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7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卡莎碧雅) 79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七十七章 十九歲 引向歸依之鐘聲】


六眼魔鴉……

一股不祥的預感在塔隆心中凝滯著。

『那個人從未出現在我們面前,而當我們察覺到他的存在時,一切都已經太晚了。』

卡特蓮娜的話言猶在耳。

雖然他從未見過那個人,但自他以諾克薩斯軍部統帥之姿躍然戰爭學院舞台,傑利科
.斯溫已然將自己那層神秘面紗昭示天下,以令人不寒而慄的魔法,屢次在公開賽事中折
磨他的對手……那畫面只消看過一次便忘不掉。

在賽場上,他化身黑夜般的邪鴉魔靈吸取敵人的生命,彷彿自深淵降臨的惡魔,帶來
令人膽寒的嘶吼;當他張開漆黑雙翼,世間所有光芒與希望都將被吞噬,無數烏鴉自他腳
下的綠焰中竄出,掠奪所見一切之生命,而也只有在敵人停止哀號的那一刻,噩夢才會消
停。

六眼魔鴉、吸取生命的魔法,這一切都與安妮所言吻合。但有一點令塔隆不解……身
為邪鴉寄宿者的傑利科,理應與柏納姆.達克維爾是站在同一條船上的戰友,又為何這兩
人如今卻是水火不容?

「大哥哥。」安妮的聲音將塔隆的思緒拉回,她輕扯他的衣角,指著遠方一座拔地而
起的雄偉建築,她若有所思地望著那方向,惴惴不安地說,「那裡……」

塔隆抬頭朝她所指望去--諾克薩斯大鐘樓。聳立於首都的著名地標,此刻灰濛雲氣
掩去鐘樓大半部分,令它巨大的存在彷彿是隱匿在不朽要塞的一柄灰暗巨劍,低調而莊嚴
地為這座古老城邦鏤刻著歷史,日日夜夜。

「這就去看看。」塔隆說。

女孩微微點頭,然後便縮回車廂。

安妮眼中散發的不安令塔隆介意。前一刻還滔滔不絕地說著往事,忽然就這麼閉緊了
嘴巴,也沒像之前一樣說出她究竟感覺到什麼。塔隆扯緊馬韁催促馬兒前進,他告訴自己
別作無謂之想,內心卻同樣感到不安,也無法克制自己想要一探究竟的慾望。多虧了這女
孩,躊躇不前的事態終於獲得進展,無論前方存在著什麼樣的險惡,他也從不妥協。

某種無從表述的執著,令他相信自己將會尋得迷茫已久的破口。

一抵達大鐘樓前廣場,塔隆立刻勒馬停車,轉身掀開掛幔讓安妮下車,卻見她神思茫
然地縮在座椅上,雙手緊環著泰貝爾。

「我們到了。」他提醒她。

安妮沒有回應。仔細一看,她似乎在克制微微顫抖的身子。

「妳在害怕麼?」塔隆問。

起初她緊咬嘴唇搖頭,但卻倔強不來,一股令人煎熬的沮喪在她眉目間漫開,青綠色
的眸子驕氣不再,徒留空洞。

這情形無疑令塔隆起了不祥的預感,但此刻他必須鼓勵她才行。

「雖然我無法了解妳的感受,但希望妳能打起精神來。」

「謝謝你,大哥哥。」

安妮露出一抹勉強的笑,塔隆平靜地回視著她,彷彿一切與平常沒有不同,但她仍然
畏怯著什麼,歷經一陣短暫的靜默後,她才開口:

「這裡,對媽咪而言是個很重要的地方。」女孩艱難地理著思緒,神情十分感傷,「
安妮無法形容那種重要有多重要……這裡,發生過很多很多事情,安妮不知道那是什麼事
,但,遠遠見到這座鐘塔時,安妮的心就像沉到水裡一樣,好難受,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當我們來到這裡時,安妮像是被火焚燒著一樣,好奇怪,安妮是使火的魔法師,不怕火,
但是那火焰卻比女巫的詛咒還惡毒,比沼澤的巫妖無情,比暗影島的惡靈更罪無可赦,那
是吞噬一切的地獄業火……這是媽咪所經歷的嗎?安妮好想哭,安妮不確定要不要去,安
妮……」

「沒有妳的話,我無法前進。」塔隆堅定地說,「我會保證妳的安全。」

安妮抬起頭來,有些呆愣地盯著塔隆。

「妳可能很難想像我時常跑到這塔頂睡午覺。」塔隆苦笑,「這裡對我而言,也有許
多回憶……不瞞妳,我在這裡頭殺過不少人,或許妳感覺到的,可能是那些鬼魂的怒吼。

女孩噗哧一聲笑了出來,悲觀的氣氛一瞬間就不見了,她接住塔隆的手,緩緩走下車
廂。

「大哥哥,你記得自己殺過多少人嗎?」她牽著他的手問。

「不記得了。」

安妮的手散發著一股暖流。

「媽咪說,魔法是為了讓世界變得更美好而存在的。」她笑了笑,「大哥哥覺得呢?

塔隆有些不以為然,「妳是這麼認為的?」

她點點頭,「嗯嗯~雖然灰袍殺過不少人,但他們會為每一位死於他們手下的人祈禱
,為他們歌唱,期許灰幕女神將他們的靈魂引至無憂之地。」

「灰幕女神?」

「一切寂靜歸于灰幕女神。」她說。

見塔隆不解,安妮便開始輕輕哼唱:

「灰幕女神,請禰看顧我,看顧他,看顧這世界--
灰幕女神,請禰守護我所不能顧及的身後,那裡是我未能伸展的羽翼--
願.靈魂皆在渾沌的秩序裡平靜--」

鐘塔雄偉地伸向陰鬱的天空,古老而莊嚴,亙古地見證著這座城市的歷史,他們愈是
靠近,就愈能聽見它那喋喋不休的深沉低語。

但是,女孩的歌聲像溫暖的火光,縈繞著灰敗死寂之地。

有那麼一瞬間,塔隆發覺自己的心也渴望著那樣的光芒,但他很快收起這份突如其來
的惆悵。

「灰幕女神,請禰為他覆上灰色的紗,
使他的靈魂不再承受黑與白的紛擾,
灰幕女神,請禰引領他前往無憂之地,
願.靈魂皆在渾沌的秩序裡平靜--」

這是為什麼呢?

許久沒有這種感覺,既希望她停止歌唱,又希望她繼續下去……

「哀悼者與被哀悼者同樣需要被哀悼。」安妮對塔隆說,「沒能回到此地哀悼屍骨未
寒的灰袍,是媽咪心中最大的遺憾,雖然,安妮既不是哀悼者,也不是被哀悼者,但安妮
希望能完成媽咪的心願……」

塔隆沉默不語。

他從未哀悼過那些死於自己刀下的亡魂,因為那不過都是為了生存所做的抉擇。況且
,哀悼這事難道是唱唱歌就能解決的?但即便他打從心底這樣想,卻仍有股揮之不去的矛
盾徘徊在胸口,這是為什麼?

「一切寂靜歸于灰幕女神。」安妮以虔敬的語氣說,「感謝祂看顧著你我。」

望著那雙富足而平靜的眼神,塔隆方才領悟,這是他從未觸及過的事物,深潛在內心
深處,早已被殺死的人類本能--信仰,多麼陌生的詞彙,卻盪起內心波瀾。他暗忖,不
只自己,所有諾克薩斯人皆是如此,人們的心中沒有信仰,只是一座以力量為磚,層層堆
砌而成的空虛堡壘。

原來信仰曾經存在過,然而,柏納姆.達克維爾根除他們,尊力量為真理。縱然他粗
暴地將灰色秩序自諾克薩斯史冊中撕去,可信仰依然存在,被灰袍們以血淚守護與傳承。

現在,她回來了。

兩人佇立在閉鎖的巨扉前。

女孩闔眼沉澱內心迴音,良久,她睜眼說道:

「大哥哥,在這鐘樓的底下有股古老而強大的力量。」

塔隆點頭,「我們進去吧。」

「大哥哥,你一點也不害怕嗎?」

「害怕什麼?」

安妮的眼神朦朧,「害怕面對……真相。」

「我可沒本錢想這麼多。」塔隆左顧右盼,尋找可潛入之處,「如果這是我該做的事
情,那又何必顧忌。」

說完,他將安妮背到背上,攀上鐘塔外牆突起的石磚,一晃眼就爬上四層樓高的拱型
窗口,他讓安妮站上窗台,然後以刀片撬開玻璃窗,裡頭黑漆漆的,空氣中充滿鐵鏽味與
輪軸運作的答答聲,安妮在手中燃起一團火焰,兩人往裡邊探進,離後頭那扇窗的日光愈
來愈遠。

他們得往下走,幸虧塔隆對這裡不算陌生,他們不必花太多時間找路。由於鐘塔內部
構造複雜加上不對外開放的關係,有不少人選擇這裡當作藏匿之處,這固然是個不錯的選
擇,但對塔隆來說,他也相當喜歡來此處執行任務,因為鐘塔運作時的噪音可以輕易掩蓋
住他的腳步聲,使他毫不費力達到目的。

喀喀、喀喀、嘰喀喀……

但也正因如此,塔隆感到有些納悶,因為他對此處算是熟悉,但這棟鐘樓底下有什麼
東西卻是毫不清楚,安妮說這底下有股古老而強大的力量,這使他更加好奇,因為他來去
無數次,卻從未發覺有任何古怪,強烈的探求欲在他心中滋長著,使他的腳步快得安妮必
須小跑步才跟得上。

「等一下,大哥哥!」

「怎麼了?」

塔隆停下腳步,回頭看往安妮,卻發現她的樣子很奇怪。

她身上環繞著燐燐火光,手中的泰貝爾同樣散發出火紅色的光芒。

「大哥哥你難道不覺得……這裡很冷嗎?」

安妮的神情緊繃,令塔隆戒備起周遭,然而凡身的他絲毫感覺不到什麼。

「妳還好麼?」

他知道周圍鐵定起了某些變化,否則安妮不會如此,他們現在的位置才剛下到地下一
層樓,這裡是貯藏機具與零件的倉庫,這些庫房就和平時一樣被鎖得牢牢的,通道陰暗而
空氣不流通,地面滿是天花板剝落的癌塵。

「這裡冷得像弗雷爾卓德!」安妮大叫,她可不是在開玩笑,「再前進安妮會凍死的
!」說完,她身上的火焰又燃燒得更旺了,像是極力在對抗周遭的寒冷一樣。

這下該如何是好?

「所以妳認為我們該就此打住?」塔隆問。

「不對、但是……」她即刻反駁,卻咬著牙關,「魔法師的直覺要安妮不能繼續前進
,安妮也不想放棄,可是現在,就連泰貝爾都這麼認為!」

話才剛說完,忽有一陣尖銳的鳴叫聲貫穿甬道,也不知是否是回音的關係,那些聲音
聽起來就像前後夾擊一般令人分不清楚來處,此起彼落地令人頭皮發麻。

塔隆抽出鋼刀靠往安妮,四周的黑暗變得連火光也無法穿透,安妮張開火焰護盾將逐
步逼近的黑暗阻擋在外,但塔隆看得出來她的狀態並不好,因為她不斷顫抖且冷汗直流。

有什麼東西要來了。

強烈的風壓由前方襲來,令塔隆險些站不住腳,但安妮沒能耐住,她驚叫一聲跌往後
方,火光在這一瞬間失去把持,四周頓時陷入一片黑暗。「安妮!」塔隆大喊著要抓住她
,但黑暗卻急速侵蝕眼前的一切,她的聲音變得越來越遠,「安……」驀然,一陣冰冷攫
住了他的喉頭,使他幾乎不能呼吸。

塔隆試圖掙開這陣凍卻渾身的極寒,卻使自己的意識更加混亂,他看不見任何東西,
手腳無法伸展,耳邊盡是瘋狂的尖叫,這股危險的力量正在吞沒他的理智,但他沒有認輸
,此時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清醒,為此他咬破嘴唇,痛覺發揮了效用,他大聲嘶吼,冰
冷的感覺退去了,雙眼回復了視焦,一張模糊的臉孔逐漸在眼前清晰,血紅的雙眼,蒼白
的臉孔,那個男人正以隻手掐住他的喉頭。

「弗拉……迪米爾……」

鋼刀冷不防地削斷這隻骯髒的手。

鮮血濺滿塔隆的臉,斷去手臂的血腥伯爵卻發出狂妄的大笑,化為一片血海消失在眼
前,塔隆跳離血海,卻在同時間發現,此處已不是原本的地下通道,所處的空間似乎在剛
才那陣混亂被置換了,但此時他顧不得這個問題。

安妮……她在哪裡?


待續……






後記:

不小心把安妮寫得超齡,
但這也在所難免,
畢竟她在本文的設定上實際年齡應該與塔隆差不多。

安妮父母的組織「灰色秩序」因為被RIOT河蟹了,且原本就沒有太多相關記載,所以87%
的設定由我自行腦補。
如果有人問為什麼灰色秩序的戲份會變得如此重,這與塔隆的目標有什麼實質上的關聯嗎
?有的,雖然正史上杜.克卡奧家族與這些魔法派系毫不相干,但因在本劇,杜‧克卡奧
將軍的妻子是灰色秩序的魔法師「安朵梅達」,所以構成了這樣一個複雜的關係鍊,有多
複雜?請繼續看下去,劇情會逐漸明朗化,並且迎向一個「正面」或「開放性」結局。

我也不希望最後是個悲劇啊。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