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5
GP 7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卡莎碧雅) # 66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5 BP-

作者標示-非商業性

本授權條款允許使用者重製、散布、傳輸以及修改著作,但不得為商業目的之使用。使用時必須按照著作人指定的方式表彰其姓名。

【第六十六章 十九歲 來自三方的信】

  「怎麼這麼慢?」

  「莫拉雷溫一向不會遲到。」

  「再等等吧。」

  「他不會來的,別等了,再等下去我們都要死。」

  狂風大作的黑夜裡,四位披著黑色斗篷的男子神情緊繃地看著彼此,他們站在諾克薩斯護城河的城牆上,天氣寒冷,他們個個呼著寒氣,抖個不停。

  「他來了!」另一人指著遠處黑暗中緩緩走來的影子。

  「不對,那不是莫拉雷溫。」說話的人立時拔出刀子,鋒芒再月夜下閃耀,其餘人見狀也紛紛拔刀,往後退了一步,全神貫注地死盯著那個朝他們走來的人影。

  即便他們都曾是驕傲的「首席刺客」,卻都在此時露出驚恐至極的神情。

  「事情不該是這樣的……密爾斯出賣我們!現在不只凱倫閣下對咱們不聞不問,就連克卡奧家都不放過我們!」

  「現在說這些何用?那個惡魔會把我們通通殺了。」

  「莫拉雷溫不能白死……」年輕的刀客邊吐著寒氣顫抖地說,「既然他來了,我不打算逃跑。」

  「聽著,」較為年長的刀客發話,「這事我們全都有分,就算逃得了今日也逃不過一世,不如我們四人聯手殺了他,總比日後單獨被他找到要好。」

  「我受夠了!!」其中一人發瘋似地衝向那道暗影,「早就想宰了你!向將軍證明我的實力!」掌中的刀刃散發寒凜之光,舞轉著準備出擊,速度極快。

  但那人更快。

  「去死吧!」他鎖定人影的心臟刺去,卻難以相信地撲了空,跌在地上,「不!」他大喊,眼睛布滿了血絲,絕望地抬頭望著在空中刷刷疾轉的刀片,明白這是對方的拿手絕活,「別耍花招!給我出來!!」

  「好。」對方應答,在明白自己說錯話的同時,他的手腳已被狂暴的的飛刀削去,他最終的視線停留在對方輕盈的步伐,還有他背後斗篷上的沾血尖刀,與月光輝映的景象。

  暗夜的月光蒼茫,將死之人呼出的苦楚寒氣,在冰冷的刀面上凝結成霜,再被湧上的血融化,反反覆覆,寂然無聲,刀尖在他們尚未察覺時就割斷了聲帶,每一個倒地哀嚎的可憐傢伙都用一種複雜的神情看著這位帶來死亡的使者,那是一種面臨審判的覺悟。

  他來了。

  兜帽刀客,身披鋼羽,血紅的雙眼,隻身一人便能掀起暴雨般的殺戮。

  是他,他來了。

  我們完全不是他的對手。

  他望向不遠處趴臥在地板上唯一的生還者,正苟延殘喘地拖著沒了知覺的雙腳匍匐逃命。他緩緩走向他,蹲在他的面前,揭下兜帽,月光照亮了蒼白削瘦的臉,沉靜地問:「還有什麼話想說?」

  「別碰我的家人……

  「這話說得可真教人傷心難過,不知克卡奧家的人聽到會作何感想,變節者。」

  被稱作變節者的是帕佐.梅尼姆,過去在杜.克卡奧家也算是數一數二的首席刺客,但他的忠良卻沒能抵擋主君的失蹤與凱倫的巨額賄賂,與他同樣的變節者另有二十人,但在將軍的長女卡特蓮娜暫代家主之後,他們便一一遭到暗殺。

  「塔隆,你就殺了我吧,我沒有怨言。」

  「我的榮幸。」說完,塔隆拽起他的頭髮,一刀割開了他的喉嚨。

  然後依照習慣,將它們通通拋下護城河。

  他將臂刀擦了乾淨,收進斗篷裡,往城牆對面的城樓一跳,抓緊了窗櫺,敏捷而熟練地向上攀爬,躍上屋頂後,輕盈地在上頭躍進,卻不曾驚動瓦片,亦不曾發出比風還大的聲音,比貓安靜,比夜鷹還快。

  「你把他們通通殺了?」

  黑暗房內只有書桌上點燃的一根蠟燭,蒼老的聲音透漏著些許無奈,卻也沒在意太久,「不知道大小姐會怎麼想。」

  「該死的還是要死,恰巧得知他們今夜會聚在一起,方便許多。」塔隆理所當然地說著,一邊擦拭著刀片,然後轉頭,對準牆面上十數張紙片,射將過去,老密爾斯的視線跟著刀片飛躍,最後停在「席德.莫拉雷溫」的名條上。

  「有時留下活口也不見得是壞事,老朽認為……」此時塔隆又將刀片射向另一張紙片,密爾斯乾咳了一聲,蹙著眉頭繼續說,「像索瑞托.班.克雷爾這樣技藝高超的首席刺客,活著會比死了好,畢竟訓練場現在欠缺點人手。」

  咻!咻!咻!塔隆射中最後三張紙條,老密爾斯暗嘆一口氣,現在牆面上的二十一張紙條上頭寫的名字,全都沒有一個人活著了。

  「這些人活著會比死了更令人煩心,是吧?與其操心他們何時會將家族的機密說出去,或將刀技傳給外人,不如做得乾脆一點。」塔隆雙手環抱在胸前,轉頭看向老密爾斯,「況且我已經給他們一個月的時間,」他忽然不屑地笑了起來,「要是他們夠聰明,就會離開諾克薩斯。」

  「一個月的時間啊。」老密爾斯點點頭,卻沒有說出心中的另一句話。

  究竟一個月的時間能讓人有了多大的改變呢?

  「既然人都死了,就別再想了。」塔隆停頓了一下,接著說,「有什麼要緊事?」

  「有三封信。」老密爾斯說道。

  「這麼恰巧?」塔隆微笑著說,「這世上只有三個人會寫信給我,而今晚那三人就剛好一起寫信過來了?」

  「正是。」他取出三封信,擱在凌亂的桌上,「需要幫你讀嗎?」他說。

  塔隆的表情忽然變得頗為複雜,密爾斯瞧他面有難色,便發出一聲冷笑。

  這死老頭,擺明著是不給他面子,戳他痛處,知道他識字困難,還刻意問這種問題。

  若是平常只有一封就算了,偏偏這一次就來了三封!這豈不是要他看信看到天亮?雖說塔隆現在是家族檯面下權力最大的那位,擔的責任也重,但他並非貴族出身,也未受過教育,識字程度非常有限(詳見白色情人節特別篇),文書等雜事他一向丟給密爾斯處理。

  老密爾斯露出陰險得意的神情,雖然塔隆一副殺氣騰騰的模樣,但他絲毫不在意,因為只有在這種時候,他才能稍微壓住塔隆的氣焰。自從兩姊妹離開家中,塔隆便再也沒有隱瞞對他的反感,直咬著他過去犯下的錯事,事事與他唱反調。

  塔隆雖然身為卡特蓮娜的妹夫,但知道這件事的人卻只有當時婚禮在場的四人,這是秘婚,為的是讓老密爾斯徹底對她臣服,因為卡特蓮娜明白家族上下對老密爾斯言聽計從的人實在太多,這樣的人不能殺死,卻也難以信任,所以才將監視與決策的任務交予塔隆,但塔隆對於管理一事完全不在行,卻又事事一意孤行,兩人時常有爭執。

  老密爾斯優雅地咳了一聲,「如果不需要的話,老朽沒有其他要事稟報了,告辭……

  「等等!」塔隆喊住即將轉身離去的老管家,先是低頭,然後才憤恨地說:

  「……除了卡莎碧雅的,都唸給我聽。」

  密爾斯拂起斗篷轉身回頭,志得意滿地看向塔隆,取過塔隆不情願地遞給他的兩封信,拆開其中之一,從胸前的口袋取出老花眼鏡戴上,接著開始說:「那麼,這是大小姐的訊息……

- - - - -

致 塔隆

  你想把那些叛逃刺客殺光我是沒有意見,但是,不論你將這事當作義務還是消遣,在弄死他們之前給我先問出些什麼來!管他是凱倫私下和哪些派系有過勾當還是去過哪幾家娼妓館,通通給我查個明白!現在這傢伙去向不明,麾下那些王八蛋的嘴巴又密得緊,不肯透漏他是生是死,但你我都明白這傢伙不會這麼輕易死掉,那個渾球的背後有黑色玫瑰,再這麼下去他遲早會把大將給害死,所以你立刻給我弄清楚他現在到底在哪,在幹什麼事,這個自大的蠢蛋是我們唯一的線索。

  我不明白你為何不想待在大將的身邊,但他終究是我克卡奧家扶持百年的政權,無論他的為人如何,你一定要給我保護他的安全,畢竟現在父親不在,他等同失去了一條臂膀,會有多少人在暗中蠢蠢欲動?並不難猜想。從這些明裡暗著來的刺客中「問」出些什麼──你知道的。有哪些人想奪權?有哪些人膽敢看父親失蹤了就異想天開的?更重要的是,抓住傑利科.斯溫的把柄,那頭老狐狸的目的人盡皆知,如果他的最終目的是殺了大將,那麼你待在大將的身邊必定能從那群肖想暗殺他的鼠輩中得到什麼情報。

  斯溫那傢伙也到卡拉曼達了,說是要視察軍隊,這不是擺明了要鬧事嗎?還順道給我打了記耳光,雖然這裡的局勢很不穩定,但依目前的情況看來還不至於要到大動干戈的地步,那傢伙的居心叵測,不曉得在謀劃些什麼,我有不好的預感,我會暗中調查。

  總之,有任何進展都要立即回報我,別讓我失望。

                       卡特蓮娜

- - - - -

  「所以你有先問出什麼再殺麼?」

  「少囉嗦,下一封!」

- - - - -

致 神影刺客

  我一直監視著她,但這並不容易,尤其是在聯盟這種地方,說不準我才是被監視的人。不過,我曾在一場召喚師練習賽中與她交手,雖然我們贏了,但說真的,我不確定自己在走出召喚峽谷之後是否還能贏過她,她的魔法確實了不起,除了能蠱惑人心亦能扭曲空間,內心不夠堅定的人根本不是她的對手。

  我越來越相信自己的直覺了,她就是我要復仇的對象,儘管她的容貌已與當年不同,但她折磨人的手段、語氣、眼神或是溢於言表的瘋狂,都與當年那位殺了我父母的女巫極為相似,更重要的是,不管這個人過去是否曾犯下那些罪刑,她都是我必須獵殺的對象,集黑魔法罪惡為一身的邪惡女巫。

  另外,我暗中打聽到一些消息,雖然還沒有證據,但你不妨記下。還記得去年的DSS軍艦遭襲事件麼?那件事情讓諾克薩斯與蒂瑪西亞表面的和平破裂,不僅是你們,就連蒂瑪西亞也持續在調查,但我想你們應該無暇顧及這件事情,我聽說當時船上運送的貨物中,那把失蹤的「刀鞘」,是一種封印上古邪惡力量的古物……總之我提醒你,聯盟現在暗地裡尋找此物,如果這把刀鞘藏著解開任何人身上詛咒的關鍵,你們的動作都要快,務必搶在聯盟的人之前將它找到,畢竟我們都知道這絕非什麼善良勾當。

  最後,關於你身上的詛咒,我想我已經有些眉目了,但要解開這種詛咒,還需要準備些事物,請再給我點時間。

                       莎烏娜

- - - - -

  唸完,老密爾斯小心翼翼地將信紙收回信封,交還塔隆。

  「這位莎烏娜小姐究竟是誰?」

  「與你無關。」

  「老朽不曾聽說過家族有這號人物。」

  「這.與.你.無.關。」

  「詛咒又是怎麼一回事?」

  「再問下去小心我割了你的喉嚨,沒你的事了,快滾。」

  「明天是新訓刺客考核,你要來麼?」

  「那種事情就別叫我去了,你也看見了──我很忙。」

  「那麼,」老密爾斯將兜帽拉了上來,拉開老舊的木門,「告辭──

  終於在打發走老管家之後,才獲得了一番清淨,蠟燭安靜地燃燒著,他端視著剩下唯一一封未揭蠟的信封,來自戰爭學院,寄往家鄉的地址,端正、娟秀的字跡,卻沒寫上收件人。

  塔隆用匕首輕輕割開封蠟,取出信紙來,信上的字非常多。

- - - - -

My T

  很抱歉過了這麼久才給你寫信,雖然到聯盟已經一個月了,但一切才剛安頓下來。我很好,切莫操心。

  姊姊運用關係,安排我住在離香光迴廊不遠處的別墅,這裡環境清幽、少有紛擾,雖然沒有家中寬敞,在裝潢上卻絲毫沒有馬虎,不僅是室內,就連庭院的噴水池和造景都命人做得和家中莊園風格近似,令我甚感欣慰,不過……這卻也使我更加思念你了。

  另一件值得一提的事,是我並非單獨住在這間別墅,我與之前向你提過的那位英雄住在一起……你相信嗎?她說她曾經是個天使呢。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我嚇到了,但並不是因為她背後那對黑色的殘缺羽翼,而是她並不會受到我的魔法影響而石化,她說她的身上有天使魔法盾護體,所以不會懼怕任何魔法,這是多久了呢?自從我變成這個樣子以後,已經多久沒與人正眼相視了呢?我真的、真的好開心。雖然她不會受到我的影響,但畢竟我出外總不能低著頭與人說話,一向都是梅杜莎替我與外人打照面的,這似乎導致他們都認為我是個陰沉、自戀又充滿邪氣的妖怪呢……像是安妮都不敢與我說話。不過,我已經漸漸習慣。

  她時常讚我在學習魔法上很有天賦,短短幾周,我已經學會如何將魔力凝聚成型,她說卡特蓮娜就完全沒有這樣的才華(千萬別告訴姊姊唷),她時常問我是否有著魔法師的血統,否則怎麼會學習得如此迅速呢?但這是不可能的,畢竟父親本人對魔法可是深惡痛絕。

  說到父親大人,你查到他的消息了麼?抱歉,雖然我明白這事急不得,但我就是藏不住對他的掛念,我們都知道,日子過得越久,他平安歸來的機會也就越低,而姊姊又忙於外務,無暇追查此事,我們只能將希望寄託於你了。

  令我感到不安的另一件事,是我在進行內心審判時,聯盟那些召喚師讓我看見的影象……雖然姊姊有事先告訴我不必太在意審判內容,但那實在令人不舒服,簡直像活生生把一個人的傷疤撂在陽光下檢視一樣,不過也正因如此,才讓我想起一件極為重要的事情,對此我感到很抱歉,塔隆,之前我竟因為太悲傷而將它完全忽略了,父親在失蹤前曾經與我見上一面,他臨走前將一封信交給了我,我想那封信現在應該還在我梳妝台的抽屜當中,信中的內容我想會對你的調查有所幫助,請你務必找到那封信。

  我還有好多話想對你說,也很想見你一面,但實在沒有辦法,我和姊姊都已經是舉世皆知的公眾人物,如果因為我的私慾而讓你的身分曝光,那可會招惹很多麻煩,畢竟你在暗處行事起來必定方便多了,近來有耳聞你在整肅家族,也殺了許多叛逃的刺客,希望老密爾斯能在治理上給你多一點協助,也希望你能原諒他之前犯下的錯誤,信任他的為人,畢竟姊姊會留他活口不是沒有道理的。

  最後,祝你一切順利。

  我愛你。

                       Yours C

- - - - -

  醒來的時候,高塔的窗子透下蒼藍的天光,桌上蠟燭業已熄滅,空氣中彌盪著寒冷的寂靜。戰場貴族的房間已經成了他辦公的地方,這個幾乎與世隔絕,無人會踏足的地點,成了他唯一的據點,家族中只有卡特蓮娜、卡莎碧雅和密爾斯總管知曉此地。

  從凌亂的書桌上撐起頭,他發現左手竟還握著卡莎碧雅的來信。

  對於每晚幾乎都被諸多困雜煩心的事情累得睡著的他來說,讀卡莎碧雅的信雖然不容易,卻也甘之如飴,看著她的消息,才能讓他感到有所解脫。

  他露出疲憊,卻溫暖的笑容。

  不過對他而言,早晨還是意味著全新一天的開始,將信封收進壁櫃的某處之後,他拆下肩上的劍刃斗篷,脫去深藍色的外衣,換上另一套深綠色排扣軍衫,半掩的披肩、誇而不張的磨沙金屬護具,充滿諾克薩斯風格的正式服裝。

  照例他還是必須去見見那個他不想見的人。

待續......

那個教卡莎魔法的英雄到底是誰?
塔隆又要去見誰?

5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