衛聖樹的尊嚴。
──但沒有這個需要。
很簡單,日後遇到其他家門長的機會只多不少,遊俠與黑暗騎士的創建率官方可是有公布的。
一己之力對抗所有家門長的黑暗騎士,這聽起來很勇猛,但真會去做的只能是傻子。
「而且CP還沒教好,怎麼能給更差的飼料呢?會養壞的。」
露出了有把握的笑容,眼鏡女的話在場沒人聽的懂,更多的還是兩邊彼此的警戒。
……我知道你們很想攻擊,但這裡還是在卡爾佩恩領地。
眼鏡女很清楚要怎麼說服他們,而且還不用使自己看似欠下人情。
「我們此行被襲擊,很明顯有卡爾里斯那群傢伙在作祟。」
眼鏡女裝作往遠處看,很自信地繼續說道:「那麼,你們認為被定下成為餌的我們,能逃過議會的追蹤嗎?」
巡林者們似乎還不太清楚眼鏡女話中含意,弓箭仍對準黑暗騎士,眼鏡女則不在意地聳肩。
「換言之,這是議會欠我們的,只要我們不聲張,那麼他們也樂於裝傻。」說到這,眼鏡女緩了緩口氣,「但只要給他們藉口,比方攻擊甚至殺死另外家門長的職業者,那麼你們說迎接來的是什麼?」
話說到這,漸漸有巡林者放下武器。
眼鏡女的話不可能百分之百正確,但只要有命中部分的事實,他們就會有麻煩。
懲戒背叛者可以,但是要建立在不會與大型權力體系衝突之上。
「他們會樂於滅口遮羞。」
說這句話的不是巡林者們,而是那獨自喘氣的黑暗騎士。
眼鏡女有些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當然,我們可以放過你,只限於這次,哭著回去找你的家門長吧。」
既能維護巡林者的心態,也不會讓自己這個家門長日後難做,眼鏡女某方面精通處世之道。
「走吧。」
眼鏡女頭也不回的離開,自己都分析到如此地步,如果還真的有傻子想要繼續殺黑暗騎士的話,那麼到下個城市她就自行去行會解約。
如她所料,巡林者們慢慢收起武器,眼神中帶著明顯的不甘心撤退。
來去如風,這次才真正是安全了,濃密的樹林注定讓鳥妖衝進來只能是寸步難行,而巡林者走的時候也──
不對!有問題!
黑暗騎士才剛鬆懈下來,一把不起眼的短箭矢就到了身前。
──這是手弩發射出來的!
在她收起太刀的時間點,把箭矢無聲無息地打出,就是要攻其不備。
換出貝迪安特也來不及了,就在黑暗騎士只能夠眼睜睜看著箭矢刺中自己時,另外一側的黑影也同時介入。
「鏘!」的一聲,兩把長短箭矢相互碰撞後,意外地沒有對黑暗騎士造成任何傷害。
她稍微愣在原地,這是警告?
梳理被風稍稍吹乾的銀髮,她疑惑地蹲下撿起那兩把長短箭矢。
短的那把毫無疑問是巡林者射出的,這種箭矢她很熟悉,沒有認錯的可能。
另外一把很明顯是精靈們常用的樣式,只是箭身上受到的痕跡隱約呈現螺旋,讓黑暗騎士很確定是從極遠地射出的。
「回音箭嗎?」
她也感覺到自己的智商不夠用,從方向來看,有人從森林外用回音箭要殺自己?亦或是救?
反正也不重要了,她已經聽到不遠處某個胖家門長的哀號。
從聲音就能想到那個家門長,又被自己的「女兒」施暴的畫面。
「目前,就先這樣吧。我不會說謝謝的……」
朝聲音方向走過去,銀黑的身影在森林中顯得如此孤獨和受到排擠。
……自戀女。
她嘴角掛著連自己都不知的微笑,沉吟說道。

-------------------------------------------------

冬天的枕頭真是罪惡般的存在,時間瞬間就被偷到剩下半天假。

2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1211 筆精華,10/27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