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7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卡莎碧雅) 70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1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七十一章 十九歲 重逢】

灰紫霧靄瀰漫四處,枯萎草枝在蛇尾的摩娑下發出乾燥的沙沙聲,當夜風撥開令人窒息的毒氣,她才得以看見這片一望無際的荒原,就像蒼白月瀑下的死亡國度,倒臥在地上的每具屍骸,都以極其扭曲的姿態萎縮著,難以想像他們死前究竟經歷了多可怕的磨難。

她鼓起勇氣繼續向前滑行,前方,一座高聳的萬人塚拔地而起,其頂端佇立了一道令人毛骨悚然的影子,如果說,那東西還算是個人的話──她的容貌在月色的襯托下可說是相當美好,但那雙醒目的金黃眸子卻透出不寒而慄的魔性光芒,而那一綹綹垂過肩的髮絲,竟是幾百條駭人的毒蛇,它們吐著蛇信子,發出嘶嘶聲,再往下看,是一條碩大無朋的蛇尾,盤繞著一具屍骨,而那早已失去靈魂的骨骸,手中卻緊緊握著一把匕首。

她的神色是如此地哀傷,宛如失去了所有值得存在世上的理由。

而卡莎碧雅也與梅杜莎感同身受,因為她就像是她的一部份,能夠切實地感受到她內心的蒼涼與悲苦以及……憤怒。

所以,她知道梅杜莎將攜著這份執念苦苦守候千年,直到她終於盼得一個復仇的時機,而她也知道,屆時梅杜莎將會奪回一切,然後摧毀一切。

***

懷抱滿腹惆悵轉醒,層層帷幕外的陽光懶洋洋地從臥室窗口透進來,灑落在卡莎碧雅天灰色的初醒之眸。

每每晨醒時,無論是陽光或是柔軟的被褥都無法令她感到溫暖,這是自從她變化成半蛇之後的數個月來,唯一無法習慣的事情。

「啊!糟了!」

卡莎碧雅慌亂撥開簾幕,笨拙地爬下床,「這都什麼時間了?」她看著牆上的掛鐘,已經是早上十點,「啊啊啊──完蛋了!魔法訓練!」她驚叫,然後急急忙忙抓了一件絲綢隨意裹住上半身,正要滑往鏡子時,門外卻傳來一道冷冰冰的女性嗓音。

「喔,小卡莎,妳終於醒啦。」

窗格的陽光緩緩掠過一道天使剪影,但那影子主人出現在房門前之時,她背上的羽翼卻像是被焚燒過一樣的漆黑殘破。

「魔、魔甘娜!」

卡莎碧雅後退了幾吋,一臉慚愧地望著她的好室友──墮落天使魔甘娜,笑咪咪地站在那兒,那笑容散發著屬於真正天使的溫暖光輝。

「生日快樂,卡莎碧雅。」魔甘娜笑吟吟地望著一身邋塌的卡莎碧雅,「今天不必受訓,放一天假。」

「呃?」卡莎碧雅愣愣地瞪大雙眼,「我竟然忘了呢,今天是我的……十九歲生日。」

魔甘娜好像並不意外她竟然忘了自己的生日,她只是微笑著點點頭,「但是大家可沒忘,一早,聯盟差使就送來許多賀禮,來自四面八方的,某些英雄也派人送禮物過來,小安妮、達瑞斯將軍……」

「啊啊!別說!我要自己去拆禮物!」

卡莎碧雅雙眼閃耀著比外頭陽光還要燦爛的光芒,連衣服都還沒穿好就急忙滑出門去了,直直往門廳的方向前進,沿途還不停散落昨晚蛻下的蛇鱗。魔甘娜緩緩走在她後方,看她興奮得像個孩子一樣,臉上盡是寬慰的神情,這女孩已經許久不曾像現在這樣了。

可是當卡莎碧雅衝到玄關時,卻發出了驚天慘叫。

「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為塔隆就站在門口等候她。

「卡莎……」

此刻的塔隆努力擺出很正式的模樣,但他的衣著卻狼狽不堪,宛如剛經歷過一場廝殺,「……生、生日快樂。」他結結巴巴地說完,卡莎碧雅卻不知何時一溜煙地消失了,他左顧右盼,才在牆邊的某張沙發下發現一條露出的蛇尾巴。

「我發誓沒有看你的眼睛!」卡莎碧雅驚呼,「我絕對沒有!!」

「呃,我發誓我也沒有看妳的……」塔隆低著頭,「真的沒有……」

「真有趣。」魔甘娜緩緩走來,她咯咯笑了數聲,「你們不都結婚了嗎?這有什麼好害羞的?」

「並不是妳想的那樣……」塔隆瞪了魔甘娜一眼。

「你們是不是搞錯什麼了!」卡莎碧雅躲在沙發後方,緊抓著絲綢擋在胸前,紅著臉說,「剛剛我差一點就害他被石化了!魔甘娜,這並不有趣!」

「傻瓜,我早就在他身上施法了,所以他現在跟我一樣,是不受魔法侵擾的。」

「啊……是這樣嗎?」卡莎碧雅恍然大悟,「真是的,我怎麼沒想到這個呢?」

「沒錯──所以現在妳可以出來了,」魔甘娜微笑,「出來正眼見見妳丈夫吧,這不是妳朝思暮想的事嗎?」

『是的,朝思暮想。』一道嘲諷的嘶啞女聲在她內心響起,卡莎碧雅扁著嘴唇想道,『妳這是在挖苦什麼啦!還不都是妳害的!』

「可是,妳確定這沒問題嗎?」卡莎碧雅瑟縮著身子,既想探頭去看,卻又頻頻退卻,「呃,我不是在質疑妳的魔法,我只是……只是……」

魔甘娜輕聲嘆笑,然後擺擺手說道,「我去廚房弄點吃的,待會見囉。」

「啊,別走。」

卡莎碧雅心慌地阻止她離開,但顯然沒有用,現在客廳裡就只剩她與塔隆兩人了,頓時變得靜悄悄的。

她心亂如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自從她變化成現在這副模樣之後,還沒有真正地去直視過,除了魔甘娜以外的任何雙眼,她早已不允許自己懷抱著這種渴望,因此,那雙深沉的紅眸,只能存在於記憶之中了,畢竟,曾經有那麼多人慘死於她那不受控的注視之下。

但儘管心念萬千,卡莎碧雅沒有預料到的是,那個人,從來就沒有將這些事放在心上。

塔隆頃刻間已經出現在她身後,當他的手輕放在她肩上時,那一瞬間的碰觸,就足以令她失去自持,就像一道溫暖的火炬融化了酷寒結界。

卡莎碧雅搭著他的手,緩緩站起身來,並且面對他,但她仍不敢直視他的眼睛。

「看著我,卡莎。」塔隆懇求。

這讓她想起父親杜.克卡奧將軍在與她見最後一面的情景,那聲音早已銘刻在她靈魂深處。

她迎上了他的視線,有一瞬間她幾乎以為這不是真的,甚至早已做好最壞的心理準備,但什麼也沒有發生,她伸出生著長指甲的手,小心翼翼地撫著他的臉龐,和記憶中一樣的剛毅而冷峻,暗紅色眼眸宛如飽藏風霜的血泉,但現在那雙眼,卻是只為她而昇起的暖陽霞輝。

「你為什麼要來?」卡莎碧雅咬著嘴唇說,「你明知道這不安全……」

塔隆凝視著她泛淚的雙眼,說道,「我必須來。」

「但是……」

「不必擔心我。」

她欣慰地笑了,接著緊緊擁抱他。

「我都沒想到,你會記得我的生日,連我自己都忘了呢。」

塔隆在她背後尷尬地笑了一下,「生日快樂,卡莎。」

「謝謝你,我好幸福。」她的臉上泛著紅暈,「你以前從來沒為我慶祝過生日,不是嗎?每年的莊園宴會,你不是出去執行任務,就是在外邊戒備。」

「確實如此,」塔隆沉下眼,回想那些恍若隔世的過往,「那是每年莊園湧入最多人的時候了,我哪敢鬆懈?」

「是啊,那情景可真是熱鬧,總會收到拆不完的禮物,每年父親會找不同的頂尖樂團來表演,或是全瓦羅然最厲害的戲班子,還有歌劇團!莊園被布置得像座夢幻城堡,四處都是氣球與紫藤花、茉莉花、桔梗……還有吃不完的甜點,那是我每年最期待的日子了,但是我啊──」卡莎碧雅依偎在他懷中,洋溢著幸福的笑容,「沒有一年,像現在這麼開心。」

這些話令塔隆語塞,她感覺到他暗暗吞了口水,像在隱忍某種情緒突破他的沉歛。

「謝謝你,塔隆,我……」

他吻住她的唇,毫不在意她的利齒與畸形的蛇信,起初這令她感到一陣慌亂,但很快地,她再度明白那只不過是無謂的憂慮。

兩人不顧一切地吻著,釋放著壓抑許久的情感,但儘管內心的愛意有如翻騰的海濤,卻在送至對方之時,化為比雪花更柔美的思念,兩相纏綿。

「我才要謝謝妳。」好不容易分開時,他這麼說道,鼻子抵著她的鼻子,凝視著她灰濛濛的明眸,彷彿同時用眼神在傾訴一件,言語與行動都難以傳達的深邃情感。

她回以微笑,然後再次親吻他。

這時,一陣香噴噴的烤麵包味從廚房傳了過來,害他們的肚腹不爭氣地發出咕嚕叫聲,兩人先是感到一陣尷尬,不久後,卡莎碧雅堅持要回房間去打扮打扮才肯去吃早餐就溜走了,塔隆很有紳士風度地沒有跟去她的房間,就先自行往餐廳移步了。

「喔,請坐,塔隆先生。」

廚房裡的魔甘娜圍著烘焙圍裙,頭戴廚師帽,正小心翼翼地將一盤烤可頌端出烤箱,那香氣不禁令塔隆的肚子又傳出一陣抗議。

不知道卡莎碧雅還要打扮多久才會過來,但想必不會太快,在這段期間內,魔甘娜只是專心烹調美食,為了轉移飢餓的注意力,塔隆隨意開啟話題:

「魔甘娜女士,我聽說卡莎碧雅很喜歡妳的手藝,以前她時常要我去美味罪惡幫她買……什麼餅的……」

「魔法鬆餅,真令人懷念。」魔甘娜替他解答,一邊用魔法將一盤麵團解凍,「能滿足諾克薩斯人的口味,是我的榮幸,可惜沒辦法繼續經營。」

「為什麼?」

「因為我得來這裡才行。」

這種回答令塔隆不曉得該不該繼續問下去,但他實在對這位與卡莎碧雅同住的墮天使一無所知,即便卡莎碧雅相當信任她,塔隆也認為自己有必要好好了解她才行,這是他來此的另一個重要目的。

「我能知道原因嗎?」塔隆望著她背後的漆黑翅膀問道。

魔甘娜只輕輕笑了一聲,沒有回答。

「妳與我妻子同住,成為她推心置腹的好友,同時又教導她魔法的使用,我衷心感謝妳的幫忙,但是……我需要對妳有多一點的了解,才能完全放心,希望妳能諒解。」

此時魔甘娜將好幾顆紫紅色果子放在盆子裡,徒手攪壓成漿,不知為何,塔隆皺了皺眉,這畫面看起來感覺有些詭譎,那是……一種殺氣嗎?他不太能肯定。

「這麼說好了,」她舔了手指上的紫紅色果漿,極為享受地嚐著味道,卻不小心在嘴角留下一塊紅漬,「隨便去外頭的聯盟戰報上看看我的背景資料,都能知道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這我當然知道,」塔隆說道,「上面說妳為天使凱爾而來。」

聽到「天使凱爾」這幾個字,她的神色很明顯地掠過一層陰影,那一瞬間,塔隆有種感覺,這才是她這身模樣該有的神情,而不是她在卡莎碧雅面前表現出的溫柔天使形象。

「那就對了。」她很快收起慍色,繼續忙活。

塔隆不再發問了,雖然他心中還有許多疑問,但他明白最好還是就此打住比較好。接下來的時間,他就只是盯著她如何把那些麵團用一些不可思議的手段變成一個個香氣四溢、金光閃閃的麵包。

卡莎碧雅終於出現時,桌上早已擺滿了蛋糕、麵包、牛奶、布丁、濃湯、甜醬沙拉……這些餐點與克卡奧莊園內廚師手藝相比,可說是完全不遜色。

「哇阿──」卡莎碧雅發出驚嘆,「這未免也太豐盛了!」

卡莎碧雅戴著一頂襯著羽毛的酒紅色禮帽,將頭髮全藏在裏頭,上半身穿著一襲諾克薩斯式排扣棕紅露胸禮服,脖子圍繞著淡紫絲巾。塔隆的目光完全無法從她身上移開,因為此時,她的美麗絲毫沒有因為蛇身而有所減損,相比過去,甚至還多了些成熟韻味,而她的眼神多了份洗鍊,而圍繞在種種美麗元素之外的,是一股無法言傳的灰暗氣質。

「今天可是妳的生日。」魔甘娜脫去身上的圍裙,轉身坐下,望向餐桌正中央的一盤閃耀著琥珀金光的派,微笑著說,「還有之前承諾過妳的龍血果派。」

「對,就是這個!」卡莎碧雅開心地合掌說道,「塔隆,快嚐嚐看吧!那可是我辛苦的成果喔!」

「成果?」

「是啊!我成功讓龍血果樹結果了!」她驕傲地說,「這可是訓練了一個月的成果喔!魔甘娜答應我,如果我辦到了,就要做龍血果派讓你吃!」

塔隆瞪大眼睛,狐疑地瞧著那個龍血果派,再看著卡莎碧雅,「妳用了什麼魔法讓樹結果?」

「這……有點難解釋啦,反正現在別管這個,你快吃吃看嘛!」

「好吧。」

塔隆說完,拿起刀叉,切了一塊塞進嘴裡。

然而那味道還來不及在口中散開,他的意識忽然就陷入一片黑暗之中,倒下去了。

***

他又夢見她了,這一次,他差點以為那是卡莎碧雅。

安朵梅達先是朝他微笑,然後轉身遁入身後那片逐漸組織而起的記憶空間,那是在諾克薩斯南境的某個村落,四周都是一片朦朧迷霧,安朵的身影在霧中若隱若現,最後,有個女人與她在霧中會面。

「雖然我知道總會有這麼一天,也早已做好心理準備,但這樣不告而別,我實在無法接受啊。」

那個女人露出微笑,「那麼妳又是如何得知的呢?」

「是妳刻意留下的線索,」安朵梅達說,「血與硝煙的味道也無法掩蓋它。」

女人點點頭,默認了。

「妳為什麼要走?」

「我們不能同時與黑色玫瑰和達克維爾為敵,安朵,灰色秩序的時代過去了,諾克薩斯已經沒有我們的容身之處,這妳是很清楚的。」

「不!」安朵梅達反駁,「妳才不是這麼容易屈服的魔法師!即便夥伴們紛紛殉難,我們也絕不會背對至高理想而去,這是妳教會我的啊!我知道妳絕對不會向那些傢伙低頭,告訴我妳為什麼要離開,到底是為什麼?」

「我從沒放棄過理想……」阿莫琳的斗篷在風中飄動著,「是的,過去的我,就像現在的妳一樣,為了實現至高理想,就算死也在所不惜,但是……」她停頓了一下,沉下眼眸,「……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為什麼?」安朵梅達悲傷地望著她,「到底是為什麼……妳才不是膽小鬼,就算天塌下來了,就算灰色秩序被徹底消滅,妳也不會逃走的,不是嗎?阿莫琳,妳既然留下線索讓我追蹤而來,想必是有什麼話想對我說吧?告訴我,快告訴我究竟是什麼原因令妳退……」

「我懷孕了,安朵。」

安朵梅達愣住了。

「什麼……」

「是的,我懷孕了。」

女魔法師抬起頭來,淡綠色的雙眼透著堅定不移的決心。

待續......



1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