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V. 34
GP 6k

RE:【小說】 I Never Compromise (塔隆&卡莎碧雅) # 62

樓主 司令子 dcsww
GP6 BP-
【第六十三章 十八歲 杜.克卡奧的背叛者】
 
  明明才剛進入秋天,諾城裡頭卻冷得跟冬天沒甚麼兩樣。
 
  這個城邦一直都這麼冷冰冰的嗎?在她的印象中並不是這樣的,猶記得兩年前,父親在護城河送她離開諾克薩斯時,夕陽的天空中飛著數不清的烏鴉,城門守衛也紛紛舉起他們的刺槍,熱烈地歡送著她前往英雄聯盟。
 
  如今,城裡的士兵們不再高談闊論他們如何戰勝蒂瑪西亞士兵,卻也不敢談論諾克薩斯此時搖擺不定的政局,深怕隔牆有耳,就連市集上少了討價還價的聲音,婦人們上街買菜卻個個都頭戴披巾,來去迅速,還不到黃昏,商販們就都喊著收攤,彷彿一旦入夜就會有什麼妖怪跑來襲擊他們。
 
  烏鴉在路面上一哄而散。
 
  卡特蓮娜獨自踏在回家的路上,這條由市中心綿延到城郊的小路,由色澤低調的灰黑磚石舖置而成,每隔一段距離,黑色的路面上就刻印著杜.克卡奧的家徽,這是專屬於他們家族的道路,能踏在這條路上的只有貴族與軍人。
 
  而今刻印在黑色磚石上的家徽,卻因久未維護,幾乎磨損得看不出輪廓了,甚至還有為數不少的乞兒們群聚在這條路上,等待路經此路的人施捨,卡特蓮娜拋下數枚銀幣打發掉他們,神色凝重地繼續往回家的路前進。
 
***
 
  「給我滾出這裡!」
 
  這聲大吼傳遍了克卡奧宅邸。
 
  在馬庫斯將軍的書房門口,站著數位身穿墨綠色鍍銀鎧甲、戴著駝色頭盔的士兵,很顯然他們並不是杜.克卡奧家族的人,而在他們的前方,有位身穿酒紅色排扣大衣的老人,右邊的袖子鬆垮垮的,就算穿著大衣也藏不住他斷臂的事實。
 
  老人朝著這群士兵扯開嗓門大喊:「難道你們聾了不成?通通給老子滾出去!」
 
  士兵們卻無動於衷,其中一位將一卷羊皮卷軸拉開,宣讀內容:「奉達最高指揮部之命,特來取回前軍部統帥馬庫斯.杜.克卡奧之官印,以供新任軍部統帥傑利科.斯溫將軍使用。」說完他便將紙捲貼到老人的臉上,背後的士兵紛紛恥笑了起來。
 
  「開門吧,可別逼我對老頭子動粗。」士兵刻意拍拍老人的右肩膀,「啊,不,是殘障的老頭子才對!」
 
  眾人又是一陣烘笑,老人咬牙切齒,氣得渾身都在發抖,「你們儘管侮辱我沒關係,但休想侮辱老爺!我是不可能會替你們開門的,請回吧!」
 
  「密爾斯老先生,行行好吧!你們將軍都失蹤多久了?他這一搞,不僅國事停擺,政局動盪,治安敗壞,再這麼下去怎得了?為了諾克薩斯的未來著想,就請你開這個門吧。」
 
  「滾!去告訴那個傑利科.斯溫,想要官印的話就自己去打一個,看是要金的銀的還是玉的都無妨,但想要克卡奧家這個,門都沒有!」
 
  「這可不行啊!你知道我們斯溫將軍向來是精打細算,更別提戰事連年,國家財政緊縮,你猜猜將軍要是知道這事後會說啥?」
 
  「重造這官印的經費都能養活軍隊一個星期!」一旁的士兵搶答。
 
  另一位士兵補充道:「還能養整活貧民窟半年哩!」
 
  「所以千萬別說我不尊重克卡奧將軍啊,我們現在不是好聲好氣地請你開門嗎?順便勸你一句,密爾斯先生,趁克卡奧家族現在家裡沒大人,快想想接下來要投靠誰吧!雖然應該沒人會收留斷臂老人吧,哈哈哈!」
 
  「給我滾出去!!」
 
  老密爾斯忽地從大衣內抽出短刀,朝這群士兵一陣猛揮,但他們哪會怕?士兵們一面起鬨,一面游刃有餘地閃開他的胡亂揮擊。
 
  卻在此時,一隻手猛地抓住老管家的左手。
 
  「鬧夠了沒啊?」
 
  卡特蓮娜就像憑空出現一樣,讓在場所有人都嚇一跳,沒有人知道她是從何處接近這裡的。
 
  「大小姐!您回來了?」老密爾斯簡直跟看到救星一樣,激動地差點沒哭出來,左手的刀子「鏘」一聲,落到地板。
 
  「這些人是誰?」卡特蓮娜放開老密爾斯的手,雙臂環繞在胸前,一臉淡定地看著這群士兵。
 
  「是傑利科.斯溫的走狗!小姐,他們……」
 
  「要來取走我父親的官印,是麼?」
 
  卡特蓮娜精準的猜測讓老密爾斯嚇了一跳,不,她應該已經在這附近偷聽很久了才對,密爾斯修正自己的想法。眾士兵見到她,則是紛紛皺起眉頭,沒想到最麻煩的人物竟然會出現,這女人可不比她父親好惹。
 
  「那麼──就麻煩你幫他們開個門吧。」
 
  「沒錯,你們快滾吧……咦?啊?」
 
  不只是老密爾斯,眾人都以為自己聽錯了,全都瞠目結舌,你看我,我看你的。
 
  「我說開門,有任何問題麼?」卡特蓮娜故意放慢說話的速度,蹙起一邊眉毛看著老管家,「密爾斯?」
 
  「……是,大小姐。」老密爾斯愣了一下,眉頭逐漸皺成一團,最後才心不甘情不願地將鑰匙掏了出來,插進門鎖。
 
  喀啷一聲,書房的門打開了,卡特蓮娜一把將門推開,跨進黑漆漆的書房內,直地往將軍的辦公桌走去,她拉開抽屜,框啷啷一陣翻動之後,取出官印,然後朝門口一扔──
 
  「哎呀!」眾人沒料到她會如此隨便,深怕官印摔碎,前仆後繼地向官印撲過去,最後鏘啷啷地摔在一塊,幸好官印已經被某隻手接住。
 
  眾人抬起頭來,卻發現卡特蓮娜舒適地躺在將軍的華麗大椅上,還將雙腳翹到桌上去,一面愜意地把玩著短刀,宛如那原本就是屬於她的位置。一幫人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更別提老密爾斯的下巴差點沒掉到地上去。
 
  「怎麼?難不成還需要賀聯鮮花什麼的?」卡特蓮娜見一群人呆愣愣地看著她,便隨口問道。
 
  「沒有別的了,感謝您的協助。」事情進展得意外順利,領頭的士兵將官印收進木盒子之後便帶隊離開了,留下臉色極為難看的老密爾斯,氣呼呼地瞪著那群人逐漸遠離他的視野。
 
  「麻煩你點燃柴火,密爾斯。」卡特蓮娜對著門外的密爾斯說道:「不覺得這裡有點暗嗎?」
 
  「是,小姐。」老管家收起慍色,駝著老背緩緩走進書房內,在爐邊生火,
 
  書房被火光照得通亮,卡特蓮娜環顧四周,最後低頭看著桌面,來不及蓋上官印的文件堆積成山,上頭也已經積了一層灰,她用手指拈起一些灰塵,再輕輕吹開。
 
  「父親離開後,有人進過這個書房麼?」
 
  老密爾斯挺起背,面向卡特蓮娜說道:「將軍公文一律是由在下送來,除此之外,未經在下允許沒人能進入這個房間,若是老爺回來發現有人進來過,那他可要怪罪了。」
 
  「磅──」
 
  此時,遠處傳來宅打大門被關上的聲音,這聲響在空蕩蕩的宅邸內迴盪了好久,令人感覺耳際發麻,卡特蓮娜嚴肅地看著老密爾斯的眼睛,彷彿在審視著他,一直到迴聲漸漸消失,她才開口:
 
  「家裡的人怎麼變得這麼少?」
 
  「回小姐,由於老爺還沒有回來,拿不到月餉的奴工或士兵,在下讓他們先離開了。」老密爾斯回答。
 
  「你真夠帶種!」卡特蓮娜沒來由地發了脾氣,憤怒地將桌上的書本與文件一把推開,那些書本嘩啦啦地掉在地板上,紙頁紛飛在空中,老密爾斯嚇得不知所措,倒退了好幾步。
 
  「小、小姐……在下是迫不得已的啊!」
 
  「哦?」卡特蓮娜怒視著老密爾斯,「所以你他媽不得已地認為,我卡特蓮娜會沒錢養你們這群廢物?」
 
  「您誤會我的意思了!」老密爾斯見卡特蓮娜火氣不小,且事情越描越黑,急忙跪下來解釋:「老、老爺失蹤迄今已經一個多月,二小姐又身患重病,而您又忙著處理聯盟事務,分身乏術,至於您的二叔馬爾斯,又想著要頂替老爺的位置,所以……」
 
  「所以區區一個管家就有權決定這些人的去留?你好大的官威啊!」卡特蓮娜玩弄著手中的短刀,刀鋒在指縫中穿梭自如,卻都沒有傷到手指,「你是當我已經死了,是吧?」
 
  「在下怎敢這樣想!在下只不過是……」老密爾斯泛著眼淚說道:「只不過是希望老爺能早點回來啊!」
 
  「我有沒有聽錯啊?」
 
  忽然間,卡特蓮娜張狂地大笑起來,指著密爾斯的鼻子說道:「你剛剛說什麼?這話你敢講,我還真不敢聽哩!」
 
  「啊?」老密爾斯一臉茫然,背後卻冒了不少冷汗。
 
  卡特蓮娜收起狂妄的笑容,她睨了老管家一眼,短刀在她手中華麗地翻轉了三圈之後,猛然插進了桌面,刀鋒陷進造價昂貴的鑲金紅桂木桌板之中,隨後她緩緩站起身來,露出一道親切卻危險的微笑,有如一杯色澤鮮豔的香甜毒酒。
 
  正當老密爾斯感覺自己就要大難臨頭時,卡特蓮娜的目光卻突然轉移到他的身後,好似有什麼人在門口吸引了她的注意,她一瞬間收起了那樣的表情,對著門口熱情招手:「呦──塔隆!好久不見啊!」
 
  這一瞬間,密爾斯像個雕像一樣動彈不得,連轉過頭去確認的勇氣都沒有。
 
  「快給我進來!」卡特蓮娜催促塔隆進門,塔隆點了點頭,無聲地踏了進來,密爾斯低頭看著地板,直到影子擋住了爐火的光輝,他才發現塔隆已經站在他的身邊。
 
  「你幹什麼去了,塔隆?我還以為你跟那群叛徒一起落跑了。」卡特蓮娜往後一靠,兩手舒服地放在大椅的扶手上。
 
  「在下依照密爾斯先生的吩咐,前去蒼寂學院將二小姐帶回。」
 
  「哦?」卡特蓮娜蹙著一邊眉頭,左手輕托著腮幫子,一副饒富興趣的模樣,「為什麼有人敢把我妹妹帶去那種地方?」
 
  密爾斯連忙回答:「凱倫.達克維爾帶著蒼寂學院的人馬進入莊園,說是要……給二小姐最好的……」殊不知卡特蓮娜卻沒想聽他說完,她神色凌厲地打斷他:
 
  「我管他凱倫到底想幹嘛,我在意的──是誰開了這個門?讓那些人踏進莊園的?喂!難道我克卡奧家是維斯里安廣場不成?任誰都能進來?你當那些看門的是白癡麼?在我看來,鐵定是某人下令讓守衛放那些人進來的,你說是不是?」
 
  老密爾斯一瞬間就閉嘴了,卡特蓮娜見狀冷笑了一聲。
 
  「在、在下不清楚啊!」他緊張地回答。
 
  「你權力這麼大,怎麼會連這點小事都不知道呢?真讓人吃驚啊,我剛聽塔隆說,你還命令他去將卡莎碧雅帶回來是麼?哇嗚──你知不知道只有我老爹才能命令他啊?」卡特蓮娜故作驚嘆的嘴臉,「看來現在家裡是歸你管囉?」
 
  「絕無此事啊!」
 
  「嗯,哦?你知道麼?既然這裡還在運作著,代表有某個人趁我和我父親不在的時候接管了這裡,好,現在你倒是說說看,既然你讓那些領不到月餉的傢伙都走了,那麼你現在拿的又是誰給的錢?」
 
  「這……在下現在雖然沒有收入,但依靠存款……」
 
  「那些留在家裡的少數僕人士兵呢?難道大家都這麼有理財概念嗎?」她轉頭看向塔隆,問道:「你呢?你也懂個理財?」
 
  「回報小姐,自從將軍失蹤,我就失去收入。」塔隆無視她的嘲諷,正經地回應。
 
  「這就奇怪了!」卡特蓮娜看向老密爾斯,「我剛詢問了一下,現在家裡的傭人
說每個月仍由總管那裡領取薪水,莫非你除了存款之外,還有其他收入?」
 
  「啊?」老密爾斯像是吃了一記當頭棒喝。
 
  卡特蓮娜直視著密爾斯惶恐的雙眼,「猜猜我是如何發現你的額外收入呢?一,你私下變賣家產。二,你……」
 
  「小姐請息怒啊!切莫道聽塗說!」
 
  「三!你今天還沒收到該送來的政治獻金!」
 
  老密爾斯臉色頓時變得一片慘綠。
 
  卡特蓮娜用眼神向塔隆示意,塔隆隨即從斗篷內取出一張紙條,將它拿到老密爾斯的眼前。
 
  紙條上是記帳所用的格式,是一張從某本帳冊上撕下來的帳紙,這顯然是從密爾斯的房間搜出來的東西,上頭寫著尚未公開數字的「政治獻金」與支付人的簽名簡寫「K.D.」。
 
  「你知道你為什麼沒有拿到這筆獻金麼?因為這個『K.D.』在昨晚就被塔隆剁成碎片了!」
 
  老密爾斯的表情就像是預見了自己悲慘下場那般絕望,他啞口無言、渾身發顫,緊抓著殘存的一絲理智,下跪並哭紅了雙眼大喊:
 
  「大小姐饒命啊!在下對杜.克卡奧家族一向是忠心耿耿的啊!」
 
  「忠心?」瞬間卡特蓮娜的眼神鋒利了起來,她瞇起雙眼問道:「現在要如何證明你是忠心的,密爾斯?」
 
  老密爾斯一聽,忽然間將大衣脫掉,甩到地上,神色疾厲地說:
 
  「這條斷臂就是我對克卡奧家的忠誠!」
 
  「嗯,是啊,那是對我父親。」卡特蓮娜的手指輕輕在刀面上滑過,「颼」的一聲,接著她將刀子收進皮套中,手指交叉著擺在下巴,冷峻地凝視著老管家。
 
  「你要如何證明你對我──卡特蓮娜.杜.克卡奧是忠誠的?」
 
  老密爾斯咬緊牙齒,雙眼圓睜,冷汗幾乎浸濕了他的背。
 
  「唰」的一聲,一旁沉默已久的塔隆忽然俐落地拔出鋼刀,接著將刀刃緩緩地指向老密爾斯的左手,一股寒意逼得他直打冷顫。
 
  「這是個好主意啊塔隆,不如就用另一隻手臂來證明吧!」卡特蓮娜拍拍手掌,露出一副事情已經得到解決的輕鬆表情。
 
  「不!饒饒饒饒命啊!」老密爾斯渾身顫抖地尖叫著。
 
  「誰說要殺你?就只是砍一條手臂而已啊!」卡特蓮娜冷笑著,她的眼神宛如玩弄著獵物的貓科動物,「不然你要我如何相信你的忠誠咧?」
 
  「在下願意為您做任何事情!但若少了這條僅存的手臂……便什麼也做不成了啊……」
 
  卡特蓮娜隨手拾起桌上的筆,將它扔到老密爾斯的面前。
 
  「給我寫!」她喝斥。
 
  「寫、寫?寫什……」老密爾斯還沒問完,卻見到塔隆舉起鋼刀準備砍下他手臂,他嚇得趕緊將頭磕到地板上,眼淚流得一地都是,「啊啊啊饒命啊!!」
 
  「你若不寫,我就砍了那沒用的手臂,接著,你再不說,就拔了你的舌頭,然後,挖出你的眼珠。」卡特蓮娜的雙腳出現在老密爾斯低矮的視線中,她輕輕走來,蹲下並撫著老管家光禿的頭頂,臉上是誠懇卻令人發寒的恐怖笑容,「你知道要寫什麼的──你很聰明。」
 
  老密爾斯努力遏止自己顫抖的手,在模糊中抓了好幾次才抓住筆桿,卡特蓮娜隨意拾了一張地上的文件放在他面前,
 
  白紙上逐漸出現了潦草的字跡:
 
  康恩.布吉歐斯
  厄爾文.托雷
  泰利.費曼達森
  克德溫.桑基亞納
  芮許.緋利奎爾德
  史瑞狄.緋利奎爾德
  索瑞托.班.克雷爾
  法蘭西斯.杰德索
  托斯堤.瓊.路平
  達俾.霍雷斯特
  羅德利克.費德史卡德
  瑞秋.奧德卡拉
  夏露.史塔納
  奎爾基.馬基史特森
  麥森.歐.蘭斯特
  席德.莫拉雷溫
  亞修斯.傑密爾德
  帕佐.梅尼姆
  史卡特.潘.克雷許
  坦娜.伊恩琳
  伊利斯.提耶.唐卡德恩
 
  「哇!還真不少,幾乎占了一半!」卡特蓮娜拍拍他的肩膀,露出滿意的笑容,那充滿惡寒的笑容,令老密爾斯想起了年輕時代的馬庫斯。接著她說:「你敢發誓這些名單都是真的?」
 
  「在、在下發誓這些人都背叛了老爺。」
 
  忽然,卡特蓮娜一腳踹了老密爾斯的肚子,他當然來不及反應,疼得昏死過去,口吐白沫翻倒在一旁。
 
  「你還少寫了自己的名字!」說完她再補一腳,但老管家已經沒有意識。她冷啐一聲,覺得無趣,便彎腰撿起那張密密麻麻的名單,往門口走去,塔隆見狀則拎著老密爾斯的衣領,拖著他跟隨在卡特蓮娜身後。
 
  「你相信他寫的麼?」塔隆問道。
 
  「這傢伙沒有別的選擇。」
 
  卡特蓮娜與塔隆在大堂間踏步前行,黑紅相間的旗幟安靜地垂掛在兩側,牆上的火把燁燁閃爍,兩人的影子在暗紅色的絨毯上分散開來。
 
  火光在她綠色眼眸中閃爍著,一道長痕刺穿了那堅毅而閃亮的青綠火焰,卡特蓮娜瞇起她的左眼,淡淡地說:「他一生都服侍著克卡奧家族,年輕時為父親擋下敵人的偷襲而失去右臂,之後仍忠心耿耿地替父親做事,直到老了才被安排在莊園當管家,他的忠誠與鞠躬盡瘁是所有克卡奧人的榜樣,這樣的他,在父親失蹤後鐵定感到徬徨至極,才會在凱倫的利誘下做出傻事,開門讓那幫人進來帶走卡莎,甚至誤導你去蒼寂學院,踏入他們為你而設下的死亡陷阱。」
 
  「我們何不乾脆殺了他呢?」塔隆拎著老密爾斯的衣領問道。
 
  「這個計畫需要他。」卡特蓮娜搖搖頭,嘆了口氣,「唉,一旦這位德高望重的部下叛離,之後又會有多少人跟著離開?看看這份名單,每一位都是父親辛苦栽培的首席刺客,在未來毫無希望的狀況下,相信我,聰明人都會選擇這麼做的。」
 
  「那麼這些人該如何處置?」塔隆問道。
 
  「嘛──你需要多少時間?」卡特蓮娜將紙條往後一拋,塔隆接住後,望了上頭的名單一眼,皺著眉說道:「至少要兩天。」
 
  「太久了,我可沒這種時間,就隨他們去吧,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處理,對吧?」
 
  塔隆聽完這番話顯然有些錯愕,他看了上頭載列的名單最後一眼,便將之隨手丟棄,紙張飄入黑暗之中。

待續......



其實這些名單,
都是某些讀者取的名字,
有時候啊,實在覺得要想一堆名字很累,
寫同人文的好處之一就是不用想名字,
不過隨著INC篇幅越擴越大,
逐漸也有了取名字的必要呢。


6
-
未登入的勇者,要加入討論嗎?
板務人員:

5290 筆精華,09/10 更新
一個月內新增 3
歡迎加入共同維護。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