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6
GP 7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卡莎碧雅) 更新+贈獎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2 BP-
【第六十九章 十九歲 諾克薩斯的忠僕】

     黑暗的議事廳迴盪著鳥兒的嘲諷聲,那聲「將軍!」在柏納姆與他的衛兵耳中形同挑釁,不過,柏納姆.達克維爾對此沒有表現出任何不悅,對他而言,這盤棋局未了,而毫無疑問,最終能喊出將軍的那個人,必定會是他自己。

     「卡拉曼達的情況怎麼樣?」達克維爾注視著帷幕另一邊的新任軍部統帥問道。

     斯溫同樣注視著帷幕裡的大將軍,他回道,「現已被探勘且認定可以進行採礦作業的五大礦區之中,諾克薩斯完整且合法地佔有著龍骨墳場礦區,蒂瑪西亞則握有魔法風車礦區採礦權,另外三個礦區:紅蓮鑽頭、海克斯精煉廠、寶石礦場,卡拉曼達鎮長並未對任何國家釋出採礦權。」

     「你千里迢迢回來報告這種事情?」達克維爾冷漠地問,「不用我提醒你,這可是你作為新任軍部統帥的第一個任務,拿到所有礦區的採礦權,拿下卡拉曼達,證明我不枉將這權位交予你,也證明你確實有擔當軍部統領的能耐。」

     斯溫短暫思考後,回道,「恕臣直言,這麼做對於我國而言,恐怕一點益處也沒有。」

     就連站在一旁的塔隆都能感覺到,整個議事廳的空氣都因為這句話而凍結,不論斯溫何出此話,這都是對達克維爾的大不敬,以往就算是克卡奧將軍,也不曾質疑大將軍的隻字片語,因為那正是他領導諾克薩斯百年來一貫的風格與信仰,即便你做不到,也不能就這樣說出來。

     斯溫沒有理會僵硬的氣氛,他繼續說道,「相信大將軍也能有認知,時代已經不同了,諾克薩斯已然無法再像以往那樣恣意地擴張版圖。弗雷爾卓德、愛歐尼亞南三省的失敗,在在證明戰爭學院完全有能力阻礙我國發起戰爭行為,」謀略家拄著他的枴杖向前走了一步,面罩之上的鮮紅色雙眼在黑暗中輕慢地注視著帷幕之內的人,「大將軍不妨細想,既然我國已與戰爭學院簽下了合約,那麼我們又何嘗要自毀諾言,強取卡拉曼達全境而棄國格於不顧?」

     蒼老卻鏗鏘有力的話音在深不見底的議事廳盤旋著,在場的每一位大臣都面無表情地想像著,接下來的場面將會掀起怎樣的風暴。

     「我讚賞你對於大局的剖析能力,但你又是否曾經想過,卡拉曼達這塊大餅,難道會長此地維持現況下去麼?」大將軍的聲音越來越大,「你真以為,蒂瑪西亞與戰爭學院不會想盡辦法得到它的全部?如果你認為他們也像你一樣是個盲從一紙契約的愚夫,那也實在太過可笑!」他指著帷幕外的斯溫,直說道,「身為一國的謀略家,你竟有餘裕替他國著想?無視諾克薩斯近期屢屢挫敗的情勢,當真讓我心寒至極,怎麼?難道你以為自己加入了正義之地,當上了英雄人物,跟戰爭學院的議員私議了什麼勾當我會看不出來?難道你以為自己現在是全世界的焦點人物,就無法無天了?」

     斯溫冷冷地回話,「大將軍要將事情看成如此未免有失格局,臣,一直以來都是諾克薩斯的忠僕,愛歐尼亞與弗雷爾卓德戰役皆是盡心盡力地參與,因此臣也是最了解大局之人,若大將軍認為我國有辦法輕易通過戰爭學院這一關,取得卡拉曼達全境,那實在是太過理想。」

     「呵呵!諾克薩斯的忠僕是吧?」

     柏納姆.達克維爾站了起來,他緩緩走下台階,將帷幕用力地扯開,與傑利科.斯溫冰冷對視著,大將軍雖然戴著面盔,只露出一雙眼睛,但那眼神宛如能將人攫住喉頭而窒息的惡寒鋒光,如果摘下了面盔,應該是一張瘋狂的笑臉。

     「為何不說你是我柏納姆.達克維爾的忠僕?」大將軍此話一出,就連塔隆都感到奇怪,為何在這種節骨眼,大將軍會挑起這種微不足道的毛病?但是位於王座另一側的羅德索精兵,還有始終站在一旁一臉看好戲的大法官馬里克,都對大將軍異常憤怒的行為舉止不感意外。

     這兩人究竟有什麼過節?塔隆想起馬里克要求他合作除掉斯溫的言談,現在看來,一切似乎合情合理。

     「怎麼?」大將軍怒視著斯溫冰冷的雙眼,他咧嘴一笑,對謀略家說道,「你敢不敢跪下,宣誓你對我的效忠?」

     斯溫的眼神如平時那樣冷靜,他既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取而代之的,是他肩上那隻大烏鴉的尖叫聲。

     「將軍!將軍!」

     是我的話就把那隻鳥砍了。塔隆心想。斯溫這次從卡拉曼達歸來,並非是大將軍召回的,而是他自請上朝,然而現在看起來,他甚至連事情都還沒報告完,就把場面搞砸了,這場會議恐怕已經無法繼續下去了,而大將軍如此為難斯溫,目的又在哪裡?這兩人對於國事的看法,可說是一點共識也沒有。

     謀略家閉起他的眼睛,然後睜開,他的姿態凜然,氣勢絲毫沒有退縮。

     「臣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諾克薩斯,大將軍既對臣的忠誠與能力有所懷疑,不妨聽聽臣究竟為何事而來吧──」斯溫的鮮紅雙眼閃著精銳的目光,他將右手放置在心臟前方,昂揚宣誓道:

     「臣,傑利科.斯溫,若無法在半年內拿下卡拉曼達全境,即刻辭去軍部統領身分!」

     柏納姆.達克維爾緊握著雙拳,渾身的鎧甲都顫抖著,儼然是對事態演變至如此的局面感到滿意至極,他尖酸地哈哈大笑,笑聲壟罩整座議事廳,「你瞧瞧他,馬里克,瞧瞧他說了什麼話?一字一句都給我記好!」

     「遵命,大將軍。」穿著暗紅色官服的大法官馬里克.鷹月站在王座左下方,早已將剛才的對話寫進會議紀錄之中。

     在塔隆看來,這一切都太奇怪了,因為這對斯溫來說完全是個高風險、低回報的賭注,倘若他真的在半年內拿下了卡拉曼達全境,除了在國內贏了點聲勢之外,他還能獲得什麼?更別說連他剛剛自己都已經說了,戰爭學院與蒂瑪西亞絕對會全力阻止諾克薩斯得逞,如此的發言究竟是不是在開玩笑?

    大將軍志得意滿地揮袖旋身,回到他的王座上,「沒別的事就退下吧。」他說。

     「告退。」     謀略家轉身離去,身影漸漸消失在廳堂的黑暗之中,只剩下瘸腿行走的不規律腳步聲,還有烏鴉振翅的聲響。

     雖然這兩人之間的矛盾已經毫不掩飾地上演在朝堂,但是塔隆還是有幾點想不通,既然大將軍如此仇視傑利科.斯溫,當初又何必要因應輿論壓力而選擇他暫代杜.克卡奧將軍?諾克薩斯雖然是個完全以軍功論官職的政治體系,但軍部統帥大位一職的決定權卻並非完全以戰功論,倘若大將軍不希望斯溫坐上此位,他大可以安排一場軍階挑戰的戲碼,就直接能將看似身體孱弱的斯溫拉下馬,又何苦要像現在如此地費盡心機?   

  「這樣才能完全毀滅他的政治生涯。」

     似乎是看透了塔隆心思的馬里克,趁著大將軍把注意力放在下一位覲見者的時候,偷偷對塔隆耳語了一句。

     塔隆點頭,然後再度把視線轉移到大將軍的前方,廳堂末端的人影正緩緩走來。此時塔隆又思考起剛才馬里克的話語,再次對這些政治人物的想法感到荒唐,如果不想讓對方得勢,一開始別給他好處不就好了?他當然理解馬里克的意思,如果要徹底毀掉一個人,就要讓他從最高的地方摔下,才能摔得粉身碎骨,摔得無法東山再起,但是這兩人間的恨意真有到如此恐怖的地步麼?

    只能說棋局未了,不看到最後,誰也無法滲透這一切的真相。

    「參見父帥。」

     聽見覲見者對於大將軍的敬稱時,塔隆瞪大了他的雙眼。

     這不是凱倫.達克維爾麼?

     塔隆壓抑住心底的波瀾,雖然他知道如果凱倫還活著,總有一天會出現在這裡,但他從沒想過會這麼久才出現,打從他上次把凱倫大卸八塊之後,已經過了整整一個多月,這傢伙的官職雖然遠遠比不上斯溫,但好歹也是個正統的將軍,而既然一個將軍能消失這麼久的時間,看來他有時間好好報告了。

     「你上哪逍遙了?」果不其然大將軍一見到他就這樣問。

     凱倫興高采烈地說著,然而卻只換來將軍一聲可有可無的哼聲,叫他繼續下去。他顯得有點驚慌,但是並沒有動搖。塔隆見他穿著正統的諾克薩斯軍裝上朝,而非王家的衣裝,這表示他是來報告國務要事的,因此他對於他將要說的話,可說是非常期待,畢竟從他失蹤到現在,塔隆當然也派了不少手下調查凱倫的去處,但幾乎都無功而返,他很好奇他這段時間究竟都在忙些什麼『正事』。

     「報告父帥,兒臣在上月順利收服了牛頭族部落之後,預定計畫,本該先押送牛頭族人回首都鬥技場,但軍隊途經佐恩稍事整頓時,隨行的艾斯凱領袖引薦兒臣拜會了佐恩國科會大使,卡勞利,就是那位促成佐恩國科會通過贊助我國研究死靈法術合作共同計畫案的那一位卡勞利,您記得吧?」

     到佐恩拜會國科會議員?難怪國內一點消息都沒有,不過他到佐恩的主要目的應該不是這個吧?想來要復原那殘缺不全的身體,就連詐欺師也沒有辦法,必須依靠佐恩的技術才行。塔隆蔑視著凱倫,可惜他看不到。

     「當然記得。」大將軍托著腮幫子回答。

    「兒臣與卡勞利談及卡拉曼達一事,他說,卡拉曼達目前的形勢雖然看似堅不可破,但實際上,他認識的一位聯盟高級議員-布蘭迪斯.利益思,曾經有意無意地向他透露,自己的妻子很想要蘇芮瑪沙漠最近出產的極稀有藍天鑽石……」凱倫露出得意的賊笑,顯然對自己的計畫信心十足,「因此我告訴卡勞利,盡量與布蘭迪斯套好交情,那位議員自然會把卡拉曼達的寶石礦場拱手讓給佐恩——父帥,透過佐恩,也許我們將能不費一兵一卒,拿下水晶之痕的擁有權」!

     凱倫的聲音非常興奮,激烈地揮舞著手臂,他所盼望著的,或許是那王座上之人對他的一聲肯定,然而,大將軍卻始終沒有做出那樣的動作來。

     「你不如直接說說你到底贊助他多少錢吧──」大將軍打斷了凱倫的長篇大論,顯然對他繁瑣的交際過程一點興趣都沒有,只在乎成本與成效。被他那冰冷的目光一掃,大殿上——不只是凱倫,甚至連塔隆自己,也隱隱感到背後的寒毛直豎了起來。

     「這個啊……」凱倫頓時語塞,這顯然才是他此次覲見的重點,「總共……大約是……不多也不少……七百六十四萬諾克爾……」

     塔隆看見馬里克抹了把冷汗,然後默默地將這筆天文數字寫進會議紀錄裡。

     凱倫上交了一疊文件,裏頭精心記載著他如何與佐恩大使及各部要臣打好關係的謀略和過程,但那些細項柏納姆連看都沒看,便直接翻到最後一頁,附著支票的那一頁,塔隆聽見他似有若無地嗤了一聲,最後什麼也沒說。

    「我們會取得寶石礦場的採礦權的!絕對會!」凱倫著急地大喊著,額頭上滿是汗水,看來他自己也清楚這次所費不貲啊,不過凱倫臉皮之厚想必他的父帥完全一清二楚,塔隆不禁好奇地想,大將軍這下要如何為親生兒子解套?要是他默許這種先斬後奏,事前不報的巨額花費行為,無疑是為其它朝臣樹下最壞先例。

     大將軍看起來對兒子的這套計畫感到很無奈,他低頭看著自己許久不見的小兒子,凱倫戰戰兢兢地吞了口口水,續道:「父、父帥,這計劃要是成功了,區區幾百萬……與打仗的花費相比起來簡直是微不足道啊!」

     「凱倫說得極有道理啊,大將軍。」一旁的馬里克出面緩頰,他面色可親地撫著山羊鬍鬚,「現在派駐在卡拉曼達的軍隊大約是一萬七千人,每天的伙食及各雜項花費大約是四十萬諾克爾,那還是沒加上薪餉的數字,綜合比較起來,若我國單單支出這七百六十四萬諾克爾,便能協助親愛的佐恩同盟拿下寶石礦場,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划算的計畫?」

    「所、所言甚是!法官大人說得對極了!」

     凱倫感激得幾乎要飛撲過去給馬里克一個吻,幸好他沒有這麼做。然而,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那不過是馬里克想讓他在大將面前有個台階下罷了,如果靠賄賂就能解決問題,最高指揮部還需要這麼殷勤地開會麼?頻率高到塔隆都嫌煩了,不過這也證實了卡拉曼達對於柏納姆而言有多麼重要,這次他絕不允許再度失手。

    「行,」大將軍慵懶地揮揮手,「既然連你都這麼贊同,那就撥款吧。」說完,他站起身來,走下台階,朝廳堂的正中央,也就是凱倫佇立的地點走去,塔隆與另一名羅德索衛兵跟隨在後。

     「例會結束。」馬里克見狀而宣布。

     凱倫見父帥走來,緊張地挺直背脊,頭卻始終都低低地,緊盯著地毯上的王徽而不敢正眼看向他的父親,直到父子倆擦身而過,柏納姆始終都沒有對他說上一句話,就當他是空氣一樣,直直地走進議事廳的某道通往黑堡的暗門,在關上門之前,塔隆瞥見了凱倫發白的臉色。

     *

    「你怎麼心不在焉的,塔隆?」蓋伊熟練地舞動著他的配劍,輕劃過訓練場的水池上,一滴水珠在光華的劍身上跳耀著,接著又被切割成數滴更小的水珠,「是在想今天例會的事麼?」

     塔隆沒有否認,抱著愛刀坐在樹下,夕照的霞光透過樹蔭在他身上鏤刻了參差不齊的影子,「大將與斯溫為何會如此不對盤?」他開口問道。

     蓋伊停止舞劍,轉身看向樹下的塔隆,「如果你練成了拱心式,我就告訴你。」他賊笑。

     「嘖。」塔隆有一種被瞧不起的感覺,但卻也笑了,「就算不學會那東西,我也能盡職地保護好大將。」

     「那麼就試試看啊,」蓋伊握著他的配劍,滿臉戰意地看著塔隆,但此刻他已經消失在樹下。

     「來看看你這鱉腳刀客有沒有辦法戰勝雷神律令。」

     *

     「哦,小子你終於回來啦。」老密爾斯在側門迎接夜歸的塔隆,他舉著一盞提燈,似乎已經等待了一段時間,「唉,你現在的身分不同,已經可以直接從正門進來了,這樣我也不用大老遠跑到偏僻的側門等你。」外頭冷風颼颼,老管家打了個哆嗦。

     「我累了,有什麼要事明天再說……」塔隆迅速步過老密爾斯,斗篷在夜風吹拂下飄盪著,但就在他要離開時,老密爾斯卻說道:

     「你怎麼傷得這麼重?」

     塔隆頓足,背對著老密爾斯,兜帽下的面容布滿著傷痕,有的還在流血。

     「雖然老朽眼睛不好,但至少還聞得出血味。」老管家說道,「你這個身分的人還用得著親自去執行什麼危險任務?交給下面的人去做就好。」

     「不,」塔隆暗自露出不甘心的笑容,「確實是該被狠狠教訓一頓了。」

     作為杜.克卡奧家族的職務代理人,他的肩上多了好多好多的重量,無從宣洩壓力的他,竟沒發現自己竟漸漸地傲慢了起來。

     「那麼老朽真該好好感謝那個人啊。」老管家毫無同情心地酸了他一句。

     塔隆轉過身來怒視著老密爾斯,此時透過提燈的光線,老人才發現塔隆的樣子簡直不是普通地悽慘,只能用鼻青臉腫來形容,「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人笑得完全忘記分寸。

     他的額上浮現一道青筋,想動手毆打老人卻又在下一秒認栽了,因為,他確實徹徹底底地輸給了蓋伊。

     拱心式,是身為羅德索精兵九位成員,必須學會的高等格鬥要訣,若是塔隆無法學會九式之一的話,恐怕在兵團裡永遠也抬不起頭吧。這種不外傳的戰鬥技巧,便是羅德索精兵之所以會如此強大的主因。

     拱心九式之中,各有不同心法,有的能讓防守堅不可摧,有的能讓速度迅如疾風,有的能讓攻擊具有雷霆般的破壞力。原本塔隆對別人家的戰技法門可說是一點興趣也沒有,但為了從蓋伊口中探出大將軍與斯溫的事情,塔隆狠狠地被蓋伊用雷神律令式教訓了一整晚,搞到現在才灰頭土臉地回到莊園。

     「原來杜.克卡奧家的頂尖刀客就只有這點實力啊?真令人失望──」

     蓋伊羞辱性的話語言猶在耳,不過,這確實對塔隆起了激勵的作用,他已經下定決心,無論如何絕對要習得羅德索拱心式,否則怎麼對得起家族的名聲?

     然而,在回家的路上一路思索,他卻還是對蓋伊的戰鬥技巧完全沒有頭緒,那傢伙明明拿的是劍,破壞力卻有如巨斧般驚人,這究竟要如何辦到?

     「別煩我了,拜託。」他已經很久沒敗得如此悽慘,不僅沒得到情報,還白流一堆血,現在還要被這老頭冷嘲熱諷的,實在令人煩躁,「讓我好好吃頓飯,洗個澡,睡個覺,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行不行?」

     「……恐怕不行。」老密爾斯忽然神情嚴肅了起來。

     「那麼你就快點告訴我是什麼事吧,拜託了,密爾斯隊長。」

     「明天是卡莎碧雅小姐的生日。」

     「啊?你說什麼?」

     「明天是卡莎碧雅小姐的十九歲生日。」老密爾斯大聲地重覆了一次。

     塔隆的腦袋停止思考了數分鐘。

     「你這死老頭怎麼到現在才說啊?!!」     

待續……

***

後記:

本次寫作參考資料:正義期刊12期(佐恩行賄)、亞歷斯塔官方背景故事、遊戲內建天賦系統(羅德索拱心式)
這樣看起來塔隆好像是個連18等都不到的銅學啊(汗)不過重點是他好像要倒大楣了。
2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