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17
GP 2k

RE:【懸疑推理小說】槍彈辯駁─過去篇

樓主 危險情人 gray0522
GP2 BP-
棉貫真低著頭,不發一語。谷田堅難以置信的看著他。
 
「這是真的嗎?棉貫。」
 
谷田堅握緊拳頭,難以置信的跑到他身旁。他依舊保持沉默。
 
「妳們這些人不要胡說八道!棉貫不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的!
 
他是個正直的人!你說對吧?快說啊!阿真!」
 
谷田堅對著其他懷疑棉貫真的人咆哮,接著用溫和的語氣詢問他。
 
「沒錯,是我殺的。抱歉,谷田。我讓你失望了,都怪我一時衝動,
 
犯下了滔天大錯。」
 
棉貫溫熱的眼淚汩汩的從眼眶中溢出,流下臉頰,他用雙手摀住臉龐,
 
不想讓大家看到他在哭泣。
 
「那個傢伙他實在是太可惡了……我把他痛毆了一頓,他朝著我吐口水,
 
還說:『我愛怎麼做是我的事,犯不著你管教。』像他這種知錯不改,
 
還強詞奪理的人,我真的無法忍受他這樣的人渣活著。我把他痛打了一頓,
 
打到他昏厥過去,渾身流血又是傷。還拿出大砍刀刺穿他的胸膛,
 
確保他一定會死……」
 
「你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你不是口口聲聲說絕對不會殺人的嗎?
 
事到如今,為什麼!」
 
谷田堅作勢要揮拳,棉貫真不打算閃躲,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裏。
 
「你是我的好兄弟……我打不下手啊!」
 
谷田堅也痛哭了起來。
 
「總算是找到兇手了呢,太好了!大家都不用被處罰,
 
下次不要再有人像棉貫一樣魯莽的做出這種天理不容的事情啊!」
 
克斯特悠哉的雙手抱頭說。
 
「你這傢伙!」
 
谷田堅原本打算衝過去揍克斯特一頓,但被棉貫阻止。
 
「好了,不要為了我這種人渣弄髒自己的手。我去自首。」
 
棉貫真走下木台,往黑白熊那頭走去。
 
「等一下!」
 
服部特也喊住他。
 
「你並不是兇手!棉貫!」
 
聽到服部特也這麼一說,棉貫抬起頭來轉身看著他。
 
「你到底在說些什麼?」
 
中村徹皺著眉頭。
 
「真正的兇手,另有其人。」
 
服部特也從外套口袋拿出一個小玻璃試管瓶,裡面裝著深紫色的液體。
 
「那是什麼?原來你剛剛去理化教室是為了拿這個啊。」
 
佐藤海說。
 
「這是某種過段時間後才會有效的毒藥,是什麼我就不說,
 
經過採驗鈴木體內的血液後,我更加確定他是被毒死的。
 
他被你刺穿身體之後,還活了一陣子,棉貫。」
 
「真的……嗎?」
 
棉貫用衣袖擦乾臉上的淚水。
 
「真正的兇手另有其人。」
 
他再次強調。
 
「那會是誰呢?」
 
大河原慎新問。
 
「小林?穗摘?」
 
神保聰美疑惑的喃喃自語。
 
「也只剩他們了。」
 
江之島彩音告訴她。
 
「穗摘惠啦!只說自己在研究室裡,誰知道她真正幹了什麼?」
 
小林二道找到機會想藉由叫囂轉移眾人的焦點。
 
「的確,也許她一直在暗處守株待兔,等待時機偷偷殺死鈴木,
 
神不知鬼不覺的。」
 
大河原慎新手抵住下巴,做出思考的姿態。
 
「我覺得小林啦!他一直在說謊。現在還一直想賴給別人,
 
分明想讓自己脫罪。」
 
夏目空對於小林二道欺侮弱小的態度看不下去。
 
「況且也沒人能夠保證他的清白。」
 
石村小花眼睛瞇成一直線,直盯著小林二道。
 
「兩個人聯手有沒有可能?」
 
克斯特的想法更是讓人訝異。
 
不對,不是穗摘惠,也不是小林。服部特也忖度,他的第六感這麼告訴他,
 
可是他卻想不出來能把這一切勾起來的關鍵因素。再這樣下去……
 
法院裡再度陷入一片靜默之中,大家都低著頭沉思著,
 
現在最有可能想出答案的,恐怕只有他和我妻唯。
 
「服部同學,我想到了!」
 
佐藤海興奮的舉起雙手,其他人頓時停止思考,全部的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阿海,你想到什麼?」
 
服部特也愣了一下。
 
「兇手,就是妳!黑羽同學!」
 
佐藤海瞪著黑羽妤子說,他的手堅定不移的指著對方。
 
黑羽妤子過了幾秒後才回過神。
 
「你到底在說什麼?佐藤同學?你有什麼證據佐證你的推理嗎?」
 
「妳早在一開始就下毒讓鈴木同學喝下去。他察覺身體不對後才會撲倒她,
 
想質問她。只是不巧正好被經過的棉貫聽到呼喊聲,他立刻趕到現場,
 
見到女孩子被欺侮,反射性的跑上前勸阻和保護,接著妳再說謊教唆他,
 
要他幫忙對付他,以棉貫同學正義的性格來說,他一定義不容辭的幫忙。
 
對嗎?棉貫同學?」
 
佐藤海的視線轉移到原本淚流滿面的棉貫身上,他的淚水已經都擦掉了,
 
但鼻子和耳朵依舊還紅通通的,眼睛也呈現有點浮腫。
 
「就如你所說的那樣,佐藤。我的確是聽到黑羽的求救聲跑過去,
 
看到鈴木把黑羽壓倒在地,以為他想非禮她,於是打了他一拳,
 
黑羽告訴我鈴木想要侵犯她,我一時氣昏頭把他痛毆一頓,直到他暈過去。
 
後來我們一起離開,黑羽向我訴苦,還跟我講了很多鈴木的惡行,
 
最後我實在是按耐不住,我暗自決定要殺了那個人渣,我跑回去刺他一刀,
 
再把他的屍體拖進教室裡面。」
 
棉貫低著頭將一切的過程說完。
 
「你有什麼證據是我做的!佐藤同學!下藥這種事情誰都能輕易做到。
 
何況服部同學不是說了,那個藥是需要隔一段時間才會生效。」
 
黑羽氣勢騰騰的甩手咒罵。服部特也聽了這句話以後,靈光一閃說:
 
「阿海,有個地方你說錯了。下藥的順序是在棉貫將鈴木打昏時做的,
 
而且這女人她很有自信,她很篤定棉貫會回來刺死他,決定先下手為強,
 
再賴給棉貫。」
 
「服部同學,那你也有地方說錯。棉貫回來刺死他時,其實鈴木已經死了。
 
只是棉貫在氣頭上,所以他沒注意到,加上他已經把鈴木打昏了,
 
自然也不會注意那麼多。否則,藥效很有可能會趕不上及時他刺死前生效。」
 
我妻唯糾正。
 
「這些也只是你們這些人的憑空臆測,只會說而已,證據呢!」
 
黑羽妤子氣急敗壞的走下木台,幾乎快氣到瘋掉了。
 
「裝過毒藥的小瓶子已經被妳丟了吧。」
 
服部特也確定的說:「但是那個毒藥氣味很濃烈,很容易殘留在身上。
 
也就是說,妳的手上肯定會有這種毒藥的味道。就讓妳的好姊妹檢查吧。」
 
服部特也將裝毒藥的試管玻璃瓶遞給神保聰美,讓她聞一下,
 
她皺了一下眉頭之後從鼻子前拿開,交給江之島彩音,
 
她也重複一次她的行為。
 
「讓我聞聞妳的手,小妤。」
 
神保聰美一步一步逼近黑羽妤子。
 
「妳如果是無罪的,那就沒必要害怕。」
 
江之島彩音提醒她。
 
最終黑羽妤子讓神保聰美聞了她的手,她只不過聞了一秒就連忙退開,
 
可見那個味道有多麼重。
 
「為什麼……小妤。」
 
神保聰美不敢置信的搖頭。
 
「我明明就用沐浴乳洗了好幾次!那個味道為什麼還在!」
 
黑羽妤子抓狂的直跺腳。
 
「沒想到竟然能找到真正的兇手,不愧是各領域首屈一指的高手呢,
 
Kuma。」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446 筆精華,07/23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