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7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卡莎碧雅) 79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七十九章 十九歲 被神所眷顧的未來】


在貧脊的土壤被種下,

烏鴉的輓歌,血色的陽光,腐朽的空氣與酸雨,是澆灌她的養分。

當花兒終於綻放,其豔紅將令灰敗的世界重獲溫暖。

然而,

那些拚了命也要守護這朵花的人們,

並不幸運。

***

安妮在黑暗中凝視著雙手,燐燐之火亮照她的臉龐。

她將火焰編織成花朵,輕呼一口氣,焰花在黑暗中漂流,帶領她找到下一道裂口。

安妮踮著腳尖,眼睛貼上洞口窺伺……

瑞斯卡里奧牽著阿莫琳的手,在鐘塔的迴旋階梯中向上奔跑,鐘塔運作的聲響掩蓋了他們的腳步聲,使他們輕鬆避過巡邏的衛兵,若真的無路可逃,瑞斯卡里奧便會使用空間置換魔法騙過他們。儘管阿莫琳看起來緊張得要命,頻頻想回頭,但王儲卻完全不將危險放在眼中,拉著她的手直往上奔。

阿莫琳又驚又喜地望著諾克薩斯的夜景,這是她頭一次踏出地下祭壇來到外面的世界,一切都令她看得目不轉睛。

灰色高牆井然有序地圍繞著擁塞的屋舍,火炬與旗幟在道路上形成耀眼的橙黃溪流,這些火光緩緩通過一道道被切割得過分平整的陡峭城牆關口,連綿地守護著古老帝國的心臟--高聳入天而堅不可摧的不朽堡壘,其建築之形彷如三條蟄伏在烏雲中的灰色巨龍互相背對朝外,向外界宣示著不容質疑的威嚴與殘忍,令人望而生畏。

王儲自身後環住她的腰,告訴她,這就是他的國家,而他將會成為這裡的王。

「但我親愛的父帥可沒這麼容易將他的王座讓出來。」瑞斯卡里奧笑了笑說,「我那數不清的王兄都想著跟我一樣的事,一旦父帥得知他們有這些念頭,隔天黑堡外掛著的頭顱就會多一顆。」

阿莫琳擔憂地注視著不朽要塞,沒有回答他的話。

瑞斯卡里奧當然洞悉了她的憂心,他在她耳邊說道,「一旦我們掌控了父帥的生命,還擔心什麼呢?召喚上古魔靈碧翠絲替代祭儀一事,也是他親口認可的……一切已毫無懸念。」

「你知道我不會阻止你。」阿莫琳回答,「但這樣的鬥爭,真能換來你說的未來?」

寒風吹得灰袍不斷翻飛。

「那傢伙對王位的執著已經讓這個國家流了太多血,可悲的是,如今諾克薩斯人已不再去思考這樣的人是否真適合擔任他們的領導者,驅策這個國家前進的力量,是生存的毅力,而非對故土的認同。」瑞斯卡里奧的話語中帶著一種力量,能讓聽者信服,這無庸置疑正是他的領袖資質。他指著下方,要阿莫琳看去,「妳瞧,那些正從西北閘口出發的,是渥瓦特雷將軍的部隊,他們正要前往諾瑪克關口,奉著父帥的軍令去送死,諾馬克關口的蒂瑪西亞軍也非常樂意將成千上萬的砲火往他們身上砸。」

阿莫琳沉默地注視著那些火光漸漸消失在西北城牆的高大閘門之下。

「弔詭的是,這些人卻視這種送死行為至高無上的榮耀。」瑞斯卡里奧做了一個簡單的總結,「柏納姆.達克維爾扭曲了諾克薩斯人對力量的信仰。」

王儲將女巫轉過身來,直視著她美麗卻哀愁的眼睛。

「我們在做正確的事。」

語畢,兩人擁抱並相吻。

「為了神所眷顧的未來。」

一片灰雲隨風飄來,使這一幕逐漸暗去。

火焰再次編織出花朵,拋往空中,花朵向下墜至地面時卻沒有停止,隨之,安妮也穿透了不存在的地平線,向下探游著,直到花朵帶領她找到下一道裂口。

一位灰袍女巫掀開兜帽,墨綠長髮流洩而出,她露出不太好的神色望著阿莫琳。

「我知道妳一直對這個計畫抱持懷疑,安朵。」阿莫琳嘆了口氣,「但唯有這樣,才能減輕我們的罪孽,我懷疑墓穴還能不能再塞下一具屍骨。」

「沒人希望繼續那種事,但事情演變至此,我並非沒有事前警告過妳……」安朵梅達沉痛地說,「我們之中根本沒有人能承受碧翠絲的寄宿。」

阿莫琳微微皺著眉頭,沉默不語。

「瑞秋、菀拉妮絲、達萊達、巴利……今天是多娜。」安朵握緊拳頭,忍住眼中的淚水,「沒人能超過三天……沒有人!如今被扔進墓穴的是我們的同胞啊!雖然他們對此毫無怨言,但情況正在失控!妳就這麼忍心看著同胞們一個個被碧翠絲折磨至死?」

這番話並沒有打動阿莫琳,她的神情慣常平淡。

「一切都在計畫之中,安朵,所有人都對這樣的局面有所準備。」阿莫琳告訴她,「妳的工作是待在黑色玫瑰,確保沒有任何人對王儲的計畫起疑。」

「話先說在前頭,阿莫琳,我不會,也不可能對同胞的死活坐視不管。」安朵梅達面有慍色,「我會在黑色玫瑰裡找到有能力承擔碧翠絲的魔法師,他們確實有人擁有這種能耐,一旦情況失控,這樣的人必須出現,否則這一切就毫無意義!」

「萬萬不可。」阿莫琳斷然拒絕安朵梅達的好意,即便她是為著所有灰袍著想。阿莫琳走向前,握住安朵的雙手。「一旦此事發生,我們在柏納姆眼裡就失去了利用價值。耐心點,安朵,每一次的寄宿者轉移,都會讓柏納姆暫時變得虛弱,我們要做的只是等待,等待王儲覓得行動的良機。」

指甲深陷阿莫琳掌心,安朵梅達掩不住悽愴的神情,渾身顫抖,淚水汩汩而下。

「妳知道嗎,阿莫琳?下一個,是我母親……」

令人難受的沉默攫住了呼吸,阿莫琳一言不發地擁抱了她的好友。

「她撐不久的……」安朵啜泣著說,「最令我難受的是什麼,妳知道麼?是她表現得對此毫不在意的樣子!為了不讓我難過,總是微笑著用一些冠冕堂皇的話搪塞我,說什麼要相信王儲、相信未來、相信她會去到無憂之地……為了不讓她操心,我不得不表現得堅強,但我發現自己根本無法接受沒有她的未來!阿莫琳,要是……要葛列也犧牲了,妳也能平心靜氣地接受嗎?」

阿莫琳幾乎是毫不猶豫地點頭。

安朵梅達似是震驚於那毫無人性的冷漠,一瞬止住哭泣,倒退數步,神情逐漸由驚愕轉為失望。半晌,她將兜帽重新披上,倉忙轉身離去,沒再對阿莫琳說半個字。

阿莫琳目送著安朵梅達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她抬頭仰望著深暗無物的天空,默念了幾個字句:

「為了神所眷顧的未來。」

黑暗驅逐了一切的光線,母親的身影也遭抹去。

安妮的胸口沉重得喘不過氣。

她的性命究竟是建立在多少人的犧牲之下換來的?

思及此,胸口沉重得難以呼吸。

「吶……泰貝爾,安妮怎麼能這麼幸運呢?」

玩偶熊發出淡淡的光芒,暖和了她的胸口。

「泰貝爾,媽咪是不是不要將安妮生下來比較好呢?」

玩偶熊的光芒暗去。

「爹地……不,那個安妮以為是爹地的男人,說安妮是怪物呢,但是,他沒有說錯吧?」

玩偶熊沒有回應。

「安妮為什麼要來這裡呢?」她雙手揪著頭髮搖搖頭,緊閉雙眼說,「安妮不想看了,安妮不想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都是大哥哥的錯,早知道就不要答應幫他的忙了!現在安妮好痛苦……好難受,媽咪之所以沒將這些事告訴安妮,一定是因為她不希望安妮知道,但是現在安妮卻知道了,怎麼辦?安妮該怎麼辦才好,泰貝爾?有什麼辦法能讓安妮離開這裡?」

一陣刺眼的光芒自玩偶熊的雙眼發出,忽然間,泰貝爾渾身燃燒了起來,身子不斷脹大,牠怒吼了一聲,震碎了四周的黑暗,黑霧紛紛躲避炙熱的火焰。

「吼!!!」

經這一咆嘯,令地面陷入一片火海,泰貝爾抱起安妮,在火海中向前行走,火焰向兩側排開,為兩人鋪出一條路來,而安妮也看見火牆向是被某種不知名的力量擠壓著,塑出一幕幕景象……

安妮看見,王儲對媽咪說了些話,吻了她,然後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媽咪崩潰地跪下痛哭。

安妮看見,王儲被綁在十字架上焚燒著,頭戴金冠的女性魔法師在一旁冷漠注視。

安妮看見,某位男性魔法師倒在地上痛苦地抽搐著,他渾身上下異變出黑羽毛,伴隨一陣撕心裂肺的尖吼之後,背後生出了巨大的黑翅膀。

安妮看見,媽咪與灰胞們死命奔跑著,逃離某種事物的追趕,人數逐漸減少著。

儘管她不想去看,但那些畫面卻像直接烙進腦海一樣生動而鮮明。

「安妮不想看了!」她抱著頭大叫,「安妮不想再看了!」

在最後的最後,安妮聽見了一道聲音,這聲音勾起了她自身的回憶,這是她所擁有的回憶,真實,毫不虛假。

『安妮吾愛。』

瘦如槁木的手握著稚嫩小手,即便脆弱得一點力氣都沒有也不肯放開,彷彿她的一生都是為此而活似的。

是的,為此而活,為此而死,這是完全沒有必要去質疑的事實,眼前的女兒是她不計代價而換來的幸福,是神所眷顧的未來。
 
『能生下妳……真是太好了。』

安妮倏然睜開雙眼,破開黑暗回憶的桎梏。

光線令她睜不開眼,除此之外是一片寧靜,微風徐徐拂過面龐,泰貝爾毛絨絨的小手一如往常地溫暖。

爹地與她並肩站在一起,和煦的陽光灑在灰色墓石圍繞的墓塚。

她還記得這一幕,記得她有多麼難過,感覺自己體內的一部份已隨著母親逝去,她對四周的平靜感到慍怒,天空並不為媽咪的死而哭泣,鳥兒依舊哼唱,花兒依然盛開著,日夜交替如常。

灰袍術士葛列格里唸著悼詞,他並未要求女兒一起唸。安妮與父親的關係始終保持著一段距離,又或許是相比母親的溺愛,父親對她實在太過冷淡,他從未要求她學習魔法,也從未對她展現過一點期待,當然,也從未展現過任何親情。

「爹地,為什麼灰幕女神要帶走媽咪?」

然而,小安妮還是不禁這麼問了。

葛列格里停下了唸禱,對女兒說:「為了生下妳,她耗費了太多力量。」他的聲音聽來冷淡,卻不像斥責,只是在客觀地陳述一件事實,「在懷著妳的同時,利用她擅長的生死術將孕期延長,抑制妳的成長,代價是……減損她往後的壽命。」

「你就直說是安妮害了媽咪吧!用不著拐這麼大個彎替你對安妮的恨找藉口!」淚水在安妮的眼中打滾,她憤怒喊道:「為什麼你不乾脆殺了安妮?既然安妮是個禍害!為什麼要讓媽咪生下安妮?安妮知道你最討厭安妮,一直都知道!來吧!何不在媽咪面前說出口?說你恨不得安妮消失!這樣媽咪就不會……不會……」

葛列格里對女兒的惡言無動於衷,彷彿老早就知道她會這麼說,他低頭望著安妮,眼神淒滄。

「當然嘗試過,我用盡一切辦法要阻止她生下妳,甚至將剛出生的妳扔進巫毒森林深處,然而……」葛列格里嘆了口氣,面色凝重地說,「我無法,也找不到任何方法,讓她在失去妳之後仍保持快樂。」

安妮大力地擦著眼淚。此刻她其實只希望有某個人能肯定地對她說「她就是害死媽咪的罪人」,但父親的回答並沒有如她所願,沒有責怪,沒有報復,什麼也沒有,這讓她的內心飽受煎熬。

「生下妳,是她的選擇。」他說,「沒有任何人能阻止她。」

「為什麼要告訴安妮這些?」安妮啜泣著說,「安妮不要聽這些!」

「無論妳怎麼想,死去的人都不會回來。」

葛列格里望向藍天沉思了一會。

「看在妳和我都愛她的份上,好好活著吧,這是她身為母親的最後願望。」


好好活著吧……

好好活著吧……

如今圍繞著我們的,已非腥風血雨。

我們腳下的土地是如此肥沃,河水如此清澈,花兒如此美麗,陽光何其溫暖,星河壯麗非凡。

我親愛的火焰之花,請妳在這片大地,放膽綻放妳耀眼的光輝。
 
能守護著妳,是我們的幸運。

願……未來永遠被神所眷顧。


待續......



後記:

祝大家新年快樂,新的一年能事事順心。

司司對自己的期許:
即便沒有什麼回應,但沒有關係。
從2013年10月到現在時間也不短了,
努力完成這個作品,是身為一個作者的責任,
我愛我的孩子,而且我會一直愛下去,
願神眷顧INC的未來。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