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7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卡莎碧雅) 79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3 BP-
【第八十章 十九歲 暗影突襲】


  碎石炸裂的剎那間,刀光以爆裂聲都追不上的速度將視線所及之物盡數斬擊,散落於
陰影下的血水如蠕蟲般重新凝聚,卻遭刺客那看似輕盈的腳步重重踏碎。

  放眼望去,這座地下祭壇在兩人數度釜戰之後變得更加破敗,四處都是傾倒的石柱與
破碎的神像,原本擔綱照明的螢石地磚不是遭血染紅就是被血法術熔毀,殘破的布帛濺上
鮮血,堆置在角落的祭器散得一團亂。

  混亂黑暗中,血術士與刺客一次又一次地交手,唯一沒遭到破壞的地方,便是安妮所
倒臥之處。

  沾染在斗篷與刀尖的血與影,在晦暗之中已無從區別。

  塔隆立定身姿,甩去刀上的血液,微微仰首深吸一口氣,血腥味彷彿某種令人成癮的
毒品,喚起壓抑許久的殺戮慾望,他幾乎可以感受到,手中鋼刀是如此地飢不可遏,宛如
一頭嗜血的銀狼。

  然而,儘管滿腹殺意,塔隆尚無法大開殺戒,因為安妮還未清醒,他的所作所為不過
是在保護她的安全。弗拉迪米爾似乎也非常享受這一來一往的切磋,血術令他擁有不死之
身,他並不急於在一時作下了結。乍看之下,塔隆化解了每一波攻勢,但他並沒有一次擊
中血腥伯爵的要害;事實上,雙方都在試探彼此的底線與目的,誰也沒有佔上風。

  血腥伯爵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絕非巧合,塔隆暗忖。身為黑色玫瑰的一員,他的現身
必定意味著某種陰謀,但他看起來太過游刃有餘,彷彿只是在拖延時間,等待某個訊息,
或是阻止他們繼續探索這地方。無論他的動機為何,都必須在安妮醒來之後,事態才能有
所進展。

  但是,安妮會醒來嗎?她此刻的狀態若是弗拉迪米爾所為,這又是為了什麼?

  倘若弗拉迪米爾的目的是要解決他們,這種作法未免也太迂迴,雖然以他那扭曲的性
情來說,的確樂於緩緩折磨他們,可塔隆有種預感,不只是他自己,弗拉迪米爾也在等待
安妮清醒。

  現下他沒有別的選擇,只能不斷與他演出這一場拖延時間的攻防戰。

  地面的血泊沸騰了起來,散發高熱及蒸氣,血水不斷冒泡,紅沫帶著魔光,將黑暗中
那些倒得七橫八豎的破碎神像與龜裂的石塊照得通紅。

  塔隆握緊鋼刀,準備迎戰下一波攻勢,但是,他深知再這樣耗下去也不是辦法。

  『冷靜下來。』塔隆告訴自己,『想想自己到這的目的是什麼?』

  情勢陷入進退不得的境地,但那又怎樣?

  無論對方究竟有何打算,他的任務都不會改變--

  『找到將軍,找到馬庫斯將軍。』

  塔隆抬起深眸,視線鎖定任務的「阻礙」。

  沸騰血沫圍繞的核心,腥紅之中,弗拉迪米爾雙眼發光,厲聲誦咒,血沫快速聚往他
身上,形成一副亮眼的尖刺銀鎧與深紅色披風,白髮亦隨之增長,他仰頭厲聲狂笑,聲音
伴隨強烈的壓迫感,令整座空間震顫了起來。

  刺客放低身姿,準備迎戰。

  此刻,無論是手中鋼刀,還是身後的片刃,都像耐不住殺意似的共鳴著。塔隆心中亦
燃燒著某種前所未有的鬥志……與黑色玫瑰長久糾結的仇恨、無法守護所愛之人的懊悔、
為這一切所承受的種種痛苦,在此時融合成一種無可名狀的執念,讓他變得無所畏懼。

  刀鋒……正呢喃著。

  猶記得許久以前一次任務,他曾目睹過馬庫斯將軍的戰鬥,漫天刀刃彷彿像是有生命
般地發出某種共鳴之聲,如傾巢而出的飛鳥般追隨著一道倏忽即逝的完美弧度,眨眼間就
結束了戰鬥。

  憶起將軍曾告訴過他,『並非不傳,而是無人能傳。』那時塔隆也深信此種如魔法般
不可思議的技藝,除了馬庫斯將軍外,這世上根本不可能有人能習得。但是……

  嗡嗡--嗡嗡--

  刀刃都在鳴動著。

  這時,弗拉迪米爾暴喝一聲,手中凝聚的血流忽如湧泉噴發四散。

  刺客壓低身姿,讓身形融入黑暗之中。

  四濺的血流侵蝕一切所見之物,黑暗空間持續不停地震盪著,急速與高溫發酵出懾人
的嘶吼聲,霎那間,血泉化身成一尾巨蛇,四處竄鑽,恣意破壞一切,只為揪出藏身於黑
暗中的小蝙蝠。

  可惜哪裡都找不到他的身影,就連想要判斷他在哪個方位都是很困難的事情,刺客深
諳潛行,在黑暗中移動的速度非常人所及,前幾次的交手,已明確地證實了這點。

  然而,與先前不同的是,刺客改變了他的戰術。

  現在安妮近乎毫無防備地躺在那。

  不再執著防守,不再以保護女孩為目的而出手。他離開她身邊,藏身到黑暗中某個角
落,伺機而動。

  無論是什麼原因讓他離開安妮,弗拉迪米爾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弗拉迪米爾優雅地漫步過去,蹲下身輕撫她的髮絲,尖銳的指甲滑過臉龐,順勢而下
,最後刮開安妮的領子,嗅著她的頸間的香氣。

  「有著高貴的血統的羔羊啊……既有處女的甘醇,又有著古老魔法的深烈、昂揚未熄
的辣燙……」血腥伯爵掩不住興奮之色,渾身顫抖不止,「如此佳釀!何處可尋?」

  就在他張開利齒準備咬下之時,一陣刺耳的金屬共鳴聲自四面八方傳來,在空間中震
盪著,令人搞不清楚何處是源頭。

  然而當血腥伯爵聽見的時候已經太晚,比聲音還快的是刺客的刀刃,眨眼間已然貫穿
銀鎧,也正是血腥伯爵的心臟之處。

  「啊啊啊啊!!」

  但是,將安妮視作誘餌的人可不止是塔隆,弗拉迪米爾亦然。

  肉身緊緊嵌住了鋼刀,血之斗篷剎那間向外伸展,幻化為一只巨爪襲向塔隆。

  「抓住你了!」

  刺客旋身躲避爪刺,有驚無險地撤回黑暗中。

  弗拉迪米爾拔出貫穿心臟的刀,將之狠狠甩在地上,銀鎧很快就修補了胸口的血窟窿

  刀鋒鳴動聲再起,卻不知刺客身在何方,血腥伯爵怒火中燒。

  「我玩膩了,現在你們都得死!」弗拉迪米爾猙獰地吼著,向著一片黑暗挑釁,「你
會反抗到最後一刻,絕望地察覺那可悲的肉身終究只是肉身!」

  忽地,綻著銀芒的鋒刃如暴雨驟降。

  此時血爪頓時化為血翼,爆散出尖銳血羽,血光交加,金屬落地聲遍起,刺客又不見
蹤影,又一次沒有結果的交手。

  「給我出來!」弗拉迪米爾在手中聚集一道灼紅的血球,對準安妮,他扯破嗓門大吼
,「這真的很容易!不是嗎?!」

  出奇不意地,塔隆自石柱上方一躍而下,右臂的鋼刀劃開黑暗,引領身後鋒芒驟然而
至,兩人正面相視,眼底各載濃烈殺意,血翼再次喧騰著爆散開來。

  塔隆沒有閃躲,身後鋼翼昂然騰起,伴隨疾轉的鋸齒刀片,暴然將血翼扯裂,隨後他
雙手掐住弗拉迪米爾的頸子,將其重壓在地上。

  弗拉迪米爾怒不可抑地大吼,但是方才的攻擊已將他刺得千瘡百孔,使他動彈不得,
正當他準備喚起血術反擊之時,刺客並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塔隆抽出匕首,衝弗拉迪米爾頭部狂刺猛刺,一瞬間,那張俊美的臉龐就被毀得面目
全非,懾人的血肉穿刺聲不絕於耳,鮮血、斷齒與腦漿迸開,灑得遍地都是。

  刺客殺紅了眼,在徹底毀了對方的腦袋之後依然沒有停手的意思,就在他即將連同他
的身體也徹底破壞之時,忽然間,黑暗的空間迴盪起刺耳的鳥鳴聲,

  「什……」

  塔隆立即停手並起身戒備。

  大地震顫,狂風呼嘯,無數黑色羽毛自天空降下。

  地面忽然隆起,爆裂,一只形似鳥爪的黑魔法造物倏然鑽破石板,塔隆靈敏地跳離原
地。

  「………」

  某種,東西,來了。

  漫天的黑色羽毛與刺耳的鴉鳴,四周颳起一陣不知從何而來的寒風……這與他們剛進
入鐘塔地下發生的情形幾乎一樣,但是既然弗拉迪米爾已經倒下,難道當時並非由他引起
空間轉移?

  「是誰?出來!」

  風愈來愈烈,鳥鳴聲劇烈地灌進腦海之中,令塔隆感覺頭部幾乎快要炸開,就在他將
要無法承受之際,一切戛然而止,整座空間安靜地令人匪夷所思。

  喀、喀噠、喀、喀噠……

  塔隆朝聲音方向望去。

  那是一個身著鐵灰軍裝的老人。

  老人緩步走來,瘸腿絲毫不影響他步伐的平穩,肩上停著一隻六眼烏鴉,某種黑暗氣
息壟罩在他四周,使他的身影看上去比本身還要巨大。

  內心的顫慄幾乎讓塔隆停止呼吸。

  傑利科.斯溫。

  這個幾乎掌握著真相的男人,竟直接出現在他眼前。

  「我的朋友。」

  傑利科.斯溫的嗓音一如他的相貌蒼老,卻有著軍人的魄力,如鋼鐵般冷酷。但是,
塔隆分不清楚那語調是否懷著敵意。

  「朋友?」塔隆冷笑。

  「是的,」斯溫凝視著塔隆的雙眼,「我想,你應該不願意稱呼我為『將軍』。」

  「將軍!將軍!」烏鴉叫道。
  
  「你說得沒錯,」刺客沒帶任何情緒地說,「但,我也不可能會是你的朋友。」

  「你當然有權這麼認為。」斯溫不疾不徐地表示,「然而,我也正是來確認此事的,
究竟我們之間是什麼關係?怎麼會是這樣的關係?應該要是怎樣的關係?塔隆,你認為呢
?」

  說完,老人緩緩摘下了他的面罩,露出他幾乎不曾在世人面前展示過的面容,他的面
容削瘦,顴骨突出,縱使已是一頭灰髮,眉宇間卻富滿頑抗歲月的凜然氣勢,深不可測的
雙眸似乎正宣告著--他,就是黑暗本身。

  刺客陰沉地審視著斯溫,內心的怒火節節攀升,他並不想陪這傢伙玩遊戲。

  塔隆舉起武器對準斯溫。「當然,你也可以自以為有權與我討論這件事,但事實上,
我與你之間是什麼關係,早在你策畫讓將軍失蹤並取代他的位置的時候,就已經註定好了
。」

  「你當然會這麼認為。」斯溫說,「這並不奇怪。」

  「如果你認為杜.克卡奧家族是那種不會反擊的綿羊,很明顯地,你得承認自己大錯
特錯!」塔隆緊握鋼刀的手一顫而一顫,克制著隨時可能失控的殺意,「朋友?哈!在對
我們做了那些事之後,你有什麼臉皮宣稱是我的朋友?!」

   「我們就別在這裡唇槍舌戰,浪費時間了。」斯溫面無表情地望著塔隆,「你之所
以選擇用刀指著我,也不過是順從骨子裡的忠誠罷了。你是位優秀的刺客,塔隆,然而愚
忠將使你離想得到的事物越來越遠。不願降落的老鷹啊,扭曲的仇恨與執念令你盲目飛行
,任何人都無法阻止你,長此下去,你的下場只有敗亡一途,除了悔恨之外,甚麼也不會
得到……然而……」他話鋒一轉,「我,並不會放任這樣的事情發生。」

  「你當然不會。」

  刺客消失在原地。

  「因為我已經來到這裡。」

  漫天刀片在空中疾轉,發出刺耳響音。

  斯溫輕擊手杖,霎時黑色巨爪自地面騰起。

  轟隆隆隆!!鏘鏘鏘鏘鏘!!

  被巨爪擋下的刀片落地四散,卻仍在顫動著,共鳴著,眨眼間,它們像被召喚一般向
上收束,斯溫抬頭,見刺客自空中俯衝而下,振開雙臂,刀片唰唰地自斗篷下飛出,在他
身邊形成一股銳不可擋的銀光風暴。

  「黑色玫瑰!」

  重重刀光在一聲令下狂暴地襲向斯溫,黑暗之爪再一次被喚出,卻宛如紙片般被輕易
絞碎,忽地,一陣伴隨綠光的黑霧暴散,將狂烈刀雨片片彈開,低沉嘶吼充斥在整座空間
,四周的溫度急速下降,詭異的光線圍繞著斯溫,他的身形逐漸膨脹,漆黑羽毛猛烈增生
,背後竄出兩只巨大的黑色翅膀。

  六眼魔鴉。

  塔隆自半空中落下,翻滾數圈後踏穩雙足,毫不畏懼地面向「它」,狂風吹得身後斗
篷鏗鏘作響,兜帽亦被掀開,那雙紅眸充滿憎惡。

  望著那個惡魔,他的內心閃過勒布朗那奸險的笑臉,閃過卡莎碧雅受盡折磨的畫面,
還有將軍的背影……

  「啊……」低啞的吼聲迴盪著,「實在用不著大動干戈的,不是麼?」

  「廢話少說!」塔隆放低身姿,隨時準備迎擊。

  狂風呼嘯著,惡魔的凝視令人幾乎凍住呼吸。

  「我的朋友,你要的……不過就是『真相』罷了。」

  真相?

  塔隆瞪大雙眸,心臟劇烈地跳動著,刀鋒在手裡鳴顫。

  「是的,真相。」惡魔低吟著,「你所追尋的真相,與我所追尋的真理……事實上是
一體兩面的。」

  「你到底想說什麼?」

  「杜.克卡奧將軍,他死了。」

  這句被視為禁忌的話,被斯溫平靜地說出了口。

  他死了?

  猝不及防間,塔隆的腦袋變得一片空白,胸口緊得他幾乎無法呼吸。

  他死了?

  他很快逼迫自己冷靜下來。

  是啊……當然,這是早已被注定的命運。

  「哼!」

  短促發出不置可否的哼聲,塔隆試圖偽裝得冷靜,但是,不再鳴動的刀鋒顯出了破綻

  斯溫見狀,便緩緩解除法術,恢復人類的形貌,臉上的黑羽褪去,四周的風止息了,
漫天烏鴉失去蹤影。

  「但是,我憑什麼要相信你?」緊抓著內心的最後一絲理智,塔隆開口問斯溫,「相
信你,這對我有什麼好處?萬一他還活著呢?」

  斯溫沒有回答,只是慢慢地走向塔隆。

  直到兩人僅距離二步之遙,斯溫自盔甲內取出某樣事物,展示在塔隆眼前。

  「這是……」


待續......



後記:

「刺心刀客」是這篇的中文名稱,
之前有用Garena App的人可能對這個名字有點印象,
不過那邊只有更新到65章。

暴力尺度來到一個新境界,
但也只有吸血鬼才有這種VIP待遇。

我一直覺得魔法跟冷兵器的決鬥很難寫,因為一個物理一個非物理,
一想到要怎麼取得平衡就頭痛,不過我發現,想那麼多幹嘛呢?
把物理寫得像魔法一樣就好了,還可以讓我們的主角變得帥氣YA
不過吸血鬼的魔法還算圍繞著物理本身運作的,
塔隆跟弗拉迪米爾在之前已經決鬥過一次,
雖然那時是汎出來救援,但塔隆當時確實有靠著「物理特性」將了他一軍(可憐的爸爸)
不過一想到之後勒布朗和斯溫要怎麼寫,恐怕又要燒腦了。
(別說我暴雷,難道大家覺得這不會發生嗎?)
3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