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7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卡莎碧雅) 79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2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七十六章 十九歲 逾越時間的指針】


  鏘--

  鏘--

  鏘--

  浸水的刀片在磨刀石上反覆刮磨,上頭那些不知是血漬還是鏽痕的紅斑逐漸消失,平滑的刀面在晨光下閃爍著鋒利的光澤。

  塔隆舀起一盆水,朝刀片灑了下去。

  鏘--

  磨刀總能使他靜下心來。

  鏘--

  一把刀就算再銳利,沒有定時保養也會損壞,塔隆將自己的刀子全部磨過一遍,確保每一片都鋒利無比。

  他坐在訓練場的角落,端看著匕首濕淋淋的鋒面,唰--的一聲,他以布擦拭乾淨,然後旋轉握柄,查看接縫處是否鬆動,然後將之一一平擺在桌面上。刀片由小而大一字排開,最小不過指甲大,體積最大的莫過於他的臂刀,塔隆凝視著這些陪伴他度過無數生死關頭的朋友,不禁興起喟嘆……

  刀子也會磨損,會受傷,會變形,但他們永遠不會背叛他。

  「唉。」

  想起莎烏娜對他的隱瞞,想起卡莎碧雅的丕變,塔隆內心五味雜陳。

  這些年來為杜.克卡奧家盡心盡力,使他終於被承認是家族的一員,可他卻感覺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的一切,正在分崩離析,為什麼?這一切究竟是為何而起?將軍的失蹤與卡莎碧雅受詛咒究竟是為什麼?塔隆現在依舊毫無頭緒,時間分秒流逝,究竟還能做些什麼?

  必須冷靜下來,必須好好冷靜下來思考才行。

  對方的動機究竟是什麼?讓將軍失蹤,難道只是單純的政治陰謀?這麼做對他們有什麼好處?黑色玫瑰有什麼原因非得殺了將軍不可?為什麼非得在這個時間點下手?得利者只有傑利科.斯溫一人嗎?

  「大人。」

  一把聲音攪擾了塔隆的思緒,他側頭瞥見訓練場的入口站著一位女性。

  那是艾麗亞,他派她去監視凱倫.達克維爾。現在為什麼回來?

  女刺客迅速來到塔隆身後,半跪下來,說道,「大人,屬下有事向您報告。」

  塔隆轉身面向她。

  「昨日,我與凱倫閣下回到首都時,達瑞斯將軍正好自弗雷爾卓德歸來,雖然此役我方損失慘重,但,鷹月大法官與柏納姆大將軍在例會上並沒有責難達瑞斯將軍,在簡短的檢討之後就散會了。之後,可能是鷹月大法官想拉攏達瑞斯將軍,於是包下了點燈人酒吧,設宴款待他們一眾將士,原本這事應該沒什麼大不了,但這消息……卻傳到凱倫閣下耳中。」艾麗亞說到此,臉色有些難看。

  「繼續。」塔隆說。

  「凱倫閣下堅持要前往宴會,在下自然隨行,但閣下一到酒吧,不知怎地竟不顧鷹月大法官的顏面,當眾怒罵達瑞斯將軍,說將軍是『諾克薩斯的叛徒』、『諾克薩斯的毒瘤』、『丟盡諾克薩斯面子的失敗者』、『應該死在弗雷爾卓德別回來』……」

  塔隆冷笑了一聲,沒有說什麼。艾麗亞繼續說,「達瑞斯將軍雖是敗戰歸來,但眾所皆知那是因為戰線拉得太長,諾克薩斯士兵又不抗寒冷,加上弗雷爾卓德宣告正式加入了聯盟,在政治與嚴峻戰況的雙重壓迫之下,才會選擇撤退,而且我國在國際上受到孤立,若持續對北境出兵,戰爭學院將會加重經濟制裁、不停在國際媒體散播對我國不利的形象,且必要時將會兵援弗雷爾卓德,達瑞斯將軍深知局勢不利,撤退也是在情理之中;這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沒有人會質疑達瑞斯將軍的作戰能力和忠誠,凱倫閣下這麼做……實在不厚道。」

  「達瑞斯將軍如何反應?」塔隆問她。

  「將軍只淡淡地問閣下一句『那麼你對諾克薩斯又有何貢獻?』」一滴冷汗自艾麗亞額頭滑下,她有些困窘地繼續說,「凱倫閣下回答『我賄賂了聯盟議員布蘭迪斯,卡拉曼達毫無疑問將會是諾克薩斯的。』」

  這下連塔隆都皺起眉頭,「有多少人聽到?」

  「酒吧裡的所有人。」艾麗亞面色凝重,「這消息要是傳出去,真不曉得會發生什麼事,我應該要阻止他的……但,我應該將他打昏麼?」

  「妳的責任是監視他,而不是當他的褓姆,所以不需要自責什麼。」塔隆平靜地告訴艾麗亞,「那傢伙本就如此,妳會習慣的。」

  「大人,那個消息要是傳出去,會對諾克薩斯非常不利。」她急切地說,「我們都不希望……」

  「艾麗亞,」塔隆的雙眼凝滯著一股冷峻,「抬起頭來。」

  她緩緩昂首,注視著她的上司。

  熹微晨光映在塔隆臉上,卻只顯得毫無血色。

  「我們是杜.克卡奧家的刺客。」他說起話來,聲音總是低啞而散發著沉穩的張力,那是生活在黑暗之中的人獨有的嗓音。「妳還記得家訓麼,艾麗亞?」

  艾麗亞有些愧疚地沉下眼眸,回道:「記得,大人。」

  約束、自律、安靜、忠實。

  「像我們這種人的價值,完全取決於,是否能排除一切的阻礙去完成任務。」塔隆注視著她的雙眼說道,「分毫不差。」

  「在下明白。」

  「我的經驗告訴我,」塔隆淡淡說道,「過去所做的每一個選擇,都會在未來深深地影響你,而通常,那些你自以為能承受的後果,幾乎都取決於曾經的一廂情願。」

  塔隆苦笑了一下,繼續說:

  「你總是會在未來思考,不斷地思考,要是當時好好守住本分,或許就不會造成某些結果……身為一位刺客,妳完全可以避免這些不必要的困惱,只要妳謹記家訓,坐實妳的本分。」

  艾麗亞有些迷惘地點頭。

  「妳可以退下了。」

  女刺客起身,點頭致意後轉身離去。

  身為一個刺客,最重要的便是分毫不差地完成任務……塔隆暗暗自嘲,他有資格對別人說這句話嗎?

  遙想數年前,他與卡莎碧雅在這裡的對話……

  哼!為了感謝我的幫忙,你必須答應我接下來的請求!

  "請二小姐示下。

  "我聽說,今晚,大名鼎鼎的『琴仙.索娜』會來諾克薩斯開演奏會!地點就在維斯里安廣場,時間是晚上七點半!

  "將軍禁止妳出門。

  「所以才要拜託大哥哥帶安妮去啊啊啊啊!!」

  塔隆錯愕地眨了眨眼,看著不知何時出現在他面前的小女孩,但那並非是記憶中的綠髮少女,原本重疊的影像逐漸變得明朗,安妮氣呼呼地將雙手插腰,一副隨時要放火的模樣。

  「大哥哥到底什麼時候要帶我去見安朵阿姨?!」安妮噘嘴,「信不信安妮放火燒了這座莊園!」

  「沒想到妳挺早起的,」塔隆蹲下來,與她平視,「吃過早餐了沒有?」

  「吃過啦!」

  「那出發吧。」

  「咦咦?」安妮瞪大眼睛。

  「怎麼,不想去嗎?」

  「當、當然想!」

  安妮燦爛地笑了。

  不久後,兩人乘坐一輛馬車離開,由塔隆親自駕駛,安妮則坐在車廂裡面。

  「大哥哥--」安妮從小窗探出頭來,興致高昂地說,「怎麼突然改變心意了呢?」

  「我需要妳的幫忙,這很公平。」塔隆說。

  「所以大哥哥本來就打算帶安妮去囉?」安妮笑得兩眼瞇成縫。

  「話也不能這麼說。」塔隆告訴她,「要是惹夫人不高興了,這帳還得算在我頭上。」

  「既然這樣,大哥哥為什麼還要帶安妮去呢?」

  「因為我需要妳的幫忙。」塔隆問她,「妳願不願意幫我?」

  「當然可以呀!」安妮毫不猶豫地答應了,「大哥哥希望安妮幫什麼忙?」

  「雖然這可能有點強人所難,但,妳還認得諾克薩斯的環境麼?」

  說完,塔隆掀開掛幔,讓安妮看見四周的環境,因為莊園位在諾克薩斯郊區山丘之上,能遠遠將諾克薩斯首都的全貌盡收眼底。安妮遙望聳立在城中央的不朽堡壘,以及那些層層疊疊的灰色城牆交錯切割著這座古老而嚴肅的巨大城市,她的表情忽然沉了下來。

  「大哥哥。」

  「怎麼?」塔隆很快察覺她的異樣。

  驀然,安妮的右眼淌下淚水,但她的表情毫無變化,彷彿那淚水並非她的情緒。

  「媽咪的恐懼、悲傷與無奈……為什麼媽咪不願回來?安妮在看見這座城市的瞬間就明白了,安妮還在媽咪的肚子裡時,曾經感受過這些,這些情感深深地與安妮的靈魂共鳴著,媽咪所受的磨難,安妮通通都記得,但那時安妮畢竟還太小,不明白這些事情的因果,媽咪哭了,安妮只知道悲傷,而不知道悲傷的原因,但是安妮現在長大了,那些媽咪鑲嵌在安妮靈魂深處的痕跡,安妮已經逐漸可以去辨認它們的形狀了……」

  塔隆微微頷首。這顯然是個好的開始。

  「妳還記不記得黑色玫瑰的據點?」塔隆問她。

  「安妮會盡力回想。」

  「務必了。」

  鮮紅旗幟遍布在高聳的城垛與塔樓之上,卻沒有為灰暗的市容增添一點光彩,踏進這座城市只讓人感到窒息般地沉重,這不僅僅是因為她是個肅殺之地,更肇因於近期頻頻受挫的國勢,無論是士兵還是百姓,他們形色間都透著一股壓抑,這座將力量奉為信仰的城邦,正困於某種躊躇不前的低迷之中,就連維斯里安廣場與象牙市集也不似以往熱鬧,雖人來人往,卻鮮有人停駐。

  「大哥哥,為什麼你想找黑色玫瑰的據點?」安妮稚氣的嗓音從後方傳來。

  塔隆回道,「將軍可能去過那裡。」

  「馬庫斯叔叔為什麼要去黑色玫瑰的據點?」安妮問。

  「這是根據將軍臨走前留下的一封蓋有黑色玫瑰封蠟的信。至於為什麼要去,並不得而知。」塔隆面色凝重地說,「在卡莎碧雅被詛咒的時間點,這封信所帶來的訊息,無疑是個陷阱,將軍不可能不知道,但他依舊前往赴約。」

  「大哥哥你連這個都想不透嗎?」安妮翻了翻白眼,「絕對是黑色玫瑰握有解開卡莎姐姐詛咒的方法。」

  「若是這樣的話,他為什麼要單獨赴約?甚至甩開了所有護衛?為何非得冒著如此大的風險?」

  「執行這種危險任務,總不能跟著一堆搞不清楚狀況的傢伙啊!」安妮噘著嘴說。

  「這我當然知道,但……那究竟是什麼任務?」

  「還能有別的原因嗎?」安妮沒好氣地說,「當然是為了女兒!」

  塔隆沉默了一會。

  「因為我什麼證據也沒有,所以不敢妄下斷言,而我也害怕任何錯誤的臆測導致浪費時間……我已經沒有時間了。」

  「哼哼!因為缺乏事證而什麼都不做的話,才是真正的浪費時間!」安妮反駁,「大哥哥真是個超級大笨蛋!」

  塔隆苦笑,沒有回答。

  馬車緩緩駛過街坊,漫無目的地繞行諾城,晨起的百姓愈來愈多,大多是女人和孩童與老人,諾克薩斯男性七成從軍,他們幾乎從會拿劍的年紀便投身軍隊。此時雖暫無大型戰爭行動,街上還是不見太多青壯年男性,這肇因於最高指揮部的決策,軍人們幾乎有一半都跟隨傑利科.斯溫駐軍卡拉曼達。

  「大哥哥,你可能無法想像,父母保護孩子的決心有多麼強烈。」安妮說道,「或許這可能是因為你沒有父母吧。」

  她竟然連這種事情都知道。塔隆心想,針對此次諾克薩斯行,她絕對是有備而來,而且籌畫已久。

  「我確實沒辦法想像。」他答。

  「告訴大哥哥一個祕密哦--」安妮將頭探出掛幔,在塔隆耳邊低語:「媽咪為了保護安妮,幾乎犧牲了一切。在懷著安妮的時候,她不斷使用禁術延長懷胎的時間,因為她知道一旦在諾克薩斯生下安妮,是絕對無辦法在那危險的形勢下保護安妮的。」

  塔隆側頭看了她一眼,他知道現在正是時機。

  「妳願意告訴我麼?在『那段時間』發生的事。」

  女孩點點頭,露出有些苦澀的微笑。

  「這一切都是媽咪臨走前才告訴安妮的。媽咪經歷了好多痛苦,有好多未了的心願,而這……也都是因為安妮。」

  一陣微風吹來,拂起安妮的髮絲,她勉強維持著笑容,卻掩不住惆悵。

  「或許安妮不該將這些禁忌的事情告訴外人,但是對安妮來說,現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替媽咪完成那些當初她無法完成的心願。」

  「妳就是為此而來的吧。」

  「嗯嗯。」

  暗影女巫的心願是什麼?又是什麼原因使她抱憾而終?

  「大哥哥應該還記得安妮說過,灰色秩序存在的目的是要永遠延續柏納姆.達克維爾的壽命吧?」

  「記得。」

  「灰色秩序的魔法師們,簡稱『灰袍』。灰袍的生存意義只有一個--鑽研生與死之術,這是一種禁忌的法術,自古以來,那些試圖將生命週期不正常地扭曲的煉金術師與魔法師們一直都相當不受歡迎,即便魔法是一種能掌握物質並加以昇華運用的術,但基於魔力守恆定則,魔法師操縱元素魔法必須熟知轉換質量的多寡,在有限的資源中達到最大運用的返還……」

  塔隆雖然持續點頭,但他其實沒什麼概念。安妮繼續說:「但是生與死之術是無法透過魔法師本身的能力去弭平元素支出的,因為生命的質量無可算計,因此生死法術無法在常理上實行,也就是說--延續一個人的生命,必須用他人的生命,才能在魔法師能力範圍內完成魔力守恆定則。」

  用他人的生命……塔隆已經可以猜到她要表達的意思,這就像弗拉迪米爾必須不斷涉取鮮血,才能維持他的魔法支出。他說,「妳指的難道是『獻祭』?」

  「大哥哥其實蠻聰明的呢!」安妮有些意外地咂咂嘴,「這就是灰袍們自古以來不斷在做的。雖然是見不得光的事,但在達克維爾家族的支持與保護之下,灰色秩序得以低調地運作數百年,直到約莫二十年前,瑞斯卡里奧王儲的出現。」

  「瑞斯卡里奧王儲?」塔隆困惑地想了想,卻毫無頭緒。

  「嘻嘻,大哥哥你當然不知道囉,因為有關這位王儲的一切,全都在歷史上被消除了。」

  「我從未聽過這名字。」

  「瑞斯卡里奧是達克維爾家族極少數擁有魔法天傳的成員,因此柏納姆讓他負責了灰袍巫師的管理與庇護,然而王儲與灰袍們長時間相處後,同情他們的處境,因為他們一輩子都生活在不見天日的地下祭壇,唯一能見到外人的機會,便是那些被抓來的祭品。大哥哥可以這樣想像,同樣是諾克薩斯檯面下的魔法組織,黑色玫瑰至少是受人敬畏的貴族魔法師結社,但灰色秩序是同時受到凡人與魔法師厭惡的存在。」

  安妮有些無奈地笑了笑。此刻在身旁不斷流轉的諾克薩斯景色,彷彿像在另一個時空,過去與現在,對她而言有什麼不同?時間的指針,沒有停止過,沒有等待過誰,但往昔的苦難,也沒有因此而被消滅。

  「或許柏納姆和灰袍們都從未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吧……」安妮嘆了口氣,「王儲與灰袍們鑽研出一種全新的生死術形式,讓灰袍們可以不必再舉行獻祭了,聽起來真的很偉大,不是麼?他們透過某種秘術召喚出了上古魔靈--六眼邪鴉,透過簽訂契約,六眼邪鴉將吸食宿主的魔力,轉換成柏納姆源源不絕的生命。」

  「六眼……邪鴉?」

  塔隆幾乎被凍住了思緒。

  難不成,六眼邪鴉是……

  「然而,對柏納姆而言,這同時也意味著……他不再需要灰色秩序了。」

  待續……




後記

哈囉大家好,可能有許多人不了解LOL的舊世界觀,
這篇小說是根據舊版人物故事和正義期刊、審判日誌而創作的,
四五年前,R社吃書還沒那麼嚴重的時候,我就在寫這篇小說了,
所以有一些地方跟現有版本不符是正常的。

在安妮的舊版故事中提到:
在聯盟成立之前不久,諾克薩斯邪惡城邦裡有人不同意諾克薩斯最高指揮部的所作所為。
諾克薩斯最高指揮部剛鎮壓了自稱王儲的瑞斯卡里奧發動的政變。
他們正準備鎮壓任何對新政府有異議的行動或組織。

小說內的瑞斯卡里奧王儲是考據這一段而來的。有關灰色秩序的歷史R社一直沒有更多描述,但我對這一段其實非常感興趣,同為諾克薩斯的魔法結社,黑色玫瑰與灰色秩序勢必都要受到軍系鎮壓,但為什麼黑色玫瑰活得好好的,灰色秩序卻被趕了出去?這讓我腦洞大開。   

謝謝大家花時間觀看
您的回覆是我寫作的動力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