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28
GP 2k

RE:【小說】日後談《執子之手》沖千篇

樓主 締拉 nookjusen
GP8 BP-
【肆】
 
  雖然平時以調戲千鶴為樂,不過,總司從小到大都沒有和女人交往過的經驗。即使有時候會跟著新選組的伙伴一起去花街喝酒,然而卻只是自得其樂地在不顯眼的位置上獨酌,偶爾應付應付其他人的敬酒,也就如此罷了。

  對男女之間的事情,與其說不懂,倒不如說一向沒有什麼興趣……但是那也止於認識千鶴之前。

  總司對於兩個姊姊的印象濃度還不如小時候待過的道場那麼清晰,而且那個時候他還不到對異性感到好奇的年紀。

  和男人大相逕庭、纖薄小巧的臂膀,裹在僅只是尺寸合身的男用和服裡面,未失脂粉的光滑臉龐透著櫻花般的血色,男孩式的高馬尾下、那一截柔滑白晰的頸子在衣領間若隱若現。

  還有那總是點綴在清脆嗓聲裡的女性自謙詞、每一個伴隨著靜謐微笑落下的溫柔舉止……

  光是如此,連他這個除了成為劍以外不作他想的冷血漢,都開始對女性的奇妙感到有趣。

  又或者說,奇妙的僅僅只是千鶴一人。
 
 

  「嗯……」

  「總司?」

  「唔……」他勾起嘴角,側身吻上千鶴的耳畔,「妳說,接下來該怎麼做?」

  「欸……?」

  千鶴的耳邊傳來細碎的笑聲:「吶,我在問妳啊──妳說,想從哪裡開始?」

  邊說,總司邊舔起她那紅透的耳朵來,而原本幾乎靜止的手掌又開始不規矩地在身上游移。

  「這裡嗎?還是……」倏地拉開了千鶴的衣領,將她的肩膀暴露在空氣中,而另一隻手卻沿著腰部的曲線溜進了裙襬,「從這裡開始呢?」

  「啊……」

  「如果不好意思說的話,需要幫妳確認嗎?如果不用的話要說清楚喔。」

  這種進退兩難的問題,大概也獨獨只有總司這傢伙才問得出來。不管怎麼回答都不是,千鶴不禁掩住自己的臉。

  「……這種事情……你決定吧……」那羞澀到無以復加的細微聲音從手掌間傳出,不過這話才一出口,耳邊立刻泛起一陣低笑。

  接著,千鶴遮住臉的雙手被輕輕撥開,取而代之的是對著嘴唇長驅直入的舌尖,衣衫不整的軀體被抱進寬闊的懷中。

  那從對方的胸腔傳來、彷彿發狂似的心跳聲讓千鶴忍不住瑟縮起來,因急速呼吸而緩緩起伏的肌膚滲透出汗水,濡濕了總司的衣服。

  總司身上那清澈的氣味,開始變得混濁而鹹腥,呵在臉上的氣就像熱湯一般滾燙。

  為什麼……明明看起來那麼游刃有餘……

  最緊張的人應該是自己才對吧……?

  可是為什麼他也這麼緊張呢?

  不過……心裡有點高興呢……

  啊……在這樣子吻下去真的不能呼吸了,為什麼一點也不節制呢?

  一邊在腦子裡面胡思亂想,一邊被吻得亂七八糟的同時,總司突然拉開了距離,來不及吸回去的唾液就這麼沿著嘴唇流到下顎去,弄得千鶴羞恥不已。

  現在被搞得連抬手把唾液擦掉的力氣都使不出來,只好半睜著眼,看總司坐起身來脫掉那身礙事的衣服。

  雖然從新選組開始,總司的衣服就從來沒有穿好過,那塊坦露的胸膛早已看得司空見慣,不過整個打赤膊的樣子卻幾乎沒有在替換繃帶以外的場合看過,就算是最後兩個人已經決定走在一起時,總司也沒有在穿衣服這件事情上麻煩過千鶴。

  那夕陽此刻斜射在總司那身濕淋淋的肌膚上,閃閃發亮的汗滴沿著伸向千鶴的手臂,滑落在千鶴的大腿上。

  一個翻身,侵略性十足的魁梧身軀重新覆蓋在嬌小的千鶴上方。

  不論在耳邊蕩漾的是呼吸聲或者是笑聲,千鶴現在只想徹底地忘記自己的存在。
 
 
 
 



【伍】
 
  想照往例一樣轉換睡姿,但是一側身,立刻就碰上一堵肉牆,讓千鶴從睡夢中迷迷糊糊地醒來。

  才睜開眼,就藉由月光看見赤裸裸的胸膛映入眼簾,還沒有進入狀況的千鶴立即被嚇得渾身僵硬,正要從那胸膛前面逃脫時,卻發現總司的手正牢牢地貼伏在自己身後的肌膚。

  這下子真的是一點睡意也沒有了。

  他一手伸出來讓千鶴當枕頭,另一手則放在臀部上方,只差一點點就可以揉進股間……這使得傍晚那段浮靡的記憶,清清楚楚地在腦海中呈現出來,讓千鶴羞得想找地方鑽,但是現在除了總司那一絲不掛的懷抱裡,也鑽不到其他的地方去。

  不敢跟總司的睡臉面對面,千鶴趕緊翻過身去,卻忘記總司的手正放在自己的臀部上,結果這麼一翻,總司的手就這樣順勢滑進小腹,讓千鶴忍不住顫了一下。

  「嗚嗚……」她趕緊縮起下半身,結果頭卻撞上了總司的胸口。

  「一醒來就想逃走的樣子,我有這麼可怕嗎?」

  慵懶的聲音從頭頂傳來,讓千鶴窘得無處可逃。

  「真是過份啊,不曉得最後是誰興奮到昏過去,結果害睡了一整個白天的我還要陪著她一起睡。」

  「呀啊……」

  「還把我的衣服啊被單啊給抓得皺巴巴的……」

  「對、對不起……」

  「丟下我一個人昏倒也就算了,還說一些亂七八糟的夢話。」

  「欸?我說了什麼?」

  「……想知道嗎?」好像是故意把笑聲吞進喉嚨中,總司的聲音因此變得沙啞而誘人。

  肯定又再盤算些什麼了,千鶴趕緊搖搖頭,說:「啊……也不是這麼想知道……」

  「哦……妳說:『拜託不要吃我,我不好吃』。」接著,總司提高了聲調,故意模仿出女孩子的尖叫。

  「咦……那是……」

  「到底是做了什麼夢?」

  「不……不記得了……」

  「也就是說不記得夢到誰把妳吃掉了……吶……下次如果夢到我的話,可不准忘記喔。」

  「這種事情我自己也沒有辦法保證……」

  「那妳下次作夢的時候就請謹記在心吧。」

  「……如果,我說如果,夢到的是其他人呢?」

  「嗯?」總司的聲音抬高到有些詭異的程度,但是千鶴並沒有察覺。

  千鶴略顯哀傷地說:「曾經作夢夢到新選組的大家,像是平助君、原田先生……大家都對我很好。」

  的確,平助和原田可以說是對千鶴最好的兩個人,尤其是平助,千鶴最初來到新選組的時候,平助可以說是最親近千鶴的人,不但時常主動和千鶴聊天,甚至一開始就要求千鶴叫自己的名字。

  雖然總司曾經調侃過平助在女人方面的事情是贏不了原田他們,不過這小子的行動之快也算是讓人刮目相看了……

  「當然是沒什麼不好……那就……」總司人畜無害地說,接著一手環住千鶴的雙肩,放在小腹上的手則竄進了大腿內側,「這麼辦,如何?」

  「嘎啊!沒有這樣子的!」

  「嗯哼……那這樣吧,二選一。」說著,便把千鶴的左腿拉抬起來。

  「嗚嗚……」

  「……好吧,看在妳這麼可憐的份上,只好放過妳了。」總司放開了雙手,慢條斯理地從被單上坐起來。

  千鶴側躺在被單上背對著他,但是她知道總司正從榻榻米上撿起衣服。

  「月色非常地美麗,如果睡不著的話,陪我一起賞月吧?」隨意披上衣服的總司彎身湊近千鶴的臉龐,溫柔地提出了邀約。

  不過,當千鶴點頭答應,準備從床單上爬起來時,卻發現雙腿酸軟得難以動彈,更不用說這個姿勢讓破身的裂傷變得更加疼痛,讓千鶴的動作遲滯不前。

  「坐不起來嗎?」總司一臉得意洋洋的笑容,羞得千鶴只想把頭重新埋進被單裡。

  「欸……」

  總司只是伸手把丟在榻榻米上的千鶴的衣服撿起來攤開,然後像是捕捉小動物般一股腦地往千鶴身上蓋去,然後將她整個人捆在衣服裡之後,再打橫抱起。

  「咿呀!」

  「亂動的話我可抱不住妳喔,要體諒我的病還沒痊癒啊!」

  聽到他這麼說,千鶴就像隻受驚的小貓一樣安靜地縮著,直到總司在屋簷下面找個位置坐下後,才把千鶴放在自己的大腿上。

  總司並沒有跟千鶴說話,只是一邊摸著她的頭髮,一邊遙望著月明星稀的夜空。

  「對不起。」

  「嗯?」

  「我是個自私的男人,明明知道隨時會丟下妳一個人死去,但還是忍不住想碰觸妳。」

  「………………」

  「以前還在新選組的時候,只想成為那個人的劍,為那個人而活。現在我只想保護妳……然而,如果為了妳的幸福著想,我是不應該太接近妳的……這樣子的話總有一天妳會因為我的死而傷心哭泣……」

  「總司……」

  「只要我跟妳越親密的話,那一天來臨的時候,妳就會受傷得更嚴重,可是我啊……就是忍不住想摸妳、抱你,完全無法控制自己……不管現在說了多少甜言蜜語哄妳開心,但是一想到未來的那一天,就覺得很難過。
  跟妳在一起的感覺太幸福了,原本我對死的事情早就看開了……可是最近不知道為什麼,我好像開始有點害怕的感覺。」

  「我……並不同意你說的話。」

  「嗯?」

  「那個……嗯……我並不覺得總司是個自私的人。」懷中的千鶴低著頭,「因為總司想的都是『不希望讓我傷心』這件事,這樣子的我真的很幸福……」

  「妳啊……」總司抽了一口氣,說:「講出這麼可愛的話,會讓我想在這裡撲倒妳喔。」

  「唉咦?不不不不不不……這裡不可以……不可以啊!」





8
-
板務人員:歡迎申請板主

452 筆精華,11/09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0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